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六 國朝文類 卷第六十七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六十八

國朝文𩔖卷第六十七

 神道碑

  河東廉訪使程公神道碑  王思廉

元貞丙申正月十五日河東山西道肅政廉訪使

程公以官夀薨于太原二月三日歸柩汴梁大德

改元冬諸姪狀公行實來請銘按公諱思廉字介

甫姓程氏上世洛陽人元魏遷兩河豪右實雲中

三州因著籍東勝公處士諱某之曾孫贈少中大

夫安定郡伯諱某之孫宣授㳂邊監榷規運使解

州鹽使諱某之子妣田氏公始知讀書從摳判白

公學故文筆論議皆有師法中統建元用太保劉

文貞公薦事 𥙿皇于春宫服勤守恪特𬒳眷遇

令監印宥省至元七年樞副合丹公以平章政事

領河南行省選署都事十二年轉同知淇州事力

辭養親繼丁外艱服除授東平路判官入拜監察

御史十六年出僉河東山西道提刑按察司事俄

遷河西隴右道副使徙河北河南山東東西兩道

未幾陜西行省舉公興元路緫管明年進陜西漢

中道大使二十六年雲南立行御史臺擢拜中丞

今上嗣位改河東山西道肅政廉訪使公識見明

敏沉毅果斷筮仕之初年尚少言動有節望之儼

然同列雖親密者亦不敢以狎褻及之由是見知

時宰有都司之辟竭力參賛事有當行惟恐或後

丞相史忠武公每加奬拔幕府有疑忠武公之徇

公者時規取襄樊供億浩穰公視出納綽有餘俗

𥘉築新城於江北和糴以足兵食委公領其事倉

廪(“㐭”換為“面”)未完米多露積一夕大雨諸相以爲憂使人覘

公方安卧帳中召而詰之公徐曰敵人在邇常宜

鎮諍縱有漂濕所損幾何不過軍士一日糧耳若

中夜搔動衆心驚惑事變之來殆有不可勝言者

矣聞者韙之簡書之暇究心營繕舟車器仗靡不

犀利向之見疑者始以忠武爲知人公之世父治

書公金南渡後甞爲監察御史正色立朝不畏強

禦及公嗣職慨然有濟美之志彈奸臣阿合馬軰

不法至䧟囹圄居之泰然其黨巧爲機穽卒不能

傷出僉提刑司事也平反紏擿不克殫紀其尤者

大同楊刺眞等犯酒禁有㫖誅之公以其罪不至

死論列數四其忠君守法如此其赴河北河南也

道彰徳聞两河凶歉民大艱食而官府徴租甚急

欲止之有司謂法當上禀不敢專擅公曰若循常

例比得請民巳疲於勾呼矣即移文停催然後申

明省臺果獲蠲除僚友有當鞠獄鄴中而不果其

行者公乃請代至則詳究本末盡得其情蒙湔洗

者以百數二十年河北復飢民多轉徙于南朝廷

遣使與汴梁官屬㑹憲司官于河上以扼之公與

緫管張侯國寳決議放渡旣而列上亦賜允俞是

秋霖雨大河清沁皆泛溢爲衛輝懷孟害公親乗

舟臨視振貸全活甚衆水浸衛城不没者數版適

郡僚各以事出公與屯戍萬户張公集軍民發倉

廪(“㐭”換為“面”)修築隄防次捍其衝晝夜督促暴露城隅閱數

旬功始就至今大水不復爲患衛人徳之興元命

下公欲辭時尚書省丞相桑哥擅權頥指所及竭

蹷奉承親舊力勸之公以大夫人年將九十旁無

兼侍輦致弗𠑽不聽章三上得告而後巳嗣有陜

西漢中之行亦極力丐免杜門家食慈母孝子懽

然一堂若將終身焉二十六年丁内艱哀毁過禮

見者傷之雲南去京師踰萬里朝議以爲振舉綱

維肅清風憲綏輯逺人非公不可乃起公或疑跋

渉勞苦且未終制公必不拜公乃曰前此三除昧

死陳請蓋以老母故也今當宣力絶域以贖前過

甫踰小祥即素服就道旣莅事即戒敕典兵之官

牧民之吏主刑名司廪(“㐭”換為“面”)庫各謹爾職毋致人言自

