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中央及各省區代表聯席會議之經過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國民黨中央及各省區代表聯席會議之經過
作者:恽代英
1926年12月30日
本作品收錄於:《革命军

 载国民革命军第十三军《革命军》半月刊,署名:恽代英。这是关于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暨各省区代表联席会议情况的报告,会议于1926年12月15日至28日在广州召开。

  此次聯席會議,系由中央委員及二十余省區特派代表八十余人所組成。重要的提案,都預經中央提案委員會審查通過才提出大會。開會的時間,足費了十二天的工夫。此次會議意義非常重大。議案很多,都是重要的。黨員對於這些議案,應當有完全的了解。茲分為兩段報告:

  (一)關於政府的組織及人民會議的組織

  (二)決議的各項政綱

  關於國民政府議案有主要的三點:1.政府所在地,2.政府本身組織的分子,3.政府內部各部的組織。

  關於地點問題,聯席會議當日議決暫不遷動。現在雖因九江、武穴相繼攻下,軍事上發展得非常迅速,有主張遷往武昌之說,但彼時大家的意思以為遷往武漢,不啻給奉張以一大攻擊的目標。政府現定策略,僅對吳孫。打倒吳孫以後,已算殫精竭力,若遽然又與奉張開釁,未必定操勝利。還有一層,目前最要的工作,是在鞏固已有的基礎。近日由軍事勝利所得的湘、鄂、贛,其基礎自說不上如何穩固。即在廣東,革命的基礎亦還嫌薄弱。不過比較起來,廣東職業的人民,早已各具組織,所以我們主張於最短期間,應當使政府仍留在廣州,集中精力於漸漸地使本黨完全建築在有組織的各種民眾上面,到那時再遷動政府亦不為遲。自然現在情形,以我黨軍神速的勝利,及渠輩彼此間傾軋、搖動,似乎向我爭送秋波。因此,政府遷往武漢,亦可以表現我們力量的偉大,增加彼輩的暗鬥,未嘗是無利的事情。但事實究竟何如,尚無把握。所以政府現派五委員前往整理各省政務,借作實際的考察,然後再作遷動政府的計劃。

  關於國民政府本身的組織分子問題,國民政府一定須有能代表各省有權力者的意見的人作委員,這固然有些是遷就事實,亦所以期望能做到令出必行的地步的原故。國民政府向只設外交、財政兩部,此次議加軍政、司法兩部,以便軍事上的指揮並統一各省的司法、行政。此外各部則暫不設立,因為多留些事業讓各省自由設施,比較於革命有利益些。

  關於國民會議的議案,聯席會議主張稍緩召集,因為現在除粵、湘兩省農工,各有相當組織,能產生真正代表外,其余各省尚談不到此。若吳、孫、張等軍閥勢力下之各省,更是不會有人民的真正代表推舉出來。目下只宜以黨的力量,喚起民眾,組織民眾。由組織農人、工人、學生、商人的團體,以至組織各縣的各省的,乃至全國的農工商學聯合會。民眾都有了組織以後方能召集國民會議。不過聯席會議決定仍應當宣傳速開國民會議,以督促組織民眾工作的進行。又議決將來會議的分子除總理主張的九種人民團體的代表以外,須加華僑及婦女團體的代表。

  省政府之組織的議案,則因鑒於現在國民政府統治下的各省號稱委員制,實則各委員皆分掌一廳,彼此不能互相協商照應,流弊甚多。故由聯席會議特規定添加非廳長之委員,如歐洲各國之有不管部長一樣。最近廣東省政府之改組,加入甘乃光及何香凝兩同誌即是此意。

  省黨部與省政府的關系,聯席會議決定應分為三等:第一等省政府須聽省黨部的指導,如國民政府聽中央黨部的指導一般。但因現時各省情形不一致,或因各黨部力量薄弱,或因各軍事領袖並黨部還不能發生很好的關系,所以第二等辦法,省政府受中央黨部特派員的指導。第三等省政府與省黨部合作,這是因地制宜,暫時應付的方法。各有不同,所以比較讓各省有自由選擇的余地。自然我們都是要逐漸達到使省政府完全受省黨部的指導,這是一定的。

  省民會議議案,由聯席會議議決,省民會議,系由全省人民團體代表組織。此會議每年一次,須立即召集,其職權現在還只能如前清咨議局一般。我們要立即召集省民會議,是要用此促進人民團體的發展,而且立起人民參政的基礎。到了全省人民組織內容充實以後,我們便可以使省政府完全建築在省民會議上面,不能有不利於全省人民的行為。

