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一 國朝文類 卷第六十二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六十三

國朝文𩔖卷第六十二

神道碑

  平章政事史公神道碑   姚燧

史氏自癸酉我

太祖蹙金南播之歳尚書都元帥父子相繼轉𨷖

河北十年元帥死武仙亂故開府儀同三司平章

軍國重事中書左丞相贈太尉謚忠武公收其兄

兵轉鬬河北又十年㧞相衛薄金北門金主奮銳

自將踰河衛實受其鋒太尉再戰再敗其兩帥之

衆十有八萬金主度不能國走死蔡

太宗大其勛以爲萬户俾將眞定河間東平濟南

大名五路之兵 憲宗以戰迹著衛封以衛之汲

胙城新郷𫉬嘉蘇門五縣繇是故榮禄大夫平章

政事公以太尉元子得節度衛 憲宗征蜀詔太

尉以公從㑹其陟遐太尉還一王召公偕北絶漠

畱謙州依其儲氏姑居五年而歸先是李璮反誅

太尉請裁強諸侯權自今兵民之家父死而子始

繼兄終而弟可及其子弟同時並官者無以職掌

小大皆罷之請由臣家以始併辭衛封制曰可太

尉一門一日解虎符金銀符者十七人而太尉故

所將兵自先朝巳解授兄子江漢大都督權戍鄧

及是亦解𨽻他將公無以爲者數年㑹故中書左

丞劉武敏公拯請伐襄陽張平宋本大集天下兵

于漢之南而太尉亦謝政公請立勞軍中朝議猶

避鄧之舊軍俾與張蔡公子弘範易將始授懷逺

大將軍毫州萬户虎符太尉飭之曰戰無後人與

築夾寨始猶回逺包山絡野綿亘百里三進薄城

應中援外息耗一絶其將張貴突圍出公斬之盡

有其舟仗攻樊城先登㧞之襄陽隨下賜白金衣

裘鞍馬弓矢從大軍南征越郢下復夏貴鎻戰艦

絶漢爲陣我舟不可越公戱下馬千户甞𨽻都督

萬衆從上已未渡江請爲導拖舟出沙武口入湖

逹江故丞相阿术公將二十五萬户爲前五萬户

擇一人帥公其一帥先諸軍濟江後繼未集與宋

將今中書右丞程鵬飛遇殺傷相當公被三創鵬

飛七創肩輿走鄂鄂隨下丞相請以輕進橈法辠

公詔録其勞賜白金五百兩大軍旣東從故丞相

阿里海牙時以平章分兵圍潭州攻鐵垻百日礮

激柵木傷肩流矢貫掌先登㧞之以軍民安撫畱

戍招摩逋殘旣集旣安入覲加定逺大將軍以太

尉玉帶賜物也人無敢復請上之制曰太尉所服

汝服何嫌即賜之自是公班諸將獨一品服從攻

靜江衆皆轒輼自蔽鑿城將穿公分地獨居礮

所集轒輼不可嚮伺有怠𨻶樹鈎援攀堞蟻附而

登㧞之平章北還以公元勲貴胄威名非他將可

軰畱治靜江𥘉城旣兵得剽殺之餘官舎民屋盡

於焚毀公賦戯下其視吾爲師𨻶爲居第市爲列

肆必完無苟學校祠廟大其故制猶不能實畫地

募民又賦郷縣之豪析族城居而所居第宏㝡靜

江曰示吾乆此不爲去計亦制越一竒也民始勞

之斷手則屋取傭鬻直已相什百旋爲通都民男

女爲人所奴從主北者或思郷亡歸拘之有司可

籍究者三千人省議欲一切徙來公曰至鄂必分

爲𫝑家有託以徙必道亡不逹且生他變旣止不

徙以男女齒相偶皆籍民之乃無敢覬取者行徇

定昭賀梧潯藤容象貴鬱林柳融賔邕横廉欽髙

