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朝文类 (四部丛刊本)/卷第二十六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五 国朝文类 卷第二十六
元 苏天爵 编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卷第二十七

国朝文𩔖卷第二十六

 碑文

  髙昌王世勲碑       虞集

至顺二年九月某日

皇帝若曰予有世臣帖睦儿补化自其先举全国

以归我

太祖皇帝寔赞兴运勲在⿱眀皿府名著属籍世纉令

德以劢相我国家至帖睦儿补化佐朕理天下为

丞相为御史大夫文武忠孝厥绩懋焉昔其父葬

永昌大夫往上冢其伐石树碑而命国史著文而

刻焉臣集顿首受 诏退而考诸髙昌王世家盖

畏吾而之地有和林山二水出焉曰秃忽刺曰薛

灵哥一夕有天光降于树在两河之间国人即而

候之树生瘿(⿱艹石)人妊身然自是光恒见者越九月

又十日而瘿裂得婴児五收养之其最稚者曰卜

古可罕既壮遂能有其民人土田而为之君长传

三十馀君是为玉伦的斤数与唐人相攻战乆之

乃议和亲以息民而罢兵于是唐以金莲公主妻

的斤之子葛励的斤居和林别力跛力答言妇所

居山也又有山曰天哥里干答哈言天灵山也南

有石山曰胡力答哈言福山也唐使与相地者至

其国曰和林之盛强以有此山盍坏其山以弱之

乃告诸的斤曰既为㛰姻将有求于尔其与之乎

福山之石于上国无所用而唐人愿见遂与之石

大不能动唐人使烈而焚之沃以醇酢碎石而辇

去国中鸟兽为之悲号后七日玉伦的斤薨自是

国多灾异民弗安居传位者数亡乃迁诸交州而

居焉交州今火州也统别失八里之地北至阿术

河南接酒泉东至兀敦甲石哈西临西畨凡居是

者百七十馀载而我 太祖皇帝龙飞于朔漠当

是时巴而术阿而忒的斤亦都护在位亦都护者

其国主号也知天命之有归举国入朝 太祖嘉

之妻以公主曰也立安敦待以子道列诸第五与

者必那演征罕勉力锁潭回回等国将部曲万人

以先啔行纪律严明所向克捷又从 太祖征你

沙⺊里征河西皆有大功薨次子玉古伦赤的斤

嗣为亦都护玉古伦赤的斤薨子马木刺的斤嗣

为亦都护将探马军万人从 宪宗皇帝伐宋合

州攻钓鱼山有功还军火州薨至元三年 世祖

皇帝命其子火赤哈児的斤嗣为亦都护海都帖

木迭儿之乱畏吾而之民遭难解散于是有㫖命

亦都护收而抚之其民人在宗王近戚之境者悉

遣还其部始克安辑十二年都哇⺊思巴等率兵

十二万围火州扬 --(‘昜’上‘旦’之‘日’与‘一’相连)言曰阿只𠮷奥鲁只诸王以三

十万之众犹不能抗我而自溃尔敢以孤城婴吾

锋乎亦都护曰吾闻忠臣不事二主且吾生以此

城为家死以此城为墓终不能尔从城受围六月

不解都哇系矢以书射城中曰我亦 太祖皇帝

诸孙何以不我归且尔祖尝尚主矣尔能以女归

我我则休兵不然则亟攻尔其民相与言曰城中

食且尽力巳困都哇攻之不止则沦胥而亡亦都

