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五 國朝文類 卷第二十六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二十七

國朝文𩔖卷第二十六

 碑文

  髙昌王世勲碑       虞集

至順二年九月某日

皇帝若曰予有世臣帖睦兒補化自其先舉全國

以歸我

太祖皇帝寔賛興運勲在⿱眀皿府名著属籍世纉令

德以勱相我國家至帖睦兒補化佐朕理天下爲

丞相爲御史大夫文武忠孝厥績懋焉昔其父葬

永昌大夫徃上冢其伐石樹碑而命國史著文而

刻焉臣集頓首受 詔退而考諸髙昌王世家蓋

畏吾而之地有和林山二水出焉曰秃忽刺曰薛

靈哥一夕有天光降于樹在兩河之間國人即而

候之樹生癭(⿱艹石)人妊身然自是光恒見者越九月

又十日而癭裂得嬰児五収養之其最穉者曰卜

古可罕旣壯遂能有其民人土田而爲之君長傳

三十餘君是爲玉倫的斤數與唐人相攻戰乆之

乃議和親以息民而罷兵於是唐以金蓮公主妻

的斤之子葛勵的斤居和林别力跛力荅言婦所

居山也又有山曰天哥里干荅哈言天靈山也南

有石山曰胡力荅哈言福山也唐使與相地者至

其國曰和林之盛彊以有此山盍壞其山以弱之

乃告諸的斤曰旣爲㛰婣將有求於爾其與之乎

福山之石於上國無所用而唐人願見遂與之石

大不能動唐人使烈而焚之沃以醇酢碎石而輦

去國中鳥獸爲之悲號後七日玉倫的斤薨自是

國多灾異民弗安居傳位者數亡乃遷諸交州而

居焉交州今火州也統别失八里之地北至阿术

河南接酒泉東至兀敦甲石哈西臨西畨凡居是

者百七十餘載而我 太祖皇帝龍飛於朔漠當

是時巴而术阿而忒的斤亦都護在位亦都護者

其國主號也知天命之有歸舉國入朝 太祖嘉

之妻以公主曰也立安敦待以子道列諸第五與

者必那演征罕勉力鎻潭回回等國將部曲萬人

以先啔行紀律嚴明所向克捷又從 太祖征你

沙⺊里征河西皆有大功薨次子玉古倫赤的斤

嗣爲亦都護玉古倫赤的斤薨子馬木刺的斤嗣

爲亦都護將探馬軍萬人從 憲宗皇帝伐宋合

州攻釣魚山有功還軍火州薨至元三年 世祖

皇帝命其子火赤哈児的斤嗣爲亦都護海都帖

木迭兒之亂畏吾而之民遭難解散於是有㫖命

亦都護収而撫之其民人在宗王近戚之境者悉

遣還其部始克安輯十二年都哇⺊思巴等率兵

十二萬圍火州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言曰阿只𠮷奥魯只諸王以三

十萬之衆猶不能抗我而自潰爾敢以孤城嬰吾

鋒乎亦都護曰吾聞忠臣不事二主且吾生以此

城爲家死以此城爲墓終不能爾從城受圍六月

不解都哇系矢以書射城中曰我亦 太祖皇帝

諸孫何以不我歸且爾祖甞尚主矣爾能以女歸

我我則休兵不然則亟攻爾其民相與言曰城中

食且盡力巳困都哇攻之不止則淪胥而亡亦都

護曰吾豈惜一女而不以救民命乎然吾終不能

與之相面也以其女也立亦黒迷失别𠮷厚載以

