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卷之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紀卷之十五 大越史記全書
本紀續編卷之十六 黎皇朝紀
本紀卷之十七 

莊宗裕皇帝[编辑]

諱寧,又諱㫬,在位十六年,壽三十四歳。帝遭屯避難,賴舊臣尊立,外結隣封,內任賢將,故人皆樂用,中興之基,實兆於此矣。
帝乃昭宗之子,聖宗之玄孫,母范氏諱玉瓊,瑞源縣高峙册人。時莫登庸篡潜,帝避居清華,太師興國公阮淦,使人訪求,迎至哀牢國尊立之。


癸巳,元和元年(莫大正四年,明嘉靖十二年)[1533]

春,正月,帝即位於哀牢,建元元和,尊大將軍阮淦爲尙父太師興國公,掌內外事, 以中人丁公爲少尉雄國公,其餘一一封賞,俾之同心匡輔。又與哀牢主乍斗相結,資其兵糧,以圖進取。

帝遺鄭惟僚如明,奏稱,莫登庸潜亂,竊據國城,阻絕道路,以致久廢職貢。


甲午,二年(莫大正五年,明嘉靖十三年)[1534]

明聞莫登庸篡奪,僞置官屬,占據國城,阻絕貢路,擅作大詰,潜稱上皇,罪狀旣昭,乃命威寧侯仇鸞總督軍務,兵部尙書毛伯温參賛軍務,往討之。


乙未,三年(莫大正六年,明嘉靖十四年)[1535]

莫開會試科,賜阮秉謙,裴克篤,阮承休等進士及第,阮寅亮等七人進士出身,阮重光等二十二人同進士出身。


丙申,四年(莫大正七年,明嘉靖十五年)[1536]

帝遣鄭垣如明,備陳莫氏篡弑,及帝播遷于淸華事由。

莫使東軍都督府左都督謙郡公莫廷科,重修國子監。


丁酉,五年(莫大正八年,明嘉靖十六年)[1537]

春,正月,莫視太學。

夏,四月,大風折木發屋,海水漲溢,人畜溺死。

莫西安侯黎丕承,起兵収掠三司,遂収兵入哀牢國效順。

莫封其子敬典等爲王,餘皆以次受封。


戊戌,六年(莫大正九年,明嘉靖十七年)[1538]

春,莫開會試科,賜甲海,陳璲,黃岑等進士及第,潘鎬等八人進士出身,黃詮等一十五人同進士出身。

莫選黃丁。

莫遣阮文泰如明,實表乞降,幷祈處分。


己亥,七年(莫大正十年,明嘉靖十八年)[1539]

帝封大將軍鄭檢爲翼郡公。永福槊山人。鄭公能爲宣郡公。賴世榮爲和郡公。協郡公,祥郡公,慈郡公,鎭郡公,西郡公,陽郡公,瑞郡公,宜郡公等,各賜兵印,使領本部兵,進討各處,思復西京,軍氣益銳。後進攻雷陽,莫兵多敗,引軍還。

大旱。

冬,十月,地震。


庚子,八年(莫大正十一年,明嘉靖十九年)[1540]

春,正月十五日,莫登瀛卒,長子福海立,以明年爲廣和元年。

冬,十一月,莫登庸與其姪文明及其臣阮如桂,杜世鄕,鄧文値,黎拴,阮總,蘇文速,阮經濟,楊維一,裴致永等,過鎭南關,各持尺組繫頸,詣明幕府,徒跣匍伏,稽首跪上降表,盡籍國中土地,軍民,官職,悉聽處分。納安廣,永安州,澌浮,金勒,古森,了 葛,安良,羅浮諸峒,願內屬歸隸欽州,仍請頒正朔,賜印章,謹護守,以候更定。又遺文明及阮文泰,許三省等,資降表赴燕京。

太師與國公阮淦督兵攻乂安,豪傑多歸之,軍聲大振,所至遠近降服。


辛丑,九年(莫廣和元年,明嘉靖二十年)[1541]

莫開會試科,賜阮琦,范公森,阮世祿等進士及第,吳珑等四人進士出身,范愿等二十三人同進士出身。

是時西安侯黎丕承有不平之志,常發忿言,日益驕橫。太師阮淦使人扼殺之。初丕承出身舍人,事莫登庸,登庸嘉之,詐管本道七縣兵民。至大正年間,歸順朝廷,帝仍以舊職,至此又怨望驕暴,乃殺之。