护曰吾岂惜一女而不以救民命乎然吾终不能

与之相面也以其女也立亦黒迷失别𠮷厚载以

茵引绳坠诸城下而与之都哇解去其后入朝

上嘉其功锡以重赏妻以公主曰巴巴哈児

定宗皇帝之女也又赐宝钞十二万定以赈其民

还镇火州屯于州南哈密力之地兵力尚寡北方

军猝至大战力尽遂死之子纽林的斤方㓜诣阙

请兵北征以复父仇 上壮其志赐金币巨万妻

以公主曰不鲁罕 太宗皇帝之孙女也主薨又

尚其妹曰八卜义公主有㫖师出河西候与北征

大军齐发遂留永昌焉㑹吐蕃脱思麻作乱诏以

荣禄大夫平章政事领本部探马等军万人镇吐

番宣慰司威德明信贼用敛迹其民以安

武宗皇帝召还嗣为亦都护赐之金印复署其部

押西护司之官 仁宗皇帝始稽故实封为髙昌

王别以金印赐之设王𫝊之官其王印行诸内郡

亦都护之印则行诸畏吾而之境八卜义公主薨

尚公主曰兀刺真安西王阿难答之女也领兵火

州复立畏吾児城池延祐五年十一月廿一日薨

子二人长曰帖睦児补化次曰篯吉皆八卜义公

主出也帖睦児补化大德中尚公主曰朵児只思

蛮阔端太子孙女也至大中从父入觐备宿卫又

事 皇太后于东朝拜中奉大夫大都护陞资善

大夫又以资善出为巩昌等处都㧾帅逹鲁花赤

奔父䘮于永昌请以王爵让其叔父钦察台不𠃔

嗣为亦都护髙昌王至治中与喃答失里同领甘

肃诸军且治其部泰定中召还与寛彻不花威顺

王买奴宣靖王阔不花靖安王分镇襄阳寻拜开

府仪同三司湖广行省平章政事 今上皇帝归

正大统召之至汴以左丞相留镇旋趣至京师戮

力削平大难镇湖广时左辖相𡝭而害政人所弗

堪至是有㫖执而僇之乃更为申救于 上曰是

诚有罪然不至死再三言之得释其不念旧恶以

德量赞襄𩔖如此天暦元年十月拜开府仪同三

司上柱国录军国重事知枢密院事明年正月以

旧官勲封拜中书左丞相三月加太子詹事十月

拜御史大夫大夫之拜左相也追念先王之遗意

让其弟篯𠮷嗣为亦都护髙昌王臣惟髙昌祖之

所自出事甚神异其子孙相传数十代至于今克

治其土岂偶然哉火赤哈児的斤百战以从王事

捐 --捐骨SKchar以救其民后卒死之其节义卓然如此至

其子与孙再世三王盛德之报也大夫世胄贵王

清愼自持戸庭之间动中礼法平易以近民正巳

以肃物仁义之功沛如也及其临大政决大议忧

深思逺而声容凝重(⿱艹石)泰山然用能弥纶大经以

佐成雍熙之盛所谓社稷之臣也哉表其碑曰世

勲为冝敢再拜系之以诗曰

维皇

太祖建极定邦知几先徕伟兹髙昌列图率赋宝

玉重器稽首受命以表诚至 太祖曰嘻天启尔

衷有附匪䟽以究尔功櫜鞬介胄十千维旅以从

四征斥广疆宇从我王事靡解朝夕邦之世臣食

其旧邑旧邑髙敞介乎强藩为㬥突来䖍刘以残

保障捍城我御我备敌为弗顺我死无贰崇墉言

言寇来寔繁力殚守坚责我师昏有齐季女出女

纾难义有绝爱 皇用咨叹寇退民完 天子慨

之辇帛载金悴斯漑之城郭室家既还既复庶其

宁我 皇锡之福于庐于处狂嚚掎之矢尽众殱

执节死之维时贤嗣泣血入告请扬天威以报无

道 天子壮之俾军于西抚尔民人授之鼓鼙有

