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 國朝文類 卷第五十一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五十二

國朝文𩔖卷第五十一

墓誌

  故金漆水郡侯耶律公墓誌銘 元好問

金天興初元三月廿七日金昌府䧟靜難軍節度

使致仕⿰氵𭝠水郡侯貞死之公遼族河間人初以護

衛事章宗累遷左将軍貞祐丙子奉㫖分領𨵿陜

軍朔方兵猝破潼𨵿主帥訛可力不支失利於乾

石壕之間将卒多被俘執公義不受辱引佩刀自

刺且投大澗中刺不殊下澗數丈礙大樹而止明

日朔方兵退左右求公得之扶舁歸洛陽事聞朝

廷馳遣尚醫救之即拜同知河南府事未幾改孟

州經略使歷歸德知府西安軍節度使昌武軍節

度使知河州再任昌武入爲殿前右副都㸃檢換

左副轉武衛軍都指揮使河南改金昌府升中京

以公權畱守行帥府事俄拜靜難軍節度使明年

請老間居洛陽至是城䧟公族屬有在朔庭秉大

權者得公兵亂中将由孟津渡北行公嘆曰吾家

丗受國恩吾由侍衛起身至秉旄節向在乾石壕

巳分一死今北行欲何求耶乃不食七日而死時

年六十七天人納合氏負遺骨藁塟聊城後二年

夫人殁乃合塟焉夫人在時甞求予銘公墓其殁

也其弟重以臨終之言爲託故略爲次第之嗚呼

丗無史氏乆矣遼人主盟将二百年至如南衙不

主兵比司不理民縣長官專用文吏其間可記之

事多矣泰和中詔修遼史書成㝷有南遷之變蕳

𠕋散失世復不見今人語遼事至不知起滅凡幾

主下者不論也通鑑長編所附見及亡遼録北顧

備問等書多敵國誹謗之辭可盡信邪正大初予

爲史院編修宫當時九朝實録巳具正書藏祕閣

副在史院壬辰喋血之後又復與遼書等矣可不

惜哉故二三年以來死而可書如承㫖子正中郎

將良佐御史仲寧尚書仲平大理德輝㸃檢阿散

郎中道逺右司元𠮷省講議仁卿西帥楊沃衍

御忙哥宰相子伯詳節婦參知政事伯陽之夫人

長樂妻明秀孝女舜英予皆爲誌其墓夫文章天

地之元氣無終絶之理他日有以史學自任者出

諸公之事未必不自予發之故不敢以文不足起

其事爲之辭嗚呼可不惜哉銘曰

謂辱也而不屈焉謂喪也而不失焉頽波方東有

物屹焉天奪于人我獨也天孰爲爲之樂我所然

國殤纍纍骨SKchar棄捐 --捐維公之藏土厚木堅殆天以

後死者爲金石無窮之傳銘以表之慰彼下泉

  雷希顔墓誌銘      元好問

南渡以來天下稱宏傑之士三人曰髙廷玉獻臣

李純甫之純雷淵希顔獻臣雅以竒節自負名士

喜從之游有衣冠龍門之目衛紹王時公卿大臣

多言獻臣可任大事者紹王方重吏貟輕進士至

謂髙廷玊人才非不佳恨其出身不正耳大安末

自左右司郎官出爲河南府治中卒以髙材爲尹

所忌瘐死雒陽獄中之純以薊州軍事判官上書

論天下事道陵竒之詔參淮上軍仍驛遣之泰和

中朝廷無事士大夫以宴飮爲常之純於朋㑹中

或堅坐深念咄咄嗟唶(⿱艹石)有且夕憂者或問之故

