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 國朝文類 卷第六十一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六十二

國朝文𩔖卷第六十一

 神道碑

  參知政事賈公神道碑   姚燧

賈氏之顯在金叔丗由大考銀青榮禄大夫上柱

國尚書右丞河東郡襄獻公諱守謙相宣廟故曽

大父衍金紫光禄大夫曾妣石其夫人焦皆從封

河東郡夫人考頥武節將軍兵部主事蔡州觀察

推官生公鄭州年十五汳亂巳失兵部奉妣夫人

孫踰河依舅氏居天平甫及冠入官行䑓于時法

制寛簡凡受事者惟以賄先或餽黄金爲兩半百

峻絶不取 太宗聞之稱其清慎特勑有司月給

白金爲兩百 丗祖淵龍驛致諸邸與語合意俾

董城上都竟工丁妣夫人憂去及踐天位首以爲

中書左右司郎中不名惟官命之坐政事堂位宰

相下他爲郎者莫之與班由善國言小大庶政不

資舌人皆特入奏其冬 帝自將討叛王漠北漢人

惟丞相史忠武公及公二人者從歸賜西錦服賞

其周旋莽閴皸SKchar2之郷不懈益勤也帝問卿郎俸

幾何公如數對則曰何薄如是勑増之公曰品制

宜然後太保劉文正公奏公參知政事公又曰他

日必有由郎援例求執政者將何爲禦皆不許至

元始元官朝請參議中書省事詔同燧先丗父太

師文獻公時以中書左丞行省河東山西罷丗侯

置牧守五年再爲左右司郎中者三年盜殺臣爲

平章欲擅利權病其束手中書不得肆欲奏求分

六曹繁務立尚書省授公中書給事中丞相惟署

制勑而巳隨同兩丞相史公耶律公潤色國史翰

林十年襄陽下詔令即汰生熟劵軍隨授知襄陽

府府隨陞路官太中襄陽路緫管虎符明年詔淮

安忠武王伯顔時以中書右丞相河南王阿术以

平章楚公阿力海涯以右丞行中書省將圍襄諸

軍濟以新籍之兵合數十萬衆平宋授公宣撫使

議行省事浮漢濟江下鄂大師其東留右丞及公

戍鄂明年授僉行中書省事荆閫遣安撫使髙丗

傑來襲右丞出禦敗之降丗傑乗銳下岳進拔江

陵又移軍圍潭獨公留戍士民求見者前其人而

却其贄金帛一錢不入其門酒茗之微亦絶戢吏

卒無入郷敢縱暴者刑以重典發𢈔賑飢宋宗室

仰食官者仍廪(“㐭”換為“面”)之不變其服而行其楮幣弛湖荻

禁聽民漁樵東南未下之州商旅滯此者給繻歸

之剏舟百數十艘操以水軍免括商民置藥局遣

醫更視疾瘻婁安邦以信陽來歸從其子入覲矣

禆將陳思聦屠其家逆端則見或議加兵公曰爲

是益堅其叛惟可計致遣朱千戸從十人徃使戒

無操兵好謂之曰汝與安邦同功有怨盍明之省

何俟其出而屠其家或仇黨夙夜甘心於汝柰何

冝身至省告余以故余則直汝不然少猶豫則以

叛加兵興誅矣思聦果來隨徴其妻子其徒至數

以𢦤賊主帥家與未受使言迎射殺其從二人罪

併肆其子諸爲亂於市㓜主旣降其相陳宜中文

天祥挾益衛兩王逃之閩廣爵人號年東南大蠢

覬倖之徒相煽以動大或數萬小或千數在在爲

羣鄿㓂起司空山剽黄及壽昌壽昌距鄂尤邇鄂

屬縣傳髙亦集衆跳梁爲應公多爲檄曉曰汝皆

平民爲賊驅脅至此俘殺之𫉬子女貨財渠惡悉

