堯峰文鈔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 堯峰文鈔 卷第一2
清 汪琬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林佶寫刊本
卷第二2

堯峯文鈔卷一            門人𠊱官林佶編

 騷一首

  反招隱辭幷序

予居堯峯二年矣客有勸予出者應之曰僕病未能也因作此辭

以見志

山高高兮湖之瀕靄青蒼兮無冬春輕雲兮冉冉淺瀨兮粼粼晝

悲吟兮謝豹夕叫嘯𠔃王孫山中之樹𠔃有桂紛糾枝𠔃團葢蕐

開兮蕐落森窅窊兮歲歲羙一人兮顔如華遥卜築兮山之阿葯

房兮蘭棟繚之兮薜蘿驂吾駕於層喦兮弭吾節乎㴱谷酌乳泉

以礪齒兮屑雲子以果腹歲將晏兮孰與偕鄰蝯猱兮友麋鹿歎

鳯皇之在笯兮與騏驎之受軛曾不如山中之閴𡧯兮又何羨乎

組紱攀桂樹兮幽復幽聊延佇兮襍嬉游吁嗟乎山中兮孰云不

可以久留

 賦一首

  醜女賦

姑胥之間具區之側爰有醜女爲狀甚奇舉世少匹嫫母瘤后庶

㡬髣髴廣頥雄顙肥皮癡骨鼻齃口哆蛾濃頟突朱脣凝煤素肌

傅桼兩眸昏昏寡黑多白腰細數圍足纎盈尺立則痀僂行則傾

仄含詞將吐薉氣先襲雖極筆舌之形容曾未殫其六七然且不

蠶不饁不組不紃旣陋且滛不煤呈身衪修袂曳長巾招揺里閭

倚徙市門行歩所及羣然駭焉雞飛拍拍犬吠狺狺顧猶未喻其

醜也而高自儗於妖治之倫哂先施排𡗝光狎陽文陵毛嬙偏挑

少艾目許神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如逺如近若迎若將俛影弄態其醜彌章行路畏

之褰衣不顧嘲誚竝作笑咍文互年逾三十孑然如故欲男不得

訖於遲暮嗚呼噫嘻此豈未笄之子寡居之婦待聘而徃守貞而

處者邪於是怊悵陽春㫄皇中夜或擁衾以長嗟或撫鏡而微訴

既愁㴱而貯怨亦羨甚而萌妒語曰美女者惡女之仇良有由也

 雜著五首

  理財當審盈絀之埶積貯宜酌通久之規等事題本覆稿

   題本不用此稿

臣等看得科臣汪某䟽稱天下各項錢糧一年止得銀一千九百

六十萬兩天下兵餉共該銀二千四百萬兩盡一歲所入已缺銀

四百萬兩而八旗兵餉 王以下各滿官幷京官外官俸銀共二

百零八萬餘兩其祭祀營繕匪頒賚予征討出師等費不與云云

查臣部錢糧入不敷出已於四月二十日具有錢糧不敷兵餉缺

額等事一䟽將十七年歲入若干撥充兵餉若干支用若干不敷

若干逐一開明具題恭呈 御覽無容復議又䟽稱京通倉厫見

在漕米四百萬石十七年起運十六年漕糧三百萬石新舊共七

百萬石每年 王以下八旗披甲支米一百四十萬石尚餘五百

六十萬石足支十八十九二十二十一年之用是有五年之蓄請

將應運漕米三年折一年云云查京八倉見在稉粟米一百三十

五萬三千一百五十八石零通三倉見在稉粟米一百二十八萬

石零二處共實在米二百六十三萬三千一百五十八石零此各

倉米數之大凡也十六年分漕糧除湖廣久經留充兵餉外約稉

粟米三百零二萬五千二百三十五石零再除江南省題留三十

萬石江西省改折三十萬四千七百三十一石十七年𧺫運淨該

米二百四十二萬五百石此各省運數之大凡也新舊共止米五

百零五萬三千六百五十八石除每年 王以下并八旗披甲人

役各衙門皂書太監匠役等項共該支米一百五十八萬二千七

百八十八石尚餘米三百四十七萬八百七十石僅足支十八十

九兩年爾今科臣條議改本為折誠從軍 國起見與臣等所題

用意畧同但積儲為天下大命京師根本之地所需漕糧𨵿係甚

重臣部祇因錢糧匱乏已極萬不得已始議改折一百萬石本出

