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略/卷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阮紀[编辑]

太祖神武皇帝[编辑]

諱藴,姓阮氏,北江古法人也,母范氏。以太平五年二月十七日生。幼而聰睿,器宇恢豁,游學于六祖寺,僧萬行見而異之曰:“此非常人也,疆壯之後,必䏻濟世安民,為天下主。”及長,慷慨有大志,不事產業,好涉獵經史。應天中,事中宗。及中宗為臥朝所弑,群臣皆奔亡,惟帝獨抱尸而哭。臥朝嘉其忠,拜左親衞殿前指揮使。[1]帝所居鄉中有木綿樹,為雷所震,其迹成文云:“樹根杳,工木表,青青禾,刀木落,十八子成。震宮現日,兊宮隠星。六七日間,天下太平。”萬行乃謂帝曰:“臣近見讖文之異,知其黎當亡而阮當興也。阮氏雖衆,無若公之寬慈仁恕,頗得衆心,臣年七十有餘,但以不及見盛治為恨耳。”王恐語泄,使萬行匿于芭山。景瑞二年,臥朝崩,嗣主幼沖,帝年三十六,將隨龍軍五百人入宿衞。時在內祗候陶甘沐揣知帝有欲受禪之意,遂以間微激之曰:“主上冥頑,多行不義,天厭其德,弗克壽終。嗣子幼沖,未堪多難,庶事煩擾,百神靡依,下民嗷嗷,欲求其主。親衞盍因此時遠追湯武之迹,近鑒楊黎所行,上順天心,下從人望,而猶守區區之小節耶?”帝雖內悦其言,而疑有姦謀,乃陽罵之曰:“公何為敢出是言!吾必執以送官。”甘沐徐曰:“臣見天時人事如此,故敢啓之,今欲送官,誠不辭死。”帝曰:“吾安忍告公?但恐語泄而併誅耳。”甘沐復謂上曰:“國人皆謂阮當代黎,圖讖已見,不可掩也,轉禍為福,今其時矣!親衞尚何疑乎!”帝曰:“吾觀公志與萬行不異,誠如此言,計將安出?”甘沐[2]曰:“方今百姓疲弊,民不堪命。親衛若撫以恩德,彼必翕然從之,猶水之就下,孰能禦之?”甘沐知事急,恐變生,乃語朝中卿士,即日皆會于朝堂,謀曰:“今者億兆異心,上下離德,人怨先帝之苛虐,不欲歸從嗣君,咸有推戴親衛之志。吾輩不因此時立親衛為天子[3],倉卒有變,得保其首領耶?”於是共扶上正殿,立為天子,百官皆呼萬歲。

己酉元年宋真宗大中祥符二年,冬十一月,上即位,大赦天下,焚網羅獄具。群臣上尊號曰奉天至理應運自在聖明龍見睿文英武崇仁廣孝天下太平欽明光宅昭彰萬邦顯應符感威震蕃蠻睿謀神功聖治則天道政皇帝。追尊考曰顯慶王,母明德皇太后,冊皇后六,立長子瑪為皇太子,餘皆侯爵,皇女十三人皆公主,以長女安國公主嫁于陶甘沐,封為義信侯,王兄某為武威王,弟為聖翊王,陳鎬為相公,吳丁為樞密使,歸碩輔為太保,鄧文孝為太傅,裴車磊為左金吾,譚坦為左武衛,杜間為右武衛。

如故初,古法鄉應天寺犬生一白子,背上黒毛成天子字,至是上以甲戌生。

庚戌二年,正月,改元順天元年宋大中祥符三年。初,上以華閭城湫隘,乃遷都大羅城。初遷時,泊舟城下,黃龍見于御舶,因號昇龍。改華閭為長安府,北江曰天德江,古法曰天德府。昇龍京内起[4]朝元殿,左置集賢殿,右置講武殿,左啓飛龍門,右啟丹鳳門。正陽啟髙殿,堦曰龍墀。墀內翼以迴廊,周匝四面[5],乾元殿後置龍安、龍瑞二殿,左建日光殿,右建月明殿,後有[6]翠華宮。城之四面[7]啓四門[8],東曰祥符,西曰廣福,南曰大興,北曰曜德。又於城內起興天寺、五鳳星樓,城離方創勝嚴寺。

辛亥順天二年,上親征愛州莒隆賊,平之。是歳,又於城內起太清宮、萬歳寺、鎮福藏。城外建四天王寺[9]、衣錦寺、龍興聖壽寺,又起含光殿于瀘東步。

占城國進獅子。

注釋[编辑]

  1. 此處抄本衍“使”字,據四庫本刪去。
  2. 甘沐:抄本作“安沐”,據前後文改。
  3. 天子:抄本作“太子”,據四庫本改。
  4. 起:抄本作“記”,據四庫本改。
  5. 四面:原文作“之面”,陳朝避諱“四”字,在傳抄過程中因形近而多寫作“之”、“三”、“五”等字。
  6. 後有:抄本誤作“有後”。
  7. 四面:原文作“五面”,“五”字少中間豎筆,陳朝避諱“四”字,在傳抄過程中因形近而多寫作“之”、“三”、“五”等字。
  8. 四門:原文作“五門”,“五”字少中間豎筆,陳朝避諱“四”字,在傳抄過程中因形近而多寫作“之”、“三”、“五”等字。
  9. 四天王寺:原文作“五天王寺”,“五”字少中間豎筆,陳朝避諱“四”字,在傳抄過程中因形近而多寫作“之”、“三”、“五”等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