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聯的抬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从我们中国人的观点看来,这一个多月的国际形势真使我们亦忧亦喜。忧的是意大利和阿比西尼亚的斗争也许引起绝大的国际战争,不但牵动非洲和欧洲,也许竟会牵动全世界,而我们的国家也许不免做那大火里被殃及的鱼鳖。(喜的是这一次意阿的纠纷居然惊起了国际联盟的瘫病,使国联各会员国都觉悟到一个强国的欺陵一个弱国不仅仅是那两个国家的事,乃是关系国联盟约存废和国联自身存亡的问题。)这个觉悟来的太晚了三四年,然而一个晚了的觉悟总比不觉悟好,一种晚了的努力总比不努力好。所以这一回国联的努力可算是它的自赎自救的挣扎。我们对它曾抱很大的希望的人们,当然祝福它这回奋斗的最后胜利。

  阿比西尼亚是和意大利结下了历史的仇恨的。意大利(和德国一样)建立统一的民族国家太晚了,不曾能够在海外抢夺到有利的殖民地;因为等到意国能够向外发展时,亚非两洲的落后民族的土地都早已被几个先进的强国差不多瓜分完了。只有非洲正东南角上的阿比西尼亚,那时还不曾被英法两国抢完,所以意国自从1870年以后,就决心要在阿国建立她的殖民帝国。四十多年前,意国和阿国打了几年的仗,直到1896年,阿都瓦(Adowa)之战,意国的军队打了一次大败仗,伤亡近七千人,俘虏过二千五百人。这一仗挡住了意大利的野心,同时也建立了阿国的独立。1896年10月的和约里,意大利承认了阿国是绝对独立的国家。但意大利永远忘不了阿都瓦大败的耻辱,也永远没有抛弃她征服阿国的野心。

  意大利的属地有两处,一处在阿国的正北,名为厄里特里亚(Eritrea),在红海的西南岸上。一处是在阿国的东南,在印度洋上,名为意属梭马里兰(Italian Somaliland)。这两块地是不相连的,中间不但隔着一个整个的阿国,还夹着一块法属梭马里兰(在厄里特里亚之南)和一块英属梭马里兰。阿国的海岸线上,北是意属,东是法属英属,东南又是意属,全在三个强国的手中。往内地去,从西北直到正南,都和英国属地接界。这四十年中,英法意三国的屡次协商给了阿国一种均势之下的苟安局面。

  在1911年,意大利和土耳其开战,在地中海的南岸,埃及的西边,占有一大块北非洲的土地(Tripoli)。那一次的胜利,使意大利的人民很兴奋,更引起了殖民帝国的雄心。所以在莫梭里尼独裁统治之下的意大利就下了决心要征服阿比西尼亚,或把她变成意大利的保护国。但这种企图是处处要和英国的利害起冲突的。英国最关切的有几点:第一是埃及与英属苏丹的主要河流都发源于阿国高原,英国和阿国订有条约,阿国担保不妨害尼罗河的两道河源的水。英国是不愿这河源地归到一个强国手里的。第二,英国掌握地中海的两头门户,而苏彝士运河的出路是红海,所以英国又要掌握红海南口两对面的亚丁(Aden)和英属梭马里兰。倘使红海南口上建立了一个强大的意大利殖民帝国,那就足够动摇苏彝土运河和红海的霸权,印度洋和大西洋交通的大道就不容易完全归不列颠帝国掌握了。第三,英国的海上霸权的枢纽在地中海与红海,而意大利近年的极力扩张海军与空军,目的也正是要争夺地中海的霸权。如果意大利得了控制红海的地位,英国在地中海的霸权就更不容易维持了。地中海和红海的霸权失去之后,英国在印度洋和太平洋的地位就都动摇了。

  这回意大利和阿国的冲突起于边界问题。阿国境上的两处意国属地的边界都没有明白的勘定,所以常常发生问题。这回的争点在阿国南部的瓦尔瓦尔市(Walwal)。意国认此地是属意国的,就用兵队占据了;阿国认此地是在阿境四十英里以内的内地,有意国殖民部发行的非洲地图为证。证据虽强,意国的带甲拳头终不肯承认。去年12月初,意国军队向阿国军队开火,阿国死者一百零十人。据当时见证人向调解委员会的报告,此举分明是意国军队开衅。但意国反把此次开火的责任完全归到阿国方面,更调集重兵压在南北两境上。

  阿国是国联的会员,就把瓦尔瓦尔事件提出国联伸诉,国联行政院也受理了。后来经英法两国的调停,意阿两国情愿依据1908年的意阿条约直接交涉。但从此以后,两国时时发生纠纷,两国都调兵队布防,形势更紧张了。本年3月间,英法调停的结果,阿国接受了意大利的要求,划出六十公里为阿国与意属梭马里兰之间的中立地带,双方均不驻兵,然后继续谈判。但意国仍继续增加军队,输送军火,积极备战,并且拒绝第三国的干涉。

