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朝文类 (四部丛刊本)/卷第五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八 国朝文类 卷第五十九
元 苏天爵 编 景上海涵芬楼藏元刊本
卷第六十

国朝文𩔖卷第五十九

 神道碑

  湖广行省左丞相神道碑  姚燧

初公以中书右丞下江陵驿闻 大帝为大燕三

日晓近臣曰伯颜东兵阿力海涯孤军戌鄂朕尝

深忧或荆蜀连兵顺流而东人心未牢必翻城为

应根本斯蹶孰谓小北庭人能覆全荆江浙闻是

肝胆落矣而吾东兵可无后虞朕喜以此御笔为

北庭书昔鲁鲁合西地所生阿力海涯为大将有

功信实聦明而安详其加为阿虎耳爱虎赤嫡

近越各赤给日别平章求今亿万维臣之中降是

宸翰昭乎云汉之章蔼如天语之温崇功襮德匪

夸一时可华及子孙百丗者才公一家视古丹书

铁劵出臣子手者何足道也即江陵民封之千家

始公微时侍燕惟席地坐后特置拓班诸侯王阿

失拉下赐之金罍曰俟至而省必合乐鼓某曲饮

是他杂以青白缥色龙鳯御服御帽金玉珠带白

貂裘西锦珠衣海东白鹘凡所以侈服贵近田娯

其心者靡不及公呜呼盛哉公北庭人妣夫人独

坚呼突卢化胞生剖而出公考阿散合彻弗善也

将弃之夫人未忍益谨鞠视㓜聦颖而辩长躬农

耕喟然曰大丈夫当树勲国家何至与细民勤本

畎畒释耒去求读北庭书一月而尽其师学甚为

舅氏习拉带逹拉寒所异叹曰而家门户其由子

大及从事人将卜邻𠮷带俾其子故中书右丞相

呼鲁仆化从受北庭书又荐其忠谨得𪧐卫

大帝濳藩已未从济江 帝射虎未殪公舍马而

徒挺矛舂杀之攻鄂先众而登禽一人还流矢贯

喉出项 帝勇之赐银为两半百先是闻吐蕃有

贮甘露宝函石室藏山穴者凡再使求之皆为大

蛇奇兽所惧莫至最后遣至其所无所见竟与俱

归劝进之初诸侯王议未一惟一王阘察耳尝有

书 帝忘其谁在也顾左右问公曰臣所有之书

出而决两事皆甚合㫖中统二年制以为中书省

郎中褒曰乆侍禁庭巳著劳迹至元改元加朝请

大夫参议中书省事发言惟以当可事宜为心不

惮伯相而阿其所志人有小疵必白 帝前众畏

其口明年进嘉议大夫佥南京河南大名顺德洺

磁彰德怀孟等路行中书省事始罢丗侯而易置

其地又明年转廉访使虎符领鹰坊凡鸟兽皮角

筋羽悉征输官寻领诸路鹰师猎户再兼中都路

䦨遗又明年进中议大夫佥制国用使司使又明

年故中书左丞刘武敏公拯为䇿襄阳吾故物由

弃弗戌使宋得窃筑为强藩复此浮汉入江则宋

可平 帝大然之征天下兵领以元帅府观武襄

阳城白河别开行中书省以我少师文献公佥省

公为同佥凡襄邓唐申裕在 太宗丗所残汉上

诸州之民避荒汴洛间与下户赋寡者悉徙而南

屯田给饷寻罢帅府又明年诏故平章合丹开府

仪同三司平章军国重事赠太尉史忠武公天泽

来莅师宋遣人馈盐茗襄阳乃筑长围起万山包

百丈楚山尽鹿门以绝之又城岘首开省其上兵

兴事剧星火公专入奏能日驰八百里败宋殿帅

今平章范文虎于灌滩又明年分中书省为尚书

拜中奉大夫参知河南等路行尚书省事又明年

