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二 國朝文類 卷第二十三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二十四

國朝文𩔖卷第二十三

 碑文

  平雲南碑        程鉅夫

國家繼天立極日月所照罔有内外雲南秦漢郡

縣也負險弗庭 憲廟踐阼之二年歳在壬子我

世祖聖德神功文武皇帝以介弟親王之重授龯

專征秋九月出師冬十二月濟河明年春歷鹽夏

夏四月出蕭𨵿駐六盤八月絶洮踰吐蕃分軍爲

三道禁殺掠焚廬舎先遣使大理招之道阻而還

十月過大  上率勁𮪍繇中道先進十一月渡

瀘所過望風欵附再使招之至其國遇害十二月

傅其都城城𠋣㸃蒼山西洱河爲固國主叚興智

及其柄臣髙泰祥背城出戰大敗又使招之三返

弗聽下令攻之東西道兵亦至乃登㸃蒼臨視城

中城中宵潰興智奔善闡追及泰祥於姚州俘斬

以徇分兵畧地所向皆下惟善闡未附明年春留

大將兀良合䚟經畧之上振旅而還未幾拔善闡

得興智以獻釋不殺進軍平烏蠻部落三十七攻

交趾破其都收特磨谿洞三十六金齒白衣羅鬼

緬中諸蠻相繼納𣢾雲南平列爲郡縣凡緫府三

十七散府八州六十縣五十甸部寨六十一見戸

百二十八萬七千七百王十三分𨽻諸道立行中

書省於中慶以統之大德八年平章政事也速荅

児建言所領雲南地居徼外歷世所不能臣

先皇帝天戈一麾無思不服今其民衣𬒳皇明同

於方夏㓜長少老怡怡熈熈皆自忘其徃陋非神

武不殺之恩不及此惟㸃蒼之山嘗駐蹕焉(⿱艹石)

