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山堂外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堯山堂外紀
作者:蔣一葵 明


堯山堂外紀顛末[编辑]

  余生起未燥,先府君小山翁見背,母袁孺人齋素奉佛闢經以供朝夕,課賤兄弟​​讀舉子書。家每赤貧,歲又大祲,米不可得食,食麥。孺人私啖麩,而以面啖賤兄弟,不使賤兄弟知也。時余才六齡,家兄春甫亦僅十齡爾已。余聰穎故遜家兄而善強記,然氣故孟浪,舉子書不喜,喜《齊諧》諸書,見輒津津有味乎其言之惟恐易盡,蓋年十一二時而所覽睹多矣。家無書,得諸尾生十九。有蓄異書者,徒步數十里外求,必得之。然善愛護書,人不靳與。每乞一編歸,窮日之力閱之,夜則就佛前長明燈,閱畢,乃已漏下二十刻,漸有睡思,余強睜兩睛,而家兄噀以火煙,令不至盹,以此目力耗於火光,今遂盲於夜讀。年十五,即挾一經糊口四方,交道日廣,見聞日益博,而童時之癖滋甚。間嘗謂,前代騷人墨士,負有當世重名,其所著撰,琳琳琅琅,膾炙人口,顧稍涉俳諧,見謂無關世教,輒為高頭巾先生唾棄,往往湮滅不傳,尚論者無從窺豹一斑,深可惋惜。夫蟲唫鳥鳴,總屬天籟,矧出自錦腸繡腹者乎?愛命童子以奚囊隨,會解頤處,則以片楮錄之。載有正集不錄,錄散見於稗官野史不經人見也者。歲久,夤次成帙,命曰《堯山堂外紀》。堯山堂,余讀書堂,名曰堯山,志先君之思也。日月騷尋,年且及強,而復得補第子員。又三年,乃獲收於鄉剡,而孺人不及待矣。嗚呼!痛心哉!倘余能念母氏啖麩課讀之心,以廿年無用精神,畢用之乎舉子書,則何業弗精者?庶幾早有成立,俾母氏得受一日之養,可免為天地問罪人!竟溺於宋景文之好,因循以有今日,致身不早,風木徒悲,何嗟及矣!於是取前所錄,悉付之祖龍矣,勿以賊夫人之子!蓋甲午九月也。戊戍南還,過白下,見市中有粥是書者,驚汗浹背,亟追其故,則書賈從奚童購得副墨,以授剞劂,殆是甲午前事雲。業既流布,不能禁使不行,徒傷雅道,且悖孝思,因摭其顛末,以暴余過,用諗夫罪我者。

  是歲秋九月石原居士蔣仲舒書於天界寺中。

目錄[编辑]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