八月二十二日,莫登庸卒。

十月二十日,明毛伯等,奉奏至燕京,謂莫登庸束身款塞,願奉正朔,去僭號,歸所侵四峒之地,願內屬稱藩,歳頒大統曆曰,補足遞年貢物,委身恭順。如以莫登庸有罪投降,未可輕授爵土,伊孫莫福海,見今待命,倘蒙矜宥,变可別與都護總管等項名色,如漢唐故事,毎年行廣西布政司頒給大統曆日,令赴鎭南關祗領,先年所缺貢儀,査照補足,以後年分照擧行。至若黎寧,雖自稱爲黎氏子孫,然卽據諸司査勘踪跡,委的難明。鄭惟憭一向潛住本國石林州峒寨,附近廣西土官地方,黎寧面貌不相識,故或稱黎寧,或稱黎憲,或稱光照,或稱光和,或又以爲鄭氏詐稱而鄭垣口詞稱漆馬江峒雖有黎寧,而來歴宗派不可得詳。所列事情年貌,又與鄭惟憭原報互異,俱難憑據爲聽。令於漆馬江居住,見在所有地方俱屬管束,或量與職事,徑屬雲南。若非黎氏子孫,置而勿論。其鄭惟僚,卽於廣東所屬,隨宜安插,量給田宅,不致失所。如此處分,庶爲曲盡。明帝乃封莫登庸爲安南都統使司都統使,賜銀印,仍與世襲。其十三路地方,就照原舊地名,各置宣撫司,設宣撫同知副使僉事各一員,聽都統使管轄,差遣朝貢。其貢儀,御前東宮照舊。


壬寅,十年(莫廣和二年,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

帝以瑞郡公何壽祥爲御營提統,御駕以圔進取。命太師興國公阮淦,統督諸營將士先發,進攻淸華,乂安等處。二鎭諸舊將及豪傑之士多歸之。軍聲益銳。壽祥,錦水古瀧人。

二月初八日,莫福海封其弟敬典等及諸子爲王。

時官軍與莫將交戰,相持數月間。

三月二十二日,莫福海赴鎭南關,聽驗會勘,幷領大明大統曆一千本,又領原封莫登庸安南都統使司都統使勅命一道,銀印一顆。

八月初三日,莫遺阮典敬,阮公儀,梁澗等,如明謝恩。阮照訓,武恂,謝定光,如明歳貢。

十二月十五日,明封莫福海,襲安南都統使司都統使。


癸卯,十一年(莫廣和三年,明嘉靖二十二年)[1543]

莫遣使如明歳貢,明帝令實使如故,但罷賜宴,稍減供饋,以示非陪臣禮。

帝進兵,出自西都城,莫將忠厚侯缺名率子弟詣軍前,拜見於西都城南門,三軍踴躍大喜。是時,太師興國公阮淦,猶在哀牢,未從行。帝使宣都公鄭公能,捧詔書召之。淦乃整飭部伍,刻日就道,拜謁於義路江行在。帝大喜,加淦陞太宰使爲都將,節制諸營將土,分道並進,定西南民,每戰克捷。

宣郡公鄭公能發兵反,據廣平源頭,設立營寨。帝命翼郡公鄭檢討誅之。


甲辰,十二年(莫廣和四年,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

春,莫開會試科,賜武瓛等三人進士出身,阮有翼等十四人同進士出身。


乙巳,十三年(莫廣和五年,明嘉靖二十四年)[1545]

四月,帝以少尉雄國公丁公爲太尉,使監守御營。帝親率諸將,征山南地方,至安謨駐營。

五月二十日,莫降將忠厚侯陰懐貳心,邀請太宰阮淦赴本營,陰置毒于瓜中,供進饌前。淦信食之中毒,及回,心悶而薨。忠厚侯是夜遁去,復歸于莫。初忠厚侯出身閹官,歴事莫登庸,官至掌部。聞帝起兵恢復境土,乃與莫人共謀,以計詐降,每欲誤帝,事不果,乃陰置毒誤太宰淦,淦不意中毒。帝詔贈淦爲昭勲靖公,謚忠憲,遺人扶歸宋山沛庄,厚葬之。封其子汪爲朗郡公,次子潢爲夏溪侯,使領兵討賊。

八月,帝封翼郡公鄭檢爲都將,節制各處水歩諸營,兼總內外平章軍國重事太師諒國公。凡閫外兵權,國家事務,謀略籌畫,遠近封拜,皆得便宜裁決然後奏聞。諒國公益篤忠貞,凡一一機務,决斷分明,衆目悉擧。


丙午,十四年(莫廣和六年,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

帝立行殿于萬賴册,凡有攻討,悉委太師諒國公統領,所向克捷。由是,驩,演,烏,廣諸州豪傑,競投營門,咸樂爲用。愛州疆土稍平。

五月初八日,莫福海卒,長子福源立,以明年爲永定元年。


丁未,十五年(莫永定元年,明嘉靖二十六年)[1547]

