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五 國朝文類 卷第五十六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五十七

國朝文𩔖卷第五十六

墓表

 錦峯王先生墓表     楊奐

先生姓王氏諱仲元字清卿家平隂廣道先生之

猶子明道先生之子世以儒道著一時名公鉅人

(⿱艹石)党懷英趙渢皆師尊之先生舉進士有聲承安

五年四舉推恩資髙雅清苦寡言咲無雜賔嘗知

阿干縣憲司以簡静聞退食擁琴書不出正襟危

坐似與世相忘也遇會心者雖對談竟日未聞渉

貴游可喜事人信其爲古君子也而書名尤重小

楷介歐虞間用薦者召應奉翰林文字同進士入

玉堂自先生始改陜西東路轉運司鹽鐵判官適

書藍田山碑飲玉漿偶得疾死于官舎貞祐四年

也死之日家無餘貲稾葬城南鴈塔之隂隣永平

王尚書擴墓經兵寺宇廢盪荆𣗥埋没迷所在後

三十八年尚書子元卿至審其在墓西十五歩初

元卿許並負而東旣而恐親族零落無可歸甲寅

五月九日奉天楊奐感念平素會長安邳邦用楊

天德來獻臣同德張琚髙唐趙安世淅津張儆燕

南毛居仁耿都陳殳雲中孟攀鱗太華郭時中鄠

郊范文炳平陸貟擇加以衣衾藏之故穴蓋有待也

  卓行劉先生墓表     王惲

先生諱德淵字道濟襄國内丘人性癖直有操守

好學能自刻厲及游滹南王先生門思索辨惑䓁

說自是饜飫史學爲專門之業非禮義不妄言動

一介不取於人朋友死雖千里逺徒歩必至覩前

賢竒蹟偉行擊節嘆賞而不能自巳至椎耕午以

饗竇王殺乗馬而祭昭烈其或憫時之艱急人之

難切於巳私而不置也始則人大以爲異既而疑

焉終廼歎服曰先生篤行直躬守死善道者也北

渡後赴戊戍試魁河北西路逮中統建元三府辟

其行能授翰林待制晚節知圎鑿方枘不能與時

𠥍匼乃以所得成就學者立言傳後著三爲書數

萬言其說爲天地立極爲生民立本爲聖賢立法

敷析温公通鑑數百條扶翊章武俾承正統及見

考亭綱目書多所脗合沾沾而喜曰吾天地間可

謂不孤矣又通古文竒字士多傳習之凡經指授

者雖節目磥砢表表有所立或惜其獨善不顯諸

用然振衰善俗激厲後人多矣太保劉公左轄張

公以郷曲義來周䘏皆却之曰吾非踽踽涼涼閹

然媚於世者也至有以禮願交而弗之𠃔者魯齋

許公每道邢必式閭致恭而去壬子秋予始見先

生於胙對榻學舘夜半歘起撼予曰吾於漢丞相

亮論議際有所得惜不並時當有說云云至元壬

午予按部夷儀謁先生於天貺齋棲遲蓬蓽心融

一天自樂其樂英發之氣至老不衰先生近何述

曰適作四𠒋辨天府七星挽章于以張皇幽眇振

濯漢靈一何壯也臨訣握予手曰吾耄矣斯文未

喪子其自將旣而聞卧疾慮乏調養詢諸友生始

知先生有子樸早世女孫一⿺辶商康氏子新婦女孫

皆不聴侍疾卒年七十有八時至元丙戍九月二

十二日也葬順德之西丘里後十五年晚進五寜

合鄉國議來請曰先生學貫三才養素丘園行嫓

於古人望髙乎一世没當易名用垂光範予謂寧

曰士風之不振也久矣安得髙風古節如先生者

哉昔孟東野以詩鳴唐張籍私謚曰貞耀程伯淳

以道自任潞公揭之曰眀道今扳二例如以卓行

加之則名與行爲顯𠃔矣門生戸部尚書戎益礲

石表墓以圗不朽翰林學士汲郡王惲爲之表

  孝子田君墓表      劉因

嗚呼天地至大萬物至衆而人與一物於其間其

爲形至微也自天地未生之初極天地旣壞之後