聖功刻石其上使臣民永永瞻仰於事爲冝中書

以聞制曰可以命詞臣臣文海再拜稽首而言曰

世祖皇帝之德大矣辟如天地之無不持載無不

覆燾而生生之意恒寓於雪霜風雨寒暑變化之

中物之𫎇之者薰然而温灑然而濯翕然而同靡

然而順有不自知其然而然者故其功烈之崇基

業之廣貫三靈而軼千古夫以大理之昬迷旅拒

虐我使人(⿱艹石)奮其武怒俾無遺育可也而招徠綏

緝終釋其主弗誅烏虖微天地之德孰能與於此

乎今 陛下建中和之政凡以繩祖武厚民生無

所不用其極中外欽承無逺弗届是以藩方大臣

於錢糓甲兵之外惓惓以光昭令德爲請其知爲

政之本也巳漢丗宗從事西南夷天下爲之騷動

蜀民咨怨喻之諄諄鑿池莅習再駕而後取之其

視今也孰愈穆王周行㝢縣必皆有車轍馬跡焉

初非疆理天下也而丗猶誦之至今其視䟦履山

川洒濯其民而納於禮義之域孰愈彼碧雞金馬

與夫㸃蒼皆其山之望者也漢使祭之唐季盟之

夫各有所畏焉耳今也鐫未始磨之崖紀無能名

之績桓桓燁燁與世無極豈惟足以震百蠻榮千

古其餘光所𬒳山川鬼神與嘉頼之嗚呼盛哉矣

臣事

先皇帝蚤受眷知今復待罪禁林發揚蹈厲職也

不敢以荒落辭謹再拜稽首而系之詩曰

於皇維元載地統天大噫小嘘曰寒以暄粤西南

陬水駛山𡺚風霆流形氣交神州跂息蠕蠕勾萌

鮮鮮谷飲巢居燕及跕鳶繄誰之恩聖祖神孫武

烈文謨湔祓生存旣有典常被之服章我吏我民

我工我商萬國一家孰爲要荒㸃蒼蒼蒼禹迹堯

牆井龯參旗終夜有光威不違顔作善降祥嗟爾

SKchar視此勿忘

  太師廣平貞憲王碑    閻復

三台平乾象以清五嶽奠坤載以寜三公得人鼎

祚以隆蓋力莫競於柱天勲莫髙於靖亂忠莫大

於扶日惟我太師廣平貞憲王月吕魯公自乃祖

乃父光輔聖元豐功盛業在天壤間猶星之有台

山之有嶽歟公阿爾刺人小字玉昔迨至貴顯寵

以不名賜號月吕魯那演譯云能官也始祖孛端

察児以才武雄朔方曾祖納忽阿児䦨所居與

烈祖神元皇帝接境素敦仁里之好祖博爾木贈

推忠恊謀佐運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謚武忠

父孛欒䚟贈推誠宣力保順功臣太師開府儀同

三司謚忠定並追封廣平王廣平王家分地故以

封之武忠志意沉雄善戰知兵

太祖聖武皇帝在潜共履艱危義均同氣征伐四

出無徃弗從時諸部未寜毎遇武忠警夜寢必安

枕寓直於内與語或至逹旦魚水之契殆(⿱艹石)天授

初要児斤部卒盜吾牧馬武忠共徃追之時年十

三知其衆寡不敵乃爲出竒從旁夾擊之㓂捨所

掠而去及戰太赤兀里鋒鏑旣交約畢命勝敵無

或退歩武忠繫馬於腰跽而引滿方寸不離故處

太祖推其膽勇甞潰圍於怯列

太祖失馬武忠擁與累𮪍而馳頓止中野㑹天雨

雪張毳裘以翳及旦雪深數尺龍顔弗霑武忠植

立通夕足跡宛然不移顚沛造次脫主於難雖古

烈士無以加蔑里期之戰風雪迷陣再入敵中求

太祖不見急趍輜重則御勒巳還卧憇車中聞武

忠至曰此天賛我也及得天下君臣之分益密視

夫人蔑里乞真不廢丘嫂禮皇子察哈䚟出鎮西

域有旨從武忠受教武忠教以人生經渉險阻必

獲善地所過無輕舎止謹白龍魚服之戒玉音謂

皇子曰朕之教汝亦不踰是武忠旣老以病薨

太祖悼痛如䘮所親𥘉忠定之生方還自蔑里期

戰所中途護視不啻如已子長率父兵襲爵萬夫

長國𥘉官制簡古置左右萬夫長位諸將之上首

以武忠居右東平忠武王居左翊衛辰極猶車之

有輪身之有臂電掃荒屯鰲奠九土柱天之力競

矣貞憲王月吕魯公噐量宏逹𬓛度淵深莫測其

際弱歳襲爵統按台部衆

世祖皇帝聞其賢驛召赴闕見其風骨厖厚解御

服銀貂以貺國朝重天官内膳之選特命領其事

侍宴内殿公起行酒詔諸王妃皆執婦道未㡬拜

