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廣佛華嚴經八十卷/8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二十一[编辑]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八十

于闐國三藏實叉難陀奉 制譯

入法界品第三十九之二十一

  爾時,善財童子依彌勒菩薩摩訶薩教,漸次而行,經由一百一十餘城已,到普門國蘇摩那城,住其門所,思惟文殊師利,隨順觀察,周旋求覓,希欲奉覲。

  是時,文殊師利遙伸右手,過一百一十由旬,按善財頂,作如是言:

  「善哉善哉!善男子!若離信根,心劣憂悔,功行不具,退失精勤,於一善根心生住著,於少功德便以為足,不能善巧發起行願,不為善知識之所攝護,不為如來之所憶念,不能了知如是法性、如是理趣、如是法門、如是所行、如是境界;若周遍知、若種種知、若盡源底,若解了、若趣入、若解說、若分別、若證知、若獲得,皆悉不能。」

  是時,文殊師利宣說此法,示教利喜,令善財童子成就阿僧祇法門,具足無量大智光明,令得菩薩無邊際陀羅尼、無邊際願、無邊際三昧、無邊際神通、無邊際智,令入普賢行道場,及置善財自所住處;文殊師利還攝不現。

  於是,善財思惟觀察,一心願見文殊師利,及見三千大千世界微塵數諸善知識,悉皆親近,恭敬承事,受行其教,無有違逆;增長趣求一切智慧,廣大悲海,益大慈雲,普觀眾生,生大歡喜,安住菩薩寂靜法門;普緣一切廣大境界,學一切佛廣大功德,入一切佛決定知見,增一切智助道之法,善修一切菩薩深心,知三世佛出興次第;入一切法海,轉一切法輪,生一切世間,入於一切菩薩願海,住一切劫修菩薩行,照明一切如來境界,長養一切菩薩諸根;獲一切智清淨光明,普照十方,除諸暗障,智周法界;於一切佛剎、一切諸有,普現其身,靡不周遍;摧一切障,入無礙法,住於法界平等之地;觀察普賢解脫境界,即聞普賢菩薩摩訶薩名字、行願、助道、正道、諸地地、方便地、入地、勝進地、住地、修習地、境界地、威力地,同住渴仰。

  欲見普賢菩薩,即於此金剛藏菩提場,毘盧遮那如來師子座前,一切寶蓮華藏座上,起等虛空界廣大心、捨一切剎離一切著無礙心、普行一切無礙法無礙心、遍入一切十方海無礙心、普入一切智境界清淨心、觀道場莊嚴明了心、入一切佛法海廣大心、化一切眾生界周遍心、淨一切國土無量心、住一切劫無盡心、趣如來十力究竟心。

  善財童子起如是心時,由自善根力、一切如來所加被力、普賢菩薩同善根力故,見十種瑞相。何等為十?所謂:見一切佛剎清淨,一切如來成正等覺;見一切佛剎清淨,無諸惡道;見一切佛剎清淨,眾妙蓮華以為嚴飾;見一切佛剎清淨,一切眾生身心清淨;見一切佛剎清淨,種種眾寶之所莊嚴;見一切佛剎清淨,一切眾生諸相嚴身;見一切佛剎清淨,諸莊嚴雲以覆其上;見一切佛剎清淨,一切眾生互起慈心,遞相利益,不為惱害;見一切佛剎清淨,道場莊嚴;見一切佛剎清淨,一切眾生心常念佛。是為十。

  又見十種光明相。何等為十?所謂:見一切世界所有微塵,一一塵中,出一切世界微塵數佛光明網雲,周遍照耀;一一塵中,出一切世界微塵數佛光明輪雲,種種色相周遍法界;一一塵中,出一切世界微塵數佛色像寶雲,周遍法界;一一塵中,出一切世界微塵數佛光焰輪雲,周遍法界;一一塵中,出一切世界微塵數眾妙香雲,周遍十方,稱讚普賢一切行願大功德海;一一塵中,出一切世界微塵數日月星宿雲,皆放普賢菩薩光明,遍照法界;一一塵中,出一切世界微塵數一切眾生身色像雲,放佛光明,遍照法界;一一塵中,出一切世界微塵數一切佛色像摩尼雲,周遍法界;一一塵中,出一切世界微塵數菩薩身色像雲,充滿法界,令一切眾生皆得出離、所願滿足;一一塵中,出一切世界微塵數如來身色像雲,說一切佛廣大誓願,周遍法界。是為十。

