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清世祖章皇帝實錄/卷04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三月。庚申朔。摄政王多尔衮师次桑乾河遣官至浑源州谕城中官民曰予因姜镶叛逆军麾直指大同及闻兹城尚尔未下。故复移师至此。念姜逆煽乱浑源百姓无辜受害。今能引罪迎降。不惟不念尔等小民合污之恶。且更加轸恤令各归村疃乘时耕种傥怙恶不悛。予师已压境。其能为尔等宥乎谓予不信可令人前来瞻视。如诚心归顺。予将特布抚辑至意。  

  ○壬戌。摄政王遣官传谕应州官绅士民兵丁等曰姜镶作乱畏罪莫逃故虚张声势。流言诳惑。致令尔等轻信从逆。夫人岂有不愿安享太平而自干诛戮者乎予念天下之人、皆吾赤子故亲统大师拯厥危难一切罪愆。概行肆赦。谕到之时。果即投顺。自当抚循如故今时当耕作。速降方不愆期傥阖邑废业欲久据孤城可乎慎勿自误生业沦胥祸败。其旧知州守备等官及姜逆所置伪官亦勿顾虑前非。犹怀疑畏予言一出安有反汗否则天下之人谁复信予乎。  

  ○降补陕西按察使郑清为福建布政使司参政驿传道。  

  ○以原任直隶大名道佥事于变龙为山东按察使司佥事分巡霸州道原任山东东兖道佥事陈一理为江南按察使司佥事分巡扬州道  

  ○癸亥。奉恩将军喇都海卒谥怀僖。  

  ○摄政王率师拔浑源州城。  

  ○甲子。改兰州营参将为副将。  

  ○乙丑。摄政王师次寇家寨定西大将军多罗敬谨郡王尼堪启报固山额真库鲁克达尔汉阿赖等屡次战胜。斩伪巡抚姜辉兵马无算伪参将罗映坛献印劄率所部四百人来降  

  ○喀喇沁部落苏伯杜棱所部兵有擅掠已降民间子女牲畜者居民控诉摄政王令重治喀喇沁部兵罪。悉还其人畜  

  ○淮扬巡按张濩疏报土贼攻陷海州城。知州张懋勋、州同李士麟所官胡崇礼百总李奕荫死之请赐恤典。事下所司。  

  ○丙寅。陕西巡按卢传奏报。汉羌总兵官张天福、巢□刀平逆贼覃一涵擒伪山阴王等斩馘殆尽。下部察叙。  

  ○真顺巡按苏京疏报。贼破距鹿。署县事广平府照磨周维翰等战死之事下所司。  

  ○江西巡按王志佐劾兴安县知县霍进铅山县知县康永纲失城。光泽县知县林宸谟从逆。命褫职逮讯。  

  ○丁卯。陕西巡抚黄尔性疏报。逆贼王永强攻陷延安榆林等十九州县。延绥巡抚王正志靖远道夏时芳死之宜君县知县贾士璋阖门自缢总兵官沈朝华中部县知县许襄仓皇逃遁。麟州道王希舜延安府知府宋从心麟州知州李芳徵、被执羁禁。榆林道孙士宁、洛川县知县左射斗从逆受职下部察议。  

