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廣佛華嚴經八十卷/68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九[编辑]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六十八

于闐國三藏實叉難陀奉 制譯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九

  爾時,善財童子,大智光明照啟其心,思惟觀察見諸法性,得了知一切言音陀羅尼門,得受持一切法輪陀羅尼門,得與一切眾生作所歸依大悲力,得觀察一切法義理光明門,得充滿法界清淨願,得普照十方一切法智光明,得遍莊嚴一切世界自在力,得普發起一切菩薩業圓滿願。

  漸次遊行,至險難國寶莊嚴城,處處尋覓婆須蜜多女。

  城中有人不知此女功德智慧,作如是念:

  「今此童子,諸根寂靜,智慧明了,不迷不亂,諦視一尋,無有疲懈,無所取著,目視不瞬,心無所動,甚深寬廣,猶如大海;不應於此婆須蜜女,有貪愛心,有顛倒心,生於淨想,生於欲想;不應為此女色所攝。

  「此童子者,不行魔行,不入魔境,不沒欲泥,不被魔縛,不應作處已能不作,有何等意而求此女?」

  其中有人先知此女有智慧者,告善財言:

  「善哉善哉!善男子!汝今乃能推求尋覓婆須蜜女,汝已獲得廣大善利。善男子!汝應決定求佛果位,決定欲為一切眾生作所依怙,決定欲拔一切眾生貪愛毒箭,決定欲破一切眾生於女色中所有淨想。

  「善男子!婆須蜜女於此城內市鄽之北自宅中住。」

  時,善財童子聞是語已,歡喜踊躍,往詣其門。見其住宅廣博嚴麗,寶牆、寶樹及以寶塹,一一皆有十重圍遶;其寶塹中,香水盈滿,金沙布地,諸天寶華、優鉢羅華、波頭摩華、拘物頭華、芬陀利華遍覆水上;宮殿、樓閣處處分布,門闥、窓牖相望間列,咸施網鐸,悉置幡幢,無量珍奇以為嚴飾;瑠璃為地,眾寶間錯,燒諸沈水,塗以栴檀,懸眾寶鈴,風動成音,散諸天華遍布其地;種種嚴麗不可稱說,諸珍寶藏其數百千,十大園林以為莊嚴。

  爾時,善財見此女人,顏貌端嚴,色相圓滿,皮膚金色,目髮紺青,不長不短,不麁不細,欲界人、天無能與比;音聲美妙超諸梵世,一切眾生差別言音,悉皆具足,無不解了;深達字義,善巧談說,得如幻智,入方便門;眾寶瓔珞及諸嚴具莊嚴其身,如意摩尼以為寶冠而冠其首;復有無量眷屬圍遶,皆共善根同一行願,福德大藏具足無盡。時,婆須蜜多女從其身出廣大光明,普照宅中一切宮殿;遇斯光者,身得清涼。

  爾時,善財前詣其所,頂禮其足,合掌而住,白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教誨,願為我說!」

  彼即告言:

  「善男子!我得菩薩解脫,名:離貪欲際,隨其欲樂而為現身。若天見我,我為天女,形貌、光明殊勝無比;如是乃至人、非人等而見我者,我即為現人、非人女,隨其樂欲皆令得見。

  「若有眾生欲意所纏來詣我所,我為說法,彼聞法已,則離貪欲,得菩薩無著境界三昧;若有眾生暫見於我,則離貪欲,得菩薩歡喜三昧;若有眾生暫與我語,則離貪欲,得菩薩無礙音聲三昧;若有眾生暫執我手,則離貪欲,得菩薩遍往一切佛剎三昧;若有眾生暫昇我座,則離貪欲,得菩薩解脫光明三昧;若有眾生暫觀於我,則離貪欲,得菩薩寂靜莊嚴三昧;若有眾生見我頻申,則離貪欲,得菩薩摧伏外道三昧;若有眾生見我目瞬,則離貪欲,得菩薩佛境界光明三昧;若有眾生抱持於我,則離貪欲,得菩薩攝一切眾生恒不捨離三昧;若有眾生咂[1]我脣吻,則離貪欲,得菩薩增長一切眾生福德藏三昧。凡有眾生親近於我,一切皆得住離貪際,入菩薩一切智地現前無礙解脫。」

  善財白言:「聖者種何善根、修何福業,而得成就如是自在?」

  答言:

