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二 國朝文類 卷第六十三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六十四

國朝文𩔖卷第六十三

 神道碑

  眞定新軍萬户張公神道碑 姚燧

公旣卒於戍所衡州之明年而夫人亦卒其中子

丗其眞定等路新軍萬户⿰犭頼拉叱者將歸塟其郷

先塋由是軍受湖廣省節度請告數數終以故事

職兵之臣無聽喪塟之文不得命乃曰父子之有

在君臣先其叙則然未有責其能忠而禁其爲孝

者吾今何恤俟舟二喪畢塟小從而奪虎節大置

於理一惟命竟窆而還凡聞者莫不稱咨其能㧞

流俗善于子職無少老一喙焉又曰公之遺烈今

雖在人口耳不鑱之石乆或遺忘來者或不聞託

以計事至鄂持興國校官陳松年之狀來請銘燧

思昔貳荆憲由紏郡常德公時戍是暇則相過年

巳六十五脩幹魁顔白鬚蝟張虎目虎吻大掌鉅

踵望之森然氣欲搏人談其平生蹈危奮先大小

之戰數十嗚呼俾聞風飈鼓鼙闐闐矢石餘軀老

而不懲者從可知哉則於公爲知死今懷逺以佳

公子侍傍又爲知生在古人皆當傷與吊者乃三

復是狀甞善松年之能史惟末憾曰濟江將臣功

者皆相而獨後公方人固然於及天之厚公者則

(⿱艹石)未也蓋 列聖之制職兵民者死其子孫皆世

之變自

丗祖奪職民者符節易其故所死其子孫廕而不

丗惟職兵之臣萬夫千夫百夫長者父死子繼兄

終弟及丗其符節雖漢祖侯功臣之誓曰黃河如

帶泰山如礪國以永存爰及苗裔何以尚諸其有

相而兼將萬夫者詔俾自擇爲之欲將棄相欲相

棄將故其時有寜棄相而專將者豈不以相能振

耀一時未(⿱艹石)旣將可傳子孫繹繹無究乎幸公未

相相而亦蹈是轍矧他人之家丗纔一人而懷逺

元兄忠顯校尉管軍緫把鑄由從公戰鄂之通城

𫉬于敵死之及子回丗特陞千户仲兄史閭亦懷

逺大將軍戍瑞州等處萬户獨一門三人金符虎

節千里連州相煥以華則天獨厚公者豈不多且

遐哉松年憾者恐復爲公九原所幸也公諱興祖

姓張氏中山無極人曽大父大父不仕父林趙州

觀察使改節度判官丞相贈太尉史忠武公爲萬

夫日𨽻其戯下

太宗賜金符千户老以公丗從大將詧韓征淮南

能以少兵擊破其軍虎頭𨵿大將壯之賚銀爲兩

百聞功于廷賜人馬介胄裝具宋開山南東道制

閫于襄陽反宼洛西殘盧氏永寧殺縛其守長

憲宗詔以漢地兵專受命

丗祖濳藩始置經略司于汴屯田河南諸州以忠

武爲使忠武兄之子江漢大都督權爲屯田緫管

萬戸𪧐重兵于鄧去襄不二百里兵信𪧐至城下

鄧甓其城塞西南二門不闢吾袍甲車道屬縣新

野西港盡鈔于敵府摘公將兵三百𮪍與歩半追

之及之栲栳潭令騎負一歩敵奮殳斧謀折馬足

推歩下𮪍爲陣以待分𮪍爲左右翼合擊敵錯愕

無所於應盡殱之完得所鈔戰次馬嬰横屍而顚

復騰而上不知左股之折巳戰流血滿鞾裹創輿

歸府迎賚銀爲兩百錦二端曰未足旌勞資市藥

也後敵攻新野又大破之白河口中統建元從史

