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廣佛華嚴經八十卷/7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二十[编辑]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七十九

于闐國三藏實叉難陀奉 制譯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二十

  爾時,善財童子恭敬右遶彌勒菩薩摩訶薩已,而白之言:「唯願大聖開樓閣門,令我得入!」

  時,彌勒菩薩前詣樓閣,彈指出聲,其門即開,命善財入。善財心喜,入已還閉。

  見其樓閣廣博無量同於虛空,阿僧祇寶以為其地;阿僧祇宮殿、阿僧祇門闥、阿僧祇窓牖、阿僧祇階陛、阿僧祇欄楯、阿僧祇道路,皆七寶成;阿僧祇幡、阿僧祇幢、阿僧祇蓋,周迴間列;阿僧祇眾寶瓔珞、阿僧祇真珠瓔珞、阿僧祇赤真珠瓔珞、阿僧祇師子珠瓔珞,處處垂下;阿僧祇半月、阿僧祇繒帶、阿僧祇寶網,以為嚴飾;阿僧祇寶鐸風動成音,散阿僧祇天諸雜華,懸阿僧祇天寶鬘帶,嚴阿僧祇眾寶香爐,雨阿僧祇細末金屑,懸阿僧祇寶鏡,然阿僧祇寶燈,布阿僧祇寶衣,列阿僧祇寶帳,設阿僧祇寶座[1],阿僧祇寶繒以敷座上;阿僧祇閻浮檀金童女像、阿僧祇雜寶諸形像、阿僧祇妙寶菩薩像,處處充遍;阿僧祇眾鳥出和雅音;阿僧祇寶優鉢羅華、阿僧祇寶波頭摩華、阿僧祇寶拘物頭華、阿僧祇寶芬陀利華,以為莊嚴;阿僧祇寶樹次第行列,阿僧祇摩尼寶放大光明。如是等無量阿僧祇諸莊嚴具,以為莊嚴。

  又見其中,有無量百千諸妙樓閣,一一嚴飾悉如上說;廣博嚴麗皆同虛空,不相障礙亦無雜亂。善財童子於一處中見一切處,一切諸處悉如是見。

  爾時,善財童子見毘盧遮那莊嚴藏樓閣如是種種不可思議自在境界,生大歡喜,踊躍無量,身心柔軟,離一切想,除一切障,滅一切惑,所見不忘,所聞能憶,所思不亂,入於無礙解脫之門。普運其心,普見一切,普申敬禮,纔始稽首,以彌勒菩薩威神之力,自見其身遍在一切諸樓閣中,具見種種不可思議自在境界。

  所謂:或見彌勒菩薩初發無上菩提心時如是名字、如是種族,如是善友之所開悟,令其種植如是善根、住如是壽、在如是劫、值如是佛、處於如是莊嚴剎土、修如是行、發如是願;彼諸如來如是眾會、如是壽命,經爾許時親近供養。——悉皆明見。

  或見彌勒最初證得慈心三昧,從是已來,號為慈氏;或見彌勒修諸妙行,成滿一切諸波羅蜜;或見得忍,或見住地,或見成就清淨國土,或見護持如來正教,為大法師,得無生忍,某時、某處、某如來所受於無上菩提之記。

  或見彌勒為轉輪王,勸諸眾生住十善道;或為護世,饒益眾生;或為釋天,訶[2]責五欲;或為焰摩天王,讚不放逸;或為兜率天王,稱歎一生菩薩功德;或為化樂天王,為諸天眾現諸菩薩變化莊嚴;或為他化自在天王,為諸天眾演說一切諸佛之法;或作魔王,說一切法皆悉無常;或為梵王,說諸禪定無量喜樂;或為阿脩羅王,入大智海,了法如幻,為其眾會常演說法,斷除一切憍慢醉傲。