  「善男子!我念過去,有佛出世,名為:高行;其王都城,名曰:妙門。善男子!彼高行如來哀愍眾生,入於王城蹈彼門閫,其城一切悉皆震動,忽然廣博,眾寶莊嚴,無量光明遞相映徹,種種寶華散布其地,諸天音樂同時俱奏,一切諸天充滿虛空。善男子!我於彼時,為長者妻,名曰:善慧;見佛神力,心生覺悟,則與其夫往詣佛所,以一寶錢而為供養。是時,文殊師利童子為佛侍者,為我說法,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善男子!我唯知此菩薩離貪際解脫。如諸菩薩摩訶薩,成就無邊巧方便智,其藏廣大,境界無比;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城,名:善度;中有居士,名:鞞瑟胝羅,彼常供養栴檀座佛塔。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遶無量匝,慇懃瞻仰,辭退而去。

  爾時,善財童子漸次遊行,至善度城,詣居士宅,頂禮其足,合掌而立,白言:

  「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誘誨,願為我說!」

  居士告言:

  「善男子!我得菩薩解脫,名:不般涅槃際。善男子!我不生心言:『如是如來已般涅槃,如是如來現般涅槃,如是如來當般涅槃。』我知十方一切世界諸佛如來,畢竟無有般涅槃者,唯除為欲調伏眾生而示現耳。

  「善男子!我開栴檀座如來塔門時,得三昧,名:佛種無盡。善男子!我念念中入此三昧,念念得知一切無量殊勝之事。」

  善財白言:「此三昧者,境界云何?」

  居士答言:

  「善男子!我入此三昧,隨其次第,見此世界一切諸佛,所謂:迦葉佛、拘那含牟尼佛、拘留孫佛、尸棄佛、毘婆尸佛、提舍佛、弗沙佛、無上勝佛、無上蓮華佛;如是等而為上首,於一念頃,得見百佛,得見千佛,得見百千佛,得見億佛、千億佛、百千億佛、阿庾多億佛、那由他億佛,乃至不可說不可說世界微塵數佛,如是一切,次第皆見。亦見彼佛,初始發心,種諸善根,獲勝神通,成就大願,修行妙行,具波羅蜜,入菩薩地,得清淨忍,摧伏魔軍,成正等覺,國土清淨,眾會圍遶,放大光明,轉妙法輪,神通變現;種種差別,我悉能持,我悉能憶,悉能觀察,分別顯示。未來彌勒佛等一切諸佛,現在毘[2]盧遮那佛等一切諸佛,悉亦如是。如此世界,十方世界所有三世一切諸佛、聲聞、獨覺、諸菩薩眾,悉亦如是。

  「善男子!我唯得此菩薩所得不般涅槃際解脫。如諸菩薩摩訶薩,以一念智普知三世,一念遍入一切三昧,如來智日恒照其心,於一切法無有分別,了一切佛悉皆平等、如來及我一切眾生等無有二,知一切法自性清淨,無有思慮,無有動轉,而能普入一切世間,離諸分別,住佛法印,悉能開悟法界眾生;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山,名:補怛洛迦;彼有菩薩,名:觀自在。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即說頌言[3]

「海上有山多聖賢,  眾寶所成極清淨,
 華果樹林皆遍滿,  泉流池沼悉具足。
 勇猛丈夫觀自在,  為利眾生住此山;
 汝應往問諸功德,  彼當示汝大方便。」

  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遶無量匝已,慇懃瞻仰,辭退而去。

  爾時,善財童子一心思惟彼居士教,入彼菩薩解脫之藏,得彼菩薩能隨念力,憶彼諸佛出現次第,念彼諸佛相續次第,持彼諸佛名號次第,觀彼諸佛所說妙法,知彼諸佛具足莊嚴,見彼諸佛成正等覺,了彼諸佛不思議業。

  漸次遊行,至於彼山,處處求覓此大菩薩。見其西面巖谷之中,泉流縈映,樹林蓊欝,香草柔軟,右旋布地。觀自在菩薩於金剛寶石上結跏趺坐,無量菩薩皆坐寶石恭敬圍遶,而為宣說大慈悲法,令其攝受一切眾生。

