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七 國朝文類 卷第六十八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六十九

國朝文𩔖卷第六十八

 神道碑

  平章政事致仕尚公神道碑 孛木魯翀

大徳八年春三月己巳中書左丞尚公請老

上不𠃔若曰其服朕命毋怠冬十月稱疾力請予

告九年春還保定時年六十有九明年夏六月拜

昭文舘大學士資徳大夫中書右丞商議中書省

事召不起 武宗即位加榮禄大夫預司農司事

中書職仍舊召秋九月覲龍虎臺大臣莫不譽公

上恱若曰衆以卿宣力我家争譽其賢故耳公再

拜稱觴上萬歳夀御琖賜之酒故事酒荅臣下琖

人授之不親賜也時特授公左右相目嗟異冬十

有一月東宫賜宴翰林俄以疾還至大二年春正

月使召辭三年冬十月贈爵三代 仁皇出震召

問大計稱㫖賜宴清勝園 皇太后賜宴南園夏

五月丐去陛辭 上御武帳聞之以氣暄室隘𠡠

近臣出諭若曰卿來盡心獻納朕未始不從稱老

懐歸豈⿺辶䖏忘國家耶凡益國便民其以䟽聞當行

朕即行之勑宰相李道復等進秩慰餞遂加銀青

職仍舊賜白金百两金綺二匹宴中書驛送還歸

時年七十有五延祐五年制贈曽祖考仲資善大

夫翰林學士上護軍追封上黨郡公妣魏氏郡夫

人祖考安榮禄大夫大司農柱國祁國公妣王氏

國夫人考汝楫銀青榮禄大夫大司徒上柱國祁

國公妣李妻魏皆國夫人六年春正月拜太子詹

事使三徃迺起三月辛酉見 上嘉禧殿之後閤

上顧太保曲出目公曰是自 世祖皇帝效力潔

浄人也徐曰周卿汝前汝知古今識道理練大務

太子託汝善輔之有言勿吝善敎之此朕意也公

見皇太子首以念 祖宗孝兩宫養徳性辨邪正

陳之太子異其言夏五月北幸覲花園北行殿

上若曰朕不文直諭汝勿惜盡言教太子賜尚醖

馬酒各一罌詹事俸入不受俄謝歸時年八十有

泰定三年以中書平章政事致事制授於其家

賜楮泉萬緡綺帛四端尚酒二尊公表謝復賜酒

時年九十有一朝廷尊賢養老思輔長治其見於

公如此四年十月八日薨享年九十二訃聞制贈

推誠佐治寅亮功臣金紫光禄大夫大司徒上柱國

追封齊國公謚正獻公諱文字周卿祁州深澤人

SKchar學甫踰冠卓邁有聞世皇御極急務求賢一

時大臣體 上意銳采擇中統元年張忠宣公文

謙宣撫河東還故參知政事王椅薦公忠宣竒之

辟掌書記至元元年辟西夏行中書書表二年始

立朝儀詔魁賢鉅德者討論詳定太保劉文貞公

秉忠薦公參預凢常朝朔望起居元日冬至㑹覲

𠕋拜内外文武仗衛布置服色差等圖象規製皆

公掌之節次入奏清問所及必公條對明白乆之

聖鑑通朗勑結綵畫位皇城之東百官肄習

上御法座臨之見大書宸極御座之居 上召公

問之對天極居中衆星環共 帝德無爲天下歸

之其象𩔖此 上恱習巳大恱遂爲定制播告天

下七年勑知事大農八年轉大農都事禮成置侍

儀司太保以公見 上仁智殿擢右直侍儀使十

有二年復都事大農其佐農政也置七道廵行勸

農事聮保五課耕桑脩水利立社學築義倉革浮

