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以毛主席的著作为基本教材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坚持以毛主席的著作为基本教材
云南大学历史系教育革命实践队
1971年7月30日
本作品收录于《人民日报

前些时候,我们在昆明铁路分局昆明东车辆段举办了文科试点班,结合车辆段整党建党运动,进行中国共产党党内两条路线斗争史的教学。通过实践,我们对大学文科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进行教学有一些体会。

大学文科在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的问题上,一直存在着两条路线的激烈斗争。旧的大学文科,以各种借口抵制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而在教材里大量散布封、资、修毒素,腐蚀广大革命师生。历史的教训使我们认识到:大学文科是否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是关系到大学文科的一个方向问题。

如何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我们是走过一段弯路的。比如,试点班有的历史课教师在讲毛主席革命路线战胜陈独秀的投降主义路线时,不是集中力量去讲毛主席当时写的《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等光辉著作,而是去讲一些枝节问题,喧宾夺主。讲毛主席革命路线战胜叛徒王明的机会主义路线专题时,虽然讲了毛主席的有关著作,但是重点也不突出。对这种讲授法,工人学员提出了尖锐的批评。

在工、军宣队的领导下,我们认真总结了这一段实践的经验教训。我们认识到,大学文科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在教学中必须突出毛主席的著作,围绕学习的专题,带着问题精读毛主席的有关著作,深刻理解毛主席著作的精神实质。通过总结,大家对如何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的认识提高了一步。但是,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又发现有些教师在讲课中对历史事件和历史材料一点都不讲了。我们认为这种作法也是不对的。既然是讲党内两条路线斗争史,历史事件和历史材料还是需要讲的。不讲这些,学员对毛主席著作,对毛主席革命路线就理解不深。因此,我们发现这种苗头以后,又引导大家克服这种现象。教员带着教学中的问题,深入工人群众,拜工人为师,广泛征求工人同志的意见,和工人师傅一起学习毛主席著作,共同批判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从中受到很大教育。

随着认识的提高,教授方法也有了很大改进。教员在讲授人民解放战争时期毛主席革命路线战胜刘少奇的所谓“中国走上了和平民主新阶段”的投降主义路线这个问题时,和学员一起,首先学习毛主席的《抗日战争胜利后的时局和我们的方针》等光辉著作,用毛泽东思想分析和统帅这一时期的历史事件,批判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的投降主义路线。在讲社会主义革命时期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战胜刘少奇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这一部分时,师生们带着现实斗争中的问题,以毛主席《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等光辉著作为纲,反复精读,认真学习和讨论,从中学习用毛泽东思想观察、分析现实斗争问题的本领。这样做以后,受到了工人学员的欢迎。工人学员反映:“通过这样学习,既领会了毛主席著作的精神实质,又能用毛泽东思想去分析历史和现实。这样,才能真正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把我们培养成无产阶级的战士,而不是资产阶级的院士”。

“共产党的哲学就是斗争哲学。”通过这一段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进行教学的实践,我们还深刻地体会到,周扬等“四条汉子”在旧大学文科的流毒是很深很广的。要坚定不移地以毛主席著作为基本教材,就要不断地开展对周扬等“四条汉子”的批判。

Copyright caution.svg 本作品的作者以匿名或別名發表,確實作者身份不明(包括僅以法人名義發表),在兩岸四地、馬來西亞以及新西蘭屬於公有領域。但1971年發表時,美國對較短期間規則的不接受性使得本作品在美國仍然足以認爲有版權到發表95年以後,年底截止,也就是2067年1月1日美國進入公有領域。原因通常是1996年1月1日,作品版權在原作地尚未過期進入公有領域。依據維基媒體基金會的有限例外,本站作消極容忍處理,不鼓勵但也不反對增加與刪改有關内容,除非基金會行動必須回答版權所有者的撤下作品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