化廣西之州十八肇慶德慶封廣東之州三皆除

三年田租發倉稻以丐貧民遣鄭何朱國寳劉克

剛趙珪趙修已五萬戸戍賀昭梧融邕馬天麟宋

景劉君進花禮完顔丗英李榮張武鄒瑛閻國順

脫歡十千户戍潯賔横容象柳廉欽髙化又以十

千户不兼職民則任分而令不專皆便宜假以軍

民緫管事聞制皆爲眞當靜江受兵溪洞諸夷旣

降雲南公曰邕容視左右兩江猶身之有手足今

歸雲南度吾不能制必輕爲㓂入則吾禦歸則吾

備是吾不遑一日息兵其界也遣使諭曰爾捨朝

發夕至之邕容乃逺託數千里經數夷地不至之

雲南何以應緩急或他日爾越界爲市諸戍必以

入寇加誅爾矣且朝京師路迂皆非計之得者溪

洞聞之飜雲南來者五十州後雲南爭之其省平

章爲書讓公曰吾與先太尉乆共政汝不可有吾

成功各驛以聞公使先至詔聽公節度陞昭勇大

將軍廣西宣撫使㝷罷宣撫改鎭國上將軍廣南

西道宣慰使宋旣亡也其將相張丗傑陳宜中挾

益王昰衛王昺浮海趨福州立益王傳檄海嶺之

州曰余復廣之東西豪傑㗖其爵賞爭起爲應裂

裳爲旗荷矜爲兵者動萬爲羣公戒諸將盜至以

時降斬不得使牢根窟能以衆來者官之盜去不

敢求迹平民而𭰹爲延誅時方乏鹽發𢈔下令斬

首來者以鹽爲購諜言夏貴已復瀕江之州江路

旣絶不可復北諸將求還靜江計事實欲合𫝑公

曉之曰君軰亦搖敵懼耶就貴能復江不能踰嶺

審不可北猶與諸君取塗雲南歸矣今無輙棄戍

也省議棄肇慶德慶封併兵戍梧公曰委地徹備

⿺辶商示敵怯増兵戍之劇賊蘇仲集潭之潰軍萬人

自王鎭龍山俟歳事作官軍毒暑不可入外肆爲

刼而植稼其内歳事畢聞將加誅則僞出降仍歳

爲是大爲横象賔貴四州之梗公令四州爲堡其

界守以土豪日嚴警斥官軍行前縱火廬柵隨以

民夫具檐芟禾仲窮來歸猶官以賔之嶺方令走

王新立古縣斬李應辰李福潯州由靜江北全永

皆城守潭州路絶而永尤急羅飛圍之七月其府

判官潘澤民間請濟師公又分歩𮪍赴之大殄其

衆永境遂謐後益王死衛王繼立趨廣州壁海中

崖山曽淵子以參政開督府雷州公再諭降不可

進兵逼之淵子奔碙州𫉬其兩都統驛送京師遣

萬户劉仲海戍雷丗傑將萬衆至仲海出竒擊走

後羞墮其詐計悉衆來圍城中絶食士皆煑草爲

粮公抽兵漕糓欽廉高化諸州再破走之用兵海

南詔公親戍雷式遏西突㑹衛王蹈海死南海平

廣東之户十耗八九而廣西獨完不殘及户賦酒

酢筭公以嶺南地險而民寡俗悍而産貧征之適

急其爲盜省是其說蠲之故今廣西並湖南不困

後弘範入覲請復將亳州兵制可還公鄧之舊軍

拜参知政事行廣南西道宣慰使入覲拜資德大

夫中書右丞行省湖廣用兵日本詔督造戰艦六

百仍送掦州用兵安南詔給糧仗廣西師還廿二

年要束木以中書左丞來而湖廣SKchar然多事民喪

其遂生之心矣以公甞督海艦費計巨萬大爲鉤

考毫推縷剔求可中公者無所得乃責償軍民三

萬定明年移省江西仍中書右丞又明年拜中書

左丞俄復右丞還之湖廣其人已平章恃有援藉

怒詈同列辯詐鷙刻師心而行聲𫝑張甚以公結

聖知固謙抑不報強禦者獨不忍以言色侵之凡

與處四年拜榮禄大夫平章政事㑹大料民州縣

賦紙爲籍渠以户率如干爲十五萬定可官有之