  善財見已,歡喜踊躍,合掌諦觀,目不暫瞬,作如是念:「善知識者,則是如來;善知識者,一切法雲;善知識者,諸功德藏;善知識者,難可值遇;善知識者,十力寶因;善知識者,無盡智炬;善知識者,福德根芽;善知識者,一切智門;善知識者,智海導師;善知識者,至一切智助道之具。」便即往詣大菩薩所。

  爾時,觀自在菩薩遙見善財,告言:「善來!汝發大乘意普攝眾生,起正直心專求佛法,大悲深重救護一切,普賢妙行相續現前,大願深心圓滿清淨,勤求佛法悉能領受,積集善根恒無厭足,順善知識不違其教;從文殊師利功德智慧大海所生,其心成熟,得佛勢力;已獲廣大三昧光明,專意希求甚深妙法,常見諸佛生大歡喜,智慧清淨猶如虛空,既自明了復為他說,安住如來智慧光明。」

  爾時,善財童子頂禮觀自在菩薩足,遶無數匝,合掌而住,白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教誨,願為我說!」

  菩薩告言:

  「善哉善哉!善男子!汝已能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善男子!我已成就菩薩大悲行解脫門。善男子!我以此菩薩大悲行門,平等教化一切眾生相續不斷。

  「善男子!我住此大悲行門,常在一切諸如來所,普現一切眾生之前。或以布施,攝取眾生;或以愛語,或以利行,或以同事,攝取眾生;或現色身,攝取眾生;或現種種不思議色淨光明網,攝取眾生;或以音聲,或以威儀,或為說法,或現神變,令其心悟而得成熟;或為化現同類之形,與其共居而成熟之。

  「善男子!我修行此大悲行門,願常救護一切眾生;願一切眾生,離險道怖,離熱惱怖,離迷惑怖,離繫縛怖,離殺害怖,離貧窮怖,離不活怖,離惡名怖,離於死怖,離大眾怖,離惡趣怖,離黑闇怖,離遷移怖,離愛別怖,離怨會怖,離逼迫身怖,離逼迫心怖,離憂悲怖。復作是願:『願諸眾生,若念於我,若稱我名,若見我身,皆得免離一切怖畏。』善男子!我以此方便,令諸眾生離怖畏已,復教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永不退轉。

  「善男子!我唯得此菩薩大悲行門。如諸菩薩摩訶薩,已淨普賢一切願,已住普賢一切行,常行一切諸善法,常入一切諸三昧,常住一切無邊劫,常知一切三世法,常詣一切無邊剎,常息一切眾生惡,常長一切眾生善,常絕眾生生死流;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爾時,東方有一菩薩,名曰:正趣,從空中來,至娑婆世界輪圍山頂,以足按地;其娑婆世界六種震動,一切皆以眾寶莊嚴。正趣菩薩放身光明,映蔽一切日、月、星、電,天龍八部、釋、梵、護世所有光明皆如聚墨;其光普照一切地獄、畜生、餓鬼、閻羅王處,令諸惡趣,眾苦皆滅,煩惱不起,憂悲悉離。又於一切諸佛國土,普雨一切華香、瓔珞、衣服、幢蓋;如是所有諸莊嚴具,供養於佛。復隨眾生心之所樂,普於一切諸宮殿中而現其身,令其見者皆悉歡喜,然後來詣觀自在所。

  時,觀自在菩薩告善財言:「善男子!汝見正趣菩薩來此會不?」白言:「已見。」告言:「善男子!汝可往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爾時,善財童子敬承其教,遽即往詣彼菩薩所,頂禮其足,合掌而立,白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教誨,願為我說!」

  正趣菩薩言:「善男子!我得菩薩解脫,名:普門速疾行。」

  善財言:「聖者!於何佛所得此法門?所從來剎,去此幾何?發來久如?」

  告言:「善男子!此事難知,一切世間天、人、阿脩羅、沙門、婆羅門等所不能了;唯勇猛精進無退無怯諸菩薩眾,已為一切善友所攝、諸佛所念,善根具足,志樂清淨,得菩薩根,有智慧眼,能聞能持,能解能說。」

  善財言:「聖者!我承佛神力、善知識力,能信能受,願為我說!」

  正趣菩薩言:

  「善男子!我從東方妙藏世界普勝生佛所而來此土,於彼佛所得此法門,從彼發來已經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劫,一一念中舉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步,一一步過不可說不可說世界微塵數佛剎。一一佛剎,我皆遍入,至其佛所,以妙供具而為供養;此諸供具,皆是無上心所成,無作法所印,諸如來所忍,諸菩薩所歎。善男子!我又普見彼世界中一切眾生,悉知其心,悉知其根,隨其欲解,現身說法,或放光明,或施財寶,種種方便,教化調伏,無有休息。如從東方,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亦復如是。

  「善男子!我唯得此菩薩普疾行解脫,能疾周遍到一切處。如諸菩薩摩訶薩,普於十方無所不至,智慧境界等無差別,善布其身悉遍法界,至一切道,入一切剎,知一切法,到一切世,平等演說一切法門,同時照耀一切眾生,於諸佛所不生分別,於一切處無有障礙;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善男子!於此南方有城,名:墮羅鉢底;其中有神,名曰:大天。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遶無數匝,慇懃瞻仰,辭退而去。

  爾時,善財童子入菩薩廣大行,求菩薩智慧境,見菩薩神通事,念菩薩勝功德,生菩薩大歡喜,起菩薩堅精進,入菩薩不思議自在解脫,行菩薩功德地,觀菩薩三昧地,住菩薩總持地,入菩薩大願地,得菩薩辯才地,成菩薩諸力地。

  漸次遊行,至於彼城,推問大天今在何所?人咸告言:「在此城內,現廣大身,為眾說法。」

  爾時,善財至大天所,頂禮其足,於前合掌而作是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教誨,願為我說!」

  爾時,大天長舒四手,取四大海水自洗其面,持諸金華以散善財,而告之言:

  「善男子!一切菩薩,難可得見,難可得聞,希出世間,於眾生中最為第一,是諸人中芬陀利華,為眾生歸,為眾生救,為諸世間作安隱處,為諸世間作大光明,示迷惑者安隱正道;為大導師,引諸眾生入佛法門;為大法將,善能守護一切智城。菩薩如是難可值遇,唯身、語、意無過失者,然後乃得見其形像、聞其辯才,於一切時常現在前。

  「善男子!我已成就菩薩解脫,名為:雲網。」

  善財言:「聖者!雲網解脫境界云何?」

  爾時,大天於善財前,示現金聚、銀聚、瑠璃聚、玻瓈聚、硨磲聚、碼碯聚、大焰寶聚、離垢藏寶聚、大光明寶聚、普現十方寶聚、寶冠聚、寶印聚、寶瓔珞聚、寶璫聚、寶釧聚、寶鎖聚、珠網聚、種種摩尼寶聚、一切莊嚴具聚、如意摩尼聚,皆如大山;又復示現一切華、一切鬘、一切香、一切燒香、一切塗香、一切衣服、一切幢幡、一切音樂、一切五欲娛樂之具,皆如山積;及現無數百千萬億諸童女眾。而彼大天告善財言:

  「善男子!可取此物,供養如來,修諸福德,并施一切,攝取眾生,令其修學檀波羅蜜,能捨難捨。善男子!如我為汝,示現此物,教汝行施;為一切眾生悉亦如是,皆令以此善根熏習,於三寶所、善知識所,恭敬供養,增長善法,發於無上菩提之意。

  「善男子!若有眾生貪著五欲,自放逸者,為其示現不淨境界;若有眾生瞋恚、憍慢、多諍競者,為其示現極可怖形,如羅剎等飲血噉肉;令其見已,驚恐惶懼,心意調柔,捨離怨結。若有眾生惛[4]沈、懶惰,為其示現王、賊、水、火及諸重疾;令其見已,心生惶怖,知有憂苦而自勉策。以如是等種種方便,令捨一切諸不善行,修行善法;令除一切波羅蜜障,具波羅蜜;令超一切障礙險道,到無障處。

  「善男子!我唯知此雲網解脫。如諸菩薩摩訶薩,猶如帝釋,已能摧伏一切煩惱阿脩羅軍;猶如大水,普能消滅一切眾生諸煩惱火;猶如猛火,普能乾竭一切眾生諸愛欲水;猶如大風,普能吹倒一切眾生諸見取幢;猶如金剛,悉能摧破一切眾生諸我見山。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善男子!此閻浮提摩竭提國菩提場中,有主地神,其名:安住。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禮大天足,遶無數匝,辭退而去。

