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五 國朝文類 卷第十六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十七

國朝文𩔖卷第十六

  東昌路賀平宋表     徐丗隆

聖人之兵仁而威無逺不服天下之𫝑離必合有

險即平方期四海之㑹同豈許一江之限隔捷書

屢至慶頌交馳欽惟

皇帝陛下至德體元中華開統羙化既東西之被

兼愛豈南北之分初遣文臣播告方國昭示包荒

之量絶無陵弱之心弗圖島夷輙拘使節誘納我

叛將盜㨿我歴城雖就鯨鯢之誅尚遺蜂蠆之毒

蠢爾三苗之弗率命予群后之徂征一鼓而定荆

襄再駕而降鄂岳蘄黃面縛江池心歸鐵瓮之堅

城巳摧金陵之王氣何在楚地六千里不勞秦將

之増兵錢塘十萬家坐見呉王之納土僞將悉朝

於闕下㓜君遐竄於海中方知恃險而亡應悔求

和之晚兹雖天意實出聖籌歴觀徃古混一之難

未有今日飛渡之易臣某等叨居牧𭔃喜聽凱音

矧曽充載筆之臣尤當述集勲之事駿奔効命正

海內一家之時虎拜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休上 天子萬年之壽

  車駕班師賀表中統元年九月爲真定廉宣撫作 李 冶

臣某等言伏爲逆黨悉平車駕廽鑾者黃龯耀威

果凶徒之一掃翠華旋軫遽明詔之載頒率土皆

臣普天同慶伏以周之熈朝而造管叔武庚之役

漢之盛丗而行淮南濟北之誅事豈樂爲兵非得

已屬者逆屬相煽狂童恣行潜包禍心構成内難

惟聖人必欲去害肆天子所以有征爰興問罪之

師庸示安民之勇靈旗順指醜𩔖畢𤏖衣暫試於

一戎月連飛於三捷春生秋殺玄化何私天動星

廻鴻鈞自斡宗祧鞏固永孚無疆之休日月貞明

足爲群目之用此蓋

皇帝陛下運膺千載道貫九皇雄斷電馳廟謨洞

徹既多筭以勝小筭況至仁而伐不仁是冝氛祲

廓清車書混一大統㑹歸於中統太平今睹於開

平凡在陶甄疇非鼓舞臣某等忝以守官於蕃翰

不獲稱慶於闕庭想迎六尺之輿遥祝萬年之壽

  賀平宋表        孟祺

臣伯顔等言國家之業大一綂海岳必明主之歸

帝王之兵出萬全蠻夷敢天威之抗始干戈之爰

及迄文軌之㑹同區宇一清普天均慶欽惟

皇帝陛下道光五葉綂接千齡梯航日出之邦

帶月支之國際丹崖而述職奄瀚海以爲家獨此

邦弗遵聲教謂江湖可以保逆命舟楫可以敵

王師連兵負固踰四十年背德食言難一二計當

聖主飛渡江南之日遣行人乞爲城下之盟逮凱

奏之言還輙姦謀之復肆拘囚我信使忘乾坤再

造之恩招納我叛臣盜漣海二城之地我是以有

六載襄陽之討彼居然無一介行李之來禍既出

于自求怒致聞於斯赫臣肅將禁旅㳟行天誅爰

從襄漢之上流復出武昌之故渡藩屏一空於江

表烽煙直接於錢塘尚無度德量力之心乃有殺

使毀書之事属廟謨之親禀謂根夲之宜先乃命

阿刺罕取道於獨松董文炳進師於海渚臣與阿

术阿荅海等忝司中閫直指僞都掎角之𫝑旣成

水陸之師並進常州一破列郡傳檄而悉平臨安

爲期諸將連營而畢㑹彼極窮蹙迭出哀鳴始則

爲稱姪納幣之祈次則有稱藩奉壐之請顧甘言

何益於實事率鋭旅直抵其近郊召來用事之大

臣放散思歸之衞士崛強心在四郊之横草都無

飛走計窮一片之降幡始竪其宋國主率諸大臣

巳於二月初六日望闕拜伏歸附訖所有倉廪(“㐭”換為“面”)

