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八 國朝文類 卷第五十九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六十

國朝文𩔖卷第五十九

 神道碑

  湖廣行省左丞相神道碑  姚燧

初公以中書右丞下江陵驛聞 大帝爲大燕三

日曉近臣曰伯顔東兵阿力海涯孤軍戌鄂朕嘗

深憂或荆蜀連兵順流而東人心未牢必飜城爲

應根本斯蹶孰謂小北庭人能覆全荆江浙聞是

肝膽落矣而吾東兵可無後虞朕喜以此御筆爲

北庭書昔魯魯合西地所生阿力海涯爲大將有

功信實聦明而安詳其加爲阿虎耳愛虎赤嫡

近越各赤給日别平章求今億萬維臣之中降是

宸翰昭乎雲漢之章藹如天語之温崇功襮德匪

夸一時可華及子孫百丗者纔公一家視古丹書

鐵劵出臣子手者何足道也即江陵民封之千家

始公微時侍燕惟席地坐後特置搨班諸侯王阿

失拉下賜之金罍曰竢至而省必合樂鼓某曲飲

是他雜以青白縹色龍鳯御服御㡌金玉珠帶白

貂裘西錦珠衣海東白鶻凡所以侈服貴近田娯

其心者靡不及公嗚呼盛哉公北庭人妣夫人獨

堅呼突盧化胞生剖而出公考阿散合徹弗善也

將棄之夫人未忍益謹鞠視㓜聦頴而辯長躬農

耕喟然曰大丈夫當樹勲國家何至與細民勤本

畎畒釋耒去求讀北庭書一月而盡其師學甚爲

舅氏習拉帶逹拉寒所異歎曰而家門户其由子

大及從事人將卜隣𠮷帶俾其子故中書右丞相

呼魯僕化從受北庭書又薦其忠謹得𪧐衛

大帝濳藩已未從濟江 帝射虎未殪公捨馬而

徒挺矛舂殺之攻鄂先衆而登禽一人還流矢貫

喉出項 帝勇之賜銀爲兩半百先是聞吐蕃有

貯甘露寳函石室藏山穴者凡再使求之皆爲大

蛇竒獸所懼莫至最後遣至其所無所見竟與俱

歸勸進之初諸侯王議未一惟一王闒察耳甞有

書 帝忘其誰在也顧左右問公曰臣所有之書

出而決兩事皆甚合㫖中統二年制以爲中書省

郎中褒曰乆侍禁庭巳著勞蹟至元改元加朝請

大夫參議中書省事發言惟以當可事宜爲心不

憚伯相而阿其所志人有小疵必白 帝前衆畏

其口明年進嘉議大夫僉南京河南大名順德洺

磁彰德懷孟等路行中書省事始罷丗侯而易置

其地又明年轉廉訪使虎符領鷹坊凡鳥獸皮角

筋羽悉征輸官㝷領諸路鷹師獵户再兼中都路

䦨遺又明年進中議大夫僉制國用使司使又明

年故中書左丞劉武敏公拯爲䇿襄陽吾故物由

棄弗戌使宋得竊築爲彊藩復此浮漢入江則宋

可平 帝大然之徵天下兵領以元帥府觀武襄

陽城白河别開行中書省以我少師文獻公僉省

公爲同僉凡襄鄧唐申裕在 太宗丗所殘漢上

諸州之民避荒汴洛間與下户賦寡者悉徙而南

屯田給餉㝷罷帥府又明年詔故平章合丹開府

儀同三司平章軍國重事贈太尉史忠武公天澤

來莅師宋遣人餽鹽茗襄陽乃築長圍起萬山包

百丈楚山盡鹿門以絶之又城峴首開省其上兵

興事劇星火公專入奏能日馳八百里敗宋殿帥

今平章范文虎於灌灘又明年分中書省爲尚書

拜中奉大夫參知河南等路行尚書省事又明年

兼漢軍都元帥分將新軍四千六十及廢尚書復