一時權宐若定三年折一之例設有水旱灾荒西北要地緩急何

恃且各省米不𧺫運必至壅積糓賤傷農亦復可慮又停運一年

船隻廢置不修河道淤塞不濬次年必大費収拾今議暫將十八

年起運十七年漕糧除臣部請改折一百萬石外應如科臣所請

再折一百萬石以濟軍需至䟽稱改折漕糧三百萬石每石銀一

兩四錢共該銀四百二十萬兩通漕糧船一萬隻每船運丁十二

名每名月支米一石該糧一百四十四萬石該折銀二百一萬六

千兩每船行糧三十六石該糧三十六萬石該折銀五十萬四千

兩又易米折蓆輕賫等銀四十萬兩倂省造船挑閘修厫諸費通

計改折一年共約得銀八百餘萬兩云云查十七年漕糧止有二

百四十餘萬石臣部題定稉米每石折銀一兩四錢粟米每石折

銀一兩二錢多寡不等其通漕糧船共止七千六百七十四隻運

丁或十名十一名十二名不等共止八萬四千八百二十九名每

年支行糧半年月糧一年本色折色不等本色之中行糧每名月

支自四斗五升起至六斗止月糧每名月支自九斗𧺫至一石止

共米五十六萬八千四百二十一石折色之中行糧每石折銀自

五錢起至一兩止共銀四十一萬二千八百六十餘兩此臣部見

行則例也臣等今將行月正耗幷易米折蓆輕賫各項欵通盤打

筭改折一年不能如科臣所議之數應俟奉 旨後查照漕規請

 敕漕撫酌議應折地方米價倂各項款造𠕋題報可也

  請申嚴就近撥餉之制以無悞軍需事題本覆稿康熈七年

   二月題

臣等看得科臣劉某䟽稱黔省需餉四十餘萬兩不過數府錢糧

已足乃部撥江南江西地丁又撥兩浙及上元等八縣鹽課倂本

省襍項銀兩既不就近又太零星云云查各省最近貴州者莫如

湖廣但湖廣錢糧先行儘解雲南則就近省分别無可協惟有江

西江南較之別省距貴州差為不逺是以將江西省銀十三萬兩

江南省銀十七萬兩解濟先經臣部於正月撥餉時題明在案是

不可謂之逺撥也至於原撥襍項銀五千餘兩乃是以本省錢糧

充本省之用倘不許撥給本省則此項銀兩當於何處支銷是亦

不可謂之零星也其兩浙及上元等項鹽課銀十五萬兩繋黔撫

羅繪錦於上年十二月題請撥給見銀臣部欲撥七年分錢糧祇

𢙢𧺫解遲悞遂將六年所存鹽課俱屬撥賸見銀限文到速解隨

㨿報解全完是俱不可謂之逺撥并不可謂之零星也又䟽稱嗣

後撥餉通計本省需餉若干即將鄰省錢糧盡數撥給如有不足

再撥他省云云查雲貴兩廣協餉臣部將湖廣江西江南河南等

處附近錢糧𣲖撥福建協餉將江浙附近錢糧派撥四川協餉將

山陜附近錢糧𣲖撥此後倘有災𮎰缺額等項始將各省不拘何

項見銀撥補每年正月逐一開列具題在案又䟽稱州縣錢糧一

經撥餉例於正月開徴今以一省錢糧盡行撥訖必至催科嚴𢚩

協餉原以兩限完解合無以二三限解足便民云云查協餉原限

四月内完三分之二八月内全完今又定限四月内完一半九月

内全完此三五六七八等月原聽各該督撫陸續徴收報解總以

照限解足為期此繋臣部見行事例與科臣條奏約畧相同應仍

照例行可也

  復讐議幷序

河南廵按御史覆奏部民張潮兒手格殺其族兄生員三春辠當

死 詔法司核議而潮兒口SKchar中嘗言其母先為三春所殺於是

該司員外郎汪琬以為當下御史再審故議之議曰

復讎之議載於周官禮記春秋見於陳子昻韓愈柳宗元王安石

之文者詳矣吾不敢復勦其辭惟以 國家之律明之律曰若祖

父母父母被殺而子孫擅殺行兇人者杖六十注以爲不告官者

又曰其即時殺死者勿論注以爲少遲即以擅殺論由此觀之凡

有祖父母父母之讎雖積至於久逺而後報皆得謂之遲皆可援

擅殺以斷者也顧獨不許潮兒之復母讎得毋太苛矣乎一命一

扺此刑部現行則例也人既殺潮兒之母而必欲潮兒母子殉兩