有汝何利焉捐 --捐父母妻子徒受叛逆之名以取族

爲郷里所醜今能投兵返其居者復齒平民不蹤

迹其旣徃有斬賊首至者以級多少受賞以渠首

至者官之言中其情上下猜沮稍稍離渙壓以官

軍遂盡株橛翦平無留髙亡之江西武寧公又檄

敢舎匿者誅及其鄰窮無所歸變姓名返家爲尉

縛致磔死𥘉遣萬戸某者討是賊其人顧以髙

爲辭請急盡殱鄂之豪傑大姓以絶禍本公曰應

賊者髙䑕子何爲旋就梟夷豪傑大姓初無與知

柰何以髙誣誅逆天欺君以禍民夫誰敢然汝第

徃吾能必其無佗其人出留所善部將戒曰聞吾

還軍汝舉烽城樓内外合發必盡殱是㑹其戰不

利水死其始事彰鄂人大恐轉益德公恃爲司命

時精兵盡於圍潭居守半老疾乃雜新民乗城民

相誓曰設㓂誠至吾曹二三千人必無四顧其家

專擁衛賈相十四年官中奉湖北宣慰使明年授

參知政事無幾時遷江西行省參知政事民素父

母愛而神明敬之號送其去像事於學先聲至江

西民有迎訴千里外者時其省收海隅僞命甚急

有者坐以連賊無者謂爲靳匿將爲後用誅論巨

室踰三百家猶有幽獄未斷者公至出其非辜下

令凡宋告身以城來者朝廷旣加其舊官之矣自

餘蓄此無所叙復徒自取禍其悉投水火敢有以

索兵仗爲名俠入民家罔爲收匿以起獄取貨與

取妾人子女痛繩以法明年大水壞民廬室藏蓋

者發粟以賙其逃登屋木者遣吏具舟載糜粥糗

糒以食脫沈溺數萬家宰相出入以甲士導從至

省班立庭下其冬大雪墮地旋消移時不能滿寸

右丞闒出勲貴胄也顧謂公曰南方並有北寒減

三月公曰相公襲貂裘熾炭其前而張幄於後言

是則宜彼庭立者必以爲加三月矣右丞屬觴於

公謝其失言休士於廡由是知其爲心斯須不忘

恤下也事必資決不敢友視而師之明年李梓發

盜據南安公虞他將徃則爲暴堅其不下請身徃

平纔從兵千營于城北爲檄推誠招懷梓發度其

猖獗日乆𫝑不敢歸以其徒知公有素或貳其操

戰不爲用懼左右竊取其首爲功乃閉妻子一室

自焚死衆皆散還其郷不戮一人平南安歸江東

饒之屬縣都昌杜萬一挾左道媚人有衆萬數狂

僣置相公曰都昌與吾南康止限彭蠡此㓂不馘

將亂南康乃調兵戍遏彭蠡西瀕別遣方招討將

其軍伏仗舟中僞爲商農徑造茇舎生禽萬一與

其相曹者以歸磔龍興市其徒散駭復其民居後

有列巨室姓名百數來上云與賊連公曰大慝誅

矣延求何爲火之而江東宣慰使某者𡝭其成功

遣使入䜛公不俟江東兵至惟遣南將徃討私有

其藏以八日屠禁日殺人㑹公亦遣使至制責江

東使曰賈郎中爲者何有過差且是賊非羊豕人

也雖殺以朔日猶可十七年詔再征日本賦江浙

江西湖廣三省造海艦公極言如是將亂江南欲

身任入聞陳其過舉他相以爲不可廢閣詔令異

同之間其年七月二十日年六十三薨于豫章而

始成戰艦遣宣慰某者緫致于軍東征丞相憤失

軍興將以是日斬使忽詔下旣江西海艦後期罷

兵君子謂公薨猶利國如古尸諌以其冬十有二

月歸塟威州井陘牛山先塋嘗㝡其平生家居事

妣夫人曲極孝敬迨薨移是以養寡姊夫人李氏

信氏雍睦無間言視政之休未甞廢書從戎亦橐

負書以行從討叛王度漠有暇猶爲 丗祖陳

說資治通鑑納君於善延師私塾毓德諸子日或

至其舎出門交友貌粹而言温侃侃易直無有城

