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語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七 國語 卷第十八
吳 韋昭 解 景杭州葉氏藏明嘉靖翻宋本
卷第十九

楚語下第十八 國語 韋氏解

昭王問於觀射父昭王楚平王之子昭王熊軫也觀射父楚大夫也曰周書

所謂重黎實使天地不通者何也周書謂周穆王之相甫侯所作呂刑

也重黎顓頊掌天地之臣也呂刑曰乃命重黎絶地天通謂少皥之末民神雜糅不可方物顓頊受之乃

命南正重司天以屬神火正黎司地以屬民謂絶地與天相通之道也若無然民將能

登天乎若重黎不絶天地民豈能上天乎對曰非此之謂也古者民

神不雜雜會也謂司民司神之官各異民之精爽不𢤮貳者而又能

齊肅衷正爽明也𢤮離也貳二也齊一也肅敬也衷中也其知能上下比義

義宜其聖能光逺宣朗聖通也朗明也其明能光照之其聦

能聽徹之徹達如是則明神降之降下在男曰覡在

女曰巫巫覡見鬼者周禮男亦曰巫是使制神之處位次主處居也位

祭位也次主次其尊卑先後也而為之牲器時服牲牲之毛色小大也器所當用也時

服四時服色所宜也而後使先聖之後之有光烈烈明而能知

山川之號號名位也髙祖之主髙祖廟之先也宗廟之事昭穆之

父昭子穆先後之次也春秋躋僖公謂之逆祀齊敬之勤齊莊禮節之宜

威儀之則容皃之崇崇飾忠信之質質誠禋潔之服

潔祀曰禋而敬恭明神者以為之祝祝太祝也掌祈福祥使名姓之

後能知四時之生名姓謂舊族若伯夷炎帝之後為堯秩宗生嘉穀韭卵之屬

牲之物玉帛之類采服之儀彛器之量彛六彛器俎豆量大小也

次主之度䟽數之度屏攝之位周氏云屏者并攝主人之位昭謂屏屏風也攝形如

今要扇皆所以分别尊卑為祭祀之位近漢亦然壇場之所除地曰場上下之神

氏姓之出所自出也而心率舊典者為之宗宗宗伯也掌祭祀之禮

於是乎有天地神民類物之官謂之五官類物謂别善惡利器

用之各司其序不相亂也民是以能有忠信神是以

能有明徳明徳謂降福祥不為灾孽也民神異業業事敬而不瀆

故神降之嘉生嘉生善物也民以物享禍灾不至求用不

匱及少皥之衰也九黎亂徳少皥黄帝之子金天氏也九黎黎氏九人也

民神雜糅不可方物同位故雜糅方猶别也物名也夫人作享家為

巫史夫人人人也享祀也巫主接神史次位序言人人自為之無有要質質誠

匱干祀而不知其福言民困匱於祭祀而不獲其福烝享無度民神

同位民瀆齊盟無有嚴威齊同也嚴敬也威畏也神狎民則不

蠲其為狎習也則法也蠲絜也其為所為也嘉生不降無物以享禍灾

荐臻莫盡其氣荐重也臻至也氣受命之氣顓頊受之少皥氏沒顓頊氏作

受承乃命南正重司天以屬神南陽位正長也司主也屬會也所以會羣

神使各有分序不相干亂也周禮則宗伯掌祭祀命火正黎司地以屬民

書云火當為北北隂位也周禮則司徒掌土地人民也使復舊常無相㑴瀆

是謂絶地天通絶地民與天神相通之道其後三苗復九黎之

其後髙辛氏之季年也三苗九黎之後也髙辛氏衰三苗為亂行其凶徳如九黎之為也堯興而誅

堯復育重黎之後不忘舊者使復典之育長也堯繼髙辛氏