  時,善財童子見此十種光明相已,即作是念:「我今必見普賢菩薩,增益善根,見一切佛;於諸菩薩廣大境界,生決定解,得一切智。」

  於時,善財普攝諸根,一心求見普賢菩薩,起大精進,心無退轉。即以普眼觀察十方一切諸佛、諸菩薩眾所見境界,皆作得見普賢之想;以智慧眼觀普賢道,其心廣大猶如虛空,大悲堅固猶如金剛,願盡未來常得隨逐普賢菩薩,念念隨順,修普賢行,成就智慧,入如來境,住普賢地。

  時,善財童子即見普賢菩薩,在如來前眾會之中,坐寶蓮華師子之座,諸菩薩眾所共圍遶,最為殊特,世無與等;智慧境界無量無邊,難測難思,等三世佛,一切菩薩無能觀察。見普賢身一一毛孔,出一切世界微塵數光明雲,遍法界、虛空界、一切世界,除滅一切眾生苦患,令諸菩薩生大歡喜;見一一毛孔,出一切佛剎微塵數種種色香焰雲,遍法界、虛空界一切諸佛眾會道場,而以普熏;見一一毛孔,出一切佛剎微塵數雜華雲,遍法界、虛空界一切諸佛眾會道場,雨眾妙華;見一一毛孔,出一切佛剎微塵數香樹雲,遍法界、虛空界一切諸佛眾會道場,雨眾妙香;見一一毛孔,出一切佛剎微塵數妙衣雲,遍法界、虛空界一切諸佛眾會道場,雨眾妙衣;見一一毛孔,出一切佛剎微塵數寶樹雲,遍法界、虛空界一切諸佛眾會道場,雨摩尼寶;見一一毛孔,出一切佛剎微塵數色界天身雲,充滿法界,歎菩提心;見一一毛孔,出一切佛剎微塵數梵天身雲,勸諸如來轉妙法輪;見一一毛孔,出一切佛剎微塵數欲界天主身雲,護持一切如來法輪;見一一毛孔,念念中出一切佛剎微塵數三世佛剎雲,遍法界、虛空界,為諸眾生,無歸趣者為作歸趣,無覆護者為作覆護,無依止者為作依止;見一一毛孔,念念中出一切佛剎微塵數清淨佛剎雲,遍法界、虛空界,一切諸佛於中出世,菩薩眾會悉皆充滿;見一一毛孔,念念中出一切佛剎微塵數淨不淨佛剎雲,遍法界、虛空界,令雜染眾生皆得清淨;見一一毛孔,念念中出一切佛剎微塵數不淨淨佛剎雲,遍法界、虛空界,令雜染眾生皆得清淨;見一一毛孔,念念中出一切佛剎微塵數不淨佛剎雲,遍法界、虛空界,令純染眾生皆得清淨;見一一毛孔,念念中出一切佛剎微塵數眾生身雲,遍法界、虛空界,隨其所應,教化眾生,皆令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見一一毛孔,念念中出一切佛剎微塵數菩薩身雲,遍法界、虛空界,稱揚種種諸佛名號,令諸眾生增長善根。見一一毛孔,念念中出一切佛剎微塵數菩薩身雲,遍法界、虛空界一切佛剎,宣揚一切諸佛菩薩從初發意所生善根;見一一毛孔,念念中出一切佛剎微塵數菩薩身雲,遍法界、虛空界,於一切佛剎一一剎中,宣揚一切菩薩願海及普賢菩薩清淨妙行;見一一毛孔,念念中出普賢菩薩行雲,令一切眾生心得滿足,具足修集一切智道;見一一毛孔,出一切佛剎微塵數正覺身雲,於一切佛剎,現成正覺,令諸菩薩增長大法、成一切智。

