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一 國朝文類 卷第二十二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二十三

國朝文𩔖卷第二十二

 碑文

  長春宫碑銘       姚燧

元貞之始年秋九月七日

皇帝御香殿守司徒臣阿刺渾撒里集賢大學士

臣孛蘭𠔃奏輔元履道玄逸真人臣張志僊言臣

之曽師長春子丘處機爲全真學於寧海之崑嵛山

太祖聖武皇帝當SKchar金之十年方事西域聞其有道自

奈蠻俾近臣劉仲禄持詔求之又急其見而遲其

來繼伻以迓之抽兵以衛之與語雪山之陽帝之

所問師之所對如敬天愛民以治國慈儉清静以

脩身帝大然之曰天遣仙翁以寤朕命左史書其

言又以訓諸皇子者

世祖聖徳神功文武皇帝巳敕臣徐世隆載諸靈應之碑惟是

太祖格天之年丁亥夏五詔因其號易所居太

極爲太長春宫由未有碑至是六十九年人巳

無知受名所自不及今焉

陛下昭代曉之詞臣俾刻金石則益不白於將來

也敢昩死請制曰可十月十日事下翰林臣燧寔

以其日直筆故得兢惕以奉明詔臣聞老子曰取

天下者常以無事用是究觀歷古受命之君規規

務取止乎禹迹之舊其所後服固非兵不能讋故

萃衆智驅群雄謀而闘之櫛沐風雨露處暴衣審

彼已以效成敗或累歳踰紀耘鋤未平可謂紛紛

事至殷也矧我

太祖天戈所直無敢傃刄視徹四海之土疆墟萬

國之社祧與臣妾億兆蒼蒼以生之黔首不啻疾

風之振林槁非囿夫祝𣓨𫎇汜燭龍不照而馬足所

及其𫝑猶不是止焉庸以較夫聲教不出禹迹者

僅如耳之在面有不能居其十一可曰自有生民

以來所無惟所有逺故后服益多惟爲猷大故乆

焉而成功其事之殷有百十於古先者于是之時

乃遑旁求方外之士從容暇豫猶功成治定束干

戈無所於試之世不知垂統之艱苦不待長春

之告顧於老子取天下者甞以無事之言巳隂契

說而冥㑹其機嗚呼聖哉然考仲禄之行其年

已卯長春承命絶宋金使幣從其徒十八人者以

行明年馳表謝之猶宿畱山北辛已㑹趣使再至

始發軔撫州經數十國爲地萬有餘里蹀血於戰

塲避宼乎叛城絶糧於莽閴之沙漠自崑嵛四年

而至雪山馬上舉䇿試之未及積雪之半觸寒溧

褁皸SKchar2寧其身之不恤以憂軫斯世計是勞勩有

不在開國諸勲之下故 帝錫之虎符副以璽書不

斥其名惟曰神仙凡爲是學復其田租蠲其征商

癸未至燕年七十六矣而河之北南已殘首䑕未

平而鼎魚方急乃大闢玄門遣人招求俘殺於戰伐

之際或一戴黃冠而持其署牒奴者必民死頼以

生者無慮二三鉅萬人其推厚德植深仁致吾君

於羲軒者歷古外臣當受命之𥘉能爲是乎匹夫

一言郷人信之赴訟其門聽直其家爲有司者猶

罪以豪傑以武自斷而渙其群以二三鉅萬之人

散處九州統馭其手帝不疑之斯必有以豈屈子

所謂名不可以虚作者耶有遇其時未必見隆于后

世祖甞語其嗣道者曰乃丘祖仙翁朕及識之加

贈長春演道主教眞人二祖之見而知者然已

陛下以聞而知顧爲碑以表所由則長春之名籍

三聖以乆垂者毋惑也臣又思之宫之與碑冝一

其時 太定憲三宗日不睱給嗣教眞人尹志平

李志常不請則宜以

世祖之聖在位之乆其培樹擁衛斯學之力而張

志敬王志坦祁志誠不一言焉及仙今請而輙報

可豈天固存列聖未究以待

陛下爲終之耶矧即位踰月爲壇壽寧宫凡日月

列星風雨雷電百神之親上山川社稷林藪走飛

諸祇之親下莫不奏假赤章以禋致之十一月與

改元端月財九閱月實三爲壇其後壇之延春閣

天歩一再親以戾止其爲國與民介社導和受釐

請命者文亦極矣又虞自經厄以還禁爲醮祠今

雖開之京師而外未白也乃下詔萬方其㫖(⿱艹石)