府機穽尤篤故舊故第邇太室𡻕常以十月剛日

大享其日每風雪沍寒非執豆籩聞鐘鼓振發不

敢安卧其室冠服庭立至乎巳享積學其躬如是

施諸用丗事 丗祖二十有一年其居中當

睿聖大有爲之時與二三元臣上以毗賛其經國下

以燮熈其子民者十有三年出而經理南紀謀猷大

軍于襄陽于湖廣于江西新造之邦嚮化未純安

而集之喣而濡之如恐一夫不𫉬其所一有海隅

之難盜賊附起禍譬而賞勸德綏而威撻徐革其

靣而浹其心俾方三數千里之氓一喙同辭稱其

仁人求能推守大帝諭忠武王以曹彬取南唐不

殺之訓者無公亞疋嗚呼後公之薨廿有九年今

聖言念盡瘁大帝功加生民贈推忠輔義功臣銀

青榮禄大夫平章政事定國公謚曰文正哀褒之

典無一遺者恩重書棺公而歆兹可作於九原矣

五子鐸淮東宣慰使鈞中書省參知政事龯不禄

鏞令曹之禹城鍔知鹽官州二女⿺辶商臨湘令劉彧

僉山東道肅政廉訪司事王遂男孫五汝玉行䑓

監察御史汝立汝礪餘未名女孫五有從者三𠮷

州校官許崇慶戍守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萬户劉遂壽武庫使劉

復餘㓜男曾孫五女曾孫一皆㓜銘曰

定公筮仕于顧成丗弱齡卑官潔慎巳至

世祖淵龍謂治須賢蒐以自毗如渴繘泉公焉其

時先後胥附及踐天位大正百度以公爲郎左右

中書凢我庶政丞相共圖日月入告 天顔諟顧

不恇於威不愉於豫垂十五年政治𨺚平維

帝之明公猷是經將一文軌襄漢其始出公軍諮

爲烈益偉旣下江夏人暴而仇公則緩之敷澤優

優粟飢藥疾于賦于役勝國厲民靡不與黜大盜

劻勷動萬爲曹以言爲兵訓枿其豪民視曰公予

父予母胡不像之事以豆爼聞遷省洪出涕齎咨

洪聞其來人抃以嬉旣繫岸獄載糗與粥舟取溺

逃于彼登木南安勦狂不缺斧斨僣僞都昌生致

用方惠懷其仁两省千里聞其告凶號啼婦子疇

非位相死而罵長伊疇(⿱艹石)公没丗不忘謚于太常

傳以太史矧丗其德衆多令子有毖巋山螭石劘

穹神保焉依期古與終

   僉書樞宻院事董公神道碑 姚燧

公諱文忠字彦誠眞定藳城人曽大父哲大父昕

父俊材而略 太祖兵金由農畒將郷民萬衆來

歸官以龍虎衛上將軍右副元帥知中山府事時

太尉史忠武公兄河北西路都元帥天倪開閫眞

定其倅武仙殺元帥一家百口據眞定叛而臣金

太尉集兄散卒復之仙走壁䨇門夜又襲入太尉

唯與故侍衛親軍都指揮李伯祐投城渉塹奔稾

右副聞亂巳艤舟滹沱即馬入稾合力再復之仙

走壁抱犢旋踰河 太宗以太尉爲眞定河間東

平濟南大名五路萬户右副長千夫從追義宗歸

德薄北門而陳金縱兵夜擊我師敗績右副死事

夫人李氏九子公次居八 憲宗即位明年壬子

年二十有二始入侍 丗祖潜藩承㫖王文康公

鶚言詩教問公能乎對曰臣少讀書唯知入則竭

力以事父母出則致身事君而巳詩非所學癸丑

從征南詔己未伐宋王師臨江與兄忠獻公文炳

翰林承㫖文用率勇士乗鵃䑠求先濟教遣他將

舟師繼之三戰三捷得敵蒙衝百艘遂進圍鄂

上正宸極中統之元置符寳局以公爲郎後官奉訓

大夫居益近宻 上嘗不名唯第呼董八亦異数

也而不爲容恱隨事獻納中禁事袐外多不聞舉

