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西域記/0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大唐西域記
◀上一卷 卷第五 六國 下一卷▶


○羯若鞠阇國

羯若鞠阇國周四千餘里。國大都城西臨殑伽河,其長二十餘里,廣四五里。城隍堅峻,臺閣相望,花林池沼,光鮮澄鏡。異方奇貨,多聚於此。居人豐樂,家室富饒。花果具繁,稼穡時播。氣序和洽,風俗淳質。容貌妍雅,服飾鮮綺。篤學遊藝,談論清遠。邪正二道,信者相半。伽藍百余所,僧徒萬余人,大小二乘,兼功習學。天祠二百余所,異道數千余人。

一、國號由來

羯若鞠阇國人長壽時,其舊王城號拘蘇磨補邏,(唐言花宮。)王號梵授,福智宿資,文武允備,威懾贍部,聲震鄰國。具足千子,智勇弘毅,復有百女,儀貌妍雅。時有仙人居殑伽河側,棲神入定,經數萬歲,形如枯木,遊禽棲集,遺尼拘律果於仙人肩上,暑往寒來,垂蔭合拱。多歷年所,從定而起,欲去其樹,恐覆鳥巢,時人美其德,號大樹仙人。仙人寓目河濱,遊觀林薄,見王諸女相從嬉戲,欲界愛起,染著心生,便詣花宮,欲事禮請。王聞仙至,躬迎慰曰:「大仙棲情物外,何能輕舉?」仙人曰:「我棲林藪,彌積歲時,出定遊覽,見王諸女,染愛心生,自遠來請。」王聞其辭,計無所出,謂仙人曰:「今還所止,請俟嘉辰。」仙人聞命,遂還林藪。王乃歷問諸女,無肯應娉。王懼仙威,憂愁毀悴。其幼稚女候王事隙,從容問曰:「父王千子具足,萬國慕化,何故憂愁,如有所懼?」王曰:「大樹仙人幸顧求婚,而汝曹輩莫肯從命。仙有威力,能作災祥,倘不遂心,必起瞋怒,毀國滅祀,辱及先生。深惟此禍,誠有所懼。」稚女謝曰:「遺此深憂,我曹罪也。願以微軀,得延國祚。」王聞喜悅,命駕送歸。既至仙廬,謝仙人曰:「大仙俯方外之情,垂世間之顧,敢奉稚女,以供灑掃。」仙人見而不悅,乃謂王曰:「輕吾老叟,配此不妍。」王曰:「歷問諸女,無肯從命。唯此幼稚,願充給使。」仙人懷怒,便惡咒曰:「九十九女,一時腰曲,形既毀弊,畢世無婚。」王使往驗,果已背傴。從是以後,便名曲女城焉。