先皇帝令江之北南道流儒宿衆擇之凡金籙科

範不渉釋言者在所聽爲(⿱艹石)然 先皇之開醮祠者

有成命也爲犯法臣所不愛竟柅而止自今其惟

以先皇成命從事是

世祖獨未究者

陛下又終之也嗚呼事之開也有門而來也有途

其就也有時而成也有候方是詔下四海之人感

激奮言始吾以爲經厄之餘丘氏之學熄矣

陛下嘘而然之俾屯者以亨塞者以通梗其道者

除之取其業者還之叢是數美于僊之身又冠

之以寳冠薦之以王珪𬒳之以錦服皆前嗣教者所亡嗚

呼仙之求以報盛德圖以醻至恩其子(⿱艹石)孫與雲

仍其來亡極者爲 陛下祈永永萬年當何如也

臣燧敢拜手稽首而詩之曰

於赫我祖帝縱其武俾肅將之SKchar平下土旣奠南

邦西陲未疆廼鼓廼桴龍旗載揚何水不亂亡山

不越萬國弱草剛風斯㧞踰十暑寒振凱未曰六

飛之騁确确其艱孰灼帝心休其益閑繼夕以朝

黃吴尚友方詔外臣道德資取崑嵛載牽于于其

來及之雪山年巳徂摧瀝厥腎腸爲告悃悃莫匪

至言身國之本維帝孚之曰天覺予飭無怠忘子

訓史書虎符寵綏璽書誕告凡爲爾學其復亡撓

又曰長春而所宿號即名而宫歸主其教假以澤

物宏帝之仁于死于俘必拯以全旋還其眞子孫

衆有一絶一繼孰世其守有惑其道而否臧之人

曰不然

太祖皇之矧我

世祖封植益力曰爾長春朕㓜及識

太祖皇之維朕將之増謚四言煥其唐之有嚴

今皇乃聖乃哲身先孝治祖塗孫轍爰詔下臣伐石

劘穹臣拜稽首二祖之功豈人不忘維帝欽崇驅

馬飛廉属車豐𨺚或從上帝陟降斯宫靡祥不臻

奚祉弗屇於皇我皇萬禩攸頼

  延𨤲寺碑        姚燧

大德八年蒼龍甲辰之秋制移江東憲使臣燧于

江之西參行省政十月而至裁再閱月嘉平兊弦

王相帖赤自軍中啓遣開成路緫管府判官常謙

數千里驛致安西王教于燧曰吾繇不忘

世祖聖德神功文武皇帝順聖皇后深恩大惠甞

請于帝求即六盤興慶池園爲寺用資兩聖冥福

以永帝之億萬維年制可加賜黃金兩計者二百

五十楮幣貫計者五萬米石計者千四百五十規

制一以都城勅建諸寺爲師而小之又虞衆役顓

俾有司緩則後功急將罷力命王相阿魯輝身綱

維之而時其饔勞節其休作經始于元貞丙申省成

大德癸卯非託金石將無以白始此者吾之心

成此者帝之力也汝製寺名而文之碑其令集賢

學士劉愻書徴士蕭𣂏篆額燧敬受而伏思之今

焉詞垣之臣雲烝林立教不是徴而燧之命寔繇

燧者甞以文學及侍先王烏乎可辭敢上本所自

而言曰在昔

憲廟大封宗室以

世祖母弟國之𨵿中于後立極之十三年當至元

九年詔立皇子爲安西王以淵龍所國國之明年

至長安營于素滻之西毳殿中峙衛士環列車間

容車帳間容帳包原絡野周四十里中爲牙門譏

其入出故老望之眙目𪫟心齎咨嘖嘖以爲有國

而來名王雄藩無有(⿱艹石)是吾君之子威儀盛者其

時揵河之外秦固内地教令之加于隴下涼于蜀

