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西域記/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大唐西域記
◀上一卷 卷第六 四國 下一卷▶


○室羅伐悉底國

室羅伐悉底國周六千餘里。都城荒頹,疆埸無紀。宮城故基周二十餘里,雖多荒圮,尚有居人。谷稼豐,氣序和。風俗淳質,篤學好福。伽藍數百,圮壞良多,僧徒寡少,學正量部。天祠百所,外道甚多。

一、勝軍王

此則如來在世之時,缽邏犀那恃多王(唐言勝軍。舊曰波斯匿,訛略也。)所治國都也。故宮城內有故基,勝軍王殿余址地。

次東不遠,有一故基,上建小窣堵波,昔勝軍王為如來所建大法堂也。法堂側不遠,故基上有窣堵波,是佛姨母缽邏阇缽底(唐言生主。舊雲波阇波提,訛也。)苾芻尼精舍,勝軍王之所建立。次東窣堵波,是蘇達多(唐言善施。舊曰須達,訛也。)故宅也。

二、指鬘舍邪處

善施長者宅側有大窣堵波,是鴦窶利摩羅(唐言指鬘。舊曰央掘摩羅,訛也。)舍邪之處。鴦窶利摩羅者,室羅伐悉底之兇人也。作害生靈,為暴城國,殺人取指,冠首為鬘。將欲害母,以充指數。世尊悲湣,方行導化。遙見世尊,竊自喜曰:「我今生天必矣。先師有教,遺言在茲,害佛殺母,當生梵天。」謂其母曰:「老今且止,先當害彼大沙門。」尋即仗劍往逆世尊。如來於是徐行而退,兇人指鬘疾驅不逮。世尊謂曰:「何守鄙誌,舍善本,激惡源?」時指鬘聞誨,悟所行非,因即歸命,求入法中,精勤不怠,證羅漢果。

三、逝多林給孤獨園

城南五六里有逝多林,(唐言勝林。舊曰祇陁,訛也。)是給孤獨園。勝軍王大臣善施為佛建精舍。昔為伽藍,今已荒廢。東門左右各建石柱,高七十余尺,左柱鏤輪相於其端,右柱刻牛形於其上,並無憂王之所建也。室宇傾圮,唯余故基,獨一磚室巋然獨在,中有佛像。昔者如來升三十三天,為母說法之後,勝軍王聞出愛王刻檀佛像,乃造此像。

善施長者仁而聰敏,積而能散,拯乏濟貧,哀孤恤老,時美其德,號給孤獨焉。聞佛功德,深生尊敬,願建精舍,請佛降臨。世尊命舍利子隨瞻揆焉,唯太子逝多園地爽塏。尋詣太子,具以情告。太子戲言:「金遍乃賣。」善施聞之,心豁如也,即出藏金,隨言布地。有少未滿,太子請留,曰:「佛誠良田,宜植善種。」即於空地,建立精舍。世尊即之,告阿難曰:「園地善施所買,林樹逝多所施,二人同心,式崇功業。自今已去,應謂此地為逝多林給孤獨園。」

四、如來洗病比丘處

給孤獨園東北有窣堵波,是如來洗病苾芻處。昔如來在世也,有病苾芻含苦獨處。世尊見而問曰:「汝何所苦?汝何獨居?」曰:「我性疏懶,不耐看病,故今嬰疾,無人瞻視。」如來是時湣而告曰:「善男子,我今看汝。」以手拊摩,病苦皆愈。扶出戶外,更易敷蓐,親為盥洗,改著新衣。佛語苾芻:「當自勤勵。」聞誨感恩,心悅身豫。

五、舍利弗與目連試神通處及諸佛遺跡

給孤獨園西北有小窣堵波,是沒特伽羅子運神通力舉舍利子衣帶不動之處。昔佛在無熱惱池,人天咸集,唯舍利子不時從會。佛命沒特伽羅往召來集。沒特伽羅承命而往,舍利子方補護法衣。沒特伽羅曰:「世尊今在無熱惱池,命我召爾。」舍利子曰:「且止,須我補竟,與子偕行。」沒特伽羅曰:「若不速行,欲運神力,舉爾石室至大會所。」舍利子乃解衣帶置地,曰:「若舉此帶,我身或動。」時沒特伽羅運大神通,舉帶不動,地為之震。因以神足還詣佛所,見舍利子已在會坐。沒特伽羅俯而嘆曰:「乃今以知神通之力不如智慧之力矣。」