經略樞援東川假以緫管戍東安虎嘯一年還鄧

戍光化州漕安陽灘禽唐都統㑹中書左丞劉武

敏公拯開用兵端大集天下兵圍襄陽從城鹿門

江西諸壁戍焦山敗宋援將張順江中殺溺過所

當攻樊城督造梯衝又戰江中火其戰艦斷襄陽

援樊㧞移攻襄陽城東南當至元十年凡圍六年

襄陽下功陞緫管再官懷逺大將軍副萬戸明年

詔故太傅伯顔以左丞相贈開府儀同三司太保

并國武宣公阿术以平章左丞相阿里海涯以右

丞將大軍南伐浮漢而下郢治漢東築新郢漢西

鎻戰艦兩城下夾以礮弩横鐵絙江中大軍擊㧞

郢北黃灣壁公實先登矢貫左股丞相手傅藥拖

舟入藤湖逹漢越郢去從攻沙洋新城㧞而殱之

皆負創先登矢又中額三捷功聞錫虎符從戰漢

陽之沙武口陽羅堡生𫉬其將鄭信矢汰左臂漢

鄂旣下太傅將大師東右丞畱後抽十六翼兵俾

公帥戍漢陽公曰吾戰是求而顧責守誰不能守

則無所施吾所爲矣右丞則曰漢鄂乗輿所至視

爲衝地非材武足以先衆者不可使撫安之不得

已徃戍聞荆閫遣安撫髙丗傑將兵規復鄂從右

丞逆擊走之荆江口丗傑窮降詔移軍江陵從攻

沙市因南風縱火樓柵皆然前登戰城上又戰城

中蹀血濡趺殱其軍江陵精銳於是焉盡安撫高

達以江陵降制置朱禩孫不出詔以丗傑戰而後

降非其始志斬江陵市禩孫死京師猶没入妻子

爲官奴婢而籍其財右丞功拜平章政事移軍潭

州公爲鄂分省計事潭留使督攻西北凡三月破

石心臺敵植木柵自蔽或曰火之可入公曰火易

沃滅柵必復植且吾師暴處城下三月士咸仗兵

立寐不如礮之使敵不能隊立得廣途期盡十日

肉薄而登可以逞志平章是所策十日公果前登

樹旗陴墻諸軍呼聲動天地平章抃賀謂諸將曰

非用張某言而屬猶坐城下安撫李芾殺妻子火

𪠘舍倉庫而死潰軍集城西陳江岸公涉淺方仰

擊飛石出城傷頰墜水靣血及足岀戰益疾竟走

其軍功聞進官安逺大將軍略地衡永全桂陽諸

州撫其來歸而誅其弗率又從平章移軍靜江四

十日㧞之宋餘孽益王爵人號年海中曰余復海

嶺諸州相煽以叛潭之羣盗在在蠭起平章謂公

衡永全桂陽諸州與潭屬縣汝昔略定盗今復蔓

汝其芟之殱文才諭七寨斬祁陽令羅飛主常寧

簿黄必逹磔周隆張虎新化降其黨萧隆劉監軍

凡馘受僞命二千九百七人縛從賊百五十人安

集刼脅二萬三千九百家常徳路總管謀應僞先

事亦縛斬功聞進昭勇大將軍招討使監歸州位

緫管上又移監常德仍招討位緫管上西南夷爲

梗初詔征羅氏鬼國㑹其旣降未至而還後征亦

奚⺊薛降之以其王阿利入覲賜衣服弓矢鞍勒

公平生射虎數十一日遇虎一發而踣語其友曰

生虎之髭剔齒疾可巳風㧞之虎怒爪鞾裂頼其

氣息垂盡不能傷足由是人名公者則加殺虎於

姓上至是以國言賜名㧞突㝷詔萬户各解使職

故公罷招討惟以萬戸將眞定新軍省檄戍衡茶

陵耒陽常寧兼督平永寶慶武岡盜馘其跳梁者

二百四十五而伍其汗民責使屯田故來者不失

業公尚氣重諾剛不可以威強屈平章始終相從

西南者見其不可衆直之醉或腰刀行酒平章避

入後閤曰公醉矣戒左右善扶出遇契巳者視意

所欲與之不少愛焉其時諸將或集皆下之無有