兼汉军都元帅分将新军四千六十及废尚书复

以为河南等路行中书省事宋遣都统张贵张顺

将舟师从上游送袍甲犒师自万山接战二十里

斩顺杀溺过所当贵独以馀众入后水暴涨虑贵

乘出下令军中舟置灯篝岸积薪槱贵果结战舰

为阵宵遁尽然灯薪战四十馀里斩之柜门𨵿又

明年遂请以西域炮攻樊城㧞而屠之无噍𩔖遗

襄阳甚惨移攻具临之且晓守臣吕文焕君以孤

军御我数年今鸟飞路绝 帝实嘉能忠而主信

降必尊官重赐以劝方来终不仇汝置死所也文

焕感而出降十年二月也诏公偕以入觐真拜参

知政事明年授资德大夫中书右丞同忠武公行

荆湖等路枢宻院公䇿能籍民为兵十万合旧军

或丞相安童伯颜一人将之南伐宋社必墟制皆

从之故太傅伯颜与忠武时皆以左丞相赠开府

仪同三司太保并国武宣公阿术以平章与公及

故平章文焕以参政行省将大军发襄阳将至郢

忠武疾还敌𪧐兵数万筑新郢夹江为城横铁絙

鏁战舰江中巢炮彍弩遏我舟师郢北黄湾岸西

去江三里所港通藤湖逹汉敌壁其上攻㧞之拖

舟入港丞相惟以公数十骑觇新郢赵范两都统

鼓伏兵发葭林诸将仓卒有未甲者人人奋先殄

其一军两将之首皆致公割赵脑肤挠酒饮之行

克沙洋新城以临复守臣翟贵逆降大军去而复

叛及汉阳故平章夏贵以制置舟师陈汉口水军

千户马成为导由巳未济江沙武口涂入江㧞阳

逻青山白湖诸壁走贵军鄂守臣张晏然王该王

胜以城下遂徇州民衣冠𨵿会仍其服行郷郭帖

然无有夺菜秉者民争德吾元仁政义声恨服化

晩檄下汉阳寿昌信阳德安大兵既东分四万人

戌鄂𪡌公留后寻进官荣禄大夫自阳逻置驿以

便行商至蔡方请移师江陵而荆阃安抚高丗杰

将艨艟千六百艘卒二万规袭鄂公分兵御之大

败之荆江口降诸洞庭挑花滩下岳承制以守臣

孟之绍为安抚使即西师至公安誓曰自今功者

健儿陞长百夫百夫长千夫千夫长万夫万夫取

进止因南风大沙市战城上又战城中屠之江陵

精锐于是焉尽制置使朱祀孙辞疾髙节度逹出

降下令安集如鄂岳传檄归峡澧常德辰沅靖荆

门随郢复皆下之官其守臣如岳除宋苛法衣食

惸嫠诏故平章廉希宪以右丞行省江陵以丗杰

穷而来归弃江陵市祀孙征至京师死犹没入其

妻子还公于鄂移兵长沙行㧞湘阴潭守臣植滉

柱江中自乔口至城凡十五所皆断之又㧞城西

栅射书招其守帅李芾速下以活州民不然㧞城

屠矣不答乃令诸将画地分围决隍水以树梯冲

炮铁坝石心台百日公中流矢创甚责战益急申

命诸将凡所由乆顿兵者卒伍前驱诸将安行其

后也自今万夫千夫百夫之长皆居前列有退衄

者定以军兴法从事三日而㧞谋诸将曰国家为制

城㧞必屠是州生齿繁伙口数百万悉鱼SKchar之非

大帝谕伯颜以曹彬不杀㫖也其屈法生之发仓

以赈饿人传檄郴全道桂阳永衡武冈宝庆江西

𡊮连皆下之㓜主面缚公入觐贺始庭拜平章政

事还移兵靖江破严𨵿败马都统临川陈张两緫

管小溶江谕经略马曁不下凡攻三十馀日而㧞

公以靖江逺中土非长沙匹民性骜嚣易叛难服

不重典刑之广西它州不可言以绥徕其坑之市

斩曁传檄下柳郁林横邕廉𧰼浔藤梧贵昭融賔

宜贺化高容钦雷为州二十广东肇庆德庆封为

州三特磨农土贵南丹牧莫大秀皆请内属乃闸