以爲河南等路行中書省事宋遣都統張貴張順

將舟師從上游送袍甲犒師自萬山接戰二十里

斬順殺溺過所當貴獨以餘衆入後水暴漲慮貴

乗出下令軍中舟置燈篝岸積薪槱貴果結戰艦

爲陣宵遁盡然燈薪戰四十餘里斬之櫃門𨵿又

明年遂請以西域礮攻樊城㧞而屠之無噍𩔖遺

襄陽甚慘移攻具臨之且曉守臣吕文煥君以孤

軍禦我數年今鳥飛路絶 帝實嘉能忠而主信

降必尊官重賜以勸方來終不仇汝置死所也文

煥感而出降十年二月也詔公偕以入覲眞拜參

知政事明年授資德大夫中書右丞同忠武公行

荆湖等路樞宻院公䇿能籍民爲兵十萬合舊軍

或丞相安童伯顔一人將之南伐宋社必墟制皆

從之故太傅伯顔與忠武時皆以左丞相贈開府

儀同三司太保并國武宣公阿术以平章與公及

故平章文煥以參政行省將大軍發襄陽將至郢

忠武疾還敵𪧐兵數萬築新郢夾江爲城横鐵絙

鏁戰艦江中巢礮彍弩遏我舟師郢北黃灣岸西

去江三里所港通藤湖逹漢敵壁其上攻㧞之拖

舟入港丞相惟以公數十騎覘新郢趙范兩都統

鼓伏兵發葭林諸將倉卒有未甲者人人奮先殄

其一軍兩將之首皆致公割趙腦膚撓酒飲之行

克沙洋新城以臨復守臣翟貴逆降大軍去而復

叛及漢陽故平章夏貴以制置舟師陳漢口水軍

千户馬成爲導由巳未濟江沙武口塗入江㧞陽

邏青山白湖諸壁走貴軍鄂守臣張晏然王該王

勝以城下遂徇州民衣冠𨵿會仍其服行郷郭帖

然無有奪菜秉者民争德吾元仁政義聲恨服化

晩檄下漢陽夀昌信陽德安大兵旣東分四萬人

戌鄂𪡌公畱後㝷進官榮禄大夫自陽邏置驛以

便行商至蔡方請移師江陵而荆閫安撫高丗傑

將艨艟千六百艘卒二萬規襲鄂公分兵禦之大

敗之荆江口降諸洞庭挑花灘下岳承制以守臣

孟之紹爲安撫使即西師至公安誓曰自今功者

健兒陞長百夫百夫長千夫千夫長萬夫萬夫取

進止因南風大沙市戰城上又戰城中屠之江陵

精銳於是焉盡制置使朱禩孫辭疾髙節度逹出

降下令安集如鄂岳傳檄歸峽澧常德辰沅靖荆

門隨郢復皆下之官其守臣如岳除宋苛法衣食

惸嫠詔故平章廉希憲以右丞行省江陵以丗傑

窮而來歸棄江陵市禩孫徵至京師死猶没入其

妻子還公于鄂移兵長沙行㧞湘隂潭守臣植滉

柱江中自喬口至城凡十五所皆斷之又㧞城西

柵射書招其守帥李芾速下以活州民不然㧞城

屠矣不答乃令諸將畫地分圍決隍水以樹梯衝

礮鐵垻石心臺百日公中流矢創甚責戰益急申

命諸將凡所由乆頓兵者卒伍前驅諸將安行其

後也自今萬夫千夫百夫之長皆居前列有退衂

者定以軍興法從事三日而㧞謀諸將曰國家爲制

城㧞必屠是州生齒繁夥口數百萬悉魚SKchar之非

大帝諭伯顔以曹彬不殺㫖也其屈法生之發倉

以賑餓人傳檄郴全道桂陽永衡武岡寳慶江西

𡊮連皆下之㓜主靣縛公入覲賀始庭拜平章政

事還移兵靖江破嚴𨵿敗馬都統臨川陳張兩緫

管小溶江諭經畧馬曁不下凡攻三十餘日而㧞

公以靖江逺中土非長沙匹民性驁囂易叛難服

不重典刑之廣西它州不可言以綏徠其阬之市

斬曁傳檄下柳鬱林横邕廉𧰼潯藤梧貴昭融賔

宜賀化高容欽雷爲州二十廣東肇慶德慶封爲

州三特磨農土貴南丹牧莫大秀皆請内屬乃牐

全之湘水三十六所以通逓舟承制以萬户史格