二、戒日王世系及即位治績

今王,本吠奢種也,字曷利沙伐彈那,(唐言喜增。)君臨有土,二世三王。父字波羅羯羅伐彈那,(唐言光增。)兄字曷邏阇伐彈那。(唐言王增。)王增以長嗣位,以德治政。時東印度羯羅拿蘇伐剌那(唐言金耳。)國設賞迦王(唐言月。)每謂臣曰:「鄰有賢主,國之禍也。」於是誘請,會而害之。人既失君,國亦荒亂。時大臣婆尼,(唐言辯了。)職望隆重,謂僚庶曰:「國之大計,定於今日。先王之子,亡君之弟,仁慈天性,孝敬因心,親賢允屬,欲以襲位。於事何如?各言爾誌。」眾鹹仰德,嘗無異謀。於是輔臣執事鹹勸進曰:「王子垂聽,先王積功累德,光有國祚。嗣及王增,謂終壽考,輔佐無良,棄身讎手,為國大恥,下臣罪也。物議時謠,允歸明德。光臨土宇,克復親讎,雪國之恥,光父之業,功孰大焉?幸無辭矣!」王子曰:「國嗣之重,今古為難,君人之位,興立宜審。我誠寡德,父兄遐棄,推襲大位,其能濟乎?物議為宜,敢忘虛薄?今者殑伽河岸,有觀自在菩薩像,既多靈鑒,願往請辭。」即至菩薩像前,斷食祈請。菩薩感其誠心,現形問曰:「爾何所求,若此勤懇?」王子曰:「我惟積禍,慈父雲亡;重茲酷罰,仁兄見害。自顧寡德,國人推尊,令襲大位,光父之業。愚昧無知,敢希聖旨!」菩薩告曰:「汝於先身,在此林中為練苦苾芻,而精勤不懈。承茲福力,為此王子。金耳國王既毀佛法,爾紹王位,宜重興隆,慈悲為誌,傷湣居懷,不久當王五印度境。欲延國祚,當從我誨,冥加景福,鄰無強敵。勿升師子之座,勿稱大王之號。」於是受教而退,即襲王位,自稱曰王子,號屍羅阿叠多。(唐言戒日。)於是命諸臣曰:「兄讎未報,鄰國不賓,終無右手進食之期。凡爾庶僚,同心戮力!」遂總率國兵,講習戰士。象軍五千,馬軍二萬,步軍五萬,自西徂東,征伐不臣。象不解鞍,人不釋甲,於六年中,臣五印度。既廣其地,更增甲兵,象軍六萬,馬軍十萬。垂三十年,兵戈不起,政教和平,務修節儉,營福樹善,忘寢與食。令五印度不得啖肉,若斷生命,有誅無赦。於殑伽河側建立數千窣堵波,各高百余尺。於五印度城邑、鄉聚、達巷、交衢,建立精廬,儲飲食,止醫藥,施諸羈貧,周給不殆。聖跡之所,並建伽藍。五年一設無遮大會,傾竭府庫,惠施群有,惟留兵器,不充檀舍。歲一集會諸國沙門,於三七日中,以四事供養,莊嚴法座,廣飾義筵,令相榷論,校其優劣,褒貶淑慝,黜陟幽明。若戒行貞固,道德純邃,推升師子之座,王親受法;戒雖清凈,學無稽古,但加敬禮,示有尊崇;律儀無紀,穢德已彰,驅出國境,不願聞見。鄰國小王、輔佐大臣,殖福無怠,求善忘勞,即攜手同座,謂之善友。其異於此,面不對辭,事有聞議,通使往復。而巡方省俗,不常其居,隨所至止,結廬而舍。唯雨三月,多雨不行。每於行宮日修珍饌,飯諸異學,僧眾一千,婆羅門五百。每以一日分作三時,一時理務治政,二時營福修善,孜孜不倦,竭日不足矣。

三、玄奘會見戒日王

初,受拘摩羅王請白,自摩揭陁國往迦摩縷波國。時戒日王巡方在羯朱嗢祇邏國,命拘摩羅王曰:「宜與那爛陁遠客沙門速來赴會。」於是隧與拘摩羅王往會見焉。戒日王勞苦已曰:「自何國來,將何所欲?」對曰:「從大唐國來,請求佛法。」王曰:「大唐國在何方?經途所亙,去斯遠近?」對曰:「當此東北數萬餘里,印度所謂摩訶至那國是也。王曰:「嘗聞摩訶至那國有秦王天子,少而靈鑒,長而神武。昔先代喪亂,率土分崩,兵戈競起,群生荼毒,而秦王天子早懷遠略,興大慈悲,拯濟含識,平定海內,風教遐被,德澤遠洽,殊方異域,慕化稱臣。氓庶荷其亭育,咸歌《秦王破陣樂》。聞其雅頌,於茲久矣。盛德之譽,誠有之乎?大唐國者,豈此是耶?」對曰:「然。至那者,前王之國號;大唐者,我君之國稱。昔未襲位,謂之秦王;今已承統,稱曰天子。前代運終,群生無主,兵戈亂起,殘害生靈。秦王天縱含弘,心發慈湣,威風鼓扇,群兇殄滅,八方靜謐,萬國朝貢。愛育四生,敬崇三寶,薄賦斂,省刑罰,而國用有余,氓俗無宄,風猷大化,難以備舉。」戒日王曰:「盛矣哉!彼土群生,福感聖主。」

