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起來監督財政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与其向政府讨账,不如向政府算账!

  我们在《我们的政治主张》里,对于财政问题,只主张两点:

  (一)彻底的会计公开;

  (二)根据国家的收入,统筹国家的支出。

  我们自信,这两条虽然简单,却是解决现今财政问题的唯一下手方法。近来司法长官辞职的呈文里,也认定财政之不公开与支配之不平均,为最大的病根。这个观察,我们认为不错。现在政府并不是绝对的没有维持政费与教育费的能力,政费与教育费的所以不能维持,只是因为财政不公开,由几个私人自由分配、自由侵吞,以致正当的用途反没有钱了。去年北京教育界要求交通部担任北京的教育费,他们的主张也只是要打破国家收入由各部自行支配的制度,但教育界一部分的力量是不济事的。我们以为现在各机关的人专向“索薪”一方面做功夫,乃是最下下策。我们不是叫化子,我们是国民,我们应该行使我们的职权来监督我们的财政。假如现在司法界的全体,教育界的全体,银行界的全体,以及各机关的人员有一个公同的组织,提出“会计公开,统筹支配”八个字做一个共同的大运动,进行则一齐进行,罢工则一齐罢工,法庭关门,监狱罢工,银行罢市,以及各机关同时停止。这样做去,一定可以达到我们的目的。

  要证实我们的主张是不错的,我请大家仔细研究本年一二两月份盐余一项的收入与支出的实在情形。   

  △一月份共放盐余    3760000元;

  由稽核总所支出    1870000元;

  由财政部支出     1850000元。

  我们再看财政部怎样支配这185万元:

  (1)陆军各项总计   1034065元;

  (2)海军        400000元;

     陆海军总计    1434065元;

  占本月收入总数的百分之七七.五。

  (3)其他各项      415934元;

  占本月收入总数的百分之二二.五〇,但是这各项之中,有344000元是还债的。实在的非军费的支出,只有哈尔滨特别法庭5万元,与印铸局2000元,共只有52000元。这一个月185万元的收入,行政费只占了千分之二十八!

  但是更可注意的是二月份的收支:

  △二月份共放盐余     3650000元

  由核稽总所支出      770000元

  由财政部支出      2880000元

  这2880000元的支配是很简单的:

  (1)还债(四项)    440000元

     占本月收入总数的百分之一五。

  (2)军费        2440000元

  占本月收入总数的百分之八。

  这244万元之中,张作霖一个人拿去了159万元!其余85万是陆军各师与近畿军费饷。这一个月里的浮盐余差不多有300万元,不算少了,然而没有一个大多用在教育司法行政上!

  我们再把这两个月总起来看:

  一、二两月的净盐余有4730000元。军费去了3874000元,占了这两个月总收入的百分之八十一有零。行政费只占了百分之一有零。

  两个敷月之中,司法方面得着5万元,教育方面不曾得着一个大钱。

  所以我们说:现在政府并不是没有钱。因为财政不公开,因为罪恶的官吏可以自由支配国家的收入,所以我们到了这步田地,现在的对付方法没有别的,只有大家联合起来,齐心协力的做到“会计公开,统筹支配”八个字。如做不到,我们然后一齐罢工,法庭关门、监狱罢工、银行罢市,以及各机关同时停止!

  十一,五,十九

  (原载1922年5月21日《努力周报》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