嚚西羌弗靖以挠移节往治旋就驯扰 武皇纉

武眷尔旧服节旄印绶仍护其属乃稽王封在时

仁宗旗纛舒舒刻章以庸迺即永昌幕府斯建将

星宵陨亦既即逺宰木阴阴阅历岁时顾瞻徘SKchar

邦人之思大夫嗣德克敬以让三命弥恭世爵用

享佩玉琼琚靖共以居躬行孝严服御不渝肃肃

雍雍有察有容亲亲尊尊𠃔德𠃔功 天子还归

大义攸正大夫在行民信以定既安既宁治乆告

成大夫司宪百度孔明衮裳赤舄进见退息儆于

无虞匪泰伊惕大夫申申明哲以孚嘘欷有怀永

昌之墟 天子有诏大夫省墓勒文载碑世勲是

祚维王孙子永言思之岂惟子孙百辟其仪之

  句容郡王世绩碑     虞集

国家治平之业所以尊安而乆固者礼乐刑政一

本于朝廷而执干戈以卫社稷于四境之外者则

亦必有桓毅过人之勇直亮不回之节以兼爪牙

腹心之任而又世世祖父子孙相承一志然后可

以内为天子之所信𠋣外为强敌之所慑服故处

常则有不可犯之𫝑遭变则建非常之功呜呼其

所𨵿系岂轻也哉天暦元年 皇帝拨乱反正以

太平王右丞相燕帖木児有建谋力战之功思其

祖父之绩乃敕史臣制文纪事勒诸贞石以示不

朽焉谨按钦察之先武平北折连川按答罕山部

族也后迁西北即玉黎北里之山居焉土风刚悍

其人勇而善战自曲年者乃号其国人曰钦察为

之主而统之曲年生唆末纳唆末纳生亦讷思

太祖皇帝征蔑乞思火都火都奔亦讷思遣使谕

取之弗从及我师西征亦讷思老不能理其国歳

丁酉亦讷思之子忽鲁速蛮自归于 太宗而

宪宗受命帅师已及其国忽鲁速蛮之子班都察

举族来归从讨蔑乞思有功

世祖皇帝西征大理南取宋其种人以强勇见信

用掌刍牧之事奉马湩以供玉食马湩尚黒者国

人谓黒为哈刺故别号其人曰哈刺赤日见亲近

妻以哈纳郡王之女弟讷论中统𥘉元讨阿里卜

哥之乱班都察与其子土土哈皆有功班都察卒

土土哈领其父事是为勾容郡武毅王海都之叛

皇子北平王帅诸王之师镇祖宗兴龙之故地至

元十四年叛王脱脱木失列𠮷入寇诸部曲见掠

先朝大武帐亡焉土土哈王愤之誓请决战三月

败其将朵儿赤延于纳兰不刺以所掠诸部还四

月只儿瓦䚟构乱应昌脱脱木以兵应之与我军

遇将决战先得其斥𠋫数十脱脱木惧而引去遂

灭只儿瓦䚟六月逐其兵于秃刺河八月又败之

斡欢河得所亡大帐还诸部之众于北平我师北

伐诏率钦察骁𮪍千人以从十五年正月追失列

𠮷逾金山擒扎忽台以献又败寛赤哥等军俘获

甚众冬入朝召至榻前亲慰劳之赐以白金百两

海东白鹘一国家侍内宴者毎宴必各有衣冠其

制如一谓之只孙悉以赐之且有诏曰祖宗武帐

非人臣所得御卿能归之故以与卿军中宴诸帅

则设之钦察人为民户及隶诸王者别籍之户给

钞二千贯歳给粟帛择其材者备禁卫十九年拜

昭勇大将军同知太仆院事明年改同知卫尉院

事领群牧司事给霸州文安县田四百顷命哈刺

赤屯田益以亡宋新附军八百二十一年赐金虎

符以河南等路𫎇古军子弟四千六百隶之二十

二年拜镇国上将军枢宻副使二十三年置钦察

卫遂兼其亲军都指挥使听以族人将吏备官属

六月海都兵入寇奉诏与大将朵児朵怀御之二