四、曲女城法會

時戒日王將還曲女城設法會也,從數十萬眾,在殑伽河南岸。拘摩羅王從數萬之眾,居北岸。分河中流,水陸並進。二王導引,四兵嚴衛,或泛舟,或乘象,擊鼓鳴螺,拊弦秦管。經九十日,至曲女城,在殑伽河西大花林中。是時諸國二十余王先奉告命,各與其國髦俊沙門及婆羅門、群官、兵士,來集大會。王先於河西建大伽藍。伽藍東起寶臺,高百余尺,中有金佛像,量等王身。臺南起寶壇,為浴佛像之處。從此東北十四五里,別築行宮。是時,仲春月也。從初一日以珍味饌諸沙門、婆羅門,至二十一日。自行宮屬伽藍,夾道為閣,窮諸瑩飾,樂人不移,雅聲遞秦。王於行宮出一金像,虛中隱起,高余三尺,載以大象,張以寶幰。戒日王為帝釋之服,執寶蓋以左侍,拘摩羅王作梵王之儀,執白拂而右侍。各五百象軍,被鎧周衛,佛像前後各百大象,樂人以乘,鼓秦音樂。戒日王以真珠雜寶及金銀諸花,隨步四散,供養三寶。先就寶壇,香水浴像。王躬負荷,送上西臺,以諸珍寶、憍奢耶衣數十百千,而為供養。是時唯有沙門二十余人預從,諸國王為侍衛。饌食已訖,集諸異學,商榷微言,抑揚至理。日將曛暮,回駕行宮。如是日送金像,導從如初,以至散日。

其大臺忽然火起,伽藍門樓煙焰方熾。王曰:「罄舍國珍,奉為先王,建此伽藍,式昭勝業,寡德無祐,有斯災異,咎征若此,何用生為!」乃焚香禮請而自誓曰:「幸以宿善,王諸印度,願我福力,禳滅火災,若無所感,從此喪命!」尋即奮身,跳履門閫,若有撲滅,火盡煙消。諸王睹異,重增祗懼。已而顏色不動,辭語如故,問諸王曰:「忽此災變,焚燼成功,心之所懷,意將何謂?」諸王俯伏悲泣,對曰:「成功勝跡,冀傳來葉,一旦灰燼,何可為懷?況諸外道,快心相賀!」王曰:「以此觀之,如來所說誠也。外道異學守執常見,惟我大師無常是誨。然我檀舍已周,心願諧遂,屬斯變滅,重知如來誠諦之說,斯為大善,無可深悲。」

於是從諸王東上大窣堵波,登臨觀覽。方下階陛,忽有異人持刃逆王,王時窘迫,卻行進級,俯執此人,以付群官。是時群官惶遽,不知進救。諸王鹹請誅戮此人,戒日王殊無忿色,止令不殺。王親問曰:「我何負汝,為此暴惡?」對曰:「大王德澤無私,中外荷福。然我狂愚,不謀大計,受諸外道一言之惑,輒為刺客,首圖逆害。」王曰:「外道何故興此惡心?」對曰:「大王集諸國,傾府庫,供養沙門,熔鑄佛像。而諸外道自遠召集,不蒙省問,心誠愧恥。乃令狂愚,敢行兇詐。」於是究問外道徒屬。有五百婆羅門,並諸高才,應命召集,嫉諸沙門蒙王禮重,乃射火箭,焚燒寶臺,冀因救火,眾人潰亂,欲以此時殺害大王,既無緣隙,遂雇此人,趨隘行刺。是時諸王、大臣請誅外道,王乃罰其首惡,余黨不罪。遷五百婆羅門出印度之境。於是乃還都也。

五、曲女城附近諸佛跡

城西北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如來在昔於此七日說諸妙法。其側則有過去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復有如來發、爪小窣堵波。

說法窣堵波南,臨殑伽何,有三伽藍,同垣異門,佛像嚴麗,僧徒肅穆,役使凈人數千余戶。

精室寶函中有佛牙,長余寸半,殊光異色,朝變夕改。遠近相趨,士庶咸集,式修瞻仰,日百千眾。監守者繁其喧雜,權立重稅,宣告遠近:欲見佛牙,輸大金錢。然而瞻禮之徒,寔繁其侶。金錢之稅,悅以心競。每於齋日,出置高座,數百千眾,燒香散花,花雖盈積,牙函不沒。

