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賊孫文/南京政府時代之孫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第四回 僞革命時代之孫文 國賊孫文
第五回 南京政府時代之孫文
第六回 鐵路全權時代之孫文 

卻說孫文急忙的回到本國,十七票得了伯理玺天德(總統),得意之極就立起政府,定了中華民國的國號,大祭明太祖陵。想起那年到檀香山當店徒在輪船上充細崽,在廣州當強盜的行徑,不免有些慚愧。幸虧得事情隔得久了,料想沒人理會,卻不料偏有做書的這管筆把他渲染出來。豈不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嗎?

閑話休題。話說孫文帶了一副「革命的真精神」回來,這革命精神又是不能使用的。當時大大小小一般兄弟們都當了甚麼總長、次長、院長、局長、秘書長等名目,都是等著用錢。這做總統是不能沒錢的。第一天的總統,就彎腰曲躬的跟廣肇公所老鄉台借錢,好容易借到四十萬,拿上南京,不到幾天就光了。又打電給美洲華僑發了許多軍債票,請他們籌認。這美洲華僑向來有點瞧不起孫三,今日卻見他成了功,少不得不敷衍敷衍。就彙上兩百萬到南京。孫文見錢眼開,說這種款子如何分給他們,就悄悄的給了胡漢民二十萬,其餘都自己上袋了。這事做的沒人知道。到後來才發作呢!一面打算把招商局鐵政廠大冶礦賣給日本,又打算把粵漢鐵路抵給他,把國家銀行讓歸日本人阪谷芳郎辦去,卻向他借錢用。什麽國家不國家銀行不銀行都不要緊。有錢了就好辦了。這便是他第一件大政,卻叫人家反對掉了。

胡漢民、黃興、陳其美都搶在頭裏,甚麽事不讓他做主,卻連問也不問他一聲。孫文閑得難受,就同著他的女秘書宋小姐去打打鳥,逛逛山,心裏卻氣他們不過,不如讓人家做去。想定了就自己揚言說是讓位,還叫人鼓吹他的讓德呢!下場了以後就在南京閑住。卻看見北京政府裏頭氣象一新,跟自己當初小朝廷假政府不同,又是氣又是妒。就主使叫王芝祥黃興陳其美出頭反對,要在南京做京城,要把王芝祥做直隸都督,胡瑛做山東都督,柏文尉做江南都督,又要叫王芝祥帶兵北上,鬧了許久,沒有效力。這才軟下來。

黃興做了南京留守,陳其美做了上海都督,孫文自己帶了數百萬私財回到廣東。廣東的都督叫胡漢民做了。有人保舉他哥哥,卻他記著檀香山的舊恨,反竭力的阻擋住了。孫文下台,這些弟兄們都失職。個個抱怨說他不爭氣,好好的把個大總統丟了,孫文沒法,只得分了他們三十五萬, 卻還是不依,說弟兄們熬盡了苦才有今日,把現成天下送給妳,妳又沒有出什麽力,成什麽事。好好的總統不做,卻說什麽讓德。原來是得了錢了,真正是見錢眼開。妳卻面團團的去做富家翁。卻叫我們吃若,這如何使得。說得孫文又羞又惱又不好意思,反臉正在爲難當口。北京的電報來了,請他上北京去商量國事。正好乘此去聯絡,就滿口的答允下了。

 第四回 僞革命時代之孫文 ↑返回頂部 第六回 鐵路全權時代之孫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