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三 國朝文類 卷第二十四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二十五

國朝文𩔖卷第二十四

碑文

  丞相東平忠憲王碑    元明善

皇帝嗣寳曆御宸極拜大司徒栢柱爲中書左丞

相明年制贈乃祖孔温兀答推忠効節保大佐運

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魯國王謚

忠宣木華黎體仁開國輔丗佐命功臣太師開府

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魯國王謚忠武賜碑𬱃曰

元勲世德廟食東平别賜故中書右丞相贈推忠

同德翊運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東平忠憲王

開國元勲命丗大臣之碑碑建大都良鄉之通逵

猗歟盛哉是舉也其思烈祖創業之艱念功臣宣

忠之亟勉丞相奮庸之恭歟臣承詔猥當執筆謹

按東平王丗家忠憲王諱安同姓扎刺爾氏五丗

祖是爲忠宣王親連天家丗不㛰姻

太祖皇帝起兵與乃蠻人戰我師敗績七𮪍走利

追兵尾及困乏絶食忠宣多力走水次縳致二歳

槖駞炙其SKchar

太祖太祖馬憊六人相顧忠宣遂以巳馬濟

太祖歩射賊而死子五人第三子曰忠武王是爲

忠憲王髙祖忠武與博爾术博爾忽赤老温佐

太祖定天下號爲四傑

太祖戰失利單走澤中天大雪忠武與博爾术張

馬韉蔽 太祖卧旦起視跡二人之足不移

太祖從三十𮪍行磵谷間遇群盜突射忠武三發

三殪徐撤馬韉障

太祖叱𮪍戰賊賊問知忠武名乃解去克烈主王

可罕忌 太祖嚴兵襲我我得其謀

太祖與忠武等悉精銳迎擊王可罕敗走死諸部

以次服 太祖即大位官制簡止置萬户二乃以

忠武爲左萬戸從破金師二十萬于野狐嶺北師

由紫荆口入忠武専征遼東西諸郡諸郡悉平詔

授太師國王都行省承制行事賜劵傳國永丗太

行迤南盡委經畧金主奔汴忠武建牙雲燕南平

趙魏東定齊魯西擊𣈆秦中原之地盡爲國守四

十年間無役不從無戰不在破國覆邑惜殺禁剽

風降景附懷仁歸義癸未三月薨于聞喜遺命以

未滅金胤爲恨子曰孛魯忠憲王曽祖也嗣國王

奉詔討夏攻銀肅二州斬甲首數萬禽大將塔海

詔分諸功臣邑門功第一食東平郡李全盜㩀益

都帥師圍全全窮出降山東安戊子三月薨于鴈

山子七人塔思嗣國王忠憲王祖考也夙以忠孝

自許奮曰大丈夫受恩明主要湏決機兩陣之間

取功名以報國家庶不墮我先烈

太宗皇帝攻鳯翔將兵戍潼𨵿從攻河中追斬守

將從戰金師于三峯山破四十萬人斬行省完顔

合逹樞密移刺蒲兀朝行在所上顧之曰先帝肆

天功建鴻業諸國悉皆臣妾獨爾東南鴟張一隅

朕欲援桴鼓衆親繫孱王爾意何居起對曰臣不

逮先臣武然奉天子威靈汛掃淮浙取彼山川歸

我版籍臣敢不以死自力政爾不煩大駕蹂卑濕

之地上喜曰塔思終能成我大志從皇子曲出南

征㧞宋𬃷陽侵郢䧟光州略安慶己亥三月薨第

三子曰覇都魯忠憲王父也

憲宗皇帝命佐

世祖軍由蔡伐宋馳檄諭江淮人帥師與