  爾時,善財童子漸次遊行,趣摩竭提國菩提場內安住神所,百萬地神同在其中,更相謂言:「此來童子即是佛藏,必當普為一切眾生作所依處,必當普壞一切眾生無明[穀-禾+卵]藏。此人已生法王種中,當以離垢無礙法繒而冠其首,當開智慧大珍寶藏,摧伏一切邪論異道。」

  時,安住等百萬地神,放大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普令大地同時震吼,種種寶物處處莊嚴,影潔光流遞相鑒徹;一切葉樹俱時生長,一切華樹咸共開敷,一切果樹靡不成熟,一切河流遞相灌注,一切池沼悉皆盈滿;雨細香雨遍灑其地,風來吹華普散其上,無數音樂一時俱奏,天莊嚴具咸出美音;牛王、象王、師子王等,皆生歡喜,踊躍、哮吼,猶如大山相擊出聲;百千伏藏自然踊現。

  時,安住地神告善財言:「善來童子!汝於此地曾種善根,我為汝現,汝欲見不?」

  爾時,善財禮地神足,遶無數匝,合掌而立,白言:「聖者!唯然!欲見。」

  時,安住地神以足按地,百千億阿僧祇寶藏自然踊出,告言:

  「善男子!今此寶藏隨逐於汝,是汝往昔善根果報,是汝福力之所攝受,汝應隨意自在受用。

  「善男子!我得菩薩解脫,名:不可壞智慧藏,常以此法成就眾生。

  「善男子!我憶自從然燈佛來,常隨菩薩,恭敬守護,觀察菩薩所有心行、智慧境界、一切誓願、諸清淨行、一切三昧、廣大神通、大自在力、無能壞法,遍往一切諸佛國土,普授一切諸如來記,轉於一切諸佛法輪,廣說一切修多羅門,大法光明普皆照耀,教化調伏一切眾生,示現一切諸佛神變,我皆能領受、皆能憶持。

  「善男子!乃往古世,過須彌山微塵數劫,有劫名:莊嚴,世界名:月幢,佛號:妙眼,於彼佛所得此法門。善男子!我於此法門,若入若出修習增長,常見諸佛未曾捨離,始從初得乃至賢劫,於其中間,值遇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如來、應、正等覺,悉皆承事,恭敬供養;亦見彼佛詣菩提座,現大神力;亦見彼佛所有一切功德善根。

  「善男子!我唯知此不可壞智慧藏法門。如諸菩薩摩訶薩常隨諸佛,能持一切諸佛所說,入一切佛甚深智慧,念念充遍一切法界,等如來身,生諸佛心,具諸佛法,作諸佛事;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功德行?

  「善男子!此閻浮提摩竭提國迦毘羅城,有主夜神,名:婆珊婆演底。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時,善財童子禮地神足,遶無數匝,慇懃瞻仰,辭退而去。

  爾時,善財童子一心思惟安住神教,憶持菩薩不可沮壞智藏解脫,修其三昧,學其軌則,觀其遊戲,入其微妙,得其智慧,達其平等,知其無邊,測其甚深。

  漸次遊行,至於彼城,從東門入,佇立未久,便見日沒。心念隨順諸菩薩教,渴仰欲見彼主夜神,於善知識生如來想,復作是念:「由善知識得周遍眼,普能明見十方境界;由善知識得廣大解,普能了達一切所緣;由善知識得三昧眼,普能觀察一切法門;由善知識得智慧眼,普能明照十方剎海。」

  作是念時,見彼夜神於虛空中,處寶樓閣香蓮華藏師子之座,身真金色,目髮紺青,形貌端嚴,見者歡喜,眾寶瓔珞以為嚴飾,身服朱衣,首戴梵冠,一切星宿炳然在體。於其身上一一毛孔,皆現化度無量無數惡道眾生,令其免離險難之像;是諸眾生,或生人中,或生天上,或有趣向二乘菩提,或有修行一切智道。又彼一一諸毛孔中,示現種種教化方便,或為現身,或為說法,或為示現聲聞乘道,或為示現獨覺乘道,或為示現諸菩薩行、菩薩勇猛、菩薩三昧、菩薩自在、菩薩住處、菩薩觀察、菩薩師子頻申、菩薩解脫遊戲,如是種種成熟眾生。

  善財童子見聞此已,心大歡喜,以身投地,禮夜神足,遶無數匝,於前合掌而作是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我心冀望依善知識獲諸如來功德法藏。唯願示我一切智道,我行於中,至十力地!」