  5月20日,国联行政院开会,英法提出仲裁办法,但意国一面接受仲裁,一面继续调集军队,又引起了武装冲突。7月6日,仲裁委员会宣告失败。8月3日国联决定续开仲裁委员会,并决定9月4日开行政院会议。8月14日,英法意三国代表在巴黎开会,商议阿意纷争的问题,意国坚决要求在阿国的经济特权和政治宗主权。8月17日英法提议承认意大利可在阿国获得经济利益并要求政治保障。意国政府不肯接受英法提案,三国会议就破裂了。

  意大利的备战工作是很可惊的。据政府的报告,她已花了二十万万利尔(Lire),约合英金三千三百五十万镑了!现在东非的意国军队已近三十万人,战斗飞机在五百架以上,设有飞机场六十处,无线电台五十处。

  阿比西尼亚的皇帝海勒赛拉西(Haile Selassie)就是四十年前打败意大利的皇帝曼尼里克(Menelek)的侄儿,也是一个不肯轻易屈伏的领袖。在战祸迫切之下,在完全缺乏新式军备的形势之下,他居然也能积极备战,对世界宣言:他愿意把南部倭加登(Ogaden)一省割让给意大利,去换得一个出海的港口;但他决不肯让他的国家变成意大利的保护领土。如果战争终不能避免,他情愿凭借天然的险要,竭力抵抗他的国家的仇敌,直到最后一滴热血流干为止!

  世界人民的同情当然多在阿国的方面。据9月16日路透社的电报,有五万爱尔兰人,三千法国人,几百英德俄比人,都自请到阿国去当兵。还有各地的黑人都纷纷捐款赠送阿国政府。

  但这种私人的同情,零星的援助,都不能救济阿国的危亡,也不能制止意国的侵略政策。重要的关键还在那国联的两根台柱子,英国和法国。

  英国在大战以后,实在不愿意再被卷入任何战祸了,所以她的外交政策总是想“得过且过”,息事宁人。四年前的远东大变局,虽然一度惊醒了英国人的和平梦,然而他们的得过且过政策还不曾起根本上的大变换,至多不过是赶造新加坡的海军根据地,做点雨后补屋漏的工作而已。这回阿比西尼亚的问题,如上文所说,大有动摇不列颠帝国在地中海和红海的霸权的危险,这才是火烧到眉头的紧急问题了。英国的政治忽然表现大活跃的形势了。

  几个月之前,英国民间曾举行一次大规模的民意测验,测验的主题是人民对于集团安全保障的态度。投票的有一千一百多万人。测验的结果是绝大多数表示承认拥护国联盟约为最可靠的集团安全保障,并且有三分之二以上的人主张不惜用“制裁”来拥护国联盟约。

  民意的表示如此,国家的实际利害又如彼,于是英国政治采取了一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强硬态度,那就是要在“拥护国联盟约”的大题目之下做到制裁意大利侵略政策的工作。8月17日三国会议失败之后,22日英国内阁召集全体紧急会议,决定了大政方针,但对外无所表示。9月4日,国联行政院开会,意大利代表亚洛锡声明意国保留行动的完全自由,英国的国联部长艾顿(Eden)在演说中表示希望国联各会员国努力拥护国联盟约。6日,行政院依据盟约第十五条,任命英,法,西班牙,波兰,土耳其五国代表为“五人委员会”,研究意阿纠纷及其和解的可能方案。6日晚上,五人委员会开会,推定西班牙代表马达里亚加为主席。7日以后,委员会继续开会。

  9月11日,国联大会(The Assembly)开会。英国外交部长贺尔(Hoare)发表了一篇世界公认为国联历史上划分时代的大演说。在那篇演说里,他郑重声明:

  代表英王陛下的政府,我可以说,他们要竭尽他们的能力来担负国联盟约加在他们肩上的责任,在这点决心上他们是不让任何人的。

  他说:

  英国政府的态度向来是对于国联尽忠不移;今日英国政府的立场只是这个原则的继续,而并不是一种例外。

  他很明白的说:

  所谓集团安全保障(Collective Security),意思只是用集团的动作来组织和平,防止战争。这不是简单的,乃是一个很复杂的观念。它不仅仅指平常所谓“制裁”,也并不仅仅指盟约第十六条。它是指那整部的盟约。……最后,还有采用集团行动来终止任何不顾盟约的战争行为的义务。

  最可注意的是他特别指出最近英国民意测验的结果。他说:

  最近人民公意的表现,可以显示全国人民怎样一致赞助政府充分担负国联会员国的义务。英国国民所表示的拥护,不是对于某种特殊举动,乃是对于国联的原则的拥护。

  贺尔的演说是世界第一强国的代表的郑重宣言。我们从这里可以明白英国政府现在的决心是要“挟国联以制裁意大利”。意大利的忿怒是不用说的。最可玩味的是9月17日伦敦路透电传出的英国政府非正式的答复意大利的责难。罗马的责难大致是这样的:本年上季意大利政府曾邀请英国政府讨论英意两国在阿国的相互利益,当时英国政府对于罗马的邀请何以只有推托敷衍的回答呢?何以到现在又忽然摆出仗义执言的架子来了呢?英国政府的答辩

  如果英国政府不曾因意大利的提议而明白规定英国在阿比西尼亚的利益,那只是因为新起的局面之下,集团安全的更广大的利益必须移在第一位了。那个新局面是当时没有预料到的,直到意大利政府明白表示要在阿国采取一种当初没人料到而含有远蹠性质的政策的时候

  这样的答辩是值得我们想想的。难道当初英国真没有料到意大利敢下决心用全国武力来吞并阿国建立红海上的霸权吗?恐怕未必吧?英国对意阿纷争的态度,正和1914年8月以前对欧战的态度一样的暗昧。她要等候一个好时机,更要等候一个好名义。

  好时机是意大利发了疯,运了几万兵到北非洲的特里波利(Tripoli),直压到埃及的西境上!这样对埃及的威吓是英帝国的人民不能忍受的。所以英国在最短时期内也调遣海军空军,把地中海的各处要塞都布防了,从吉布罗陀海峡一直到苏彝士运河!

  好名义是意大利始终不肯受国联的调解,要保留行动的完全自由。英国抓住这个拥护国联盟约的大题日,抓住了那个绝对不敢抛弃国联的法国做副手,于是在9月11日在日内瓦大唱拥护国联的全部盟约的高调了。

  果然,9月13日国联大会席上,法国外长拉佛尔(Laval)也郑重宣言:

  在现在的局势之下,人人都得担负一分义务。我代表法兰西也担负一分义务;我声明我们对于国联盟约的信心。法兰西向来追求集团安全的主张,我们怎么能让它死掉?一切理智和公道都不容许我们那样干。我们的一切国际协定都建立在日内瓦的基础之上,妨害了日内瓦就是妨害了我们自己的安全。……我们很高兴能和大不列颠合作,共同拥护和平,共同保障欧洲。

  于是日内瓦的两根大台柱子共同合作来拥护国联的全部盟约的神圣了。

  英法协力的表示是很重要的。因为在9月以前,大家都知道法国和意国有密切关系,都不敢深信法国肯决然抛弃意大利的友谊。9月13日拉佛尔演说之后,大家才相信英国外交的大胜利,法国决心站在英国的一边,意大利是孤立的了。

  这不是说英国一定要和意大利作战。这样的布置是要叫意大利明白英国的决心。这个情形,颇有点像1914年大战爆发时的情形。“比利时的中立”就等于今日“国联的盟约”。今日英国明白宣布:谁不顾国联盟约而作战,就同当日谁破坏比利时的中立一样,英国是要出来裁制的!

  在英法的宣言出来之后,国联的五人委员会的调解方案也做好了。方案的内容至今没有发表,但就已泄漏的部分和意国政府的宣言中看来,大概这个方案是很牵就意大利的。其中大概有这样的提议:(1)国际承认意大利有拓展殖民地的需要,(2)阿比西尼亚割让南部倭加登(OGaden)的土地给意大利,(3)另由英国让出英属梭马里兰的一块土地,法国也让出一块毗连的土地,偿给阿国,使阿国可以有波斯湾上的柴拉(Zeila)的海口。(4)阿国政府受国联的指导,聘请外国顾问,整顿内政,改革警政,司法,运输等等。

  这个建议,阿国政府大概可以接受。但9月20日莫梭里尼召集国务会议,讨论五人委员会的报告书,讨论之后,通过了下列的决议案:“国务会议虽然感谢五人委员会的努力,但因为这些提议不曾顾到意大利的权利和切近的利益,不能提供一种可使这些权益实现的实际办法的最低限度基础,所以国务会议认为不能接受。”这好像是坚决的拒绝了。然而21日意国代表亚洛锡告诉五人委员会主席马达里亚加说,这个答复不可认作绝对拒绝。所以伦敦、巴黎和日内瓦方面的观察都说“交涉的门是关闭了,但还没有上锁”。也许意大利还愿意提出进一步的谈判。英国代表艾顿前几天曾说过:这次五人委员会的方案可算是最后的让步,过此限度,英国就不能承认了。

  难道五人委员会还愿意考虑意大利的新提案吗?若不然,国联只好走上盟约第十六条的“制裁”的路了。

  意大利的莫梭里尼早就说过:制裁就是战争。制裁应取何种方式呢?制裁是否能制止意阿的战事呢?是不是要引起地中海的大战,因此更牵动第二次国际大战争呢?

  在这一二十天之内,这些疑问应该可以得着一些解答。

  1935,9,24晨

  (原载1935年9月29日《独立评论》第1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