世祖㑹鄂渚 憲宗崩内難方訌

世祖以武靖㧾師留戍而還及踐大寳甞曰朕居

此以臨天下覇都魯之力也蓋昔者與論形𫝑之

地武靖曰帝者必居中撫八極朝覲㑹同道里惟

均中都南俯吴越北接朔漠左控燕齊右挾韓𣈆

大王必欲佐天子一大統非此不可至是定都于

燕故有此㫖未㡬薨于軍大德八年制贈推誠宣

力翊衛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追封東平王謚

武靖夫人弘吉烈氏

昭睿順聖皇后之兄也追封東平王夫人子男四

人長即忠憲王次定同次覇虎帶次和同嗣國王

女二人長適國戚木蘇次適太𫝊淮安忠武王伯

顔恭惟忠憲王自中統𥘉年

世祖皇帝命掌環衛之政令位百僚上太夫人入

朝 皇后一日上適叩及忠憲太夫人起奏曰妾

不敢自薦妾子以欺罔聖聽安同年少公輔噐也

上曰以何期之太夫人曰朝囬必求魁公論天下

事未嘗目一輕淺謂然也以是上黙四年反者平

執叛黨千餘人論之如法上問曰朕欲悉死此黨

時年十六對曰兩主争國彼安知有陛下且甫定

神器不推曠蕩之恩顧奮私憾殺無罪人何以安

反側上驚曰少年何以得老成語卿言誠開朕懷

千人皆生至元二年拜光禄大夫中書右丞相别

食四千戸辭曰蕞爾宋𥨸號江南方宏聖略奮神

武以臣謬膺宰相獻𥬇三方宋孱生侮上改容有

間曰熟思無以踰卿其勿辭奏請燕王省可中書

大政奏召大儒許衡衡至詔議中書事衡辭以疾

忠憲親候於邸語移時甚契及還籌思累日不釋

上特召衡諭之曰安同練事未熟善左右之卿所

陳語使逹朕衡對曰丞相資識聦敏雅有定操稽

古獻議即解要領臣敢不竭愚罄有四年奏曰碩

德如姚樞軰三二人可議中書省事上曰此軰固

冝優禮五年阿合馬議立尚書省乃先奏忠憲三

公詔諸儒議樞密商提倡言曰安同國之柱石一

日不可出中書進三公是崇以虚名奪其實權也

衆起和之事挫不行六年大兵伐宋先規襄樊廟

謨也七年奏曰臣近言尚書省宣奏如制其大政

令大章程聽與臣議然後得聞今尚書臣違詔徑

行上曰阿合馬恃朕信用敢爾自專勑尚書如前

詔八年陜西行省臣言歳飢盗熾(⿱艹石)不顯戮無以

威衆奏曰盜犯强𥨸當罪重輕一切處死法何以

立罪入死者待報從之十年奏以玉𠕋玉寳上

皇后弘吉烈氏以玉𠕋金寳立燕王爲皇太子兼

中書令判樞密院十一年劾奏阿合馬欺國害民

有徴數事又奏各部及大都路官阿合馬奏擬非

人乞加黜汰十二年詔行中書省樞密院事從皇

子北平王出鎭北圉遂留極邊十年不與朝廷通

二十一年三月從北平王歸上召入勞之留語卧

内四鼓而出冬十一月復拜中書右丞相進金紫

光禄大夫詔天下監察御史陳天祥劾奏右丞盧

丗榮略曰人思至元𥘉治不能忘也去春丞相安

同還自北邊天下聞之室家相慶咸望復膺柄用

治期可立而待果承恩命再領中書貴賤老㓜喜

動京師時政之治與不治民心之安與不安繫丞

相之用與不用爾又如大夫玉速鐵木児丞相伯

顔朝廷專任三相事事咨而後行無使纎人從旁

泹撓能者進能善者行善誠厚天下之大本理天

下之大䇿又安用掊克在位𠋣以爲治哉其年丗

榮敗中書條上丗榮所爲掊克諸事詔皆罷之奏

漕司諸官上曰平章右丞固取朕裁餘皆卿事顧

欲一一相煩有失𭔃託初意因奏曰比覺聖意欲

𠋣近習爲耳目者臣猥列台司所行非道從其彈

