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語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四 國語 卷第十五
吳 韋昭 解 景杭州葉氏藏明嘉靖翻宋本
卷第十六

晉語第十五 國語 韋氏解

士景伯如楚景伯晉理官士彌牟如楚聘也叔魚為贊理叔魚羊舌鮒也贊佐

也景伯如楚故叔魚攝其官也傳曰叔魚攝理邢侯與雝子爭田二子皆晉大夫也邢

侯楚申公巫臣之子也巫臣奔晉晉與之邢雝子故楚大夫奔晉晉與之鄐爭鄐田之疆界也雝子

納其女於叔魚以求直不直故納其女傳曰罪在雝子及蔽獄之日

叔魚抑邢侯蔽決也抑枉也邢侯殺叔魚與雝子於朝韓宣

子患之叔向曰三姦同罪請殺其生者而戮其死者

陳尸為戮宣子曰若何對曰鮒也鬻獄鬻賣雝子賈之以

其子邢侯非其官也而干之官司寇也干犯也夫以回鬻國

之中回邪也中平也與絶親以買直與非司寇而擅殺其罪

一也邢侯聞之逃遂施邢侯氏施施劾捕也而尸叔魚與

雝子於市死時在朝故尸於市在魯昭十四年

中行穆子率師伐翟圍鼓穆子晉卿中行偃之子荀吳中行伯也翟鮮虞也鼔

白翟别邑在魯昭十五年鼔人或請以城畔穆子不受軍吏曰可

無勞師而得城子何不爲穆子曰非事君之禮也夫

以城來者必將求利於我利爵賞也夫守而二心姦之大

者也賞善罰姦國之憲法也許而弗予失吾信也若

其予之賞大姦也姦而盈祿善將若何盈滿且夫翟

之憾者以城來盈願憾恨晉豈其無豈無恨也是我以鼓

教吾邊鄙貳也貳二心也夫事君者量力而進進進取也不能則

𨓆不以安賈貳賈市也安謂不勞師而得鼔令軍吏呼城儆將攻

之未傅而鼔降傅箸

中行伯既𠑽鼓以鼓子宛支來宛支鼔子鳶鞮也穆子既𠑽鼔以鳶鞮歸

既獻而反之其後又畔魯昭二十二年荀吳襲鼔滅之以鳶鞮歸使涉它守之也令鼔人各

復其所非寮勿從寮官鼓子之臣曰夙沙釐以其孥

釐將妻子從鼓子也軍吏執之辭曰我君是事非事土也名

曰君臣豈曰土臣今君實遷遷徙臣何賴於鼓賴利

穆子召之曰鼔有君矣君謂涉它也爾止事君吾定而祿

定安也而汝也對曰臣委質於翟之鼓未委質於晉之鼓

質贄也士贄以雉委贄而𨓆臣聞之委質為臣無有二心委質

而策死古之法也言委質於君書名於策示必死也君有烈名臣無

畔質烈明敢即私利以煩司寇而亂舊法其若不虞

即就也虞度也若就私利是為畔君畔君有辠故煩司寇舊法䇿死之法也若臣皆如是是將有不

意度而至之患者晉其如之何穆子歎而謂其左右曰吾何德之務

而有是臣也吾當脩務何徳而得若此之臣乎乃使行既獻獻獻功也

於頃公言釐之賢於頃公頃公昭公之子去疾也與鼔子田於河隂河隂晉河

南之田使君而田之使夙沙釐相之

范獻子聘於魯獻子范宣子之子士鞅也聘在魯昭二十二年問具山敖山

魯人以其鄉對言其鄉之山也獻子曰不為具敖乎對曰先

君獻武之諱也獻伯禽之曽孫微公之子獻公具也武獻公之庶子武公敖也獻子

歸徧戒其所知曰人不可以不學吾適魯而名其二

諱為笑焉唯不學也言學則必知諱不見笑也禮入境而問禁入門而問諱

之有學也猶木之有枝葉也木有枝葉猶庇䕃人而

况君子之學乎

董叔將取於范氏董叔晉大夫也范氏范宣子之女叔向曰范氏富

盇已乎言富必驕驕必陵人已止也曰欲為繫援焉欲自繫綴以為援助

日董祁愬於范獻子祁董叔之妻獻子之妹也范姓祁名也曰不吾敬

也獻子執而紡於庭之槐紡縣叔向過之曰子盇為

我請乎叔向曰求繫既繫矣求援既援矣欲而得之

又何請焉

趙簡子曰魯孟獻子有鬭臣五人我無一何也簡子晉卿