是上下肅然一新舊染雲南舊有孔子廟朔望長

吏便衣拜謁而巳教官雖設一無從學之士公乃

舉春秋釋菜之禮先於所治中慶府集行省臺以

下諸官百餘人公服以行禮事属城化之有遣子

弟受業者公之不鄙裔夷推誠敷教又如此河東

地瘠民貧仍遭旱暵公奏除𡻕飼親王馬駞十之

九所輸租稅易逺倉爲近倉以便民歴年積弊前

政欲去而不得者下車未乆蕩洗一空鄰境之人

亦知嚮慕竟用是得疾公頻居風憲剛稜疾惡恒

以古人自期晩年言事尤切直如早建儲貳以固

國本訪求賢俊用賛丕圖車服辨尊卑之差封謚

表忠勤之實養軍力以備邊定律文以革弊皆急

務也使節所臨擾民不急之役必先禁止農桑庠

序檢灾戢盜尤所盡心至忘飢渇寒暑平居不事

生産惡衣菲食無難色與人交愈乆而情好愈篤

不以貴賤爲輕重或有疾病死䘮問遺賙䘏禮意

兼盡雖往反數百里亦不憚勞後仍爲之經理家

事撫視子孫不少衰減其於宗族姻戚又所厚者

也恬於進取勇於爲義卧病太原未得謝猶力疾

視事一旦索紙筆作遺書𭔃弟姪翌日飲啖應酬

(⿱艹石)平時客退易衣就枕而薨蓋剛大不屈之氣充

養有素故於死生之際明公如此僚吏士民涕泣

相弔如失私親靈輀所經皆盡哀致奠則公之爲

人槩可見矣享年六十有二夫人鄭氏婦道可稱

前公卒今夫人柏德氏臨潢之甲族也明悟莊重

持家有法一子牛童早夭三女長適尹氏二㓜在

室以某年月日葬公于某處先塋之次禮也銘曰

烈烈程公出遭盛時儒素世家孝友天資揚歴中

外才可吏師霜凛烏臺風生憲司去惡如草遇民

如兒捍患禦菑奚翅巳私事不辟難去必見思用

夏變夷恱禮敦詩惟是頑獷化而柔慈萬里來歸

兩𩯭不𢇁養吾浩然豈其餒而望公廟堂決疑龜

蓍命也奈何竟止于斯有韞于中未究設施不龍

不蛇賢人嗟咨有巍者碑銘以昭之公有遺恨余

無愧辭

  故宋文節先生謝公神道碑李源道

天訖宋命 皇元一四海而統之至元廿三年行御

史臺侍御史程鉅夫以宋遺士三十人薦于朝於

是江東謝枋得在舉中𬒳徴丁内艱辭亡何連詔

江浙行省丞相𫎇古台江西行省左丞管如德召

皆不起廿六年春正月福建行省參政魏天佑復

𬒳㫖集守令戍將迫蹙上道廼行夏四月至京師

不食死春秋六十有四八月子定之奉柩還廣信

明年九月葬其郷之玉亭龔原其門人誄而題之

曰文節先生謝公墓先生曽祖彦安祖一鶚考應

琇潯州僉判妣桂氏封碩人先生諱枋得字君直

信州弋陽人宋寳祐乙卯薦于鄉丙辰試中禮部

髙等比對力詆時宰閹宦𡚒不顧前後抑置第二

甲第一人𥘉潯州君以事忤使者董槐𬒳劾以死

先生旣第董槐執政竟不堂參以歸丁巳召試教

官調建寧府教授已未趙葵宣撫江東西辟爲屬

尋除禮兵部架閣令募兵援江上出楮幣十萬貫

得信撫義士數千人以應宣撫司罷賈似道當國

㑹軍興岀入簿責任事者公毁家以庚不足坐廢

至元𥘉長星竟天踰月我師壓江上宋社曰替江

東漕司猶試士徴較藝先生憤賈竊政柄害忠良

誤國毒民發䇿十問擿其姦極言天心怒地氣變

民心離人才壞國有亡證辭甚剴切大怫賈旨臺

評竟上其謗訕䥴兩秩興國軍安置因謫所山門

自命疊山守令皆及門執弟子禮丁卯以史館召

先生曰似道餌我也不赴閉户講道門之者翕如

若周岳熊朝余安裕楊應桂余炎謝禹莫(⿱艹石)軰皆

知名介然自將足跡不及權門里中人行事或不

循於理者輙曰謝架閣聞乎有持两争必來質平

遣以理無秋毫假與人意人亦髙其風必自審乃

進非義者未甞敢至其前也乙亥連以史館校勘

祕書省著作郎召牢辭授江東提刑總其兵以守