之純曰中原以一部族待朔方兵然竟不知其牙

帳所在吾見華人爲所魚SKchar去矣聞者訕𥬇之曰

四方承平餘五六十年百姓無狗吠之警渠不以

時自娛樂乃妖言耶未幾北方兵動之純從軍還

知大事巳去無復仕進意蕩然一放於酒未甞一

日不飮亦未甞一飲不醉談𥬇此丗(⿱艹石)不足玩者

貞祐末甞召爲右司都事巳而擯不用希顔正大

𥘉拜監察御史時主上新即位宵衣旰食思所以

弘濟艱難者爲甚力希顔以爲天子富於春秋有

SKchar之資乃拜章言五事大略謂精神爲可養𥘉

心爲可保人君以進賢退不肖爲職不宜妄費日

力以親有司之事上嘉納焉庚寅之冬朔方兵突

入倒迴谷勢甚張平章芮公逆擊之突𮪍退走塡

壓谿谷間不可勝筭乗勢席卷則當有謝玄淝水

之勝諸将相異同欲釋勿追奏至廷議亦以爲勿

追便希顔上書以破朝臣孤注之論謂機不可失

小勝不足保天所予不得不取引援深切灼然易

見而主兵者沮之䇿爲不行後京兆鳳翔報北兵

狼狽而西馬多不暇入銜數日後知無追兵乃聚

而攻鳳翔朝廷始悔之至今以一日縱敵爲當國

者之恨凡此三人者行軰相及交甚歡氣質亦略

相同而希顔以名義自檢彊行而必致之則與二

子爲絶異也蓋自近朝士大夫始知有經濟之學

一時有重名者非不多獨以獻臣爲稱首獻臣之

後士論在之純之純之後在希顔希顔死遂有人

物渺然之歎三人者皆無所遇合獨於希顔尤嗟

惜之云希顔别字季黙渾源人考諱思大定末仕

爲同知北京路轉運使事希顔其暮子也崇慶二

年中黃裳榜進士乙科釋褐涇州録事不赴換東

平府録事以勞績遥領東阿縣令調徐州觀察判

官召爲荆王府文學兼記室參軍轉應奉翰林文

字同知制誥兼國史院編脩官考滿再任俄拜監

察御史以公事免用宰相侯莘卿薦除太學博士

還應奉終于翰林修撰累官太中大夫娶侯氏子

男二人公孫八𡻕宜翁四𡻕女二人長嫁進士陳

某其㓜在室𥘉希顔在東平東平河朔重兵處也

驕将悍卒𠋣外冦爲重自行䑓以下皆務爲摩拊

之希顔莅官所以自律者甚嚴出入軍中偃然不

爲屈故頗有喧譁者不數月閭巷間家有希顔畫

像雖大将亦不敢以新進書生遇之甞爲戸部髙

尚書唐卿所辟權遂平縣事時年少氣銳擊豪右

發奸伏一縣畏之稱爲神明及以御史廵行河南

得贜吏尤不法者榜掠之有至四五百者道出遂

平百姓相傳雷御史至豪猾望風遁去蔡下一兵

與權貴有連脫役遁田間時以藥毒殺民家馬牛

而以小直脅取之希顔捕得數以前後罪立杖殺

之老㓜聚觀萬口稱快馬爲不得行然亦坐是失

官希顔三𡻕喪父七𡻕養於諸兄年十四五貧無

以爲資乃以胄子入國學便能自樹立如成人不

二十游公卿間太學諸人莫敢與之齒渡河後學

益博文益竒名益重爲人軀幹雄偉髯張口哆顔

渥丹眼如望羊遇不平則疾惡之氣見於顔間或

嚼齒大罵不休雖痛自摧折猝亦不能變也食兼

三四人飲至數斗不亂狉酒淋漓談謔間作辭氣

縱横如戰國游士歌謡慷慨如關中豪傑料事成

敗如𪧐将能得小人根株窟穴如古能吏其操心

危慮患深則又似夫所謂孤臣孽子者平生慕孔

融田疇陳元龍之爲人而人亦以古人期之故雖