射罪從上賜柰何近習伺間抵𨻶援引姦黨曰某

人與某官以所署事目付中書曰準勑施行臣謂

銓選自有成憲(⿱艹石)此廢格不行必有短臣於上者

幸 陛下察之上曰卿言甚是妄奏者入上其名

二十四年上決意立尚書省奏曰臣力不能囬天

乞不用桑葛别相賢者猶或不至虐民誤國不聽

二十五年見天下大務一入尚書省屢上中書印

不許明年罷相止掌環衛三十年正月十九日以

疾薨于京師樂安里第春秋四十有九上悼惜乆

之曰人言丞相病朕謂不然果䘮良輔詔重臣監

護䘮事家老一無所受素車樸馬歸葬只䦨秃之

先塋忠憲王嶷然(⿱艹石)山莫捫其髙湛然(⿱艹石)淵莫測

其深其粹如玉其精如金其嚴如秋其温如春夷

險安危死生榮辱確乎中處一皆不動年十八入

相薦引端良責成職任漢士如史丞相天澤姚左

丞樞許左丞衡商參政挺竇學士黙尤傑者也立

御史臺以正紀綱立太常寺以崇禮樂剷除苛虐

開布寛平抑奢尚儉薄征厚施由是朝廷清明海

内寧壹倉庫滿盈年榖屢豐天子嘉之曰安同爲

相朕寢乃熟時向承平方與諸儒經畫典制賛理

樞機以宗社尊安爲己任以民物阜豐爲己責一

政失平一物失所慘然不樂改而後已公退府南

開一閤延進賢士大夫講論古今治道評品人物

得失亹亹應接不倦而請謁絶跡於清門居第一

堂一厨或請創兩廡粗備燕息者乃曰身足於庇

完矣餘室何用神觀端嚴望而尊敬每旦暮出入

過者拱立目送曰是吾安相也及薨木介三日天

下聞之識與不識無不驚哀至有失聲者曰賢相

死矣吾復何望薨後十年御史臺及集賢諸儒請

加贈謚以昭明德制下乃有今爵封謚以及父武

靖王夫人怯烈氏封東平王夫人子兀都台嗣掌

環衛 成宗皇帝拜銀青榮禄大夫大司徒領太

常寺事大德六年正月十一日薨年三十有一

武宗皇帝制贈輸誠保德翊衛功臣太師開府儀

同三司上柱國追封東平王謚忠簡婦篤思刺氏

封東平王夫人男孫一人即今丞相女孫一人適

淮安忠武王之孫樞密副使囊家帶之子同僉樞

密院事相嘉碩利丞相㓜從太夫人鞠育稍長兼

事華學凝然端大巳兆偉度年十二事

武宗嗣掌環衛

仁宗皇帝拜資善大夫太常禮儀使俄遷榮禄大

夫大司徒太常如故又進階金紫光禄大夫加開

府儀同三司延祐七年拜中書平章政事六月陟

百揆自𥘉仕介特不阿剛廉有制衆巳有忠憲王

之望及作相上輔聖主下率群僚恪司彛憲壹殉

至公明嚴峻潔苞苴自絶方爾謀叶八座道即天

工共成聖元無大之業臣稽首論曰忠憲王襲累

葉之勲抱絶倫之德膺

世祖紹統之𥘉際聖代建極之盛天度夙成英䣭

大肆逺徴近禮廣詢博采鴻儒獻其所藴智士竭

其所至治化油然以隆風俗淡焉以厚至元之初

何減漢文之世俾得展能專理期之致寧収效所

書葢不止此然房喬杜晦顯烈寡𫝊第功絜德爲

唐宗臣(⿱艹石)忠憲王者有立于前或承于後論相歸

賢固當稱首古所謂社稷之臣也嗟乎其始出鎭

也誰歟其再罷相也誰歟議者不能不歸罪阿合

馬桑葛也之二罪魁孰與並立良相之去朝也宜

矣丗之公道正如青天白日雲煙有時𫎇蔽真風

元氣盪滌斡旋廓乎清明可跂而睹忠憲王之表

表在天下是巳(⿱艹石)夫紀竹帛銘鍾鼎光在邦家不

得騰實同里而垂休華夏播烈蠻夷未必不在斯

文其辭曰

正統天靳不永以𢌿猗維帝元眷命無巳烈烈

太祖衆始一旅四傑起輔如龍如虎敵師陸梁走