于羌諸侯王郡牧蕃酋星羅棊錯於是間者靡不

輿金篚帛效馬獻琛輻輳庭下勃磎竭蹷如恐于

後其大如軍旅之振治爵賞之予奪威刑之寛猛

承制行之自餘商賈之祖農畒之賦山澤之産鹽

鐡之利不入王府悉邸自有又明年詔益封秦王

綰二金印易府在長安者爲安西六盤者爲開成

皆聽爲宫邸用不足取之朝廷歳或多至楮幣貫

計者百三十萬裁七年而棄其國明年詔遣今王

嗣國之四年當十九年益封江西𠮷州實食之户

六萬五千歳入楮幣貫計者十萬二千春秋之服

紵縑爲疋各千嗚呼斯又歷古展親之未聞者於

𠮷王未始至歳維𨵿中夏則樂其髙寒即六盤居

稽諸地志寔漢北地郡之畧畔道道下於縣其吏

長而不令後廢隋義寧中置樂蟠縣旣譌畧畔矣

六盤又樂蟠之譌然以其地介乎涼隴羌渾之交

時平則列置蓋牧攻駒而蕃息之有警則命將出

禦無有常制四海無所爲而至者惟

世祖淵龍之加兵大理也旣嘗禡牙於兹及平而

歸又飲至焉最其駐驆三易寒暑夫旣乆此必遺

澤餘波深浹他邦而王父子再世受之古稱河潤

九里海潤百里信如斯言則發源天潢衍溢涵濡

將不千里其藩輔天子寛西顧憂者又不百世而

止也亦𥨸思之王之有國二十有六年克自卑抑

恒逺之宫而弗遑處爲天子援枹鼓進退諸軍于

外以捍侮西北其忠勤如何于此之地心焉慺慺

求祈年今聖於昭昭追福徃聖於冥冥主考妣亦

與薦焉爲宇事佛猶不率作得可而行其孝恭如

何枚是數媺善美孰與大書之言曰天道福善又曰

作善降之百祥易又曰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燧學

儒者未甞知爲佛氏之言如佛亦眎是忠勤而孝

恭者爲善而福之則其教與儒可殊塗而同歸也

禮諸侯祭其封内山川華之爲嶽寔王封内嶽祠

之門掲爲宣𨤲則表寺之名莫延𨤲爲宜也銘曰

於昭列聖事佛盡敬爰質之書古無有並土木之

工雕楹繪墉朱塵綺䟽匹帝之宫金莖一氣頡頏

上下静供之脩乗輿必駕佛逝悠乆其言斯存孰

爲其言百丗梵孫帝度其孫而教善治無間邇逺

京師必致匪徒致之曰時予師坐而袵連出轡並

馳有如今王於親則懿制地千里規爲時寺頥指

其相展(⿱艹石)易然矧錫金粟帝開其先面𫝑畧畔八

稔成績巋然都城勅建遺則帝師京師時寺門楣

以長以雄匪弟子誰鼓鍾之音梵唄之力𨤲帝之

餘必王見及帝億萬年王年斯千爲磬石宗以固

以綿燧作是詩刻時樂石尚憑佛乗垂示無極

  崇恩福元寺碑      姚燧

大德十有一年

先帝立極親祼太室乃慨然曰予曽予祖

丗祖聖德神功文武皇帝

裕宗文惠明孝皇帝至元三十有一年

成宗旣祔廟矣而惟 皇考實誕眇躬未大尊顯

肆𩔖上帝誄行定謚曰

順宗昭聖衍孝皇帝琢玉寳𠕋納諸廟中尊

皇太后以儀天興聖慈仁昭懿壽元之號邇之爲

子逺之爲孫其孝以慈可謂致極而於宸心猶(⿱艹石)