其文章號一代不數人而在希顔仍亦餘事耳希

顔年四十六以正大八年辛卯八月二十有三日

暴卒後二日葬戴樓門外三王寺之西(⿱艹石)干歩好

問與太原王仲澤哭之因謂仲澤言星殞有占山

石崩有占水斷流有占斯人巳矣瞻烏爰止不知

於誰之屋耳其十月北兵由漢中道襲荆襄京師

戒嚴銘曰

維季黙父起營平弱齡飛騫振厥聲僃具文武任

公卿百出其一丗巳驚紫髯八尺傾漢庭前有趙

張耻自名目中中敵無遁情太息流涕請進兵揜

聦不及馳迅霆一日可復齊百城天網四靣開鯢

鯨砥柱不捄洪濤傾望君佐王正邦經或當著言

垂日星一僨不起誰使令如秦而帝寜勿生不然

亦當蹈東⿰氵𡨋元精炯炯賦子形溘焉寧與一物并

千年紫氣鬱上征知有龍劔留泉扃何以驗之石

有銘

  孫伯英墓誌銘      元好問

伯英在太學時所與游皆一時名士故相程公日

新判河南伯英居門下甚愛重之貞祐𥘉中原受

兵朝廷隔絶府治中髙廷玊獻臣接納竒士號爲

衣冠龍門大尹復興惎之會有爲飛語者云治中

結客将據河以反遂爲尹所搆凡所與徃來者如

雷淵希顔王之竒士衡辛愿敬之俱䧟大獄危有

一網之禍伯英出入府寺人爲出死力者多故得

光事遁去依殷輔之商州變姓名從外家稱道人

王守素會赦乃歸貞祐丙子子自太原南渡故人

劉昻霄景玄愛伯英介予與之交因得過其家登

壽樂堂飲酒賦詩尊爼間談𥬇有味使人乆而不

厭伯英時年四十許困名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巳乆重爲丗故之所

摧折稍取莊周列禦冦之書讀之視丗咮蓋漠然

矣予意其本出将家氣甚髙巳浙節爲書生束以

詩禮優柔饜飫偶以緼藉見名其鬱鬰不能平者

時一發見知縛虎之急一怒故在丗巳亂天下事

無可爲思得毀裂冠冕投竄山海以高騫自便日

暮途逺倒行而逆施之古人或爲抱𨵿或仕執翿

或妄從博徒賣漿者游其畫皆出於無聊頼之至

耳非本志也又明年客有來崧山者云伯英真爲

黃冠師矣正大庚寅十月十九日殁于亳之太清

宫春秋五十有一因即其地葬之曽祖堅金初以

軍功贈龍虎衛上将軍隴州刺史祖汝楫武略将

軍魯山令父鈞武義将軍昌州鹽使司判官室劉

氏前殁子璋壻同郡王好禮伯英𥘉名邦傑後改

天和孫氏雄州容城人居雒陽四丗矣銘曰

馬逸覂駕犢健破車霸略所貪丗議之拘我足天

衢彼責守閭我材明堂彼求侏儒蚩蚩之與曹而

昩昩之與居俱腐草木孰别以區千百載而下或

有攓蓬而問者又焉知其輕丗肆志自放於方之

外以耗壯心而老歳月歟

  聶孝女墓誌銘      元好問

五臺聶天驥元吉爲尚書左右司貟外郎壬辰之

冬車駕東狩元吉留汴梁明年正月二十有三日

崔立舉兵反殺二相省中元吉𬒳兵創甚女日夜

悲泣謁醫者療之百方至刲其股雜他SKchar以進而

元吉竟不可捄時京城圍乆食且盡閭巷間有嫁

妻以易一飽者重以喋血之變剽奪陵𭧂無復人

紀女資孝弟讀書知義理思以大義自完塟其父

之明日乃絶脰而死士大夫賢之有爲泣下者女