舉帶窣堵波側不遠有井,如來在世,汲充佛用。其側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中有如來舍利。經行之跡,說法之處,並樹旌表,建窣堵波。冥祗警衛,靈瑞間起,或鼓天樂,或聞神香,景福之祥,難以備述。

六、伽藍附近三坑傳說

伽藍後不遠,是外道梵誌殺淫女以謗佛處。如來十力無畏,一切種智,人天宗仰,聖賢遵奉。時諸外道共相議曰:「宜行詭詐,眾中謗辱。」乃誘雇淫女,詐為聽法,眾所知已,密而殺之,埋屍樹側,稱怨告王。王命求訪,於逝多園得其屍焉。是時外道高聲唱言:「喬答摩大沙門常稱戒忍,今私此女,殺而滅口。既淫既殺,何戒何忍?」諸天空中隨聲唱道:「外道兇人為此謗耳。」

伽藍東百余步,有大深坑,是提婆達多欲以毒藥害佛,生身陷入地獄處。提婆達多,(唐言天授。)斛飯王之子也。精勤十二年,已誦持八萬法藏。後為利故,求學神通,親近惡友,共相議曰:「我相三十,減佛未幾;大眾圍繞,何異如來?」思惟是已,即事破僧。舍利子、沒特伽羅子奉佛指告,承佛威神,說法誨喻,僧復和合。提婆達多惡心不舍,以惡毒藥置指爪中,欲因作禮,以傷害佛。方行此謀,自遠而來,至於此也,地遂坼焉,生陷地獄。

其南復有大坑,瞿伽梨苾芻毀謗如來,生身陷入地獄。

瞿伽梨陷坑南八百余步,有大深坑,是戰遮婆羅門女毀謗如來,生身陷入地獄之處。佛為人天說諸法要,有外道弟子,遙見世尊,大眾恭敬,便自念曰:「要於今日辱喬答摩,敗其善譽,當令我師獨擅芳聲。」乃懷系木盂,至給孤獨園,於大眾中揚聲唱曰:「此說法人與我私通,腹中之子乃釋種也。」邪見者莫不信然,貞固者知為訕謗。時天帝釋欲除疑故,化為白鼠,嚙斷盂系,系斷之聲震動大眾,凡諸見聞增深喜悅。眾中一人起持木盂,示彼女曰:「是汝兒耶?」是時也,地自開坼,全身墜陷,入無間獄,具受其殃。凡此三坑,洞無涯底,秋夏霖雨,溝池泛溢,而此深坑,嘗無水止。

七、影覆精舍

伽藍東六七十步有一精舍,高六十余尺,中有佛像,東面而坐。如來在昔於此與諸外道論議。次東有天祠,量等精舍。日旦流光,天祠之影不蔽精舍;日將落照,精舍之影遂覆天祠。

影覆精舍東三四里有窣堵波,是尊者舍利子與外道論議處。初,善施長者買逝多太子園,欲為如來建立精舍,時尊者舍利子隨長者而瞻揆,外道六師求角神力,舍利子隨事攝化,應物降伏。

其側精舍前建窣堵波,如來於此摧諸外道,又受毗舍佉母請。

八、毗盧擇迦王傳說

受請窣堵波南,是毗盧擇迦王(舊曰毗流離王,訛也。)興甲兵誅釋種,至此見佛歸兵之處。毗盧擇迦王嗣位之後,追怨前辱,興甲兵,動大眾,部署已畢,申命方行。時有苾芻聞以白佛,世尊於是坐枯樹下。毗盧擇迦王遙見世尊,下乘禮敬,退而言曰:「茂樹扶疏,何故不坐?枯株朽蘗,而乃遊止?」世尊告曰:「宗族者,枝葉也。枝葉將危,庇蔭何在?」王曰:「世尊為宗親耳,可以回駕。」於是睹聖感懷,還軍返國。

還軍之側,有窣堵波,是釋女被戮處。毗盧擇迦王誅釋克勝,簡五百女充實宮闈。釋女憤恚,怨言不遜,詈其王「家人之子也」。王聞發怒,命令誅戮。執法者奉王教,刖其手足,投諸坑阱。時諸釋女含苦稱佛,世尊聖鑒,照其苦毒,告命苾芻,攝衣而往,為諸釋女說微妙法,所謂羈纏五欲,流轉三途,恩愛別離,生死長遠。時諸釋女聞佛指誨,遠塵離垢,得法眼凈,同時命終,俱生天上。時天帝釋化作婆羅門,收骸火葬。後人記焉。