行宣慰司靖江還潭宋餘孽益衛兩王改元海中

㗖人以爵規復其舊全永諸州與潭屬縣之民文

才喻周隆張虎羅飛之倫大或集衆數萬小亦千

數在在爲羣與江之北黃蘄相煽以動皆削平之

僞將張丗傑傳欲襲肇慶雷詔公討之且畧地海

外無爲賊巢過柳州嶺時暑軍士病渴所乗馬蹄

地出泉人資沃飲至今名馬蹄泉而僞安撫趙與

珞巳戍海南白沙港公航海五百里不崇朝而至

擊與珞并𫉬僞使冉安國黃之紀皆磔之諭降瓊

南寧萬安𠮷陽聞僞王陷南恩公還襲走之降方

經畧㑹衛王死崖山乃還復諭降八畨以其酋龍

文貌入覲置宣慰司從鎮南王伐交趾其君蹈海

去得文毅昭國兩王以歸後二年入覲上都庭拜

光禄大夫湖廣等處行中書省左丞相再月而疾

勑尚醫四人診視求見登馬而劇歸即與夫人訣

當廿有三年丙戌五月廿五日薨上都享年六十

塟都城西高梁河公元配帖力 帝旣才公勑陳

亳頴元帥郝謙女爲亞妃前卒勑復以其妺爲繼

自陳三召傳至京師 順聖皇后爲加幗服白金

爲兩二千五百男六人帖力生故資善大夫湖廣

行中書省左丞忽失海涯長郝生正奉大夫湖廣

行中書省參知政事虎符監兩淮軍貫只各繼郝

生輔國上將軍湖南道宣慰使虎符監潭州軍賜

玉帶一品服和尚如夫人者蕭生㧞突魯海涯阿

昔思海涯媵生突魯彌實海涯女五人一適故嘉

議大夫同知廣西道宣慰司事愜里斯班一適承

務郎大司農少卿僧家奴一適中書省斷事官六

斤一適昭勇大將軍監平陽太原軍伯淵一適傳

詔丙牙男孫三人小雲石海涯虎突海涯合滴力

海涯女孫六人一適郝某一適平章濶里𠮷思子

孛羅一適監平陽太原軍子垤斜餘㓜後公薨十

四年今正奉輔國以神道未碑出公凡受制書與

御筆及公平生行實請燧曰徴是爲銘嗚呼兄弟

爭與昭揚先德於其子職責巳塞矣甞讀望諸君

書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終未甞不興

慨歎於武敏開用兵端視南國爲竒貨思圗形丹

青垂譽竹帛於今日後者如取諸懷及襄陽下方

戍淮西功巳不出乎巳大師南伐復分兵淮東渡

江捷聞一失聲而死豈先福始禍者誠如道家所

忌邪而公鼓其孤軍畱戍所餘不能倍萬名城通

都身至力取利盡海表圖地籍民半宋壃理其時

將相雖瞠後塵猶不可望公少見最所下州荆之

南十四淮西四湖南九江之西二廣西二十有一

廣東海南各四凡五十八自餘洞夷山獠荷氊被

毳大主小酋棊錯輻裂連數千里受縻聽令者猶

不與存其依日月之末光張雷霆之餘威以㑹其

成功者亦一丗之雄哉今列其由省幕戎麾與所

受降登宰相者丞相二蒙古帶阿拉韓平章十二

奥魯赤虎突帖穆兒阿力史格吕文煥帖穆耳僕

花李庭李順張弘範劉國傑程鵬飛史弼右丞四

唆突完顔訥懷闒出柔落也訥左丞四闒出海唐兀

帶劉深趙修已參政十三賈文備鄭也可何瑋張

鼎樊楫朱國寶張榮實囊家帶烏馬耳孛羅合答

耳高達馬應龍雲從龍都元帥宣慰使緫管萬夫

千夫之長又什伯是觀出其門衆多又足徴公善

推勞人也初北上田租畒取三升户調歳惟四兩

及定湖廣稅法畒取三升盡除宋他名徴後征海

南度不足於用始權宜抽户調三之一佐軍時以

爲虐今較江浙諸省槩增倍蓰獨西南頼以輕平