饒信撫與王師戰輙敗不能軍遂易服負毋走閩

中隱於卜信守將悉捕公妻子弟姪送建康獄夫

人李氏有容德有廉帥者欲妻之一夕自經死弟

某某姪某某及一女二婢皆死獄中惟二子熈之

定之移獄廣陵得釋又有弟禹在九江亦以不屈

斬于市先生資嚴厲雅負竒氣風岸孤峭不能與

世軒輊而以天時人事推宋必亡於二十年後抗

論憸宰老竭蹷不售終不取合於時其爲人蓋如

此及程公之薦報書廼曰弓旌招賢輪帛迎士有

志經世者孰不興起及非其人非 皇帝夣卜求

賢之初意也觀其言非徒決於剛憤者少力學六

經百氏悉淹貫爲文章偉麗卓然天成不踐襲陳

言宿說論古今成敗得失上下數千年較然如指

掌尤善論樂毅申包胥張良諸葛亮事常若有千

古之憤者而以植世教立民彞爲任貴富賤貧一

不動其中其言曰清眀正大之心不可以利回英

華果銳之氣不可以威奮其自信率此𩔖先生之

北也貧苦甚衣結屨穿行雪中人有甞德之者賙

以兼金重裘不受平日所著易書詩三傳行於世

雜著詩文六十四卷翰林學士盧公摯爲之序引

深所推激夫人李氏男三義勇早卒熈之歸自廣

陵亦卒定之賢而甚文累薦不起孫男二信孫仁

孫先生死之二十有四年門人虞舜臣率其徒築

室買田祠公弋陽之東江浙行省請于朝爲疊山

書院又五年予在集賢待制番昜周應極狀其事

致定之之語求銘墓道甞謂先生天下士源道仰

其文章風節蓋四十年而不一識是區區者尚可

辭哉銘曰

嗚呼先生生也何時生也後時日薄崦嵫維南有

孽龜玉毀折我朝天眀廼完其節鷄鳴風雨歳寒

柏松伊其板蕩古有藎忠道統旣闢人文斯一有

羙翔鸞載鳴載集曷迪匪庭曷祼匪京萬里氷天

介石自貞奚卒不施閟于佳城嗚呼先生

  廣平路總管邢公神道碑  馬祖常

泰定二年四月十四日致仕禮部尚書邢公卒六

月朔葬于安陽度置之原越二年致和元年戊辰

二月嗣子温毀瘠纍然䘮服持工部侍𭅺胡彞行

狀告其友浚儀馬祖常曰先考衣衾棺椁飾終之

禮庶幾無悔温不孝惟是墓道之碑無文以昭之

敢以是託於子焉按狀公諱秉仁字仁父SKchar姓邢

氏世居安陽契丹女直擾中夏士族譜諜存者蓋

寡故安陽邢氏始顯交口里大父諱植不仕有隂

德贈亞中大夫彰德路總管輕車都尉追封河間

郡侯大母李氏追封河間郡夫人父諱德裕有政

事志不得奮發卒小官贈嘉議大夫上輕車都尉

追封河間郡侯母王氏追封河間郡夫人繼母郭

氏封河間郡太夫人弟四人曰秉義秉禮秉智秉

信四人皆後夫人郭氏出前夫人王氏獨生公一

人兩丗用是貴得加封光華甚榮公起家辟署河

南廉訪司曹属進御史府史又進丞相東曹SKchar滿

考授承務郎平江路推官未上改承直郎濟南萊

蕪等處鐵冶提舉俄遷承德郎江西行中書省左

右司都事陞朝列大夫爲太醫院都事選充廣平

彰德等鐵冶都提舉官中議大夫外臺各以名薦

尋爲撫州路總管加亞中大夫廣平路總管凡十

遷以禮部尚書致仕階承務郎至嘉議大夫凡六

轉出入中外率稱官守初提舉濟南諸冶賦民不

急逋逃復業都事江西行省婉畫直辭賛叶上下

議遣官出廪(“㐭”換為“面”)米五十萬石賑貸属州飢衆難之公

請異日有擅發罪秉仁願獨坐萬齒齗齗待餔以

活者不可指數也都提舉廣平彰德等諸冶差户

程功礦火悉給縮賈殖貨以利予農治辨爲最總

管撫州專使臨門賜馹之官撫境地稅户部賦木

綿織布民病非所産即令輸直吏不得舞手取賄

公私俱便之小旱禱輒雨𡻕連大穰俗頗譁許未

幾民恥健訟移廣平路教學者以雅樂祠事先聖

孔子立郷校七百各有弟子師課樹桑億萬計絲

纊用饒民有婦妬妾妊而以妾妻奴者夫死而族