未然明年至大之元詔群臣曰昔朕萬里撫軍北

荒險阻踐踰躬擐甲胄北㓂厎平實艱實𣗥時有願言

皇曾考妣皇祖考妣之豐功茂德皇考太后之厚澤深

仁圖以報塞必俟他日振旅而南大建寳刹慿依

佛乗上爲徃聖薦福冥冥慈闈祝𨤲昭昭下而億

兆臣民休祥𫎇頼𥘉匪有求年千丗百專利一己

卿曹其灼是懷惟以其日鑾輅親廵胥地所宜于

都城南不雜闤闠得是𠮷⺊𠡠行工曹甓其外垣

爲屋再重踰五百礎門其前而殿于後左右爲閣

樓其四隅大殿孤峙爲制正方四出翼室文石席

之玉石爲臺黃金爲趺塑三丗佛後殿五佛皆範

金爲席臺及趺與前殿一諸天之神列塑諸廡皆

作𣑽像變相詭形𪫟心駭目使人勸以趨善懲其

爲惡有不待繙誦其書巳悠然而生者矣至其榱

題梲桷藻繪丹碧縁飾皆金不可貲筭楯檻衡縱

捍陛承宇一惟玉石皆前名刹所未曽有榜其名

曰大崇恩福元寺用實願言外爲僧居方丈之南

延爲行宁属之後殿庫廐庖湢井井有條所置隆禧

院比秩二品守以相臣割田外郡収其租入以給

祝髮日廪月餼坤維爲殿乗輿時臨留必信宿乆

或旬浹其急其成爲如何哉功垂什八期以四年

正月八日大慶賛將徧賚工官下及役夫何意其

日奄以奉諱群臣進勸冝如故事即踐天位

皇帝未忍宅恤經時而始受朝稱天誄曰

武宗仁惠宣孝皇帝恭抑之道亦云至矣又哀先

志之弗竟懼成功之將墜飭敦匠臣益䖍乃職罷

行工曹入于留鑰曰凡脩營石木陶繪百工衆技

汝實司之與煩文移人取汝所何(⿱艹石)從汝自爲則

易爲力而程蚤集矣且𠡠臣燧汝文之碑臣管以

闚天子以四海爲家何適非郷而獨不忘其生所

者人情之同漢祖西都𨵿中(⿱艹石)忘沛矣及平英布

歸過其郷賦大風使子弟歌之曰朕于秋萬歳後

䰟𩲸猶思沛 太祖奮跡龍庭斯固其郷由

世祖都燕宮室池籞百官府庫根柢乎此一歳乗

輿留居者半以故 武宗廵幸之還蒐田而歸必

於是焉大饗飲至(⿱艹石)郷然矧建大刹位置行列

棊錯星羅出其睿畫爲徃聖今聖薦福祝𨤲者尤

所惓惓陟遐之日有未訖工在天之靈懷乎故都

他日過之睹是翦然而完粲然而新必甚懌曰畢

吾願者眞嗣皇爲頼哉臣燧載拜稽首爲之頌曰

鈞之爲地匪福不異其異維何由建而寺且地之

有於開闢𥘉何千萬年混爲民廬何於其時曽不

𫎇福而至今也𣑽宫大築曰不難知譬人之身王

氣周流隨日而新嗟(⿱艹石)梵宮相方視址授其成規

維昔天子冩材於江伐石於山言出風行草靡庶

頑又假相臣汝徃敦匠易衣寒暑飢俟汝餉干兹

三年大立細捐 --捐垂欲落之而陟配天

皇帝曰噫朕兄所志有銜未究其在傳次乃𠡠攸

司無替爾程其用則取邦賦之經佛宇勑爲前古

有是而其所無 兩聖之治前聖徃矣于佛焉依今

聖萬年與日齊輝濡軌長江拳石喬嶽善頌之存

梵唄攸託

  普慶寺碑         姚燧

大承華普慶寺者

皇帝爲 皇祖妣徽仁裕聖太后報德作也

𥙿聖以歳戊午來嬪越三年 大帝建極當至元

乙酉方廿有八年 裕祖陟天在疚煢煢茹荼與

蓼上以慰安 大帝於倦勤中以惠鞠晉邸

順考成廟之不天皆俾不大䀌傷乃心下爲

皇孫武宗聖上擇師取友督勸於學俾知先王禮

樂刑政以爲治國平天下之具若曰乃

𥙿祖𫉬心九有者正由乎斯外接宗親之㑹見内

飭宮臣之率職致孝極慈敦睦示嚴如是而善韜

智晦明以藏其用 大帝才之關政于家則曰于

婦是謀投大遺艱不言意喻廿九年

順考陟方又二年 大帝登遐柱傾于天維絶於