其境館傳修潔亦甲他省生祠所在岳潭柳雷公

安興安皆一而嚴𨵿與全獨二銘曰

疇曰江漢南北之限天裂幅𢄙可恃爲捍天混皇

輿其險則那古以求之同軌不多秦漢兹降呉平

於𣈆陳兼於隋矧趙遺胤曜靈生東有炎朱光爝

火之微宜爾滅藏於皇 大帝神武不丗行所睿

思效(⿱艹石)龜筮由夫潜藩自將六師鵃䑠浮江亦旣

越之歸正丹扆羣䇿明試加兵襄陽五稔克止公

曰乗勝籍民授兵將以大臣南國用平 帝曰俞

哉惟爾恊朕假爾以龯誅彼干禁大師克鄂鼔行

而東四萬其徒畱後𢌿公公乃按圖吾與吾守待

敵伺先孰與進取自鄂而岳自岳而荆長沙桂林

皆劗以兵餘州數十雖定傳檄𫝑讋言綏心亦孔

𣗥又鋤武庚子海之南左右皇子交州是戡疇知

公勞 大帝簡在衣裘禽隼靡有遺賚不事故常

墮其奎章捷捷翩翩龍騰鳯翔又錫金罍合樂而

飲臣鄰之家寵未有甚猶(⿱艹石)未然丞相是崇與太

傅公同元元功甲子二終玄閭是宅壽止名垂晣

晣竹帛北方諸流所王維河九里漸濡尚其餘波

宜公有子匪相伊使不專美虞賞克延丗其北居

庸盧溝在西有碑斯豐流峙與齊

  平章政事忙兀公神道碑  姚燧

燧持憲節使江之東三年當大德癸卯光禄大夫

上柱國江浙行省平章政事公之三子山東宣慰

使渾都與江東建康道肅政廉訪副使拜都及行

河南省參知政事也先帖木而譜其系狀其事以

請曰先公三𪧐墳莽矣其忠以事國𡥉以繩家光

大而雄偉者不及今焉鑱之金石將日逺日忘奚

以眎遺胄於無窮敢屬筆子燧以與憲副聮事此

道義不可辭乃序之曰公忙兀氏諱愽羅驩畏答

而公之曾孫蘸木SKchar公之孫𤨏魯火都公之子始

畏答而與兄畏翼俱事 太祖時太疇盛彊畏翼

謀徃歸之畏答而苦止曰 帝何負汝而爲是竟

去追之不復雪泣而歸請獨宣力 帝貳之曰汝

兄與衆皆徃獨畱何爲無以自明乃折矢誓曰所

不終事 帝者有如此矢 帝感其誠易名屑㕓

約爲按答蓋明炳幾先與友同死生之稱

帝後與王罕陳於SKchar刺眞彼衆我寡敕兀魯一軍

先發其將术徹帶玩鞭馬鬛不應屑㕓請曰戰猶

鑿也匪斧不入我先爲鑿諸軍斧繼顧 帝訣曰

臣萬一不還三黃頭兒將軫 聖慮者辰入疾戰

大敗其軍晡猶逐北勑使止之乃旋師免胄爲殿

腦中流矢 帝傷之曰朕戒卿蚤休兵竟創而歸

親爲傅藥寑與同帳踰月而卒 帝曰曩只里𠮷

爲敵將實禦屑㕓其以只里𠮷民百户屬屑㕓子

丗丗歳賜勿絶其族散亡者収完之即封北方萬

家 太宗以其子忙哥爲郡王又俾貴臣忽都忽

大料漢民分城邑以封功臣割泰安州民萬家封

郡王歸奏 帝問忙兀之民何如是少對曰臣今

差以惟視 太祖之舊舊多亦多舊少亦少

帝曰不然舊民少而戰績則多其増爲二萬户與

十功臣同爲諸侯者民異其編兀魯爭之忙兀舊

兵不及臣半今封顧多於臣 帝曰汝忘而先玩

鞭馬鬛事邪後諸侯王與十功臣旣有土地人民

凢事干其城者各遣斷事官自司聽直于朝公年

十六爲斷事官 丗祖正宸極以從攻叛王阿里

不哥功賜其軍騬馬四百匹金銀幣帛稱是尋詔

入𪧐衛曉近臣曰是勲閥諸孫從其出入禁闥無

輙誰何李璮反詔將忙兀一軍圍濟南鈔益都萊

州賊平決獄燕南人稱明允賜衣一襲雲南王虎