前瞻後察浩乎其無窮人與百年於其間其爲時

無㡬也其形雖微而有可以參天地者存焉其時

雖無㡬而有可以與天地相終始者存焉故君子

當平居無事之時於其一身之微百年之頃必愼

守而深惜惟恐其或傷而失之實非有以貪夫生

也亦將以全夫此而巳矣及其當大變處大節

其所以參天地者以之而立其所以與天地相終

始者以之而行而回視夫百年之頃一身之微曾

何足爲輕重於其間哉然其所以參天地而與之

相終始者皆天理人心之所不容巳而人之所以

生者也於此而全焉一死之餘其生氣流行於天

地萬物之間者凛千載而自(⿱艹石)也使其舎此而爲

區區歳月筋骸之計而禽視鳥息於天地間而其

心固已死矣而其所不容巳者SKchar時發焉則自

視其身亦有不(⿱艹石)死之爲愈者是欲全其生而實

未甞生欲免一死而繼以百千萬死嗚呼可勝哀

也哉先人甞手録金源貞祐以來致死於其所天

者十餘人而武臣戰卒及閭巷草野之人爲多而

予毎覧之未甞不始焉而慚惕若不自容中焉而

感激爲之泣下終則毛骨竦然(⿱艹石)有所振勵者故

爲之訪諸故老揆諸小說攷其姓里增𥙷而詳記

之惟恐其事之不傳也近復得清苑孝子田君焉

貞祐元年十二月十有七日保州䧟盡驅居民出

而君及其父與焉是夕下令老者殺卒聞命以殺

爲嬉未及君之父者十餘人而君乃惻然欲代其

父死遂潜徃伏其父於下以兩手㩀地俛而延頸

以待之卒舉火未暇省閱君項腦中兩刀而死夜

及半幸復蘇後二日令再下無老㓜盡殺時君巳

以藝𬒳選而行次安肅矣聞其父死謂人曰我當

逃歸葬吾父遂歸求父尸而得之負以渉河水傷

脛至血出發母冢下尸而塞之乃還而衆不之覺

也嗚呼此其所以爲孝子者歟其子道章資髙爽

喜讀書而遺山元公𨹧川郝公皆甞爲詩文以美

之雅善予一日狀其父之孝行訪予於易水之上

且曰古者孝友雖庻人得書於史官而先人之孝

(⿱艹石)是生無一命之旌而死遂無一言之託以傳

不朽爲先人子者亦何以自立於世今謀所以表

夫墓惟先生實哀之言巳泣數行下嗚呼予尚忍

不銘君也哉君諱喜世爲保之清苑人其仕至佩

金符其夀四十三其卒則歳乙未閏七月考彦妣

喬母兄嘉其所娶實望族韓有婦德郷里稱爲韓

孝婦其夀八十六男女三道昭道章裴氏女寅孫

五温良恭儉讓曾孫四元亞季德昌銘曰

嗚呼蹈斧龯而致死猶淵氷之歸全其死者藐焉

此身之微其全者浩乎此心之天有纍雖丘匪丘

者存有圓雖石匪石維文百世之下有旌古而勵

俗者必名此曰孝子之原過者其式之孰獨匪人

  故宋兵部侍郎徐公墓表   徐琰

國朝自至元𥘉元用兵襄漢以來驛書狎至日告

克捷旣下襄陽渡大江所向風靡有城郭封疆之

任者(⿱艹石)崩厥角恐後卒之混一區宇際天薄海罔

不臣妾是雖廟謨雄斷師武臣力之故而江南謀

國用世之士亦從是可知獨時時聞趙卯發死池

州李芾死潭州馬暨死静江如是者不過十數人

止㝡後又聞文天祥以宰相使軍前遁海上被執

不屈乆乃伏節(⿱艹石)可起人意者而於先幾之識前

知之見未之敢論十數年來南士車馳轂擊北來

不絶間坐論對語及其所以亡者則深憂逺計危

言剴論之士亦甞有之而枋用非人以言爲諱抑

而不求求而不聽聽而不用是以馴至此極始知

人謀非盡不臧抑亦國運之有所窮而天命之有

所属故不得不歸於有德也嗚呼是豈一人之力

一朝之故哉今觀余君恁所狀故宋尚書兵部侍

郎徐公之行則前言信有證不誣公諱卿孫字麒

伸臨江之清江人曾祖源祖大經父森贈宣教郎