茵引繩墜諸城下而與之都哇解去其後入朝

上嘉其功錫以重賞妻以公主曰巴巴哈児

定宗皇帝之女也又賜寳鈔十二萬定以賑其民

還鎭火州屯於州南哈密力之地兵力尚寡北方

軍猝至大戰力盡遂死之子紐林的斤方㓜詣闕

請兵北征以復父讎 上壯其志賜金幣鉅萬妻

以公主曰不魯罕 太宗皇帝之孫女也主薨又

尚其妹曰八卜义公主有㫖師出河西候與北征

大軍齊發遂留永昌焉㑹吐蕃脫思麻作亂詔以

榮禄大夫平章政事領本部探馬等軍萬人鎭吐

番宣慰司威德明信賊用歛跡其民以安

武宗皇帝召還嗣爲亦都護賜之金印復署其部

押西護司之官 仁宗皇帝始稽故實封爲髙昌

王别以金印賜之設王𫝊之官其王印行諸内郡

亦都護之印則行諸畏吾而之境八卜义公主薨

尚公主曰兀刺眞安西王阿難荅之女也領兵火

州復立畏吾児城池延祐五年十一月廿一日薨

子二人長曰帖睦児補化次曰籛吉皆八卜义公

主出也帖睦児補化大德中尚公主曰朶児只思

蠻濶端太子孫女也至大中從父入覲備宿衛又

事 皇太后於東朝拜中奉大夫大都護陞資善

大夫又以資善出爲鞏昌等處都㧾帥逹魯花赤

奔父䘮於永昌請以王爵讓其叔父欽察台不𠃔

嗣爲亦都護髙昌王至治中與喃答失里同領甘

肅諸軍且治其部泰定中召還與寛徹不花威順

王買奴宣靖王濶不花靖安王分鎭襄陽尋拜開

府儀同三司湖廣行省平章政事 今上皇帝歸

正大統召之至汴以左丞相留鎭旋趣至京師戮

力削平大難鎭湖廣時左轄相𡝭而害政人所弗

堪至是有㫖執而僇之乃更爲申捄於 上曰是

誠有罪然不至死再三言之得釋其不念舊惡以

德量賛襄𩔖如此天暦元年十月拜開府儀同三

司上柱國録軍國重事知樞密院事明年正月以

舊官勲封拜中書左丞相三月加太子詹事十月

拜御史大夫大夫之拜左相也追念先王之遺意

讓其弟籛𠮷嗣爲亦都護髙昌王臣惟髙昌祖之

所自出事甚神異其子孫相傳數十代至于今克

治其土豈偶然哉火赤哈児的斤百戰以從王事

捐 --捐骨SKchar以救其民後卒死之其節義卓然如此至

其子與孫再世三王盛德之報也大夫世胄貴王

清愼自持戸庭之間動中禮法平易以近民正巳

以肅物仁義之功沛如也及其臨大政決大議憂

深思逺而聲容凝重(⿱艹石)泰山然用能彌綸大經以

佐成雍熈之盛所謂社稷之臣也哉表其碑曰世

勲爲冝敢再拜系之以詩曰

維皇

太祖建極定邦知幾先徠偉兹髙昌列圖率賦寳

玉重器稽首受命以表誠至 太祖曰嘻天啓爾

衷有附匪䟽以究爾功櫜鞬介胄十千維旅以從

四征斥廣疆宇從我王事靡解朝夕邦之世臣食

其舊邑舊邑髙敞介乎強藩爲㬥突來䖍劉以殘

保障扞城我禦我備敵爲弗順我死無貳崇墉言

言㓂來寔繁力殫守堅責我師昬有齊季女出女

紓難義有絶愛 皇用咨歎㓂退民完 天子慨

之輦帛載金悴斯漑之城郭室家旣還旣復庶其

寧我 皇錫之福于廬于處狂嚚掎之矢盡衆殱

執節死之維時賢嗣泣血入告請揚天威以報無

道 天子壯之俾軍于西撫爾民人授之鼓鼙有

嚚西羌弗靖以撓移節往治旋就馴擾 武皇纉

武睠爾舊服節旄印綬仍護其屬乃稽王封在時