十四年诸王乃颜叛于东藩阴遣使来结也不干

胜刺哈王𫉬谍者得其情密以闻诸朝请召胜刺

哈以离之他日胜刺哈为宴㑹邀二大将朵儿朵

怀将往王曰事不可测遂不往胜刺哈计不得行

未㡬有诏召胜刺哈王曰此东藩之人由东道是

其欲也将不可制言于北安王命之西行或言也

不干将反者军吏请奏而图之王曰不可缓也身

为先驱引大兵前穷昼夜之力渡秃兀刺河与也

不干战大败之 世祖方亲征闻之诏王沿河而

行尽收其馀党以还道遇也铁哥其军万𮪍击走

之大获乃颜畜牧俘畔王哈児鲁等献之康里钦

察之人先隶诸叛王者悉来归置哈刺鲁万戸府

是歳王子创兀儿奉诏从太师月儿律在军战于

百搭山有功拜昭勇大将军左卫亲军都指挥使

佩金虎符出则𬒳坚执锐以率虎罴之士入则操

刀匕以事割烹执罂杓以进湩饮亲幸委任巳见

如此时 成宗方抚军诏以王从十一月征乃颜

馀党于哈刺诛兀逹海尽降其众二十五年也只

里王为叛王火鲁哈孙所攻甚急五月王从

成宗移师援之败诸兀鲁灰还至哈刺温山夜渡

贵列河败叛王哈丹之军尽得辽左诸部置东路

万戸府以镇之也只里有女弟塔伦遂以妻王二

十六年海都军叛金山抵杭海岭皇孙𣈆王帅兵

御之敌先据险我师不利王独以其军䧟阵入战

翼𣈆王出明日追𮪍大至伏兵殿之七月 世祖

亲巡北边召见王慰之曰昔 太祖与其臣之同

患难者饮班术河之水以记功今日之事何愧昔

人卿其勉之海都等战既数败又知 上亲征遂

引兵去车驾还都大宴 上谓王曰朔方人来闻

海都言战者人人如土土哈吾属何所容身哉论

功行赏先钦察之士以建康庐饶旧籍租尸千为

哈刺赤户又以俘𫉬之戸千七百赐之官一子以

督赋而创兀儿在宿卫亦帅其军扈从至于和林

兀卑思之山拜昭武大将军钦察亲军都指挥使

左卫亲军都指挥使兼太仆少卿二十八年王奏

哈刺赤之军数巳盈万足以备用诏赐珠帽珠衣

玉带金带名鹘缣素万匹帅其人北猎汉塔海边

寇闻之不敢动二十九年掠地金山虏海都之户

三千有诏进取乞里吉思眀年春次欠河冰行数

日尽取其众留兵镇之奏功拜龙虎卫上将军赐

行枢密院印海都闻之领兵至欠河又败之擒其

将孛罗察 成宗皇帝即位诏之曰北边事重其

免㑹朝赐白金五百两冬召入朝有加赐别赐其

军士钞一千二百万元贞元年春还守北边三年

秋诸王从海都者皆来降边民惊动王帅兵金山

之玉龙海备之资馈毕给民用不扰亲导岳木忽

等王以朝 上解御衣以赐大德元年拜银青荣

禄大夫上柱国同知枢密院事钦察亲军都指挥

使如故还边二月至宣德府薨年六十一是年有

诏创兀儿世其父官领北征诸军后亦封句容郡

王王帅师逾金山攻八邻之地八邻之南有大河

曰答鲁忽其将帖良台阻水而军伐木栅岸以自

庇士皆下马跪坐持弓矢以待我军矢不能及马

不可进王即命吹铜角举军大呼声振林野坐士

不知所为争起就马王麾师毕渡涌水泊岸木栅

漂散因奋师驰击五十里而后止尽得其人马庐

帐还次阿雷河与孛伯㧞都之军相遇孛伯㧞都

者海都所遣援八邻者也阿雷之上有山甚髙孛

伯阵焉山髙峻马不利于下驰急麾军渡河䠞之