妣熊氏贈宜人按狀公在宋朝起身儒科即以治

縣最當時其事蓋不勝書人視以爲譜升朝一再

遷爲御史爲諫官垂三年時其國之事莫急於邊

備𥘉見即以勵人才飭軍政結民心三事爲告襄

陽之不守元帥之無謀我軍之在行者猶無不知

之而彼相挾私𫎇蔽上下略不正其僨軍之罰位

於朝者視爲軟熟恬不之恠獨公能抗議彈擊第

一義已甚可觀繼是累十百䟽反覆諄切無非論

邊之日言大而不遺其細謀逺而不略於近料事

精宻置論切宜使吾徒爲其國計亦不過爾取是

謀帥而㧞李芾於乆廢薦文天祥於列郡以襄事

而陳李庭芝之決不可用即責時宰陳宜中循行

故事如坐而待亡其後或抗節死義或誤國謀身

無一不如其言此則非知人如權衡識時如蓍龜

則世孰能之殆天與爲謀神授之䇿者乎不用其

言而用其身雖簮筆持橐把節持麾於我何加至

是公去蓋益逺矣國亡未幾而身亦隨之悲夫余

間居坐念自有宇宙以來亡國何限以爲其國之

有人則其時其事言之可爲太息以爲無人則斯

人斯言散在史傳何國無之而卒亦無捄於須㬰

之運者信在人則在乎用才者爲何人在天則亦

顧迓續者之何如耳後有君子論一代興仆之由

於千載之上其有取於吾言乎(⿱艹石)公之文學政事

散見如狀以非大節所在故不詳録公生以宋丙

戍二月十九日卒以至元庚辰三月十日塟其郷

至元丁亥十二月廿四日娶楊氏贈冝人繼黄

氏封宜人子男二長震先卒次必茂女二豐城李

杲廬𨹧文陞其壻孫男二女三曾孫男三女二異

時余参秉江西以脩從祖漢髙士之祠于東湖固

巳起敬公之名節甞欲列吾宗人之有德有爵者

升侑之屬去官不果會文陞來亰師一日致其婦

兄之辭曰必茂先親殁且⿱苑土有年而墓道未表大

懼隕越無以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惟公中州典刑以詞翰重一世

敢以不朽爲請余知公悉且欲著其可鑒者示後

來故不復辭而系之辭曰

亡國之臣莫知所亡一或有知國指爲狂由異代

觀惟狂惟聖我知其人有死無瞑千載而下其言

則存刻表墓門示爾子孫

  故宋勇勝軍統制官詹侯墓表 呉澂

宋勇勝軍綂制官詹侯開慶巳未之夏戰死千蜀

勇勝軍屯鄂之城外其秋大兵奄至降其軍而侯

之妻子在軍中俱北徙子生始四歳時

世祖皇帝以親王捴兵柄河北董忠獻公從

世祖具知侯在蜀力戰不降狀命公曰佳父必生

佳兒汝其善護視公鞠誨同巳子名之曰士龍旣

成人仕州縣以㢘惠稱追痛其父死節而未白於

世常忽忽不樂及擢江南諸道行御史臺監察御

史按歴荆楚所至訪其父遺迹有宋士録國亡之

際能城守野戰死者人各爲傳而侯與焉得其傳

又稽諸故老遺黎退卒之口參伍附益歸以語其

友友輯爲事狀持示臨川呉澂曰吾父以節死居

北之五年吾母亦死僅存不肖孤一縷之脉大德

壬寅冬具衣冠招吾父之魂與吾母合⿱苑土鎭江丹

徒崇德之硯山懼弗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先烈將遂沉没則終天

無涯之痛愈不可塞願有述以表於墓敢以累子

澂禮辭許於是讀傳與狀而哀侯之所以死嗚呼

歐陽公論五代之臣全節而死者三王彦章其首

彦章北面朱梁蓋路人一旦爲君臣歳月甚淺鮮

無足道而弗貳所事百世之公議猶韙之宋三百

年仁義之國豈朱梁比而其季也死宗廟社稷死

城郭封疆求如項籍田横劉湛諸葛瞻顔杲卿張

廵許逺南霽雲輩一何寥寥耶侯以下官微禄出