平三苗之亂繼育重黎之後使復典天地之官羲氏和氏是也以至于夏商故重黎

氏世敘天地而别其分主者也敘次也分位也其在周程伯

休父其後也當宣王時失其官守而爲司馬氏程國也伯

爵也休父名也失官守謂失天地之官而以諸侯爲大司馬詩曰王謂尹氏命程伯休父是也寵神

其祖以取威于民曰重實上天黎實下地寵尊也言休父之後

世尊神其祖以威耀其民言重能舉上天黎能抑下地令相逺故不復通也遭世之亂而

莫之能禦也亂謂幽平以下也禦止也不然夫天地成而不變

地體成不復改變也何比之有言不相比近也

子期祀平王子期楚平王之子結也平王恭王子昭王父也祭以牛俎於王

致牛俎於昭王王問於觀射父曰祀牲何及王感俎肉而問牲何所及

曰祀加於舉加增也舉人君朔望之盛饌天子舉以大牢祀以會

大牢牛羊豕也會會三大牢舉四方之貢諸侯舉以特牛祀以大牢特一

卿舉以少牢祀以特牛少牢羊豕大夫舉以特牲祀以少

特牲豕也士食魚炙祀以特牲庶人食菜祀以魚上下

有序民則不慢王曰其小大何如對曰郊禘不過繭

角如繭栗郊禘祭天也烝嘗不過把握握長不出把者王曰何其小

也對曰夫神以精明臨民者也故求備物不求豐大

備物體具而精潔者是以先王之祀也以一純二精一純心純一而潔二

精玉帛也三牲四時五色六律七事八種七事天地民四時之務也八種

八音九祭十日十二辰以致之九祭九州助祭也十日甲至癸也十二辰

子至亥也擇其吉日令辰以致神百姓千品萬官億醜兆民經入畡

數以奉之百姓百官受氏姓也千品姓有徹品十為千品五物之官陪屬萬為萬官官有十醜

為億醜天子之田九畡以食兆民王取經入以食萬官也明德以昭之昭昭孝敬也

聲以聽之中和之聲使神聽之以吿徧至則無不受休至神至也休慶

毛以示物物色血以吿殺明不因故也接誠拔取以獻

具為齊敬也接誠於神也拔毛取血獻其備物也齊潔也詩曰執其鸞刀以啟其毛取其血

敬不可久民力不堪故齊肅以承之肅疾也承奉也王曰

芻豢幾何草食曰芻榖食曰豢對曰逺不過三月近不過浹日

逺謂三牲近謂雞鶩之屬浹日十日也王曰祀不可以已乎已止對曰

祀所以昭孝息民昭孝養使民蕃息也撫國家定百姓也不可

以已夫民氣縱則底氣志氣也縱放也底箸也底則滯滯久不震

滯廢也震懼也言無祭祀則民無所畏忌無所畏忌則志放縱志放縱則遂廢滯難復恐懼也生乃

不殖生人物也殖長也不長神不降以福也是用不從不從上令其生不殖

不可以封封國是以古者先王日祭月享時類歳祀

以事類曰類日祭於祖考月薦於曾髙時類於二祧歳祀於壇墠諸侯舍日有月享也

大夫舍月有時祭也士庶人舍時歳乃祭也天子徧祀羣神品

品物謂若八蜡所祭猫虎昆蟲之類也諸侯祀天地三辰及其土之

山川三辰日月星也祀天地謂三王後也非二王後祭分野星山川而已卿大夫祀其

禮謂五祀及祖所自出也士庶人不過其祖祖王父也日月會于龍

𧱓𧱓龍尾也謂周十二月夏十月也日月合辰於尾上月令曰孟冬日在尾土氣含收

收縮萬物含藏也天明昌作昌盛也作起也謂天氣上也是月純坤用事百嘉備

嘉善也時物畢成舍入室也羣神頻行頻並也並行欲求食也國於是乎

烝嘗家於是乎嘗祀烝冬祭也嘗嘗百物也月令孟冬大飲烝傳曰閉蟄而烝

姓夫婦擇其令辰辰十二辰也奉其犧牲敬其齍盛潔其