春,莫開會試科,賜楊福滋,范瑜,阮濟等進士及第,阮敬止等八人進士出身,武灝等十九人同進士出身。

報天塔崩。

莫將泗陽侯范子儀謀立莫宗子弘王正中爲主,不克,遂作亂,脅遷正中于御天華陽莫使謙王敬典,與西郡公阮敬等,發兵捕之,爲子儀所敗。後子儀累戰不克,乃挾正中,出據安廣地方。海陽之民,頻罹兵火,多至流亡。子儀又竄入明地縱兵擄掠廣東,廣西,明人不能制。子儀,安陽人。


戊申,十六年(莫改永定爲景曆元年,明嘉靖二十七年)[1548]

春,正月二十九日,帝崩,太子暄立,以明年爲順平元年,上大行皇帝尊號,曰裕皇帝,廟號莊宗。

莫封范瓊爲榮郡公,及其子瑤爲富川侯。瓊,靑池威烈人。

莫遣黎先光貴等,如明歳貢。

中宗武皇帝[编辑]

諱暄,莊宗長子,在位八年,壽二十二歳。附莫福源八年。帝委任忠謀,剿誅潜篡,可謂有帝王之略。然享齢不久,先王境土,未盡克復,惜哉。

己酉,順平元年(莫景曆二年,明嘉靖二十八年)[1549]

莫以東道將缺名爲紹國公,北道將莫廷科爲嘉國公,西道將阮敬爲太尉西國公,阮凱康爲太尉端國公,並賜姓莫,南道將黎伯驪爲太宰奉國公,及上下臣屬皆受封,以圖保守境土。

莫福源棄昇龍城正殿,移居城外,境內騷動。

三月,以范篤爲金吾衛掌衛事,封廣郡公。篤,永福土山人。


庚戌,二年(莫景曆三年,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

莫開會試科,賜陳文寳,陳聞,阮明揚等進士及第,黎欽等四人進士出身,阮承休等十八人同進士出身。

時莫福源聽范瓊,范瑤父子讒言。南道將太宰奉國公黎伯驪及其子普郡公黎克愼,文臣吏部尙書御史臺都御史東閣大學士入侍經筵舒郡公阮倩及其子阮倦,阮俛等,各率本部兵百餘,夜遁入清華隘關請降。許之。因詣闕拜謁。帝大喜,賞賜慰勞。自是豪傑之士,雲集響應,莫不歡心。


辛亥,三年(莫景曆四年,明嘉靖三十年)[1551]

莫使敬典等督兵,討莫正中及范子儀于安廣。逐之,獲子儀,送赴京斬之,傳首於明,明人不受,還之。正中奔入明國,竟死于明。本紀云,初范子儀常欲立弘王正中爲莫嗣,而莫諸宗王大臣謀立福源。正中不得立,乃與子儀作亂,入寇于明,明人多被其害。至此,明責于莫曰:藩臣無禮容縱劫人,侵掠大國,可興兵致討,以免邊釁。時明欲起兵來,莫氏大恐,密使小卒擒獲之,斬首,使人送于明,毎至其地常爲瘟災,人畜病瘴,因此明人還之。

太師諒國公鄭檢使莫降將黎伯驪與武文密等,進迫京師。莫福源奔金城,留莫敬典爲都總帥,將兵拒守。


壬子,四年(莫景曆五年,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

太師鄭檢領兵略定西南,莫西道將太尉端國公阮凱康率兵歸順。至安塲,帝慰勞賞賜,仍其職爵。


癸丑,五年(莫景曆六年,明嘉靖三十二年)[1553]

帝移立行在于安塲。

莫開會試科,賜阮亮釆,黃珣,陳永綏等進士及第,阮義立等五人進士出身,阮公族等十二人同進士出身。


甲寅,六年(莫改景曆爲光寶元年,明嘉靖三十三年)[1554]