誅釋窣堵波側不遠,有大涸池,是毗盧擇迦王陷身入地獄處。世尊觀釋女已,還給孤獨園,告諸苾芻:「今毗盧擇迦王卻後七日,為火所燒。」王聞佛記,甚懷惶懼。至第七日,安樂無危。王用歡慶,命諸宮女往至池側,娛遊樂飲。猶懼火起,鼓棹清流,隨波泛濫。熾焰飆發,焚輕舟,墜王身,入無間獄,備受諸苦。

九、得眼林

伽藍西北三四里,至得眼林。有如來經行之跡,諸聖習定之所,並樹封記,建窣堵波。昔此國群盜五百,橫行邑裏,跋扈城國。勝軍王捕獲已,抉去其眼,棄於深林。群盜苦逼,求哀稱佛。是時如來在逝多精舍,聞悲聲,起慈心,清風和暢,吹雪山藥,滿其眼已,尋得復明。而見世尊在其前住,發菩提心,歡喜頂禮,投杖而去,因植根焉。

十、故城

大城西北六十餘里有故城,是賢劫中人壽二萬歲時,迦葉波佛本生城也。城南有窣堵波,成正覺已初見父處。城北有窣堵波,有迦葉波佛全身舍利。並無憂王所建也。

從此東南行五百餘里,至劫比羅伐窣堵國(舊曰迦毗羅衛國,訛也。中印度境。)

○劫比羅伐窣堵國

劫比羅伐窣堵國周四千餘里。空城十數,荒蕪已甚。王城頹圮,周量不詳。其內宮城周十四五里,壘磚而成,基址峻固。空荒久遠,人裏稀曠,無大君長,城各立主。土地良沃,稼穡時播。氣序無愆,風俗和暢。伽藍故基千有余所,而宮城之側有一伽藍,僧徒三十余人,習學小乘正量部教。天祠兩所,異道雜居。

一、釋迦為太子時傳說

宮城內有故基,凈飯王正殿也。上建精舍,中作王像。其側不遠有故基,摩訶摩耶(唐言大術)。夫人寢殿也。上建精舍,中作夫人之像。其側精舍,是釋迦菩薩降神母胎處,中有菩薩降神之像。上座部菩薩以嗢呾羅頞沙荼月三十日夜降神母胎,當此五月十五日;諸部則以此月二十三日夜降神母胎,當此五月八日。

菩薩降神東北有窣堵波,阿私多仙相太子處。菩薩誕靈之日,嘉祥輻湊。時凈飯王召諸相師而告之曰:「此子生也,善惡何若?宜悉乃心,明言以對。」曰:「依先聖之記,考吉祥之應,在家作轉輪聖王,舍家當成等正覺。」是時阿私多仙自遠而至,叩門請見。王甚慶悅,躬迎禮敬,請就寶座,曰:「不意大仙今日降顧。」仙曰:「我在天宮安居宴坐,忽見諸天群從蹈舞,我時問言:『何悅豫之甚也?』曰:『大仙當知,贍部洲中釋種凈飯王第一夫人今產太子,當證三菩提,圓明一切智。』我聞是語,故來瞻仰。所悲朽耄,不遭聖化。」

城南門有窣堵波,是太子與諸釋角力擲象之處。太子伎藝多能,獨拔倫匹。凈飯大王懷慶將返,仆夫馭象,方欲出城,提婆達多素負強力,自外而入,問馭者曰:「嚴駕此象,其誰欲乘?」曰:「太子將還,故往奉馭。」提婆達多發憤引象,批其顙,蹴其臆,僵仆塞路,杜絕行途,無能轉移,人眾填塞。難陁後至,而問之曰:「誰死此象?」曰:「提婆達多。」即曳之僻路。太子至,又問曰:「誰為不善,害此象耶?」曰:「提婆達多害以杜門,難陁引之開徑。」太子乃舉象高擲,越度城塹,其象墮地,為大深坑,土俗相傳為象墮坑也。其側精舍中作太子像。其側又有精舍,太子妃寢宮也,中作耶輸陁羅,並有羅怙羅像。宮側精舍作受業之像,太子學堂故基也。