所可知如至元二年安童以右丞相入領中書建

陳十事言忤天聽公曰丞相田勲閥王孫夙以賢

聞今其始政人方延佇傾耳而所請若是後何以

爲乃從旁代對𢢽悃詳切如身條䟽者始得開可

八年侍講徒單公履欲行貢舉知上於釋崇教抑

禪乗是𨻶言儒亦有是科書生𩔖教道學𩔖禪

上怒巳召先少師文獻公司徒許文正公與一左相廷

辨公自外入 上曰汝日誦四書亦道學者公曰

陛下毎言士不治經究心孔孟之道而爲賦詩何

𨵿脩身何益爲國由是海内之士稍知從事實學

臣今所誦皆孔孟言烏知所謂道學哉而俗儒守

亡國餘習求售巳能欲錮其說恐非 陛下上建

皇極下脩人紀之頼也事爲之止君子以爲善於

羽翼斯文十一年以大師南伐民困供億奏蠲常

歳他名之征後燕見降將問宋所由以亡皆曰賈

似道當國薄武人而唯文儒之崇武人怨之後大

師至外而疆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内而京都莫有𨷖志釋甲投戈歸

命恐後上問公之言何如公曰似道薄汝而君則

爵以貴汝禄以冨汝未甞汝薄也而以有憾而相

移怨而君不戰而坐視亡國如臣節何似道薄汝

豈以逆知汝曹不足恃爲一旦用乎 上深善之

詔徙大都獵户郢中奏止還貧弱者弛收官鬻田

器之稅聽民自爲以勸本冨俗㑹患多盜勑苟犯

者殺無赦在在繫纍充牣犴獄公言今殺人于貨

與𥨸一錢直上均死一斷不属𢡚黷莫甚恐於

陛下致祥之氣好生之徳多所干傷勑革之或告

漢人毆國人傷又或告太府属盧某盜斷監布

上命殺以懲衆公言今刑曹於囚罪入死者巳有服

辭猶必詳讞是事未可因人一言遽置重典冝付

有司簿責閱實以俟後命乃遣近臣腯滿覈毆傷

公覈監布告毆得誣杖遣之監布蓋太府始受端

外皆有羡尺適尚方工官有需其入惜毁成端斷

羡以給非身利而爲也降旨原之責侍臣曰方朕

怒際卿曹皆結喙非董八唘沃朕心則殺是非辜

必𥨸𥨸取議中外矣賜金尊曰用旌卿直儲皇亦

曉宫臣曰方壓以雷霆而容止話言暇不失次卒

矯以正實人臣難能者太府属摯而泣謝曰鄙人

腰領頼公以全公曰吾雅非知子其必拯濟諸阽

危者蓋與國平刑非期子見徳也其返而摯自安

童北伐犯法臣阿黒馬獨用盜弄威福衆立親黨

懼平章廉希憲復相必妨其私表以右丞江陵者

踰年公奏希憲昭代名臣今端揆虚席不可乆使

居外以孤人望冝早賜環從之十六年十月乙亥

還自萬壽宫祝𨤲所奏曰陛下始以燕王爲中書

令樞宻使纔一至中書後𠕋儲皇累使眀習軍國

事者十有餘年終守謙抑非不奉明詔也亦朝廷

處之未極其道夫事已奏裁而始啓白爲人臣子

惟有唯黙避在不敢以令可否制敕而巳以臣所

知盍令有司啓而後聞其有未安斷以制勑則理

順而分不踰必不敢辭責元良矣其日盡前省院

臺臣將百人 上面諭曰自今庶務其聽皇太子

臨决而後入聞㝷語儲皇董八崇植國本者其識

勿忘禮部謝昌元請立門下省封駮制勑以絶中

書風曉近習奏請之源 上銳欲行之詔廷臣雜

議怒承旨少保王文忠公盤曰如是益事汝不入

告而使南土後至之臣言之用學何爲必今日閑

是省廷臣三日始奏公爲侍中兼其属多至數十

人其臣弗便也入言陛下將别置省斯誠其時得