  或復見其處閻羅界,放大光明,救地獄苦;或見在於餓鬼之處,施諸飲食,濟彼飢渴;或見在於畜生之道,種種方便,調伏眾生。

  或復見為護世天王眾會說法,或復見為忉利天王眾會說法,或復見為焰摩天王眾會說法,或復見為兜率天王眾會說法,或復見為化樂天王眾會說法,或復見為他化自在天王眾會說法,或復見為大梵王眾會說法,或復見為龍王眾會說法,或復見為夜叉、羅剎王眾會說法,或復見為乾闥婆、緊那羅王眾會說法,或復見為阿脩羅、陀那婆王眾會說法,或復見為迦樓羅、摩睺羅伽王眾會說法,或復見為其餘一切人、非人等眾會說法,或復見為聲聞眾會說法,或復見為緣覺眾會說法,或復見為初發心乃至一生所繫已灌頂者諸菩薩眾而演說法。

  或見讚說初地乃至十地所有功德,或見讚說滿足一切諸波羅蜜,或見讚說入諸忍門,或見讚說諸大三昧門,或見讚說甚深解脫門,或見讚說諸禪三昧神通境界,或見讚說諸菩薩行,或見讚說諸大誓願,或見與諸同行菩薩讚說世間資生工巧種種方便利眾生事,或見與諸一生菩薩讚說一切佛灌頂門。

  或見彌勒於百千年,經行、讀誦、書寫經卷,勤求觀察,為眾說法,或入諸禪四無量心,或入遍處及諸解脫,或入三昧以方便力現諸神變。

  或見諸菩薩入變化三昧,各於其身一一毛孔,出於一切變化身雲;或見出天眾身雲,或見出龍眾身雲,或見出夜叉、乾闥婆、緊那羅、阿脩羅、迦樓羅、摩睺羅伽、釋、梵、護世、轉輪聖王、小王、王子、大臣、官屬、長者、居士身雲,或見出聲聞、緣覺及諸菩薩、如來身雲,或見出一切眾生身雲。

  或見出妙音,讚諸菩薩種種法門。所謂:讚說菩提心功德門;讚說檀波羅蜜乃至智波羅蜜功德門;讚說諸攝、諸禪、諸無量心,及諸三昧、三摩鉢底、諸通、諸明、總持、辯才、諸諦、諸智、止觀、解脫、諸緣、諸依、諸說法門;讚說念、處、正勤、神足、根、力、七菩提分、八聖道分、諸聲聞乘、諸獨覺乘、諸菩薩乘、諸地、諸忍、諸行、諸願,如是等一切諸功德門。

  或復於中,見諸如來,大眾圍遶;亦見其佛生處、種姓、身形、壽命、剎劫、名號、說法利益、教住久近,乃至所有道場眾會種種不同,悉皆明見。

  又復於彼莊嚴藏內諸樓閣中,見一樓閣,高廣嚴飾,最上無比;於中悉見三千世界百億四天下、百億兜率陀天,一一皆有彌勒菩薩降神誕生、釋梵天王捧持頂戴、遊行七步、觀察十方、大師子吼、現為童子、居處宮殿、遊戲園苑、為一切智出家苦行、示受乳糜、往詣道場、降伏諸魔、成等正覺、觀菩提樹、梵王勸請轉正法輪、昇天宮殿而演說法、劫數壽量、眾會莊嚴、所淨國土、所修行願、教化成熟眾生方便、分布舍利、住持教法,皆悉不同。

  爾時,善財自見其身,在彼一切諸如來所;亦見於彼一切眾會、一切佛事,憶持不忘,通達無礙。復聞一切諸樓閣內,寶網鈴鐸及諸樂器,皆悉演暢不可思議微妙法音,說種種法。所謂:或說菩薩發菩提心,或說修行波羅蜜行,或說諸願,或說諸地,或說恭敬供養如來,或說莊嚴諸佛國土,或說諸佛說法差別。如上所說一切佛法,悉聞其音,敷暢辨[3]了。

  又聞某處,有某菩薩,聞某法門,某善知識之所勸導發菩提心,於某劫、某剎、某如來所、某大眾中,聞於某佛如是功德,發如是心,起如是願,種於如是廣大善根;經若干劫修菩薩行,於爾許時當成正覺,如是名號,如是壽量,如是國土,具足莊嚴,滿如是願,化如是眾,如是聲聞、菩薩眾會;般涅槃後,正法住世,經爾許劫,利益如是無量眾生。