御史大夫江南旣下裂土益封功臣後即以泉州

路爲分邑公長臺憲務振宏綱弗親細故興利之

臣欲援亡宋舊制併憲司入漕府他日當政者又

請以郡府之吏互照憲司撿底公言風憲所以戢

(⿱艹石)是有傷監臨之體其議乃格公事上遇下一

本於誠事有廷辯當雷霆之下辭益鯁直天顔爲

之霽威至元二十四年宗王乃顔叛東鄙

世祖躬行天討命公緫戎以先之大駕至半道則

公巳退敵僵尸覆野數旬之間三戰三捷獲乃顔

以獻詔選乗輿駞畜百蹄勞公公謝曰天威所臨

猶風偃草臣何力之有駕還留公勦絶餘黨執其

酋金家奴獻俘於朝同惡數人戮之軍前明年乃

顔餘燼哈丹秃魯干復叛再命公出師兩與敵遇

皆敗之追及兩河威乗破竹敵衆大衂酋長遁去

時巳盛冬聲言駐兵俟春方進忽倍道兼行過

黒龍江徑擣巢穴殺戮殆盡其酋莫知所終夷其

城郭鎭撫遺黎而還國家承平日乆而變生肘腋

貽九重宵旰之憂公英猷載奮不期月而三叛悉

平靖亂之勲偉矣詔憫其勞賜内府七寳冠帶以

旌之加太傅開府儀同三司申命禦邊杭海二十

九年加録軍國重事知樞密院事宗藩帥龯一切

禀命於公特賜歩輦入内位望之崇廷臣無出其

右三十年

今上皇帝以皇孫撫軍北邊公爲輔行請授

𥙿考所佩儲闈舊璽詔從之鼎湖上仙公奉鑾馭

而南宗室諸王畢㑹上都定䇿之際公起謂皇兄

晉王曰宫車逺駕巳踰三月神噐不可乆虚宗祧

不可乏主疇昔儲闈符璽旣有所歸王爲宗⿱眀皿

長奚俟而弗言王遽曰

皇帝踐阼願北面事之於是宗親大臣合辭勸進

公復坐曰大事巳定吾死且無憾惟公一言合臣

民共戴之誠成 先皇付託之意扶日之忠至矣

上即位之始進秩太師佩以尚方玉帶寳服還鎮

北邊元貞元年冬議邊事入朝 兩宫錫宴酬酢

盡歡如家人父子然先是夫人秃忽魯𫎇賜侍宴

之服曰只孫昭異數也命婦獲受此服由公家始

自餘竒珍祕寳賞賚弗可殫紀還鎭有期不幸遘

疾以十一月十八日薨於賜第之正寢雨木氷者

連日春秋五十有四 上聞之震悼不巳敕有司

給䘮賻賵有加刳香木爲棺錮以金銀北葬於怯

土山之原大德五年春詔贈宣忠同德弼亮功臣

依前太師開府儀同三司録軍國重事御史大夫

追封廣平王謚曰貞憲祖妣蔑里乞真妣完顔氏

及夫人抄真夫人秃忽魯皆封廣平王夫人抄真

先卒秃忽魯今主家事訓迪諸子克成奉先述繼

之羙子男三人曰木刺忽曰脫隣曰秃土哈女三

人曰失鄰適太師興元忠憲王完澤之子中書右

丞長夀曰不蘭𠔃適宣政使荅失蠻之子泉府少

卿不列秃曰班真在室木刺忽年未及冠詔選

皇彌甥女八都馬妻之仍襲爵萬夫長復命公之介

弟秃赤爲御史大夫九年春有詔爲公植碑通逹

載揚丕績事下翰林爲文臣復𥨸惟伊尹相湯伊

陟復稱名臣吕望興周吕伋嗣封大國載在方𠕋

以爲羙談公家歷事累朝奕世載徳師垣萃於一

門王爵加於異姓其視商周賢佐冝無少譲以之

勒景鍾光信史其誰曰不然小臣作銘不獨表異

渥於宗臣尚篤子孫忠孝之勸銘曰

皇元肇基天挺神武祝栗驤龍崆峒嘯虎猛將如

雲謀臣如雨矯矯武忠攀鱗附羽草昧經綸䟽附

禦侮力竭股肱誠殫心膂忠定桓桓勲伐繼樹命

佐商周德符伊吕鰲斷立極鷹揚啓土元祚如天

忠力可柱顯允貞憲事予

世祖綱振烏臺望崇紫府㓂起東藩天戈奮舉公

在前鋒氣盈一鼓敢以虜憂遺之君父駕至中途

公巳退虜一      帝所孽燼復然餘勇再

賈威乗破竹敗之水滸三叛悉平遺黎按堵天語

勞公賞錫繁橆公曰天威如拉朽腐還鎭朔方殫

壓虎旅日賛重明龍飛九五乃冠台𨇠乃執圭珇

公之庇民如室斯宇公之衛社如棟斯礎方𠋣長

城遽停相杵當宁䀌傷行路悽楚褒德賞功恩洽

施普績紀金石家聮簮組咨爾後人無替成矩泰

山如礪黄河如縷爵以永𫝊焜燿千古

  太師淇陽忠武王碑    元明善

(⿱艹石)