仁宗旂纛舒舒刻章以庸廼即永昌幕府斯建將

星宵隕亦旣即逺宰木隂隂閱歴𡻕時顧瞻徘SKchar

邦人之思大夫嗣德克敬以讓三命彌恭世爵用

享佩玉瓊琚靖共以居躬行孝嚴服御不渝肅肅

雝雝有察有容親親尊尊𠃔德𠃔功 天子還歸

大義攸正大夫在行民信以定旣安旣寧治乆告

成大夫司憲百度孔明衮裳赤舄進見退息儆于

無虞匪泰伊惕大夫申申明哲以孚嘘欷有懷永

昌之墟 天子有詔大夫省墓勒文載碑世勲是

祚維王孫子永言思之豈惟子孫百辟其儀之

  句容郡王世績碑     虞集

國家治平之業所以尊安而乆固者禮樂刑政一

本於朝廷而執干戈以衛社稷於四境之外者則

亦必有桓毅過人之勇直亮不囬之節以兼爪牙

腹心之任而又世世祖父子孫相承一志然後可

以内爲天子之所信𠋣外爲强敵之所懾服故處

常則有不可犯之𫝑遭變則建非常之功嗚呼其

所𨵿係豈輕也哉天暦元年 皇帝撥亂反正以

太平王右丞相燕帖木児有建謀力戰之功思其

祖父之績乃敕史臣製文紀事勒諸貞石以示不

朽焉謹按欽察之先武平北折連川按答罕山部

族也後遷西北即玉黎北里之山居焉土風剛悍

其人勇而善戰自曲年者乃號其國人曰欽察爲

之主而統之曲年生唆末納唆末納生亦訥思

太祖皇帝征蔑乞思火都火都奔亦訥思遣使諭

取之弗從及我師西征亦訥思老不能理其國歳

丁酉亦訥思之子忽魯速蠻自歸於 太宗而

憲宗受命帥師已及其國忽魯速蠻之子班都察

舉族來歸從討蔑乞思有功

世祖皇帝西征大理南取宋其種人以强勇見信

用掌芻牧之事奉馬湩以供玉食馬湩尚黒者國

人謂黒爲哈刺故别號其人曰哈刺赤日見親近

妻以哈納郡王之女弟訥論中統𥘉元討阿里卜

哥之亂班都察與其子土土哈皆有功班都察卒

土土哈領其父事是爲勾容郡武毅王海都之叛

皇子北平王帥諸王之師鎭祖宗興龍之故地至

元十四年叛王脫脫木失列𠮷入㓂諸部曲見掠

先朝大武帳亡焉土土哈王憤之誓請決戰三月

敗其將朶兒赤延於納蘭不刺以所掠諸部還四

月只兒瓦䚟搆亂應昌脫脫木以兵應之與我軍

遇將決戰先得其斥𠋫數十脫脫木懼而引去遂

滅只兒瓦䚟六月逐其兵於秃刺河八月又敗之

斡歡河得所亡大帳還諸部之衆於北平我師北

伐詔率欽察驍𮪍千人以從十五年正月追失列

𠮷踰金山擒扎忽台以獻又敗寛赤哥等軍俘獲

甚衆冬入朝召至榻前親慰勞之賜以白金百兩

海東白鶻一國家侍内宴者毎宴必各有衣冠其

制如一謂之只孫悉以賜之且有詔曰祖宗武帳

非人臣所得御卿能歸之故以與卿軍中宴諸帥

則設之欽察人爲民户及𨽻諸王者别籍之户給

鈔二千貫歳給粟帛擇其材者備禁衛十九年拜

昭勇大將軍同知太僕院事明年改同知衛尉院

事領羣牧司事給霸州文安縣田四百頃命哈刺

赤屯田益以亡宋新附軍八百二十一年賜金虎

符以河南等路𫎇古軍子弟四千六百𨽻之二十

二年拜鎮國上將軍樞宻副使二十三年置欽察

衛遂兼其親軍都指揮使聽以族人將吏備官属

六月海都兵入㓂奉詔與大將朶児朶懷禦之二

十四年諸王乃顔叛於東藩隂遣使來結也不干

勝刺哈王𫉬諜者得其情密以聞諸朝請召勝刺