人則可寛聖心以新民聴今聞盜詐之臣與居其

間言多目公公恚辯曰 上每稱臣不盜不詐今

汝顧臣而言意實在臣其顯言盜詐何事 上出

奏者公猶愬不止且攻其賊國之姦 上曰朕自

知之彼不汝言也然終忌公得君清慎無過莫可

指以爲報者乃以楮鏹萬緡爲夀求交驩擯棄不

取忠獻公卒官中書左丞故太傅伯顔公表其可

相 上使嗣爲公曰臣兄有戡定南土之勞位是

則可臣給事居中宣何力焉而可嗣爲十八年陞

局爲典瑞監郎爲卿官以正議大夫俄受資德大

夫僉書樞宻院事卿如故始不從蹕留居大都凡

宫籞城門直舎徼道環衛屯營禁兵太府少府軍

器尚乗等監皆領焉兵馬司舊𨽻中書併付公將

權臣累請奪還中書不報是冬十月二十有五日

雞鳴將入朝忽踣家庭氣息奄奄 上遣中使持

藥投捄不及遂絶傷怛不已猶覬其息勑勿速歛

五日乃匶且知公圖書外無他居積賻錢數千萬

儲皇等是以十二月六日歸塟其郷髙里先塋最

始至終實三十年征伐蒐田無地不從凡乗輿衣

服鞶帶藥餌小大無慮百數十橐靡不司之中夜

有需不以燭索可立至前風雨寒暑飢渴駿奔心

無怠萌口絶勩語屬屬乎惟以執事不恪𫉬譴爲

懼故能滋乆眷寵彌深爲臣則然其在家出門弟

弟敦宗賢賢信友淵懿而明炳孫恭而易直倫理

之間人文粲然元臣故老奉朝請者上所存問及

有欲言皆由公傳逹權倖不敢讒危之及是則皆

出涕几筵曰哀哉(⿱艹石)人曽未中壽而不淑自兹君

側失正人矣一貴戚獨曰天乎丗無吾曹千人誠

不加少而奪公歸耶下至傭人販夫亦失聲𭠘業

後廿有一年當大德辛丑 天子言念其功贈光

禄大夫大司徒封壽國公謚忠貞配顧氏從封壽

國夫人男五人士𭹀資善大夫御史中丞士良同

知開州士恭正議大夫典瑞太監士信蚤卒士能

未仕女三人長適中書左丞史彬次適集賢學士

張晏次適王某男孫七人長守中内供奉次守庸

利用監資用庫提㸃次守恪内供奉守遜守簡守

常守讓女孫六人長適左藏庫大使史爕次適劉

文鐸㓜姆士珎將銘墳道持遼陽行省參政王公

思廉之狀逺走江東而以訪燧義有二焉一以其

伯仲父忠獻與翰林承㫖與公由先少師儲邸舊

學命之不官必曰先生一以燧嘗同受學司徒文

正公且與今忠獻子其兄江淛行省左丞士選相

好實再丗契奚言而辭銘曰

在易六位以爻居四上承五君多懼之地於皇前

聖與天巍巍神眀其變雷霆其威公三十年日侍

帷幄岀入起居不辱於數初匪知計其身包周臣

職克脩敬愼無尤人膚其觀曰郎典寳其自任重

引君當道不剛悻悻不柔容容揆義爲中闕焉彌

縫或攻聖學異教之似公曰其言由孔孟氏彼去

其實務華辭章爲利逹資何關綱常足明其心斯

道力衛病爲朋黨彌禍於未父子之間進說多艱

庶政旣先國本泰山其入告内無是爲大他隨事

陳罔遺于外其非廷尉獄由平反施令必臧等乎

納言姦窳滔天庭伐其慝雖未即誅中劇矛㦸黄

髮畨畨致臣而家歳時存問天語柔嘉晩書宥宻

監仍柄何天不弔年過知命 前聖忠之賻

送終 嗣聖功之追爵上公人臣龍光至是焉極

矧子廊廟清劭執德無石維年竹帛豈夷頼垂休

聲其以是詩


國朝文𩔖卷第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