入行陳屹屹不挫如此世亦SKchar甞無人哉嗚呼唏

矣侯之死以蜀崇慶告急宋大將徃援侯率偏師

以前破營壘十數攻蜀之帥號紐隣有善戰聲大

將畏憚得小捷⿺辶䖏謀左次以遁侯見帥深入不惑

驟領數十𮪍來徃有敵輙迎又喜逺追謂其輕脱

可獲也大將逗遛侯率所部獨進進至叙州南平隆

化縣界過游騎什什伯伯接戰無大勝負日中帥

以精𮪍數千至侯之衆不滿千人皆敢死士馳突

衝擊力戰不少懾遣卒詣大將求救方引衆趣山

顧望竟不赴侯棄所乗馬立射發無不斃帥兵屢

𨚫然以歩敵𮪍衆寡幾十倍帥兵生力分畨迭𨷖

日𣅳戰未罷所殺巳過當而侯之兵死傷者十七

八矢貫侯臂裂帛裹創復戰連中數十創創甚矢

盡衆稍稍散逸聚者猶數十人傷重莫能軍侯𬒳

執帥壯其勇期生之侯大罵求速死亦不加害翼日

帥親視其創饋之食與藥侯標去弗受絡置馬上

載以行八日不食至播州土門逼令招城中不行

遇害年五十二帥還都輙對儔黨言唶唶奬嘆曰

好人好人且曰其箭不可當侯之從子二其一失

其名先數𡻕戍巴州戰死其一名燦然後數𡻕要

隨州歸師至缺陂戰死壻王𣏌守樊城城䧟不降

亦死一門死者四人侯光州固始人諱鈞少負

氣嗤齷齪儒弊精神事無用語每云讀書了大意

可暇日挾勁弓驅馬出平原曠野指南北東西射

曰大丈夫立功名當以是萬殿帥噐之妻以兄女

繇邊郡材技良家子選補軍職⿰𥘈籴武定軍屯光徙

屯黄勇勝軍後剏取將於武定而以侯爲副其將

後走馬襄陽城上墮城下死侯叱曰大丈夫不爲

國死敵而死於是兒女子耳制置使遂以侯代將

充統制官寳祐間蜀歳歳𬒳兵侯徃來峽渠開逹

等州扞禦用少擊衆數數以多最深入蠻徼築建

城堡化服群獠撫以恩信任事不避艱險𩔖如此

捐 --捐軀徇國其素志也而竟以敢戰死嗚呼唏矣夫

人萬氏早卒再娶胡氏生士龍士龍之子澍亦嗜

書愿而周於務嗚呼自古忠臣義士身不食其報

者徃徃報於其子孫然則侯之後宜大蓋巳覩其兆

  元氏清河新阡表     元眀善

元氏有二一曰衛大夫咺一曰拓䟦魏魏之元著

於河南而吾曾祖諱興君家于大名之清河譜系

無所徴㩀不得上知族里諱興君娶彭氏生子曰

諱泉君曰諱聚君曰諱海君諱泉君娶張氏生子

曰諱信君諱聚君娶楊氏生子曰諱珍君曰諱成

君曰諱玉君諱海君娶髙氏生子曰諱天祐君曰

諱進君曰諱瓊君曰諱瑛君曰諱貢君由將仕佐

郎提舉杭州酒使司知事徙蘆𤁋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同管勾諱

信君娶楊氏生子曰弼曰德曰恭諱珍君娶張氏

何氏生子曰諱良曰矼今將仕郎髙郵屯田提舉

曰諱林曰榮曰瑩曰嵤諱成君娶趙氏生子曰巒

曰善諱玉君娶郭氏生子曰通曰福曰嘉諱天祐

君娶胡氏生子曰珪諱進君娶焦氏生子曰諱彧

𠃔諱瓊君娶楊氏生子曰諱山曰顯曰世彦曰世

傑曰檜諱瑛君娶張氏生子曰義曰從政今湖廣

行中書省宣使諱貢君娶弭氏生子曰明善以儒

起家由登仕佐郎樞宻院照磨爲中書省知管差

SKchar弻娶王氏生子曰起良娶李氏生子曰賢矼

娶皇父氏生子曰亨榮娶丁氏生子曰敏曰懋巒

娶楊氏生子曰衡曰衍善娶侯氏生子曰岵通娶

李氏生子曰翰福娶閻氏生子曰斡彧𠃔娶孫氏

生子曰秀山娶鄒氏生子曰振世彦娶劉氏生子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世傑娶鄒氏生子曰播義娶任氏生子曰嶠