孛伯马下坂多顚踬急击败之追奔三十馀里孛

伯仅以身免二年北边诸王都哇彻彻秃等潜师

急至袭我火児哈秃之地火児哈秃亦有山甚髙

其师来据之王选勇而能歩者持挺刄四面上奋

击尽覆其军敛遁者无几三年入朝 上解衣赐

慰劳优渥拜镇国上将军佥枢密院事钦察亲军

都指挥使左卫亲军都指挥使太仆少卿还边是

时 武宗在潜邸领军朔方军事必咨于王及战

王常为先付托甚重四年秋畔王秃麦翰鲁思等

犯边王迎敌于阔客之地及其未阵王以其军直

搏之敌不能支逐之逾金山乃还五年海都之兵

又越金山而南止于铁坚古山因髙以自保王以

其军驰当之既得平原地便于战乃并力攻之敌

又败绩战之三日都哇之兵西至与我大军相持

于兀儿秃之地王又独以其精锐驰入其阵戈甲

戛击尘血飞溅转旋三周所杀不可胜计而都哇

之兵㡬尽 武皇亲见之曰力战未有如此者事

闻上使御史大夫秃赤知枢密院事塔刺海也

可扎鲁火赤秃忽鲁即赤纳思之地聚诸王军将

问战胜功状于是亲王以下至于诸军咸以为王

功第一无异辞于是 武皇命王尚雅忽秃楚王

公主察吉児赏以尚衣貂裘使者以功簿奏

上出御衣遣使临赐之诏曰边圉事重少留镇之七

年秋入朝 上亲喻之曰自卿在边累建大功事

迹昭著周饰卿身以兼金犹不足以尽朕意遂赐

御衣一黄金百两白金五百两钞十万贯拜骠𮪍

卫上将军枢宻副使钦察亲军都指挥使左卫亲

军都指挥使太仆少卿赐其亲军万人钞四千万

贯九年都哇察八児明里帖木児等诸王相聚而

谋曰昔 太祖艰难以成帝业奄有天下我子孙

乃弗克靖以安享其成连年动兵相残杀是自伤

祖宗之业也今抚军镇边者吾 丗祖之嫡孙也

吾与谁家争哉且前与土土哈战既累不胜今与

其子创兀児战又无一功惟天惟 祖宗意可见

矣不(⿱艹石)遣使请命罢兵通一家好使吾士民老者

得其养少者得其长伤残疲惫者得其休息焉则

亦无负太祖之所望于子孙者矣使至 上𭰹然之

于是明里帖木儿等罢兵入朝特为置驿以通往来十

年拜荣禄大夫同知枢宻院事寻拜光禄大夫知枢宻

院事钦察左卫指挥太仆少卿皆如故从 武皇于浑

麻出之海上 成宗崩讣至入告 武皇曰殿下亲

丗祖之嫡孙以 先帝之命居祖宗之故地以镇

抚朔方且十馀年矣海都约木忽児明里帖木児

自 世祖时各为叛乱今皆来归前后叛亡俘虏

悉复其旧皆殿下之威灵也臣先父土土哈受知

丗祖恩深义重臣之种人强勇精锐臣父子用之

无战不克殿下急冝归定大业以副天下之望臣

请率其众备骖乘之士 武皇纳其说即日南迈

五月逹上都 武宗皇帝即位赐王尚服七黄金

五百两白金五千两钞二十五万贯 先帝所御

大武帐一秋拜平章政事仍兼枢密钦察左卫太

仆还边冬加封荣国公授银印出制辞以命之至

大二年入朝封句容郡王赐金印一黄金二百五

十两白金一千五百两钞一万贯上曰 丗祖

征大理时所御武帐及所服珠宝之衣今以赐卿

其勿辞翌日又以 丗祖所乘安舆赐王 上曰

以卿有足疾故赐比王叩头泣涕固辞而言曰

丗祖所御之帐所服之衣固非臣所敢当而乘舆

尤非所宜蒙也贪宠过当臣实不敢 上顾左右