伽藍前左右各有精舍,高百余尺,石基磚室。其中佛像,眾寶莊飾,或鑄金、銀,或熔鍮石。二精舍前各有小伽藍。

伽藍東南不遠,有大精舍,石基磚室,高二百余尺。中作如來立像,高三十余尺,鑄以鍮石,飾諸妙寶。精舍四周石壁之上,雕畫如來修菩薩行所經事跡,備盡鐫鏤。

石精舍南不遠,有日天祠。祠南不遠,有大自在天祠。並瑩青石,俱窮雕刻,規模度量,同佛精舍。各有千戶充其灑掃,鼓樂弘歌不舍晝夜。

大城東南六七里,殑伽河南,有窣堵波,高二百余尺,無憂王之所建也。在昔如來於此六月說身無常、苦、空、不凈。其側則有過去四佛坐及經行遺跡之所。又有如來發、爪小窣堵波,人有染疾,至誠旋繞,必得痊愈,蒙其福利。

六、納縛提婆矩羅城

大城東南行百餘里,至納縛提婆矩羅城,據殑伽河東岸,周二十餘里。花林清池,互相影照。

納縛提婆矩羅城西北,殑伽河東,有一天祠,重閣層臺,奇工異制。

城東五里有三伽藍,同垣異門,僧徒五百余人,並學小乘說一切有部。伽藍前二百余步,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基雖傾陷,尚高百余尺,是如來昔於此處七日說法。中有舍利,時放光明。其側則有過去四佛坐及經行遺跡之所。

伽藍北三四里,臨殑伽河岸,有窣堵波,高二百余尺,無憂王之所建也。昔如來在此七日說法,時有五百餓鬼來至佛所,聞法解悟,舍鬼生天。說法窣堵波側有過去四佛坐及經行遺跡之所。其側復有如來發爪窣堵波。

自此東南行六百餘里,渡殑伽河,南至阿逾陁國。(中印度境。)

○阿逾陁國

阿逾陁國周五千餘里。國大都城周二十餘里。谷稼豐盛,花果繁茂。氣序和暢,風俗善順,好營福,勤學藝。伽藍百有余所,僧徒三千余人,大乘小乘,兼功習學。天祠十所,異道寡少。

一、世親、勝受及佛遺跡

大城中有故伽藍,是伐蘇畔度菩薩(唐言世親。舊曰婆藪盤豆,譯曰天親,訛謬也。)數十年中於此制作大小乘諸異論。其側故基,是世親菩薩為諸國王、西方俊彥、沙門、婆羅門等講義說法堂也。

城北四五里,臨殑伽河岸大伽藍中,有窣堵波,高二百余尺,無憂王之所建也。是如來為天、人眾於此三月說諸妙法。其側窣堵波,過去四佛坐及經行遺跡之所。

伽藍西四五里,有如來發爪窣堵波。發爪窣堵波北,伽藍余趾,昔經部室利邏多(唐言勝受。)論師於此制造經部《毗婆沙論》。

二、無著與世親故事

城西南五六里,大庵沒羅林中有故伽藍,是阿僧伽(唐言無著)。菩薩請益導凡之處。無著菩薩夜升天宮,於慈氏菩薩所受《瑜伽師地論》、《莊嚴大乘經論》、《中邊分別論》等,晝為大眾講宣妙理。庵沒羅林西北百余步,有如來發爪窣堵波。其側故基,是世親菩薩從睹史多天下見無著菩薩處。無著菩薩,健馱邏國人也,佛去世後一千年中,誕靈利見,承風悟道,從彌沙塞部出家修學,頃之回信大乘。其弟世親菩薩於說一切有部出家受業,博聞強識,達學研機。無著弟子佛陁僧訶(唐言師子覺。)者,密行莫測,高才有聞。二三賢哲每相謂曰:「凡修行業,願覲慈氏,若先舍壽,得遂宿心,當相報語,以知所至。」其後師子覺先舍壽命,三年不報。世親菩薩尋亦舍壽,時經六月,亦無報命。時諸異學鹹皆譏誚,以為世親菩薩及師子覺流轉惡趣,遂無靈鑒。其後無著菩薩於夜初分,方為門人教授定法,燈光忽翳,空中大明,有一天仙乘虛下降,即進階庭敬禮無著。無著曰:「爾來何暮?今至何謂?」對曰:「從此舍壽命,往睹史多天慈氏內眾蓮花中生,蓮花才開,慈氏贊曰:『善來廣慧,善來廣慧。』旋繞才周,即來報命。」無著菩薩曰:「師子覺者,今何所在?」曰:「我旋繞時,見師子覺在外眾中,耽著欲樂,無暇相顧,詎能來報?」無著菩薩曰:「斯事已矣。慈氏何相?演說何法?」曰:「慈氏相好,言莫能宣。演說妙法,義不異此,然菩薩妙音,清暢和雅,聞者忘倦,受者無厭。」