  爾時,善財童子見普賢菩薩如是自在神通境界,身心遍喜,踊躍無量;重觀普賢一一身分、一一毛孔,悉有三千大千世界。風輪、水輪、地輪、火輪,大海、江河及諸寶山、須彌、鐵圍,村營、城邑、宮殿、園苑,一切地獄、餓鬼、畜生、閻羅王界,天龍八部、人與非人,欲界、色界、無色界處,日月星宿、風雲雷電、晝夜月時及以年劫、諸佛出世、菩薩眾會、道場莊嚴;如是等事,悉皆明見。如見此世界,十方所有一切世界悉如是見;如見現在十方世界,前際、後際一切世界亦如是見,各各差別,不相雜亂。如於此毘盧遮那如來所,示現如是神通之力;於東方蓮華德世界賢首佛所,現神通力亦復如是。如賢首佛所;如是東方一切世界。如東方;南、西、北方,四維、上、下,一切世界諸如來所,現神通力當知悉爾。如十方一切世界;如是十方一切佛剎,一一塵中皆有法界諸佛眾會,一一佛所普賢菩薩坐寶蓮華師子座上現神通力悉亦如是。彼一一普賢身中,皆現三世一切境界、一切佛剎、一切眾生、一切佛出現、一切菩薩眾,及聞一切眾生言音、一切佛言音、一切如來所轉法輪、一切菩薩所成諸行、一切如來遊戲神通。

  善財童子見普賢菩薩如是無量不可思議大神通力,即得十種智波羅蜜。何等為十?所謂:於念念中,悉能周遍一切佛剎智波羅蜜;於念念中,悉能往詣一切佛所智波羅蜜;於念念中,悉能供養一切如來智波羅蜜;於念念中,普於一切諸如來所聞法受持智波羅蜜;於念念中,思惟一切如來法輪智波羅蜜;於念念中,知一切佛不可思議大神通事智波羅蜜;於念念中,說一句法盡未來際辯才無盡智波羅蜜;於念念中,以深般若觀一切法智波羅蜜;於念念中,入一切法界實相海智波羅蜜;於念念中,知一切眾生心智波羅蜜;於念念中,普賢慧行皆現在前智波羅蜜。

  善財童子既得是已,普賢菩薩即伸右手摩觸其頂。既摩頂已,善財即得一切佛剎微塵數三昧門,各以一切佛剎微塵數三昧而為眷屬;一一三昧,悉見昔所未見一切佛剎微塵數佛大海,集一切佛剎微塵數一切智助道具,生一切佛剎微塵數一切智上妙法,發一切佛剎微塵數一切智大誓願,入一切佛剎微塵數大願海,住一切佛剎微塵數一切智出要道,修一切佛剎微塵數諸菩薩所修行,起一切佛剎微塵數一切智大精進,得一切佛剎微塵數一切智淨光明。如此娑婆世界毘盧遮那佛所,普賢菩薩摩善財頂;如是十方所有世界,及彼世界一一塵中一切世界一切佛所,普賢菩薩悉亦如是摩善財頂,所得法門亦皆同等。

  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告善財言:「善男子!汝見我此神通力不?」

  「唯然!已見。大聖!此不思議大神通事,唯是如來之所能知。」

  普賢告言:

  「善男子!我於過去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劫,行菩薩行,求一切智;一一劫中,為欲清淨菩提心故,承事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佛;一一劫中,為集一切智福德具故,設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廣大施會,一切世間咸使聞知,凡有所求悉令滿足;一一劫中,為求一切智法故,以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財物布施;一一劫中,為求佛智故,以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城邑、聚落、國土、王位、妻子、眷屬、眼、耳、鼻、舌、身、肉、手、足乃至身命而為布施;一一劫中,為求一切智首故,以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頭而為布施;一一劫中,為求一切智故,於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諸如來所,恭敬尊重,承事供養,衣服、臥具、飲食、湯藥,一切所須悉皆奉施,於其法中出家學道,修行佛法,護持正教。

  「善男子!我於爾所劫海中,自憶未曾於一念間不順佛教,於一念間生瞋害心、我我所心、自他差別心、遠離菩提心、於生死中起疲厭心、懶惰心、障礙心、迷惑心,唯住無上不可沮壞集一切智助道之法大菩提心。