曰峻明善娶李氏生子曰𫎇曰晦諱興君以下塟

于縣城郭西賈莊之東諱天祐君以下别塟新阡

去祖塋西南七十五歩仰惟吾祖和厚懿恭懷光

弗耀再世而發于吾考吾兄而明善不肖亦忝朝

命執事機要蓋懼夫族大曰逺昧于鏡考而涸先

澤此阡表之所由刻也夫祖澤流衍於㝠漠之中

緝學勵行命不逮者有焉趍下漸邪而幸振顯者

理無是也雖然益逺益大垂美無窮豈無其人嗚

呼元氏子孫其可不鍳于兹

  蘇府君墓表       鄧文原

蘇氏世居眞定之眞定縣君之曽大父公彦大父

元老父誠咸韞德弗仕君諱榮祖字顯之益樹善

以亢其宗然歳止三十有七寔至元十二年五月

十六日也越四十三年爲延祐丁巳君之子志道

官奉直大夫樞宻院斷事官經歴秩視五品得追

榮其父母由是制贈榮祖奉直大夫同知中山府

事飛騎尉眞定縣男妻呉氏眞定縣君咸曰天之

報施善人信逺益有徴哉志道將刻石墓左以昭

被寵光于無斁其子天爵甞爲國子生而余職教

于兹也以君之壻劉從道所著居里行業謁予文

余其可辭按狀君性頴異童齓巳(⿱艹石)成人從郷人

賈先生授業讀書一過輙成誦事大父孝疾病湯

液必親雖躬溲矢弗厭郷閭盖以比古黔婁云大

父年髙寢必温一夕誤火其席大父曰吾孫勿異

也然猶肉袒謝罪乆之早嗜學毎歸至夜分戒叩

戸者勿亟曰大父方安寢也時南北兵阻售書價

視珍具君得書必手鈔校讎無豪忽舛異廼巳暦

法自唐一行師推大衍定歳差法後世多倣用之

然司暦或失其傳君因金大明暦積筭爲書數十

篇多易其舊其學自經史百氏隂陽卜筮書靡不

斫𧷤尤𮟏伊洛之㫖必以孝弟忠信爲本甞曰學

貴適用也故素尚操履有古愿直風曽鬻白金於

市過友家墜焉友故收之以觀其恚而君神氣自

如友徐歸之曰君之量過人逺矣歳疫隣有窶人

君爲具藥食至舉家全活里閈之昬婣䘮塟者每

從君問禮君援古訓式縷解銖分不爲世俗隂陽

家拘忌之說訟者亦就君持平才諝日聞轉運司

辟君領眞定稅然非其意也賦入有常司征者率

利其贏君一無所汚未期以大父病歸終孝養者

七年而卒大父泣曰天胡奪吾孝孫之亟也朋友

族婣皆戚嗟相弔眀年大父卒越十年夫人呉氏

卒夫人宋宣和故家婉婉有禮節相其夫克愼中

饋既嫠奉舅始(⿱艹石)夫之存君儀容髙潔不事表襮

處昆弟雍睦衣食不先撫諸弟妹族属咸盡恩意

内外子姓羣從指數百獨通財同爨君卒諸弟稍

欲分析呉夫人不能止惟取薄田二頃書數篋皆

曰君之教行閨閫(⿱艹石)是夫甞欲辨宗法以合昭穆

建家廟以嚴祭祀設門塾以訓郷之子弟志未就

而殁取易家人之上九榜其齋曰威如故學者因

號威如先生男二人長即志道次殤或勸君止一

息教宜稍從寛君曰教可以愛㢮耶故志道由憲

司户部樞宻中書SKchar長幕僚司畫諾皆以治辦稱

女三人長壻即從道次賈玖馮慶孫男五人長天

爵力學績文中國子髙等調薊州判官累遷應奉

翰林文字承直郎同知制誥兼國史院編修官餘

早世女三人適宫天禎張𫎇何安道葬以卒之五

日墓在府北新市郷新城原從先塋之兆烏乎人

情孰不欲貴且壽也然古之知道者以德崇爲貴

令名不朽爲壽而世之髙車駟馬以矜華寵錬氣

服食以希髙年卒泯滅堙絶者何可勝道其視賤

且夭者相去得失㡬何也(⿱艹石)君之年與位皆弗克

究厥施而以善終始可不謂賢乎而況教忠有裕

命數哀榮又可慰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思於無窮云

  安先生墓表       𡊮桷

嗚呼金蹂宋踰南兩帝並立廢道德性命之說

辨愽長雄爲詞章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稱述率皆誕漫叢雜理偏

而氣豪南北崇尚幾無所分别當是時伊洛之學

傳南劔至乾道淳熈士知尊其說闡明之朱文公

統宗㩀㑹纎鉅畢備正學始崇又未㡬僞學造謗

咸諱其說以售仕于時金將亡各流離自保烏睹

所謂經說哉有明其說者獨江漢趙氏私相筆録

尊聞傳信稍自異流俗 皇元平江南其書稛載

以來保定劉先生因篤志獨行取文公書㑹稡而

甄别之其文精而深其識專以正蓋隆平之興使