  或聞某處,有某菩薩,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智慧,修習如是諸波羅蜜。或聞某處有某菩薩,為求法故,棄捨王位及諸珍寶、妻子、眷屬、手、足、頭、目,一切身分皆無所吝。或聞某處,有某菩薩,守護如來所說正法,為大法師,廣行法施,建法幢,吹法螺,擊法鼓,雨法雨,造佛塔廟,作佛形像,施諸眾生一切樂具。或聞某處,有某如來,於某劫中,成等正覺,如是國土,如是眾會,如是壽命,說如是法,滿如是願,教化如是無量眾生。

  善財童子聞如是等不可思議微妙法音,身心歡喜,柔軟悅澤,即得無量諸總持門、諸辯才門、諸禪、諸忍、諸願、諸度、諸通、諸明,及諸解脫、諸三昧門。

  又見一切諸寶鏡中種種形像。所謂:或見諸佛眾會道場,或見菩薩眾會道場,或見聲聞眾會道場,或見緣覺眾會道場,或見淨世界,或見不淨世界,或見淨不淨世界,或見不淨淨世界,或見有佛世界,或見無佛世界,或見小世界,或見中世界,或見大世界,或見因陀羅網世界,或見覆世界,或見仰世界,或見平坦世界,或見地獄、畜生、餓鬼所住世界,或見天人充滿世界。於如是等諸世界中,見有無數大菩薩眾,或行或坐作諸事業,或起大悲憐愍眾生,或造諸論利益世間,或受或持,或書或誦,或問或答,三時懺悔,迴向發願。

  又見一切諸寶柱中,放摩尼王大光明網,或青、或黃、或赤、或白、或玻瓈色、或水精色、或帝青色、或虹霓色、或閻浮檀金色,或作一切諸光明色。

  又見彼閻浮檀金童女及眾寶像,或以其手而執華雲,或執衣雲,或執幢幡,或執鬘蓋,或持種種塗香、末香,或持上妙摩尼寶網,或垂金鎖,或挂瓔珞,或舉其臂捧莊嚴具,或低其首垂摩尼冠,曲躬瞻仰,目不暫捨。

  又見彼真珠瓔珞,常出香水,具八功德;瑠璃、瓔珞,百千光明,同時照耀;幢、幡、網、蓋,如是等物,一切皆以眾寶莊嚴。

  又復見彼優鉢羅華、波頭摩華、拘物頭華、芬陀利華,各各生於無量諸華,或大一手,或長一肘,或復縱廣猶如車輪,一一華中皆悉示現種種色像以為嚴飾。所謂:男色像、女色像、童男色像、童女色像、釋、梵、護世、天、龍、夜叉、乾闥婆、阿脩羅、迦樓羅、緊那羅、摩睺羅伽、聲聞、緣覺及諸菩薩。如是一切眾生色像,皆悉合掌,曲躬禮敬。

  亦見如來結跏趺坐,三十二相莊嚴其身。

  又復見彼淨瑠璃地,一一步間,現不思議種種色像。所謂:世界色像、菩薩色像、如來色像及諸樓閣莊嚴色像。

  又於寶樹枝、葉、華、果一一事中,悉見種種半身色像。所謂:佛半身色像、菩薩半身色像,天、龍、夜叉,乃至護世、轉輪聖王、小王、王子、大臣、官長,及以四眾半身色像。其諸色像,或執華鬘,或執瓔珞,或持一切諸莊嚴具;或有曲躬合掌禮敬,一心瞻仰,目不暫捨;或有讚歎,或入三昧。其身悉以相好莊嚴,普放種種諸色光明,所謂:金色光明、銀色光明、珊瑚色光明、兜沙羅色光明、帝青色光明、毘盧遮那寶色光明、一切眾寶色光明、瞻波迦華色光明。