  「善男子!我莊嚴佛土,以大悲心,救護眾生,教化成就,供養諸佛,事善知識;為求正法,弘宣護持,一切內外悉皆能捨,乃至身命亦無所吝。一切劫海說其因緣,劫海可盡,此無有盡。

  「善男子!我法海中,無有一文,無有一句,非是捨施轉輪王位而求得者,非是捨施一切所有而求得者。善男子!我所求法,皆為救護一切眾生,一心思惟:『願諸眾生得聞是法,願以智光普照世間,願為開示出世間智,願令眾生悉得安樂,願普稱讚一切諸佛所有功德。』我如是等往昔因緣,於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劫海,說不可盡。

  「是故,善男子!我以如是助道法力、諸善根力、大志樂力、修功德力、如實思惟一切法力、智慧眼力、佛威神力、大慈悲力、淨神通力、善知識力故,得此究竟三世平等清淨法身,復得清淨無上色身,超諸世間,隨諸眾生心之所樂而為現形,入一切剎,遍一切處,於諸世界廣現神通,令其見者靡不欣樂。善男子!汝且觀我如是色身;我此色身,無邊劫海之所成就,無量千億那由他劫難見難聞。

  「善男子!若有眾生未種善根,及種少善根聲聞、菩薩,猶尚不得聞我名字,況見我身!善男子!若有眾生得聞我名,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復退轉;若見若觸,若迎若送,若暫隨逐,乃至夢中見聞我者,皆亦如是。或有眾生,一日一夜憶念於我即得成熟;或七日七夜、半月一月、半年一年、百年千年、一劫百劫,乃至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劫,憶念於我而成熟者;或一生、或百生,乃至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生,憶念於我而成熟者;或見[1]我放大光明,或見我震動佛剎,或生怖畏,或生歡喜,皆得成熟。善男子!我以如是等佛剎微塵數方便門,令諸眾生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

  「善男子!若有眾生見聞於我清淨剎者,必得生此清淨剎中;若有眾生見聞於我清淨身者,必得生我清淨身中。善男子!汝應觀我此清淨身。」

  爾時,善財童子觀普賢菩薩身,相好肢節,一一毛孔中,皆有不可說不可說佛剎海;一一剎海,皆有諸佛出興于世,大菩薩眾所共圍遶。又復見彼一切剎海,種種建立、種種形狀、種種莊嚴、種種大山周匝圍遶,種種色雲彌覆虛空,種種佛興演種種法;如是等事,各各不同。又見普賢於一一世界海中,出一切佛剎微塵數佛化身雲,周遍十方一切世界,教化眾生,令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時,善財童子又見自身在普賢身內,十方一切諸世界中教化眾生。

  又,善財童子親近佛剎微塵數諸善知識所得善根、智慧光明,比見普賢菩薩所得善根,百分不及一,千分不及一,百千分不及一,百千億分乃至算數譬諭亦不能及是。善財童子從初發心,乃至得見普賢菩薩,於其中間所入一切諸佛剎海,今於普賢一毛孔中一念所入諸佛剎海,過前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倍;如一毛孔,一切毛孔悉亦如是。

  善財童子於普賢菩薩毛孔剎中,行一步,過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世界;如是而行,盡未來劫,猶不能知一毛孔中剎海次第、剎海藏、剎海差別、剎海普入、剎海成、剎海壞、剎海莊嚴所有邊際;亦不能知佛海次第、佛海藏、佛海差別、佛海普入、佛海生、佛海滅所有邊際;亦不能知菩薩眾海次第、菩薩眾海藏、菩薩眾海差別、菩薩眾海普入、菩薩眾海集、菩薩眾海散所有邊際;亦不能知入眾生界、知眾生根、教化調伏諸眾生智、菩薩所住甚深自在、菩薩所入諸地諸道,如是等海所有邊際。

  善財童子於普賢菩薩毛孔剎中,或於一剎經於一劫如是而行,乃至或有經不可說不可說佛剎微塵數劫如是而行,亦不於此剎沒、於彼剎現,念念周遍無邊剎海,教化眾生,令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當是之時,善財童子則次第得普賢菩薩諸行願海,與普賢等,與諸佛等,一身充滿一切世界,剎等、行等、正覺等、神通等、法輪等、辯才等、言辭等、音聲等、力無畏等、佛所住等、大慈悲等、不可思議解脫自在悉皆同等。