撻之楚諸部大人崩角啓處侃侃忠武秉龯專征

薄伐遼霫至于海城戮頑植愿百邑告寧乃趙乃

魏自燕南兵齊魯歸明血戰𣈆并斬𨵿入秦咸鳯

莫京取厥鯢鯨耄倪不驚金人扼河跼蹐偷生有

㩀上游帝建九斿有開輿圖帝撫八州於穆

世皇暾出東方爰相忠憲抒誠進良兩相廿年萬

彚皆昌徴車四馳元老奏康更褒迭進無材不揚

文物其章化道之祥而圖也大而見也定而行也

公而守也正巍然山立賞淑罰慝風行萬國定知

誰力忠憲之職

世皇之德繄今丞相相明天子天子𠋣毗臣無有

比何以熈載第思盡巳地紀天經日月重明民安

物阜海㝢晏清布冩公方持守盈成維祖規模維

孫儀刑在履之貞在繼之靈文武三相聖輔三帝

光輝接日勲庸蓋丗維元世萬維帝葉千維無窮

年尚徴相賢尋河可源凌岱可巔苟稽髙逺靡趾

方邊景行其全不在斯鐫不在斯鐫奚永夫傳質

之自天風雲與宣文鼇負石炳燿山川

  丞相淮安忠武王碑    元明善

天以正統命帝元

太祖皇帝奮起朔方博爾术木華黎博児忽赤老

温四傑輔之滅克烈滅乃蠻滅夏滅金乃有天下

三分之二宋承中華之運西距蜀楚東際呉越盡

有荆揚益三州之野

世祖皇帝紹運撫圖肆弘大略發兵二十萬授丞

相伯顔不三年而滅宋聖文神武固勞造化儁功

偉烈寔由折衝四傑開之於其前一相擴之於其

後國家接五帝三王之緒保無疆歷服至于億萬

維年而功臣生分爵國死配廟廷有以也夫謹按

太傅淮安忠武王諱伯顔姓八隣氏𫎇古部人曾

祖考术律哥圖以其兵從

太祖討定諸部嘗爲千夫長贈推忠賛治功臣太

尉開府儀同三司柱國追封淮安郡王謚武定祖

考阿刺嗣官平忽禪有功得食其地從

憲宗皇帝征蜀卒于軍贈推誠佐理翊運功臣太

傅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淮安王謚武康考

曉古台佐宗王旭烈開西域執國事以没贈崇仁

迪慶翊戴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追封

淮安王謚武靖至元𥘉年王奉使天子

世祖見其貌偉聽其言厲曰非諸侯王臣也其留

事朕遣介還報建謀發令才恒出廷臣上由是

上愈益賢之勑中書右丞相安同女弟

昭睿順聖皇后姊之女女王(⿱艹石)曰爲伯顔婦不慚

爾氏矣拜光禄大夫中書左丞相一時君相慶明

朝野晏清號爲極治七年改同知樞密院事十年

持莭奉玉𠕋立燕王爲皇太子十一年復拜左丞

相總襄陽兵伐宋上曰曹彬不嗜殺人一舉而定

江南汝其今體朕心古法彬事毋使吾赤子横罹

鋒刄王受命馳至襄陽諸軍纂嚴禡師啓行薄郢

州溧水溢塗人病於渉王曰吾且飛渡大江而憚

此潢潦耶度使一𮪍前導諸軍畢濟郢城恃江爲

固而兵精食足耀兵不攻潜由平江堰盪舟而過

郢將將二千人追我王以百𮪍殿郢人不敢逼平

章阿术公適至郢人走主手斬其帥趙文義以徇

戰禽沙洋守將壓新城而軍列沙洋俘馘城下不

應城䧟佩沙洋降將黃順金符上爲招討使炫其

榮於宋人以故江陵諸郡相繼送欵遣别帥受之

降阿术公使右丞阿里海牙來期渡江不答明日

又來又不答阿术公自來王曰此大事也主上委

吾二人餘可知吾實乎潜刻期而去將自沙蕪口

入江宋制置使夏貴將精兵守之乃陽言明日圍

漢陽夏貴來援我遣竒兵襲奪沙蕪口大兵咸㑹