  ○戊辰。宣府总兵官胡章自以一介书生不能披坚执锐。吁请改授文职疏入得上□日、胡章著解任改用。其员缺、以大同总兵官刚阿泰调补之。  

  ○己巳。应州从贼参将张祖寿、山阴县从贼知县颜永锡、各率军民人等出城诣摄政王军前投降。  

  ○是日、吏部启心郎甯古里以辅政德豫亲王多铎出痘往启摄政王王即日旋师。  

  ○伊拉古克三胡土克图下戴青温布达尔汉囊苏等、暨厄鲁特部落顾实汗子下达赖吴巴什温布塔布囊等、来朝贡宴赉如例。  

  ○辛未。摄政王旋师至大同遣人薄城、谕之曰。浑源负固不服。予已克平。应州、山阴悉已效顺予今来此尔姜镶速开门迎降。予当尔宥。傥今招尔不降。迨势迫之后。虽欲求顺。亦不汝从。予岂有既围而复纵者乎。与其自取死亡。不如速来归顺。谕毕。守陴者以其言告之镶。镶遣人来言曰。王果至。可将诏书来。王因颁谕付来人。谕曰。尔等创为逆谋谅必有所困迫因而肆乱决无自取祸败之理。大同阖城百姓悉吾赤子傥必不尔贷则株连非少。向使他人至此。尔或顾畏弗从。子兹躬临可欢然来顺。如来归顺。庶阖城获苏。予方欲天下之人戴吾恩德尔姜镶诸罪。悉与赦免。谕到可即出降。自恩养如故勿更怀疑虑。以贻害阖城官民也。予来尔不归顺则再无生路矣予言一出。脱有反覆天下之人谁复信之镶得谕旋具启报云征西前将军臣姜镶谨启臣自甲申年五月间闻摄政王驾入燕京不远千里。率领边塞兵民。归附清朝。其首降功绩已久在睿鉴中。五年以来殚心毕力。统众弹压未有毫发罪过。臣可谓克尽厥职矣。但上不推诚以待。不惟臣一人未蒙升赏而效忠归顺之民亦阽危已极且选出各官又肆行凌虐。民益难堪。顷者英王。师至催办粮草。绅士。军民苦不可当。动辄欲行杀戮臣与大同一方百姓、委属无辜。谁肯坐而守死。似此苦楚虽神明如我摄政王。何由得知。使各官诚能体上意奉上法洁己安民。则尺一所至。三晋三秦、必且乱萌顿消矣。其如大同兵民、忿怨不胜。胁臣起事何不然。臣母年将八旬。臣子尚在襁褓。何忍轻身家而蹈此。致冒罪于我摄政王乎。臣与诸将士兵民、无穷苦衷。正欲伸愬于王前。幸驾俯临。父母孔迩。安敢背逆。但众心反侧。不肯轻放臣出耳况阖城之人、矢志誓死。王纵开诚肆赦。谁敢遽信是惟更降一谕。明指以全活之方。若不开恩臣惟率众以俟。无他想望矣王如果有别谕。幸遣使来示于御河桥上臣将敬受之王览启怒甚。会和硕英亲王两福金俱出痘薨摄政王令和硕英亲王先归英王启云。王躬摄大政正在为国不遑之际若不乘此效力。更于何时。今余不复希冀富贵但以丈夫重名誉欲佐命效力俾后世垂名史册尔以妻死之故弃大事而归有是理乎摄政王嘉之赠以鞍辔名马二匹  

  ○进封多罗承泽郡王硕塞、多罗端重。郡王博洛多罗敬谨郡王尼堪、俱为亲王。谕之曰。尔等向不在宠贵之列。以同系太祖孙加锡王爵至于位次俸禄则不得与大藩等  

  ○陕西巡抚黄尔性疏报逆贼王永强、攻破同官县定边花马池、军民相继作乱。  

  ○壬申。江西巡抚朱延庆疏报广信府知府杨国祯参将康时昇等练兵指饷恢复玉山等县下部察叙。  

  ○宁夏巡抚李鉴疏报。官兵克临河等堡。斩获无算下兵部。  

  ○甲戌。川湖总督罗绣锦疏报总兵官马蛟麟、阵擒贼渠舒有朝等。搜获伪书。俘斩甚多。下部察叙。  

  ○宁夏巡抚李鉴奏报叛夷扎穆素、奔据贺兰山。控求通市。不允仍令设计捕殛。  

  ○乙亥。陕西总督孟乔芳疏报。甘凉逆犭□回米喇印、丁国栋、乘调兵征川。倡谋作乱。变起仓卒。甘肃巡抚张文衡、西宁道副使林维造、参议张鹏翼、甘肃总兵官刘良臣凉州副将毛镔肃州副将藩云腾、游击黄得成、金印都司王之俊守备胡大年李廷试、李承泽、陈九功俱被执殉难。庄浪参将翟大有赴敌战殁。凉州同知徐自砺、参将蒋国泰、从逆受职下部察议  