薄禁游惰多自公畫十有七年出守輝州不事刑

撻因其土俗以禮導之令行禁止河朔大旱禱輙

雨歳大熟踰竟旱自(⿱艹石)也聞者異之懐孟馬氏宋

𬒳誣殺人訟𦽦不決提刑部使檄公讞之推跡

䆒情得尉史獄卒錬嗾狀兩獄皆雪牧輝二年民

安事治十九年冬召拜户部司金郎中初竹稅置

提舉𨽻省部懐衛居民犯一筍一竹率以私論至

破家至是抗言罷之課入郡邑害遂弭明年秋使

山東定征稅度風土市㕓立中制江西省憲交訟

𥙿皇令中書公奉教訊詰罷省臣宣慰臣各一追

白金千二百兩二十一年冬改户部郎中明年春都事

御史臺㑹聚歛臣荅即歸阿散等謂海內財糓

院臺内外監守里魁什長率有欺蠧請大蒐抉

上允勑衆勿沮利黨嘯結兇壬儗使旁午省臣御

SKchar吏民庶罹穽䧟日衆人情危駭先此南臺御

史封章言 帝春秋髙冝禪位於皇太子

皇后不宜外預太子聞之懼公因袐之以杜䜛𨻶

此曹覘之鉗臺史督索公白中書右丞相安童御

史大夫月律魯拒之越翌日其黨以聞勑大宗正

薛尺玕取其章太子益懼二相憂變不測公思用

拯之方閱舊案得兇黨罪玷數十白大夫曰事急

矣請就省圖之至遂說曰丞相大夫以勲貴忠賢

荷天寵柱石廊廟皇太子天下本固本安天下兩公

任也此軰傾險乗釁𡚒不逞袐章出禍可言邪今

先計奪謀使噤不容喙䇿之上也二相曰善入言狀

上怒若曰汝等無罪耶震厲未止丞相前曰臣等

有罪不辭但此黨名載刑書𩔖非愼潔動必鷙害

生靈宜選重臣使爲之長庶靖紛擾 上徐霽威

可其奏二相出宣制緩其行兇爓爲沮俄而告𧷢

賂者喧集事聞天威大震或誅或竄或奴時漢人

臺臣皆闕公位幕佐以智勇忠義動大臣悟明主

殱大憝銷大釁旬日之間中外清泰聞者壯之俄

丞大農治京北屯田畎澮汎溢不菑二十四年置尚

書省柄臣顓政急賦䜛戮大臣衆股慄使者四出

峻繩督務贏官緡SKchar賞恱公使燕南得鈔緡約四

十萬與民者三之二賞雖不及功亦見時至元鈔始

行置寳鈔提舉司𨽻都省金與銀禁私易小人挾威

張𦊙擭飽饕餮摧破民産動再年使江西治其敝

吏行詐舞文各以罪論或誣熊氏子買藏金尺吏

訊則無之訊益酷乞輸直不聽聚貸簮珥作新尺

符其妄廼巳劉氏子誣其弟貨利潜易金銀獄乆

不絶事皆𩔖此公至率清脫民始寜息其年理鹽

茗雜稅江右明年升少卿理獄理賦山之東署置

濫溢汰之政令苛虐蠲之事理欺惑正之尚書省

罷政歸中書二十有八年夏四月遷吏部侍郎考覈尚

書省臣鈐綜所不當最簿上之流品清别井井不

紊始以肅政廉訪司憲諸道明年公使憲湖北初

提刑按察之憲鄂也行省奏罷其司聽攝山南者

再事滯民疚公曰此憎忌者間之耳凡政刑大務

即省議之慶祝大禮赴省行之紏按貪墨不少貸

䜛格政行民始受賜三十一年秋召爲刑部尚書公

以逺近禀決刑制不一吏誕民癏請依古律令采

寛厚新憲章以一吏治不報 成宗元貞元年春拜

侍御史㑹江浙省平章用虐行悖行臺御史浙西

憲人條狀彈劾制遣公洎大都護往詰之左驗明

者平章者挾貴驁岸不臣公等以聞平章者以國

制軍數禁宻無敢或預御史甞取數鎭兵於是藉

其故擅驛走都以相噬咋都省奏不用臺臣特以

都護按問制可御史逼威即承兩造具備勑省臺