全之湘水三十六所以通逓舟承制以万户史格

行宣慰司靖江还潭宋馀孽益卫两王改元海中

㗖人以爵规复其旧全永诸州与潭属县之民文

才喻周隆张虎罗飞之伦大或集众数万小亦千

数在在为群与江之北黄蕲相煽以动皆削平之

伪将张丗杰传欲袭肇庆雷诏公讨之且略地海

外无为贼巢过柳州岭时暑军士病渴所乘马蹄

地出泉人资沃饮至今名马蹄泉而伪安抚赵与

珞巳戍海南白沙港公航海五百里不崇朝而至

击与珞并𫉬伪使冉安国黄之纪皆磔之谕降琼

南宁万安𠮷阳闻伪王陷南恩公还袭走之降方

经略㑹卫王死崖山乃还复谕降八畨以其酋龙

文貌入觐置宣慰司从镇南王伐交趾其君蹈海

去得文毅昭国两王以归后二年入觐上都庭拜

光禄大夫湖广等处行中书省左丞相再月而疾

敕尚医四人诊视求见登马而剧归即与夫人诀

当廿有三年丙戌五月廿五日薨上都享年六十

葬都城西高梁河公元配帖力 帝既才公敕陈

亳颖元帅郝谦女为亚妃前卒敕复以其妺为继

自陈三召传至京师 顺圣皇后为加帼服白金

为两二千五百男六人帖力生故资善大夫湖广

行中书省左丞忽失海涯长郝生正奉大夫湖广

行中书省参知政事虎符监两淮军贯只各继郝

生辅国上将军湖南道宣慰使虎符监潭州军赐

玉带一品服和尚如夫人者萧生㧞突鲁海涯阿

昔思海涯媵生突鲁弥实海涯女五人一适故嘉

议大夫同知广西道宣慰司事惬里斯班一适承

务郎大司农少卿僧家奴一适中书省断事官六

斤一适昭勇大将军监平阳太原军伯渊一适传

诏丙牙男孙三人小云石海涯虎突海涯合滴力

海涯女孙六人一适郝某一适平章阔里𠮷思子

孛罗一适监平阳太原军子垤斜馀㓜后公薨十

四年今正奉辅国以神道未碑出公凡受制书与

御笔及公平生行实请燧曰徴是为铭呜呼兄弟

争与昭扬先德于其子职责巳塞矣尝读望诸君

书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未尝不兴

慨叹于武敏开用兵端视南国为奇货思圗形丹

青垂誉竹帛于今日后者如取诸怀及襄阳下方

戍淮西功巳不出乎巳大师南伐复分兵淮东渡

江捷闻一失声而死岂先福始祸者诚如道家所

忌邪而公鼓其孤军留戍所馀不能倍万名城通

都身至力取利尽海表图地籍民半宋壃理其时

将相虽瞠后尘犹不可望公少见最所下州荆之

南十四淮西四湖南九江之西二广西二十有一

广东海南各四凡五十八自馀洞夷山獠荷毡被

毳大主小酋棋错辐裂连数千里受縻听令者犹

不与存其依日月之末光张雷霆之馀威以㑹其

成功者亦一丗之雄哉今列其由省幕戎麾与所

受降登宰相者丞相二蒙古带阿拉韩平章十二

奥鲁赤虎突帖穆儿阿力史格吕文焕帖穆耳仆

花李庭李顺张弘范刘国杰程鹏飞史弼右丞四

唆突完颜讷怀阘出柔落也讷左丞四阘出海唐兀

带刘深赵修已参政十三贾文备郑也可何玮张

鼎樊楫朱国宝张荣实囊家带乌马耳孛罗合答

耳高达马应龙云从龙都元帅宣慰使緫管万夫

千夫之长又什伯是观出其门众多又足徴公善

推劳人也初北上田租畒取三升户调歳惟四两

及定湖广税法畒取三升尽除宋他名徴后征海

南度不足于用始权宜抽户调三之一佐军时以