令州縣别方爲籍集吏計局程督日嚴將有首償

者而赦令下渠猶曰第可原裒求罪耳錢不可貰

公以鴻恩之餘宜無𭰹誅不從公則曰最今籍用

當十萬定而悉徴之吏將重賦之民民益殫矣渠

曰吾徴其餘責償五萬定其逆慿怒當大紛一言

從容十救一二民丐其利者此𩔖元惡伏辜可以

得爲而公亦薨實至元廿有八年秋七月十有五

日年止五十八性友愛喜施有積必分之諸父諸

姑昆弟羣從空橐不愛焉甥姪男女孤者鞠之時

其㛰嫁力不足猶稱貸爲之閨壼不敢干外事與

人交𬓛懷曠夷雖踈且賤不峻陛級不畱門廡游

意絲竹尚友東山者老而不衰焉公諱格字晉明

聚書萬卷鼎彝圖畫一室號曰裕齋其先大興永

清人曾祖成珪晦德其郷生行部尚書諱秉直實

生太尉諱天澤妣夫人木年氏夫人劉氏儲氏兩

張氏子七人燿榮餘未名女二人在室男女孫皆

一人公未有子子都督子即燿也篤其愛曰是他

日可虞者以從戰廣西勞授靜江同知遷廣東宣

慰副使換淛西宣慰副使前薨一年朝議不欲宰

相兼將許其子弟丗公累請將燿未報㑹以其喪

來明年命下授燿虎符鄧州舊軍萬户即舉公柩

與四天人喪以其年十一月廿七日塟眞定之眞

定縣太保莊太尉兆次甫封以榮入覲曰是臣所

後父先臣格之子生十四年矣宜代臣將制可授

榮仍故虎符昭勇大將軍萬户别授燿虎符拜榮

禄大夫平章政事行省福建歸過鄂人故公者感

是二子一丗平章一丗長萬夫符節相煥麾蓋相

逐至爲隕泣嗚呼曰可良子巳客有李裕者甞以

理問官事公江西數千里畢公之塟又奔走京師

營立二子其盡義故吏者如何燧亦故公者隧首

之碑其可辭銘曰

乾文言曰聖作物覩以𩔖從親雲龍風虎廼今觀

之匪古專然天於皇輿將𢌿其全亦匪一聖能同

軌轍 聖武我祖SKchar金河北而宋畫守猶江之南

留大遺艱待 帝之戡孰有有君無其臣者太尉

父子佐一函夏父平河北子江之南佩訓其庭無

後事慚故横江流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楫先濟鼓其孤軍甞敵全銳

及從移兵潭桂兩州登陴兩先兩後戍畱均之爲

勩而桂尤瘁基屋火餘以完府市走檄所下廿有

四州胡難而安旋化而仇䲔鯢騰海狐猘陸起威

柔四年平始再厎捐 --捐我𢈔儲復而田繇方戸廣東

十纔一凋湖廣再相元惡再友吾潔是求孰湼而

黝一日霣首公壓宜信天不憗遺一疾不振難偶

者時難立之事難令之名難終之位時天之爲餘

非人邪易丗之難匪哲曰何矧其惟孝不忝丗德

太尉既老平章軍國公丗平章大尉之光燿復丗

公祖孫相望榮未成童亦矕龍虎歸偃斧丘奚憾

之茹載烈兹碑石獸衛之與滹河流相永無期

  便宜副緫帥汪公神道碑  姚燧

便宜副都緫帥忠讓公諱忠臣字漢輔便宜都緫

帥隴西義武公之冢嗣便宜都緫帥忠烈公德臣

中書左丞忠惠公良臣四川行樞宻副使清臣之

兄故副都緫帥惟益之考中書左丞忠肅公惟正

今平章政事惟賢中書右丞惟孝參知政事惟勤

宣慰使便宜都緫帥惟和同知宣慰權緫帥惟純

屯田萬户上萬户惟簡惟允上千户惟弼知階西

和州惟敬惟恭之伯考今懷逺大將軍便宜都緫

帥安昌爲質永昌王必昌之祖宣慰使元昌副萬