曰他人不知辞此别命有司置马轿赐之俾得乘

至殿门下 仁宗在东宫有衣帽金宝之赐还边

仁宗皇帝即位入朝特授光禄大夫平章政事知

枢宻院事钦察亲军都指挥使左卫亲军都指挥

使太仆少卿延祐元年也先不花等诸王复叛亦

忒海迷失之地王方接战有敌将一人以㦸入阵

刺王者王擗其㦸挥大斧碎其首血髓淋漓殒于

马首乘𫝑奋击大破之二年与也先不花之将也

不干忽都帖木儿战麦干之地转杀周匝追出其

境鐡门𨵿秋又败其大军扎亦儿之地 上闻之

遣使睗劳有加四年 上念王之功而悯其老也

召之命商议中书省事知枢密院事毎见必赐坐

上食必赐食待之以宗室亲王之礼王常曰老臣

受朝廷之赐厚矣吾子孙不以死报国可乎至治

二年薨年六十三臣闻古之言将者曰谋与勇惟

王父子沉机大略固不可测而其军坚悍慓疾有

所攻战应声而起神变倏忽奋无廽顾智者不暇

虑勇者不及举而已败衄无馀矣此其所以致胜

也而又数世之传一军之士同禀忠义而不变同

赴忠难而不辞此其成大功享大名而膺国家之

深信异宠者欤谨按王丗家忽鲁速蛮赠推忠效

顺功臣金紫光禄大夫司徒柱国句容郡王谥刚

毅妻帖古该句容郡王夫人班都察赠推诚宣力

保义功臣太尉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句容郡王

谥忠定妻秃伦察句容郡王夫人土土哈赠宣忠

定逺佐运功臣太尉开府仪同三司句容郡王谥

武毅妻曰太塔你扎只刺真也曰兀买八里真也

曰囊加真瓮𠮷刺真也曰阿八伦瓮𠮷刺真也曰

塔伦也只里王女弟也皆封句容郡王夫人子八

人长曰塔察儿定逺大将军北庭元帅次曰太不

花御位下博児赤三曰创兀儿四曰别里不花武

略将军钦察亲军千戸五曰帖木儿不花武德将

军建康庐饶等处哈刺赤戸逹鲁花赤六曰欢差

武略将军钦察亲军千戸七曰岳里帖木儿武德

将军佥武卫亲军都指挥使司兼大都屯田事八

曰断古鲁班昭勇大将军钦察亲军都指挥使创

兀儿之妻察𠮷儿公主楚王女也曰也先帖你塔

塔儿真也曰也仙忽都鲁宗室也只里女弟曰哈

刺真塔塔儿真也子七人长曰小云失不花武略

将军钦察亲军千戸蚤卒次曰燕赤不花资德大

夫大司农卿三曰燕帖木儿太平王答刺罕右丞

相四曰撒敦荣禄大夫宣徽院使五曰燕秃哈儿

䦨遗少监蚤卒六曰答里太禧宗禋院使七曰泼

皮䍐㓜卒女四人长曰忙哥台适失秃儿驸马弟

太忽秃鲁次曰完泽台适相哥八刺王三曰讷只

罕适沙蓝朵儿只王四曰月鲁帖你适阿鲁灰帖

木児王臣集拜手稽首而作铭曰

维皇

太祖受天眀命龙旗建斿神旅用振云雷险屯盘

桓奋兴迩伐逺攻群方畏惩既定大业以遗子孙

分地有疆罗络森峙维支之强宗于本根孰披则

离孰固以存赫赫 世祖大集厥成天覆日临无

往不庭顾兹臣庶向属无外天未悔祸属近而悖

挺为暴强弄兵嬉狂弗念弗怀劳我父兄我无藏

怒往正迷德维时虎臣无御不克虎臣维何钦察

丗家克长克君为国爪牙相厥种人均勇同悍尔

蒐尔帅累百盈万牧则善刍饮湩孔SKchar衽金以居

鸣箾以趋鸣箾咽咽壮士心折卷甲齐驱千愤一

吷孰为叛夫于旅于庐王先伐谋随以剿屠勿取