哈以離之他日勝刺哈爲宴㑹邀二大將朶兒朶

懷將徃王曰事不可測遂不徃勝刺哈計不得行

未㡬有詔召勝刺哈王曰此東藩之人由東道是

其欲也將不可制言於北安王命之西行或言也

不干將反者軍吏請奏而圖之王曰不可緩也身

爲先驅引大兵前窮晝夜之力渡秃兀刺河與也

不干戰大敗之 世祖方親征聞之詔王沿河而

行盡収其餘黨以還道遇也鐵哥其軍萬𮪍擊走

之大獲乃顔畜牧俘畔王哈児魯等獻之康里欽

察之人先𨽻諸叛王者悉來歸置哈刺魯萬戸府

是歳王子創兀兒奉詔從太師月兒律在軍戰於

百搭山有功拜昭勇大將軍左衛親軍都指揮使

佩金虎符出則𬒳堅執銳以率虎羆之士入則操

刀匕以事割烹執甖杓以進湩飲親幸委任巳見

如此時 成宗方撫軍詔以王從十一月征乃顔

餘黨於哈刺誅兀逹海盡降其衆二十五年也只

里王爲叛王火魯哈孫所攻甚急五月王從

成宗移師援之敗諸兀魯灰 -- 灰 還至哈刺温山夜渡

貴列河敗叛王哈丹之軍盡得遼左諸部置東路

萬戸府以鎭之也只里有女弟塔倫遂以妻王二

十六年海都軍叛金山抵杭海嶺皇孫𣈆王帥兵

禦之敵先據險我師不利王獨以其軍䧟陣入戰

翼𣈆王出明日追𮪍大至伏兵殿之七月 世祖

親廵北邊召見王慰之曰昔 太祖與其臣之同

患難者飲班术河之水以記功今日之事何愧昔

人卿其勉之海都等戰旣數敗又知 上親征遂

引兵去車駕還都大宴 上謂王曰朔方人來聞

海都言戰者人人如土土哈吾屬何所容身哉論

功行賞先欽察之士以建康廬饒舊籍租尸千爲

哈刺赤户又以俘𫉬之戸千七百賜之官一子以

督賦而創兀兒在宿衛亦帥其軍扈從至於和林

兀卑思之山拜昭武大將軍欽察親軍都指揮使

左衛親軍都指揮使兼太僕少卿二十八年王奏

哈刺赤之軍數巳盈萬足以備用詔賜珠帽珠衣

玉帶金帶名鶻縑素萬匹帥其人北獵漢塔海邊

㓂聞之不敢動二十九年掠地金山虜海都之户

三千有詔進取乞里吉思眀年春次欠河冰行數

日盡取其衆留兵鎮之奏功拜龍虎衛上將軍賜

行樞密院印海都聞之領兵至欠河又敗之擒其

將孛羅察 成宗皇帝即位詔之曰北邊事重其

免㑹朝賜白金五百兩冬召入朝有加賜别賜其

軍士鈔一千二百萬元貞元年春還守北邊三年

秋諸王從海都者皆來降邊民驚動王帥兵金山

之玉龍海備之資饋畢給民用不擾親導岳木忽

等王以朝 上解御衣以賜大德元年拜銀青榮

禄大夫上柱國同知樞密院事欽察親軍都指揮

使如故還邊二月至宣德府薨年六十一是年有

詔創兀兒世其父官領北征諸軍後亦封句容郡

王王帥師踰金山攻八隣之地八隣之南有大河

曰荅魯忽其將帖良臺阻水而軍伐木柵岸以自

庇士皆下馬跪坐持弓矢以待我軍矢不能及馬

不可進王即命吹銅角舉軍大呼聲振林野坐士

不知所爲争起就馬王麾師畢渡湧水泊岸木柵

漂散因奮師馳擊五十里而後止盡得其人馬廬

帳還次阿雷河與孛伯㧞都之軍相遇孛伯㧞都

者海都所遣援八隣者也阿雷之上有山甚髙孛

伯陣焉山髙峻馬不利於下馳急麾軍渡河䠞之

孛伯馬下坂多顚躓急擊敗之追奔三十餘里孛

伯僅以身免二年北邊諸王都哇徹徹秃等潜師