字舜英年二十二甞嫁爲進士張伯豪妻伯豪死

歸父毋家嗚呼壬辰之亂極矣中國之大百年之

乆其亡也死而可書者權參知政事翰林學士承

㫖子政右丞大用御史大夫仲寧戸部尚書仲平

大理徳輝點檢阿撒郎中道逺省講議仁卿奉御

忙哥宰相子伯祥𪧐直将軍長樂妻眀秀參知政

事伯陽之夫人與孝女十數人而己且有婦人焉

夫一昹有不可謂之絶一目張不可謂之亂一夫

有立志不可謂之土崩痛乎風俗之移人也孝女

合塟張氏墓在某所銘曰

嫈政之姊哭徇其季千祀有傳猶聶之丗嗟惟孝

女之死自遂死而有知及父於隧以子則孝以婦

則義以斷則勇以守則智於今之人麟鳳之瑞莫

靳者名天曰羙器不於士夫一女之𢌿銘以表之

并志予愧

  南京轉運司支度判官楊公墓誌銘 許衡

公諱天徳字君羙其先耀之羙原人徙同官至高

祖儀徙髙陵丗業農曽祖諱亨祖諱植始爲縣吏

父諱禮以大定庚子𡻕十二月庚子生公于北郭

公之父雅好儒而仲兄茂實克家厚資公使游學

公亦篤勤能副所望旣𨽻業太學登興定二年

士第釋褐𥙷博州聊城丞未及赴辟陜西行臺SKchar

㝷權大理寺丞繼擬主長安簿未幾正主慶陽安

化簿㝷辟徳順之隆徳今再辟安化今𥙷尚書都

SKchar遷轉運司支度判官京城不守流寓宋魯間

十年而歸長安公自讀書入仕至于晚𡻕風節矯

矯始終不少變其爲隆徳也𬒳圍於徳順冐圍請

援以死期於復命及復立縣治撫養瘡痍誅鋤強

梗民頼以安慶陽之圍也復任安化主師以公忠

勤使兼録事并鎮撫軍民又牒令判府事晝夜不

遑處盡智畢力拒守踰年居民餓死殆盡卒逮救

至圍解召公還京師公歎曰旣不能救民之死又

暴其骸而去之吾不忍也擾攘中竟留月餘悉收

塟之其忠主愛民(⿱艹石)此亂後士夫或不能自守而

公於勢利藐然如浮雲晚讀大學解沿及伊洛諸

書大嗜愛之常語人曰吾少時精力奪於課試殊

不省有此今而後知吾道之傳爲有在也埋没篆

刻中幾不復見天日目昬不能視書猶使其子講

誦而朝夕聴之以是自樂及有疾親友徃問之談

𥬇歌詠不衰曰吾晚年幸聞道死無恨矣以戊午

𡻕十月四日卒于家春秋七十有九公娶冦氏早

亡一女⿺辶商三原郭孝㢘再娶太常少卿京兆孫通

祥之女一子曰㳟懿孫男曰寅孫女二人皆㓜以

是年十二月十日塟于髙陵閏國鄉奉政原之先

塋公子孝㢘篤實克紹先志平居事公巳著信於

朋友而執喪哀毀至五日不食寢苫枕塊居廬啜

粥又能行古道其治喪一從公之遺命用司馬氏

朱氏攷訂古禮民迷固乆而公獨得以禮塟有子

如此公爲不朽矣河内許衡敬叙其事而爲之誌

且系銘曰

出也有爲死生以之處也有守不變于時日臨桑

榆學喜有得其知益精其行益力吾道之公異端

之𥝠瞭然𮌎中洞析亳𨤲外𥝠内公息邪詎詖俯

仰古今可以無愧受全于天復歸其全尚固幽藏

無窮歳年

  易州太守郭君墓誌銘   劉因

金貞祐主南渡而元軍北還是時河朔爲墟蕩然

無統強焉弱陵衆焉寡暴孰得而控制之故其遺

民自相吞噬殆盡間有豪傑之姿者則天必誘其

衷使聚其鄉鄰保其險阻示以紀律使不相犯以