夫道德同而風俗一不在於目接耳受而有嗣也

劉旣死得其傳者曰安君焉君諱熈字敬仲其學

汪洋静𮟏謂文以載道辭不勝不足以言理故其

言修以立於詩章幽而不傷慕貞潔之實將以自

任其道者也道散於異端九流證拾於墜簡傳者

益逺而書𦍒具在不知而作者則索於句讀之末

旨意斷絶踵謬而莫悟君設對問以辨後作者悔

而焚其書左氏浮誕不合經者悉去之續皇極經

世書繇元豐至至大三年考家禮爲祠堂以奉四

世邑人化之教人也以持敬爲本觧經必毫縷以

祈果知矣必驗其所行弟子相從者常百餘人出

入閭巷佩矩帶規知其爲君之弟子其於劉先生

也未甞一見之蓋篤信其書黙求以通焉者也劉

亦知君足以傳道卒不得見焉君深悲之而於學

有侣君無憾矣君之先太原離石人五世祖玠仕

於金曾祖昇不仕祖滔以經童登第金將亡徙眞

定因居焉戊戍歳詞賦入等占儒籍考松江東宣

慰司照磨妣劉氏君少敏悟諸父咸噐之素多疾

甞避𨼆封龍山然卒不得年至大四年五月某日

卒年四十有三娶張氏焦氏子二塈垣女一嫁王

氏是歳葬稾城縣安仁郷先塋之側其卒也翰林

學士王公思㢘以書唁其父曰自敬仲死詎安氏

不幸士林不幸矣有遺文十卷既塟之十三年門

人蘇天爵述其事狀踵門曰黙菴先生天爵從學

實有年先生之德之行願表於墓原使有考桷作

而言曰眞文忠公德秀與朱文公同里生不及事

焉文公之學眞實紹之侑食于廟于祠無異辭集

賢劉公生愈後闡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合一劉公功與眞公並安君

不得見劉公而道實有傳盛矣哉舂陵之學四方

爲有準矣至治三年歳次癸亥二月丁亥翰林直

學士奉議大夫知制誥同修國史㑹稽𡊮桷表

  王伯益墓表        虞集

皇慶癸丑二月某甲子王君伯益卒於京師客舎

治書侍御史趙敬父翰林直學士元復𥘉同知彰

慶使栁唐佐皆出錢合所與相知者之賻授其妻

之兄兾州知事莫正巳使治其喪五日始克歛而

殯諸城南僧寺其友楊載杜本訪其平生所爲詩

文傳之又爲作𦘕像賛及著哀詩哭之舉其孤

𥙷國子生踰月其弟自大名走京師謀歸其柩將

以某年月日葬之某地其先塋也載本又謂集宜

爲文表其墓令後人知爲吾伯益所藏云伯益名

執謙大名人生數歳入郷校旬月中巳能習盡羣

兒所授書問難其師其師爲絶席引寘坐側羣兒

無敢與並因勸其父某送詣郡學未數月又絀其

同舎生如郷校及長其父資之游亰師時中書平

章卜灰 -- 灰 木公翰林唐承㫖公有重名當世以人材

爲巳任一見伯益皆曰竒材也不敢以進用常秩

浼伯益將言於上擇舘閣優重地薦之乆之不得

如二公志尚方符寳典書滿三年常得四品官即

以伯益爲符寳典書三年竟不得四品官二公相

繼去世無爲伯益言者柳唐佐爲言於張子有平

章平章事隆福宫最貴近而雅好文士禮伯益爲

上客畱署其府爲徽政院照磨調眞定録事陵州

判官改將作院照磨伯益皆漠如也徒曰與彰徳

田衍師孟河間李亰景山濟南張養浩希孟飲酒

賦詩爲神交時人望見之皆以爲古仙異人兾一得

遇待爲幸閻承㫖時在翰林謂人曰吾聞伯益宜

供奉翰林苟有意𦍒得見之伯益不屑也後十餘

年始爲翰林應奉文字承務郎同知制誥兼國史

院編修官然伯益竟止是官年才四十八悲哉伯

益身長不過數尺不喜𮪍馬遇好友即提杖出門

竟日去不返顧語妻子以爲常始來亰師用橐中

金不識記數及貲盡益困至終身亦不以介意於

書無不讀於人物治道政術甚明白而未始以辯

博自雄遇人無賢不肖皆驩然無間而𮌎中了不

可混長年亰城居而所以爲詩簡澹蕭逺如在山

林不與人接者常謂人曰吾知吴楚多瑰偉竒絶

者當委身徃游乃稱吾意耳楊載曰然誠廣伯益

以山水之勝視陳子昻李太白未知何如蓋伯益

之詩㫖意不迫於事物而律法深穩合古作故識

者以載爲知言伯益甞學脩金丹求神僊又甞深

坐黙究爲禪定雖莫竟其所至然灼不爲外境移

奪無疑矣杜本曰伯益人品極髙去世人巳逺當

得大徹豈不偉歟惜乎年不待之也未卒前一夕

猶與客飮酒人家暮歸坐閱案上書夜且半妻孥

頗察其有異召毉未至伯益忽拊几却卧不復言

禁鍾不盡一聲趣喚楊載杜本來而復瞑嗚呼(⿱艹石)