二、太子逾城處

城東南隅有一精舍,中作太子乘白馬淩虛之像,是逾城處也。

城四門外各有精舍,中作老、病、死人、沙門之像,是太子遊觀,睹相增懷,深厭塵俗,於此感悟,命仆回駕。

三、二古佛本生處

城南行五十餘里,至故城,有窣堵波,是賢劫中人壽六萬歲時迦羅伽村馱佛本生城也。城南不遠有窣堵波,成正覺已見父之處。城東南窣堵波,有彼如來遺身舍利。前建石柱,高三十余尺,上刻師子之像,傍記寂滅之事,無憂王建焉。

迦羅迦村馱佛城東北行三十餘里,至故大城,中有窣堵波,是賢劫中人壽四萬歲時,迦諾迦牟尼佛本生城也。東北不遠有窣堵波,成正覺已度父之處。次北窣堵波,有彼如來遺身舍利。前建石柱,高二十余尺,上刻師子之像,傍記寂滅之事,無憂王之所建也。

四、太子坐樹陰處

城東北四十餘里,有窣堵波,是太子坐樹陰,觀耕田,於此習定,而得離欲。凈飯王見太子坐樹陰,入寂定,日光回照,樹影不移,心知靈聖,更深珍敬。

五、釋種誅死處

大城西北,有數百千窣堵波,釋種誅死處也。毗戶擇迦王既克諸釋,虜其族類,得九千九百九十萬人,並從殺戮,積屍如莽,流血成池。天警人心,收骸瘞葬。

誅釋西南,有四小窣堵波,四釋種拒軍處。初,勝軍王嗣位也,求婚釋種。釋種鄙其非類,謬以家人之女,重禮娉焉。勝軍王立為正後,其產子男,是為毗盧擇迦王。毗盧擇迦王欲就舅氏請益受業,至此城南,見新講堂,即中憩駕。諸釋聞之,逐而詈曰:「卑賤婢子,敢居此室!此室諸釋建也,擬佛居焉。」毗盧擇迦嗣位之後,追復前辱,便興甲兵,至此屯軍。釋種四人躬耕畎畝,便即抗拒。兵寇退散,已而入城。族人以為承輪王之祚胤,為法王之宗子,敢行兇暴,安忍殺害,汙辱宗門,絕親遠放。四人被逐,北趣雪山,一為烏仗那國王,一為梵衍那國王,一為呬摩呾羅國王,一為商彌國王,奕世傳業,苗裔不絕。

六、釋迦證法歸見父王處

城南三四里尼拘律樹林有窣堵波,無憂王建也。釋迦如來成正覺已,還國見父王為說法處。凈飯王知如來降魔軍已,遊行化導,情懷渴仰,思得禮敬。乃命使請如來曰:「昔期成佛,當還本生。斯言在耳,時來降趾。」使至佛所,具宣王意。如來告曰:「卻後七日,當還本生。」使臣還以白王,凈飯王乃告命臣庶掃灑衢路,儲積香花,與諸群臣四十里外佇駕奉迎。是時如來與大眾俱,八金剛周衛,四天王前導,帝釋與欲界天侍左,梵王與色界天侍右,諸苾芻僧列在其後。維佛在眾,如月映星,威神動三界,光明逾七曜,步虛空,至本生國。王與從臣禮敬已畢,俱共還國,止尼拘盧陁僧伽藍。其側不遠有窣堵波,是如來於大樹下,東面而坐,受姨母金縷袈裟。次此窣堵波,是如來於此度八王子及五百釋種處。

七、自在天祠及箭泉

城東門內路左有窣堵波,昔一切義成太子於此習諸技藝。門外有自在天祠,祠中石天像,危然起勢,是太子在繈褓中所入祠也。凈飯王自臘伐尼園迎太子還也,途次天祠。王曰:「此天祠多靈鑒,諸釋童稚求祐必效,宜將太子至彼修敬。」是時傅母抱而入祠,其石天像起迎太子,太子已出,天像復坐。