急至襲我火児哈秃之地火児哈秃亦有山甚髙

其師來據之王選勇而能歩者持挺刄四面上奮

擊盡覆其軍歛遁者無幾三年入朝 上解衣賜

慰勞優渥拜鎭國上將軍僉樞密院事欽察親軍

都指揮使左衛親軍都指揮使太僕少卿還邊是

時 武宗在潜邸領軍朔方軍事必諮於王及戰

王常爲先付託甚重四年秋畔王秃麥翰魯思等

犯邊王迎敵於濶客之地及其未陣王以其軍直

搏之敵不能支逐之踰金山乃還五年海都之兵

又越金山而南止於鐵堅古山因髙以自保王以

其軍馳當之旣得平原地便於戰乃并力攻之敵

又敗績戰之三日都哇之兵西至與我大軍相持

於兀兒秃之地王又獨以其精銳馳入其陣戈甲

戞擊塵血飛濺轉旋三周所殺不可勝計而都哇

之兵㡬盡 武皇親見之曰力戰未有如此者事

聞上使御史大夫秃赤知樞密院事塔刺海也

可扎魯火赤秃忽魯即赤納思之地聚諸王軍將

問戰勝功狀於是親王以下至於諸軍咸以爲王

功第一無異辭於是 武皇命王尚雅忽秃楚王

公主察吉児賞以尚衣貂裘使者以功簿奏

上出御衣遣使臨賜之詔曰邊圉事重少留鎭之七

年秋入朝 上親喻之曰自卿在邊累建大功事

蹟昭著周飾卿身以兼金猶不足以盡朕意遂賜

御衣一黄金百兩白金五百兩鈔十萬貫拜驃𮪍

衛上將軍樞宻副使欽察親軍都指揮使左衛親

軍都指揮使太僕少卿賜其親軍萬人鈔四千萬

貫九年都哇察八児明里帖木児等諸王相聚而

謀曰昔 太祖艱難以成帝業奄有天下我子孫

乃弗克靖以安享其成連年動兵相殘殺是自傷

祖宗之業也今撫軍鎭邊者吾 丗祖之嫡孫也

吾與誰家争哉且前與土土哈戰旣累不勝今與

其子創兀児戰又無一功惟天惟 祖宗意可見

矣不(⿱艹石)遣使請命罷兵通一家好使吾士民老者

得其養少者得其長傷殘疲憊者得其休息焉則

亦無負太祖之所望於子孫者矣使至 上𭰹然之

於是明里帖木兒等罷兵入朝特爲置驛以通徃來十

年拜榮禄大夫同知樞宻院事尋拜光禄大夫知樞宻

院事欽察左衛指揮太僕少卿皆如故從 武皇於渾

麻出之海上 成宗崩訃至入告 武皇曰殿下親

丗祖之嫡孫以 先帝之命居祖宗之故地以鎭

撫朔方且十餘年矣海都約木忽児明里帖木児

自 世祖時各爲叛亂今皆來歸前後叛亡俘虜

悉復其舊皆殿下之威靈也臣先父土土哈受知

丗祖恩深義重臣之種人强勇精銳臣父子用之

無戰不克殿下急冝歸定大業以副天下之望臣

請率其衆備驂乗之士 武皇納其說即日南邁

五月逹上都 武宗皇帝即位賜王尚服七黃金

五百兩白金五千兩鈔二十五萬貫 先帝所御

大武帳一秋拜平章政事仍兼樞密欽察左衛太

僕還邊冬加封榮國公授銀印出制辭以命之至

大二年入朝封句容郡王賜金印一黃金二百五

十兩白金一千五百兩鈔一萬貫上曰 丗祖

征大理時所御武帳及所服珠寳之衣今以賜卿

其勿辭翌日又以 丗祖所乗安輿賜王 上曰

以卿有足疾故賜比王叩頭泣涕固辭而言曰

丗祖所御之帳所服之衣固非臣所敢當而乗輿

尤非所宜蒙也貪寵過當臣實不敢 上顧左右

曰他人不知辭此别命有司置馬轎賜之俾得乗