戸朝昌便宜都緫帥壽昌之伯祖也卒以至元丙

寅四月五日受謚于元貞二年丙申推至義武卒

年癸卯實五十四年祖孫一門三丗五公又許連

姻王室自餘將相使牧爲質猶十八人此吾元有

國而來所無者嗚呼不曰丗臣之家謂之何哉公

王姓由大父彦忠丗汪骨族故汪姓金主以甲午

正月死蔡義武時即險移鞏治石門山猶行天興

正朔明年乙未始下 太宗義爲其主後來仍金

官官以便宜都緫帥俾從皇子闊端征蜀公畱質

帝所忠烈質皇子所制後令公從征蜀以管軍緫

領從破文階州大安軍從攻成都入其郛義武陷

伏中急公疾戰殺傷數十人竟衛翼而出壬寅以

破土畨疊州功賜銀符明年義武卒有子七人皇

子擇冝丗帥者意在忠烈謂公曰汝宜丗吾欲帥

汝弟而得無後其心乎公曰王未有言臣欲推授

爲之與兄有異邪王髙其行以公鞏昌元帥知府

事丙午以前茅忠南功換金符故事 祖宗賔天

取授符節悉收還之故公金符亦歸之官

憲宗二年壬子償賜之俾權都緫帥事明年癸丑

世祖以大弟緫天下兵旣移忠烈一軍戍利州㑹

將軍南詔禡牙臨洮公來趨覲俾督漕嘉陵繼利

州餽公造舟棧塗水陸兼行足缺兵籍而恤乏民

力始益昌不以饑告戊午 憲宗自將討蜀忠烈

集諸將問計樓上曰吾州凋傷之餘玉帛無所於

得一旦乗輿至左右近貴之臣需求何以爲資公

則曰吾曹㧞身健兒惟有能奬率士衆効死前驅

何至爲是媚人定死前驅公惟恤吾妻子其貴忠

烈泫然灌酒地曰兄與諸將薰心誓是德臣何言

孤兄諸將託者有如此酒大駕至利廵所治樓

壁橋隍歎曰使吾非戍此敵先之則四川領喉之

地可必能歳月平哉遂移師西南攻劔關關之西

隘曰苦竹隆慶府治其上西北東三靣嶄絶𭰹可

千尺猿猱不能縁以上下者也其南一塗一人側

足可登不可並行敵盡銳禦者惟此而 帝勑諸

軍攻未至某地無張汝幟自伐皷督之公前登

帝望幟張倡爲歌呼六軍和之聲動天地隘之兵

民飛崖如蝶前是𫉬敵張都統仗爲蜀導反紿

帝曰吾能誘此柵令降遣入行則反爲敵用且泄吾

軍何地強弱何倉豐餒敎使勿下 帝爲書繫筒

箭三射入柵令必生致𫉬之磔以徇賚銀爲兩四

百五十潼川府治長寧山攻復先登賚銀如苦竹

數加以金幣爲疋二十七復移軍東即嘉陵爲舟

行計輿礮竿鉅絙以從公奏無所事此此前塗所

不乏者不若舟米數千石蓋此去多稻而求粟無

有宜虞以廪病者時蓬州壁運山閬州壁大𫉬順

慶壁清居廣安壁大梁平破竹皆下東南抵合壁

釣魚山渠江水㑹其下石邑入雲其帥王堅據不

即下礮矢不可及也梯衝不可接也 帝欲乗拉

槁𫝑不棄去而必㧞之故乆蹕此時暑我師疫矣

忠烈卒於軍公泣集將佐議曰吾季卒軍馬革裹

屍與國責塞子惟正雖未弱SKchar宜丗衆曰公言是

公言是願奉以代爲帥其秋 帝崩中統之元制以

公爲副都緫帥從所志貳貞肅同戍清居去順慶

平土二十里西北東三靣環江北江殊回逺不可

爲池南依山而壁平可馬上無大艱﨑其南即合

敵出入吾界無時於兵法爲交地公又子身受之

開屯田練軍實遥𠉀斥詗強鄰入必摧壞其軍不

令棄去後詔貞肅還鞏昌公獨保戍三年璽書褒

大之又換金符三年秋抄夔府𫉬其團練使鮮恭

知府張甲及路分二人斬刈千馘𫉬遺甲仗寳幣