太祖法天啓運聖武皇帝誕膺景運龍奮朔方滅

克烈主王可汗迺蠻主太陽可汗以至西夏西域

金源次第平時則有佐命元勲曰愽兒渾曰博兒

朱曰木華里及即寳位錫之劵誓慶賞延于世世

故朝廷議功選德必首三家焉臣謹按忠武王諱

月赤察児姓許慎氏曽大父即博兒渾也自

太祖蚤年巳見神聖委心臣事大業肇基身餘百

戰竟薨于敵是時官制簡古止爲第一千户後封

於淇州又食沅州六千戸贈推忠佐命著節功臣

開府儀同三司太師上柱國追封淇陽王夫人鐡

魁追封淇陽王夫人子脫歡王之大父也嗣父官

佐 憲宗皇帝四征不庭日闢土疆厥功爲懋薨

贈推誠翊運佐理功臣開府儀同三司太師上柱

國追封淇陽王夫人秃滅追封淇陽王夫人子失

烈門王之父也恒鎭徼外後征六詔懐服諸蠻遘

疾薨于軍贈崇仁宣理保德功臣開府儀同三司

太師上柱國追封淇陽王夫人石氏金宰相女也

追封淇陽王夫人夫人生王六年王之父薨誓不

他適王性仁厚儉勤事母備諸孝敬資貌英偉望

之如神

世祖皇帝雅聞其賢後閔其父之死事也年十六

召見容止端重奏對詳明上驚喜曰失烈門有子

矣即命領四怯薛太官怯薛者國制分宿衛供奉

之士爲四畨畨三晝夜凡上之起居飲食諸服御

之政令怯薛之長皆緫焉至元十七年長一怯薛

明年詔曰月赤察兒秉心忠實執事敬慎知無不

言言無不盡曉暢朝章用輙稱㫖不可以其年小

而遲其官可代線真爲宣徽使制下階正議大夫

兼領尚膳院光禄寺二十年加階中奉二十六年

上討反者于杭海皆陳王奏曰丞相安童伯顔御

史大夫月兒魯皆甞受命征戰三人者臣不可以

後之今勍賊逆命敢禦天戈 陛下憐臣賜臣一

戰上曰乃祖博兒渾佐我

太祖無征不在無戰不克其勲大矣卿以爲安童

軰與爾家同功一體各立戰多自恥不逮然親屬

橐鞬恭衛朝夕俾予一人不逢不(⿱艹石)爾功非小何

必身編行伍手事斬馘乃始快心邪二十七年桑

葛旣立尚書省簧鼓上聽殺異已者箝天下口以

刑爵爲貨而販之咸走其門入貴價以買所欲貴

價入則當刑者脫求爵者得不四年綱紀大紊人

心駭愕尚書平章政事也速荅兒王之太官屬也

潜以其事告王王奮然奏劾桑葛伏誅上曰月赤

察兒口伐大姦發其𫎇蔽乃以没入桑葛黃金四

百兩白金三千五百兩及水田水磑别墅賞其清

彊桑葛旣敗上以湖廣行省西連畨洞諸蠻南接

交趾島夷延袤數千里其間土沃而人夥畬丁溪

子善驚好闘非賢方伯不能撫安王舉合刺合孫

荅刺罕以爲其省平章政事凡八年威德交孚飛

聲海外入爲丞相天下稱賢二十八年都水使者

請鑿渠西導白浮諸水經都城中東入潞河則江

淮之舟旣逹廣濟渠直泊於都城之匯上亟欲其

成又不欲役及細民敕四怯薛人及諸府人與鑿

所司髙深之分賦之刻日使畢王率其屬著役者

服操畚鍤即所賦以倡趨者如雲依刻而渠成賜

渠名通惠河而河爲公私大利上語近臣曰是渠

非月赤察兒身率衆手成不亟也賞以黃金五十

兩白金五千兩寳鈔五千貫三十年上以王佐命

元勲之後廉白而能加以摧姦薦賢遷金紫光禄

大夫知樞密院事仍宣徽使明年

成宗皇帝登極制曰月赤察兒盡其誠力深其謨

謀抒忠於國流惠於人可加開府儀同三司太保

録軍國重事樞密宣徽兩使如故大德四年拜太

師𥘉金山南北叛王海都篤娃㩀之不奉正朔垂

五十年時入爲㓂恒命親王統左右部宗王諸帥