  ○丁丑。辅政德豫亲王多铎薨。王太祖武皇帝第十五子年三十六  

  ○摄政王师次居庸关苏克萨哈等、以辅政德豫亲王多铎讣至王去缨易素带泣是日暮、驰入京城临德豫亲王丧德豫亲王二福金请殉摄政王再三慰解。请益力遂许之。  

  ○陕西巡抚黄尔性奏报。总兵官任珍、追巢□刀贺贼。斩首甚多阵获人畜器械无算。下部察叙。  

  ○戊寅。浙闽总督陈锦奏、福建福清等二十县士民同心效死守城忠义可嘉请免本年丁徭以示鼓劝疏下部议。  

  ○南赣巡抚刘武元请叙分巡岭北道张凤仪等守城切下兵部议。  

  ○己卯。升巡捕南营都司管参将事佟养功、为密云副将  

  ○辛巳。江南江西河南总督马国柱奏报楚贼突犯霍山。把总韩明秀守备徐志高赴敌死之。下兵部。  

  ○甲申。谕兵部。曩因民间有火炮甲胄、弓箭刀枪、马匹虑为贼资。戕害小民。故行禁止近闻民无兵器。不能御侮贼。反得利。良民受其荼毒。今思炮与甲胄两者原非民间宜有。仍照旧严禁。其三眼枪鸟枪、弓箭刀、枪马匹等项。悉听民间存留。不得禁止。其先已交官者。给还原主。  

  ○又谕兵部向来申严隐匿逃人之法。原以满洲官兵。身经百战或有因父战殁而以所俘赏其子者。或有因兄战殁。而以所俘赏其弟者。或有亲身舍死战获者。今俱逃尽。满洲官兵、纷纷控奏。其言亦自有理。故先令有隐匿逃人者斩。其邻佑及十家长百家长不行举首。地方官不能觉察者俱为连坐今再四思维。逃人虽系满洲官兵功苦所获。而前令未免过重自今以后若隐匿逃人。被人告发或本主认得隐匿逃人者免死。流徒。其左右两邻、各责三十板。十家长责二十板。地方官、俟计察时并议。若善为觉察者。亦俟计察时议叙。逃人自归其主。或隐匿者自行送出。一概免罪。有亲戚愿赎回者。各听其便。  

  ○征南大将军固山额真谭泰何。洛会等奏报。大兵进至南安。侦知逆贼李成栋、窃据信丰。伪兖国公窃据南康。遣兵先破伪兖国公。歼除殆尽。继抵信丰。前后合围。逃出之人报云贼谋夜。遁梅勒章京觉善等、遂竖梯攻克其城。贼溃散渡河。署梅勒章京宜尔格德等、督兵追巢□刀李成栋溺水死。随令护军统领伊尔德等、平定抚州、建昌两府。复破伪总兵杨奇盛兵二千有奇。擒斩渠魁。扑灭余孽。江西悉平。捷至。下所司议叙。  

  ○丙戌。端重亲王博洛等奏报。祖马路、得胜路、贼兵五千余。由大同北山出。立二营。来逼我军。护军统领鳌拜巴图鲁、昂邦章京阿喇纳等、破一营。梅勒章京谭布、护军统领车尔布、破一营。姜镶闻两路贼兵至遂率贼千余骑、出城应援。臣亲督鳌拜等、奋勇进巢□刀斩首殆尽。  

  ○平西王吴三桂等奏报、大兵抵秦克复宜君同官二县击败逆贼王永强等。斩首七千余级。获驼马四百五十余匹。下部察叙。  

  ○辅国公博尼卒。  

  ○丁亥。陕西巡抚黄尔性奏报游击盛嘉宝、阵擒贼首薛命新等十人斩馘三百余级章下兵部。  

  夏四月。己丑朔。享太庙。遣固山贝子拜尹图行礼。  

  ○庚寅。遣罗硕卦喇。驻防太原。  

  ○癸巳。定西大将军和硕英亲王阿济格奏报。恢复左卫。贼寇悉平。  

  ○乙未。命固山贝子吴达海镇、国公吞济喀、辅国公巴布泰等帅师往大同更代和硕英亲王阿济格等兵马巢□刀逆贼姜镶。  

  ○丙申。陕西巡抚黄尔性疏报平西吴三桂等克蒲县。诛逆寇王永强所设伪官。余党悉平。  

  ○戊戌。户部奏言。故明漕运官员。皆系世职今世职已裁。各卫虽设有卫守备千总。然迁转不常。无相统之义且多属委用。故不自爱。致挂欠数多兹应就漕运各卫中。择素有才干者。加以千总之职。责其押运量功升转。如有挂欠。治罪追赔。庶责成专而劝惩明。从之。  