不可貲計入覲賚以虎符銀章銀幣如長寧之數

而加金爲兩五十副以鞍勒弓矢衰其從者且以

乆勞于邊代以忠恵還之鞏昌俾副都緫帥由行

省受命還得疾秦亭歸至古漳故第而卒年止四

十八其年六月從塟古漳先域爲性安恬出言質

直如其心事隴西郡夫人母包以𡥉聞友諸季終

其身竭力竱才羽翼之人無可間緫帥府屬郡二

十四事至殷也身自爲與從父副弟副猶子三丗

時得專殺未甞妄笞殺一吏一人然至臨敵決戰

上馬挺槍離陳先次巧捷若神當者紛披莫有我

禦其弓矢竒中可方古人 憲廟出畋遇虎命射

之一發斷其吭 帝喜至解所御金鞍爲賜夫人

故金蘭定西㑹德順五州帥張雲之女惟益纔丗

副都緫帥二年而卒一女適鎭撫帥府張文煥老

將之從公者毎曰公爲人信厚安昌必昌復信厚

可曰善丗其家者由安昌求銘公碑燧思於公與

貞肅所戍之地無不至焉清居之不可恃爲固者

前所以言楊氏張氏蒲氏皆行帥府大𫉬運山大

梁平故地與便宜其時目曰四帥府清居南迫合

獨受敵鋒爲三帥扞蔽他日專劉帥戍移貞肅南

九十里夾嘉陵東西築武勝軍母德章兩城距合

爲里亦然晝則出邏設伏甞待進戰夜則畫地分

守傳警鼔柝篝火照城逹曙以防竊入一話一言

敵盡知之況敢抽兵邀利他求爲哉惟是軍當其

堅重故三帥反得歳以㧞敵柵壘掠敵府庫劉其

人民逞志於忠涪䕫黔萬施雲安之間上功朝廷

用事之臣第知三帥立勞之多而是府獨寥寥也

終未有能眀其然者又貞肅去清居敵夜大至火

民居縛劉帥去鑒夫人之失如此則兩公戍而克

完者功不大哉凢此或者貞肅碑所逸故發之此

銘曰

椒聊逺條求今之丗方漢金張纔有汪氏隴西開

國義武肇之義武之爲不怍倫彞忠讓忠烈忠惠

貞肅逓芟川涼力協謀一繼繼其來將相之多不

符垂躬必斧手柯歸覲私廟庭笏駢羅公以其序

大宗義武於弟以子宜不降俯乃推儁功潜不自

張等翊吾家聞命即行安流洋洋如水就防所由

不年其盡瘁致子而夭閼歸以何戾彼蒼者穹監

下而公惟我皇上心靡不同疇德未報未隆何功

三紀後公一朝哀崇公有令孫人曰公似雖華其

年巳踐公位古者大宗合族恃之祭求其膰尊祖

之思胥是冢旁可萬家邑表阡有碑車過者式

 興元行省夾谷公神道碑  姚燧

元貞二年二月資善大夫河南江北等處行中書

省右丞臣堅賢言徃歳臣待罪于外伏奉明詔旁

求勲舊臣僚封拜奏對各上其事以備纂脩

丗祖皇帝實録資用刪取者臣喜伏思陛下先𡥉

四海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前休皆使下臣依光日月誠曠代之希

遇謹已次冩臣祖常哥臣考尨古帶岀處始終爲

一帙上史館而臣之先汗馬微勞其槩巳此何敢

上比磐石宗臣勲舊自名惟與劉氏伯林黒馬再

丗父子來比之初義同一體今焉二臣巳各受謚

忠順忠惠増賁墟墓臣不援陳恐使聖澤獨漏臣

家敢昧死請制曰可萬户招討使常哥贈龍虎衛

上將軍封定襄郡公謚貞敏妻奥敦氏從封定襄

郡夫人興元行省尨古帶贈榮禄大夫封沔國公

謚忠靖妻耶律氏從封沔國夫人制下山南之民

聞者咨嗟泣下曰公卒明年興元屬縣及州(⿱艹石)