  時,彼夜神告善財言:

  「善哉善哉!善男子!汝能深心敬善知識,樂聞其語,修行其教;以修行故,決定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善男子!我得菩薩破一切眾生癡暗法光明解脫。善男子!我於惡慧眾生,起大慈心;於不善業眾生,起大悲心;於作善業眾生,起於喜心;於善惡二行眾生,起不二心;於雜染眾生,起令生清淨心;於邪道眾生,起令生正行心;於劣解眾生,起令興大解心;於樂生死眾生,起令捨輪轉心;於住二乘道眾生,起令住一切智心。善男子!我以得此解脫故,常與如是心共相應。

  「善男子!我於夜闇人靜,鬼、神、盜賊、諸惡眾生所遊行時,密雲重霧、惡風暴雨、日月星宿並皆昏蔽不見色時,見諸眾生,若入於海,若行於陸,山林、曠野、諸險難處,或遭盜賊,或乏資糧,或迷惑方隅,或忘失道路,慞惶憂怖不能自出;我時即以種種方便而救濟之。

  「為海難者,示作船師、魚王、馬王、龜王、象王、阿脩羅王及以海神;為彼眾生,止惡風雨,息大波浪,引其道路,示其洲岸,令免怖畏,悉得安隱。復作是念:『以此善根,迴施眾生,願令捨離一切諸苦。』

  「為在陸地一切眾生於夜暗中遭恐怖者,現作日月及諸星宿、晨霞、夕電種種光明,或作屋宅,或為人眾,令其得免恐怖之厄。復作是念:『以此善根,迴施眾生,悉令除滅諸煩惱暗。』一切眾生,有惜壽命,有愛名聞,有貪財寶,有重官位,有著男女,有戀妻妾,未稱所求,多生憂怖;我皆救濟,令其離苦。

  「為行山險而留難者,為作善神,現形親近;為作好鳥,發音慰悅;為作靈藥,舒光照耀;示其果[5]樹,示其泉井,示正直道,示平坦地,令其免離一切憂厄。

  「為行曠野、稠林、險道,藤蘿所羂、雲霧所暗而恐怖者,示其正道,令得出離。作是念言:『願一切眾生,伐見稠林,截愛羅網,出生死野,滅煩惱暗,入一切智平坦正道,到無畏處畢竟安樂。』

  「善男子!若有眾生,樂著國土而憂苦者;我以方便,令生厭離。作是念言:『願一切眾生不著諸蘊,住一切佛薩婆若境。』

  「善男子!若有眾生,樂著聚落,貪愛宅舍,常處黑暗,受諸苦者;我為說法,令生厭離,令法滿足,令依法住。作是念言:『願一切眾生,悉不貪樂六處聚落,速得出離生死境界,究竟安住一切智城。』

  「善男子!若有眾生行暗夜中,迷惑十方,於平坦路生險難想,於險難道起平坦想,以高為下,以下為高,其心迷惑,生大苦惱。我以方便舒光照及,若欲出者,示其門戶;若欲行者,示其道路;欲度溝洫,示其橋梁;欲涉河海,與其船筏;樂觀方者,示其險易安危之處;欲休息者,示其城邑、水、樹之所。作是念言:『如我於此照除夜暗,令諸世事悉得宣敘;願我普於一切眾生生死長夜、無明暗處,以智慧光普皆照了。是諸眾生無有智眼,想心見倒之所覆翳,無常常想,無樂樂想,無我我想,不淨淨想,堅固執著我人眾生、蘊界處法,迷惑因果,不識善惡,殺害眾生,乃至邪見,不孝父母,不敬沙門及婆羅門,不知惡人,不識善人,貪著惡事,安住邪法,毀謗如來,壞正法輪,於諸菩薩呰辱傷害,輕大乘道,斷菩提心,於有恩人反加殺害,於無恩處常懷怨結,毀謗賢聖,親近惡伴,盜塔寺物,作五逆罪,不久當墮三惡道處。願我速以大智光明,破彼眾生無明黑暗,令其疾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既發心已,示普賢乘,開十力道,亦示如來法王境界,亦示諸佛一切智城、諸佛所行、諸佛自在、諸佛成就、諸佛總持、一切諸佛共同一身、一切諸佛平等之處,令其安住。