  爾時,普賢菩薩摩訶薩即說頌言:

「汝等應除諸惑垢,  一心不亂而諦聽;
 我說如來具諸度,  一切解脫真實道。
 出世調柔勝丈夫,  其心清淨如虛空,
 恒放智日大光明,  普使群生滅癡暗。
 如來難可得見聞,  無量億劫今乃值,
 如優曇華時一現,  是故應聽佛功德。
 隨順世間諸所作,  譬如幻士現眾業,
 但為悅可眾生心,  未曾分別起想念。」

  爾時,諸菩薩聞此說已,一心渴仰,唯願得聞如來世尊真實功德,咸作是念:「普賢菩薩具修諸行,體性清淨,所有言說皆悉不虛,一切如來共所稱歎。」作是念已,深生渴仰。

  爾時,普賢菩薩功德智慧具足莊嚴,猶如蓮華不著三界一切塵垢,告諸菩薩言:「汝等諦聽,我今欲說佛功德海一滴之相。」即說頌言:

「佛智廣大同虛空,  普遍一切眾生心,
 悉了世間諸妄想,  不起種種異分別。
 一念悉知三世法,  亦了一切眾生根,
 譬如善巧大幻師,  念念示現無邊事。
 隨眾生心種種行,  往昔諸業誓願力,
 令其所見各不同,  而佛本來無動念。
 或有處處見佛坐,  充滿十方諸世界,
 或有其心不清淨,  無量劫中不見佛。
 或有信解離憍慢,  發意即得見如來;
 或有諂誑不淨心,  億劫尋求莫值遇。
 或一切處聞佛音,  其音美妙令心悅;
 或有百千萬億劫,  心不淨故不聞者。
 或見清淨大菩薩,  充滿三千大千界,
 皆已具足普賢行,  如來於中儼然坐。
 或見此界妙無比,  佛無量劫所嚴淨;
 毘盧遮那最勝尊,  於中覺悟成菩提。
 或見蓮華勝妙剎,  賢首如來住在中,
 無量菩薩眾圍遶,  皆悉勤修普賢行。
 或有見佛無量壽,  觀自在等所圍遶,
 悉已住於灌頂地,  充滿十方諸世界。
 或有見此三千界,  種種莊嚴如妙喜,
 阿閦如來住在中,  及如香象諸菩薩。
 或見月覺大名稱,  與金剛幢菩薩等,
 住如圓鏡妙莊嚴,  普遍十方清淨剎。
 或見日藏世所尊,  住善光明清淨土,
 及與灌頂諸菩薩,  充遍十方而說法。
 或見金剛大焰佛,  而與智幢菩薩俱,
 周行一切廣大剎,  說法除滅眾生翳。
 一一毛端不可說,  諸佛具相三十二,
 菩薩眷屬共圍遶,  種種說法度眾生。
 或有觀見一毛孔,  具足莊嚴廣大剎,
 無量如來悉在中,  清淨佛子皆充滿。
 或有見一微塵內,  具有恒沙佛國土,
 無量菩薩悉充滿,  不可說劫修諸行。
 或有見一毛端處,  無量塵沙諸剎海,
 種種業起各差別,  毘盧遮那轉法輪。
 或見世界不清淨,  或見清淨寶所成,
 如來住壽無量時,  乃至涅槃諸所現。
 普遍十方諸世界,  種種示現不思議,
 隨諸眾生心智業,  靡不化度令清淨。
 如是無上大導師,  充滿十方諸國土,
 示現種種神通力,  我說少分汝當聽。
 或見釋迦成佛道,  已經不可思議劫;
 或見今始為菩薩,  十方利益諸眾生。
 或有見此釋師子,  供養諸佛修行道;
 或見人中最勝尊,  現種種力神通事。
 或見布施或持戒,  或忍或進或諸禪,
 般若方便願力智,  隨眾生心皆示現。
 或見究竟波羅蜜,  或見安住於諸地,
 總持三昧神通智,  如是悉現無不盡。
 或現修行無量劫,  住於菩薩堪忍位;
 或現住於不退地,  或現法水灌其頂。
 或現梵釋護世身,  或現剎利婆羅門,
 種種色相所莊嚴,  猶如幻師現眾像。