無著講堂故基西北四十餘里,至故伽藍,北臨殑伽河,中有磚窣堵波,高百余尺,世親菩薩初發大乘心處。世親菩薩自北印度至於此也,時無著菩薩命其門人,令往迎候,至此伽藍,遇而會見。無著弟子止戶牖外,夜分之後,誦《十地經》,世親聞已,感悟追悔:「甚深妙法,昔所未聞,誹謗之愆,源發於舌,舌為罪本,今宜除斷。」即執銛刀,欲自斷舌。乃見無著住立告曰:「夫大乘教者,至真之理也,諸佛所贊,眾聖攸宗。吾欲誨汝,爾今自悟。悟其時矣,何善如之?諸佛聖教,斷舌非悔。昔以舌毀大乘,今以舌贊大乘,補過自新,猶為善矣。杜口絕言,其利安在?」作是語已,忽不復見。世親承命,遂不斷舌。旦詣無著,諮受大乘。於是研精覃思,制大乘論,凡百余部,並盛宣行。

從此東行三百餘里,渡殑伽河,北至阿耶穆佉國。(中印度境。)

○阿耶穆佉國

阿耶穆佉國周二千四五百里。國大都城臨殑伽河,周二十餘里。其氣序土宜,同阿逾陁國。人淳俗質,勤學好福。伽藍五所,僧徒千余人,習學小乘正量部法。天祠十余所,異道雜居。

城東南不遠,臨殑伽河岸,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高二百余尺,是如來昔於此處三月說法。其側則有過去四佛座有經行遺跡之所。復有如來發爪青石窣堵波。其側伽藍,僧徒二百余人,佛像莊飾,威嚴如在。臺閣宏麗,奇制郁起,是昔佛陀馱娑(唐言覺使。)論師於此制說一切有部《大毗婆沙論》。

從此東南行七百餘里,渡殑伽河南、閻牟那河北,至缽鑼耶伽國。(中印度境。)

○缽邏耶伽國

缽邏耶伽國周五千餘里。國大都城據兩河交,周二十餘里,稼穡滋盛,果木扶疏。氣序和暢,風俗善順。好學藝,信外道。伽藍兩所,僧徒寡少,並皆習學小乘法教。天祠數百,異道寔多。

一、如來遺跡及提婆故事

大城西南瞻博迦花林中,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基雖傾陷,尚百余尺。在昔如來於此處降伏外道。其側則有發爪窣堵波、經行遺跡。

發爪窣堵波側,有故伽藍,是提婆(唐言天)。菩薩作《廣百論》挫小乘、伏外道處。初,提婆菩薩自南印度至此伽藍,城中有外道婆羅門,高論有聞,辯才無礙,循名責實,反質窮辭。雅知提婆博究玄奧,欲挫其鋒,乃循名問曰:「汝為何名?」提婆曰:「名天。」外道曰:「天是誰?」提婆曰:「我。」外道曰:「我是誰?」提婆曰:「狗。」外道曰:「狗是誰?」提婆曰:「汝。」外道曰:「汝是誰?」提婆曰:「天。」外道曰:「天是誰?」提婆曰:「我。」外道曰:「我是誰?」提婆曰:「狗。」外道曰:「誰是狗?」提婆曰:「汝。」外道曰:「汝是誰?」提婆曰:「天。」如是循環,外道方悟。自時厥後,深敬風猷。