相守望卒之事定而後復業凡今所存非其人則

其人之子孫也嗚呼蓋亦無幾矣而向之所謂豪

傑者後皆眞擁雄城而爲大官其子孫或沿襲取

将相凡其宗族故舊與同事者亦皆布列在位享

富貴之樂而其所頼以存及其子孫則爲之臣民

而服其役出租賦而禄之彼亦非幸也蓋天以是

報其功人以是報其力僅⿺辶商平而巳易之蔡國張

公柔則當時開壁於易山諸砦者君其女兄子也

君諱弘敬字彦禮易州定興人曾祖安仁祖儀皆

業農考彦成以諄謹勤力爲蔡公所𠋣任甞攝行

元帥事君性警敏羙姿容讀書善射蔡公器之復

以女妻焉丁未授束鹿長庚戍遷易州太守壬子

改完州易人以善政請於是復爲易州時官制未

立諸侯得自辟署曰長曰太守皆從一時之制云

以甲寅三月十日卒以是月二十一日葬於河内

之兆子男一人奉議大夫謙即夫人張氏出也後

三十年謙泣涕來請曰謙不幸早孤今思所以報

吾親欲得先生長者一言以銘其墓託以不朽庶

幾少慰人子之心乃拜旣許又拜予迫於禮文謹

且僃而終銘之銘曰

生物爲心乃厭其蕃自㳙㳙而洪河洪河滔滔沃

之焦山曾不思造物之艱難顧兹方慘而有忻茁

然頋果孰靳天心可觀史氏命凡胡甚不仁斬首

曰級書多是勤抑不知取賞于一時之所𥝠事者

乃所以受罰于千萬丗公共之天孰不知急此而

獨使道家爲知言易山峩峩昔誰壁門易山之民

今誰子孫爲斯人之壻也爲斯人之子也爲易州

者固宜斯人兹實其墳

  新安王生墓誌銘     劉因

新安王綱居母喪以哀毁SKchar疾繼而其父病作而

綱竟以憂終其師容城先生爲銘其墓其辭曰

禮之未制也人或徑情人之未知也禮有失平生

制禮之後爲學禮之人不俯就之而夭禍是嬰如

九原之可作将聲言以責生雖然出繼有嗣終養

有兄生没其寧事有過厚薄俗可驚吾當作銘

  湖南宣慰使趙公墓誌銘  盧摯

大徳十有一年冬前湖南宣慰使趙公薨於潭州

居第明年秋七月其子彌寧等室堊服衰釋杖叩

首泣血東向拜飭介走書江東報其父執涿郡盧

摯寧不天先君子捐 --捐諸孤塟有日乞銘其館士文

SKchar吉張圖南實公行治甚悉而文麗以札翰曰

宣慰公薨且塟宜有銘寧聚其宗謀銘咸願公銘

且非公銘孰銘惟先生與銘公諱淇字元徳丗族

望臨淄霍者五季時刺撫州後徙家衡山至五丗

祖士庠贈奉議郎贈楚國公諱丗勣者奉議子也

生贈魯國公棠棠季曰常生方後魯國累官某官

謚忠肅者於公爲祖實生考右丞相冀國忠靖公

奏公㓜竒儁誦書(⿱艹石)𪧐習年七𡻕䕃𥙷承奉郎明

年中童子舉選甫冠起家四川宣撫司主管機宜

文字官列郡至廣南東路發運使積階朝奉大夫

貼職自直秘閣四遷右文殿修撰内除由藉田令

至尚書刑部侍郎位望寖隆而宋祚終矣将浮海

而南王師巳至其地宋太后詔舊臣納𣢾遂附順

是時至元十有五年也行省署公廣東宣撫使秋

七月覲于上都

丗祖勞問甚至有制授中奉大夫湖南道宣慰使

錫佩金虎符犒予優渥使七年而代用薦者召遂

辭疾SKchar事𥘉公自宣屬沿檄至承宣使夏貴軍戰