趙文子之孫景子之子趙鞅志父也孟獻子魯大夫仲孫蔑也鬬臣扞難之士叔向曰子不

欲也若欲之肸也待交捽可也此言欲勇則勇士至

梗陽人有獄將不勝梗陽魏氏之邑獄訟也請納賂於魏獻子

獻子將許之獻子晉正卿魏戊之父魏舒也傳曰梗陽人有獄魏戊不能㫁以獄上其大宗

賂以女樂獻子將受之或云大宗即舒也昭謂大宗訟者之大宗為訟者納賂閻沒謂叔寛

曰與子諫乎閻沒閻明叔寬女齊之子叔襃也皆晉大夫傳曰魏戊使二子諫吾主

以不賄聞於諸侯主獻子也不賄不貪財也今以梗陽之賄殃之

不可殃猶病也二人朝而不𨓆獻子將食問誰在庭曰閻

明叔襃在召之使佐食佐猶勸也比已食三歎既飽獻子

問焉曰人有言曰唯食可以忘憂吾子一食之閒而

三歎何也同辭對曰吾小人也貪饋之始至懼其不

足故歎中食而自咎也曰豈主之食而有不足是以

再歎主之既食願以小人之腹為君子之心屬厭而

已是以三歎屬適也厭飽也已止也適小飽足則自節止獻子曰善乃辭

梗陽人善二子善諭而不逆獻子能覺改也

下邑之役董安于多下邑晉邑董安于趙簡子家臣多功也周禮曰戰功曰多魯定

十三年簡子殺邯鄲大夫趙午午之子稷以邯鄲畔午荀寅之甥也荀寅士吉射之姻也二人作亂攻趙

氏之宫簡子奔晉陽晉人圍之時安于力戰有功也趙簡子賞之辭辭不受也固賞

之對曰方臣之少也進秉筆贊為名命稱於前世義

於諸侯言見稱譽於前世諸侯以為義也而主弗志志識及臣之壯

也耆其股肱以從司馬耆致也司馬掌兵也苛慝不産及臣之

長也端委韠帶以隨宰人民無二心端𤣥端委委皃也鞞韋蔽膝帶

大帶宰人宰官也今臣一旦為狂疾而曰必賞女言戰鬬為凶事猶人

有狂易之疾相殺傷也是以狂疾賞也不如亡趨而出乃釋之

趙簡子使尹鐸為晉陽尹鐸簡子家臣晉陽趙氏邑為治也請曰以為

繭絲乎抑為保鄣乎繭絲賦税保鄣蔽扞也小城曰保禮記曰遇入保者簡子

曰保鄣哉尹鐸損其户數損其户則民優而税少簡子誡襄子

襄子簡子之子無卹也曰晉國有難而無以尹鐸為少無以晉

陽為逺必以為歸所謂保鄣

趙簡子使尹鐸為晉陽曰必墮其壘培墮壞也壘荀寅士吉射圍

趙氏所作壁壘也吾將往焉若見壘培是見寅與吉射也

尹鐸往而增之增髙其壘因以自備也簡子如晉陽見壘怒

既不墮又增之故怒也曰必殺鐸也而後入大夫辭之辭請

可肯曰是昭余讎也昭明也明我怨讎以辱我也郵無正進

晉大夫郵良伯樂曰昔先主文子少釁於難文子簡子之祖趙武也釁猶讎

也難謂莊姬之讒趙氏見討從姬氏於公宫姬氏莊姬趙朔之妻文子之母晉景公之

姫也姬淫於趙嬰嬰兄趙同趙括放之姬讒同括景公殺之文子從莊姬於公宫有孝德以

出在公族為公族大夫也有恭徳以升在位在卿位也有武徳以

羞為正卿正卿上卿羞進也有溫德以成其名譽失趙氏之

典刑典常也刑法也而去其師保在公宫故無師保也基於其身以𠑽

復其所基始也始更脩之於身以能復其先也及景子長於公宫景子文子

之子簡子之父趙成也從其王母在公宫未及教訓而嗣立矣亦能纂脩

其身以受先業無謗於國順德以學子學教擇言以

教子擇師保以相子今吾子嗣位有文之典刑有景

之教訓重之以師保加之以父兄同宗之父兄子皆䟽之

以及此難荀士之難夫尹鐸曰思樂而喜思難而懼人之

道也委土可以為師保吾何為不增言見壘培可以戒懼足當師保

何為不增是以脩之庶曰可以鑑而鳩趙宗乎鑑鏡也鳩安也

罰之是罰善也罰善必賞惡臣何望矣簡子説曰微

子吾幾不為人矣微無以免難之賞賞尹鐸免難之賞軍賞

也言見戒而懼懼則有備是為免難也初伯樂與尹鐸有怨伯樂無正字

其賞如伯樂氏如之曰子免吾死敢不歸禄禄所得賞也

辭曰吾為主圖非為子也怨若怨焉若如也怨自如故也

鐵之戰趙簡子曰鄭人擊我吾伏弢衉血鼔音不衰