伯益者豈非古之所謂超邁不羣者耶方伯益在

歛集徃𡘜之見唐佐語莫知事曰莫夫人何以爲

生㓜女(⿱艹石)爲得所歸弱子(⿱艹石)爲得所長感慨出涕

被面毅然以爲巳事一坐皆欷歔不能仰視是以

莫知事治棺椁後極堅緻理其家尤備此皆有古

道非常人所可及嗟夫觀伯益之得於人如此則

伯益之所存可信巳烏乎是爲表

  稷山叚氏阡表      虞集

泰定四年秋天官侍郎段輔出其先世遺文以示

集讀而嘆曰嗟夫昔宋失中原文獻隊地蓋爲金

者百數十年材名文藝之士相望乎其間至于眀

道正誼之學則或鮮傳者矣及其亡也禍亂尤甚

斯民之生存無幾況學者乎而河東段氏之學獨

行乎捄死扶傷之際卓然一出於正不惑於神怪

不畫於浮近有振俗立教之遺風焉嗚呼可謂善

自託於不泯者哉於是輔告集曰維段氏世居絳

之稷山由輔而上遡其可知者爲前宋司理參軍

諱應規十一世矣司理之六世孫爲金武威郡侯

諱矩生三子長曰鈞次曰鏞次曰鐸鐸以正𨺚進士

官至華州防禦使武威所因以得封者也鏞先卒

而二人以文行稱謂之河東二叚在防禦時隴西

李愈作武威墓表五世之内名德並著自武威而

至於今又六世矣家學幸可徴焉子爲叙而篆

將刻諸墓道集辱在同朝不敢辭乃按而書之凡

李愈氏巳表者不具所具者自鈞始鈞生汝舟汝

舟生恒恒生克巳成巳脩巳克巳成已之㓜也禮

部尚書趙公秉文識之目之曰二妙成巳登正大

進士第主宜陽簿及内附朝廷特授平陽提舉學

校官不起而克巳終𨼆于家一時諸侯大夫士皆

師尊之各有文集數十卷集所爲讀而興嘆者也

克巳之子三人思永思誠河中府儒學教授思温

皇子安西王召爲記室參軍不赴以子輔貴贈中

順大夫禮部侍郎上𮪍都尉追封河東郡伯成巳

之子曰思義平陽路儒學教授四子之孫凡十人

似英甫彦孚輔之兄彞經循順其弟也其九人皆

仕有禄位獨輔㝡顯以文行選應奉翰林三爲御

史遍歴陜西江南及中臺以司業教國子生判太

常禮儀院㝷貳天官譽名日盛君子有望焉嗚呼

自司理君至于今段氏十一傳凡二百有餘年而

代亦三易矣文學之懿前後相属豈不偉哉彼以

功名冨貴赫奕一時者何可勝數然不過一傳再

傳而聲迹俱泯自其子孫有不能知其世視此孰

爲得失哉故爲之銘銘曰

氣蓋世𠔃慮徧物邈無託𠔃乆焉識眇弱翰𠔃著

微迹何千年𠔃如白日翩翩𠔃弟昆顧余庭𠔃鞠

存嘉遯𠔃無悶善自託𠔃斯文皇肇造𠔃有區羣

材來𠔃並驅匪伏𠔃有待視其家𠔃多書岌維岳

𠔃潤流斯河世寖顯𠔃子孫則多邦人有言𠔃先

生之家

  張進中墓表       王士熈

貴齒尊老之義尚矣古之有天下者皆養之以求

其言居民間則爲父師生于治世涵濡德澤故保

其生也無傷更事知艱故言之發也有則厥後三

老董公見舉大義之時沛中父老預歌舞成功之

日斯老者之著明于世者也 聖朝建都燕山民

物日冨八九十歳翁敦茂厖碩朝延優之徭役勿

事歳時得陞殿上上

皇帝夀每大朝㑹百官衣朝服鞠躬以進視班次

唯謹母敢越尺寸而諸耆老髙幘愽褐從容暇裕

以齒後先門者不加誰何俟百官退乃陟峻陛承

清光歸而娱嬉井陌或騎或歩更過飲食和氣粹

如大駕出宫則龎眉黄髮序勾陳環衛間見者咸

曰樂哉太平之民也張進中居京師有年耆老之

一也進中字子正善爲筆其爲筆也管以堅竹毫