糞除慎其采服禋其酒醴帥其子姓禋潔也子衆子姓同姓也

其時享虔其宗祝宗主祭祀祝主祝祈也道其順辭以昭祀其先

祖肅肅濟濟如或臨之於是乎合其州鄉朋友婚姻

比爾兄弟親戚合會也比親也於是乎弭其百苛妎其讒慝

弭止也苛虐也妎覆也止覆謂解怨除恨之辭合其嘉好結其親暱合結也謂於此

更申固之億其上下億安以申固其姓上所以教民虔也

下所以昭事上也天子禘郊之事必自射其牲牲牛

王后必自舂其粢器實曰粢諸侯宗廟之事必自射其牛

刲羊擊豕刲刺也擊殺也夫人必自舂其盛在器曰盛上言粢下言盛互其

況其下之人其誰敢不戰戰兢兢以事百神天子

親舂禘郊之盛帥后舂之王后親繰其服服祭服也祭義云夫人繰三盆

則王后其一盆與周語曰王耕一墢班三之自公以下至於庶人其誰敢

不齊肅恭敬致力于神民所以攝固者也若之何其

舍之也攝持也舍廢也王曰所謂一純二精七事者何也對

曰聖王正端冕以其不違心帥其羣臣精物以臨監

享祀無有苛慝於神者謂之一純端𤣥端之服也冕大冠也監視也不

違心謂心思端正服則端冕玉帛為二精明潔為精天地民及四時之

務為七事王曰三事者何也對曰天事武乾稱剛健故武

事文地質柔順故文易曰坤為文民事忠信以忠信為行王曰所謂百

姓千品萬官億醜兆民經入畡數者何也對曰民之

徹官百徹達也自以名達於上者有百官也王公之子弟之質能言能

聽徹其官者質有賢質也能言能言其官職也而物賜之姓以監其

官是為百姓物事也以功事賜之姓官有世功則有官族若司馬太史之屬是也姓有

徹品十於王謂之千品謂一官之職其寮屬徹於王者有十品百官故有千品也

五物之官陪屬萬為萬官五物謂天地神民類物之官也臣之臣為陪屬謂有

尞屬轉陪貳相佐助復有十等千品故萬官也官有十醜為億醜醜類也以十醜承萬

為十萬十萬曰億古數也今人乃以萬萬為億天子之田九畡以食兆民

九州之内有畡數也食兆民耕而食其中也天子曰兆民王取經入焉以食萬官

經常也常入征税也

鬬且廷見令尹子常鬬且楚大夫子常子囊之孫囊瓦也子常與之語

問蓄貨聚馬歸以語其弟曰楚其亡乎不然令尹其

不免乎吾見令尹令尹問蓄聚積實如餓豺狼焉

殆必亡者也夫古者聚貨不妨民衣食之利聚馬

不害民之財用貨珠玉之屬自然物也貨馬多則養求者衆妨財力也國馬足

以行軍國馬民馬也十六井為丘有戎馬一疋牛三頭足以行軍也公馬足以稱

公馬公之戎馬也稱舉也賦兵賦也不是過也公貨足以賓獻賓饗贈也

獻貢家貨足以共用家大夫也不是過也夫貨馬郵則闕

於民郵過也闕缺也民多闕則有離畔之心將何以封矣

昔鬭子文三舍令尹子文鬬伯比之子於菟也舍去也無一日之

積恤民之故也積儲成王聞子文之朝不及夕也

楚文王之子頵也於是乎每朝設脯一東糗一筐以羞子文

糗寒粥也筐器名也羞進也至于今令尹秩之秩常成王每出子

文之祿必逃王止而後復祿奉也復反也人謂子文曰人生

求富而子逃之何也對曰夫從政者以庇民也庇覆

民多曠者而我取富焉曠空是勤民以自封也勤勞也封

死無日矣我逃死非逃富也故莊王之世滅若敖

氏唯子文之後在至于今處鄖為楚良臣莊王成王孫也若敖

氏子文之族也魯宣四年子文之弟子鬬椒為亂莊王滅若敖氏之族子文之孫葴尹克黄使於齊還而