  「善男子!一切眾生,或病所纏,或老所侵,或苦貧窮,或遭禍難,或犯王法,臨當受刑,無所依怙,生大怖畏;我皆救濟,使得安隱。復作是念:『願我以法普攝眾生,令其解脫一切煩惱、生老病死、憂悲苦患,近善知識,常行法施,勤行善業,速得如來清淨法身,住於究竟無變易處。』

  「善男子!一切眾生入見稠林,住於邪道,於諸境界起邪分別,常行不善身、語、意業,妄作種種諸邪苦行,於非正覺生正覺想,於正覺所非正覺想,為惡知識之所攝受,以起惡見,將墮惡道;我以種種諸方便門而為救護,令住正見,生人天中。復作是念:『如我救此將墜惡道諸眾生等,願我普救一切眾生,悉令解脫一切諸苦,住波羅蜜出世聖道,於一切智得不退轉,具普賢願,近一切智,而不捨離諸菩薩行,常勤教化一切眾生。』」

  爾時,婆珊婆演底主夜神,欲重宣此解脫義,承佛神力,觀察十方,為善財童子而說頌言:

「我此解脫門,  生淨法光明,
 能破愚癡暗,  待時而演說。
 我昔無邊劫,  勤行廣大慈,
 普覆諸世間,  佛子應修學。
 寂靜大悲海,  出生三世佛,
 能滅眾生苦,  汝應入此門。
 能生世間樂,  亦生出世樂,
 令我心歡喜,  汝應入此門。
 既捨有為患,  亦遠聲聞果,
 淨修諸佛力,  汝應入此門。
 我目甚清淨,  普見十方剎,
 亦見其中佛,  菩提樹下坐,
 相好莊嚴身,  無量眾圍遶,
 一一毛孔內,  種種光明出;
 見諸群生類,  死此而生彼,
 輪迴五趣中,  常受無量苦。
 我耳甚清淨,  聽之無不及,
 一切語言海,  悉聞能憶持;
 諸佛轉法輪,  其聲妙無比,
 所有諸文字,  悉皆能憶持。
 我鼻甚清淨,  於法無所礙,
 一切皆自在,  汝應入此門。
 我舌甚廣大,  淨好能言說,
 隨應演妙法,  汝應入此門。
 我身甚清淨,  三世等如如,
 隨諸眾生心,  一切悉皆現。
 我心淨無礙,  如空含萬像,
 普念諸如來,  而亦不分別。
 了知無量剎,  一切諸心海,
 諸根及欲樂,  而亦不分別。
 我以大神通,  震動無量剎,
 其身悉遍往,  調彼難調眾。
 我福甚廣大,  如空無有盡,
 供養諸如來,  饒益一切眾。
 我智廣清淨,  了知諸法海,
 除滅眾生惑,  汝應入此門。
 我知三世佛,  及以一切法,
 亦了彼方便,  此門遍無等。
 一一塵中見,  三世一切剎,
 亦見彼諸佛,  此是普門力。
 十方剎塵內,  悉見盧舍那,
 菩提樹下坐,  成道演妙法。」

  爾時,善財童子白夜神言:「汝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為幾時耶?得此解脫其已久如,乃能如是饒益眾生?」

  其神答言:

  「善男子!乃往古世,過如須彌山微塵數劫,有劫名:寂靜光,世界名:出生妙寶,有五億佛於中出現。彼世界中有四天下,名:寶月燈光,有城,名:蓮華光,王名:善法度,以法施化,成就七寶,王四天下。王有夫人,名:法慧月,夜久眠寐。時,彼城東有一大林,名為:寂住,林中有一大菩提樹,名:一切光摩尼王莊嚴身出生一切佛神力光明。

  「爾時,有佛名:一切法雷音王,於此樹下成等正覺,放無量色廣大光明,遍照出生妙寶世界。蓮華光城內有主夜神,名為:淨月,詣王夫人法慧月所,動身瓔珞以覺夫人,而告之言:『夫人當知,一切法雷音王如來,於寂住林成無上覺,及廣為說諸佛功德自在神力、普賢菩薩所有行願。』令王夫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意,供養彼佛及諸菩薩、聲聞、僧眾。

  「善男子!時王夫人法慧月者,豈異人乎?我身是也!