地急變秋也徐爲圖回未甞大聲以色益示暇豫

經時無君四表不聞枹鼓一鳴召至

成廟於撫軍萬里之外授是神鼎易天下岌岌者

爲泰山之安俾聖子神孫得以乗承今億萬年大

德二年詔 武宗復撫軍于北日侍慈闈者惟

今皇上一焉耳故情不分而愛彌篤怡言煦之摩手

撫之食焉而羹息焉而廧又伺有無而増益之㑹

太官答難監龍興還由老無子自簿臧𫉬數千指

牛羊馬駞蹄角亦數千田屋貲貨猶不與存盡獻

之隆福宫 𥙿聖則曰吾何庸斯其賜

今皇上四年 𥙿聖上僊撤是獻屋爲殿三楹事佛

妥靈以盡孝思由前

順考之國河内未至而還乃與今

皇太后克成先志出居二年

成廟登遐馳歸京師内難謀作兆緒滋章先事奪之

殄殱大慝清宫以待

武宗之至旣踐天位惟以其月授皇太子寳中書

令樞密使誕告萬方明年至大之元視昔所作圖

報弗稱乃慨歎曰德一也時則二焉始之報也吾

未出閤惟其身今也登兹元良可不爲天下報乃

市民居倍售之估跨有数坊直其門爲殿七楹後

爲二堂行宁屬之中是殿堂東偏仍故殿少西疊

甓爲塔又西再爲塔殿與之角峙自門徂堂廡以

周之爲僧徒居中建二樓東廡通庖井西廡通海

㑹市爲列肆月収僦贏寺湏是資大抵撫擬

大帝所爲聖壽萬安寺而加小其磐礎之安陛戺

之崇題楶之騫藻繪之輝巧不劣焉亦大役也未

嘗發民一夫皆傭工爲之其費一出宫帑旣其落

止浄供之脩薦福冥冥或者

𥙿聖乗雲御風陟降自天歆兹崇報必反而酬隂

騭於下降福穰穰者理則有之何難灼見焉惟

今皇握黃圖以負丹扆其大則天其威則雷霆其不

測則神明推是報德而上之將不 𥙿聖一丗而

止其孝思逺及烈祖者何窮巳哉崇祥院臣請礱

石以頌功德𠡠命臣燧臣伏思之佛氏之言爲書

數千卷博大閎肆學佛之徒猶有白首不能遍觀

儒生未甞夙一經目雖勦爲說終爾膚近不能深

造其微故惟如𠡠所教惟詩報德其辭曰

有岑其宇有踐其廡有楹惟旅金鋪雕礎瞿瞿其

瞻劌劌其廉秩秩其正於粲其嚴伊誰考斯帝宫

亞匹則今

皇帝覺皇氏即其圖以進薦福于幽於我

𥙿聖報德是求惟我 𥙿聖爲烈無競

大帝遐征儲席虚正時我

成廟撫軍龍荒惟朝委裘三月皇皇萬里召赴天

位𢌿㩀其神而明孰測爲度如是拱黙宫居深安

陋昔后母簾政僣干惟撫慈孫於學知勵又開太

平大業今繼始爲之小其報猶私今焉一人以天

下爲以天下爲誰專 𥙿聖嘉與慈闈實普其慶

徃聖巳矣慈闈萬年翼翼綿綿悠乆如天皇上之

心𥘉豈以已覺皇貞之其錫繁祉

  應昌府報恩寺碑     程鉅夫

城應昌之四十有一年

上即皇帝位制公主相哥刺𠮷封皇姊大長公主

子阿禮嘉丗立嗣封魯王命下之日主謂王曰應

昌有土肇自

太祖皇帝成於

丗祖 𥙿皇而 順宗皇帝今

儀天興聖慈仁昭懿壽元皇太后實巳所自出

上篤親睦之𧨏承 成宗 武宗惇叙之志以有今

日欲報之德惟佛焉依至大二年甞規建佛寺于

宫之東曰報恩盍竭力成之旣成請文勒碑昭示

無極上以命詞臣臣鉅夫謹按

太祖𥘉興魯國忠武王按赤那演以佐命元勲有

分地約世㛰而 昭睿順聖皇后歸于我

丗祖

太祖之孫薛赤干公主下嫁王子納陳至元八年

始置應昌府以封其子帖木児尚帝季女囊加真

公主未㡬陞府爲路十四年帖木児北征有大勲

賜號按答児圖那演元貞元年封濟寜王主爲皇

姑魯國大長公主子弴不刺尚相哥刺𠮷公主乃

今皇太后之中子也大德十一年

武宗即位封皇妹大長公主弴不刺魯王逮今嗣