为虐今较江浙诸省概增倍蓰独西南赖以轻平

其境馆传修洁亦甲他省生祠所在岳潭柳雷公

安兴安皆一而严𨵿与全独二铭曰

畴曰江汉南北之限天裂幅𢄙可恃为捍天混皇

舆其险则那古以求之同轨不多秦汉兹降呉平

于𣈆陈兼于隋矧赵遗胤曜灵生东有炎朱光爝

火之微宜尔灭藏于皇 大帝神武不丗行所睿

思效(⿱艹石)龟筮由夫潜藩自将六师鸼䑠浮江亦既

越之归正丹扆群䇿明试加兵襄阳五稔克止公

曰乘胜籍民授兵将以大臣南国用平 帝曰俞

哉惟尔恊朕假尔以𨱆诛彼干禁大师克鄂鼔行

而东四万其徒留后𢌿公公乃按图吾与吾守待

敌伺先孰与进取自鄂而岳自岳而荆长沙桂林

皆劗以兵馀州数十虽定传檄𫝑詟言绥心亦孔

𣗥又锄武庚子海之南左右皇子交州是戡畴知

公劳 大帝简在衣裘禽隼靡有遗赉不事故常

堕其奎章捷捷翩翩龙腾鳯翔又锡金罍合乐而

饮臣邻之家宠未有甚犹(⿱艹石)未然丞相是崇与太

傅公同元元功甲子二终玄闾是宅寿止名垂晣

晣竹帛北方诸流所王维河九里渐濡尚其馀波

宜公有子匪相伊使不专美虞赏克延丗其北居

庸卢沟在西有碑斯丰流峙与齐

  平章政事忙兀公神道碑  姚燧

燧持宪节使江之东三年当大德癸卯光禄大夫

上柱国江浙行省平章政事公之三子山东宣慰

使浑都与江东建康道肃政廉访副使拜都及行

河南省参知政事也先帖木而谱其系状其事以

请曰先公三𪧐坟莽矣其忠以事国𡥉以绳家光

大而雄伟者不及今焉镵之金石将日逺日忘奚

以视遗胄于无穷敢属笔子燧以与宪副聮事此

道义不可辞乃序之曰公忙兀氏讳博罗驩畏答

而公之曾孙蘸木SKchar公之孙琐鲁火都公之子始

畏答而与兄畏翼俱事 太祖时太畴盛强畏翼

谋往归之畏答而苦止曰 帝何负汝而为是竟

去追之不复雪泣而归请独宣力 帝贰之曰汝

兄与众皆往独留何为无以自明乃折矢誓曰所

不终事 帝者有如此矢 帝感其诚易名屑㕓

约为按答盖明炳几先与友同死生之称

帝后与王罕陈于SKchar刺真彼众我寡敕兀鲁一军

先发其将术彻带玩鞭马鬛不应屑㕓请曰战犹

凿也匪斧不入我先为凿诸军斧继顾 帝诀曰

臣万一不还三黄头儿将轸 圣虑者辰入疾战

大败其军晡犹逐北敕使止之乃旋师免胄为殿

脑中流矢 帝伤之曰朕戒卿蚤休兵竟创而归

亲为傅药寝与同帐逾月而卒 帝曰曩只里𠮷

为敌将实御屑㕓其以只里𠮷民百户属屑㕓子

丗丗歳赐勿绝其族散亡者收完之即封北方万

家 太宗以其子忙哥为郡王又俾贵臣忽都忽

大料汉民分城邑以封功臣割泰安州民万家封

郡王归奏 帝问忙兀之民何如是少对曰臣今

差以惟视 太祖之旧旧多亦多旧少亦少

帝曰不然旧民少而战绩则多其増为二万户与

十功臣同为诸侯者民异其编兀鲁争之忙兀旧

兵不及臣半今封顾多于臣 帝曰汝忘而先玩

鞭马鬛事邪后诸侯王与十功臣既有土地人民

凡事干其城者各遣断事官自司听直于朝公年

十六为断事官 丗祖正宸极以从攻叛王阿里

不哥功赐其军騬马四百匹金银币帛称是寻诏

入𪧐卫晓近臣曰是勲阀诸孙从其出入禁闼无

辄谁何李璮反诏将忙兀一军围济南钞益都莱

州贼平决狱燕南人称明允赐衣一袭云南王虎