至殿門下 仁宗在東宫有衣帽金寳之賜還邊

仁宗皇帝即位入朝特授光禄大夫平章政事知

樞宻院事欽察親軍都指揮使左衛親軍都指揮

使太僕少卿延祐元年也先不花等諸王復叛亦

忒海迷失之地王方接戰有敵將一人以㦸入陣

刺王者王擗其㦸揮大斧碎其首血髓淋漓殞於

馬首乗𫝑奮擊大破之二年與也先不花之將也

不干忽都帖木兒戰麥干之地轉殺周匝追出其

境鐡門𨵿秋又敗其大軍扎亦兒之地 上聞之

遣使睗勞有加四年 上念王之功而憫其老也

召之命商議中書省事知樞密院事毎見必賜坐

上食必賜食待之以宗室親王之禮王常曰老臣

受朝廷之賜厚矣吾子孫不以死報國可乎至治

二年薨年六十三臣聞古之言將者曰謀與勇惟

王父子沉機大略固不可測而其軍堅悍慓疾有

所攻戰應聲而起神變倐忽奮無廽顧智者不暇

慮勇者不及舉而已敗衂無餘矣此其所以致勝

也而又數世之傳一軍之士同禀忠義而不變同

赴忠難而不辭此其成大功享大名而膺國家之

深信異寵者歟謹按王丗家忽魯速蠻贈推忠効

順功臣金紫光禄大夫司徒柱國句容郡王謚剛

毅妻帖古該句容郡王夫人班都察贈推誠宣力

保義功臣太尉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句容郡王

謚忠定妻秃倫察句容郡王夫人土土哈贈宣忠

定逺佐運功臣太尉開府儀同三司句容郡王謚

武毅妻曰太塔你扎只刺真也曰兀買八里真也

曰囊加真瓮𠮷刺真也曰阿八倫瓮𠮷刺真也曰

塔倫也只里王女弟也皆封句容郡王夫人子八

人長曰塔察兒定逺大將軍北庭元帥次曰太不

花御位下博児赤三曰創兀兒四曰别里不花武

畧將軍欽察親軍千戸五曰帖木兒不花武德將

軍建康廬饒等處哈刺赤戸逹魯花赤六曰歡差

武畧將軍欽察親軍千戸七曰岳里帖木兒武德

將軍僉武衛親軍都指揮使司兼大都屯田事八

曰斷古魯班昭勇大將軍欽察親軍都指揮使創

兀兒之妻察𠮷兒公主楚王女也曰也先帖你塔

塔兒眞也曰也仙忽都魯宗室也只里女弟曰哈

刺眞塔塔兒眞也子七人長曰小雲失不花武畧

將軍欽察親軍千戸蚤卒次曰燕赤不花資德大

夫大司農卿三曰燕帖木兒太平王荅刺罕右丞

相四曰撒敦榮禄大夫宣徽院使五曰燕秃哈兒

䦨遺少監蚤卒六曰荅里太禧宗禋院使七曰潑

皮䍐㓜卒女四人長曰忙哥台適失秃兒駙馬弟

太忽秃魯次曰完澤台適相哥八刺王三曰訥只

罕適沙藍朶兒只王四曰月魯帖你適阿魯灰 -- 灰 帖

木児王臣集拜手稽首而作銘曰

維皇

太祖受天眀命龍旗建斿神旅用振雲雷險屯盤

桓奮興邇伐逺攻羣方畏懲旣定大業以遺子孫

分地有疆羅絡森峙維支之彊宗于本根孰披則

離孰固以存赫赫 世祖大集厥成天覆日臨無

徃不庭顧兹臣庶嚮属無外天未悔禍屬近而悖

挺爲暴彊弄兵嬉狂弗念弗懷勞我父兄我無藏

怒徃正迷德維時虎臣無禦不克虎臣維何欽察

丗家克長克君爲國爪牙相厥種人均勇同悍爾

蒐爾帥累百盈萬牧則善芻飲湩孔SKchar袵金以居

鳴箾以趨鳴箾咽咽壯士心折卷甲齊驅千憤一

吷孰爲叛夫于旅于廬王先伐謀隨以勦屠勿取