自拘於司敗王思子文之治楚也曰子文無後何以勸善使復其所其子孫當昭王時為鄖公是不

先恤民而後已之富乎今子常先大夫之後也先大夫子

而相楚君無令名於四方民之羸餧日日已甚

也言日日又甚四境盈壘盈滿也壘壁也言壘壁滿於四境之内道殣相望

曰殣詩云行有死人尚或殣之盜賊司目民無所放放依是之不恤

而蓄聚不厭其速怨於民多矣速召積貨滋多蓄怨

滋厚不亡何待夫民心之慍也慍怒若防大川焉潰

而所犯必大矣犯敗子常其能賢於成靈乎成不禮

於穆願食熊蹯不獲而死成成王穆王商臣之父也欲黜商臣而立其弟職商

臣圍成王王請食熊蹯而死不聽遂自殺蹯掌也靈王不顧於民一國棄之

如遺迹焉靈王不君罷弊楚國三軍叛之如行人之遺棄其迹也子常為政而

無禮不顧甚於成靈其獨何力以待之待猶禦也期年乃

有柏舉之戰子常奔鄭昭王奔隨柏舉楚地隨漢東國也初蔡昭侯朝

於楚子常欲其佩唐成公亦朝焉子常欲其驌騻馬二君不予而留之三年後予之乃得歸歸與吳伐楚

大敗之在魯定四年奔隨自鄖奔隨也

吳人入楚昭王出奔濟於成臼吳人闔閭也出奔隨也濟渡也成臼津名

見藍尹亹載其孥藍尹亹楚大夫也妻子曰孥王曰載予對曰自

先王莫隊其國隊失當君之世而亡之君之過也遂

去王王歸又求見王王欲執之子西曰請聽其辭夫

其有故子西平王之子昭王之庶兄令尹公子申也故猶意也王使謂之曰成

臼之役而棄不穀今而敢來何也而汝對曰昔瓦唯

長舊怨以敗於柏舉故君及此瓦子常名也長猶積也今又效

之無乃不可乎臣避於成臼以儆君也庶悛而更乎

悛改今之敢見觀君之徳也曰庶懼而鑒前惡乎鑒鏡

君若不鑒而長之君實有國而不愛臣何有於死

死在司敗矣楚謂司寇為司敗唯君圖之子西曰使復其

位以無忘前敗言見亹則念前敗也王乃見之

吳人之入楚楚昭王奔鄖鄖楚邑也鄖公之弟懷將殺王

鄖公令尹子文𤣥孫之孫蔓成然之子鬬辛也鄖公辛止之懷曰平王殺吾

平王昭王考也父蔓成然也成然立平王貪求無厭平王殺之在國則君在外則

讎也見讎弗殺非人也鄖公曰夫事君者不為外内

不為外内易行不為豐約舉豐盛也約衰也舉動也茍君之尊卑一

也且夫自敵以下則有讎敵敵體也非是不讎下虐上為

殺上虐下為討而況君乎君而討臣何讎之為若皆

讎君則何上下之有乎吾先人以善事君成名於諸

矦自鬭伯比以來未之失也今爾以是殃之不可

懷弗聽曰吾思吾父不能顧矣鄖公以王奔隨

王歸而賞及鄖懷子西諫曰君有二臣或可賞也

或可戮也君王均之羣臣懼矣均同也賞罰無别故懼也王曰夫

子期之二子邪吾知之矣子期蔓成然字或禮於君或禮於

父均之不亦可乎

子西歎於朝藍尹亹曰吾聞君子唯獨居思念前世

之崇替崇終也替廢也詩云曾不崇朝與哀殯喪塗木曰殯於是有歎其

餘則不君子臨政思義思公義也飲食思禮同宴思樂在樂思

善無有歎焉今吾子臨政而歎何也子西曰𨵵閭能

敗吾師柏舉之戰𨵵閭即世吾聞其嗣又甚焉嗣嗣子夫差也甚謂

政徳過於父也吾是以歎對曰子患政德之不脩無患吳矣

夫𨵵閭口不貪嘉味耳不樂逸聲逸淫目不淫於色

身不懷於安朝夕勤志恤民之羸羸病聞一善若驚

得一士若賞若受賞也有過必悛悛改有不善必懼是故

得民以濟其志濟成也志戰𠑽也今吾聞夫差好罷民力以