哥赤为其省臣宝合丁軰毒杀事闻敕中书择可

治其狱者凡四奏人皆不当㫖丞相先真举公且

言败事臣请从坐 帝曰之人则可公辞臣不爱

死第年少目不知书 帝曰朕方恃卿求皇子死

尚书别帖兀而知书惟可使之簿责其事是否一

委自卿明日愼无归咎辅行也且闻卿不善饮彼

地多瘴宜少饮敌之未至四五驿所宝合丁遣人

负金六籝来迓公曰云南去朝廷辽邈省臣握兵

不安其心将惧而变乃好为语遣之既至尽以金

归省而竟其狱得置毒情杀之而还奏可顾先真

曰卿举得人赐兼金为两五十武备寺奏令入筋

角惟忙兀以时伙于常歳 帝曰其报赐之自今

凡忙兀事无大细如札刺而事统安童者悉统于

博罗驩八年授昭勇大将军右卫亲军都指挥使

虎符大都则专右卫上都则三卫兼緫十一年授

金吾卫上将军中书右丞大师南伐分军为两制

曰其右受伯颜阿术节度左悉委卿指一犯法臣

曰如别急烈迷失朕不责也俄受兼淮东都元帅

军于下邳公䇿诸将曰清河居宋北鄙城小而固

与泗州昭信淮安实相掎角当水陆冲未易卒㧞

可顿大兵为疑海州东海石秋违此数百里其守

必懈吾将轻兵倍程而东其守臣可袭虏也师至

海州丁安抚果下石秋东海随下清河史安抚闻

之亦下不一月而下四城宋主既降而淮东诸州

犹城守故太傅伯颜入觐还宻诏公进兵㧞淮安

南堡战白马湖又战宝应弃高邮不攻由西小河

达漕河据湾头堡断通泰援竟㧞扬州斩其制帅

李庭芝淮东诸州悉下赐西域药及蒲萄酒介胄

弓矢鞍勒㑹分江南之州隶诸侯王及十功臣又

益封公桂阳州十四年遣平叛王只里斡带于应

昌赐玉鞶带币帛与博罗驩同署枢宻院事未乆授

北京右丞既至召还㑹南土多反者诏募民能从

大军进讨者俾自为军其百夫千夫惟听其万夫

长节度不役他军制命符节一与正同巳行矣公

疾不能自陈令董司徒文忠入言今者日所出入

胜兵何啻百万何假此曹无赖侥幸之徒以壮军

威臣恐一践南土肆为贪虐斩伐平民妾其妇女

槖其货财民畏且仇反将滋众非便召舆疾入

帝视其色瘁然赐坐与语重陈董奏可之适常德

入诉唐兀带一军残暴其境如公所䇿敕斩以徇

诸是军皆罢之十六年哈刺斯博罗斯斡罗罕薛

运干皆强宗也𫝑不相一求遣大臣来莅诏令公

往凡居是二年十八年以右丞行省甘肃时大军

驻西北仰哺省者十数万人自陕西陇右河湟皆

不可舟惟车辇而畜负之涂费之馀十石不能致

一米石至百缗公经画得方供亿不乏贼不敢窥

边者二年二十有一年授龙虎卫上将军御史大

夫江南诸道行御史台事黄华反徴内地戍兵进

讨未能平贼多奴良民以归公令监察御史提利

按察司随在紏核皆止还之以疾归㑹诸侯王乃

颜反 帝欲自将征之公曰始 太祖分封东诸

侯王及侯其地与户臣始知之以二十率之彼得

其九忙兀兀鲁札刺而弘𠮷烈亦其烈斯五诸侯

得其十一彼力滋多吾亦滋多吾有衰耗彼亦衰

耗然要其归五侯之力终多彼二惟责徴兵五侯

自足当之何烦乘舆臣昔疾今愈请事东征制可

赐介胄弓矢鞍勒命公董是五诸侯兵以行与乃

颜接战屡摧其锋再与其党一王塔不带战淫雨

不止军以乏食求却公曰两阵之间勿作事先已

而彼军先动公悉众乘之逐北二日身中三矢禽

塔不带斩忽伦軰后与月律鲁太师合力始诛之