  又見諸樓閣半月像中,出阿僧祇日月星宿種種光明普照十方。

  又見諸樓閣周迴四壁,一一步內,一切眾寶以為莊嚴。一一寶中,皆現彌勒曩劫修行菩薩道時,或施頭目,或施手足、脣舌、牙齒、耳鼻、血肉、皮膚、骨髓乃至爪髮,如是一切,悉皆能捨;妻妾、男女、城邑、聚落、國土、王位,隨其所須,盡皆施與。處牢獄者,令得出離;被繫縛者,使其解脫;有疾病者,為其救療;入邪徑者,示其正道。或為船師,令度大海;或為馬王,救護惡難;或為大仙,善說諸論;或為輪王,勸修十善;或為醫王,善療眾病;或孝順父母,或親近善友,或作聲聞,或作緣覺,或作菩薩,或作如來,教化調伏一切眾生;或為法師,奉行佛教,受持讀誦,如理思惟,立佛支提,作佛形像,若自供養,若勸於他,塗香散華,恭敬禮拜。如是等事,相續不絕。或見坐於師子之座,廣演說法,勸諸眾生安住十善,一心歸向佛、法、僧寶,受持五戒及八齋戒,出家聽法,受持讀誦,如理修行。

  乃至見於彌勒菩薩,百千億那由他阿僧祇劫,修行諸度一切色像;又見彌勒曾所承事諸善知識,悉以一切功德莊嚴;亦見彌勒在彼一一善知識所,親近供養,受行其教,乃至住於灌頂之地。

  時,諸知識告善財言:「善來童子!汝觀此菩薩不思議事,莫生疲厭。」

  爾時,善財童子得不忘失憶念力故,得見十方清淨眼故,得善觀察無礙智故,得諸菩薩自在智故,得諸菩薩已入智地廣大解故,於一切樓閣一一物中,悉見如是及餘無量不可思議自在境界諸莊嚴事。

  譬如有人,於睡夢中見種種物,所謂:城邑、聚落、宮殿、園苑、山林、河池、衣服、飲食乃至一切資生之具;或見自身父母兄弟、內外親屬;或見大海須彌山王,乃至一切諸天宮殿、閻浮提等四天下事;或見其身形量廣大百千由旬,房舍、衣服悉皆相稱,謂於晝日經無量時不眠不寢受諸安樂。從睡覺已,乃知是夢,而能明記所見之事。善財童子亦復如是,以彌勒菩薩力所持故,知三界法皆如夢故,滅諸眾生狹劣想故,得無障礙廣大解故,住諸菩薩勝境界故,入不思議方便智故,能見如是自在境界。

  譬如有人,將欲命終,見隨其業所受報相:行惡業者,見於地獄、畜生、餓鬼所有一切眾苦境界,或見獄卒手持兵仗或瞋或罵囚執將去,亦聞號叫、悲歎之聲,或見灰河,或見鑊湯,或見刀山,或見劍樹,種種逼迫,受諸苦惱;作善業者,即見一切諸天宮殿無量天眾、天諸采女,種種衣服具足莊嚴,宮殿、園林盡皆妙好。身雖未死,而由業力見如是事。善財童子亦復如是,以菩薩業不思議力,得見一切莊嚴境界。