哥赤爲其省臣寳合丁軰毒殺事聞敕中書擇可

治其獄者凢四奏人皆不當㫖丞相先眞舉公且

言敗事臣請從坐 帝曰之人則可公辭臣不愛

死第年少目不知書 帝曰朕方恃卿求皇子死

尚書别帖兀而知書惟可使之簿責其事是否一

委自卿明日愼無歸咎輔行也且聞卿不善飲彼

地多瘴宜少飲敵之未至四五驛所寳合丁遣人

負金六籝來迓公曰雲南去朝廷遼邈省臣握兵

不安其心將懼而變乃好爲語遣之旣至盡以金

歸省而竟其獄得置毒情殺之而還奏可顧先眞

曰卿舉得人賜兼金爲兩五十武備寺奏令入筋

角惟忙兀以時夥於常歳 帝曰其報賜之自今

凢忙兀事無大細如札刺而事統安童者悉統於

博羅驩八年授昭勇大將軍右衛親軍都指揮使

虎符大都則專右衛上都則三衛兼緫十一年授

金吾衛上將軍中書右丞大師南伐分軍爲兩制

曰其右受伯顔阿术節度左悉委卿指一犯法臣

曰如别急烈迷失朕不責也俄受兼淮東都元帥

軍于下邳公䇿諸將曰清河居宋北鄙城小而固

與泗州昭信淮安實相掎角當水陸衝未易卒㧞

可頓大兵爲疑海州東海石秋違此數百里其守

必懈吾將輕兵倍程而東其守臣可襲虜也師至

海州丁安撫果下石秋東海隨下清河史安撫聞

之亦下不一月而下四城宋主旣降而淮東諸州

猶城守故太傅伯顔入覲還宻詔公進兵㧞淮安

南堡戰白馬湖又戰寶應棄高郵不攻由西小河

達漕河據灣頭堡斷通泰援竟㧞揚州斬其制帥

李庭芝淮東諸州悉下賜西域藥及蒲萄酒介胄

弓矢鞍勒㑹分江南之州隷諸侯王及十功臣又

益封公桂陽州十四年遣平叛王只里斡帶於應

昌賜玉鞶帶幣帛與博羅驩同署樞宻院事未乆授

北京右丞旣至召還㑹南土多反者詔募民能從

大軍進討者俾自爲軍其百夫千夫惟聽其萬夫

長節度不役他軍制命符節一與正同巳行矣公

疾不能自陳令董司徒文忠入言今者日所出入

勝兵何啻百萬何假此曹無頼僥倖之徒以壯軍

威臣恐一踐南土肆爲貪虐斬伐平民妾其婦女

槖其貨財民畏且仇反將滋衆非便召輿疾入

帝視其色瘁然賜坐與語重陳董奏可之適常德

入愬唐兀帶一軍殘暴其境如公所䇿勑斬以徇

諸是軍皆罷之十六年哈刺斯博羅斯斡羅罕薛

運干皆彊宗也𫝑不相一求遣大臣來莅詔令公

徃凢居是二年十八年以右丞行省甘肅時大軍

駐西北仰哺省者十數萬人自陜西隴右河湟皆

不可舟惟車輦而畜負之塗費之餘十石不能致

一米石至百緡公經畫得方供億不乏賊不敢窺

邊者二年二十有一年授龍虎衛上將軍御史大

夫江南諸道行御史臺事黃華反徴内地戍兵進

討未能平賊多奴良民以歸公令監察御史提利

按察司隨在紏覈皆止還之以疾歸㑹諸侯王乃

顔反 帝欲自將征之公曰始 太祖分封東諸

侯王及侯其地與户臣始知之以二十率之彼得

其九忙兀兀魯札刺而弘𠮷烈亦其烈斯五諸侯

得其十一彼力滋多吾亦滋多吾有衰耗彼亦衰

耗然要其歸五侯之力終多彼二惟責徴兵五侯

自足當之何煩乗輿臣昔疾今愈請事東征制可

賜介胄弓矢鞍勒命公董是五諸侯兵以行與乃

顔接戰屢摧其鋒再與其黨一王塔不帶戰滛雨

不止軍以乏食求却公曰兩陣之間勿作事先已

而彼軍先動公悉衆乗之逐北二日身中三矢禽

塔不帶斬忽倫軰後與月律魯太師合力始誅之