屯列大軍備其衝突五年朝議北師少怠紀律或

失命王亞𣈆王甘麻刺以督之是年海都篤姓入

㓂我爲五軍王將其一𨦟交軍頗不利王視之怒

𬒳甲持矛身先䧟陣一軍隨之出敵之背五軍合

擊敵大崩潰海都篤娃遁去王亦罷兵歸鎭賞功

謀辠恩威服於敵人厥後篤娃來請臣附時

武宗皇帝亦在軍王遣使與

武宗及諸王將帥議曰篤娃請降爲我大利固當

待命於上然徃反再閱月必失事機事機一失爲

國大患人民困於轉輸將士罷於討伐無有巳時

矣篤娃之妻我弟馬兀合刺之妹也冝遣報使許

其臣附衆議爲𠃔旣遣始以事聞上曰公深識機

宜既而馬兀合刺復命由是叛人稍稍來歸十年

冬叛王滅里鐡木児等屯于金山

武宗帥師出其不意先踰金山王以諸軍繼徃壓

之以威啖之以利滅里鐡木兒乃降其部人驚潰

王遣秃滿鐡木兒察忽將萬衆深入其部人亦降

察八児者海都長子也海都死嗣領其衆至是我

軍掩取妻子及其部人兩部凡十餘萬口十一年

武宗入踐天位詔曰公弼亮三朝荐立武功朕嘉

頼焉察八兒女燕鐡木兒帝室之胤今以妻公賜

公以 丗祖宴幙 成宗御輦及幙人樂工海東

白鶻文豹至大元年王遣使奏曰諸王秃苦滅本

懐携貳而察八兒逰兵近境叛黨素無悛心儻合

謀致死則垂成之功顧爲國患臣以爲昔者篤娃

先衆請和雖死宜遣使安撫其子欵徹使不我異

又諸部旣巳歸明我之牧地不足冝處諸降人於

金山之陽吾軍屯田金山之北軍食旣饒又成重

戌就彼有謀吾已擣其腹心矣奏入上曰是謀甚

善公冝移軍阿答罕三撒海地王旣移軍察八兒

秃苦滅欲奔欵徹不敢納去留無所遂相率來降

於是北邊以寜上詔王曰公之先佐我祖宗常爲

大将攻城戰野勲烈甚著公國之元老宣忠厎績

清謐中外朕昔入繼大統公之謀猷又多今立和

林等處行中書省以公爲右丞相依前開府儀同

三司太師録軍國重事特封淇陽王佩黃金印宗

藩將領實瞻公麾進退其益懋乃德悉乃心力母

替所服四年王入朝

今上皇帝燕之于大明殿眷禮優重九月六日疾

病敕御醫數軰診療越三日薨于大都私第之正

寢是夕大雨春秋六十有三

皇太后賻鈔二萬五千貫上敕少府以香木爲棺

給驛馬百送葬北地 詔議飾終之典翰林臣請

贈宣忠安逺佐運弼亮功臣太常臣請謚忠武宰

相請其階官封如故制曰可夫人抹開公主宗王

斡赤孫女也也遜真公主宗王塔察兒孫女魯王

脫脫女兄也燕鐡木児公主旣察八児女也赤鄰

别速氏千戸玉龍鐡木児女也完澤扎刺兒氏忽

都台扎刺兒氏右丞相東平王女弟也並封淇陽

王夫人子男七人曰塔刺海夫人赤隣所生端良

剛毅有古大臣風至元三十年佩金虎符特授昭

勇大将軍左都威衛使大德元年三月加階昭武

七月遷榮禄大夫徽政使仍左都威衛使四年兼

樞密副使六年遷同知樞密院事八年兼宣徽使

十年閏正月加光禄大夫七月遷知樞密院事

武宗即位之𡻕五月詔曰卿事

𥙿宗皇帝

𥙿聖皇后爲善則多不善則不聞也卿其相朕奏

曰中書大政所出細而金糓銓選臣國人也素未

甞學樞密宣徽徽政三使所領巳繁又長怯薛及

春秋隨駕蒐獮誠不敢舎是以奸大政固辭敕曰

卿元勲賢嗣舎卿復孰相哉其勿辭拜銀青榮禄

大夫中書左丞相仍領餘職他日詔曰

成宗常賜卿江南田六千畒今加賜四千奏曰萬

畒之田歳入萬石臣待罪宰相先䂓巳利人謂臣

何江南民力極矣請辭萬石之入入官以蘇民力