城南門外路左有窣堵波,是太子與諸釋角藝,射鐵鼓。從此東南三十餘里,有小窣堵波,其側有泉,泉流澄鏡,是太子與諸釋引強校能,弦矢既分,穿鼓過表,至地沒羽,因湧清流。時俗相傳,謂之箭泉。夫有疾病,飲沐多愈。遠方之人持泥以歸,隨其所苦,漬以塗額,靈神冥衛,多蒙痊愈。

八、臘伐尼林及釋迦誕生傳說

箭泉東北行八九十里,至臘伐尼林,有釋種浴池。澄清皎鏡,雜花彌漫。其北二十四五步,有無憂花樹,今已枯悴,菩薩誕靈之處。菩薩以吠舍佉月後半八日,當此三月八日;上座部則曰以吠舍佉月後半十五日,當此三月十五日。次東窣堵波,無憂王所建,二龍浴太子處也。菩薩生已,不扶而行於四方各七步,而自言曰:「天上天下,唯吾獨尊。今茲而往,生分已盡。」隨足所蹈,出大蓮花。二龍踴出,住虛空中,而各吐水,一冷一暖,以浴太子。浴太子窣堵波東,有二清泉,傍建二窣堵波,是二龍從地踴出之處。菩薩生已,支屬宗親莫不奔馳,求水盥浴。夫人之前,二泉湧出,一冷一暖,遂以浴洗。其南窣堵波,是天帝釋捧接菩薩處。菩薩初出胎也,天帝釋以妙天衣,跪接菩薩。次有四窣堵波,是四天王抱持菩薩處也。菩薩從右脅生已,四大天王以金色氎衣捧菩薩,置金機上。至母前曰:「夫人誕斯福子,誠可歡慶。諸天尚喜,況世人乎?」

四天王捧太子窣堵波側不遠,有大石柱,上作馬像,天憂王之所建也。後為惡龍霹靂,其柱中折仆地。傍有小河,東南流,土俗號曰油河。是摩耶夫人產孕已,天化此池,光潤澄凈,欲令夫人取以沐浴,除去風虛。今變為水,其流尚膩。

從此東行曠野荒林中二百餘里,至藍摩國。(中印度境。)

○藍摩國

藍摩國空荒歲久,疆埸無紀,城邑丘墟,居人稀曠。

一、佛舍利窣堵波

故城東南有磚窣堵波,高減百尺。昔者如來入寂滅已,此國先王分得舍利,持歸本國,式遵崇建,靈異間起,神光時燭。

窣堵波側有一清池,龍每出遊,變形蛇服,右旋宛轉,繞窣堵波。野象群行,采花以散,冥力警察,初無間替。昔無憂王之分建窣堵波也,七國所建,鹹已開發,至於此國,方欲興工,而此池龍恐見陵奪,乃變作婆羅門,前叩象曰:「大王情流佛法,廣樹福田,敢請紆駕,降臨我宅。」王曰:「爾家安在,為近遠乎?」婆羅門曰:「我,此池之龍王也。承大王欲建勝福,敢來請謁。」王受其請,遂入龍宮。坐久之,龍進曰:「我惟惡業,受此龍身,供養舍利,冀消罪咎,願王躬往,觀而禮敬。」無憂王見已,懼然謂曰:「凡諸供養之具,非人間所有也。」龍曰:「若然者,願無廢毀。」無憂王自度力非其儔,遂不開發。出池之所,今有封記。

二、沙彌伽藍

窣堵波側不遠,有一伽藍,僧眾鮮矣,清肅皎然,而以沙彌總任眾務。遠方僧至,禮遇彌隆,必留三日,供養四事。聞諸先誌曰:昔有苾芻,同誌相召,自遠而至,禮窣堵波。見諸群象相趨往來,或以牙芟草,或以鼻灑水,各持異花,共為供養。時眾見已,悲嘆感懷。有一苾芻,便舍具戒,願留供養,與眾辭曰:「我惟多福,濫跡僧中,歲月亟淹,行業無紀。此窣堵波有佛舍利,聖德冥通,群象踐灑。遺身此地,甘與同群,得畢余齡,誠為幸矣。」眾告之曰:「斯盛事也。吾等垢重,智不謀此。隨時自愛,無虧勝業。」亦既離群,重申誠願,歡然獨居,有終焉之誌。於是葺茅為宇,引流成池,采掇時花,灑掃瑩域。綿歷歲序,心事無怠。鄰國諸王聞而雅尚,競舍財寶,共建伽藍,因而勸請,屈知僧務。自爾相踵,不泯元功,而以沙彌總知僧事。