黄之白鹿磯冐矢石銳甚諸将勇之其倅信前倅

㢮靡吏姦莫何問乃斡經賦㢘賕胥數背法之羣

駴愕無敢犯令守趙希訜悚然不敢少年易公曰

始疑倅莫瘉前倅今倅儁果乃復賢逺前倅郡舊

屯威果指揮兵二千餘悍驕不制⿺辶商郡守惟肖至

閱犒未集衆忿譟謀害𡈽臣吏皆竄守惶遽無䇿

公語衆淮漢卒戍數千里外晝夜不遑息少墯慢

輙刑誅無貸(⿱艹石)軰未嘗身顔行坐靡縣官敢爾即

徙徼填圉杖倡亂者百衆羅拜引罪去臣猾孔和

軰搆桀横吏十數蠚螫郡縣累政循嘿置度外民

茹噎莫能吐氣時憲江東合東叟皆名才監司逮

捕弗能得及公攝守隂授卒方略盡得羣惡其人

皆貲累鉅萬衆猶慮其賄免公期三日獄具杖黥

錮諸圜越四日邸槧果緩其獄皆巳死矣民始帖

服神其政咸曰非趙通判廉明即被枉吾曹奚所

於訴及守興國移泰皆能一兵民之政民裕而賦

饒時論能之衢冦蠭起連江浙數郡逐憲臣嶸守

囦東守命公分殿司兵二千從公曰果爾将蹀血

三輔請單𮪍至衢覘盜緩急財馳嚴郊有執冦至

者廼民訟田官不能直憤激相讎脅平民互黨助

蔓冦公知亂苗語其人彼起釁繇訟直之豈不在

(⿱艹石)釋兵而農置(⿱艹石)罪或頑弗革(⿱艹石)曹能捕致易

罪以賞脅旣良民即自㧞盜藪知傃郷罪除否則

必薙SKchar無遺餘廼巳遂縱去有頃復𫉬盜數十亦

諭遣之乃掲示福禍如所諭聽浹旬歸業俾黃衣

腰鈴卒四徃田間手旗大呼新太守榜至賊衆讀

榜皆釋兵盡一日散去衢遂寧郡勢人干政者前

守常頫痀奉㫖意公至啽㗲不敢岀一語橈法於

是新郡治作孔子廟校官梓四書以摩勵諸生去

郡未幾冦復作張甚再至輙弭公忠實和雅英暢

厚易早歳莅政以敏銳著稱晚廼弢縮沖漠權以

適義其豪爽超特之氣猶時時有不能掩者至取

友接物識監劙然而渾(⿱艹石)無跡仁愛博濟惠利公

私者不可殫言未冠業進士有才名下筆動千數

百言便弓馬引強射逺發命中𥨸弦其弓者莫能

撼毛髪雅有巧思多藝洞曉音律尤妙琴事琴操

多自譜琴岀其手斵者琴工音焉以爲賢丗所寳

古琴逺甚古樂夫傳稽籍𧷤思刌分𮮐我以諧雅

族旣作潭校之樂逺落好古者徃徃迭至問焉劬

書殖學旁極佛老醫⺊靡不該洽所著詩文樂府

曰太初紀夢二十餘卷藏於家公以平逺自命太

初其别號平逺之名聞天下朋游間多穹貴大賢

契予尤深者故參政徐公子方太子賔客姚公端

父平章何公仲韞左丞趙公伯華然公非藉數公

爲重數公者毎以締交得公不失所重也公薨以

是年十有一月辛未⺊以至大元年冬十有二月

庚申塟潭之寜郷縣原塘坎山之原夫人寧國呉

氏宋參知政事莊敏公淵女前公薨子男四人長

即彌寧疾癈彌寀彌審彌寛審前卒女二人淑儀

適萬戸馬繼祖以疾絶昬歸寧淑正尚㓜孫男六

人巖以祖廕當𥙷官嵩岦旹耑女三人曽男孫

一人山童女二人摯甞謂公門閥人地文武猷爲

識度噐業以之位臺閣職論思權亮治體潤色太

平是特餘事果(⿱艹石)都将相謀軍國以究其輔丗願

忠之藴海内有識者其誰曰不然而遂疾致於家

者二十餘年而公薨矣嗚呼悲夫銘曰

皇武于南一呉會只維彼臣室喬木蔚只SKchar器其