太師宣政等衆大臣雜議率阿勢貴犯輕宜宥御

史法當死公曰不然御史職號監察今所繫者上

欺下暴制使馳訊拒捍無禮罪重不輕必以軍數

有禁言之小吏佐書掌給鹽米甲簿伍籍數誰不

知況御史因兵卒交愬責令長帥均𭛠情無害法

之有罪亦輕不重 皇上御大寳赦天下德洽民

心豈宜濫刑以累聖治議都堂三辨巖廊再衆列

奏公廷争剴切 上開悟平章御史各杖遣衆呼萬

歳他日集肅政堂衆憂省臺不恊公曰天下無難

事第恐處之失其要耳都省長百司丞相握大柄

相抗不敵動瀆天聽取厭傷體自今而後狼貪虎

暴者抨彈之事不渉私者正救之果大鉏鋙論斥

未晚何用紛紛衆韙公言未乆猜釋風紀肅然二

年請無數赦罷𭛠不急 上嘉納大德元年夏河

決蒲口冬公使憲河南明年春偕勑使相決河籌以

利公建言長河萬里湍猛東注下盟津地平土䟽

蕩徙不常失禹故䟽流患中土不知幾何千年孰保

無患治得其當則民省而患遲失之則力費而患

速此定論也今陳留抵東西百有餘里南岸故河

口十一巳塞者二自涸者六通水者三岸髙水六

七尺或四五尺岸北故堤水髙北田三四尺或髙

下等大較南髙於北約八九尺堤安得不破水安

得不北也蒲口今決千有餘歩迅快東行得河舊

瀆行二百里至歸德横堤之下復㑹正流或彊湮

遏上決下潰終竟無成揆今之計河北郡縣順水

之性逺築長堤以禦汎濫歸德徐邳聽民避衝潰

擇所安嬰患户齒河南淤田量給永業他決視此

即救患之良䇿也蒲口不塞便䇿上廷論從之河

朔郡縣山東憲部争言果然則河北桑田盡化魚

鱉之區矣塞之便復之明年蒲口復決障塞之𭛠

無歳無之是後水北入巴河復故道竟如公言三

年私憲山東宣慰使挾壻宗室以浮論懲叛謂治

淄青政宜猛故藉是乆居方閫外掠譽而內貪虐

憲紏小有違言吠咥即至公度難力争使者徃來

公以温言順附而嚴礪之彼廼感服其下稔惡㑹

有告者選官按詰得二十餘人決杖追𧷢以慰𢝼

弱遂大慙謝逐所親昵用事十餘軰歸民田二百

餘頃四年秋授中奉大夫參知政事行省江西旣

莅政以吏選淆濁凡庠序之師軍民之佐財糓

主典隨事立法貟數百浹日皆注無復容私衆始

睚眦終莫奪俄趣公分鎭嶺南快私憤公曰此軍

政也非制勑不敢行馹使顓禀得報蒙古平章偕

公在省餘以次出鎭衆計沮事聽公決摧彊生枯

濯煩䟽壅省務清簡六年秋九月移疾北還冬十

月拜江南行御史臺中丞辭明年召至京師拜資

善大夫中書左丞時朱張氏得罪省臣率譴逐唯

左丞相兩新平章洎公凡四人調燮政務浙西水

沴民饑山東歳兇盜充獄公議發官廪(“㐭”換為“面”)周罄乏縮

湧價舒市易泄冨足通閉遏責兼并仁客佃民能

施米上三百石爵有差得米石五十萬救呉越餓

殍爲蘇出官緡八百五十餘萬䘏齊魯SKchar攘亦息

選清望臣使十道宣撫天下采利病得失黜貪暴

安善良江南官民田賦均減三之一南方學浮圖

氏號白雲宗者髮而妻子田宅訹愚民託祝𨤲逭

徭賦倖習甘賄奏爲捴攝錫印章郡縣酋豪名署

七千餘所衆數十萬於是罷之斥散黨與同民賦

𭛠時順德忠獻王荅刺罕與君同心輔政選庶官

齊百度罷斜封汰冗貟絶寳貨約濫支節滛費量

