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賊孫文/僞革命時代之孫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三回 孫文之亡命時代 國賊孫文
第四回 僞革命時代之孫文
第五回 南京政府時代之孫文 

卻說庚子以後,各省紛派學生上日本留學,候補的官員、辦學的紳士,也都往日本遊歷考察,人數就有好幾千。這裏頭良莠不齊,就有主張革命的——湖南的黃興、劉揆一, 直隸的張繼,廣東的汪兆銘、胡漢民,浙江的章炳麟,都是異道同歸。黃興、劉揆一張繼倡設同盟會,汪兆銘、胡漢民、章炳麟創設《民報》,都是講革命的機關。動因孫文講革命在先,便都奉他做前輩,同盟會中也推他做會長。孫文愈加得意,天天拿革命二字做口頭禅,見了人不講究衣食,裝出那憂國憂民的樣子。背了人就亂嫖起來。在東京娶了一個日本女名叫中山,後來在檀香山又娶一妾。妻妾容不下,就把妾冒做已女,嫁給人了。

過了兩年,內地真革命黨漸漸發現,吳越在前門車站放了炸彈,打算炸五大臣。沒有炸到,徐錫麟在安徽省城刺死撫台恩銘,溫生才在廣東省城刺死將軍孚琦,熊承基在安徽起事,倪映典在廣州起事,這些人都算實行革命,可是跟孫文一點沒有關係,孫文都說是他的指使。人死了沒有對證,也只好由他去說。他卻拿著這個做題目,說各人死得慘烈,該當撫恤他們的後人才是。搜刮了一大注錢,又裝入腰袋去了。

到了宣統三年,黨裏財政很緊,從前靠的華僑接濟,後來華僑說他們拿錢不做事,簡直是欺騙行徑,把饷源斷了。大家就著急起來,約齊了幾個打頭的開一個會,商量辦法。第一個孫文是用嘴不用力的揚揚灑灑說了一大篇,都是央著人家去做。說黨裏信用一天不如一天,須得振作一番,方才支持得住。第二個黃興最是好事,卻有始無終從來沒有成過事的。就起來擔任這件事,約了趙聲等弟兄們到廣州舉事,第三個胡漢民跟孫文最親密,就派他到香港籌饷,暗地裏監察他們。商量定了,各人就分頭做事。到了三月二十九日廣州地方就鬧起來。清軍早有預備,黃興見勢不佳,先就跑了。趙聲勉強支撐,卻因胡漢民硬不發饷,清軍又一陣猛打,打死了七十二人葬在黃花崗。餘衆就四散逃走。趙聲回到香港,一氣成 病。胡漢民怕他傳揚出去,暗暗地用藥害了。這時黨裏正在山窮水盡的時候,內地各處卻真行起革命來。

因爲盛宣懷硬行鐵路政策,地方官又一味的威逼,把四川人逼反了。政府放了岑春萱去安撫,岑春萱剛到湖北,湖北軍隊就嘩變起來。瑞徵先跑,岑春萱剃了胡子逃回上海。接著山西、兩廣、雲貴、江浙各省紛紛獨立,都是各地自己舉義,並沒有他們黨人在內。孫文躲在外國,聞得內地成事,又歸功到自己說是他的指使。又到各地捐募募饷。華僑們有點信不過他,沒有理會。孫文只得單身回國。南軍在漢陽開戰,黃興又告奮勇,卻打了個大敗。搶了紅十字旗逃生。這時南軍是漢陽潰逃,北軍是江甯失陷。漢口英國領事出頭調停,這才兩下議和。

孫文在外國連夜趕回,已到了香港。十七省派了代表在上海會集。打算先舉總統。可是黎元洪、黃興都不能相下的議了半天,不決。孫文的心腹胡漢民、馬君武先到上海替孫文運動,說孫文這回從海外帶到華僑捐款三千多萬,又有飛艇、軍器無數。這時南軍缺少糧饷正在不了,胡漢民這席話自然叫人心動。就開會選舉孫文,得了十七票,算是當選。就做了臨時總統。過兩天孫文到了,人家見他行李蕭條,問他款在哪裏?孫文回答的最妙,說我們國裏缺少的就是這副「革命精神」,我把這革命真精神帶來了,還用甚麼款呢?大家知道上了胡漢民的當,可是事已做成,也就無法想了。

 第三回 孫文之亡命時代 ↑返回頂部 第五回 南京政府時代之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