  譬如有人,為鬼所持,見種種事,隨其所問,悉皆能答。善財童子亦復如是,菩薩智慧之所持故,見彼一切諸莊嚴事,若有問者,靡不能答。

  譬如有人,為龍所持,自謂是龍,入於龍宮,於少時間,自謂已經日月年載。善財童子亦復如是,以住菩薩智慧想故,彌勒菩薩所加持故,於少時間謂無量劫。

  譬如梵宮,名:莊嚴藏,於中悉見三千世界一切諸物不相雜亂。善財童子亦復如是,於樓觀中,普見一切莊嚴境界種種差別不相雜亂。

  譬如比丘,入遍處定,若行、若住、若坐、若臥,隨所入定,境界現前。善財童子亦復如是,入於樓觀,一切境界悉皆明了。

  譬如有人,於虛空中見乾闥婆城具足莊嚴,悉分別知,無有障礙;譬如夜叉宮殿與人宮殿,同在一處而不相雜,各隨其業,所見不同;譬如大海,於中悉見三千世界一切色像;譬如幻師,以幻力故,現諸幻事種種作業。善財童子亦復如是,以彌勒菩薩威神力故,及不思議幻智力故,能以幻智知諸法故,得諸菩薩自在力故,見樓閣中一切莊嚴自在境界。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即攝神力入樓閣中,彈指作聲,告善財言:「善男子起!法性如是,此是菩薩知諸法智因緣聚集所現之相。如是自性,如幻、如夢、如影、如像,悉不成就。」爾時,善財聞彈指聲,從三昧起。

  彌勒告言:「善男子!汝住菩薩不可思議自在解脫,受諸菩薩三昧喜樂,能見菩薩神力所持、助道所流、願智所現種種上妙莊嚴宮殿;見菩薩行,聞菩薩法,知菩薩德,了如來願。」

  善財白言:「唯然!聖者!是善知識加被憶念威神之力。聖者!此解脫門,其名何等?」

  彌勒告言:「善男子!此解脫門,名:入三世一切境界不忘念智莊嚴藏。善男子!此解脫門中,有不可說不可說解脫門,一生菩薩之所能得。」

  善財問言:「此莊嚴事,何處去耶?」

  彌勒答言:「於來處去。」

  曰:「從何處來?」

  曰:「從菩薩智慧神力中來,依菩薩智慧神力而住,無有去處,亦無住處,非集非常,遠離一切。善男子!如龍王降雨,不從身出,不從心出,無有積集,而非不見;但以龍王心念力故,霈然洪霔,周遍天下,如是境界不可思議。善男子!彼莊嚴事亦復如是,不住於內,亦不住外,而非不見;但由菩薩威神之力、汝善根力,見如是事。善男子!譬如幻師作諸幻事,無所從來,無所至去;雖無來去,以幻力故,分明可見。彼莊嚴事亦復如是,無所從來,亦無所去;雖無來去,然以慣習不可思議幻智力故,及由往昔大願力故,如是顯現。」

  善財童子言:「大聖從何處來?」

  彌勒言:

  「善男子!諸菩薩無來無去,如是而來;無行無住,如是而來;無處無著,不沒不生,不住不遷,不動不起,無戀無著,無業無報,無起無滅,不斷不常,如是而來。善男子!菩薩從大悲處來,為欲調伏諸眾生故;從大慈處來,為欲救護諸眾生故;從淨戒處來,隨其所樂而受生故;從大願處來,往昔願力之所持故;從神通處來,於一切處隨樂現故;從無動搖處來,恒不捨離一切佛故;從無取捨處來,不役身心使往來故;從智慧方便處來,隨順一切諸眾生故;從示現變化處來,猶如影像而化現故。

  「然,善男子!汝問於我從何處來者。善男子!我從生處摩羅提國而來於此。善男子!彼有聚落,名為:房舍;有長者子,名:瞿波羅。為化其人,令入佛法,而住於彼;又為生處一切人民隨所應化而為說法,亦為父母及諸眷屬、婆羅門等演說大乘,令其趣入故住於彼。而從彼來。」

  善財童子言:「聖者!何者是菩薩生處?」

  答言:

  「善男子!菩薩有十種生處。何者為十?善男子!菩提心是菩薩生處,生菩薩家故;深心是菩薩生處,生善知識家故;諸地是菩薩生處,生波羅蜜家故;大願是菩薩生處,生妙行家故;大悲是菩薩生處,生四攝家故;如理觀察是菩薩生處,生般若波羅蜜家故;大乘是菩薩生處,生方便善巧家故;教化眾生是菩薩生處,生佛家故;智慧方便是菩薩生處,生無生法忍家故;修行一切法是菩薩生處,生過、現、未來一切如來家故。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以般若波羅蜜為母,方便善巧為父,檀波羅蜜為乳母,尸波羅蜜為養母,忍波羅蜜為莊嚴具,勤波羅蜜為養育者,禪波羅蜜為澣濯人,善知識為教授師,一切菩提分為伴侶,一切善法為眷屬,一切菩薩為兄弟,菩提心為家,如理修行為家法,諸地為家處,諸忍為家族,大願為家教,滿足諸行為順家法,勸發大乘為紹家業,法水灌頂一生所繫菩薩為王太子,成就菩提為能淨家族。