寜止不虞奄至溃不暇奔况及闘死父子百战从

于宗藩或拔或援我圉永完天不与畔思祸知悔

力困于外心服于内来言来归矢辞大同洒濯拜

稽以朝 成宗王护其来徒御不惊肃肃边人同

我太平桓桓 武皇实善将将定䇿骖乘王猷用

壮纪功则隆论赏则丰 帝胄作嫔五世王封世

忠丗勇列圣所使千载之传国有信史句容之墟

接于太平今王之疆 天子所营其功非常报亦

殊特勒勲北郊昭示万国

  太师太平王定䇿元勲之碑 马祖常

皇帝御兴圣殿制诏中书省臣曰惟太师太平王

中书右丞相臣燕帖木儿以忠孝世臣戴予中兴

功在社稷其令臣祖常文于碑以昭示无极焉臣

闻帝王受命天必储瑰伟绝丗之资将相之才与

之㑹遇以成大业如我

太祖 世祖英杰智谋之士聮裳充庭以为一世

之用者岂非天哉天暦元年戊辰 皇帝将正大

位天人合应丞相臣燕帖木儿以八月四日甲午

率勇士十七人兵皆露刃建大义于禁中迺誓于

众曰 武宗皇帝有圣子二人孝恭仁文天下大

统当归之今尔一二臣敢紊邦纪有不顺者斩手

捽平章乌伯都刺伯颜察儿缚之分命勇士执诸

疑贰者咸下狱待罪籍府库录印符空百司皆入

内以听命其日属学士臣明里董瓦等乘⿺辶处

皇帝于中兴路密以意谕河南省臣而称臣劝进

者接踵于道左矣癸卯弟撒敦子唐其世皆弃其

妻孥来 皇帝以是月之甲辰发中兴以丁巳至

京师比至浃旬之间两以左右矫称使者南来者

云驾巳次近郊诸王及河南省臣万户各以兵从

民勿哗惊北来者云 皇帝大兄且至于是中外

翕恱而众志定矣九月庚申诸侯王王禅将北军

军榆林西丞相出师彼未及阵趣撒敦驰入营壁

众溃追之怀来戊辰敌入千门镇𨵿撒敦赴之战

蓟东败之十有三日壬申 上即皇帝位于大明殿

受百官朝甲戍进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录军国

重事中书右丞相监修国史知枢密院事赐黄金

五百两白金二千五百两中统楮币一万锭金织

杂采二千疋白鹘一青鹘一文豹二承诏将大军

东出蓟讨秃满迭児平章即日就道乙亥宿三河

夜二鼔侦者报王禅兵夺居庸𨵿略大口丙子裹

粮趍榆河未战闻大驾出宫将亲督将士亟请见

上奏事曰凡军事一以付臣愿 陛下班师抚安

黎庶 上旋还宫明日丁丑指挥使忽都不花塔

海帖木儿同知太不花阴构变未发事觉械三人

送阙下斩之己卯与王禅前军战榆可剿之追残

兵于红桥北阿刺帖木儿枪刺马前盘马斫之刀

中左臂部曲和尚斫忽都帖木儿亦中臂二人皆

骁捷将也㑹日晡就宿战所庚辰 上闻之遣使

赐御衣一袭慰劳甚渥两军隔红桥水为营辛巳

合兵鏖战白浮之野大败之手刄七人夜二鼓尽

呼禆将阿刺帖木儿孛伦赤岳来𠮷使将百𮪍风

上大噪乱以钲鼔箭射营中敌自蹂躏至旦始悟

壬午天雾王禅等得弃甲北走癸未兵复集我军

列白浮行伍立如植木敌不敢犯至夜又命撒敦

出其后南向八都児脱脱木児出其前北向鼔噪

大呼吹铜角杂人马声彼营军不知计又皆夜相

射旦乃西走八都児者华言猛士也甲申袭王禅

兵于昌平北 上遣赐上尊酒谕㫖曰丞相毎与