江北岸宋戰艦属江中餘三十里我以白鷂千艘

争陽邏堡夏貴分兵拒戰命阿术公挽舟逆上載

死士三千夜渡是年十二月也明旦王戰夏貴江

上兵奪陽邏堡逸夏貴諸將請曰貴大將而逸之

可乎王曰陽邏之捷吾將遣使前告宋人而貴走

代吾使也貴今來矣未㡬果以廬州歸我師旣渡

江將佐咸賀王曰天子威靈阿术武勇將校用命

吾何力焉王陳師鄂城下鄂恃漢陽將戰焚其𫎇

衝火照城中明日鄂人及漢陽人皆下留阿里海

牙守之規取荆湖王與阿术公等東兵興國蘄黃

南康江州望旗輙靡殿帥范文虎以安慶張都統

以池州來二月都督賈似道舟師十萬陳丁家洲

我士賈勇索戰軍容甚盛似道聞鼓聲先遁其師

遂潰𫉬都督府符印斬虜無筭太平寧國建康無

爲鎮巢皆送筦籥請城主行省駐建康時江東大

疫居民乏食乃開倉振飢發醫起病人大歡喜曰

此王者之師也有詔時方暑熾不利行師候秋再

舉王上奏曰百年逋㓂巳扼其吭風馳電擊取之

恐後少爾遲囬奔播江海遺患留悔矣上語使者

曰詔爾丞相朕不從中制也十二年七月詔王入

朝進右丞相辭曰阿术功多臣冝居後以阿术爲

左丞相賜從戰功臣爵賞有差躬受廟謨㑹諸將

於淮安同左丞相圍揚州未下十月王馳至鎭江

分軍三進參政阿刺罕以右軍出建康道參政董

文炳以左軍出海道王以中軍出常州道咸㑹臨

安攻常州守將劉師勇遁諸將請追之王曰勿追

師勇所過城守者膽落矣蘇湖秀州先師果降阿

刺罕文炳皆來駐臨安北宰臣陳冝中發使來請

降日及期冝中逃海軍進臯亭山宋主遣其臣齎

國璽奉表納土命董文炳入宋宫取宋主居之别

室封府庫歸之有司宋滅十三年三月也放散兵

衛罷易官府錢塘沙上三日海潮不至宋人以爲

天助宋主求見王曰未入朝禮無相見也留左丞

董文炳鎭臨安經略閩越四月獻宋主趙㬎謝后

全后于上都上御大安殿降封㬎爲瀛國公遣大

臣告成功於太廟上勞王王再拜謝曰奉 陛下

成算阿术效力臣具貟而已何有功能詔以陵州藤

州増食户爲六千同知樞密院事十四年宗王失

烈𠮷畔詔王將兵討之與賊夾水而陣乆之不戰

令牧馬具食賊疑而怠俄引兵渡水擊賊失刺𠮷

走死十八年詔從皇太子撫軍北鎭諭太子曰伯

顔才兼將相行全忠孝故命汝從皇太子次舎必

與論天下事待有加禮别𠮷里迷失者嘗誣王以

死是年得誅罪𠡠王臨視王與之酒愴然不顧而

回上問其故對曰彼罪自致臣(⿱艹石)臨刑人將不知

天誅之公也上賞其量二十二年宗王阿只𠮷失

律詔王代揔北軍逺斥候謹隄防足兵食明賞罰

不肯要功生事將校大和敵人逺避二十四年宗

王乃顔將反報者遝至詔王覘之多載衣裘以徃

至其境輙賜驛人乃顔讌王王以大義語乃顔乃

顔陽應而隂欲執王酒䦨趍出與其從者潜分三

道以逸驛人以得衣裘故争獻馬以逓遂脫追𮪍

以其實聞佐上親征奏李庭董士選帥漢軍得以

漢法戰金剛奴塔不帶進逼乗輿漢軍力戰賊不

能陣而走及禽乃顔王之謀畫居多二十六年加

金紫光禄大夫知樞密院事揔北軍討叛王明里

鐡木兒大戰敗之明日搜其伏兵追斬二千餘級

馳書開諭明里鐵木兒其人奉書以泣有譛王于

上者詔以御史大夫月兒魯那演代之居王大同

以俟後命未至軍三驛王遣使語大夫曰所至姑

止待我翦此㓂卿來不後時海都帥大兵以入㓂

進我退如是而南七日衆帥怒曰㓂至則走何不

(⿱艹石)是果懼戰胡不授軍大夫而誤國事也王曰