赐银为两四百五十币帛九不再月其党一王哈

丹复叛公再请往诏与诸侯王乃马带讨之公狃

于屡胜一日不虞贼游兵卒至止从三𮪍返走有

壑绝前广二丈深加广半追兵且及独公䇿马能

越三人后者皆见杀人以为天相忠义后逐北极

于东海之堧哈丹自引去𫉬其二妃斩其子老底

于阵凡战四年所俘金银悉散将士以故人致死

力贼平敕一妃赐乃马带一妃赐公陈金银器延

春阁召东征诸侯王及公至将分赐之问公汝家

是器几何鞶带有无公曰以 陛下威德奉身之

物亦毕备矣 帝曰朕出此物本酬卿曹之劳在

人则伐其能以幸多取朕问犹曰既有可谓谦挹

不眩于货者岂令其徒手归姑赐是器五百两廿

八年改河南宣慰司为行中书省求可首是省平

章者凡三奏皆不允末乃及公则可授荣禄大夫

平章政事淮盐为引歳六十五万前政多逋至公

如额而集赐异币一开封监县铁兀而告廉访使

胡某不戢其民昏集曙散县簿陈𪟝置巡屋器械

于村又周刘光店为墙四其门扃𫔎司夜出入诏

公按之皆诬杖而徙戍南边后诏天下括马不当

及公等之家公曰吾家有马群连郊坰不思佐国

无以为方三千里官民之倡其入騬马十有八疋

河水迁流无常民讼退滩连歳不绝或以其地投

献诸侯王求为佃民自蔽公奏正之仍著为令河

后泛滥堤埽横溃归德睢州汴梁水及城下漭为

巨浸公亲行视督有司捍完之 皇上元贞二年

迁公平章陕西未行而改复为河南入觐奏忙兀

一军戍北歳乆衣率故弊请以臣泰安州五户歳

入丝一斤积四千斤尽输内帑易为匹帛分赉诸

军 上以为益敕逓车送逹军中赐银为两百五

十币帛三陛辞之日 上谕之曰卿今白须

丗祖德言实足听闻事更加愼中书平章刺真宣

政院使大食蛮合奏始者伐宋 丗祖分军为两

右则属之伯颜阿术左属之博罗驩今伯颜阿术

皆有田民而博罗驩独无可后 上曰何乆不言

岂彼耻自白耶其于淮东所尝战地高邮巳籍之

民赐五百户以上中下率之上一而中下各二及

圈背银𠋣比再至汴逾年凡流外官乆滞不铨旅

食道宫者旬月皆出之大德之元叛王药木忽而

兀鲁不花来归公遣使驲闻始是诸王叛由其父

是軰小弱(⿱艹石)无与知今焉来归宜弃前恶以劝未

至 上曰是奏深契朕𠂻改平章湖广赐金鞍勒

至汝寜合福建省于江浙授公光禄大夫上柱国

江浙等处行中书省平章政事赐白玉腰带夏旱

随祷而雨杭之豪民十家入赂于官大为酿务高

其估而专其利酒日醨恶公变其法张省四凭其

富蓄凌轹府县肆为奸利自刻木牌与交钞杂行

民间实侵货币与国争利又盗堤海之石墙其私

居公欲斩之而中书刑曹当以杖然亦由是大姓

始重足立矣以大德庚子五月二十有二日薨于

临安寓金年六十有二以其年七月八日葬于檀

州西北太行山不封最其平生典兵则右卫都指

挥使都元帅枢宻院风纪则御史大夫宰相则三

为右丞四为平章与夫四十七年马足所及西南

云南西北金山东北海隅东髙句骊东南呉闽再

讨叛臣四征叛王其间事平而疾闻变请行惟以

有国艰虞为忧视转𨷖乎万里之逺历歳之乆(⿱艹石)

堂奥之朝夕焉虽风雪皲SKchar2其肤锋矢交集其躬

饮食饥渇不时其口体皆不避恤必致寇首戏下

归报终事而止真凛凛有曾考风 上尤眷重之(⿱艹石)