位其上者卒以元貞元年乙未冬十有二月七日

年七十五夫人卒以明年夏四月十有七日年七

十七塟以大德之元丁酉于其郷宋邨九男長忠

顯次戍瑞州萬户次鵬翼僉嶺北湖南道提刑按

察司事次眞定萬户皆夫人李出餘皆㓜一女適

常某五男孫長武略將軍丗千户者金符餘㓜六

女孫亦㓜銘曰

詩歌虎臣闞如虓虎不聞㧞鬚視等麀麈以之膽

膂秉旄遐荒宜一西南百年未疆荆州之域連城

數十襄陽武昌岳及江陵長沙桂林取皆以兵餘

郡傳檄反虜起伏介胄九年晝夜弗釋登危摧完

戰必前列荆域底寧移兵夷洞來其降王槃瓠遺

種矢石瘢躬元戎奏功 大帝一聞一官以庸迨其

入覲嘉名天訓乃省在笥華其衣裳又勑尚方叢

矢象房魚服韔弓雕鞍金勒歸馬蹮蹮亦爛其飾

雖古方伯得專征伐錫命之多將不是越憲憲其

勞授報旣多蓋棺龍光遺胤尚荷二長萬夫一千

夫長今代一門三將誰兩矧是萬夫一戍燉煌一

殘闍波鯨海是航雖基公陛亦遐以勩無羞前人

亦曰克丗兩間之堅莫石惟年可磨不磷載銘以傳

  潁州萬户邸公神道碑   姚燧

公邸姓保定行唐人諱澤字潤之曾祖亨祖義生

考府君諱琮金符緫押眞定大名河間西京保定

洺磁濵棣七州之兵戍睢州以卒公年十一丗將

是軍七年去城亳鹿邑避河流齧移戍潁州城乆

荒棄翦荆以茇隍塹樓堞宫舎民廬皆所經始宋

黥將夏貴夜悉銳攻東南壁公將射士當之大呼

疾戰矢下雨注又虞士氣乆用將奪戒司更促其

漏丙夜伐五鼓敵以爲旦岀竒騎擊不利客也騰

藉崩潰積骸如京創此大治始不輕犯戍是十四年

丗祖即位如故事盡收臣下先朝制書符節故公

金符亦入之官明年制賜還之至元入覲賜錦衣

弓矢鞍勒用兵襄陽將是七州兵半以行太保并

國武宣公時以都元帥鈔鴉山㧞平塞砦功最幕

府賚白金爲兩五十金衣一從城長圍襄陽六年

當十年癸酉乃下明年從太傅伯顔公時以中書

右丞相督大軍南伐至郢初宋遣殿帥范文虎將

兵援襄陽度不得進爲城郢備鎻戰艦江中列礮

于岸遏我舟師下令盪舟黃灣逹藤湖入漢越郢

去從㧞新城沙洋下復師由沙武口入江從戰靑

山磯多所俘馘鄂隨下行省論功行賞賚白銀爲

兩三百明年畱故左丞相阿里海涯時右丞分省

守鄂大師其東從右丞分兵下荆南功進武德將

軍管軍緫管又從攻潭州流矢貫肘汰股裹創復

戰城㧞進顯武將軍明年從攻靜江礮傷首岑

埀絶巳日乃蘇旣㧞從省還湖南其年宋亡陳

宜中挾益衛两王浮海據閩爵人號年規爲興復

倖利之徒在在起應而羅飛張虎周隆尤其梟桀

屠殺長吏刼民爲兵動萬爲羣阻山爲砦以抗官

軍衡永路絶公從鄼平生致三渠禠皮以獻進懷

逺大將軍萬户虎符俾將其軍監郴州位緫管上

至則平郡賊蕭良弼刳兵之餘城中戸纔四百布

檄招徠安集之内則基屋火餘外各復産其郷期

年將倍萬家孔廟尚茅屋擢進士左元龍爲校官

佐其工材俾任興葺稍如平時州界韶酃遏韶宼

不窺宜章而興寧之民效惡酃盜聞宣慰司將調

兵萬人加誅未啓行公衝焉摯金帛即說曰今盜

始起而從徒未繁官軍遽入民懼俘殺必岀逋逃

無所適歸𫝑與盜合是驅使爲逆也請歸身任致