王祖孫凡五世國益大爵益貴恩數益異爲之傅

以輔之爲之群有司以治之於是弘𠮷刺氏維古

塗山有娀不足擬隆寺之建所以歸羙報上昭忠

孝也殿堂廡門庖寮庫𢈔庋經之室棲碑之亭金

碧焜華棼橑宏密繚以周垣亘以脩塗一木一石

必出乎巳一夫一役不煩乎民簡僧之有行業者

曰智心主之日帥其徒請演祝讃梵唄洋溢諸佛

監祖考來格帝室王家福禄攸同謂之報恩不

亦冝乎洪惟聖祖神孫覆斯天載斯地廣大慈仁

與佛一德皇姊嗣王克永孝思克廣德心以崇佛

乗宜 聖上親親之道彌至而臣子報稱之誠無

斁賛皇圖於億載保王國以匹休猗歟盛哉臣鉅

夫謹拜手稽首而獻頌曰

在昔 太祖龍興朔方惟弘𠮷刺忠武洸洸佐定

中原遂開大荒約締世㛰申錫土疆寔生昭睿相

我 世皇光天之下德盛仁彊應昌旣邦魯國是

王貳舘繼承奕葉重芳連城列邑沃野相望設官

分職乃紀乃綱婉婉皇姊愛積厥躬帝弟帝兄承

于 祖宗洎我 聖母澤濬恩隆何以報之佛法

是崇廼集群材廼徴六工于城之中于宫之東爰

作爰謀爰蔽我𠂻以奠覺皇以展孝恭飛殿峨峨

列屋周阿丹題藻梲電轉星羅彤雲承霤翠霧凝

柯天花夕雨貝葉晨哦慧日曬光祥風扇和寒松

沃色碧海澄波永厎佛慈百禄是荷盤石其宗礪

山帶河聖母萬年帝壽且多佛法廣運皇道無頗

  上都華嚴寺碑      𡊮桷

太祖皇帝肇定區夏視居庸以北爲内地戸族散

處皆安其簡易在 憲宗皇帝時將有事西南厎

慎舊章建置靡遑時則

丗祖皇帝治軍和林相厥地利曰維灤陽展親㑹

朝兹爲道里得中稽衆契龜僉告𠃔𠮷因地而名

之曰開平焉𡻕在庚申

丗祖承大歷服建國改元削僣靖亂宗王殊邦

貢效牽咸㑹同於開平繇是定爲上都大興爲大

都兩京之制恊於古昔矣省方有常庶職攸叙商

旅子來置而勿征首建學廟乾艮二隅立二佛寺

曰乾元曰龍光華嚴復立老子宫于東西相湏以

成化俗儆蒙繄二教是先具訓淵逺將垂憲永以

爲民則

仁宗皇帝在東宫如華嚴惕然永思粤惟皇祖置

慮弘廓建都功業弗克崇闡紹開是我子孫不大

彰顯爰命守臣相畫撤而廣之踰十年將成

仁宗陟方

今上皇帝北廵狩囬上都首幸華嚴(⿱艹石)曰列聖在

天神化合一朕罔敢有替述修聖明將於是有在

廣植冥福神御周流宜得以届止其以先帝所構

殿鎮于後維五方佛像在

世祖時素有感異復廣大殿以居之梵相東西挾

翼以從凡尊事棲息悉如其教以備又别賜呉田

百頃安食其衆至治二年夏六月丁卯丞相入宿

衛上都留守司臣某傳㫖命翰林冝爲碑紀其成

績俾萬姓𫎇祉庶得以昭朕奉思臣桷𥨸以爲天

地生物無心以成維聖人有憂則曰物有不齊皇

極是訓西方聖人則曰性本至善遷以隨欲慾由

妄生性日益昬故爲物爲變至於摩盪轇轕生死

靡分於是有懴解之說焉有追崇之說焉彼生得

以斷死得以離則本性湛空無有垢累道奚病矣

華嚴設辭以富貴爲喻終之以返真復初俾世之所

景慕由境以入因境而悟入於無相其於喻也深

有㫖矣 世祖命名亦將以警夫迷俗愍濟群動

與前聖相合者實在是聖聖繼承靡有銖異臣桷

屢從属車聞首主是山者曰至温師以妙密縝緻

爲本行傳宗洞山與太保劉文貞公秉忠爲方外

友磊落有大計因得見

世祖於潜邸陳對明朗遂大噐之六傳曰惟壽今

授司徒際遇𨺚赫於法祖有光夀能文辭守其道

專固則永以傳謹再拜稽首爲之銘曰

於赫 世祖武緯文經廣莫相攸堅墉斯城鑒觀

群生厥性有恒驕鷙忿闘失常是行沉昵昬惑執