丗祖身御櫜鞬弓矢皆百丗传宝不以赐臣下者

惟以赐公海东青杂鹘先朝多或十赐惟至白鹘

觜爪玉如圣语晓曰是禽惟朕及鹰师所鞲以卿

丗臣诸孙宣力之多日桑榆矣无以娯心河南治

地平衍而逺且多陂泽鹅鹳所集时出纵之使民

得见昭代春秋蒐田之盛不敢萌啔邪心皆殊锡

也夫人某氏男四人宣慰宪副参政季博罗公于

庭臣居家最名有法夜分不寐诸子列侍其前听

谈祖宗故实母敢或归私室宴奉樽爼迭歌舞以

娱賔亦无有酒失者女六人长适国戚卜伯次适

薛彻干平章子佥书枢宻院事完者次适国王弟

孛兰肹次适月赤察而太师弟怯烈出次适山东

宣慰使必宰牙㓜在室铭曰

皇矣

太祖肇造方夏右之左之惟十臣者公之曾考展

一其中矢矢沥告 帝视友同敌陈来加挺戈而

出大崩其军免胄而入五兵之长无矢不仁由贼

叩轮懋功是创 帝恻其心百俘偿死顾成嘉止

既王其子迨分茅土 帝自等差国以泰安二万

其家公祖王季勤𪟝克𩔖再传而公 丗祖之事

勲阀遗苗 帝禃以培而独于公尝誉其材听于

禁闱无止入出翼翼其心弥谨自律随遇而安利

患靡干承命即往奚逺奚难东北海隅西南六诏

瓯闽炎陬金山遐徼闻有艰虞必请赴趋大狱叛

藩无一漏诛人臣宪宪曰省台院平章大夫宥宻

钧践 先圣 今圣赉予优优良驷天闲豪隼御

鞲櫜鞬介胄鞍带衣裘黄白之金委家如丘皇矣

太祖于疆于理惟公曾考实成其始遗厥大艰𢌿

之神孙神孙 丗祖辟干翕坤考其皇舆南北犹

判孰是浙右嬴鬼歆祼大兴师征嶻嶪百城罔不

箪壷竭蹷义声傅其国都孱王衔璧蕞尔淮东诸

州犹壁诏公进攻荡殱渠凶九域攸同公焉成终

将天之意悠悠或在成始之孙宜际斯㑹益封桂

阳江岭外内于乃先烈克光以大尝闻古先誓侯

功臣泰山如砺国以永存嗟公王孙国泰山下权

舆砺如其自今也

  平章政事徐国公神道碑  姚燧

公燕只吉台氏讳彻理曾祖太赤初将突𮪍百夫𪧐

卫从 太宗戡定中夏又劗平宋彭义斌淑扰山

东 太宗分土功臣由徐邳再刳于兵户不足万

故国以两州祖纳忽 宪宗伐宋师由蜀入从攻

合之钓鱼山战疾力考掬旅局监其国以

丗祖建极中统之元庚申夏五月十有二日生公

六歳而孤母夫人蒲察君介介自持动以礼节亲

戚不敢干以非义教子读书天质粹美不勤外傅

六经二氏悉渉源委以故聦明开益日多才略兼

人恒以匡君经国自期至元十有八年躯干盈常

袭其祖衣长不能胜则知其先益魁杰也其年入

见 帝赐之问而奇其对进侍帷幄湛露龙光江

濊涵濡绝其䓁夷时询民情细微敷告无隐一诸

侯王称兵东北 帝自将征入其地矣军中夜惊

公出抚遏人识言音喧咈一寂跳梁既平为奏兵

馀之民艰窭剥肤不赈恤之将不生活赖赐糓

牛马脱寒饥者亡虑数十万人归擢利用监古武

库也匪简在 帝心人者不以付之二十有三年

诏求逸遗于江之南且省其俗时相方急治赋鬻

民学田官有其直令既行矣公则止还诸学用为

完庙养贤之须归以事闻制甚嘉可明年桑葛

中书庶务立尚书省初为平章后为丞相凡昔盗

杀臣为领部为制国用使为尚书省所通钱粟并

归中书举诬为中书失征杀其二相大为计局钩

考豪𨤲诸省承风鄂省巳剧浙省尤酷延𦽦以求

失其主者逮及其亲又失代输其邻追系收坐岸

狱充牣搒掠百至或𨵿夫三木责妻市酒以偿民

不堪命自经裁与瘐死者巳数百人虐熖熏天诸

王贵戚亦莫谁何无不下之独公奋然数其奸𧷢

帝初未然益犯威颜言色俱厉 帝以为丑诋大

臣失几諌礼怒遣左右批其颊辩不为止曰臣非

有仇于彼而然直不忍其罔 上自私敢因雷霆

一击遂尔结舌使 明帝有不受言之名臣实愤

耻 帝意始解命将卫士百人控鹤倍之入籍其家

得金宝衍溢栋宇他物可资计者将半内帑罪既