命以當之其失律意明矣今議者曰潮兒未嘗告官則口SKchar恐不

可信夫當潮兒具招之日有司曾不之詰及其申解之日御史曾

不之駁彼口SKchar之眞偽法司亦安從知之哉且吾非欲遂釋潮兒

之死也僅僅下御史再審而已萬一再審之後而其情可原其辠

可雪吾將援此擅殺之條以求爲 國家活一孝子則法司之所

全不更多邪議者曰潮兒既欲復讎何不即時殺之此大不然吾

嘗見被𥚽之家穉子寡女門户單弱者有矣其上或壓於𫝑力其

次或格於賄財苟有復讎之心不得不乘間伺便以圖之苟無其

𨻶雖積至於久逺而推原律意皆得寛之爲遲又何間於數年内

外㢤律曰辠人本犯應死而擅殺者杖一百今以三春之狠戾敢

於殺其族母是亦應死無疑矣此時設有㫄觀者若張氏之親屬

能代潮兒誅之辠亦止於杖一百而已况爲潮兒者乎使果能復

其母讐而又不以減死論不可謂法之平也議者又曰柰經屢赦

何夫復讐不可以赦言也赦者 國家所以矜全有罪而非孝子

慈孫不忍其親者之所欲也今必以此辠潮兒不㡬與於行兇之

甚㢤故吾謂斷是獄者但當窮其口SKchar所從來不當問赦前與赦

後也吾又嘗求赦文觀之惟誤殺者赦他若謀殺故殺皆不赦吾

不知三春所犯爲合誤殺律乎抑合謀殺故殺律乎果當赦乎抑

不當赦乎皆非法司所得而懸斷也洵如吾說使得下御史再審

不過煩本部之題請與有司之追勘耳此其事易若反掌而所全

實多若憚題請追勘之勞而甘自處於失入爲法吏者夫亦勿之

思矣

  汪姓緣起考

按越國公行狀汪姓其先汪𦬆氏之後或言魯成公支子食采於

汪因氏焉羅鄂州汪王廟考實曰氏族之書皆以汪姓出汪㒺氏

亦曰汪𦬆孔子所謂漆姓守封嵎之山者在虞夏商為汪㒺氏於

周為長狄於春秋時為大人又海外西山經有汪野李善以為汪

氏國在西海外然則汪㒺其氏而汪野其國也顧所居距中國遼

逺而哀公時魯乃有汪錡者死齊難為聖人所褒竊嘗以汪㒺之

人世皆長大號十倍僬僥氏春秋間葢嘗一至矣兄弟四人各適

一國以死其適魯者曰僑如魯之亞卿以名其子而太史公又志

其藏以為異然則所謂汪㒺之後者何從而容於魯乎藉令在魯

雖傳數世其質尚當與常人異孔子之荅吳客何至近舍本國之

汪而逺稱封嵎之長狄大人為證乎羅說甚辨故吾汪當從姬姓

裔為正又按舊譜魯成公庶子生而有文在其手左水右王故名

曰汪其後子孫遂氏之竊疑春秋時諸侯命大夫之族於是大夫

有以王父字為氏者在魯如展氏臧孫氏孟孫叔孫季孫氏之𩔖

是也不聞氏王父名者周人以諱事神逮事王父則諱王父名安

敢取以為氏魯君亦不當以此命大夫也至若季公鉏之後為公

鉏氏伍員之後為員氏此皆後世不知禮者所為春秋時不當然

也故吾汪氏之得姓當從食采為正葢始則以采地為氏⿰糹⿱𢆶匹則以

氏為姓也

  文戒示門人

昌明博大盛世之文也煩促破碎衰世之文也顚倒誖謬亂世之

文也今幸值右文之時而後生為文往往昧於辭義叛於經旨專

以新竒可喜囂然自命作者嗟乎人文與天文地文一也日月星

辰天之文也山川草木地之文也假令如日夜出兩月竝見日中

見斗又令山湧川鬭桃冬花李冬實夫豈不震耀耳目超於常見

習聞之外其可喜孰甚焉而經史書之不曰新而曰妖不曰竒而

曰變然則今之作者專主於新奇可喜倘亦曾南豐所謂亂道朱

晦翁所謂文中之妖與文中之賊是也僕竊憂之而一二小子輩

方且詆僕言為老狂故不敢以告他人所願諸同志戒之而已其

有及僕之門而志或不同者僕亦不敢以告也






  康熈辛未六月乙丑於檇李寓廬錄林佶謹識

堯峯文鈔卷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