入制出擇民牧屏世守定𧷢律除虐禁明㛰制阜

民生綱正目舉有中統至元之風公粹羙髙亮行

修潔年十六七志學愬伊洛究洙泗完經大史諸

子百家該洽無不綜一以仁義爲根極孝友行業

著見州閭大臣交薦聲名日振 世廟方大有爲

衣冠元老森然以所能輔經緯公翶翔上下畫佐

開先寔與有力歷事五朝才識弘經濟功名映寰

海德望尊廟堂忠信締淵穆懸車私第 嗣聖繼

明眷注益渥使車累召進必勇退從容事外二十

餘年壽考康彊几杖清寂手不釋卷搢紳造之非

聖賢中道經綸大經置不談聞者隨其器量大小

皆潤漑天下望之若瑞星神岳素縝嚴繇飲食動

静皆有節制居位應務察事理守名法簡易正大

物無不容推行所宜不膠不固大政大節利不回

威不屈仁勇沛然綽有餘裕古遺愛遺直公盡兼

之於戯 世皇長駕闊馭網羅英才培植之乆大

德卿相稱賢無右公者養賢資世豈易言哉公娶

某氏子男某某孫男某某年月日塟完州某郷某

原公弟之子曹州判官克和以國子助教張執中

所狀公行遂以銘託烏乎公徃矣文行事功百世

師也其敢以昧陋讓銘曰

皇元統天大定于一聖聖明明崇建皇極三光五

岳氣象渾同天産人瑞以弼 帝功瞻彼恒山峩

峩大茂挺生尚公神峯綜秀始遇 世皇邁績華

勲禮樂稽古稼穡養民鴻臚大農事係賢哲左右

後先夷䕫稷卨朱轓五馬衛源之滸里詠塗歌神

明父母孰驚皇靈匕鬯震搖用輔執法正色立朝

孰斵民力烈火凝霜用使四方雨澤春陽孰縱陸

梁摧我獬廌用立憲紀鋒稜益大孰徇貪蠹柅我

鴻鈞用握政柄化育載新年鄰七袠勇於告老天

制臣義豈曰太早昔也廟朝淵淵昞昞軒后之鑑

神禹之鼎今也鄉社于于雍雍天下之表人中之

龍有謁其庭鄙吝清滌齒頰餘論皆世藥石道德

之容禮樂之度大醉而醒孰寐斯悟善數數之侯

卿侯公百歳完潔其誰儗隆有德有文有位有夀

功在史牒名垂宇宙大行嶙嶙滹易沄沄刻此銘

詩相配無垠

  大都路都緫管姚公神道碑 孛术魯翀

公姓姚氏諱天福字君祥拜監察御史彈擊權臣

無所顧畏 世祖皇帝賜名巴而思國言虎也其

係岀唐賢相文獻公元崇文獻諸孫伯禄卒絳州

觀察判官塟絳之稷山縣南陽里繇是世爲平陽

絳人公考處士君諱君實字仲華甫SKchar辟兵鴈門

金進士趙泰以子妻之生公及和衆主簿天禄公

姿白晳美風矩童丱不凡聞處士訓忠孝奉受惟

謹從事郡府挺潔不羣儕軰畏之仕懐仁爲縣史

世皇以太弟駐白登公從縣進蒲萄酒見竒之留

待宿衛至元初丞縣懷仁大帥楊闊闊出薦其能

於丞相塔察兒丞相奉使朔漠脩睦宗藩引與之

偕五年立御史臺丞相爲大夫奏授架閣管勾秩

將仕郎十一年以承事郎拜御史十三年江南平

冬十二月宰相銜怒左遷同知衡州路明年春三

月以朝列大夫改河東山西道提刑按察副使佩

金符夏六月拜治書侍御史秩中順十六年春使

憲淮西江北道秩嘉議十八年憲江南湖北二十

年夏憲遼東明年春以毋老請歸養不允二十二

年春召爲刑部尚書秩通議逾年總管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不赴

二十六年夏復憲淮西秩正議三十年拜中奉大

夫甘肅等處行中書省參知政事以親辭改肅政