庫封籍待命外臣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寛大撫戢吏民九衢之市

肆不移一代之繁華如故兹惟𧇖筭卓冠前王視

萬里爲目前運天下於掌上致令臣等獲對明時

歌七德以告成深切龍庭之想上萬年而爲壽更

陳虎拜之詞

  進授時暦經暦議表    楊桓

恊時正日國政之大端章徃考來暦書之明驗一

或失應衆所共贍豈天運之靡常殆人爲之未宻

昔稱作者初匪一家其始也莫不精微未㡬則旋

聞踈闊蓋由年拘積筭日括周分不知闚測以考

眞率多傅㑹以求合必欲行於永乆詎容失之毫

𨤲幸當累洽之辰共仰同文之治事加詳覈法貴

變通欽惟

憲天述道仁文義武大光孝皇帝陛下政順隂陽

德齊穹壤燭消息SKchar虚之理得裁成輔相之冝爰

命文臣(⿱艹石)稽乾象晝則考求實晷夜則揆度中星

察氣朔之後先定𨇠離之朓朒精思宻索討本窮

原革前人苟簡之規成盛代不刋之典其爲要㫖

具載成書所有授時暦經三卷立成二卷轉神注

式一十三卷暦議三卷巳繕冩成二十一𠕋隨表

上進干冐天威不勝惶懼震越之至謹録奏聞伏

𠉀敕㫖

  進實録表        王惲

典謨述堯舜之功令名顯著方𠕋布文武之政義

問宣昭粤自漢隋及夫唐宋咸有信史以貽後來

況大業豐功震今耀古惟深善述首議丕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洪帷

丗祖皇帝仁孝英明𧇖謀果斷爰從潜邸有志斯

民植根幹而佐理皇綱聘耆德而講明治道始平

大理再駕長江過化存神有征無戰迨其龍飛灤

水鼎定上都革弊政以惟新擴同仁而一視規模

宏逺朝野清明内則肇建宗祧創設臺省修舉政

令登崇俊良外則整治師徒申嚴邊將布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威德

柔服蠻羌加以聖無不通明靡不燭守之以勤儉

朴素養之以慈惠雍和收𭣄權綱綜覈名實賞罰

公而不濫號令出以惟行萬彚連茹群雄入彀削

平下土綂正中邦慕義嚮風聲教實朔南之暨梯

山航海職貢無遐邇之殊方且開學校而勸農桑

考制度而興禮樂國號體乾坤之綂書畫煥奎壁

之文罄所有而醻戰功不待計而救民乏聽言擇

善明德緩刑歛福錫民遇灾知懼得洪範惟皇之

理過周宣修政之勤以致時和𡻕豐民安吏職蓋

帝德克周於廣運故至公均𬒳以無方可謂文致

太平武定亂略繼一祖四宗之志兼三皇五帝之

功開天立極者三千五年立經陳紀者二萬餘事

以謙譲弗遑於備紀故纂修未至於成書欽遇

皇帝陛下寅紹詒謀厲精圖治亟鍳觀於成憲思

遹駿於先聲深詔下臣俾爲實錄宅心宗祏凝孝

羮墻開館局而增置官僚敕群司而大紬圖籍編

摩既冨捜訪加詳采摭於時政之編參取於起居

之注張皇𥘉稾増未見於罕聞承奉綸音俾蠲繁

而就簡俯殫管見仰體宸𠂻盡略虚文一存實事

其饗㑹征伐文物典章粲焉列三代之英蔚爾開

萬丗之業與夫才德孝廉之士忠良姦佞之臣版

圖生齒之繁財賦畜牧之盛謹依條據粗致無遺

今具所修成

丗祖皇帝實録二百一十卷事目五十四卷聖訓

六卷凢二百七十卷謹繕冩爲二百七十帙用黄

綾夾複封全隨表上進臣等忝備台司𦍒膺盛典

顧帷載筆才何有於三長勉進蕪辭慮庻㡬於一

得冐瀆 聖聽不勝驚惶

  進三朝實録表皇慶元年十月進  程  鉅夫

一人御極聿嚴金匱之藏 三后在天實監王堂

之紀粤(⿱艹石)稽古克厎成書欽惟

皇帝陛下孝友慈仁温文𧇖哲綂之垂業之創念

昔繼承功以著德以彰在兹纂録首崇筆削之任

式宏龜鑑之圖臣等職忝禁林才非良史繫年繫

月豈足盡於先朝作典作謨庻有徴於今日臣等

以所編成

順宗皇帝實錄一卷

成宗皇帝實錄五十六卷事目十卷制詔録七卷

武宗皇帝實錄五十卷事目七卷制詔録三卷緫

計一百三十四卷繕冩已畢謹具進呈

  翰林國史院陞從一品謝表 程鉅夫

天開文運治載睹於熈朝地切詞林恩比崇於極

品群情胥恱斯道増華欽惟

皇帝陛下德與日新聖由天縱禮儒臣而加異相

古所無進院秩以示優自今伊始親授銀章之重

益爲玉署之榮臣等學愧前修位隆徃代典謨訓

誥敢忘黼黻之勤元首股肱願效賡歌之盛

  謝賜禮物表       呉澂

接地風雲際㑹親逢於明主麗天日月照臨逺及

於老臣賜之以府庫之財衣之以筐篚之幣承恩

過厚揆分何堪俯𤁋愚𠂻仰塵𧇖聽伏念臣荆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賤士樵牧孤蹤㓜誦孔氏之遺書無繇見道長值