  縣政府之組織,聯席會議議決,原有縣長制,一個人專斷一切,容易犯專擅,被一般土豪劣紳包圍之病,所以主張改為委員制。委員由政府派委,分理教育、財政、土地、公安各局事宜。委員長由省政府於各局長中自由擇任之。因各縣經費有限,委員人數不能過多,所以規定至少要有三個委員,一個委員可以掌兩局的事情。

  縣黨部及縣民會議問題。縣聯席會議,因縣黨部尚多無完備的組織,所以還很難說,到了縣黨部有完備組織以後,自然可以提供意見,叫縣政府采用。縣民會議每年召集二次,鄉民會議每年召集四次,這須即刻召集。總之,這些會議亦是咨詢機關,用意在促進人民團體的發展,同省民會議一樣。

  此外關於軍事者,議決於國防軍外,各省須設省防軍。國防軍用以戡亂禦侮,是行動的。省防軍用以防匪,便利交通,是固定在一省以內的。

  又議決軍中必須黨代表,並於各省增設軍校。我們第一二次東征軍及此次北伐軍的勝利,固然是前敵將士忠勇奮鬥;而其因為有政治工作,能得一般民眾的同情擁護,亦是很大的一個原因。故黨代表在軍中的關系,非常重大。軍政時期,一日不完成,軍事工作,即一日不能停止。為養成黨的軍事人才,必須於克復各省逐漸設立軍事政治學校,以便各省革命分子就近入學。各省軍事領袖,亦更可就近指導,以養成合於需要的人才。於必要時將設一中央軍事政治大學,以為軍事最高教育機關。

  關於外交方面的政策,現在依照第一次、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根本反對帝國主義。但是因為各帝國主義的內部沖突,他們現在已經不能夠取國際的行動來侵略中國,我們要反對帝國主義,亦不能夠同時一齊反對,一齊打倒。我們頂好是先打倒一兩個壓迫我們頂利害的帝國主義,其余的壓迫我們還不十分利害的帝國主義,暫時不去打倒他。自然我們並不是永遠不打倒他,不過是暫時不反對他罷了。例如現在最利害的帝國主義,就是英國,我們現在應該首先去打倒他;對於別國,暫時便可以不大反對。不反對他,雖然我們也並不是馬上和他親善。我們應當反對誰,不反對誰,不能由同誌隨便發表和某帝國主義者親善的意見。一定要由國民政府的外交部,在中央黨部指導之下去決定辦法。外交政策既已決定之後,凡屬我們同誌均不能夠反對。

  關於本黨的政綱,從前決定對內是十五條,對外是六條,現在因為有的太簡單,還有的定得太高,暫時不容易實現,所以這一次重新有一個很詳細的規定。這一次的政綱,都是極切近可能實現的範圍而規定的。例如關於工人作工的時間,規定每星期至少五十四小時,除星期照例休息外,其余六天,六九五十四,每天工作九點鐘。從前第二次代表大會已經規定工人每日作工八小時,現在為什麽每天反加了一點鐘呢?便是因為每日作工八小時或更少,自然是很好的。不過就實際情形說,現在每日作工十二三小時的工人還很多,要想都做到以八小時工作為最高限度,還是不容易做到的事。不過這次政綱,雖然定得很低,然而要一一實現出來,還是不容易的。例如小學教師加薪,兵士和下級軍官薪餉,不拖欠也無折扣,這點事情,自然是很低很正確的經濟要求,但就實際情形說來也很難辦。規定不要預征錢糧,此案在聯席會議中間,已經通過;但是宋子文同誌因為從前政治會議,已經通過要預征錢糧,所以提出來說,現在有許多薪餉沒有款發,非預征錢糧不可。聯席會議的職權,比政治會議的職權大些,是可以取消政治會議的議決案的,但是如不預征錢糧,各機關的薪餉就不能發;聯席會議的代表,雖然想了許多的方法,始終不能解決這個困難問題。結果終只有將這件事交政治會議再去商議。還有一個同誌,提議嚴禁煙賭,煙賭自然是應該禁的,尤其是在中國和世界上最有名的國民政府統治的地方河南一帶,煙賭遍地皆是,真是太難看了,所以禁煙賭是沒有問題的。但如認真的禁起來,又在我們的捐稅項下,減少了一部分的收入,事實上卻困難得很。商量到後來,終只能定為限期嚴禁。聯席會議決定的議案,是很好的,但是要馬上實行卻是不容易的。同誌們或者要問既明知不能夠馬上實行,在紙上寫著幹什麽呢?大家要知道這種議決案,暫時雖然不能夠實行,但是寫上也好,因為本黨的重大責任,是要使民眾團結起來,本黨指導下的國民政府,就是建築在民眾上面,聯席會議決定的政綱,雖然暫時不能夠實現,若能用這去喚起民眾,使他們團結起來,用自己力量以要求實現,這是在將來一定可以實現的。孫科同誌報告我們一件事情,很有意味。當他由聯席會議出來,回到省政府裏的時候,就碰著許多人來請願,那些人都是小學教師,他們因為看見聯席會議議決要加他們的薪餉,所以大家來請願,請政府早日把這條議決案實行起來,這便是政綱定下的效驗了。聯席會議所定下的政綱,暫時雖然不能夠馬上實現,但是依然應該定下,使民眾起來,使民眾知道與政府努力合作。有了民眾的力量,國民政府的根基才能夠穩固,定下的政綱,是沒有不能夠實行的。