太師諒國公鄭檢移行營于汴上,軍氣增銳。四方賢士,多來歸附。

設制科取士,賜丁抜萃等五人第一甲制科出身,朱光著等八人第二甲同制科出身。

十月初一日,以金吾衞掌衛事廣郡公范篤爲太保。


乙卯,七年(莫光寶二年,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

八月,莫使謙王莫敬典將兵入寇淸華,以壽郡公缺名節制南道兵,領舟百餘隻爲先鋒,進至神符海口駐營。次日,敬典率軍會于大賴江,使壽郡公督率本部兵前進,駐營金山。太師諒國公鄭檢大會諸將謀曰:「賊恃衆輕我,我以伏計待之,可成擒矣。」乃使人先戒沿江兩岸民人不得驚動,各相按堵如故。又使中官太尉雄國公丁公督諸降將黎伯驪,阮凱康,阮倩,黎克愼等及本部兵象,先伏于江之南,上自安定山,下至軍安山。太師鄭檢親督大兵,伏于江北,上自白石山,下至金山。復選象五十隻,伏于金山之下。又使廣郡公范篤領水軍,及督諸降將阮倦等,戰船十餘隻,據上流,自有執江,至金盃江,往來爲犄角之勢。次日巳時,賊兵船過金山,至翁龔市,戰船中聞笙管歌弦之聲,如入無人之地。日向午,聽軍安山砲聲一起,沿江兩岸,各起連砲七響,太師鄭檢縱兵大擊。下流象已渡河,范篤,阮倦等船兵亦順流而下。兩岸兵象,奮力爭先,賊兵遂倒戈抛甲,棄船下水,各自迸生。壽郡公自料不能脫,自投于水,潮郡公武師鑠獲之,俘虜莫兵甚衆。繫壽郡公于象背,獻之營門,及生擒賊將大小數十員。賊兵死者塞河,河水皆赤。収獲器械,不可勝數。賊兵數萬餘衆,死亡略盡。敬典驚惧破胆,自収殘卒回京邑。太師進捷表以聞,悉令斬賊將壽郡公等數十人于同祿山。


丙辰,八年(莫光寶三年,明嘉靖三十五年)[1556]

春,正月二十四日,帝崩,無嗣。太師諒國公鄭檢及諸大臣等議曰:「國不可一日無君」。乃使人訪求黎氏子孫立之,尋得藍國公黎除之玄孫黎維邦於東山布衛郷,迎立之。大赦,以明年爲天祐元年,上大行皇帝尊號,曰武皇帝,廟號中宗。

以太保廣郡公范篤爲兵部尙書掌部事。

莫開會試科,賜范鎭,杜汪,阮堯佐等進士及第,范曰茂等四人進士出身,阮仁安等七人同進士出身。

英宗峻皇帝[编辑]

諱維邦,在位十六年,壽四十二歳。附莫福海五年,茂洽十一年。帝以帝室之冑,賴勳臣尊立,圖復中興,眞天命有歸矣。然事功未半,疑惑漸生,偏信讒言,播遷于外,悲夫。
初,太祖第二兄除,贈藍國公,今尊封弘裕王。除生康贈葵國公,今尊封顯功王。康生壽今尊封光業王。壽生維紹今尊封莊簡王。維紹生維絖今尊封孝宗仁皇帝。維絖娶東山縣布衛郷人,生帝。時中宗崩,無嗣,太師諒國公鄭檢及大臣迎立之。

丁巳,天祐元年(莫光寶四年,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

莫以謙王敬典兼宗人府宗人令。

秋,七月,莫使敬典率兵侵淸華,至神符江,宋山,峩山地方,燒破浮橋。太師諒國公鄭檢使淸郡公守峩山,瑞郡公何壽祥守宋山,各率精兵拒之。莫兵不能進。太師親督兵象,潛進安謨山脚,直至海 口。遇賊,縱兵擊之,再襲攻其後。砲聲連響,上下夾攻。太師使弘化人武陵侯突船衝擊,遇莫敬典船,奮身跳過,揮劍斬把袖人,分爲兩段,墜於江中,敬典措手不及,投身下水逬生。莫兵大敗,棄船奔潰,走入山林。敬典僅以身免,入山谷中,隱罟三日,飢甚。夜見蕉樹流過谷ロ,自抱其樹,浮尋歸路。數日到安謨江,遇茶須社漁人濟之,乃得脫。及歸,保其人爲扶義侯。

閏七月,以太保廣郡公范篤爲太傅。

八月,太師使范篤往救乂安。時莫聞太師乘勝,乃遁還京。

是歳,莫降將黎伯驪,阮倩卒。倩子阮倦,阮俛等反'进歸莫。莫賜倦文派侯,俛扶興侯,以宗室女嫁之。

九月,太師鄭檢大率水歩諸軍五萬,擊山南中路,至鳳趐江,用浮橋渡江,大破莫兵,俘獲其將慶國公於船上,餘卒潰散。太師鄭檢置慶國于象上,使從軍獻計。後慶國謀反,事泄,乃殺之。官軍略定山南,下伴膠水縣。太師鄭檢自督歩兵,使范篤等督水軍,以武陵侯爲前水隊,縱兵大戰。莫使阮倦拒之于膠水江,倦與武陵侯大戰,武陵先挺身躍過倦船頭,倦提劍斬之,武陵沒入水中去。倦乃自急躍過武陵侯船,斬獲其把袖人頭,大呼曰:「武陵頭在此,汝等如何敵得我。」諸軍聞之,不及回顧,遂投於水,大衆隨潰,棄船上岸。莫兵乘勝,各縣人民俱應之。太師急議回兵,莫使將將兵,截其歸路,軍士多受其害,戰將死者數十員,船艘器械盡棄,士卒说者相半。