賜銀爲兩四百五十幣帛九不再月其黨一王哈

丹復叛公再請徃詔與諸侯王乃馬帶討之公狃

於屢勝一日不虞賊游兵卒至止從三𮪍返走有

壑絶前廣二丈深加廣半追兵且及獨公䇿馬能

越三人後者皆見殺人以爲天相忠義後逐北極

於東海之壖哈丹自引去𫉬其二妃斬其子老底

於陣凢戰四年所俘金銀悉散將士以故人致死

力賊平勑一妃賜乃馬帶一妃賜公陳金銀器延

春閣召東征諸侯王及公至將分賜之問公汝家

是器幾何鞶帶有無公曰以 陛下威德奉身之

物亦畢備矣 帝曰朕出此物本酬卿曹之勞在

人則伐其能以幸多取朕問猶曰旣有可謂謙挹

不眩於貨者豈令其徒手歸姑賜是器五百兩廿

八年改河南宣慰司爲行中書省求可首是省平

章者凢三奏皆不允末乃及公則可授榮禄大夫

平章政事淮鹽爲引歳六十五萬前政多逋至公

如額而集賜異幣一開封監縣鐵兀而告廉訪使

胡某不戢其民昬集曙散縣簿陳勣置廵屋器械

於村又周劉光店爲墻四其門扃鐍司夜出入詔

公按之皆誣杖而徙戍南邊後詔天下括馬不當

及公等之家公曰吾家有馬羣連郊坰不思佐國

無以爲方三千里官民之倡其入騬馬十有八疋

河水遷流無常民訟退灘連歳不絶或以其地投

獻諸侯王求爲佃民自蔽公奏正之仍著爲令河

後泛濫堤埽横潰歸德睢州汴梁水及城下漭爲

巨浸公親行視督有司捍完之 皇上元貞二年

遷公平章陜西未行而改復爲河南入覲奏忙兀

一軍戍北歳乆衣率故弊請以臣泰安州五户歳

入絲一斤積四千斤盡輸内帑易爲匹帛分賚諸

軍 上以爲益勑逓車送逹軍中賜銀爲兩百五

十幣帛三陛辭之日 上諭之曰卿今白鬚

丗祖德言實足聽聞事更加愼中書平章刺眞宣

政院使大食蠻合奏始者伐宋 丗祖分軍爲兩

右則屬之伯顔阿术左屬之博羅驩今伯顔阿术

皆有田民而博羅驩獨無可後 上曰何乆不言

豈彼恥自白耶其於淮東所甞戰地高郵巳籍之

民賜五百户以上中下率之上一而中下各二及

圈背銀𠋣比再至汴踰年凡流外官乆滯不銓旅

食道宫者旬月皆出之大德之元叛王藥木忽而

兀魯不花來歸公遣使馹聞始是諸王叛由其父

是軰小弱(⿱艹石)無與知今焉來歸宜棄前惡以勸未

至 上曰是奏深契朕𠂻改平章湖廣賜金鞍勒

至汝寜合福建省于江浙授公光禄大夫上柱國

江浙等處行中書省平章政事賜白玉腰帶夏旱

隨禱而雨杭之豪民十家入賂於官大爲釀務高

其估而專其利酒日醨惡公變其法張省四憑其

富蓄凌轢府縣肆爲姦利自刻木牌與交鈔雜行

民間實侵貨幣與國爭利又盜隄海之石墻其私

居公欲斬之而中書刑曹當以杖然亦由是大姓

始重足立矣以大德庚子五月二十有二日薨于

臨安寓金年六十有二以其年七月八日塟于檀

州西北太行山不封最其平生典兵則右衛都指

揮使都元帥樞宻院風紀則御史大夫宰相則三

爲右丞四爲平章與夫四十七年馬足所及西南

雲南西北金山東北海隅東髙句驪東南呉閩再

討叛臣四征叛王其間事平而疾聞變請行惟以

有國艱虞爲憂視轉𨷖乎萬里之逺歷歳之乆(⿱艹石)

堂奥之朝夕焉雖風雪皸SKchar2其膚鋒矢交集其躬

飲食飢渇不時其口體皆不避恤必致㓂首戯下

歸報終事而止眞凛凛有曾考風 上尤眷重之(⿱艹石)