上恱而𠃔六月拜太保録軍國重事太子太師加

階開府儀同三司依前左丞相七月拜右丞相監

脩國史師保領録如故未㡬上手授太尉印奏曰

丗祖未甞以此官官人臣不冝受奏可至大改元

加領中政使其年四月二十有四日從幸上都至

懷來以疾薨贈智威懷忠昭德佐治功臣太師上

柱國追封淇陽王謚輝武夫人朔思蠻公主宗王

察帶孫女也也里干公主宗王失秃兒女齊王八

不沙女兄也木忽里宿敦官人孫女也並封淇陽

王夫人曰馬刺夫人完澤所生由内供奉爲大宗

正府也可扎魯忽赤

武宗時奏曰臣家以武顯而臣方壯不効節於大

敵臣羞此生上大恱授光禄大夫假左丞相行太

宗正府也可扎魯忽赤于北軍夫人孛澤公主宗

王月魯女也梭兒合公主宗王斡羅思女也完踶

斤宣徽使怯烈女也曰𠇗頭抺開公主所生六歳

時 𥙿聖皇后命侍

武宗武宗出撫北軍年十八 今上淵潛時領府

中四怯薛大官服奉御是年六月特授荣禄大夫

宣徽使九月加儀同三司右丞相仍賜江南良田

萬畒奏曰臣首受此田指㠯求賜者多矣臣願還

田縣官有敕依至大元年二月加階開府兼尚服

使九月加中政使十月拜大師兼前衛親軍都指

揮使阿速衞指揮使左都威衛使丞相宣徽尚服

中政等使如故十一月上面諭曰公祖父宣力

我家公之輔朕克兼克謹小心範物今旌徳録功

爵公為郡王巳敕主者施行奏曰臣年德俱少所

領亊多恒懼𫉬罪王爵至重臣不敢受上曰公

辭之良是誰如公乃賜海東白鶻白文豹二年

兼知樞宻院事三年二月加録軍國重事五月左

右部諸王宗戚大㑹于上都㑹歸例皆有賜而舊

分忠武王黄金五 十两白金二千五百两錦綺

五叚上曰特賜大師如其父分奏曰父所受巳重

醲賞何可滂沛臣家准奏十月 上命爲尚書省

大丞相奏曰尚書省銓選刑名非臣所諧乞請新

命上悅其誠聽焉今上之𥘉詔曰公輔 先帝

盡忠無𨼆㢘介貞白今命公嗣父長怯薛皇慶

改元正月佩父印嗣淇陽王制下階仍開府儀

司夫人八藍荅里公主楚王牙忽都女也曰送秃

児也不千抹開公主𠩄生内供奉曰也先鐡木児

曰奴刺丁並也遜真公主所生内供奉曰伯都庶

出女七人曰也遜真為千戸怯薛夫人曰䝉哥為

鲁王爱牙赤妃曰閱闊失為宗王小薛妃曰梭台

為宗王罕差妃曰燕哥曰晏忽都朱適曰寳奴為

宗王徹徹秃妃孫男五人曰鐡木児也不千丞相子

也昭勇大將軍嗣左都衛使遷中奏大夫通政使

曰完者鐡木児丞相子也曰按馬思不花曰阿塔火者

並淇陽王子也曰合八沙輝武王子也孫女五人

曰八迭児為宗王沙刺班妃曰奴只罕為親王𦍤思

班妃曰不鲁合只罕為越王阿刺荅夫里妃曰卯児

罕曰班丹俱㓜曽孫一人朶烈不花鐡木児也不

干子也王既葬二年樞宻副使野訥𫝊詔中書曰

故淇陽忠武王其視故廣平十一月児鲁為之建碑都

城健徳門外命翰林直學士明善撰碑文平章政

事珪書丹翰林學士貫篆額臣既受命懼不克

奉明詔乃從其家得其丗次行實則歛袵而論

曰惟天朝一家九州四海遐迩畏威懷徳者盖許

慎氏與有力焉惟許愼氏五世六王六太師始終

恩數赫奕者實天朝有大造焉然忠武王之爲父

輝武王丞相淇陽王之爲子以慈以孝移仁移忠

冝乎男㛰帝族女嫓王家入垂子則出垂臣範巖

巖焉曄曄焉世有令臣蓋將與天朝胥慶于億萬

年臣不敏敢稽首而爲之銘詞曰

維天有命聖人膺之維聖創業賢臣興之維家開

國孝子承之嗚呼休哉孰足徴之赫赫

