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侯常侍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夏侯常侍誄
作者:潘岳 西晉
文選卷57潘黃門集

  夏侯湛,字孝若,譙人也。少知名,弱冠辟太尉府,賢良方正徵,仍為太子舍人,尚書郎,野王令,中書郎,南陽相。家艱乞還。頃之,選為太子僕,未就命而世祖崩。天子以為散騎常侍,從班列也。春秋四十有九,元康元年夏五月壬辰,寢疾卒于延喜里第。嗚呼哀哉!乃作誄曰:


禹錫玄珪,實曰文命。克明克聖,光啟夏政。
其在于漢,邁勳惟嬰。思弘儒業,小大雙名。
顯祖曜德,牧兗及荊。父守淮岱,治亦有聲。
英英夫子,灼灼其俊。飛辯摛藻,華繁玉振。
如彼隨和,發彩流潤。如彼錦繢,列素點絢。
人見其表,莫測其裏。徒謂吾生,文勝則史。
心照神交,唯我與子。且歷少長,逮觀終始。
子之承親,孝齊閔參。子之友悌,和如瑟琴。
事君直道,與朋信心。雖實唱高,猶賞爾音。

弱冠厲翼,羽儀初升。公弓既招,皇輿乃徵。
內贊兩宮,外宰黎蒸。忠節允著,清風載興。
泱彼樂都,寵子惟王。設官建輔,妙簡邦良。
用取喉舌,相爾南陽。惠訓不倦,視民如傷。
乃眷北顧,辭祿延喜。余亦偃息,無事明時。
疇昔之遊,二紀于茲。班白攜手,何歡如之!
居吾語汝,眾實勝寡。人惡雋異,俗疵文雅。
執戟疲楊,長沙投賈。無謂爾高,恥居物下。
子乃洗然,變色易容。慨焉嘆曰:道固不同。
為仁由己,匪我求蒙。誰毀誰譽?何去何從?
莫涅匪緇,莫磨匪磷。予獨正色,居屈志申。
雖不爾以,猶致其身。獻替盡規,媚茲一人。
讜言忠謀,世祖是嘉。將僕儲皇,奉轡承華。
先朝末命,聖列顯加。入侍帝闈,出光厥家。
我聞積善,神降之吉。宜享遐紀,長保天秩。
如何斯人,而有斯疾。曾未知命,中年隕卒。嗚呼哀哉!

唯爾之存,匪爵而貴。甘食美服,重珍兼味。
臨終遺誓,永錫爾類。斂以時襲,殯不簡器。
誰能拔俗,生盡其養?孰是養生,而薄其葬?
淵哉若人!縱心條暢。傑操明達,困而彌亮。
柩輅既祖,容體長歸。存亡永訣,逝者不追。
望子舊車,覽爾遺衣。愊抑失聲,迸涕交揮。
非子為慟,吾慟為誰?嗚呼哀哉!

日往月來,暑退寒襲。零露沾凝,勁風淒急。
慘爾其傷,念我良執。適子素館,撫孤相泣。
前思未弭,後感仍集。積悲滿懷,逝矣安及!嗚呼哀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