 或現兜率始降神,  或見宮中受嬪御,
 或見棄捨諸榮樂,  出家離俗行學道。
 或見始生或見滅,  或見出家學異行,
 或見坐於菩提樹,  降伏魔軍成正覺。
 或有見佛始涅槃,  或見起塔遍世間,
 或見塔中立佛像,  以知時故如是現。
 或見如來無量壽,  與諸菩薩授尊記,
 而成無上大導師,  次補住於安樂剎。
 或見無量億千劫,  作佛事已入涅槃;
 或見今始成菩提,  或見正修諸妙行。
 或見如來清淨月,  在於梵世及魔宮,
 自在天宮化樂宮,  示現種種諸神變。
 或見在於兜率宮,  無量諸天共圍遶,
 為彼說法令歡喜,  悉共發心供養佛。
 或見住在夜摩天,  忉利護世龍神處,
 如是一切諸宮殿,  莫不於中現其像。
 於彼然燈世尊所,  散華布髮為供養,
 從是了知深妙法,  恒以此道化群生。
 或有見佛久涅槃,  或見初始成菩提;
 或有住於無量劫,  或見須臾即滅度。
 身相光明與壽命,  智慧菩提及涅槃,
 眾會所化威儀聲,  如是一一皆無數。
 或現其身極廣大,  譬如須彌大寶山;
 或見跏趺不動搖,  充滿無邊諸世界。
 或見圓光一尋量,  或見千萬億由旬,
 或見照於無量土,  或見充滿一切剎。
 或見佛壽八十年,  或壽百千萬億歲,
 或住不可思議劫,  如是展轉倍過此。
 佛智通達淨無礙,  一念普知三世法,
 皆從心識因緣起,  生滅無常無自性。
 於一剎中成正覺,  一切剎處悉亦成,
 一切入一一亦爾,  隨眾生心皆示現。
 如來住於無上道,  成就十力四無畏;
 具足智慧無所礙,  轉於十二行法輪。
 了知苦集及滅道,  分別十二因緣法;
 法義樂說辭無礙,  以是四辯廣開演。
 諸法無我無有相,  業性不起亦無失,
 一切遠離如虛空,  佛以方便而分別。
 如來如是轉法輪,  普震十方諸國土,
 宮殿山河悉搖動,  不使眾生有驚怖。
 如來普演廣大音,  隨其根欲皆令解,
 悉使發心除惑垢,  而佛未始生心念。
 或聞施戒忍精進,  禪定般若方便智,
 或聞慈悲及喜捨,  種種音辭各差別。
 或聞四念四正勤,  神足根力及覺道,
 諸念神通止觀等,  無量方便諸法門。
 龍神八部人非人,  梵釋護世諸天眾,
 佛以一音為說法,  隨其品類皆令解。
 若有貪欲瞋恚癡,  忿覆慳嫉及憍諂,
 八萬四千煩惱異,  皆令聞說彼治法。
 若未具修白淨法,  令其聞說十戒行;
 已能布施調伏人,  令聞寂滅涅槃音。
 若人志劣無慈愍,  厭惡生死自求離;
 令其聞說三脫門,  使得出苦涅槃樂。
 若有自性少諸欲,  厭背三有求寂靜;
 令其聞說諸緣起,  依獨覺乘而出離。
 若有清淨廣大心,  具足施戒諸功德,
 親近如來具慈愍,  令其聞說大乘音。
 或有國土聞一乘,  或二或三或四五,
 如是乃至無有量,  悉是如來方便力。
 涅槃寂靜未曾異,  智行勝劣有差別;
 譬如虛空體性一,  鳥飛遠近各不同。
 佛體音聲亦如是,  普遍一切虛空界,
 隨諸眾生心智殊,  所聞所見各差別。
 佛以過去修諸行,  能隨所樂演妙音,
 無心計念此與彼,  我為誰說誰不說。
 如來面門放大光,  具足八萬四千數;
 所說法門亦如是,  普照世界除煩惱。
 具足清淨功德智,  而常隨順三世間,
 譬如虛空無染著,  為眾生故而出現。