寜止不虞奄至潰不暇奔況及闘死父子百戰從

於宗藩或拔或援我圉永完天不與畔思禍知悔

力困于外心服于内來言來歸矢辭大同洒濯拜

稽以朝 成宗王護其來徒御不驚肅肅邊人同

我太平桓桓 武皇實善將將定䇿驂乗王猷用

壯紀功則隆論賞則豐 帝胄作嬪五世王封世

忠丗勇列聖所使千載之傳國有信史句容之墟

接于太平今王之疆 天子所營其功非常報亦

殊特勒勲北郊昭示萬國

  太師太平王定䇿元勲之碑 馬祖常

皇帝御興聖殿制詔中書省臣曰惟太師太平王

中書右丞相臣燕帖木兒以忠孝世臣戴予中興

功在社稷其令臣祖常文於碑以昭示無極焉臣

聞帝王受命天必儲瓌偉絶丗之資將相之才與

之㑹遇以成大業如我

太祖 世祖英傑智謀之士聮裳充庭以爲一世

之用者豈非天哉天暦元年戊辰 皇帝將正大

位天人合應丞相臣燕帖木兒以八月四日甲午

率勇士十七人兵皆露刃建大義於禁中廼誓於

衆曰 武宗皇帝有聖子二人孝恭仁文天下大

統當歸之今爾一二臣敢紊邦紀有不順者斬手

捽平章烏伯都刺伯顔察兒縛之分命勇士執諸

疑貳者咸下獄待罪籍府庫録印符空百司皆入

内以聽命其日屬學士臣明里董瓦等乗⿺辶䖏

皇帝于中興路密以意諭河南省臣而稱臣勸進

者接踵於道左矣癸卯弟撒敦子唐其世皆棄其

妻孥來 皇帝以是月之甲辰發中興以丁巳至

京師比至浹旬之間兩以左右矯稱使者南來者

云駕巳次近郊諸王及河南省臣萬户各以兵從

民勿譁驚北來者云 皇帝大兄且至於是中外

翕恱而衆志定矣九月庚申諸侯王王禪將北軍

軍榆林西丞相出師彼未及陣趣撒敦馳入營壁

衆潰追之懷來戊辰敵入千門鎭𨵿撒敦赴之戰

薊東敗之十有三日壬申 上即皇帝位于大明殿

受百官朝甲戍進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録軍國

重事中書右丞相監修國史知樞密院事賜黃金

五百兩白金二千五百兩中統楮幣一萬錠金織

雜采二千疋白鶻一青鶻一文豹二承詔將大軍

東出薊討秃滿迭児平章即日就道乙亥宿三河

夜二鼔偵者報王禪兵奪居庸𨵿略大口丙子裹

粮趍榆河未戰聞大駕出宫將親督將士亟請見

上奏事曰凡軍事一以付臣願 陛下班師撫安

黎庶 上旋還宫明日丁丑指揮使忽都不花塔

海帖木兒同知太不花隂構變未發事覺械三人

送闕下斬之己卯與王禪前軍戰榆可勦之追殘

兵於紅橋北阿刺帖木兒槍刺馬前盤馬斫之刀

中左臂部曲和尚斫忽都帖木兒亦中臂二人皆

驍捷將也㑹日晡就宿戰所庚辰 上聞之遣使

賜御衣一襲慰勞甚渥兩軍隔紅橋水爲營辛巳

合兵鏖戰白浮之野大敗之手刄七人夜二鼓盡

呼禆將阿刺帖木兒孛倫赤岳來𠮷使將百𮪍風

上大譟亂以鉦鼔箭射營中敵自蹂躪至旦始悟

壬午天霧王禪等得棄甲北走癸未兵復集我軍

列白浮行伍立如植木敵不敢犯至夜又命撒敦

出其後南向八都児脫脫木児出其前北向鼔譟

大呼吹銅角雜人馬聲彼營軍不知計又皆夜相

射旦乃西走八都児者華言猛士也甲申襲王禪

兵于昌平北 上遣賜上尊酒諭㫖曰丞相毎與