十月,太師回兵淸華,令諸將撫養士卒,修練器械,令選補丁壯,編入隊伍,以成兵 數,更圖後擧。大淫雨連月不止,淸華,乂安田禾多浸水,歳穀不登,於是詔改明年爲正治元年。


戊午,正治元年(莫光寶五年,明嘉靖三十七年)[1558]

太師親督大軍,軍出山南中路,攻其不意,擒獲莫將英銳侯,俘送安塲行在,命斬之。

定歳立鄕試塲于安定縣多祿社。

八月十四日戊午,太傳廣郡公范篤卒,年四十六,贈特進開府太尉靖國公,謚忠毅。

九月,太師鄭檢親督大兵,再出山南上路,略地而還,留降將阮凱康鎭守,以招集人民。後莫氏用計,使土人詐降誘之。凱康復叛歸莫,莫氏車裂之。

十一月,太師鄭檢入朝,表奏昭勳靖公次子端郡公阮演,使將兵鎭守順化處以防東寇,與廣南鎭郡公 缺名相爲救援。凡地方事無大小,及諸税額,一切委之,歳期収納。


己未,二年(莫光寶六年,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

春,莫開會試科,賜鄧時措進士及第,阮達善四人進士出身。阮忱等十四人同進士出身。

時莫兵數敗,福源惶惧,棄昇龍城,移居於南門外。

三月,太師鄭檢使戸部度支文全子黎仲原,勘度淸華,乂安公私田土,以定税額。

八月,淸華,乂安洪水漲溢,堤路破潰,流數百家,西都城中爲之陷沒,府庫多淹於水,人民飢饉。

九月,太師表族將豐郡公鄭珖洸提統御兵,扶郡公黎種爲總鎭淸華道,鎭守兵民,潮郡公武師鑠,安郡公賴世鄕等,同領精兵,鎭守海門,以防遏賊寇。太師督大軍六萬餘,號十二萬,親往北征,以圖恢復。由天關出山西上路,兵之所過,秋毫無犯,民皆草靡降服,案堵如故,爭持牛酒糧米給軍。至宣光,興化,西道將纪郡公將兵來會。復大議進兵渡河,略定太原,諒山,京北等處,土將嘉郡公亦歸順朝廷,咸願給兵討賊。又使定郡公鎭守安西大同,以壯藩疆。幷開治道途,自天關連于興化,宣光,通于京北,運載糧道,供給軍資。

十月,太師鄭檢大率兵象,攻略京北各處,駐營于順安府,與莫兵相寺,後又移屯僊遊山。

十一月,太師鄭檢分兵攻快州,洪州等府,超類,文江等鎭。兵之所至,賊皆奔潰。

十二月,太師鄭檢又分兵攻破快州,洪州,南策等府,莫兵望風奔北。


庚申,三年(莫光寶七年,明嘉靖三十九年)[1560]

正月,太師鄭檢差諸將領兵攻破洪州,快州,先輿等府,所至克捷。

是歳大熟,令京北各縣歸順土人,収禾稻以供軍食。

二月,莫福源使其將提兵守昇龍城外,列屯沿江以西|帶,上自白鶴,下至南昌,營寨相連,舟筏相接。日則旗詖相望,夜則擧火爲號,與官軍相拒守。太師鄭檢議分兵,與諸將東擊東潮,峡山,至靈,安陽等縣,皆克之。莫乃移居於淸潭縣。

三月,太師鄭檢使榮郡公黃廷愛等領兵鎭守諒山,渭郡公黎克愼鎮守太原,嘉郡公鎭守宣光,連兵各相救援,日夜攻擊富平,文蘭等府縣。又使定郡公鎭守與化,撫集安西十州居民,資給兵粮,自天關至京北,連路不絕。

四月,太師鄭檢駐兵于覽山南。時官軍與莫將相持,連年不解。太師鄭檢又分兵攻破青沔,嘉福,洪州,快州等地方。於是海陽各縣爲之振動。


辛酉,四年(莫光寶八年,明嘉靖四十年)[1561]

三月,莫使其將領兵往京北,與太師鄭檢相拒,瀆遣莫敬典,領兵宼掠清華,至各海時守將潮郡公武師鑠,安郡公賴世鄕等棄營退還,扶郡公黎種奔漬,引兵入安塲關萬賴册,太師家屬及諸將家小入翠錚册以避之。於是,賊勢憑陵,民多流散。