材備脩能只奚寘清廟斯齍敦只爰諏疑謀斯蓍

蔡只爰搆大厦斯棟載只鳳儀麟趾瑞昭代只侯

薖侯軸逺殆悔只沉浮星𡻕存藴槩只云胡不弔

哲人敝只工垂般輸靡所倍只䕫曠弗音襄武邁

只媸妍白緇孰辨裁只悼言作之徒永慨只掩石

鑽辭燁幽竁只

  監察御史蕭君墓誌銘  程鉅夫

大徳七年八月十五日南臺監察御史蕭君諱泰

登字則平以疾卒年三十八聞者皆愕且悼且疑

時鉅夫客鄂諏之自東來者曰信矣嗟哉頃余在

禁林吏以諸道提舉學士姓名來中有蕭某余巳

器之洎來南䑓中丞徐公子方道君朝夕不離口

後數年余從閩歸君方典江廣學事學者井井有

生氣衆誇語余旣僉桂憲之明年聞海南有制獄

乃元師賊殺不辜爲君所劾鞠之如章帥遂抵罪

敕以爲御史是年春南浮江漢以下余留之酒不

可余𥬇曰真御史也自始識及是不數見毎見氣

益老言論益深豈意自是遂終不可見耶其子文

孫以廬陵劉将孫狀其行事來請銘曰君之志也

按蕭氏丗本長沙徙廬陵之太和曽大父平林先

負重名仕爲江西安撫副使官中大夫爵廬陵

縣男諱逢辰大父諱安中從事郞徳安府觀察支

使父諱元永中順大夫瓊州安撫副使毋胡氏君

早頴㧞弱冦試吏丞永豐巳出敏手江西行中書

省以名聞授将仕郎湖南道儒學副提舉爲部使

者賞識即子方也子方一代耆碩言輒見聽遂擢

承務郎僉海北廣東道提刑按察司事㑹有獠逼

城衆惶惑無措獨奮曰督捕非憲府職耶我請先

之即上馬出将吏驚馳以前獠遂遁因按所部濳

與獠通以人爲貨及他奸利事守令巳下抵罪者

八十七人又建議減韶州賦銀之半悉條海北積

弊躬詣臺言之會建肅政廉訪司繼丁胡夫人憂

至元三十一年詔罷征南兵釋交州纍臣以君爲

奉訓大夫兵部郞中介禮部侍郎李衎徃諭其國

時安南旣巳失藩臣禮得罪聞有詔使疑懼半吏

民迎餽糜至喻所以來意悉慰却之主臣⺊日拜

伏以聽然後知上徳意感慕歡呼而使者又廉敏

開亮不與前等乃大喜過望歸所盜邊地二百里

遣其臣奉表貢獻謝罪遺使者橐中裝甚厚辭不

受益之再三終不受益大服旣報命授連州知州

末拜奔瓊州公喪起爲江西等處儒學提舉政教

稱最行省遣慮郡囚𡊮瑞路各有訹愚民自誣殺

人而代死者旣具獄矣悉發摘理出之僉嶺南廣

西道肅政廉訪司事始至陳便宜二十五出海南

師所掠生口六百七十五人牛馬三千六百有竒

還之民栁州左道謀叛論死者二百録之釋不知

情百三十有七人它所辨雪紏正不可勝數凢黜

貪繆吏二百一十進階奉直大夫拜南臺監察御

史首言十事分按江浙行中書省水旱民流議捐 --捐

倉實以振或曰咨可而發無後憂曰民命急矣毀

家償不悔也方大有建白病日侵得告即命舟自

載且治衾槥或言豫凶事曰死常事非凶也書别

子詩别親友戒左右無妄受贈禭遂卒於驛舟明

日歛於建康明年十有二月庚寅塟于吉州路嘉

禾門外夫人楊氏繼彭氏皆名家子三人長曰文

孫次曰憲孫㓜曰升孫女一人曰來富君精悍謹

密不煩不苛不爲事所詘故發必中機意悟飄灑

豈弟周旋與人必誠故鉅人長者咸敬之至其孝