敵戰親冐矢石脫不虞柰宗社何以大將旗鼓督

戰可也丞相曰凡戰臣先之敢後者臣論以軍法

是日斬首數千級降者萬餘人乙酉去衣屨徒跣

求生者又萬餘人王禪遂單𮪍亡入北山發也速

䚟児也不倫撒敦追之是日還至昌平南敵將竹

温台濶克攻破虎北口掠石槽民丙戌先令撒敦

進以大兵㑹諸侯王兵轉戰四十里至牛頭山𫉬

孛羅帖木兒蒙古荅失牙失帖木兒撒兒討温四

大將縛兩手載於馬鞍獻上 天子斬之降者萬

人餘兵四散夜遣撒敦脫脫木兒遮虎北口要其

歸途丁亥諸侯王也先帖木児及秃滿迭兒驅萬

人薄我畿甸跳梁通州城下十月己丑朔日晡彼

方憇馬我軍直𢷬之不及抽一矢東渡潞水而逃

庚寅各面水陳兵不戰辛卯宵遁我軍渡潞水襲

之癸巳再與諸侯王太平也先帖木児朶羅䚟及

秃滿迭児塔海血戰檀子山𬃷林唐其世從殺太

平於陣中餘夜遁甲午撒敦脫脫木児將兵追捕

乙未諸侯王忽刺䚟指揮使阿刺帖木児安童自

紫荆口犯良郷丙申我軍循北山而西士皆馬上

食馬以囊盛草粟繫馬口且行且食至盧溝忽刺

䚟兵潰凱還都人觀者拜者填道入見 天子無

矜容焉上大恱己亥進封答刺罕太平王以其

地爲食邑降制褒羙功名烜耀刻黃金爲印章以

寵賚之珠對衣寳帶一具答刺罕華言世貸之也

秃滿迭兒復入虎北口戰檀州南殱之萬戸哈刺

那海以戯下兵降殺秃滿迭兒函首京師誅忽刺

䚟阿刺帖木兒安童朶羅䚟搭海於國門之外齊

王月魯帖木兒元帥不花帖木兒廼起兵嚮開平

曰 皇帝正大統於大都矣汝等知乎姦臣倒刺

沙囚首請死十月二十有二日庚戌奉 皇帝璽

來上天下業遂定明年巳已 上固讓位於大兄

明宗皇帝命侍御史臣撒迪致讓奉迎三月戊辰

丞相護 皇帝璽於北土 明宗皇帝嘉之拜太

師官階如前迨 明廟上賔 皇帝洊昇大位一

歳之間爲 天子佐命兼揖讓征伐之事而使中

外清謐華夏乂寧者兹非天儲其才使與受命之

君㑹遇以成大業者歟文未奏上詔賜定䇿元

勲名碑嗚呼盛哉臣祖常拜手稽首而獻銘曰

皇帝應天赫矣龍奮風霆不驚受命啓運曰皇考

武皇御極維昌靈在天維祥神在廟維享右厥聖

子弗畋以逸弗燕于室海上浴日車環周逵隂隲

我民上帝監觀儲兹師臣維兹師臣出將入相戴

我 天子征伐揖讓桓桓于于有亟有徐露刄袒

呼虎旅疾趨建義禁中群疑未同縛三二臣誓言於

公曰大統之傳 武皇帝有子天序秩秩孰敢干

紀 聖祖明訓封建伯叔分地車旗屏翰外服孽

臣萌芽交構我家神怒而憤民恫而嗟于徒于旅

闞其如虎仗忠履順有弗義者斧地官金帛司馬

介胄于時廷臣先事恐後大車出之軍容大施扼

其重關使不得突馳羅絡森峙戰守攻具潢池弄

兵悉衆來赴載同我馬東北之野斬鯢戮鯨血衊

地赭禠衣跣徒日降萬夫號泣草間丐其完膚

皇帝曰嘻丞相汝勞晝日三錫寳帶珠袍丞相稽

首是皆 帝祉驍將賈勇及我弟與子十月日𠮷

來上玉璽姦臣蹷顛泥首就死奠兹海㝢登世萬

千矢辭貞石元勲之宣元勲之宣開國江壖子孫

保之維善慶弗愆




國朝文𩔖卷第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