  ○己亥。阿思哈尼哈番侍卫绰尔济、以驰马毙人坐罪。削一拜他喇布勒哈番。并革侍卫职。  

  ○谕平西王吴三桂、固山额真墨尔根侍卫李国翰曰。王等忠勇智略。与诸将士同心击贼。擒获伪官。大获全胜。深可嘉悦其益励壮猷务获渠魁。以定疆圉。王与固山额真。今后但发纵指示。不必身先士卒可也。  

  ○授行取浙江昌化县知县李人龙为礼科给事中。湖州府推官张懋勋为兵科给事中秀水县知县周之桂为刑科给事中。江南当涂县知县张京、为工科给事中山西屯留县知县孙奎、为山东道试监察御史浙江宣平县知县王亮教为四川道试监察御史浙江遂昌县知县赵如瑾为四川道试监察御史。湖广石首县知县王佐为云南道试监察御史。江南南陵县知县聂玠、为河南道试监察御史。  

  ○授庶吉士梁清标、冯溥、李昌垣、黄机为内翰林弘文院编修。张弘俊卓彝为内翰林秘书院编修。李目、为内翰林国史院编修。李中白章云鹭、王熙、为内翰林国史院检讨庄冋生为内翰林弘文院检讨。孙自式李廷枢、为内翰林秘书院检讨胡之骏为吏科给事中。常若柱、为户科给事中。冯右京、为福建道监察御史杜果为江南道监察御史。  

  ○升浙江道监察御史黄徽允、为太仆寺少卿。  

  ○加户部郎中刘余王□彗、太仆寺少卿衔。仍管坐粮厅事。  

  ○遣云南道监察御史朱鼎延、提督顺天学政。广东道监察御史李嵩阳、提督江南学政。  

  ○升陕西苑马寺卿宋炳奎、为本省布政使司参政兼按察使司佥事分巡河西道。河东运使彭有义、为陕西布政使司参政兼按察使司佥事榆林兵备道。两淮运使白本质为陕西布政使司参政兼按察使司佥事榆林西路兵备道补外转贵州道监察御史刘明偀、为江南布政使司参议兼按察使司佥事淮徐兵备道。原任陇西道参议彭三益为湖广布政使司参议兼按察使司佥事分巡。上荆南道降补原任庐州兵备道副使丁允元为陕西按察使司佥事榆林中路兵备道  

  ○庚子。殿试天下贡士左敬祖等制策曰。从古帝王以天下为一家。朕自入中原以来。满汉曾无异视。而远迩百姓、犹未同风。岂满人尚质。汉人尚文。习俗或不同欤。音语未通。意见偶殊。畛域或未化欤今欲联满汉为一体。使之同心合力。欢然无间何道而可。民为邦本食为民天自兵兴以来地荒民逃。赋税不充。今欲休养生息使之复业力农民、足国裕何道而可迩来顽民梗化不轨时逞若徒加以兵恐波累无辜。大伤好生之意。若不加以兵则荼毒良民孰是底定之期。今欲使之革心向化盗息民安一定永定又何道而可。尔多士经术济世直陈无隐。务期要言可行。不用四六旧套。朕将亲览焉。  

  ○增设户部十四司汉主事各一员。  

  ○壬寅。开浙江山东鼓铸。  

  ○癸卯。福建巡按霍达奏报。官兵恢复平和、诏安、漳平、宁洋四县。  

  ○甲辰。赐殿试贡士刘子壮等三百九十五名进士及第出身有差。  

  ○乙巳。赐一甲一名进士刘子壮朝服项帽及鞾。余各赐银十两。宴于礼部。  

  ○是日申刻孝端皇太后崩。亲王以下拜他喇布勒哈番以上公主和硕妃以下。正黄镶黄二旗拜他喇布勒哈番三等侍卫命妇以上六旗阿达哈哈番命妇以上。各照翼齐集上率诸王以下文武各官及王妃以下官员命妇俱成服一切典仪隆备享祭丰腆悉遵定制与文皇帝丧礼同自初丧以至百日。上率诸王文武大臣、行奠献礼皆尽敬尽哀云。  