 示有生老病死苦,  亦示住壽處於世;
 雖順世間如是現,  體性清淨同虛空。
 一切國土無有邊,  眾生根欲亦無量;
 如來智眼皆明見,  隨所應化示佛道。
 究竟虛空十方界,  所有人天大眾中,
 隨其形相各不同,  佛現其身亦如是。
 若在沙門大眾會,  鬀[2]除鬚髮服袈裟,
 執持衣鉢護諸根,  令其歡喜息煩惱。
 若時親近婆羅門,  即為示現羸瘦身,
 執杖持瓶恒潔淨,  具足智慧巧談說。
 吐故納新自充飽,  吸風飲露無異食,
 若坐若立不動搖,  現斯苦行摧異道。
 或持彼戒為世師,  善達醫方等諸論,
 書數天文地眾相,  及身休咎無不了。
 深入諸禪及解脫,  三昧神通智慧行,
 言談諷詠共嬉戲,  方便皆令住佛道。
 或現上服以嚴身,  首戴華冠蔭高蓋,
 四兵前後共圍遶,  警眾宣威伏小王。
 或為聽訟斷獄官,  善解世間諸法務,
 所有與奪皆明審,  令其一切悉欣伏。
 或作大臣專弼輔,  善用諸王治政法,
 十方利益皆周遍,  一切眾生莫了知。
 或為粟散諸小王,  或作飛行轉輪帝,
 令諸王子采女眾,  悉皆受化無能測。
 或作護世四天王,  統領諸龍夜叉等,
 為其眾會而說法,  一切皆令大欣慶。
 或為忉利大天王,  住善法堂歡喜園,
 首戴華冠說妙法,  諸天覲仰莫能測。
 或住夜摩兜率天,  化樂自在魔王所,
 居處摩尼寶宮殿,  說真實行令調伏。
 或至梵天眾會中,  說四無量諸禪道,
 普令歡喜便捨去,  而莫知其往來相。
 或至阿迦尼吒天,  為說覺分諸寶華,
 及餘無量聖功德,  然後捨去無知者。
 如來無礙智所見,  其中一切諸眾生,
 悉以無邊方便門,  種種教化令成熟。
 譬如幻師善幻術,  現作種種諸幻事;
 佛化眾生亦如是,  為其示現種種身。
 譬如淨月在虛空,  令世眾生見增減,
 一切河池現影像,  所有星宿奪光色。
 如來智月出世間,  亦以方便示增減,
 菩薩心水現其影,  聲聞星宿無光色。
 譬如大海寶充滿,  清淨無濁無有量;
 四洲所有諸眾生,  一切於中現其像。
 佛身功德海亦爾,  無垢無濁無邊際;
 乃至法界諸眾生,  靡不於中現其影。
 譬如淨日放千光,  不動本處照十方;
 佛日光明亦如是,  無去無來除世暗。
 譬如龍王降大雨,  不從身出及心出,
 而能霑洽悉周遍,  滌除炎熱使清涼。
 如來法雨亦復然,  不從於佛身心出,
 而能開悟一切眾,  普使滅除三毒火。
 如來清淨妙法身,  一切三界無倫匹;
 以出世間言語道,  其性非有非無故。
 雖無所依無不住,  雖無不至而不去;
 如空中畫夢所見,  當於佛體如是觀。
 三界有無一切法,  不能與佛為譬諭;
 譬如山林鳥獸等,  無有依空而住者。
 大海摩尼無量色,  佛身差別亦復然;
 如來非色非非色,  隨應而現無所住。
 虛空真如及實際,  涅槃法性寂滅等;
 唯有如是真實法,  可以顯示於如來。
 剎塵心念可數知,  大海中水可飲盡,
 虛空可量風可繫,  無能盡說佛功德。
 若有聞斯功德海,  而生歡喜信解心,
 如所稱揚悉當獲,  慎勿於此懷疑念。」


校勘

  1. 此處原文為「是」
  2. 此處原文為「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