九月,莫兵侵入安塲關,到萬賴册,將陷官庫。武師鑠,賴世鄕等,倂力奮擊,出伏兵,連勝數陣,斬馘百餘級,莫兵大潰走散,官軍乘勝逐北,莫敬典遂回兵京邑。太師鄭檢乃回軍淸華,拜見帝於安塲行在。獻捷畢,駐兵高密西都城之南,大賞戰功。

扶郡公黎種卒。

十二月,莫福源卒,子茂洽立,改元淳福。


壬戌,五年(莫淳福元年,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

正月,莫茂洽年幼嗣位,以應王莫敦讓入內輔政,抱茂洽視朝,尊其祖叔謙王敬典爲謙太王。華郡公缺名掌朝東衛,駙馬都尉岸郡公莫玉璨掌扶西衛,石郡公阮倦掌扶南衛,駙馬宗正太保寧國公缺名掌安北衛。其餘一一受封,俾協力輔佐。

莫開會試科,賜范維撕,張魯,吳謙等進士及第,武文善等五人進士出身,阮永綿等十人同進士出身。

二月,帝命祿郡公將兵略定十州,使仁溪侯與之俱往,撫集人民。

八月,帝立鄕試塲于西都城之南門。

九月,太師親督大兵,略定山南路,使世子與俱,兵至淸池上福地方,使立大營于山明,令収稻粮貯之,以爲長久之計。

是月,雄國公丁公卒,厚葬之。公廣平人。

十月,莫茂洽疑太保文國公范瑤陰有異圖,殺之。

十一月,太師回兵淸華,使義郡公鄧訓守營。訓反歸於莫。鄧訓,彰德良舎人。


甲子,七年(莫淳福三年,明嘉靖四十三年)[1564]

時莫敬典長子端雄王敬止陰與敬典妾私通。事覺,降爲庶人。以次子敬敷爲唐安王,委以兵權。及敬典卒,莫又以敬止爲雄禮公,而不委之以兵。

時哀牢國乍斗使其臣來貢方物及雄象四隻。帝使太師以養女歸之,以結鄰國之好。

九月,太師督大兵,略定山南中路,攻破長安府各縣。及至朱雀門駐兵,義郡公鄧訓復率部兵詣營門請罪。太師鄭檢赦之,仍其舊爵,復遺出懷安山明,與圖進取。

十月,太師鄭檢命舍人司華陽侯催督長安,天關等府降民,平築堤路,開闊道途,起 自庸葛,直至平凉,通懷安山明,以轉運粮食,使往来不絕。於是,山南自大江之西各縣土地人民,悉爲所有,軍聲大振,所至克捷。

十二月,大師回兵淸華。


乙丑,八年(莫淳福四年,明嘉靖四十四年)[1565]

設制科取士,賜黎謙等四人第一甲制科出身,黎義澤等六人第二甲同制科出身。

莫開會試科,賜范光進進士及第,范宏才等三人進士出身,賴敏等十二人同進士出身。

四月,太師督兵出討山南中路,世子鄭檜,鄭松皆從行。兵至長安,攻破嘉遠,安謨,安康等縣。

九月,太師圖分兵,使武師鑠,賴世鄕等鎭守各海門,以備不虞。又使外甥文源侯固守營寨,與師鑠等鎭守居民。自親督大兵,攻略山南各縣地方。兵之所至,無不克捷。莫茂洽見官兵攻襲太急,問以退兵之計。莫敬典曰:「今彼兵精銳,難與爭鋒,恐有不敵。鄭檢親督大兵至此,攻略山南,未易必渡江也。其淸華乃彼本根之地,今已虛弱,縱有留兵分守其地,不過一二將而已。臣乞差數大將,領兵與之交鋒,以牽其勢,後分數萬兵與臣,日夜直進至地方,出奇兵以擒其將,此必勝之要道,乃舍堅攻瑕,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之計,此臣之願也。」茂洽從之。十一月,敬典進兵攻淸華,越海渡入靈塲海門,攻破淳祐,弘化等縣,侵掠居民。師鑠等使人告急于太師,太師乃差祿郡公領兵回救淸華,及至行營,與師鑠,世鄕等共謀,合兵進撃,與莫兵戰于油塲。莫兵設伏于險要,出奇兵挑戰佯北,師鑠等引兵象追之,深入重地。敬典乃縱伏兵,四面俱起夾攻,圍之數重。師鑠,世卿等自料寡不敵衆,乃突出重圍奮擊,脫入山林。祿郡公獨戰,被莫兵刺於象背死之。官兵死者千數。莫將欲圖進取,及聞太師回兵至石城,敬典乃率兵回。十二月,追封祿郡公爲嚴國公,以其全節於王事也。