成私好縱過而翳諫翳鄣一夕之宿臺榭陂池必成

六畜玩好必從夫先自敗也已焉能敗人子脩徳以

待吳吳將斃矣

王孫圉聘於晉王孫圉楚大夫也定公饗之趙簡子鳴玉以

定公晉頃公之子午也簡子趙鞅也鳴玉鳴其佩玉以相禮問於王孫圉曰楚

之白珩猶在乎珩佩上之横者對曰然簡子曰其為寶也幾

何矣幾何世也曰未嘗為寶楚之所寶者曰觀射父言以賢為

寳不以寳為寳能作訓辭以行事於諸矦言以訓辭交結諸矦使無以

寡君為口實口實毁弄也又有左史倚相能道訓典以敘

百物敘次也物事也以朝夕獻善敗于寡君使寡君無忘先

王之業又能上下説乎鬼神順道其欲惡説媚使神

無有怨痛于楚國痛疾又有藪曰雲連徒洲金木竹

箭之所生也楚有雲夢藪澤也連屬也水中之可居曰洲徒其名也龜珠齒角

皮革羽毛所以備賦用以戒不虞者也龜所以備吉凶珠所以禦

火灾角所以為弓弩齒象齒所以為弭皮虎豹皮也所以為茵鞬革犀兕也所以為甲胄羽鳥羽也所以

為旌毛旄牛尾所以注竿首賦兵賦虞度也所以共幣帛以賓享於諸矦

者也享獻若諸矦之好幣具而導之以訓辭導行

不虞之備而皇神相之能媚於神故皇神相之皇大也相助也寡君其

可以免罪於諸矦而國民保焉保安此楚國之寶也

若夫白珩先王之玩也何寶焉玩玩弄之物圉聞國之寶

六而已聖能制議百物以輔相國家則寶之玉足以

廕嘉穀使無水旱之灾則寶之玉祭祀之玉也龜足以憲

臧不則寶之憲法也取善惡之法珠足以禦火灾則寶之珠水精故

以禦火灾金足以禦兵亂則寶之金所以為兵也山林藪澤足以

備財用則寶之若夫譁囂之美譁囂猶讙譊謂若鳴玉以相楚雖

蠻夷不能寶也微刺簡子

惠王以梁與魯陽文子惠王昭王子越女之子章也梁楚北境也文子平王之孫

司馬子期子魯陽公也文子辭曰梁險而在北境懼子孫之有

貳者也貳二心也夫事君無憾憾則懼偪憾恨也無恨謂得志也偪偪上也

偪則懼貳偪則懼誅故貳也夫盈而不偪盈志滿也憾而不貳者

臣能自夀也壽保不知其它它子孫也縱臣而得以其首

領以沒懼子孫之以梁之險而乏臣之祀也恃險而貳將見誅絶

王曰子之仁不忘子孫施及楚國敢不從子與之魯陽

子西使人召王孫勝王孫勝故平王太子建之子白公勝也初費無極為太子少師

無寵太子取於秦而美勸王納之遂譖太子曰建將叛太子奔鄭又與晉謀鄭鄭人殺之勝奔吳在魯哀

十六沈諸梁聞之沈諸梁楚左司馬沈尹戍之子葉公子髙也見子西曰

聞子召王孫勝信乎曰然子髙曰將焉用之曰吾聞

之勝直而剛欲寘之境寘置也傳曰召之使處吳境為白公子髙曰不

可其為人也展而不信展誠也誠謂復言非忠信之道愛而不仁

人内無仁心也詐而不知以詐行謀而非知道也知人不詐毅而不勇毅果

直而不衷衷中也君子惡訐以為直者周而不淑周密也淑善也復言而

不謀身展也復言言可復不欺人也不謀身不計身害也愛而不謀長不

仁也外愛人不計終身也以謀葢人許也葢掩彊忍犯義毅也

彊彊力也忍忍犯義也直而不顧不衷也不顧隠諱周言棄徳不淑

取周其言而不以德是六徳者皆有其華而不實者將焉用

之彼其父為戮於楚其心又狷而不潔狷者直已之志不從人也

不潔非潔行也若其狷也不忘舊怨而不以潔悛德悛改

報怨而已則其愛也足以得人其展也足以復之