人欲有其家訟不決廼以子生月逆計母妻奴之

時得實其民遂有後闔郡號神眀盜僞以小鈔貫

文作大鈔貫文如錢取鋊然詿誤七十人止以首

坐歡醫講黃帝越人書躬視惠民藥餌比去官民

鮮夭札者賦有寸帛之羡立歸之主爲政具有方

略要以惠恤元元爲本旣致仕益礪志讀書強記

不怠字書多楷法尤工古𨽻有子二人長子温由

中書檢校官拜監察御史吏部中書左司二郎中

緫管大名河間都轉運使丁公艱家居次子簡門

廕補承事郎監大名路商稅夫人蕭氏于氏祔塟

並追封河間郡夫人享年七十有六嗚呼行聞于

郷政聞于時爲子而上賁其親爲父而垂裕于後

可謂完也矣爲善人者可不以邢氏爲徵𫆀是宜

銘也銘曰

爾車薄薄爾馬蹻蹻勿驅我隧域時君子宅有繹

爾蘇有僬爾芻毋犯我松與蔞時君子居若廣漢

之明弗鉤距以傾(⿱艹石)霸之惠弗飾異以詭時予有

元之循吏孫子奕奕時昌時赫時善維吉時視予

貞刻

  禮部尚書馬公神道碑   馬祖常

公諱月合乃世属雍古部族居静州之天山天山

古居延海也曾祖諱帖穆爾越哥祖諱把造馬野

禮属皆以財雄邊父諱錫禮吉思當金遷浚都尚

書省辟爲譯字SKchar曹試開封判官改鳯翔兵馬判

言死節贈鎭國上將軍恒州刺史官名有馬因以

立氏父死節時公年甫十七壯其父之忠義奮而

投冠于地誓曰吾父死于國難吾紓家難可也遂

侍母太夫人王氏艱關鋒鏑跋渉星夜出汴絶河

而北見 憲宗皇帝於和寧年少辭容端敬

憲宗嘉賞之命賛卜只児斷事官事國朝天造之

始緫裁庶政悉由斷事官燕故城爲斷事官治所

中原乆刳兵燹民謳吟思見太平之日公力籌畫

規度政修事舉士恱民附胥爲大和

世祖皇帝以親王南伐公從行留汴餽饟六師悉

發軵人賦一石取濟南鹽自堰頭舟行陸輓數百

萬斤散布軍所過州郡汴蔡河南之地農在野而

商在塗不恐不驚而軍政修焉 世祖皇帝即位

降詔褒奬其詞有曰有此勤瘁深可尚嘉云者阿

藍荅児據魚児泊叛倉卒之際公罄家貲市馬五

百疋進上 世祖皇帝甞給劵賜其家曰後當償

汝也版户遂試學子通一經即不同編民今令甲

儒免丁者公始之也中統建元旣肇建省部明年

拜禮部尚書佩金虎符四年八月廿一日薨于上

都之邸第訃聞内外文武之屬搢紳之士咸嗟悼

衋傷形諸文字之間迄今傳而不泯也嗚呼公之

薨年甫四十有八即以其年某月日塟于大都宛

平縣清水河之隂之原太夫人王氏墓後梁郡夫

人白氏祔後六十四年爲至順元年曾孫祖常辱

官禮部尚書請于朝追號推忠宣力翊運功臣勲

上輕車都尉階正議大夫爵梁郡侯官僉樞宻院

事謚忠懿子十有一人長諱世忠常平倉都轉運

使次諱世昌行尚書省左右司郎中孫祖常官忝

第二品推恩二代贈嘉議大夫吏部尚書上輕車

都尉梁郡侯次諱世顯知通州事次世榮蚤卒無

子次世靖不仕次世禄中山府織染提舉次世吉

承公廕絳州判官次審温嘉議大夫歴台州淮安

瑞州路緫管餘三人蚤卒不仕女四人三蚤卒一

嫁廣東道副都元帥闊里吉斯孫二十人長潤朝

列大夫同知漳州路以子祖常備侍御史贈中奉

大夫河南江北等處行中書省參知政事護軍梁

郡公次節入王屋山爲道士次禮下砂鹽司丞次

淵不仕次開監在京倉次遺道遵皆早卒次通迪

次保六賜提舉都城所次未名卒次岳難武略將

軍蘭溪州逹魯花赤次雅古處士以孝聞次必吉

男奉議大夫同知興國路事次祝饒監冨池茶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餘四人未仕曽孫三十一人長祖常由進士轉官