二、天祠及傳說

城中有天祠,瑩飾輪煥,靈異多端。依其典籍,此處是眾生植福之勝地也。能於此祠捐舍一錢,功逾他所惠施千金。復能輕生,祠中斷命,受天福樂,悠永無窮。天祠堂前有一大樹,樹葉扶疏,陰影蒙密。有食人鬼依而棲宅,故其左右多有遺骸。若人至此祠中,無不輕舍身命,既怵邪說,又為神誘,自古迄今,習謬無替。近有婆羅門,族姓子也,闊達多智,明敏高才,來至祠中,謂眾人曰:「夫曲俗鄙誌,難以導誘,吾方同事,然後攝化。」亦既登臨,俯謂友曰:「吾有死矣!昔謂詭妄,今驗其實,天仙伎樂依空接引,當從勝境捐此鄙形。」尋欲投身,自取殞絕,親友諫諭,其誌不移。遂布衣服,遍周樹下,及其自投,得全軀命。久而醒曰:「惟見空中諸天召命,斯乃邪雅神所引,非得天樂也。」

三、大施場及修苦行者

大城東,兩河交,廣十餘里,土地爽塏,細沙彌漫。自古至今,諸王豪族,凡有舍施,莫不至止,周給不計,號大施場。今戒日王者,聿修前緒,篤述惠施,五年積財,一旦傾舍,於其施場,多聚珍貨。初第一日,置大佛像,眾寶莊嚴,即持上妙奇珍,而以奉施。次常住僧,次見前眾,次高才碩學、博物多能,次外道學徒、隱淪肥遁,次鰥寡孤獨、貧窮乞人。備極珍玩,窮諸上饌,如是節級,莫不周施。府庫既傾,肥玩都盡,髻中明珠,身諸瓔珞,次第施與,初無所悔。既舍施已,稱曰:「樂哉!凡吾所有,已入金剛堅固藏矣。」從此之後,諸國君王各獻珍服。嘗不逾旬,府庫充仞。

大施場東合流口,日數百人自溺而死。彼俗以為欲求生天,當於此處絕粒自沈,沐浴中流,罪垢消滅。是以異國遠方,相趨萃止,七日斷食,然後絕命。至於山猿、野鹿,群遊水濱,或濯流而返,或絕食而死。當戒日王之大施也,有一彌猴,居河之濱,獨在樹下屏跡絕食,經數日後自餓而死。故諸外道修苦行者,於河中立高柱,日將旦也,便即升之,一手一足執柱端,躡傍杙,一手一足虛懸外申,臨空不屈,延頸張目,視日右轉,逮乎曛暮,方乃下焉。若此者,其徒數十,冀斯勤苦,出離生死,或數十年未嘗懈息。從此西南入大林中,惡獸野象,群暴行旅,非多徒黨,難以經涉。行五百餘里,至憍賞彌國。(舊曰拘睒彌國,訛也。中印度境。)

○憍賞彌國

憍賞彌國周六千餘里。國大都城周三十餘里。土稱沃壤,地利豐植,粳稻多,甘蔗茂。氣序暑熱,風俗剛猛。好學典藝,崇樹福善。伽藍十余所,傾頓荒蕪,僧徒三百余人,學小乘教。天祠五十余所,外道寔多。

一、刻檀佛像

城內故宮中有大精舍,高六十余尺,有刻檀佛像,上懸石蓋,鄔陀衍那王(唐言出愛。舊雲優填王,訛也。)之所作也。靈相間起,神光時照。諸國君王恃力欲舉,雖多人眾,莫能轉移,遂圖供養,俱言得真,語其源跡,即此像也。初,如來成正覺已,上升天宮,為母說法,三月不還。其王思慕,願圖形像。乃請尊者沒特伽羅子以神通力接工人上天宮,親觀妙相,雕刻旃檀。如來自天宮還也,刻檀之像起迎世尊,世尊慰曰:「教化勞耶?開導末世,寔此為冀。」