  「善男子!菩薩如是超凡夫地,入菩薩位,生如來家,住佛種性,能修諸行,不斷三寶,善能守護菩薩種族,淨菩薩種,生處尊勝,無諸過惡,一切世間天、人、魔、梵、沙門、婆羅門恭敬讚歎。

  「善男子!菩薩摩訶薩生於如是尊勝家已,知一切法如影像故,於諸世間無所惡賤;知一切法如變化故,於諸有趣無所染著;知一切法無有我故,教化眾生心無疲厭;以大慈悲為體性故,攝受眾生不覺勞苦;了達生死猶如夢故,經一切劫而無怖畏;了知諸蘊皆如幻故,示現受生而無憂厭;知諸界、處同法界故,於諸境界無所壞滅;知一切想如陽焰故,入於諸趣不生倒惑;達一切法皆如幻故,入魔境界不起染著;知法身故,一切煩惱不能欺誑;得自在故,於一切趣通達無礙。

  「善男子!我身普生一切法界,等一切眾生差別色相,等一切眾生殊異言音,等一切眾生種種名號,等一切眾生所樂威儀,隨順世間教化調伏;等一切清淨眾生示現受生,等一切凡夫眾生所作事業,等一切眾生想,等一切菩薩願,而現其身充滿法界。

  「善男子!我為化度與我往昔同修諸行,今時退失菩提心者;亦為教化父母、親屬;亦為教化諸婆羅門,令其離於種族憍慢,得生如來種性之中。——而生於此閻浮提界、摩羅提國、拘吒聚落、婆羅門家。善男子!我住於此大樓閣中,隨諸眾生心之所樂,種種方便教化調伏。善男子!我為隨順眾生心故,我為成熟兜率天中同行天故,我為示現菩薩福智變化莊嚴;超過一切諸欲界故,令其捨離諸欲樂故,令知有為皆無常故,令知諸天盛必衰故,為欲示現將降生時大智法門;與一生菩薩共談論故,為欲攝化諸同行故,為欲教化釋迦如來所遣來者令如蓮華悉開悟故,於此命終,生兜率天。善男子!我願滿足,成一切智,得菩提時,汝及文殊俱得見我。

  「善男子!汝當往詣文殊師利善知識所而問之言:『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云何而入普賢行門?云何成就?云何廣大?云何隨順?云何清淨?云何圓滿?』善男子!彼當為汝分別演說。何以故?文殊師利所有大願,非餘無量百千億那由他菩薩之所能有。

  「善男子!文殊師利童子,其行廣大,其願無邊,出生一切菩薩功德無有休息。善男子!文殊師利常為無量百千億那由他諸佛母,常為無量百千億那由他菩薩師,教化成熟一切眾生,名稱普聞十方世界;常於一切諸佛眾中為說法師,一切如來之所讚歎;住甚深智,能如實見一切諸法,通達一切解脫境界,究竟普賢所行諸行。

  「善男子!文殊師利童子是汝善知識,令汝得生如來家,長養一切諸善根,發起一切助道法,值遇真實善知識;令汝修一切功德,入一切願網,住一切大願;為汝說一切菩薩祕密法,現一切菩薩難思行;與汝往昔同生同行。

  「是故,善男子!汝應往詣文殊之所莫生疲厭,文殊師利當為汝說一切功德。何以故?汝先所見諸善知識聞菩薩行、入解脫門、滿足大願,皆是文殊威神之力,文殊師利於一切處咸得究竟。」

  時,善財童子頂禮其足,遶無量匝,慇懃瞻仰,辭退而去。


校勘

  1. 此處原文為「坐」
  2. 此處原文為「呵」
  3. 此處原文為「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