廉訪司 成宗即位使肅政㢘訪于陜西元貞元

年春三月遷眞定總管冬丁太夫人憂自鴈門徙

處士君柩合塟綘之稷山中書起公還真定大徳

三年春二月拜江西行中書參知政事辭奉使山

東還四年秋七月以通奉大夫參知政事行大都

路都總管兼大興府尹本路諸軍奥魯總管管内

勸農事六年春正月二十有八日薨于位年七十

有三公至元名臣勲徳焯著其薨也朝廷悼惜吏

士護䘮歸平陽以夏四月某日塟稷山西北嘉禾

泰定三年以子𠈉請制贈正奉大夫河南江北

行中書參政知事護軍追封平陽郡公謚忠肅天

曆巳巳𠈉以公行實徵銘神道之碑不獲終辭因

采其本末而次第之公始爲御史條奏宰相阿合

馬罪二十有四召廷辯公枚數其罪彼輙引服數

至於三氣沮情駴 上動色(⿱艹石)曰此三者罪巳不

宥目公曰巴而思臣下有違 太祖之制干朕之

紀者汝抨擊勿隱廷臣震竦其事今袐世未有聞

時方𠋣相理財姑釋不問衆亦爲公危之太夫人

趙君有賢識朂公曰國爾忘家汝第盡力果不測

吾追蹤陵母死日猶生年公泣謝白其長曰萬一

得譴乞不以老母坐連也語聞 上歎曰是母子

有古義烈𠡠侍臣董文忠宣付史臣書之監大名

小敢普得罪御史按之至見毆辱繼用公徃間道

微服入境察悉其情還取驛抵其所擿抉如神簿

責死罪十有七械送輦下俄以宥貰經臺門大詬

公在察院促捕之目檢行橐得賂侍御史安元失

納救免狀即桎敢普而袐其事夜用廵符託詗邏

奄至一道士室盡獲其賂明日陛奏 止曰彼七

死猶赦汝欲何爲公對罪十有七赦七留十餘誰

任咎 上悟戮敢普斥安時御史大夫二安善其

一旣斥與所善猶𩀱陸禁中公曰安庶人耳豈得

與大臣狎叱令起座皆失色公即入奏一蛇九尾

首動尾隨兩其首行不能寸今憲不綱蛇首二也

上曰然一人二冠可乎召兩大夫諭以公言大夫

孛羅懼以年少自劾罷有䜛提刑按察之不便者

有㫖罷之是時廣平貞憲王月吕魯爲御史大夫

公告之曰徃者悖叛蝟起鄣塞見聞今列憲宇内

廣視聽虞非常慮至深逺不但繩督有司而巳也

縷縷陳之大夫悟矍然曰幾失是夜造禁宻詳奏

上曰此天下安危計也其勿罷㑹駕北幸所擊相

馳𮪍士縛公閱其家脫粟數斛外得言事故藁羅

織苛毒公亢聲曰乗輿行狩𢦤害言臣宰相寧欲

反邪捃拾無所得斥遷衡州俄憲河東太原民飢

廪(“㐭”換為“面”)賑䘏議者以擅罪公 上知不私置勿問朔

方兵興𭛠民轉粟人畜顛踣公曰執政非策自蹙

其本也𭠘闕論奏改和糴疲瘵爲⿱⺾⿰𩵋禾留遷治書岀

憲淮西先是蘄黄有叛者將吏贓獲良民以萬數

公皆理歸民伍衆感泣相率立生祠徙節湖北劾

省臣楚國公罪以聞 上閔其有勞爲痛治其黨

㑹阿合馬敗大遣使治官慝遼東宣慰使阿老瓦

丁權黨也侵暴尤横召公使遼至則封府庫究簿

書審事察𡨚正魁惡著公道使還即命長憲遼東

公疾馳夜入詰旦莅事民懽吏愕郡縣竦動初遼

朔旱蝗公至雨澍蝗滅其境域烏桓白霫故地也

民喜畜牧習射獵不事耕學公教以稼穡詩書居

數年農厪士𡚒民之孝者旌之不義而訟積年不

決者訓睦之稔惡者懲艾之武平縣民劉義訟其

嫂與其所私同殺其兄成縣尹丁欽以成尸無傷