  ○丙午。刑科给事中陈调元奏言。朝廷之赏罚。惟凭督按之举劾。而举劾之公私。全凭道府之开报。乃有督臣所荐。即按臣所劾者。疏内皆云据司道开报夫一人也。一以为大贤、一以为不肖。一揭也。忽而加诸膝。忽而坠诸渊。夫朝廷用人、止此举劾。以为察吏致治之本。而舛错至是。则督按之耳目安寄。国家之赏罚何凭。伏祈严敕确核开报同异之弊。立加处分。庶劝惩当而吏治清矣。下部院察议。  

  ○丁未。礼科右给事中姚文然奏言。臣读制策。首以满汉同心合力为念。窃思满汉一家。咸思报主。止因语言文字、间隔难通。未免彼此有异同之见。前此两科馆选。虽有清书。但选员无多。故未有改授别衙门者。臣请于新进士内、广选庶吉士。察其品行端方。年力强壮者。俾肄习清书精熟。授以科道等官。内而召对。可省转译之烦。即出而巡方。亦便与满洲镇抚诸臣、言语相通。可收同寅协恭之效。疏下所司。  

  ○辛亥。升南赣巡抚刘武元、为都察院右都御史兼兵部左侍郎。分巡岭北道按察使司副使张凤仪为布政使司参政。以击败叛镇李成栋故也。  

  ○壬子。谕内三院自兵兴以来。地多荒芜民多逃亡流离无告深可悯恻著户部都察院传谕各抚按。转行道府州县有司。凡各处逃亡民人不论原籍别籍。必广加招徕编入保甲。俾之安居乐业察。本地方无主荒田。州县官、给以印信执照开垦耕种。永准为业。俟耕至六年之后。有司官亲察成熟亩数。抚按勘实。奏请奉上□日。方议徵收钱粮。其六年以前。不许开徵。不许分毫佥派差徭如纵容衙官衙役、乡约甲长、借端科害。州县印官。无所辞罪务使逃民复业。田地垦辟渐多。各州县以招民劝耕之多寡为优劣。道府以责成催督之勤惰为殿最。每岁终。抚按分别具奏。载入考成。该部院速颁示遵行。  

  ○辰刻。雨雹。  

  ○癸丑。浙闽总督陈锦疏报。官兵平福宁州、福安县。  

  ○郧阳抚治赵兆麟、以丁父忧。将回籍终制总督罗绣锦疏留。允之。  

  ○升山东左布政使董宗圣、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巡抚延绥等处。  

  ○浙江左布政使王敬锡、坐贪婪褫职。  

  ○靖南将军陈泰等奏报。福建二府、一州、二十九县、先为贼踞。臣等领兵巢□刀杀。俱已恢复。安设官兵。全闽底定捷闻。得上□日据奏官兵大捷。福建全省已定。陈泰等尽心调度克奏肤功。深可嘉悦在事有功人员。察明议叙。  

  ○甲寅。厄鲁特部落绩克什虎巴图鲁台吉等贡马。宴赉如例  

  ○乙卯。寇陷山西汾州府命端重亲王博洛为定西大将军由大同统官兵往讨之。命敬谨亲王尼堪由左卫往围大同。  

  ○兴安总兵官任珍以扑巢□刀贺珍等贼功升为左都督。  

  ○摄政王谕姜镶曰。予前此所以亲至大同者。盖念尔为大臣。投诚有素一旦遽变。必有其由。更念阖城官生军民、俱罹屠戮之惨诚有不忍尔方谓赦令一到。便能悔悟前非。出城待罪。及阅来启。语多悖谬。故不复降谕。今英王为尔恳请。云有悔过归诚之意。予复悯念阖城生灵。不忍终置死地。故复降此赦有之谕。尔宜速为悔悟。率众来归。从前罪犯悉与赦免。明谕一出。决无反覆之理不然将何以取信于天下乎若复狐疑不决则自误且以误众矣宜熟思之。  

  ○丙辰。廷试直省恩拔□山戊不□副榜等贡生、及就教举人。  

  ○喀尔咯部落土谢图沾汗等、遣使贡马。宴赉如例。  

  ○丁巳。遣福建道监察御史梁应龙、巡视河东盐政。广东道监察御史王世功、巡视上江。山西道试监察御史崔允弘、巡视下江。江西道试监察御史李道昌、巡按河南。  

  ○封贝子满达海、为和硕亲王。  

  世祖实录卷之四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