丗祖身御櫜鞬弓矢皆百丗傳寳不以賜臣下者

惟以賜公海東青雜鶻先朝多或十賜惟至白鶻

觜爪玉如聖語曉曰是禽惟朕及鷹師所鞲以卿

丗臣諸孫宣力之多日桑榆矣無以娯心河南治

地平衍而逺且多陂澤鵝鸛所集時出縱之使民

得見昭代春秋蒐田之盛不敢萌啔邪心皆殊錫

也夫人某氏男四人宣慰憲副參政季博羅公於

庭臣居家最名有法夜分不寐諸子列侍其前聽

談祖宗故實母敢或歸私室宴奉樽爼迭歌舞以

娛賔亦無有酒失者女六人長適國戚卜伯次適

薛徹干平章子僉書樞宻院事完者次適國王弟

孛蘭肹次適月赤察而太師弟怯烈出次適山東

宣慰使必宰牙㓜在室銘曰

皇矣

太祖肇造方夏右之左之惟十臣者公之曾考展

一其中矢矢瀝告 帝視友同敵陳來加挺戈而

出大崩其軍免胄而入五兵之長無矢不仁由賊

叩輪懋功是創 帝惻其心百俘償死顧成嘉止

既王其子迨分茅土 帝自等差國以泰安二萬

其家公祖王季勤勣克𩔖再傳而公 丗祖之事

勲閥遺苗 帝禃以培而獨於公甞譽其材聽於

禁闈無止入出翼翼其心彌謹自律隨遇而安利

患靡干承命即徃奚逺奚難東北海隅西南六詔

甌閩炎陬金山遐徼聞有艱虞必請赴趨大獄叛

藩無一漏誅人臣憲憲曰省臺院平章大夫宥宻

鈞踐 先聖 今聖賚予優優良駟天閑豪隼御

鞲櫜鞬介胄鞍帶衣裘黃白之金委家如丘皇矣

太祖于疆于理惟公曾考實成其始遺厥大艱𢌿

之神孫神孫 丗祖闢乾翕坤考其皇輿南北猶

判孰是浙右嬴鬼歆祼大興師征嶻嶪百城罔不

簞壷竭蹷義聲傅其國都孱王銜璧蕞爾淮東諸

州猶壁詔公進攻盪殱渠兇九域攸同公焉成終

將天之意悠悠或在成始之孫宜際斯㑹益封桂

陽江嶺外内於乃先烈克光以大甞聞古先誓侯

功臣泰山如礪國以永存嗟公王孫國泰山下權

輿礪如其自今也

  平章政事徐國公神道碑  姚燧

公燕只吉臺氏諱徹理曾祖太赤初將突𮪍百夫𪧐

衛從 太宗戡定中夏又劗平宋彭義斌淑擾山

東 太宗分土功臣由徐邳再刳於兵户不足萬

故國以兩州祖納忽 憲宗伐宋師由蜀入從攻

合之釣魚山戰疾力考掬旅局監其國以

丗祖建極中統之元庚申夏五月十有二日生公

六歳而孤母夫人蒲察君介介自持動以禮節親

戚不敢干以非義敎子讀書天質粹美不勤外傅

六經二氏悉渉源委以故聦明開益日多才畧兼

人恒以匡君經國自期至元十有八年軀幹盈常

襲其祖衣長不能勝則知其先益魁傑也其年入

見 帝賜之問而竒其對進侍帷幄湛露龍光江

濊涵濡絶其䓁夷時詢民情細微敷告無隱一諸

侯王稱兵東北 帝自將征入其地矣軍中夜驚

公出撫遏人識言音喧咈一寂跳梁旣平爲奏兵

餘之民艱窶剥膚不賑恤之將不生活頼賜糓

牛馬脫寒飢者亡慮數十萬人歸擢利用監古武

庫也匪簡在 帝心人者不以付之二十有三年

詔求逸遺于江之南且省其俗時相方急治賦鬻

民學田官有其直令旣行矣公則止還諸學用爲

完廟養賢之須歸以事聞制甚嘉可明年桑葛

中書庶務立尚書省初爲平章後爲丞相凡昔盜

殺臣爲領部爲制國用使爲尚書省所通錢粟併

歸中書舉誣爲中書失徵殺其二相大爲計局鉤

考豪𨤲諸省承風鄂省巳劇浙省尤酷延𦽦以求

失其主者逮及其親又失代輸其隣追繫收坐岸

獄充牣搒掠百至或𨵿夫三木責妻市酒以償民

不堪命自經裁與瘐死者巳數百人虐熖熏天諸

王貴戚亦莫誰何無不下之獨公奮然數其奸𧷢

帝初未然益犯威顔言色俱厲 帝以爲醜詆大

臣失幾諌禮怒遣左右批其頰辯不爲止曰臣非

有仇於彼而然直不忍其罔 上自私敢因雷霆

一擊遂爾結舌使 明帝有不受言之名臣實憤

恥 帝意始解命將衛士百人控鶴倍之入籍其家

得金寶衍溢棟宇他物可資計者將半内帑罪旣