憂懣不食其妻韓問之欽告其故韓曰恐頂𩕄有

丁塗其跡耳視之果然獄定上讞公召欽諦詢之

欽因矜其妻之能公曰(⿱艹石)妻處子邪曰再醮令有

司開其夫棺毒與成𩔖并正其辜欽悸卒臺章以

公詣平灤按總管劉揑古伯公至劉欲遁去公宻

令憲傔張仲威作漁人匿西城橋伺之劉果與吏

徒㑹橋下謀揜其愆仲威得眞公一問皆伏吏胥

之𭶑而虐扼民之吭而快其所欲而民莫敢校者

率以罪黜平灤都吏張氏子尤狡而忮杖去之逺

近震讋道行遵化風旋馬前公黙謂之曰汝𡨚從

我吾爲汝理至縣舎風即見令縣以SKchar鞬士從憲

傔覘之信宿及蓊薈而風息得五尸皆短衣其一

衣中得小印公下令居賈行商以端匹赴縣聽和

市辨之賊果執遼粟歳輸灤陽使督運急時民方

饑公曰吾忍視邪留粟賑糶使不敢沮民頼以生

遼人以公政通神明追思惠化立祠頌德入長刑

曹讞獄與衆不合歸卧於家竟如公言衆得罪公

望益隆淮西不治復握使節申飭舊規風采立變

初宣饒徽數州有亂者官軍併俘齊民加以刼掠

絡繹淮境公責守令嚴津防峻訶譴民復其郷者

數千餘家帥臣昂𠮷而閫淮殆二十年位中書右

丞以宣慰使操制兵民黨結中奥其子亦握兵煽

虐奴官属轢風紀莫敢誰何宿盜數十出𣳚淮海

陸梁自宋未有制者宋亡帥葆芘其徒通納賄賂

縱其所爲公遣健士襲捕得所匿兵仗貲財定案

市殉者七人自是帥漁鷙狀百出公䟽其跡取驛

上聞帥鉺驛勿給公潜前走得驛馳去帥遣兵校

丁文虎追刺公至六河館不及公至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文虎亦

至誣公於行臺俄而六河館人以刺公狀聞文虎

被執公赴覲制遣近侍阿术治書侍御史萬僧馳

訊帥以罪廢巳而赴闕以擅殺淮賊譛公不中憤

而斃淮境大寧丞相桑葛之黨虐平陽者尤劇其

敗也用公尹其府以清宿蠧詢父老得郡邑田里

眞僞利病緩急先後審行之民輯事理遼西呉氏

子贗爲女巫行眩衆事之(⿱艹石)神人公洞其詐攝至

府吏欲案究公曰亂常之跡可侈言邪立命撲死

衆股栗政化無阻崇館宇引水置磑植桞代樵㑹

歛爲紓眞定都㑹南北馹傳雜沓事弊民痿大臣

蠟眞奏牧守非公不可遂尹眞定導壅治棼生枯

壯弱日聽愬訟鑒隱破堅動無泥閡人人竦惬衆

走府治瞻判決優肆爲空初饋餼不充徴需日困

公以楮鏹貸民因母取息蕃畜孳豐廪(“㐭”換為“面”)稍闢大賔

館水磑創立如平陽用有餘𥙿宗親之位傔從之

區秩秩井井甲諸路歳省官緡而下不加擾憲人

摭細故劾公中書敷奏事不渉私法可施用宜著

令式以示他州制可郡人集衆象龍祝雨公曰無

益令撤去廼慮獄囚厎平允雨大霈驛置新樂北

阻𣲖水使价車𮪍自南而北者雨溢夜暝野次無

所建議徙置𣲖南衆大便順築寺五臺督民運木

奪農癏衆令方急公不從府懼佐貳交諍之公曰

吾民牧也惟民是䘏請待農𨻶朝省爲允欒城盜

殺人取財夜舁尸置民隆氏邸縣笞伏隆氏父及

二子當死械囚送府哭於庭尸母辨𧷢無其子印

識公疑之㑹使者決大辟公詒他賊承盜殺狀隆

氏獄緩眞盜遂獲黜吏退胥之在民閭者不啻百

數刼持官府而肥其家咈其心則禍之管庫稅廪(“㐭”換為“面”)