朝家之興運有幸爲民愧碌碌之謭才乏卓卓之

竒節以言其文章則體格卑陋以言其學行則器

識凢庸自甘晦迹於深山豈覬發身於昭代大鈞

靡不覆燾小物亦預陶鎔惟

成宗法至元首賁丘園之隱歴

武宗逮延祐洊升館閣之華

先帝擢之禁林

今皇處以經幄講讀古訓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耿光誤蒙 上聖

之簡知得厠群賢而布列然犬馬餘齒巳非少壯

之年而螻蟻微誠莫展驅馳之志外之弗能効勤

勞於郡縣内之弗能禆謀議於廟堂縻廪粟費俸

錢素餐甚矣辱髙位速官謗清論凛然因負采薪

之憂遂辭視草之職雖心同葵藿常戀闕庭柰景

迫桑榆冝歸田里未甞毫釐有𥙷於國況又耄耋

無用於時淵度涵容寵錫優渥兹蓋欽遇

皇帝陛下乾坤博施海宇皆春忍令散材汨没於

泥塗欲俾寸草沾濡於雨露閔憐周恤固君父惻

隱之仁悃欵控陳乃臣子辭譲之禮倘冐昩而拜

貺實踧踖以懷慙敢致懇祈乞垂矜𠃔收此九重

之大惠全其一介之小廉壹是歡榮等如祗受臣

栖遲畎畒旣難強筋力以輸忠教誨子孫誓當竭

精神而報上所賜鈔定叚疋除巳嚮闕謝恩外未

敢欽受謹奉表辭謝以聞

  進實録表至治三年二月進    𡊮    桷

十年御極聿修四繫之編億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休殊乏三長之

筆祗成信史上徹 宸旒洪惟

仁宗聖文欽孝皇帝仁靜根心温恭合德詩書造

士闡學制以設科法律爲師嚴官規而限禄諏經

作則稽古鑑今蓍龜定主鬯之公棫樸藹奉璋之

衆冝登琬琰永祕縑緗欽惟

繼天體道敬文仁武大昭孝皇帝陛下慕切羮牆

令行金石率時昭考摭言行以無遺迪惟前人繼

聖明而有造臣等尊聞傳信竭思纂題閲歴歳年

巳深慙於尸素經緯日月期不朽於汗青臣某等

所編成

仁宗皇帝實録六十卷事目一十七卷制詔録一

十三卷緫計九十卷繕冩巳畢用黄羅袱封全謹

具進呈

  賀登極表         虞集

鴻業啓圗丗守肇基之迹龍庭受賀躬膺大歴之

歸欣戴云初謳歌爲盛欽以

丗祖紹綂乾之運

𥙿皇隆出震之名推一本之均齊累四朝之繼及

於惟景命監至德之無私粤在

大宗御禎符而有慶天心攸属國𫝑以安欽惟

陛下道合彌綸功存綏撫立長式遵於家法計冝

允恊於輿情車服旌旗皆我 祖宗之舊星辰河

嶽赫乎宇宙之新時開泰平人用寧壹臣等叨承

重任適際昌期建皇極以敷言親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彛訓坐明堂

而布政永賛成能

  經筵官進職謝恩表    虞集

聖作稽古知崇效天開筵肆講於前經當宁屢煩

於明詔垂憲萬丗一新經緯之文有臣十人並拜

便蕃之賜獨興𧇖斷創始明時伏惟昔者明王不

以天縱而自聖本之先哲式資道揆以開人故伏