三、太子解衣剃發處

沙彌伽藍東,大林中行百餘里,至大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是太子逾城至此,解寶衣,去纓絡,命仆還處。太子夜半逾城,遲明至此,既允宿心,乃形言曰:「是我出籠樊,去羈鎖,最後釋駕之處也。」於天冠中解末尼寶,命仆夫曰:「汝持此寶,還白父王,今茲遠遁,非茍違離,欲斷無常,絕諸有漏。」闡鐸迦(舊曰車匿,訛也。)曰:「詎有何心,空駕而返?」太子善言慰諭,感悟而還。

回駕窣堵波東,有贍部樹,株葉雖雕,枯株尚在。其傍復有小窣堵波,太子以余寶衣易鹿皮衣處。太子既斷髮易裳,雖去瓔珞,尚有天衣。曰:「斯服太侈,如何改易?」時凈居天化作獵人,服鹿皮衣,持弓負羽。太子舉其衣而謂曰:「欲相貿易,願見允從。」獵人曰:「善。」太子解其上服,授於獵人。獵人得已,還復天身,持所得衣,淩虛而去。

太子易衣側不遠,有窣堵波,無憂王之所建也,是太子剃發處。太子從闡鐸迦取刀,自斷其發,天帝釋接上天宮,以為供養。時凈居天子化作剃發人,執持銛刀,徐步而至。太子謂曰:「能剃發乎?幸為我凈之。」化人受命,遂為剃發。

逾城出家時亦不定,或雲菩薩年十九,或曰二十九,以吠舍佉月後半八日逾城出家,當此三月八日,或雲以吠舍佉月後半十五日,當此三月十五日。

四、灰炭窣堵波

陁太子剃發窣堵波東南,曠野中行百八九十里,至尼拘戶陁林,有窣堵波,高三十余尺。昔如來寂滅,舍利已分,諸婆羅門無所得獲,於涅疊般那(唐言焚燒。舊雲阇維,訛也。)地收余灰炭,持至本國,建此靈基,而修供養。自茲已降,奇跡相仍,疾病之人,祈請多愈。灰炭窣堵波側故伽藍中,有過去四佛座及經行遺跡之所。故伽藍左右,數百窣堵波。其一大者,無憂王所建也,崇基雖陷,高余百尺。

自此東北大林中行,其路艱險,經途危阻,山牛、野象、群盜、獵師,伺求行旅,為害不絕。出此林已,至拘屍那揭羅國。(中印度境。)

○拘屍那揭羅國

拘屍那揭羅國城郭頹毀,邑裏蕭條。故城磚基,周十餘里。居人稀曠,閭巷荒蕪。

一、準陁故宅

城內東北隅有窣堵波,無憂王所建,準陁(舊曰純陁,訛也。)之故宅也。宅中有井,將營獻供,方乃鑿焉。歲月雖淹,水猶清美。

二、娑羅林及釋迦涅槃處

城西北三四里,渡阿恃多伐底河,(唐言無勝,此世共稱耳。舊雲阿利羅跋提河,訛也。典謂言之屍賴拿伐底河,譯曰有金河。)西岸不遠,至娑羅林。其樹類槲,而皮青白,葉甚光潤。四樹特高,如來寂滅之所也。其大磚精舍中作如來涅槃之像,北首而臥。傍有窣堵波,無憂王所建,基雖傾陷,尚高二百余尺。前建石柱,以記如來寂滅之事,雖有文記,不書日月。聞諸先記曰:「佛以生年八十,吠舍佉月後半十五日入般涅槃,當此三月十五日也。說一切有部則佛以迦賴底迦月後半八日入般涅槃,當此九月八日也。自佛涅槃,諸部異議,或雲千二百余年,或雲千三百余年,或雲千五百余年,或雲已過九百,未滿千年。

1.雉王本生故事

精舍側不遠,有窣堵波,是如來修菩薩行時,為群雉王救火之處。昔於此地有大茂林,毛群羽族巢居穴處。驚風四起,猛焰飆急。時有一雉,有懷傷湣,鼓濯清流,飛空奮灑。時天帝釋俯而告曰:「汝何守愚,虛勞羽翮?大火方起,焚燎林野,豈汝微軀所能撲滅?」雉曰:「說者為誰?」曰:「我天帝釋耳。」雉曰:「今天帝釋有大福力,無欲不遂,救災拯難,若指諸掌,反誥無功,其咎安在?猛火方熾,無得多言!」尋復奮飛,往趣流水。天帝遂以掬水泛灑其林,火滅煙消,生類全命,故今謂之救火窣堵波也。