之徒徃徃破産質妻鬻子以償所欲而不敢與辯

公劭農諸縣得其姓名杖死數人質鬻者還之餘

多遁去或改行爲善士其尹京也立誠信繩桀驁

挫強禦䘏𢝼弱事至而斷豪右歛迹三河民藏古

銅印怨家訟曰將謀作亂縣榜掠其囚使符所訟

至府辨其文曰三河縣印公曰何亂之爲以不輸

官罪之制令尚廐芻稈以鹽易諸畿民霖溢害稼

公請市旁郡户部㩀令督責上下洶懼公帥京属

從部白省竟以公謀寧息京甸京人弟假姊財不

劵姊𡠉益貧弟賈益冨姊𡠉徴財弟曰有劵即與

姊憤愬聽者難之愬於公諭之曰汝但歸俟徐訹

刼盜扳弟對詰大懼吐實曁姊中分其貲公果毅

直諒立朝敢言操行清介忠孚信格有賜輙辭

上至引唐太宗賞魏徵故事暁之對曰臣言分也

受賞非分也竟不受持憲緫郡皆有    淮

赴鄂民衆衛送不絶盜聞之戒其徒曰姚公正人

也勿犯性孝太君年踰大耊公拜參知政事甘肅

難於輦養辭不往世髙其行縉紳推論聖朝人物

骨鯁有爲終始不貳其操者公當第一固確論也

盖甞稽之鴻惟 世皇神鑑睿筭長駕逺馭文武

效能光輔丕業甸萬國冠百王盛矣然廊廟岳牧

邪慝間岀兠鮌三苗唐虞猶病於是大植風紀明

目逹聦以弘至治公當至元之際𡚒下列搏權奸

莅方州滌巨蠧使辯捷不能措其喙仇憤無所憑

其兇風槩氣節炳燿一世淵衷之所孚公論之所

與豈徒然哉其忠義剛大藴積有素故也公掦歴

四十餘年功名事業磊磥赫奕𠈉訪輯遺軼旣乆

始備因歎世有家者之子與孫或不𠈉(⿱艹石)先烈湮

滅可勝惜哉叙而銘之或有待也公始娶趙氏繼

楊氏皆平陽郡夫人子男三人夀童蚤卒祖舜祕

書著作郎卒𠈉内藏庫副使楊夫人子也銘曰

帝運開大中統至元人傑斯寳匪寳璵璠惟天聦

明憲象執法元化宣朗昭融六合堂堂忠肅始峩

𢊁冠讜言正色英風夏寒虎炳其文山立殿陛檮

杌饕餮魄禠魂悸宸扆凝𮟏上動天容庭有直臣

庶儆其同有鑒其明有玉其㓗桓桓其勇夬夬其

決孰撓斯曲孰鍊斯柔善善豈親惡惡豈仇雖千

萬人莫沮吾徃如脂如韋有泚其顙侯符三剖憲

節六持義槩秋凛仁術春熈 上亮其忠史載其

信何勸不懷何懲不震碣石之北淮海之南社稷

尸祝無怠其嚴滹沲溶溶霍岳峩峩其融其結百

世不劘台鼎之崇芥視不屑京尹之雄莫仲與伯

有烈終始無間險夷誰近而忽益逺益思汾川西

流河水東㑹稷山之銘惟以永配

  參知政事王公神道碑   孛术魯翀

至大元年汴梁路總管兼府尹王公年逾七十拜

參知政事行尚書省雲南秩中奉大夫

仁宗皇帝以公至元大德名臣拜昭文館大學士

皆不果行延祐元年冬十二月七日薨汴私第春

秋七十有九明年春三月十二日歸塟趙州寧𣈆

之金符郷換馬里中書以臺䟽列公行績以聞贈

通奉大夫河南江北等處行中書省參知政事護

軍追封太原郡公謚憲穆元統元年冬其仲子承

務郎萬億賦源庫提舉鈞以翰林待制⿱⺾⿰𩵋禾君天爵

狀徵銘公碑翀汴諸生也其敢辭公諱忱字允中

世居寧𣈆曾大考進晦彩不耀大考守忠金承信

校尉考玉

太祖皇帝威行中夏率郡民欵附從太師國王木

華黎用武有功累官定逺大將軍慶源軍節度副

使夫人王氏生公剛毅正直讀經史不事空言能

見之行事 𥙿皇位儲宫取勲舊子孫入侍公𬒳

選忠恪小心十有餘年日愼一日或因事進說

諒不阿 世祖皇帝察其能至元十七年拜山北

遼東道提𠛬按察副使秩朝列大夫東藩諸王鷹

人縱暴民大厭苦公繩以法遂歛避不敢犯宰相

阿黒馬掊克固寵希合之徒言利徼倖小吏耿熈

告北京宣慰臣逋官緡若干萬旣聞勑徵之熈懼

失實增益制勑逮繫百餘人公䟽其妄熈獲罪

𥙿皇賔天儲極虚位 帝春秋髙中外危之言者

雖衆未見允可公建言陛下臨御多歴年所至元

初豫建太子天下歸心鶴馭上賔臣民憂懼惟早

定大計以幸宗社章三上 帝俞其言俄勑皇孫

佩信寳撫軍朔幕大業廼定二十四年憲河南時

南北旣一無俚兇慝畧民子女轉賣四方公謂此

徒於 聖天子仁覆天下之政梗害非小建請嚴

立法禁從之遂著令甲息民汪清占息民籍巳再

世矣兵豪狀愬帥府曰吾亡奴也即馳𮪍數十殺