海都入吾境持重而殿邀之則遁誘使深入一戰

可禽諸軍必欲速戰戰非吾憚果失海都誰任其

咎衆曰請任之王麾軍邀擊敵兵大敗殺虜㡬絶

惟海都脫走乃召大夫至軍授印而去三十年十二

月驛名至大同 上不豫明年正月宫車晏駕遣

使召 成宗于撫軍王緫百官以定國論兵馬使

請日在鳴暮鍾日出鳴晨鍾問其故對曰防變起

也王曰汝將爲賊耶其如平曰宰臣請誅盜内府

銀者曰幸赦而盜不可長也王曰盜何時無今以

誰命誅人其守正體大多𩔖此四月

成宗即皇帝位于上都大安殿時親王有違言王

按劔陳祖宗寳訓述所以立

成宗之意辭色俱厲諸王股栗趨殿下拜五月加

開府儀同三司太傅録軍國重事依前知樞密院

事上意欲王入中書時相忌之王呼相語曰幸送

兩罌羙酒我與諸王飲於宫前餘非所知也江南

行三樞密院行省臣累陳非便樞密臣庇之有詔

問王王巳病張目對曰罷行樞密兵柄一歸行省

於國事爲完三院遂罷是歳十二月薨于京師甘

棠里第春秋五十有九遣重臣來賵𠡠百官送葬

送者盡哀葬于白只刺山之先塋夫人别宿真即

扎刺爾氏封淮安王夫人再娶斗奴氏生三男子

買的正議大夫僉樞密院事囊加台通奉大夫樞

密副使朶真普未仕俱卒副樞娶丞相興元王孫

中政使買苟之女生一男子一女子男相嘉碩利

正議大夫同僉樞密院事女適資德大夫大都留

守晃兀兒不華王薨

成宗贈宣忠佐命開濟功臣太師開府儀同三司

追封淮安王謚忠武

仁宗皇帝賜鈔十萬貫𢌿江浙省臣廟祀臨安

皇上𠡠建碑于都城之郊賜額曰開國元勲佐命

大臣之碑命臣明善製其刻文臣聞忠武王天質

髙厚風神静明英偉端大剛介莊廉當大任而不

恐遇大論而善斷言𥬇有時喜愠莫測恒負天下

之重以神噐尊安爲務仁視群品無間親踈義使

英材無比適莫故四海公論翕然歸之其平宋也

一二十萬猶將一人賞罰信紀律彰大將禀命仰

(⿱艹石)神明降人投誠依之猶父母未嘗妄戮一卒

未嘗妄殘一物貨財不足移其心聲色不足惑其

志師入臨安禮賢黜罪市肆不易雞犬無驚歸馬

蕭然囊惟衣被畢事還朝口不言功連出緫師無

役不最嗚呼碩德元才生由間氣良相名將見諸

行事乃知宇宙之間功名之表自有大人也弼成

正統騰耀始日力扶寳運播烈終年請即是而作

頌頌曰

世祖聖神地翕天開陽施隂閟鼓盪風雷駕馭群

才鞭笞九垓糞掃𠒋菑祥慶有來紏紏雄豪英英

俊髦樂世之遭陋時之逃或秉樞機或建旗旄纓

冠自獻文奮武招維忠武王胥㑹明良雄圖逺韻

聖度恢張制曰伊賢當吏天子左官諸侯奚爾噐

使乃命之相乃命之將爰資弼亮爰資開盪嗟兹

中土鼎峙三主既殄其二一也無武天生聖人賚

之良臣頸組厥君稽顙軍門東渉扶桑西跡虞淵

北盡窮髪南極玄蠻咸受正朔襲我衣冠委勲不

居歸衛帝廬出緫北師馬騰士娱輿目睢盱望入

中書鉅材乃儲翊運是湏肅將天威劒而登殿揚

命群王群王自愞䇿 帝御天下拜登讌是日微王

慶㑹㡬變始知

世祖神㡬先見故抑王庸留垂後憲稽其一德始

終交盡抒誠兩朝力殫無靳進官三公心不増隆

追爵一王道不加崇維王逹節髙抱孤忠維王獻

能茂建元功紀勣竹帛鑄銘鼎鍾並日不滅與國

無窮𠡠臣作頌勒之貞石昭示萬國永著臣則




國朝文𩔖卷第二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