以鼬䑕極精銳宜書人爭售之由是四方咸知進

中名得其一者以爲珍異而尚方時有所需非進

中所爲者不用也進中自持筆以入必賜以酒年

益髙被璽書蠲其傜役至八十以終時延祐七年

某月某日也塟宛平縣岡村妻某氏子某余識京

師耆老多矣所敬者唯君及何失失家善織紗縠

最能爲詩充然有得如宋陸務觀可傳也日岀買

絲騎驢歌吟道中指意良逺張君雅重厚毅然有

容坐窒中自珍其筆有來求之者目其貌非儒生

雖多予價終不肯出其善者𢌿之學士先生如淇

上王仲謀上黨宋齊彦呉中趙子昻皆與之善三

家皆世稱善書者其知君良有以夫今何君張君

相繼以隕求似者未之見嗚呼生治世以樂其身

不必仕之及也擅一藝以夀其名不必文之多也

張君亦何憾焉掲辭墓前用以告來者

  眞定張君墓表      宋本

眞定之眞定縣人曰張君諱德林字茂卿夙䘮怙

恃兄弟衆且貧既長遂贅壻于郡董氏董氏多財

無子委君家事君長治生乆之資益饒又哀董宗

將絶爲外舅買妾覬有以世其祀果生一子名笥

亡㡬何外舅妾皆死君夫婦鞠笥保抱乳哺之壯

悉致家貲以去笥力畱同居不可乃與田百畒屋

一區爲報君課家人耕蠺以自衣食至治元年

月十四日病卒年六十四至順二年某月某日葬

縣之新市郷安封原子男一人天佑和寧路儒學

正女二人長適朝列大夫監察御史蘇天爵次適

郡士宫思敬孫男二中立中和日蘇君持君事狀

告予曰昔杭有冨民病且死子生甫三歳遺命壻

主家産它時子取三壻取七子長而訟乖崖張公

爲守曰使遺命子七則死壻手矣苟無剛眀(⿱艹石)

公者則子受屈無疑今張君非迫於孤子之愬非

怵於官府禁令非不理於郷黨親戚之口慨然舎

所巳㩀遺諸不争求之時俗亦鮮矣能爲我文以

表其墓爲齊民勸乎苟得之將歸刻諸石予諾而

未遂蘇君再請三請且歳餘不懈時蘇君室恒山

郡君者巳亡予憐其拳拳故妻之父(⿱艹石)是乃最其

事之概附以卒葬歳月子女孫息之數而系以論

曰古未有贅壻秦黔首家貧子壯則出贅始見史

傳實弊俗也妻之家不以骨SKchar視贅壻雖贅壻亦

自不以我爲妻家骨SKchar張延賞韋臯猶爾矧餘人

乎陽爲翕翕𤍠而隂相漠然者争𨷖相責望者皆

有之蓋實非骨肉而然也故有國者至發民贅壻

爲卒將以用其憤忿不平勤勞困苦之氣耳至財

者則又民之心也百金之産出入掌握可没齒温

飽贅壻於妻之父母之子何有於𭟼處非骨肉之

地當風俗世下之時而張君出焉眞鮮哉方以杭

民之訟則大非其倫彼富民者懼死其子於巳生

而君則求董之子於未有詎不相萬萬哉當買妾

時君固巳無心於其所殖不待推致於笥而後知

也然予又有感於蘇君者昔予大父亦壻京師冨

民張氏張亦無子約曰死後園田屋室金帛皆子

物數歳側室育子大父告去張翁媪驚曰何至是

縱有子女不當得産之半耶大父曰某不欲處嫌

地竟去舊當狀其事洎其餘行實欲求當世有文

者表著金石未能也孫於祖顧乆有闕然者蘇君

乃能以斯先我豈天賞君盡心外舅而生蘇君俾

豈弟親親女以君女而取報乎則郷所謂弊俗者

鎭定之間由董張蘇三氏可少湔矣用於世而觀

民風者過君墓道以讀是尚有徴焉




國朝文𩔖卷第五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