2.救生鹿本生故事

雉救火側不遠,有窣堵波,是如來修菩薩行時,為鹿救生之處。及往古昔,此有大林,火炎中野,飛走窮窘,前有駃流之厄,後困猛火之難,莫不沈溺,喪棄身命。其鹿惻隱,身據橫流,穿皮斷骨,自強拯溺。蹇兔後至,忍疲苦而濟之。筋力既竭,溺水而死。諸天收骸,起窣堵波。

3.善賢證果處

鹿拯溺西不遠,有窣堵波,是蘇跋陁羅(唐言善賢。舊曰須跋陁羅,訛也。)入寂滅之處。善賢者,本梵誌師也,年百二十,耆舊多智。聞佛寂滅,至雙樹間,問阿難曰:「佛世尊將寂滅,我懷疑滯,願欲請問。」阿難曰:「佛將涅槃,幸無擾也。」曰:「吾聞佛世難遇,正法難聞,我有深疑,恐無所請。」善賢遂入,先問佛言:「有諸別眾,自稱為師,各有異法,垂訓導俗,喬答摩(舊曰瞿曇,訛略也。)能盡知耶?」佛言:「吾悉深究。」乃為演說。善賢聞已,心凈信解,求入法中,受具足戒。如來告曰:「汝豈能耶?外道異學修梵行者,當試四歲,觀其行,察其性,威儀寂靜,辭語誠實,則可於我法中凈修梵行。在人行耳,斯何難哉!」善賢曰:「世尊悲湣,含濟無私,四歲試學,三業方順。」佛言:「我先已說,在人行耳!」於是善賢出家,即受具戒,勤勵修習,身心勇猛。已而於法無疑,自身作證。夜分未久,果證羅漢,諸漏已盡,梵行已立。不忍見佛入大涅槃,即於眾中入火界定,現神通事,而先寂滅。是為如來最後弟子,乃先滅度,即昔後渡蹇兔是也。

4.執金剛躄地處

善賢寂滅側,有窣堵波,是執金剛躄地之處。大悲世尊隨機利見,化功已畢,入寂滅樂,於雙樹間北首而臥。執金剛神密跡力士見佛滅度,悲慟唱言:「如來舍我入大涅槃,無歸依,無覆護。」毒箭深入,愁火熾盛,舍金剛杵,悶絕躄地。久而又起,悲哀戀慕,互相謂曰:「生死大海,誰作舟楫?無明長夜,誰為燈炬?」

5.釋迦寂滅諸神異傳說

金剛躄地側,有窣堵波,是如來寂滅已七日供養之處。如來之將寂滅也,光明普照,人天畢會,莫不悲感,更相謂曰:「大覺世尊今將寂滅,眾生福盡,世間無依。」如來右脅臥師子床,告諸大眾:「勿謂如來畢竟寂滅,法身常住,離諸變易,當棄懈怠,早求解脫。」諸苾芻等噓唏悲慟。時阿泥扌聿(戶骨反。)陁(舊曰阿那律,訛也。)告諸苾芻:「止,止,勿悲!諸天譏怪。」時末羅眾供養已訖,欲舉金棺,詣涅疊般那所。時阿泥扌聿陁告言:「且止!諸天欲留七日供養。」於是天眾持妙天花,遊虛空,贊聖德,各竭誠心,共興供養。

停棺側有窣堵波,是摩訶摩耶夫人哭佛之處。如來寂滅,棺殮已畢,時阿泥扌聿陁上升天宮,告摩耶夫人曰:「大聖法王今已寂滅。」摩耶聞已,悲哽悶絕,與諸天眾至雙樹間,見僧伽胝、缽及錫杖,拊之號慟,絕而復聲曰:「人天福盡,世間眼滅!今此諸物,空無有主。」如來聖力,金棺自開,放光明,合掌坐,慰問慈母:「遠來下降,諸行法爾,願勿深悲。」阿難銜哀而請佛曰:「後世問我,將何以對?」曰:「佛已涅槃,慈母摩耶自天宮降,至雙樹間,如來為諸不孝眾生,從金棺起,合掌說法。」