討許之乃歸召父老豪傑曉曰吾止官軍不使得

暴吾境汝佃民有從亂者不以相坐聽執送余自

贖得五百人惟誅首事二十人餘悉縱還南畒連

三大役始得占城之師人以𭰹蹈死地忿怨無施

所經城市肆行剽奪瀕道居民十室九空六耰種

絶至郴亦然公捕得爲暴數十人械送軍中詰其

部將威令不伸皆市杖之其徒一夕潛遁踰境再

以日本之師責造海艦十五艘度費楮幣爲貫七

十五萬取材有制戢吏侵牟用未能半事巳告集

後以交趾之師賦餽米千石入桂公曰自是入桂

陸行千里負擔之民人勝五斗而止巳二千人爲

擔夫負裝糧者半是行未中道委負而逃可前知

也乃集丁之家謀曰吾將岀家貲責諸縣即桂如

數糴之上不失軍興而下可紓民力何如衆歡呼

稱願他日比貸錢加子來歸公悉還其嬴又請罷

淘坑銀鐫户賦酒醋歳荒發廪(“㐭”換為“面”)而後聞皆良政也

又遷廬州𮐃古漢軍萬户郴民耄倪號呼遮畱如

去親戚未至改潁州萬户戍無爲軍至是七路之

兵全集戯下而軍容益盛盗起江東省以公威信

著譽檄公以其軍討之饒信先譬以禍福皆不煩

兵而從宣徽怙惡乃夷萬人於南陵旌德涇縣又

鋤萬人於績溪績溪尤劻勷壁何秧塘山山周十

里峻二百丈省臣以六萬衆攻之數月不能下者

因畱戍徽兼拜都萬户之一軍徽民方安之尋還

無爲省議餘杭勝國故都非得如公老將一軍遏

而閑之綏而安之不可故移戍杭以廿有八年其

歳辛卯夏六月二十有一日卒年六十三平生忠

直沈毅讀書專經左氏春秋故能謀成而事立臨

財不恡施予有積則均之昆弟姻戚其再至潁故

人部曲捐 --捐金委帛致殷家及疾或在告計日辭禄

後卒十三年子武德將軍潁州萬戸戍杭元謙紹

介其友劉致持事狀爲書燧曰先公之匶藁藏潁

濵今將舉歸先塋數宜有碑不得君銘恐勲勞不

足以信來丗敢泣血請故銘叙此甞聞國初以二

萬户鎭撫中夏右則劉伯林軍秦左則粘合重山

軍燕顧成則益太尉忠武史公天澤爲眞定河間

濟南東平大名五路萬户於中後強諸侯頗以力

夷惡相下屬皆求各將其軍而千夫之長亦覬得

焉由是萬户布列天下其權雖分然父死子繼兄

終弟及相傳虎節一命三品丗丗不絶則未始變

(⿱艹石)治民治賦之臣者死子孫以門功官自下而

高如升階然所可儕比則國家責以捍侮四方勸

忠而收其死力者豈不至且逺哉觀公造家譬則

爲山嗣睢緫押其覆簣也于時是官未必視長千

夫何以言之從下荆南勞亦夥矣授以緫管得以

千夫之長同禄轉而西南勍敵是膺堅城是臨莫

不賈勇奮其前殳顧以是身干鹵三軍入百死而

一幸生遂長萬夫比德開國大藩諸侯殆成功九

仭者其爲丈夫亦壯烈矣然非憑夫大帝赫怒有

是南國用武之地技安施哉此太史公贊蕭曹軰

爲依日月末光隂符所謂天人合發者也三夫人

元配郄氏嚴於持家前卒廿有一年繼配兩王氏

姊娣也前卒十年姊顧爲繼後卒九年三男元謙

以佳公子旣丗虎節好學而文雖居時平營柵部

署器械車馬凛如在敵又識丗務省訟難惑多資

平之次元泰元恒四女適郄長官子璧閻令子齡

鄭元帥子端仁萬户賈榮祖三男孫長禥㓜未名

二女孫銘曰