成固南鄭吏民伏進德茍德炎張自顯李顯軰(⿱艹石)

干人䟽公平生立秦憲庭願一上聞許廟事之而

竟未下豈天以是忠靖爲賜額耶嗚呼有待哉公

夾谷姓女直人其地古肅愼氏之國譌爲女眞避

遼興廟宗眞諱改爲直

太祖之加兵金也歳壬申五月劉忠順公與定襄

公將兵千二百人來降詔以其衆即守威寧十二

月金主遣使㗖以大官冀其或貳可復失地定襄

縛使以聞詔嘉之擢爲萬户招討使人有擾爾民

殺之傍郡縣未至者諭使急下事有便宜不待上

聞一以詔行之凡鎭威寧四年以歳丙子卒沔

公嗣萬户金符生十四年矣戊子 太宗詔從太

師國王戰河東山東庚寅 睿宗㧞鳯翔明年從

破宋大散關夾嘉陵漢水如鳯沔褒大安興元洋

金東抵均諸城皆㧞壬辰大破金兵鈞之三峯山

不能國矣詔徙六州民畱田威寧時天下荒饑獨

山北爲樂土四方之人其來如歸乙未詔從塔海

紺⺊征蜀田事宜遣官屬何人攝治者以其名聞

乃表今湖廣僉省髙安之祖按都驩代領明年凡

四川府州數十殘其七八明年公上言興元形𫝑

西控巴蜀東扼荆襄山南諸城無要此者自始取

道滅金漢中無歳無兵其地與民吾棄不有敵不

敢復城郭隳而弗完田野薉而輟耕民窘艱食時

吾兵來扶戴白以負嬰黃偷蹔生活竄栖太白窮

谷之間吾歸則壯者出爲盜賊肆相奪攘甚者仇

而殺之而生齒益耗誠能畱兵戍守招徠未降民

見父子不分貨財之得有也其至恐後爲擇良SKchar

便水之田投以耕耒假與種牛俟秋糓收什稅四

三儲之於庾守之以吏征蜀之師朝至而夕廪焉

校以資糧關中荷擔千里十石不能致一者勞費

大省實制蜀一竒也制可詔都元帥量畱漢軍其

新至至民及田事可無時藉數具效以聞仍錫虎

符是月制諭今安撫興元軍民制又以爲安撫使

一月之間三制併下 定宗詔行省興元公至行

之如所奏筞城塹内治堡壘外増鼓楫烽煙傳警

日夜千里不絶市肆村舍民廬數萬區悉起於盪

焚之餘墾田數千頃灌以龍江之水收皆畒鍾敖

𢈔盈衍矣官舎居第皆髙榱巨棟重楶牡瓦宏壯

竒麗可百承平舊宇之上亦志不苟然也其土豪

傑如洋之趙再興成固張廣南鄭伏興褒城薛仕

成西縣楊濟廉水韓仲炳小黃柳智德潘水薛閏

皆割裂自覇昔爲吾㓂者也至是皆入所據於郡

縣宋邊驍毅之將馬仲自閬張文貴自巴李繼之

自廣王安斌自開逹亦挺身歸公腹心仗之指臂

使之或說曰反虜無親宜有以虞未可日置左右

公曰彼哉人也未必徂詐或如爾言誠狙詐也吾

仁結而義激禮接而信示何有於不可化宋害其

來反時放兵動吾四境屢戰殱之辛亥四川制置

使余玠輕我師寡身率兵入㓂敗我利路元帥王

進于金牛壁其軍中梁山兠零夜燭城爲之赤潛

遣禆將燒絶棧道遏我援繼自率大軍圍而攻之

鈎礮梯衝環城數匝謂爲孤危期日必㧞新集之

民還叛與敵公誓死拒守督戰益急殺傷過當城

中將吏晝或荷甲傳食夜則畫地分守㑹都元帥

秃薛來援無從得塗值三人自軍所逃還許貰其

死令導由他山刋道出陳倉玠聞兵大至焚圍遁