  有一條政綱,就是要規定要減少田租百分之二十五。這條政綱,總理在北上之前,已經定下,但因總理北上之後,有種種關系省政府裏的人,把他放在箱子裏鎖起來,現在找了出來,依然規定下來了。大家知道,佃農對於地主,向來是納租六成,還有的地方,要納七成至八成的。農人的生活,是人類最苦的生活。尤其是中國的農民,占中國人口全數百分之八十,他比工人還要苦,因為工人做了一天的工,至少總可以得到二毫或毫半的工資,去養活自己;農民則每年費許多本錢來買肥料,費一年的勞動,從事耕種,但因為水利不能夠講求,有沒有收成,還是靠不住的事,就是能夠收得一點,卻要提出六七成來送給地主,農民只得到三四成,差不多不能夠維持自己的生活,並且還負了許多的債。因此,所以農民也不願意種田了。據民國八年的調查,中國的荒田有九萬萬畝。那些不種田的人,因為生活的壓迫,都要變成匪盜,如果不想法子來改良農人的生活,中國將來真是非常危險。要免掉這種危險,只有設法消滅地主制度。地主本來完全是封建社會的余孽,如果任其存在,不但農人很苦,就是中國產業也不得發達。因此,中國不但不能走上社會主義的路徑,就是想造成一個資本主義的國家,都是不可能的。中國如果想造成一個資本主義的國家,要有許多的大工廠,然而假使中國有許多大工廠制造貨品,可以希望賣給誰用呢?農人因為連年水災天旱,收成很少,工人因為工資低廉,小商人因為生意清淡,都不得不節省費用,因此有了工業品,亦會賣不出去。中國的工業,現在差不多還是在手工業時代,中國不但不能夠做到社會主義,並且不能夠發達資本主義。根本上解決,必須改良農民的生活,減田租百分之二十五,使農民生活優越一點,不至於流為匪盜,並且能站在本黨的後面,來鞏固本黨的革命勢力,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政綱上對於資本家,除了不允許其壓迫工人以外,主張召集工業家大會,只要真正是中國的資本家,我們主張要他們組織起來,來發達中國的實業。我們的革命,資本家亦不是無利益的,只有地主是比較各階級要吃虧一點。我們同誌在生活上很多與地主制度有關系,但須註意革命全部的利益,切不可因為與自己有損害,就對於主義發生懷疑。要知道我們革命的目的,是為全社會,不是為個人,我們應該極力的宣傳,來解放許多終日過牛馬生活的農人——而且這為資本主義之發展亦是必要的。美國總統林肯解放黑奴,不知道他的,說他主張人道主義,其實他是打倒南美地主的工具,替北美的資本家解放了許多人做他們的工人,來發達美國的實業。中國便要講資本主義,亦必須先解放了百分之八十的農民,實業才可以漸漸發達起來。

  此外尚有零細的議案,其中各省代表最能全體一致的便是希望汪黨代表回來,同時校長在前方也有電報回來,請汪主席銷假視事。聯席會議除一致電請汪黨代表回粵之外,還派了代表親自去找。汪主席現在所住的地方,外面都不知道,不過也還有人曉得。不過在迎汪潮流中,有反革命的人,想從中挑撥蔣校長和汪黨代表的感情,所以聯席會議特別申明,迎汪完全是因為時局的需要,非汪、蔣兩同誌合作不可。我們信任汪黨代表與信任蔣校長一樣,我們應設法打倒從中挑撥的分子,對於汪、蔣兩同誌,都不要有懷疑的態度。關於去年西山會議的分子,聯席會議查明第二次大會後,兩月無答復警告函者,如石英、張繼等均一律開除黨籍。王寵惠在北京吳佩孚下面做官,本黨對伊曾下警告,亦未答復,所以亦開除了。此外從前辦黨的經費,每月是十萬元,現為發展黨務起見,擴充經費到三十萬元。

  上面所說的,都是這次中央各省代表聯席會議的大概情形。此次會議,是要使一個政黨得到一種領導人民、促成人民的自覺的力量。本黨同誌,都要努力去宣傳,去完成還沒有完全成功的革命事業。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