(⿱艹石)邸公初由覉童嗣秉父節睢及鹿邑凡戌十

年強敵尚逖城潁而南地交壤隣黥將未甞時巳

能軍寡謀輕襲大北其羣㑹帝考貢曰是南紀于

何菁茅曠入包匭乃𢌿丞相百萬烝徒江漢滔滔

鼔枻以浮分徇坤隅置公前驅登陴長沙桂林入

郛大惽小悖剪無稽逋從戰萬里清楚以呉歸撫

其軀矢石遺餘甞曰臣子居則有異移孝爲忠其

道豈二當在父側子職焉恭寸膚之傷䀌心𤸄恫

及身而將三軍奬率鼓鼓以前顚首奚恤維公懋

功其賚何如虎節皇皇雄長萬夫上昭祖考下傳

旄綮子孫其承丗守無止匪直克忠孝疇大斯以

語燾後幾何其慈宜爾有子踵武之踐四十巳聞

愼保埀憲爰發潁匶歸從先丘烈勲于碑貽乆是謀

  同知廣東宣慰司事王公神道碑 姚燧

三十一年將仕郎同知新州事王弼練服持一書

過燧龍興客舎拜言曰此弼先人懷逺大將軍同

知廣東道宣慰司事岀處大凡與受代所由也中

具歳上戰功自生二十五年丗吾祖長千夫戍膠

州以及至元三十年年五十六六月四日卒廣州

在官三十二年膠州内地無事戰禦自四年用兵

襄陽十三年宋亡與宋臣戰未甞日釋介冑宋亡

至十六年與兩王戰未甞月釋介冑南海平矣與

反虜劇賊戰未甞歳釋介胄合是三者之戰凡廿

七年中十八年三入廣嗚呼勞矣而官巳是命也

今將以某歳月日還塟吾郷霸之大城孟村先塋

得善史者銘其碑我先人將不恨其無聞於地上

且懷德地下也敢以是哀鳴公乃序之曰王氏其

藉大城者不可丗求曾(⿱艹石)祖皆失其諱祖令大城

考英故參政張公榮實所將水軍百夫長

丗祖録其從濟江功賜銀符升長千夫李壇反戰

死濟南二子守信守禄公以死事臣子之長故丗

銀符長千夫戍膠州從築夾寨襄陽戰疾力功換

金符登最樊之外郛省旌楮緡百戰江中㫁横江

鐵絙菑楗𫉬船三十艘㧞樊生致都統徐麟省又

旌楮緡百從今太傅南伐戰㝡郢之柳林署省鎭

撫攻新城沙洋𫉬船二艘戰夏貴鄂之陽羅𫉬船

二艘首功三百賜白金二百兩再以都鎭撫從都

元帥府定江西諸州授宣武將軍管軍緫管于時

宋亡其將相更立益衛兩王故廣東不下從破韶

州又敗方安撫廣之石門授明威將軍從擊文天

祥于贑之興國之空坑止其妻子散降其衆略盡

禽前𨦟趙時賞帥府改行省從右丞至廣張經略

集戰艦二千海珠寺擊大破之𫉬其艦百八十斬

首不可級計再授明威將軍衞王死入覲授宣武

將軍虎符還戍廣取葛岸洞崖石砦殱李梓發兵

南安别降林桂芳昆弟新㑹蹙南海軍三千人生

致其帥潘舎人歐將軍僞署置官自王清逺遣馬

帥陸帥徐相襲廣州皆擊破之斬是三人及其軍

千平十數壁歐走如新㑹合黎德德巳集船至七

十艘衆號二十萬其别將呉林以八百艘圍馮村

先是公甞抽工於軍伐材於山不資公帑爲戰艦

三百五十烏船五十載是戰艦德林衆大潰沉死

海洋生致黎德歐王與僞都督丞相兵馬鈐轄廿

四人皆磔之椎其僞符璽召入賜衣服弓矢鞍勒

加懷逺大將軍同知廣東宣慰司事三敗東筦盜

張強三千餘人首功三百歸所掠人畜其主廣盜

少戢其使入覲恐公受代以歸預乞尚書宜畱再

授懷逺大將軍同知廣東道宣慰司事降循盜古