去公襲戰悉止還所俘亡故事 祖宗賔天所授

臣下制書符節悉收還之 太宗甞賜虎符巳歸

之官及是 憲宗授以軍民萬户再賜虎符詔叙

平金戰勞蓋 睿宗所聞 太宗者今賊玠至汝

共事臣皆避逃獨汝戰疾力斬敵十五勞苦至矣

自是凡千夫長百夫長十夫長下及僚吏敢有違

其節度者罪死丁巳詔與故劉忠惠公黒馬立成

都七日而樓堞隍塹皆具戊午同故元帥紐憐南

征踰馬湖江戰皆捷蓋先是乙卯 世祖以大弟

緫天下兵公奏漢中之田闢巳十七而稅入恒病

於逋懸其故惟在軍民之官豪有恃者率頑驁負

而不輸顧臣力莫如何也下敎(⿱艹石)曰自今軍民之

官田不稅者無廪(“㐭”換為“面”)糧是年下敎若曰徃者興元軍

民俱受買住與汝節度今買住征蜀比其還也汝

專節度之中統三年改受虎符制仍軍民萬户四

年請以今左丞堅賢嗣致仕家居十一年以至元

壬申九月七日終於興元其第正寢春秋七十肇

於南鄭味溪之白雲嶺爲兆以其年十一月九日

窆之壬舎男十人女十人男孫十一人女孫八人

甞聞 太祖賜威寧之詔裂熟羊革而書之揆以

漢氏功臣之誓曰使河如帶太山如厲國以永存

爰及苗裔而巳無有事不上聞聽以其言爲詔行

者及定襄卒而公嗣克光前人轉𨷖太山之左右

濁河之南北﨑嶇數千里間者十九年非 睿宗

奏是功 太宗太宗不知非 憲宗舉而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於

克完漢中之詔則是奏天下不聞且他人樹勲於

開國之際其桓銘私傳皆出一時史氏之手其間

有善於紀述者後者猶掇其蹟刪爲一代之典況

祖宗垂法萬丗之顯謨乎則公父子身荷二祖三

宗及 今皇帝生榮死哀六朝之殊遇何如也又

漢氏功臣子孫冐守先烈者惟一人侯獨長沙王

支庶一門數侯然或先後受封非必昆弟並時今

公諸子或拜亞相於中或列藩方於外或總戎旅

於邊冠紳之蟬嫣符龯之焜煌則縣官覆護之俾

流慶遺胤者又何如也銘曰

維公早特童子植植旣失定襄荷其殳斨與老戎

行右頡左頏于河之外于關之内突而前茅無少

挫退金社墟矣庸蜀是劉掉鞅之遥九圍半周再

鎮雄藩益蹔梁久金糓穰穰斧質在手施陽翕隂

舒慘自口爲艱爲勤 列聖不忘報之貴富倍蓰

其當大府如城雲屋𮟏𮟏朱塵綺疏歌鍾清吹矊

目脕顔頥使趨風良庖𦤺餼胎豹蹠熊酒酏介驩

䔲荈雪滯紈衣四序爲聲綷縩昧者安之耽不知

還公時白日未薄西山解兵其子時稅于野毳廬

氊車勝地即舍維嶓之麓與沔之水徃徃禽魚識

其杖几乃知喬松可召與遊徜徉十年歸安兹丘

評者異之於古未有紛華寂寞枘鑿不受公而兼

之始慎終全由哲其身匪騭自天人之蓋棺旋踵

朽息公有哀褒于沔開國生平之名爗其益昭矧

子維翹丞弻兩朝無久維石莫信者史一刋不磨

用告無止

國朝文𩔖卷第六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