城北渡河三百余步,有窣堵波,是如來焚身之處。地今黃黑,土雜灰炭,至誠求請,或得舍利。如來寂滅,人天悲感,七寶為棺,千氎纏身,設香花,建幡蓋,末羅之眾奉輿發引,前後導從,北渡金河,盛滿香油,積多香木,縱火以焚,二氎不燒,一極襯身,一最覆外。為諸眾生分散舍利,惟有發、爪儼然無損。

焚身側有窣堵波,如來為大迦葉波現雙足處。如來金棺已下,香木已積,火燒不然,眾鹹驚駭,阿泥扌聿陁言:「待迦葉波耳。」時大迦葉波與五百弟子自山林來,至拘屍城,問阿難曰:「世尊之身,可得見耶?」阿難曰:「千氎纏絡,重棺周殮,香木已積,即事焚燒。」是時佛於棺內為出雙足,輪相之上,見有異色。問阿難曰:「何以有此?」曰:「佛初涅槃,人天悲慟,眾淚迸染,致斯異色。」迦葉波作禮,旋繞興贊,香木自然,大火熾盛。故如來寂滅,三從棺出:初出臂,問阿難治路;次起坐,為母說法;後現雙足,示大迦葉波。

6.八王分舍利傳說

現足側有窣堵波,無憂王所建也,是八王分舍利處。前建石柱,刻記其事。佛入涅槃後,涅疊般那已,諸八國王備四兵至,遣直性婆羅門謂拘屍力士曰:「天人導師,此國寂滅,故自遠來,請分舍利。」力士曰:「如來降尊,即斯下土,滅世間明導,喪眾生慈父。如來舍利,自當供養,徒疲道路,終無得獲。」時諸大王遜辭以求,既不相允,重謂之曰:「禮請不從,兵威非遠。」直性婆羅門揚言曰:「念哉!大悲世尊忍修福善,彌歷曠劫,想所具聞。今欲相淩,此非宜也。今舍利在此,當均八分,各得供養,何至興兵?」諸力士依其言,即時均量,欲作八分。帝釋謂諸王曰:「天當有分,勿持力競。」阿那婆答多龍王、文鄰龍王、醫那缽呾羅龍王復作是議:「無遺我曹,若以力者,眾非敵矣。」直性婆羅門曰:「勿喧諍也,宜共分之。」即作三分,一諸天,二龍眾,三留人間,八國重分。天、龍、人王,莫不悲感。

三、大邑聚及羅怙羅神亦傳說

分舍利窣堵波西南行二百餘里,至大邑聚。有婆羅門,豪右巨富,確乎不雜,學究五明,崇敬三寶。接其居側,建立僧坊,窮諸資用,備盡珍飾。或有眾僧往來中路。殷勤請留,罄心供養,或止一宿,乃至七日。其後設賞迦王毀壞佛法,眾僧絕侶,歲月驟淹,而婆羅門每懷懇惻。經行之次,見一沙門,龐眉皓發,杖錫而來。婆羅門馳往迎逆,問所從至,請入僧坊,備諸供養,旦以淳乳,煮粥進焉。沙門受已,才一嚌齒,便即置缽,沈吟長息。婆羅門持食,跪而問曰:「大德惠利隨緣,幸見臨顧,為夕不安耶?為粥不味乎?」沙門湣然告曰:「吾悲眾生福祐漸薄,斯言且置,食已方說。」沙門食訖,攝衣即路。婆羅門曰:「向許有說,今何無言?」沙門告曰:「吾非忘也,談不容易,事或致疑。必欲得聞,今當略說。吾向所嘆,非薄汝粥。自數百年,不嘗此味。昔如來在世,我時預從,在王舍城竹林精舍,俯清流而滌器,或以澡嗽,或以盥沐。嗟乎!今之純乳,不及古之淡水,此乃人天福減使之然也。」婆羅門曰:「然則大德乃親見佛耶?」沙門曰:「然。汝豈不聞佛子羅怙羅者,我身是也。為護正法,未入寂滅。」說是語已,忽然不見。婆羅門遂以所宿之房,塗香灑掃,像設肅然,其敬如在。

復大林中行五百餘里,至婆羅痆(女黠反。)斯國(舊曰波羅奈國,訛也。中印度境)。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