精舍東百余步,有過去四佛坐及經行遺跡之所。其側不遠,有如來井及浴室,井猶充汲,室以頹毀。

二、具史羅、世親、無著及諸遺跡

城內東南隅有故宅余趾,是具史羅(舊雲瞿師羅,訛也。)長者故宅也。中有佛精舍及發、爪窣堵波。復有故基。如來浴室也。

城東南不遠有故伽藍,具史羅長者舊園也。中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立,高二百余尺。如來於此數年說法。其側則有過去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復有如來發爪窣堵波。伽藍東南重閣上有故磚室,世親菩薩嘗住此中作《唯識論》,破斥小乘,難諸外道。伽藍東庵沒羅林中有故基,是無著菩薩於此作《顯揚聖教論》。

城西南八九里毒龍石窟,昔如來伏此毒龍,於中留影,雖則傳記,今無所見。其側有窣堵波,無憂無之所建也,高二百余尺。傍有如來經行遺跡及發、爪窣堵波,病苦之徒,求願多愈。

釋迦法盡,此國最後。故上自君王,下及眾庶,入此國境,自然感傷,莫不飲泣,悲嘆而歸。

三、迦奢布羅城及護法伏外道遺跡

龍窟東北大林中,行七百餘里,渡殑伽河,北至迦奢布羅城,周十餘里,居人富樂。城傍有故伽藍,惟余基址,是昔護法菩薩伏外道處。此國先王扶於邪說,欲毀佛法,崇敬外道。外道眾中召一論師,聰敏高才明達幽微者,作偽邪書千頌,凡三萬二千言,非毀佛法,扶正本宗。於是召集僧眾,令相榷論。外道有勝,當毀佛法;眾僧無負,斷舌以謝。是時僧徒懼有退負,集而議曰:「慧日已沈,法橋將毀,王黨外道,其可敵乎?事勢若斯,計將安出?」眾鹹默然,無豎議者。護法菩薩年在幼稚,辯慧多聞,風範弘遠,在大眾中揚言贊曰:「愚雖不敏,請陳其略。誠宜以我疾應王命。高論得勝,斯靈祐也;征議墮負,乃稚齒也。然則進退有辭,法僧無咎。」僉曰:「允諧。」如其籌策,尋應王命,即升論座。外道乃提頓綱網,抑揚辭義,誦其所執,待彼異論。護法菩薩納其言而笑曰:「吾得勝矣!將覆逆而誦耶?為亂辭而誦耶?」外道憮然而謂曰:「子無自高也。能領語盡,此則為勝,順受其文,後釋其義。」護法乃隨其聲調,述其文義,辭理不謬,氣韻無差。於是外道聞已,欲自斷舌。護法曰:「斷舌非謝,改執是悔。」即為說法,心信意悟。王舍邪道,遵崇正法。

護法伏外道側,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基雖傾陷,尚高二百余尺,是如來昔於此處六月說法。傍有經行之跡及發、爪窣堵波。

自此北行百七八十里,至鞞索(山格反)。迦國。(中印度境)

○鞞索迦國

鞞索迦國周四千餘里。國大都城周十六里。谷稼殷盛,花果具繁。氣序和暢,風俗淳質,好學不倦,求福不回。伽藍二十余所,僧眾三千余人,並學小乘正量部法。天祠五十余所,外道甚多。

一、大城附近諸遺跡

城南道左有大伽藍。昔提婆設摩阿羅漢於此造《識身論》,說無我人;瞿波阿羅漢作《聖教要實論》,說有我人。因此法執,遂深諍論。又是護法菩薩於此七日中摧伏小乘一百論師。伽藍側有窣堵波,高二百余尺,無憂王所建也,如來昔日六年於此說法導化。說法側有奇樹,高六七尺,春秋遞代,常無增減。是如來昔嘗凈齒,棄其遺枝,因植根柢,繁茂至今。諸邪見人及外道眾競來殘伐,尋生如故。其側不遠,有過去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復有如來發、爪窣堵波。靈基連隅,林沼交映。

從此東北行五百餘里,至室羅伐悉底國。(舊曰舍衛,訛也。中印度境。)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