  「我於彼佛所發菩提心種善根故,於須彌山微塵數劫,不生地獄、餓鬼、畜生諸惡趣中,亦不生於下賤之家,諸根具足,無有眾苦,於天人中福德殊勝,不生惡世,恒不離佛及諸菩薩、大善知識,常於其所種植善根,經八十須彌山微塵數劫常受安樂,而未滿足菩薩諸根。

  「過此劫已,復過萬劫,於賢劫前,有劫名:無憂遍照,世界名:離垢妙光。其世界中淨穢相雜,有五百佛於中出現。其第一佛,名:須彌幢寂靜妙眼如來、應、正等覺;我為:名稱長者;女名:妙慧光明,端正殊妙。彼淨月夜神,以願力故,於離垢世界一四天下妙幢王城中生,作主夜神,名:清淨眼。我於一時,在父母邊,夜久眠息。彼清淨眼來詣我所,震動我宅,放大光明,出現其身,讚佛功德言:『妙眼如來坐菩提座,始成正覺。』勸諭於我及以父母并諸眷屬,令速見佛;自為前導,引至佛所,廣興供養。

  「我纔見佛,即得三昧,名:出生見佛調伏眾生三世智光明輪。獲此三昧故,能憶念須彌山微塵數劫,亦見其中諸佛出現,於彼佛所聽聞妙法;以聞法故,即得此破一切眾生暗法光明解脫。得此解脫已,即見其身遍往佛剎微塵數世界,亦見彼世界所有諸佛,又見自身在其佛所;亦見彼世界一切眾生,解其言音,識其根性,知其往昔曾為善友之所攝受,隨其所樂而為現身,令生歡喜。

  「我時於彼所得解脫,念念增長,此心無間;又見自身遍往百佛剎微塵數世界,此心無間;又見自身遍往千佛剎微塵數世界,此心無間;又見自身遍往百千佛剎微塵數世界。如是,念念乃至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世界,亦見彼世界中一切如來;亦自見身在彼佛所,聽聞妙法,受持憶念,觀察決了;亦知彼佛諸本事海、諸大願海,彼諸如來嚴淨佛剎,我亦嚴淨;亦見彼世界一切眾生,隨其所應而為現身教化調伏。此解脫門,念念增長,如是乃至充滿法界。

  「善男子!我唯知此菩薩破一切眾生暗法光明解脫。如諸菩薩摩訶薩,成就普賢無邊行願,普入一切諸法界海,得諸菩薩金剛智幢自在三昧,出生大願,住持佛種;於念念中,成滿一切大功德海,嚴淨一切廣大世界;以自在智,教化成熟一切眾生;以智慧日,滅除一切世間暗障;以勇猛智,覺悟一切眾生惛睡;以智慧月,決了一切眾生疑惑;以清淨音,斷除一切諸有執著;於一切法界一一塵中,示現一切自在神力,智眼明淨,等見三世。而我何能知其妙行、說其功德、入其境界、示其自在?

  「善男子!此閻浮提摩竭提國菩提場內,有主夜神,名:普德淨光。我本從其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常以妙法開悟於我。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

  爾時,善財童子向婆珊婆演底神而說頌曰:

「見汝清淨身,  相好超世間,
 如文殊師利,  亦如寶山王。
 汝法身清淨,  三世悉平等,
 世界悉入中,  成壞無所礙。
 我觀一切趣,  悉見汝形像,
 一一毛孔中,  星月各分布。
 汝心極廣大,  如空遍十方,
 諸佛悉入中,  清淨無分別。
 一一毛孔內,  悉放無數光,
 十方諸佛所,  普雨莊嚴具。
 一一毛孔內,  各現無數身,
 十方諸國土,  方便度眾生。
 一一毛孔內,  示現無量剎,
 隨諸眾生欲,  種種令清淨。
 若有諸眾生,  聞名及見身,
 悉獲功德利,  成就菩提道。
 多劫在惡趣,  始得見聞汝,
 亦應歡喜受,  以滅煩惱故。
 千剎微塵劫,  歎汝一毛德,
 劫數猶可窮,  功德終無盡。」

  時,善財童子說此頌已,頂禮其足,遶無量匝,慇懃瞻仰,辭退而去。


校勘

  1. 此處原文為「唼」
  2. 此處原文為「昆」
  3. 此處原文為「曰」
  4. 此處原文為「惽」
  5. 此處原文為「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