妄是成維政與德具訓以儆善本性𥘉爲明爲静

猗與覺皇功始戒定或喻以空或設以境空解境

悟真慧永證巍煌華嚴窮珎極瑰龍伏藻井雲凝

瑶臺積香浮浮側瓴枚枚耄稺畢觀心掉膽摧相

旣永離虚空如埃

世祖稽古是則是效曁于 仁皇益闡乗教維

皇御極承志廣孝曰列聖在天鴻績靡報顧瞻咨

嗟展飾殊妙錫福兆民列聖之心拯彼大迷覺皇

具陳謨烈顯承如歳之春物無癘疵膏熈沐淳億

萬卜年刻銘堅珉

  龍翔集慶寺碑      虞集

欽天統聖至德誠功大文孝皇帝自金陵人正大

統建元天暦以金陵爲集慶路遣使傳㫖御史大

夫阿思蘭海牙命以潜宫之舊作大龍翔集慶寺

云明年召中天竺住持禪師大訢於杭州授太中

大夫主寺事設官𨽻之畫宫爲圖授工部尚書王

士弘徃董其役斥廣其地爲民居者悉出金購之

土木瓦石丹堊金碧之需財自内出不渉經費工

以傭給役弗違農有司率職庀功景從響應御史

中丞趙丗安承禀於内行御史中丞易釋董阿忽

都海牙相繼率其属以莅之是以吏敏於事而民

(⿱艹石)不知材旣具期以又明年正月某甲子之𠮷廼

建立焉其大殿曰大覺之殿後曰無量壽佛之殿

居僧以致其道者曰禪宗海㑹居其師以尊其道

者曰傳法正宗之堂師弟子之所警發辨證者曰

雷音之堂法寳之儲曰龍藏治食之處曰香積皷

鍾之宣金糓之委各有其所繚以垣廡闢之三門

而佛菩薩天人之象設纓盖床座嚴飾之具華燈

音樂之奉與凡所冝有者皆致精備以稱上意焉

賜姑蘇SKchar田以飯其衆 上在奎章閣親詔臣集

製文刻石以誌之臣聞金陵之虚自秦時望氣者

嘗言有天子氣至藏金土中以鎮之其後(⿱艹石)呉晋

宋齊梁陳南唐之君長㩀以爲都㑹然皆𤓰裂之餘

僅克自保要不足以當王氣之盛夫孰知江山盤

踞之固天地藏閟之乆積千餘年而有待於我

聖天子之興也不然何淵潜之來處遂飛躍之自

兹見諸禎祥行事昭著之(⿱艹石)此者乎夫太陽之升

麗於天光耀熈赫髙深廣袤之區生成動植之𩔖

孰不受其煦燠而其次舎之所經知天者必仰推

而志之天子以四海爲家莫非聖明之所臨鑒惟

帝運之所由起天人應合之機實在於此其可忽

諸今天子建極于中撫制萬國顧懷昔居𫝑隆望

重非我佛丗尊無量之福孰足以處乎此也兹寺

之成上以承祖宗之鴻庥下以廣民庶之嘉惠

聖天子之至仁大慈垂示乎億萬斯年者於此可

見矣於戯盛哉敢拜手稽首而述讃曰

明明上天祚我皇國 聖祖神宗立我民極於昭

武皇懋建丕績憲章脩明民用齊飭天下爲公

仁廟受䇿治極而圯或斁彛則廼睠明哲是保是

翼俾乆而安弗邇以逖祝融效靈海(⿱艹石)率職更相

吉土此惟與宅𠮷土惟何建業舊邑龍依崇丘虎

在盤石昔有居者不稱厥徳惟我

聖皇天命攸迪川寧於波田冝於穡民用孝敬神

介景福帝命不遲師武臣力遂開明堂受天之曆

廟而祖饗郊而帝格治功告成庶物蕃息江流湯

湯經我南服中城有宫皇所肇迹惟時父老載慕

疇昔雲來日臨庶我心懌

皇帝曰嘻予豈汝釋維大覺尊寳相金色常以慧

慈拯汝迷溺我即我宫作祠奕奕照汝浄月沐汝

甘澤汝見大雄如我來即馬寳象寳珠貝金璧凡

爲汝故我施無惜無葘無害居佛之域民庶稽首

我不知識我願天子聖壽萬億與佛同體住丗有

赫一誠報恩有永無斁




國朝文𩔖卷第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