清滅口取其妻孥貲産清子成逸岀赴民有司愬

之兵民文移徃來數年不決潁兵朱喜始以避亂

奴於人其主知其難於奴也集郷胥里長同署劵

免之𨽻潁兵籍巳乆喜家火其故主子謂劵巳焚

而復奴之喜持劵出愬訟不決皆詣公愬之稽清

占籍以歳壬寅其奴亡以甲辰喜劵足徴白之鎭

南王府誣者皆屈明年兩訟之仇結近侍誣奏公

徇制下中書遣使収公案訊公䟽臺請聞有㫖馳

召入見敷陳盡底藴 帝大恱曰(⿱艹石)人非素餐者

𠡠省臺讌慰還職近侍及使者皆以賕敗清喜數

百口脫虎咥繪公像事之二十一年置肅政廉訪

司以新憲度明年公副使燕南河間鹽漕官守盜

用賦緡十餘萬覈正其辜諸王分地恩州其下以

錢貸民加倍徵息公令子母相當則止餘有罪先

是以民入兵限私田四頃優其家公曰國家取天

下以來兵無寧歳今海内雖定征戍逺方一兵歳

費不啻千緡區區限畒豈易充給在民編者守令

猶歳差冨貧以均其力一入戎行永不可變請增

田額使無飢寒内顧之憂不報其後以兵力乏竭

勑樞宻召公等㑹議以眞定順徳廣平等路俾之

詢簡得冨民數百家充兵兵之貧者遣還民伍人

服其平公以舊臣屢憲方州至是威名益振三十

年拜廣西肅政廉訪使秩嘉議臺檄以其廉能曉

諸道疾不赴 成宗皇帝即位元貞二年春使憲

河東召見栁林撫慰優渥㑹并汾旱饑請發粟賑

哺全活者衆五臺大建佛廬勑中書擇銳事吏董

𭛠工部司程陸信驅民夫數千冐險伐木死虎豹

蛇虺者百有餘人其時 皇太后幸其所公入言

以寺福民福未及而害巳甚非初意也徽聽開悟

減其𭛠仍賜䘏死者家宗王分土并門廪(“㐭”換為“面”)餼歳取

民間或不能供輙立契約母息倍稱或不能償𨽻

其子女民患苦之公請岀錢縣官贖還其親者百

二十四人於是諸王膳貲歳頒于官民瘼始⿱⺾⿰𩵋禾

嬖臣哈塔不花怙威肆虐公按正欵伏王爲之請

弗聽王馳使譛公 上未信㑹駕北幸罪人亡走

愬公不法勑中丞崔彧問之俄彧卒駕還復愬詔

省憲雜訊之無驗愬者抵罪由是王禁戢藩傔民

境晏寜大德三年遷江陵路總管不行七年遷汴

梁汴故宋金都邑號難治公至省人憲人以公舊

望不敢以府属眎之政訟之難悉聽鑑裁下無隱

情乆之政清訟簡吏民歌詠方宋包拯公莅汴之

四年歳次丁未河決原武注汴宋汴尤急吏士具

舟楫以逭漂溺民大懼公白省請䟽導順下勢家

以田疇不利難之公曰吾守臣也當任其責即行

河決壅以完城邑水息大築隄防羌族礮手居鄢

陵者萬餘室民𭛠不預公督使趣工得萬人不日

隄成民至今思之公精明有斷不畏強禦所至興

學奬士脩政新民不專法令威愛兼行爲世名德

故姚文公燧劉文静公因與公游雅相敬尚蘇君

公郷人也時賢言行優於志載其言曰

世皇天縱有爲公及陳公天祥程公思廉姚公天

福皆骨鯁敢言視社稷民物利害若疾痛嗜欲在

已才猷風采凛震一世庸夫庸婦知其姓字豈聲

音𥬇貌爲哉天故生之以弼治效善論也公夫人

張氏封太原郡夫人子男二人曰銳曰鈞孫男三

人洙浩以胄子𨽻業成均淵㓜銳鈞皆有學行翀

固知之其諸孫爲胄子皆馴謹向學佳子弟也助

教陳旅云銘曰

世廟帝運鴻惟永年仁浹義洽德崇配天咨謂

裕皇左右前後侍衛僕從詢賢世胄時也憲穆宿

衛青宫行必循矩言必見忠涵育有年一静一動

帝曰良哉才可試用卿貳東臬位四品秩碣石醫

閭光昭化日來歸定省遂莅河南上觸廷怒下讋

狼貪 帝曰忠哉斯豈尸位丞相御史燕勞還轡

皇鑑昭明飭新憲綱卿才而舊益礪于將太行西

東鴻河南北草木知名山川正色棲遲晚暮尹汴

四封宋陳許鄭春陽誕充偪側將迎于此大府齒

健而獰猶憚叵處上獲下順居五閱年華髮蕭蕭

益壯益堅其卷其舒大義終始罁百其錬肯柔繞

指五握憲節郡符再分洪波砥柱矻立不羣政預

鈞輔逖矣其道文崇袐館允也其耄之顯髙朗之

幽神明之地列岳之天列星滹沲之郊邯鄲之鄙

刻銘豐碑徵信惇史



國朝文𩔖卷第六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