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山堂外紀/卷10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目錄 堯山堂外紀
Arrow l.svg上一卷 卷百 全書終

卷一百·國朝[编辑]

倭國[编辑]

〔吳自泰伯至夫差二十五世,勾踐滅吳,其子孫支庶,入海為倭,故《通鑑前編》注云:「今日本國,吳泰伯之後。」。 〕

國初嘗欲徵倭,其國王遣使嗐哩嘛哈奉表乞降,上問:「倭國風俗如何?」嗐哩嘛哈以詩答曰:「國比中原國,人如上古人。衣冠唐制度,禮樂漢君臣。銀甕蒭新酒,金刀膾細鱗。年年三二月,桃李一般春。」

  成化甲午,倭人入貢,見蜀葵花不識,問何名?人紿之曰:「此一丈紅也。」其人以紙狀其花,題云:「花於木槿花相似,葉與芙容葉一般。五尺闌干遮不盡,尚畱一半與人看。」

  正德間,有日本國使者經西湖,題詩云:「昔年曾見此湖圖,不信人間有此湖。今日打從湖上過,畫工還欠著工夫。」

  倭人入貢,每艤舟定海通津橋,時防閑之法頗嚴,賦絕句云:「棄子拋妻到大唐,將軍何事苦相防?通津橋上團團月,天地無私一樣光。」

嘉靖間,倭子從終興雨中往曹娥江,賦詩曰:「渺渺茫茫浪潑天,霏霏拂拂雨和煙。蒼蒼翠翠山遮寺,白白紅紅花滿川。整整齊齊沙上鴈,來來往往渡頭船。行行坐坐看無盡,世世生生作話傳。」又:「天連泗水水連天,煙鎖孤村村鎖煙。樹繞藤蘿蘿繞樹,川通巫峽峽通川。酒迷醉客客迷酒,船送行人人送船。此會應難難會此,傳今話古古今傳。」

  萬曆二年三月,倭子三人同一破船漂至登州府。其一能詩,是日雨雪,登守就出為題,倭即寫云:「一夜東風勝北風,鵞毛飛亂滿長空。梨花樹上白加白,桃杏枝頭紅不紅。鶯問幾時能出谷,燕愁何日化泥營!寒冰鎖住鞦𩌷架,路阻行人去不通。」

安南[编辑]

〔古交趾,其國人之足大指交,故名。 〕

  交趾王原姓陳氏,後有黎季厘者,江西人,幼時販至其國,登岸時,見沙上有字云「廣寒宮裡一枝梅。」厘後夤緣得官。一日,陳王避暑於清暑殿前,有桂千樹,王出對云:「清暑殿前千樹桂。」群臣皆未對,厘憶沙上所見,遂以對之,王大驚曰:「子何以知吾宮中事?」厘以實告,王曰:「此天數也。」蓋王有女名一枝梅,建廣寒宮以處之也。遂配之。

弘治間,安南使過吉水,《吊文丞相》詩曰:「吉水江頭繫客舟,緬懷丞相舊風流。堂堂大義勤王日,竺耿孤忠就死秋。北伐自期終复漢,東征誰謂竟亡周?一身獨任網常責,肯戴南冠學楚囚?」

  交趾使遊京師、西湖,賦一絕曰:「一株楊柳幾花,醉飲西湖賣酒家。我國繁華不如此,春來遍地是桑麻。」

嘉靖初,都御史毛伯溫徵安南,其國王以《萍詩》諷云:「錦鱗密砌不容針,帶葉連根不計深。常與白雲爭水面,豈容明月墜波心?千層浪打誠難破,萬陣風顛永不沉。多少魚龍藏未見,太公無計下鉤尋。」毛伯溫依韻答之云:「隨田逐水冒𥠚針,到底原來種不深。空有根苗空有葉,敢生枝節敢生心?寧知聚處焉知散,但識浮時不識沉。大抵中天風勢惡,掃歸湖海竟無尋。」國王見詩大驚,由是貢服。

  交南莫登庸稱降,遣侄文明赴京,事畢瀕回,辭兵部雲,言不能達意。遂上一啟。乃同行阮文泰所撰。文泰,其國以狀元及第者。詞曰:「乾坤發育萬物,必資六子以成其功。聖人統御萬邦,必籍六曹以宣其教。上下一理,古今同符。文明等抱本投降,赴京伺命。駪駪周隰,風霜靡憚於馳驅;蕩蕩堯天,雲日第厪於就望。孚顒正切,驚惕殊深。恭惟兵曹鈞座了,量度包荒,忠形納約。上俾帝介,宏推一世之仁;外溥海隅,咸遂並生之願。文明等觀光伊邇,受賜良多。車製指南,欣覿遣還之禮;心存拱北,敢忘造命之恩。」

占城[编辑]

〔地在交趾南,濱海,古越裳氏。 〕

占城使人入貢詩,其《初發》云:「行盡河橋柳色邊,片帆高掛遠朝天。未行先識歸心早,應是燕山有杜鵑。」其《楊州對客》云:「三月維楊富風景,暫畱佳客與同床。黃昏二十四橋月,白髮三千餘文霜。玉句詩聞賢太守,紅蓮書寄好文章。欲尋何遜舊東閣,落盡梅花空斷腸。」其《江樓畱別》云:「青嶂俯樓樓俯渡,遠人送客此經過。西風楊子江邊柳,落葉不如離思多。」

Arrow l.svg上一卷 全書終
堯山堂外紀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