於親忠於國不媕阿淟涊天性固然故自號方厓

其始爲御史也⿲氵身攵烈自奮或謂太剛必折曰患不

剛爾折不折天也或告當自愛曰身非吾有也觀

君此言豈自爲身後計者而獨志余銘嗟哉銘曰

奕奕堂堂厓穹石蒼不可蓋藏咨爾山君勿刓其方

  翰林學士趙公墓誌銘   閻復

大徳七年正月𨐌亥翰林學士趙公晦叔卒于官

其年十月中書右丞相入對 天子曰趙與票事

丗祖皇帝迄今凡三十年敦確清謹身死家貧無

以歸塟敢奏以請於是 天子命有司賻緡五千復

給舟車傳費将行其子孟實等以狀來請銘復徃

歳直翰林公爲待制其叙遷也亦相先後知公尤

詳義不得辭方至元十四年間公以驛來朝深衣

幅巾見丗祖於上京氷澄玊瑩詞氣整朗言宋

亡根本所在親切感動 丗祖傾屬自是入翰林

爲待制爲直學士累遷爲真學士公之爲侍講也

言江南箕歛急督移括大姓宋丗丘隴𭧂露皆大

臣擅易書詔明㫖又言庚寅𡻕大霧蔽塞正月甲

辰虎来西城其徵爲下臣執權簸政言訖公閉門

待罪後翰長司徒公俾同列諭意始復入署公毎

視職清望近思欲以言議質直理道確近條縷報

上故所言常(⿱艹石)剴切無隱而 丗祖沉幾先物神

量莫測或爲公懼至平章政事不灰 -- 灰 木奏公𥝠負

歳積帝曰得非指故臣爲虎者宜官酬其逋别給

廪(“㐭”換為“面”)粟布帛以養由是始知君臣脗合明著如是曽

祖伯洙宋朝請大夫知南外宗正事祖師雍宋朝

議大夫直寳章閣考希聖宋宜教郎史館校勘高

祖宗正子英南遷時丞台州黃巖因家焉伯祖師

淵與朱文公纂次通鑑綱目凡例微言奥語耳受

身履故公所行尤近甞與魯齋先生許公論伊洛

閫域以力行爲SKchar知首清簡爲髙沉黙自秘皆東

南極弊文以顯道捨是無以議許公深然之至觀

公待人愛士恩禮周洽不爲踈數翕訿其持家簡

泊無復商確計慮非知道者不能也天性孝友自

宗正四丗而下力請于朝而復其役贖姻黨男女

爲奴而不能歸者凡十七人始登宋辛未進士第

爲鄂州教授由鄂来京師迄爲翰林學士知制誥

同修國史積官至嘉議大夫年六十有二其所成

就不爲甚過而公以榮禄豐遇爲可愧不𫉬老田

里爲可噫公之心如是而巳矣𥘉娶夫人舒氏

不一𡻕卒歸橐中𧚌于婦翁不取今夫人史氏三

男子孟實以公爲侍講時特官承事郎同知瑞安

州事孟賚温州路教授孟貫将以廕入官孫男女

七人以大徳九年十二月甲申歸塟于黄巖塔山

之原予甞讀大雅文王之詩曰商之孫子侯于周

服殷士膚敏祼将于京以知文王之徳之盛商士

之恪謹温愻篤承天心維我 丗祖明徳造邦

混區夏内外大小共爲帝臣而公陟降左右承賚

接錫終始(⿱艹石)一至不幸而死今 天子復申命而

寵綏之則公死猶無死也是宜銘銘曰

禄不歛贏謀不課利我以其拙彼以其智衣敝筞

駑内澡玊雪誦聲清冷鏗出金鐡蹇蹇九𨵿壬人

隕䰟維 帝有訓四方于聞之身云亡之徳不爽

丘環麓茂一息以徃繄彼之豐維時之通尚詔後

人以封以崇



國朝文𩔖卷第五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