鐵衞地弢弓衣也晉中行寅范吉射以朝歌畔齊鄭與之魯哀公二年齊人輸范氏粟鄭罕達駟𢎞送之

范吉射逆之簡子禦之遇於戚遂戰於鐵鄭人擊簡子中肩斃于車中伏弢上猶能擊鼔面汚血曰衉

今日之事莫我若也衞莊公為右莊公衛靈公太子蒯聵也圖殺少君

不成奔晉簡子許納之時為簡子車右曰吾九上九下擊人盡殪殪死也九

上九下車以救簡子今日之事莫我加也郵無正御無正王良御御簡子

曰吾兩鞁將絶吾能止之鞁靷也能止馬徐行故不絶今日之

事我上之次也言次蒯聵駕而乘材兩鞁皆絶乘轢也材横木也

衞莊公禱禱謂將戰時請福也曰曾孫蒯聵以諄趙鞅之故

敢昭吿于皇祖文王昭明也皇大也文王康叔之父烈祖康叔

文祖襄公言文有文徳也襄公蒯聵之祖父璽公之考昭考靈公昭明也靈公蒯

聵之夷請無筋無骨夷傷也戰鬬不能無傷無筋無絶筋無骨無折骨也無面傷

傷於面也無敗用用兵用也無隕懼隕隕越也死不敢請言不敢請歸之神也簡子

曰志父寄也志父簡子之後名也春秋書趙鞅入于晉陽以叛後得反國故改為志父寄寄禱也

趙簡子田于螻螻晉君之囿史黯聞之以犬待于門史黯晉大

夫史墨也時為簡子史犬田犬也門君囿門也簡子見之曰何為曰有所得

犬欲試之兹囿兹此簡子曰何為不告對曰君行臣

不從不順言君從法臣從君也主將適螻而麓不聞麓主君苑囿之官也

傳曰山林之木衡麓守之臣敢煩當日當日直日也言主將之君囿不煩麓以告君臣亦不

敢煩主之直日以自白也簡子乃還

少室周為趙簡子右少室周趙簡子臣之姓名也右戎右也聞牛談有

牛談簡子臣請與之戲戱角力也弗勝致右焉致右於談簡子許

之使少室周為宰宰家宰也曰知賢而讓可以訓矣

趙簡子歎曰吾願得范中行之良臣范吉射中行寅史黯侍

曰將焉用之簡子曰良臣人之所願也又何問焉對

曰臣以為不良故也夫事君者諫過而賞善諌過匡救其惡

賞善將順其美薦可而㬱不薦進也㬱去也傳曰君所謂可而有不焉臣獻其不以成其可

君所謂不而有可焉臣獻其可以去其不獻能而進賢擇才而薦之朝夕

誦善敗而納之道之以文行之以順勤之以力致之

以死死其難也聽則進不則𨓆今范中行氏之臣不能匡

相其君使至於難難謂為亂見遂伐君而敗見討伐也事在魯定公十三年君出

在外以朝歌畔魯哀五年又奔齊又不能定而棄之則何良之為

若弗棄則主焉得之夫二子之良將勤營其君使復

立於外死而後止何日以來立於外有爵土於它國也若來乃非

良臣也簡子曰善吾言實過矣

趙簡子問於壯馳兹壯馳兹晉大夫蓋吳人也曰東方之士孰為

瘉賢壯馳兹拜曰敢賀簡子曰未應吾問何賀對

曰臣聞之國家之將興也君子自以為不足其亡也

若有餘今主任晉國之政而問及小人又求賢人吾

是以賀

趙簡子歎曰雀入于海為蛤雉入于淮為蜃小曰蛤大曰蜃

皆介物蚌類也黿鼉魚鼈莫不能化化謂蛇成鼈黿石首成𪁗之類也唯人

不能哀夫竇犨侍竇犨晉大夫曰臣聞之君子哀無人

不哀無賄哀無徳不哀無寵哀名之不令不哀年

之不登登髙夫中行范氏不恤庶難而欲擅晉國今

其子孫將耕於齊宗廟之犧為畎畞之勤純色為犧諭二子皆

名族之後當為祭主於宗廟今反放逐畎畞之中是亦人之化也人之化也何日之有

趙襄子使新穉穆子伐翟襄子晉正卿簡子之子無䘏也新穉穆子晉大夫新

穉狗也伐翟在春秋後勝左人中人左人中人翟二邑也遽人來吿遽傳

襄子將食尋飯有恐色侍者曰狗之事大矣大謂勝二邑

而主色不怡何也怡說襄子曰吾聞之徳不純純壹

而福祿並至謂之幸夫幸非福徳不能服必致寇故非福也非徳

不當雝當猶任也雝和也言唯有徳者任以福禄為和樂也雝不為幸能和樂則不為

吾是以懼

知宣子將以瑶為後知宣子晉卿荀躒之子甲也瑤宣子之子襄子知伯也