侍御史次祖義郊祀法物庫使次祖烈汴梁等路

管民緫管府案牘官次天合監杭州鹽倉次祖孝

管勾河垜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次易朔南察院書吏次祖謙昭功

萬户緫使府知事次祖元信州路教授次禄合知

行唐縣仕者九人餘皆學而未官也玄孫若干人

長武子中書省SKchar次文子國子生次獻子惠子並

國子生諸女以多載於家傳兹不重出嗚呼我曽

祖尚書德足以利人而位不稱德才足以經邦

壽不享年世非出於中國而學問文獻過於鄒魯

之士時方遇於草昧而賛襄制度則㡬於承平俾

其子孫百年之間革其舊俗而衣冠之傳實肇我

曾祖也嗚呼祖常生三十三歳父潤南官漳州教

祖常曰吾祖有德未盡發吾官州郡不得施今汝

頗樹立其大將在汝也後祖常佩父訓不忘忝官

翰林直學士太子右賛善大夫禮部尚書參議中

書省事入臺進侍御史叨冐寵榮夙夜憂懼惟恐

違父之教而墜我曾祖之業蒙不孝之罪死不瞑

目於地下塟儀不具塋域不廣欲改⺊而遷之宗

老曰封樹八十年矣神殆安兹未易改⺊嗚呼祖

常旣摭我曽祖行實萬一而略論次之矣忍不泣

而終銘之銘曰

有崛而起之孰趨而掎之將濟世美必承而履之

懿矣我祖百年于兹衣冠之傳寔維啓之世多王

公亦多華靡惟不革俗而忽其圯繩繩孫子思馬

有氏咸宜習禮以續廟祀

  翰林學士元公神道碑   馬祖常

有元古文之宗曰翰林學士清河元公以至治二

年壬戌二月七日薨于位塟而墓碑未刻其長子

奉議大夫同知峽州路事晦又死次子暠七歳一

女病而不嫁一孫尚乳也夫人清河郡夫人李氏

纍然抱其孫僦船歸清河織絍以居賔客僚𨽻皆

四散無一顧之者獨其友玄教大宗師呉全節

謂馬祖常曰清河公以文起家可謂貴顯光榮矣

而其塟之後無碑以載其官閥世次行事之實爾

宜爲文我求善楷書者礱石以刻焉祖常曰嗟乎

世之士一得志則攘𬒮於所親一不得志則禠魄

若不能生者比比也今子託跡老氏而以禮義之

事振吾徒何能哆言以飾愧哉謹按公諱眀善字

復初資頴悟絶出讀書目所過即記諸經皆有師

法尤深於春秋弱冠游呉中奮宋金季世之習巳

名能古文流轉江淮間浙東部使者薦之行省辟

正安豐路學再正建康路學居歳餘行樞宻院辟

充令史故辨章蕫公士選實僉院事敬之如賔不

以曹属御之也蕫公遷江西行省左丞復羅致之

省中㑹贛賊劉貴反從左丞將兵討之擒賊三百

人議緩詿誤得全活者百三十人又將斬一賊命

公臨斬左丞曰SKchar儒生能臨斬乎當震怖矣終𠛬

已色不變將佐白宜多戮人及尸一切死者用張

軍聲公固争以爲王者之師恭行天罰(⿱艹石)等小賊

跳梁殺其渠魁耳餘何辜焉賊貴盜書民丁十萬

於籍有司喜欲發之公夜置火籍稾中焚之以滅

跡贛吉遂安南行臺聞之亦辟爲SKchar未㡬進登仕