彰白始鈐其人諸繫計局者皆出之又命籍黨惡

浙省諸臣平章左右丞參政烏馬蔑列忻都王濟

等家併桑葛之姻鄂省要束木皆⿰酉𬐚以謝天下以

成其獄凡四過徐不入其家爲 帝所忠怒御史

臺臣不善癉惡坐觀致此其自當汝罪皆曰奪職

追禄杖三者唯命江浙平章夙有怨於臺乗其憑

怒自傍激之謂湖北廉使功臣諸孫盜燒鈔八百

定堂帖二十下容姦數年𧷢終未入抱案

帝前示曰稽是可見悮裂卷爲兩縫畱半印公曰

縫用印者以社罔欺汝爲宰相持半印案以訟人

餘半烏在其人言塞 帝顧罵而起臺辯始釋明

日拜御史中丞無幾時拜榮禄大夫平章政事行

省福建賜爲兩金五千銀五千令行禁止民便安

之惟汀漳劇盜積歳未平公身將諸戍之兵申明

約束不貪勝不蹂禾稼不入民舎惟張皇武威過

柵不攻示以整暇晝則合圍山中夜則稅野偃旗

仆鼔賊或僞降覘其何爲乃豐酒肉飮食曉曰汝

昔由不堪汙吏侵暴潜逃居此能棄險而還耕桑

則平民矣吾安忍彼汝反名而加誅夷寡人之妻

孤人之子獨人父母而利其財悉縱歸之他柵聞

者相率以出其渠歐狗日浸南犇大兵隨之偷生

隝中其黨縛致于軍血鋒刄者纔是一馘自是方

三千里枹鼔不鳴正席其堂畫諾而巳聞

帝不豫馳歸京師甞藥晨夕俄然賔天與諸侯王

大臣定䇿禁中遣使逆 成宗龍庭入踐天位大德

之元拜江南諸道行御史大夫一日召其都事賈

鈞今參議中書者謂曰明詔責使肅清宣明風俗

敎化而刀筆流爲御史者肆爲苛虐惟急徴𧷢以

多爲功至迫子證父妻證夫弟證其兄奴告其主

敗風敎者我實行之汝宜以是出訓其屬

帝聞之以爲得職風紀大體微意栢臺七年改浙

省平章政事其治如臺門無私謁以轉粟京師多

資東南居天下什六七而松江塡淤歳乆冨民利

之當水出塗築爲圍田以故瀰漫浸灌沮洳廣逺

民不可稻公發卒數萬浚決揵石堤之導水入海

使復其故凡身董役經時而成民得良田(⿱艹石)干萬

頃至今頼之九年召入平章中書贊右丞相竱力

一心爕和庶政希致隆平纔一暑寒責異巳相曰

方 帝不豫而乃阿中專決吾誠不忍汝見敗國

以喪元也遂疾不出以十月八日薨年四十七立

朝之士在野之民齎咨咸曰古人有言昊天不弔

殱我良人矧鉅臣哉蓋棺之日最其家楮緡不滿

二百而債劵積多至十萬大臣清貧無公比倫足

昭炳白樂施爲仁不富之實官給轊車始克歸塟

于徐邳岠山之陽前夕兹山列炬如晝人則以爲

公之營魄結爲光耀以助臨照之祥旣貴顯矣妣

夫人杖之受不敢逃其𡥉又何如也後公薨之三

平當至大之元制贈推忠守正佐理功臣太傅開

府儀同三司上柱國徐國公謚忠肅於戯

今聖不忘哀而崇之所以爲人臣下賁幽墟可謂

竭盡而無餘矣銘曰

維昔 大帝立極之𡻕人生是時不億其麗何獨

於公光嶽氣終娠是元臣豈億所同加敦詩書聞

開見益甫踰弱冠帷幄出入于狩于征無逺不從

靡夕與朝勤不懈恭天寵之承其言易直衮闕可彌

憑怒安䘏大沃宸聦盡殱孔壬于福平章百其贈

金汀漳夙盜知公來臨投其殳斨耕鑿謳吟

成宗繼序曰秦漢下御史大夫丞相之亞俾行南

臺不專繩愆體仁德音風敎是宣移平章杭先民

所急浚通松江壞防巨室中書平章曾不歳餘䇿

右巳相阿中速辜行馬施門用示不出憤疾以終

救時望失將⿱穴之徐方岠山之陽貧僅能歸其清益

彰嗟兹九土奠自神禹岱宗巖巖北徐爲𬓛其帶

伊何淮流在南今其疆理蹙乎古始河齧彭城其

水瀰瀰𥘉公曾祖以佐運功雖國是徐猶爵未崇

於皇 今聖公德之令哀蚤隕祚上公是命旣土

旣爵傳子而孫帶礪山河國以永存




國朝文𩔖卷第五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