果曰不如宵也知果晉大夫知氏之族也宵宣子之庶子也宣子曰宵也

很很戾不從人對曰宵之很在面瑤之很在心心很敗國

面很不害瑤之賢於人者五其不逮者一不仁美鬢

長大則賢鬢髮穎也射御足力則賢伎蓺畢給則賢給足

巧文辯惠則賢巧文巧於文辭彊毅果敢則賢如是而甚不

仁以其五賢陵人而以不仁行之其誰能待之待猶假也

若果立瑤也知宗必滅弗聽知果别族于太史為輔

太史掌氏姓及知氏之亡唯輔果在善其知人

知襄子為室美襄子知伯瑤也美麗好也士茁夕焉士茁知伯家臣夕夕往也

知伯曰室美夫對曰美則美矣抑臣亦有懼也知伯

曰何懼對曰臣以秉筆事君志有之曰髙山峻原不

生草木志記也峻峭也原陸也言其髙險不安故不生草木松柏之地其土不

言上茂盛冬夏有䕃故土不肥今土木勝臣懼其不安人也言不兩興

室成三年而知氏亡三年知伯與韓魏伐趙襄子圍晉陽而灌之城不𣹰者三版知

伯行水魏桓子御韓康子驂乘知伯曰吾始知水可以亡人國也汾水可以灌安邑安邑魏也絳水可以

灌平陽平陽韓也桓子肘康子康子履桓子之跗趙襄子夜使張孟私於韓魏韓魏與之合遂滅知伯而

分其地在春秋後

還自衞三卿宴于藍臺還自衞知襄子伐鄭自衛還也三卿知襄子韓康子魏桓

子藍臺地名也知襄子戲韓康子而侮叚規康子韓宣子之曾孫莊子之子

虎也叚規魏桓子之相也知伯國聞之諫伯國晉大夫知氏之族曰主不備

難必至矣曰難將由我我不為難誰敢興之對曰

異於是言所聞與此異夫郤氏有車轅之難郤犨與長魚蟜爭田㼬而梏之

與其父母妻子同一轅既蟜嬖於厲公而滅三郤在魯成十七年趙有孟姬之讒

同趙括也孟姬趙文子之母莊姬也通於趙嬰兄同括放之孟姬慙怨讒之於景公景公殺之在魯成八

欒有叔祁之愬欒欒盈也叔祁范宣子之女盈之母也與其老州賓通盈患之祁愬

之於宣子遂滅欒氏范中行有函冶之難函冶范臯夷之邑也臯夷無寵於范吉射

而欲為亂於范氏中行寅與范氏相睦故臯夷謀逐二子卒滅之在魯定十三年皆主之所

知也夏書有之曰一人三失三失三失人也怨豈在明明箸

不見是圖不見未形也周書有之曰怨不在大或大而不為怨

不在小禍難或起小怨夫君子能勤小物故無大患物事

主一宴而恥人之君相君康子相叚規又弗備曰不敢興難

無乃不可乎夫誰不可喜而誰不可懼蜹蛾蠭䘍皆

能害人况君相乎弗聽自是五年乃有晉陽之難

臺之後五年也叚規反首難而殺知伯于師言叚規首為䇿作難反知伯者

遂滅知氏

晉陽之圍知襄子圍趙襄子於晉陽也魯悼四年知瑤伐鄭恥襄子襄子怨之知瑤驕泰請地

於趙趙弗與瑤帥韓魏攻趙襄子襄子保晉陽三家圍之在春秋後張談曰先主為重

器也為國家之難張談趙襄子之宰孟談也重器圭璧鍾鼎之屬盇姑無愛

寶於諸侯乎欲令行賂以求助也襄子曰吾無使也張談曰地

也可地趙襄子之臣襄子曰吾不幸有疾不夷於先子夷平也疾

病也言己行有闕病不及先子也不徳而賄言無徳而以賄求助也夫地也求

飲吾欲言地求飲食我以情欲無忠諫也是養吾疾而干吾祿也

也干求也吾不與皆斃皆俱也斃踣也襄子出曰吾何走乎從者

曰長子近且城厚完長子晉别縣也襄子曰罷民力以完之

又斃以守之其誰與我斃踣也誰與我誰與我同力也從者曰邯鄲

之倉庫實邯鄲晉别縣也襄子曰浚民之膏澤以實之浚煎也讀

又因而殺之其誰與我其晉陽乎先主之所屬也

先主簡子也謂無以尹鐸為少晉陽為逺必以為歸尹鐸之所寛也民必龢矣

乃走晉陽晉師圍而灌之晉師三卿之師也灌引汾水以灌之沈竈產

鼃民無畔意沈竈縣釡而炊也産鼃鼃生於竈也鼃蝦蟆也

晉語第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