彰白始钤其人诸系计局者皆出之又命籍党恶

浙省诸臣平章左右丞参政乌马蔑列忻都王济

等家并桑葛之姻鄂省要束木皆⿰酉𬐚以谢天下以

成其狱凡四过徐不入其家为 帝所忠怒御史

台臣不善瘅恶坐观致此其自当汝罪皆曰夺职

追禄杖三者唯命江浙平章夙有怨于台乘其凭

怒自傍激之谓湖北廉使功臣诸孙盗烧钞八百

定堂帖二十下容奸数年𧷢终未入抱案

帝前示曰稽是可见误裂卷为两缝留半印公曰

缝用印者以社罔欺汝为宰相持半印案以讼人

馀半乌在其人言塞 帝顾骂而起台辩始释明

日拜御史中丞无几时拜荣禄大夫平章政事行

省福建赐为两金五千银五千令行禁止民便安

之惟汀漳剧盗积歳未平公身将诸戍之兵申明

约束不贪胜不蹂禾稼不入民舎惟张皇武威过

栅不攻示以整暇昼则合围山中夜则税野偃旗

仆鼔贼或伪降觇其何为乃丰酒肉飮食晓曰汝

昔由不堪污吏侵暴潜逃居此能弃险而还耕桑

则平民矣吾安忍彼汝反名而加诛夷寡人之妻

孤人之子独人父母而利其财悉纵归之他栅闻

者相率以出其渠欧狗日浸南犇大兵随之偷生

隝中其党缚致于军血锋刄者才是一馘自是方

三千里枹鼔不鸣正席其堂画诺而巳闻

帝不豫驰归京师尝药晨夕俄然賔天与诸侯王

大臣定䇿禁中遣使逆 成宗龙庭入践天位大德

之元拜江南诸道行御史大夫一日召其都事贾

钧今参议中书者谓曰明诏责使肃清宣明风俗

教化而刀笔流为御史者肆为苛虐惟急徴𧷢以

多为功至迫子证父妻证夫弟证其兄奴告其主

败风教者我实行之汝宜以是出训其属

帝闻之以为得职风纪大体微意柏台七年改浙

省平章政事其治如台门无私谒以转粟京师多

资东南居天下什六七而松江填淤歳乆冨民利

之当水出涂筑为围田以故弥漫浸灌沮洳广逺

民不可稻公发卒数万浚决揵石堤之导水入海

使复其故凡身董役经时而成民得良田(⿱艹石)干万

顷至今赖之九年召入平章中书赞右丞相竱力

一心燮和庶政希致隆平才一暑寒责异巳相曰

方 帝不豫而乃阿中专决吾诚不忍汝见败国

以丧元也遂疾不出以十月八日薨年四十七立

朝之士在野之民赍咨咸曰古人有言昊天不吊

殱我良人矧巨臣哉盖棺之日最其家楮缗不满

二百而债劵积多至十万大臣清贫无公比伦足

昭炳白乐施为仁不富之实官给轊车始克归葬

于徐邳岠山之阳前夕兹山列炬如昼人则以为

公之营魄结为光耀以助临照之祥既贵显矣妣

夫人杖之受不敢逃其𡥉又何如也后公薨之三

平当至大之元制赠推忠守正佐理功臣太傅开

府仪同三司上柱国徐国公谥忠肃于戏

今圣不忘哀而崇之所以为人臣下贲幽墟可谓

竭尽而无馀矣铭曰

维昔 大帝立极之岁人生是时不亿其丽何独

于公光岳气终娠是元臣岂亿所同加敦诗书闻

开见益甫逾弱冠帷幄出入于狩于征无逺不从

靡夕与朝勤不懈恭天宠之承其言易直衮阙可弥

凭怒安恤大沃宸聦尽殱孔壬于福平章百其赠

金汀漳夙盗知公来临投其殳斨耕凿讴吟

成宗继序曰秦汉下御史大夫丞相之亚俾行南

台不专绳愆体仁德音风教是宣移平章杭先民

所急浚通松江坏防巨室中书平章曾不歳馀䇿

右巳相阿中速辜行马施门用示不出愤疾以终

救时望失将⿱穴之徐方岠山之阳贫仅能归其清益

彰嗟兹九土奠自神禹岱宗岩岩北徐为𬓛其带

伊何淮流在南今其疆理蹙乎古始河啮彭城其

水弥弥𥘉公曾祖以佐运功虽国是徐犹爵未崇

于皇 今圣公德之令哀蚤陨祚上公是命既土

既爵传子而孙带砺山河国以永存




国朝文𩔖卷第五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