羲則畫於河圗神禹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疇於洪範凢將圖治愼在

求聞蓋帝王傳授之精布乎方𠕋而古今治亂之

迹可以鑑觀爰咨博洽之材用廣聦明之識然守

職業者特見諸政事之著惟事啓沃者先端其心

術之微故兹曠典之行實重眞儒之𭔃必經業可

以發聖賢之藴必器能可以相禮樂之成必飬德

之全素𫎇孚信必至誠之積可致感通苟非其人

不稱兹選而臣等性本固陋學尤迂踈守其師說

之遺僅不忘其章句及轉國人之譯粗可逹其性

情所謂材有限而道無窮心欲言而口不逮猶重

昔人之嘆況乎臣等之愚是故設醴上尊敷氊廣

厦既極詢諮於累歳蔑聞𥙷報之微功敢謂能自

得師坐而進道更錫官聮之重俾專誦說之司雖

竊恩榮愈增憂責兹蓋伏遇

皇帝陛下以乾坤之德爲德以堯舜之心爲心無

一念不在於民生無一事不遵於祖憲遐方畢服

猶虞水旱之爲灾群賢在朝尚恐俊良之攸伏必

合二帝三王之至盛以登四方萬國之太平下𭣣

𤨏末於芻蕘俾益㳙埃於山海臣等敢不力循古

訓各盡微衷非先王之法不敢言冀必由於正路

雖末丗之事不敢避庶有戒於前車尚勸九歌用

稱萬壽

  進實録表至順元年五月進    謝    端

瑶圖啓運新元㑹之重熈金匱紬書述先朝之顯

烈素慚載筆今幸成編洪惟

英宗𧇖聖文孝皇帝德洽堪輿恩覃動植制禮作

樂粲乎宗廟之儀登明選公秩(⿱艹石)朝廷之紀四年

無前之盛治兆民至今而永懷惟刪定之公乃可

稱於信史固纂修之乆將有俟於明時欽惟

皇帝陛下遹駿有聲粤(⿱艹石)稽古謂文武之道必方

𠕋而後傳而堯舜之心在典謨而可舉彰繼述之

善志大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厲之洪休蓋尊所聞莫匪爾極臣等事

徴四繫學愧三長煥乎文章無能名其爲大冩之

琬琰庻有𥙷於將來臣等所編成

英宗皇帝實録四十卷事目八卷制誥録二卷緫

計五十卷繕寫巳畢謹具進呈

  進經丗大典表至順三年三月進  歐  陽玄

堯舜之道載諸典謨文武之政布在方𠕋道雖形

於上下政無間於精粗特於紀録之間足見彌綸

之具是以秦漢有掌故之職唐宋有㑹要之書于

以著當代之設施于以備將來之考索我國家受

命龍朔纉休鴻基發政施仁行葦之忠厚丗積制

禮作樂𨵿雎之風化日興紀綱具舉於朝廷統㑹

未歸於簡牘欽惟

欽天統聖至德誠功大文孝皇帝陛下緫𭣄群䇿

躬親萬㡬思 祖宗創業之艱難與天地同功於

經緯必有鋪張以揭皦日必有述作以藏名山爰

命文臣體㑹要之遺意徧𠡠官寺發掌故之舊章

倣周禮之六官作 皇朝之大典臣某叨承㫖喻

俾綜纂修物有象而事有原質爲本而文爲輔百

數十年之治蹟固大畧之僅存千萬億丗之宏規

在鴻儒之繼作謹繕冩 皇朝經丗大典八百八

十卷目録十二卷公牘一卷纂修通議一卷裝潢

成秩隨表以聞伏取進止



國朝文𩔖卷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