丙寅,九年(莫淳福五年,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

春,正月,明帝崩,太子墍卽位,是爲文宗,改號隆慶。

莫改元爲崇康元年,移居菩提館。二十五日,莫遺吏部尙書兼東閣大學士薊溪伯甲海,東閣校書范維𤤠等,往諒山界首,迎接使臣黎光賁回國。光賁於嘉靖二十七年奉使,爲明人所留十八年,至是回。

九月,太師鄭檢略攻山南,兵出中路,至嘉遠,奉化而還。


丁卯,十年(莫崇康二年,明隆慶元年)[1567]

時太師寢疾,乘轎出征,略定西南,軍多勝捷,士益精鋭。莫兵戰數不勝,乃收兵不

以吏部尙書兼御史臺都御史張國華爲少傅文溪侯。


戊辰,十一年(莫崇康三年,明隆慶二年)[1568]

春,莫開會試科,賜武有政進士及第,杜安等四人進士出身,甲澧等十二人同進士出身。

是時廣南淸刑憲察使黃震,憲察副使阮瑕等,上表謝恩,言:「奉聖諭獎以效忠安邊,今窃慮臣等忝以書生,仗其威德,僅能集事,奉施恩例,恐承當弗稱,敢述蕪詞以聞。」

三月,廣南土官鎭郡公卒,太師鄭檢以乂安人元郡公阮伯躺爲總兵,代守其地。

四月,太師强疾出征,攻破安講,安康,奉化,嘉遠等縣,令收稻而還。


己巳,十二年(莫崇康西年,明隆慶三年)[1569]

二月,帝加封太師諒國公鄭檢爲上相太國公,尊爲尙父。

四月,帝弟黎維翰陰有異志,潛入宮中,盗藏寶璽。及獲,赦之,後又犯法殺人,命下議罪。帝言于上相曰:「鞠子幸賴尙父塱文武臣僚共尊爲君長,欲其友愛自親,而家,而國,而天下,共享安全。奈維翰,生同一體,父母俱故,教訓不從,每藏垢納汚,豈期性稟頑愚,再犯法,矣故殺人,合監。」至七月二十五日,少傅文溪侯張國華等,奉聖旨稟上相意按律議罪,剌面六字,廢爲庶人,付刑部奉行。

九月順化鎭守端郡公阮潢入朝,拜見于行在,又詣上相府拜賀,訴以兄弟之情,甚相友愛。時有中奇副將川侯,見上相有疾,陰懷奸謀,事覺遁去,追及之。上相欲免其罪,潢力諍,乃殺之。初昭勳靖公阮淦,知上相才識過人,愛重如子,以次女玉寳妻之,玉寶乃潢之姊也。及接卒,帝委上相鄭檢總裁國家事務,故令潢鎭守順化,徴納租税,以供國用,至是入朝。玉寶生子鄭松,才德超群,英雄蓋世,能續父志,賛成帝業,黎朝中興之功,實基於此。

十月,甲子夜,地震山崩,草木枯死。上相自知病篤,乃上表乞釋兵權,辭意墾切。帝曰:「朕姑從所請,特命上相長子俊德侯鄭檜督領水歩諸營,次子福良侯鄭松塱諸將佐等,咸屬討賊,以安天下,副朕所望。」

十一月,有流星長五丈,墜地聲如巨雷。

莫以北軍都督府左都督署府事林郡公爲兵部尙書掌部事。


庚午,十三年(莫崇康五年,明隆慶四年)[1570]

正月,上相上表奏帝令阮潢行下順化,廣南等處,統率兵象船艘,再鎭撫方民,以壯藩維。上相戒之曰:「國家以此重任付鄕,當始終|節,罄竭初心,匡輔皇家。」潢感謝,奉命赴鎭。

召廣南總兵元郡公阮伯調還。

二月十八日,上相太國公鄭檢病篤,是日薨,追尊爲明康太王,謚忠勳。詔長子俊德侯鄭檜代領其權,統兵討賊。時檜自縱酒色,志益驕佚,不恤士卒。由是將校離心,輔佐日寡,人心思異,各相生變,終成禍胎。