尾郎長樂自宋亡十四年招不能至者版頼勝立

興寧廢縣以宅流民又斬汀盜轉入梅循者鍾明

亮官并呉禽三首而壞其羣最斬盜爲起廿九二

百七十一人今著其尤魁驍者皆隣省連兵頻年

不能加誅必公取之廣之屬州皆山險不可馬至

梯崖縋谷逐索水則乗烏舡游擊之不盡不巳其

爲什爲伍殺人以剽財之倫皆削棄凡是諸盜名

(⿱艹石)可易而顧難成功至今有未靖者老將論者曰

丈夫死登陴䧟陣猶足爲名澤及吾妻子今横尸

草竊手與經溝瀆不異亦足羞哉此觀望不屑蔓

盜所以也反究公心忠勞何如廣之屬州(⿱艹石)士與

民及聞今代爭狀於宣慰廉訪兩司功其盜弭民

安願畱公使以殿南荒行省擬聞代踰一時而卒

惜也夫人石氏子三人弼也知彰其親者非文不

逺亦旣克子矣餘未名男女孫皆一人㓜銘曰

北海生濵卒堧南溟萬里歸棺低昻絳旌維之南

溟至險不測其北嶺嶠羣盜攸宅嶺嶠何如峻削

劘空羣盜利之自王自公凡在勝國敢曰難令與

今吾元跳踉豪勁公有砧斧𦝫領汝膏十八年中

無有幸逃或曰公哉始勞襄漢終覆武庚椒洋無

畔不是之書逐盜諄諄大棄録㣲奚示後人曰訖

炎趙遺爾兩孽嘘爾死灰乍然巳熄公與樹功帥

從相從貪人所同公羞有躬維祝融墟實漢南越

大兵艱施小兵弗讋SKchar無賊良公功之私廣人户

知今思永悲白潜昭幽烝太史職載銘不忘有穹

斯石

  戍守鄧州千户楊公神道碑 姚燧

楊公諱彦珍丗汴之𣏌人曾祖考某祖考某考眞

皆不仕金垂亡也郷里及旁縣豪傑以公質而義

沈而信修幹有力馳馬引強犇走服屬之至有二

萬衆將之來歸授萬户徙河内定興思立戎勞不

樂民治宋將彭義斌侵山東東方諸侯皆壁不岀

北其鋒或聞風景附始將百人從故張蔡公戰淮

北後徐邳兩州勞陞將千夫戰淮南破光廬兩州

及安豐軍戰漢上㧞光化𬃷陽先登又破信陽軍

戰襄陽走生緫管牛首山斬張太尉鹿門從今中

書平章奥魯公之父破荆南沙市初鄧旣降以歳

荒盡遷其民就食洛西畱軍戍守㑹故中書左丞

劉公來襲戰塔橋古邨黔陂屢北之其後西山逋

民由雕磵故宅岡將趨襄陽率歩𮪍遮止之假種

牛曰吾在此汝可去父母邦而南邪與故中書平

章游公築楚鐡狗兩堰以灌屯田歳收粟爲石亡

(⿱艹石)干萬活饑羸爲口亦亡慮(⿱艹石)干萬歳甲寅以

平生小大數十戰身被三創老厭苦兵子珪能荷

殳矣請

憲宗朝求嗣巳授副千户得休居十三年以至元

乙丑春正月十有八日卒年七十其月二十有九

日塟州西北十二都之靈德郷蒼龍潭壖夫人同

縣盧氏後公卒之二十五年當至元二十六年

己丑年九十不恙珪及其三季秀成玉與男孫十

有六人興祖丗榮欽祖光祖述祖崇祖儀祖遵祖

恊祖繼祖孚祖襲祖康祖恭祖由祖亨祖女孫十

有八人男曾孫五人儼仔侃偁僎女曾孫八人最

三丗子孫曾孫男女巳五十人男婦女夫甥孫猶

不列也朝夕(⿱艹石)歳時問安爲壽其前堂宇隘不能

容班之庭下人之望之蔚爲盛門非天章公濳德

昌熾胤裔而何況珪克對前修有光乃爾耶始由

副千户江漢督府版令將突𮪍千時宋𪧐兵襄陽

與均掎角臨鄧督府度房有恃而虚别遣將以萬

人襲之反爲均兵遏絶令將所突騎爲援戰分道