其前言也其詐也足以謀之其直也足以帥之帥帥衆也其周

也足以葢之言其周密足以覆葢其惡也其不潔也足以行之而

加之以不仁奉之以不義蔑不𠑽矣夫造勝之怨者

皆不在矣怨謂譖太子費無極之徒若來而無寵速其怒也速疾

若其寵之毅貪而無猒既而得入而曜之以大利

不仁以長之長其利欲思舊怨以脩其心脩其報誰之心茍國

有釁必不居矣釁隙非子職之其誰乎職主也言子西將主此禍

彼將思舊怨而欲大寵大寵令尹司馬也動而得人愛故得人

而有術父死而怨故有術也若果用之害可待也余愛子與司

馬故不敢不言司馬子西之弟子期也子西曰徳其忘怨乎

之以徳必忘怨也余善之夫乃其寧寧安子髙曰不然吾聞

之曰唯仁者可好也可惡也可髙也可下也好之不

偪惡之不怨髙之不驕下之不懼不仁者則不然人

好之則偪惡之則怨髙之則驕下之則懼驕有欲焉

欲專寵也懼有惡焉惡其上也欲惡怨偪所以生詐謀也子將

若何若召而下之將戚而懼為之上者將怒而怨詐謀之

心無所靖矣靖安有一不義猶敗國家今壹五六而

必欲用之不亦難乎吾聞國家將敗必用姦人而嗜

其疾味其子之謂乎嗜貪也疾味味為己生疾害諭好不善也夫誰無疾

眚猶灾也能者蚤除之舊怨滅宗國之疾眚也為之關

籥蕃籬而逺備閑之猶恐其至也蕃籬壁落也閑闌也是之為

日惕惕懼若召而近之死無日矣人有言曰狼子野

心怨賊之人其又可善乎若子不我信盇求若敖氏

與子于子晳之族而近之若敖氏莊王所滅鬬椒也子于子晳恭王庶子公子

比公子黒肱也平王所殺而代之何獨不召而近也安用勝也其能幾何言危不名

昔齊騶馬繻以胡公入於貝水騶馬繻齊大夫也胡公齊太公𤣥孫之子

胡公靖也貝水水名胡公虐馬繻馬繻殺胡公内之貝水邴歜閻職戕懿公於囿

戕殘也歜職皆齊臣懿公齊桓公之子商人也為公子時與邴歜之父爭田弗勝及即位乃掘而刖

之而使歜僕納閻職之妻而使職驂乘魯文十八年懿公游于申池二人殺公而内之竹中晉長

魚蟜殺三郤於榭長魚蟜晉大夫也殺三郤錡犨至也犨與蟜爭田執而梏之與其父

母妻子同一轅既蟜嬖於厲公譖而殺三郤於榭魯圉人犖殺子般於次

養馬者子般魯莊公太子次舍也雩講于梁氏女公子觀之犖自墻外與之戱子般鞭之莊公薨子般即

位次于黨氏公子慶父通於夫人夫人欲立之慶父使犖賊子般於黨氏在魯莊三十二年夫是

誰之故也非唯舊怨乎故事是皆子所聞也人之求

多聞善敗以鑑戒也今子聞而棄之猶䝉耳也䝉覆

吾語子何益吾知逃而已逃勝之難也子西笑曰子之尚

勝也言子論議好尚勝人也不從遂使為白公子髙以疾間居

于蔡蔡故蔡國楚滅之葉公兼而治焉及白公之亂子西子期死

請伐鄭以報父讎子西既許之未起師晉伐鄭楚又救之與之盟白公怒遂作亂殺二子於朝在魯哀十

葉公聞之曰吾怨其棄吾言而徳其治楚國楚國

之能平均以復先王之業者夫子也夫子子西也以小怨

寘大徳吾不義也將入殺之殺白公也帥方城之外以入

殺白公而定王室定王室謂兼令尹司馬以平楚國也既定乃使子西之子寧為令尹

子期之子寛為司馬而老於葉葬二子之族子西子期之族多見害故皆為葬之


楚語下第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