堊室錄感/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堊室錄感
 
本作品收錄於:《二曲集/27

《堊室錄感》,我夫子二曲李徵君自錄所感也。夫子抱朱百年之憾,誓終身不享世榮。奉母遺像,嚴事如生,為堊室於側,孤樓其中,持心喪,室扉反鎖,久與世暌。嘗曰:「烏鳥懷巢,狐死正首丘。斯亦吾之巢與首丘也。」日異靈影相依,棲於斯,老於斯,終其身無復離斯。於是撫今追昔,遂錄所感以自傷,其情苦,其辭慟乎有餘悲,可以動天地而泣鬼神,觀者莫不欷獻墮淚,挖腕太息。在夫子不過白感自傷,而人之因觀興感者,不覺憬然悟,爽然失,是因感而觸其良心也。良心一觸,則愛敬之實,夫固有勃然而不容自己者也。由是學人知立身乃所以顯親,一切人亦隨分可以自盡,蓋懿德之好,人有同然。斯錄一布,而天下後世咸賴以興感,其有補於風化人心匪。《詩》云:「孝子不匱,永錫爾類。」夫子之謂也。吉相方謀壽梓以廣其傳,岐陽茹令君政重風教,業已梓行礪俗,故喜而敬題數語,以附末簡。

康熙二十二年重陽後三日,翰林院庶吉士古豳門人王吉相頓首拜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