佐郎樞宻院照磨轉中書省左曹SKchar曹無留事

坐誣免不辨僑寓淮南文學益肆頃之坐誣事明

SKchar省曹至大戊申我 仁宗皇帝養德東朝左

右文化選天下髦俊之士列在宫臣公首被簡㧞授

承直郎太子文學 仁宗即皇帝位遷翰林待制

承直郎兼國史院編脩官與脩 成廟實録眀年

與脩 順廟實録加奉議大夫是年陞翰林直學

士朝列大夫知制誥同脩國史有詔命節書文譯

其𨵿政要者以進公請與宋忠臣子集賢直學士

又陞同譯潤書成每奏讀一篇 上必善之曰二

帝三王之道非卿莫聞也 太皇太后旣受尊號

朝堂集議宜赦公曰數赦非善人福宥過可也乗

傳出賑山東河南饑彭城下邳諸州連數十驛保

馬民饑官無文書公專以鈔萬二千定分給之民

免死徙皇慶壬子脩 武宗皇帝實録眀年遷翰

林侍講學士中奉大夫預議科舉服色延祐乙夘

國家始䇿試士子選充考官廷對又充讀卷官迅

筆詳定試卷數語辭義咸委曲精盡他人抒思者

不及也改禮部尚書正孔氏宗法以五十四世孫

思晦襲封衍聖公事上制可之參議中書省事毗

賛良多知戊午貢舉復入翰林爲侍讀學士通奉

大夫歳中拜湖廣行省參知政事便道過家上冢

鄉之父老子弟迎謁勞問禮意周洽庚申 英宗

踐祚徴入爲集賢侍讀學士召至上都議廣廟制

授翰林學士資善大夫脩 仁廟實録百官迎

仁廟聖容云有卿雲見承詔爲文以紀之賜酒嘉

賞 英宗親祼太室禮官進祝𠕋奏請署御名

上命代署者三眷遇褒優近世無有也旣薨之三

月歸塟于清河王家原之先塋西三里泰定間得

請于朝贈資善大夫河南江北等處行中書省左

丞追封清河郡公謚文敏曾祖諱興不仕曾祖妣

楊氏二世以下皆以公貴祖諱海贈嘉議大夫袐

書卿上輕車都尉追封清河郡侯謚貞惠祖妣髙

氏追封清河郡夫人考諱貢將仕佐郎同管勾蘆

𤁋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贈中奉大夫吏部尚書護軍追封清河

公謚孝靖妣弭氏追封清河郡夫人元氏蓋拓跋

魏之苗南北轉徙不知所系家清河者至公四世

矣享年五十有四其文有賦五詩凡一百六十三

銘賛傳記五十九序三十雜著十五碑誌一百三

十出入秦漢之間本之於六經以涵泳其膏澤參

之於諸子百家以騁其辨刻而不見其跡新而必

自己出蔚乎其華敷鐄乎其古聲倡古學於當世

爲一代之文宗者栁城姚燧曁公而巳信乎其必

傳也雖然才用而未盡積厚而施寡徴之於天其

善後也無疑祖常曩從公游及公考士又辱第下

列義當銘銘曰

於維公文並古立大沛厥辭世莫躓震讋瞽聵力

不克蜚聲天衢名薿薿位臻公卿發軔跡藴而不

施用弗極神柅其馳學廼碩天藻掞縟琢圭璧五

十四年返玄宅



國朝文𩔖卷第六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