太祖實啓帝圖桓桓淇王爲帝前驅淇王子孫四

世惟肖猗忠武王克忠克孝爰稽忠武始事

世祖夙夜左右無怠寒暑親猶股肱親猶腹心我

聞古人斯焉在今朝有柄臣肆其欺姦廷争面指

群罪不瞞舉賢於側才足經國試諸方伯竟爲良

弼 帝曰上賢可保可師爾卿大夫及予𠋣毗北有

金山丗扞反者朝用旰食邊將汗馬詔徃督師衣

食予士母使寒飢招徕迷子凡十一年反者破膽

投戈自縛執迷孰敢敵人有言昔也狂酲使我盜

兵𫎇與天争天子神聖公甚英明頼公之英得爲

天氓帝曰公功進爵爲王旅力尚强永清我疆驅

馬來朝告我今皇一疾不起兩宮震傷飾終旣備

登嗣之良忠武之子三相兩師婦皆王女女皆王

妃古亦有君莫我君仁古亦有臣莫忠武純烈烈

大勲與日同曜淇陽真封子孫丗紹忠武神靈從

帝逰天勒詩貞石垂羙萬年

  駙馬髙唐忠獻王碑    閻復

大德九年秋七月詔謚故駙馬髙唐王闊里𠮷思

爲髙唐忠獻王曽祖阿刺兀思剔𠮷忽里追封髙

唐忠武王曽祖妣阿里黒爲髙唐王妃祖駙馬孛

要合爲髙唐武毅王祖妣皇曽祖姑阿刺海别𠮷

爲齊國大長公主父駙馬愛不花爲髙唐武襄王

妣皇姑月烈爲齊國大長公主忠獻王前尚皇姊

忽荅的美實追封齊國大長公主繼尚皇女愛失

里追封齊國公主從介弟髙唐王术忽難請也恭

承䘏典命府属王元舉狀先丗勲德謁銘麗牲之

碑謹按家傳系出沙陀鴈門節度之後始祖卜國

汪古部人世爲部長亡金塹山爲界以限南北忠

武王一軍阨其衝

太祖聖武皇帝起朔方併吞諸部有國西北曰帶

陽罕者遣使卓忽難來謂忠武曰天無二日土無

二王汝能爲吾右臂朔方不難定也忠武素料

太祖智勇終成大事決意歸之部衆或有異議忠

武不從即遣麾下將秃里必荅思賫酒六榼送卓

忽難於

太祖告以帶陽之謀時朔方未有酒醴

太祖祭而後飲舉爵者三曰是物少則發性多則

亂性使還酬以馬二千蹄羊二千角上詔忠武異

日吾有天下奚汝之報天實監之且約同征帶陽

㑹於某地忠武先期而至旣収帶陽天兵下中原

忠武爲嚮導南出界垣留居鎭守爲疇昔異議所

害長子不顔昔班死焉武毅尚㓜王妃阿里黒挈

之偕猶子鎭國夜遯至界垣門巳閉訴於守者縋

垣以登逃難雲中

太祖聞忠武死悼痛不巳戎事方殷未暇治也雲

中旣下詔求王妃二子得獲賙䘏孤𡠉甚渥鎭國

至封北平王握金印武毅自齠齓

太祖携征西域還年十七鎭國巳卒繼封北平王

尚齊國大長公主仍約世㛰敦交友之好號按逹

忽荅鎭國之子聶古䚟亦封北平王尚

睿宗皇帝女獨木干公主畧地江淮殁於戎事詔

以興州户民千計給葬其户至今𨽻王府齊國大

長公主明慧有智畧祖宗征伐四出甞攝留務軍

國大政率諮禀而後行師出無内顧之憂公主之

力居多𥘉武毅未有子公主爲進SKchar侍以廣嗣續

鞠育之恩不啻巳出子男三人長君不花仲武襄

王季拙里不花君不花尚

定宗皇帝長女葉里迷失公主從

憲宗皇帝伐宋至釣魚山宋人堅壁不下我師環

攻宋卒乗壁而詬傍有坐而張盖者以謂弧矢莫

我及也君不花素善鞭箭射之以顛遂拔其壘三

子曰囊加䚟曰丘隣察曰安童丘隣察尚宗王阿

直𠮷女回鶻公主國朝之制凡宗室之女皆稱公

主武襄雖貴爲帝壻揔戎日多家居日少中統𥘉

釁起闕牆敗叛將闊不花於按擅火爾𭭕𫉬其属

鎭海濟南之役環城當南面㓂數出南門禦以勁

兵輙復内竄以至授首還率所部從大軍伐叛西