敌战亲冒矢石脱不虞柰宗社何以大将旗鼓督

战可也丞相曰凡战臣先之敢后者臣论以军法

是日斩首数千级降者万馀人乙酉去衣屦徒跣

求生者又万馀人王禅遂单𮪍亡入北山发也速

䚟児也不伦撒敦追之是日还至昌平南敌将竹

温台阔克攻破虎北口掠石槽民丙戌先令撒敦

进以大兵㑹诸侯王兵转战四十里至牛头山𫉬

孛罗帖木儿蒙古答失牙失帖木儿撒儿讨温四

大将缚两手载于马鞍献上 天子斩之降者万

人馀兵四散夜遣撒敦脱脱木儿遮虎北口要其

归途丁亥诸侯王也先帖木児及秃满迭儿驱万

人薄我畿甸跳梁通州城下十月己丑朔日晡彼

方憩马我军直𢷬之不及抽一矢东渡潞水而逃

庚寅各面水陈兵不战辛卯宵遁我军渡潞水袭

之癸巳再与诸侯王太平也先帖木児朵罗䚟及

秃满迭児塔海血战檀子山𬃷林唐其世从杀太

平于阵中馀夜遁甲午撒敦脱脱木児将兵追捕

乙未诸侯王忽刺䚟指挥使阿刺帖木児安童自

紫荆口犯良郷丙申我军循北山而西士皆马上

食马以囊盛草粟系马口且行且食至卢沟忽刺

䚟兵溃凯还都人观者拜者填道入见 天子无

矜容焉上大恱己亥进封答刺罕太平王以其

地为食邑降制褒羙功名烜耀刻黄金为印章以

宠赉之珠对衣宝带一具答刺罕华言世贷之也

秃满迭儿复入虎北口战檀州南殱之万戸哈刺

那海以戏下兵降杀秃满迭儿函首京师诛忽刺

䚟阿刺帖木儿安童朵罗䚟搭海于国门之外齐

王月鲁帖木儿元帅不花帖木儿迺起兵向开平

曰 皇帝正大统于大都矣汝等知乎奸臣倒刺

沙囚首请死十月二十有二日庚戌奉 皇帝玺

来上天下业遂定明年巳已 上固让位于大兄

明宗皇帝命侍御史臣撒迪致让奉迎三月戊辰

丞相护 皇帝玺于北土 明宗皇帝嘉之拜太

师官阶如前迨 明庙上賔 皇帝洊升大位一

歳之间为 天子佐命兼揖让征伐之事而使中

外清谧华夏乂宁者兹非天储其才使与受命之

君㑹遇以成大业者欤文未奏上诏赐定䇿元

勲名碑呜呼盛哉臣祖常拜手稽首而献铭曰

皇帝应天赫矣龙奋风霆不惊受命启运曰皇考

武皇御极维昌灵在天维祥神在庙维享右厥圣

子弗畋以逸弗燕于室海上浴日车环周逵阴隲

我民上帝监观储兹师臣维兹师臣出将入相戴

我 天子征伐揖让桓桓于于有亟有徐露刄袒

呼虎旅疾趋建义禁中群疑未同缚三二臣誓言于

公曰大统之传 武皇帝有子天序秩秩孰敢干

纪 圣祖明训封建伯叔分地车旗屏翰外服孽

臣萌芽交构我家神怒而愤民恫而嗟于徒于旅

阚其如虎仗忠履顺有弗义者斧地官金帛司马

介胄于时廷臣先事恐后大车出之军容大施扼

其重关使不得突驰罗络森峙战守攻具潢池弄

兵悉众来赴载同我马东北之野斩鲵戮鲸血蔑

地赭禠衣跣徒日降万夫号泣草间丐其完肤

皇帝曰嘻丞相汝劳昼日三锡宝带珠袍丞相稽

首是皆 帝祉骁将贾勇及我弟与子十月日𠮷

来上玉玺奸臣蹷颠泥首就死奠兹海㝢登世万

千矢辞贞石元勲之宣元勲之宣开国江堧子孙

保之维善庆弗愆




国朝文𩔖卷第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