口斬其副將杜胡又戰馬嘶山通道出之從史經

略援蜀之開逹兩州戰李義聖耳諸山又戰同波

砦萬石垻𣈆城寺𫉬生口五百城母德章以拒合

州又城大軍平以闞廣安軍歸從故中書左丞相

阿术公圍襄陽戰小堰堡南漳鴉及八瓣凌三山

禽解都統樊提轄湖城砦馬軍趙緫管野鵝池劉

緫管肨山問探司王緫管狢子川又禽無名將樊

城戰六年襄陽廼下勞授敦武校尉從中書右丞

相伯顔公越安陸戰新城降黃宣慰阬沙洋邊都

統火死下沔陽攻漢陽先登㧞之戰鄂之陽羅歩

𫉬船五十五艘遂濟江下鄂又從故中書左丞相

阿里公分兵而西戰荆口降高安撫下岳攻荆南

沙市先登阬之徇地峽州下之郷民多趨險奔施

擇峽屬縣宜都富民言能動衆聽者駱升署爲邑

令追還五千户從圍潭州戰西門鐵垻三先登進

武略將軍千户金符從下衡永全道四州㧞靜江

進宣武將軍緫管虎符下柳西融州徇地海外未

至召還進明威將軍副萬户再遷廣威將軍眞爲

萬户戍襄陽最其受任至今三十三年所援㧞破

阬下名城三十而縣不與禽都統一人緫管三人

斬州副將一人降安撫都統各一人討湖南叛㓂

生降渠首四十五人所全脅從及城㧞而當殱言

之大將而脫者不可以鉅萬計小大之戰七十餘

身被十五創矢分右巨擘洞肩汰股貫踵先登壓

礧而顚血甞口出積是勞勩位踐三品力有可至

數所得爲伐石人獸樹列神道又悼公平生與國

立家之多艱也不銘之碑無以白悠乆自襄走鄧

託筆子燧嗚呼臣之事君猶子事父雖岀蘇武告

李陵之言而千載以爲得然事父敬身事君致身

道固有不悖並行者曾參將死召門弟子啓手足

以示全歸其乎居則又以戰陳無勇爲非𡥉夫小

而殘形大而隕元至不旋晷孰速戰陳苟於是而

曰吾全歸吾全歸則天下無授命之臣君何頼以

邦人子惟無事戎行不善將身以死者是誠不

𡥉而執綏援抱以死固其所也況戰不必創創不

必死與雖死而名日延哉甞讀史氏書見𨷖將之

登陴䧟陳折馘搴旗大者百戰小者數十其身所

存鋒鏑遺餘必慷慨感發思有(⿱艹石)人者生今之丗

得奮筆大叙其儁功亦志士千古之一快也觀公

父子踴躍金革視身外物再丗一轍庶其人焉惜

吾文之未稱副也銘曰

丗曰文士武弁之易謂勇無謀似而非丗讀人物

志論第英雄英之精秀草木華同雄譬健獸逸羣

振迅天於恒人此與彼吝或𢌿其全萬邦表貞英

故明智雄則勇能人才文武異用胥附武遏亂略

文太平具亦旣太平忘戰必危猛士赴敵生死斯

須彼文維臣何有是戚執簡之評其可輕岀於鑠

維公郷豪始宗無基於前造大今躬金歷祝斷有

衆二萬來歸

太宗獨河是亂棄民而戎轉𨷖淮漢戍鄧空郛招

逋立閈鄧人病飢我徃耕之鄧人聞戒我徃戰夷

丐老而休年宜延夥而止七十玄宅長卧生子如

公亦毅能兵克越蜀荆三十名城金石所創凡十

五嬰虎符以庸鈇鉞專征曰是徴效先人之敎五

鼎三牲不享榮報發其幽光塟令存章庶幾子心

少慰衋傷切雲之碑蛟拏龜負史臣是銘滋乆無




國朝文𩔖卷第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