北敗叛王之黨撒里蠻於孔𠮷烈數日之間㑹戰

凡七俘獲甚衆撒里蠻尋復來歸拙里不花鎭雲

南而卒子火思丹尚宗王卜羅出女竹忽真公主

武襄所尚齊國大長公主

世祖皇帝季女也生四子長忠獻王次也先海迷

失早丗次阿里八䚟眈嗜儒術尚宗王完澤女奴

倫公主今髙唐王尚宗王兀魯䚟女葉緜干真公

主早卒再尚宗王柰刺不花女阿實秃忽魯公主

女三人必扎匣爲 皇兄𣈆王妃葉里彎爲宗王

按攤不花妃忽都魯爲河間王也木千妃忠獻王

生長北方金革之用固其所長而崇儒重道出於

天性興建廟學裒集經史築萬卷堂於私第講明

義理隂陽術數靡不經意宗王也不干叛率精𮪍

千餘併行旬日追及之時天盛暑將戰北風大起

衆請勿戰王曰盛暑得風天賛我也䇿馬以先大

敗敵軍殺掠殆盡叛王以十餘𮪍竄是役也王身

中三矢一矛斷其髪凱旋詔賞黃金二鎰白金千

鎰 聖上御極之初特頒金印封髙唐王駙馬封

王盖自王家始王以西北未庭請徃征之詔初不

𠃔請至再三方許之將行誓曰邊塵不清義不旋

轡大德改元夏四月與敵遇於伯牙思或謂俟大

軍畢至戰未晚也王曰丈夫爲國死敵奚以衆爲

於是鼓噪而進大破敵軍殺傷甚衆擒將卒百餘

人以獻詔嘉其勇果賜以

先皇所御貂裘寳鞍繒錦七百介胄兵噐有差二

年秋諸王將帥㑹于邊共籌邊事咸謂徃𡻕敵無

冬至之警冝各休兵境上王曰今秋候𮪍至者甚

寡所謂鷙鳥將擊必匿其形兵備不可弛也衆不

以爲然王獨嚴兵以待是冬敵果大至彼衆我寡

三戰三却之王乗勝追奔逐北深入險地後𮪍莫

⿰糹⿱𢆶匹不虞馬傷而仆至䧟敵域敵𥘉待以壻禮數欲

誘降應對之際皆效忠保節之語又欲妻之以女

曰吾不覩 皇太后慈顔非

聖上面命不敢爲壻卒不能奪其志上憫王䧟敵

欲遣使理索未得其人王府藎臣曰阿昔思徃在

戎陣嘗濟王於險衆推其可用乃遣使敵一見王

於稠人中首問兩宫萬安次問嗣子安否語未竟

輙爲左右所蔽翌日遣還王竟以不屈而終嗚呼

昔忠武以一旅之衆經綸草昧去僞歸真⿰糹⿱𢆶匹以北

平父子武襄昆仲𬒳堅執銳畢命邊陲以死勤事

至王凡四世矣蓋王平生潜心聖學綱常之分了

然於胷中知義重於生故臨難無苟免可謂無忝

爾祖矣至於世締國姻奕葉封王河山帶礪子孫

世爵聖朝所以崇德報功斯亦至矣初王之北也

世子主安甫脫襁褓詔以其弟术忽難才識英偉

授以金印玉帶海東白鶻封髙唐王襲爵之後恪

守父祖成業撫民御衆境内乂安時齊國公主卒

巳乆凡王之珎服祕玩悉令謹厚者掌之以需丗

子成立又慨兄死節及先德闇而弗彰俾元舉走

京師列其事以聞光荷封謚之號其孝友敦睦雖

儒素承家有不迨焉嗚呼賢哉銘曰

大祖聖武握乾綱風飛雷厲起朔方忠武華胄踵

後唐疆界南北司壕隍有國西北名帶陽射日之

弧期共張告以僞謀吞厥疆孤忠竟爲㓂所戕

帝聞其死乆䀌傷丗姻汝締寵渥彰鎭國金鈕何煒

煌武毅繼踵服王章子復尚主殁戎行一門三將

迨武襄東殄海㓂斧其吭北禦邊釁平䦧牆偉哉

髙唐忠獻王外孫衍慶䟽天潢帝SKchar再降恵澤滂

尊師重道興郡庠俗袵金革北方强禮義一變齊

魯郷英風勁氣直以剛捐 --捐軀報國分所當千載烈

日横秋霜河山誓爵奕葉昌




國朝文𩔖卷第二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