四月二日,端武侯黎及第,文鋒侯鄭永紹,衛陽侯鄭栢,及良郡公,普郡公,與萊郡公潘公績等,夜率子弟兵衆就福良侯鄭松,謀定計策,逼令擧事。松不得已,與及第,永紹等收兵象,夜奔安塲行在。明日,至金城營,要義郡公鄧訓同去,詣闕,入拜謁。松等泣曰:「臣兄檜耽嗜酒色,多失衆心,早晚必亂。又日夜相謀奪臣兵象權印,故臣等夜遁,投闕哀告,望聖上怜納之。」帝曰:「尙父在日,不至此事,奈何。」福良侯與及第,永紹,栢等密奏帝移行在入萬賴關內,分兵據守壘門,以防外兵。次日,鄭檜親督福郡公賴世美,安郡公賴世鄕,林郡公阮師尹,石郡公王珍,渭郡公黎克愼,陽郡公阮有僚,雄茶侯范文快,宏郡公缺名等,兵卒萬餘,追至關門外駐營,按兵數日。關內諸將亦拒閉不出。使人投書往來,彼此言多不遜者。七日,帝命使出,招諭關外諸將,使之講和。賴世鄕等曰:「不圖今日使我等出於人下矣。」乃不肯和,自稱兵犯闕,先排戰陣。賴世美揮戈指之曰:「何日擒獲關內人,其事始和。」帝知意不解,乃命諸將督兵拒之,日夜不息。檜見累戰不克,心中躊躇,自回兵汴營,會所屬將佐曰:「關內有軍,境外有賊,我居其中,倘有事變急難,難 與相拒。」乃下令分兵據守衝要各處。武師鑠守靈塲會潮海門,賴世卿守支隆神符海門,阮師尹守瑜川玉甲海門,以防莫兵入寇。賴世美,黎克愼,阮有僚,范文快等整飭兵象船艘器械,日夜列屯江岸,以防關內諸將突襲。又使元郡公阮伯駒鎭守乂安,以撫其民。

八月,布政州人立郡公缺名見太王薨,及俊德侯鄭檜兄弟不和,淸華起亂,乃率子弟投降於莫。莫賜爵先郡公,使領兵嚮道先行。十六日,莫將敬典督莫氏諸親王及將佐,兵十萬餘衆,戰船七百艘,侵掠淸華。至境乃分兵,使敦讓同北道將太保嘉國公莫廷科,副將茂郡公缺名領兵守神符海門。進入後,分使本道將弘郡公缺名等爲先鋒第一隊,南道將石郡公阮倦爲第二隊,西道將岸郡公莫玉璨爲第三隊,東道將華郡公,奇郡公並缺名等爲第四隊,敬典自督中營大軍爲第五隊,莫諸宗王統督朝東衛及諸內衛兵爲第六隊,刻日並進,入靈塲,支隆,會潮各海門,會同于筆剛。至河中,駐營於河間,兩岸煙火連繼十里。鄭檜度不能支,勢日益孤,乃率賴世美,阮師尹,張國華及家小,迎降於莫。敬典納之,賜檜爵忠良侯,以賴世美爲慶郡公,阮師尹爲莅郡公,王珍爲山郡公,使各領本部兵前進。唯武師鑠欲棄本營,入安塲關從帝。然士卒願降于莫,不肯相從。師鑠不得已,與衆歸莫,莫賜爵水郡公。賴世鄕棄營,引兵遁入永寧,越錦水,入安塲關。時黃廷愛駐營金盃江,將本部兵移據多稔册,率黎克愼,阮有僚與雄茶侯,俱引兵入安塲關來會。宏郡公自將本部歸乂安,與阮伯騮分守其地。二十日,帝勅封鄭松爲長郡公,節制水歩諸營,統兵討賊。是日,節制鄭松會諸將,設宴慰勞軍士。武將榮郡公黃廷愛,晉郡公鄭模,良郡公缺名,端武侯黎及第,衞陽侯鄭栢,文鋒侯鄭永紹,義郡公鄧訓,萊郡公潘公績,渭郡公黎克愼,陽郡公阮有僚,雄茶侯范文快,西輿侯何壽祿及將校三十員,文臣吏部尙書慈郡公阮挺等十二員,皆指天為誓,同謀協濟,日夜計議,分兵據守各處壘門,鑿壕樹栅,設伏守險,以防莫兵。二十五日,莫大舉兵,各道並進。馬江自甕關以下,藍江自俸律以下,煙火障天,旌旗蔽日。淸華人民,携老扶幼,奔走道途,不知所依,號泣盈天,其財蓄婦女,盡陷于莫。

時莫自恃將多卒銳,欲倂呑愛,驩之地,攻于安塲壘外,日夜不息。官兵勢弱,常高壘深溝,守險以待。六月,端武侯黎及第等用計,使諸軍士夜架外層壘,延袤十餘里,多用屋壁遮蔽,以泥土塗外,上放竹尖,一夜而假城成。明日,莫敬典望見之,以爲真城,大驚,不敢近。自與諸將議曰:「不期今日黎軍若此,猶有紀律,法令嚴明,培築一夜,城壘截然,必效死之士猶多,故用功力之速如此,使我心不寧,必功不能成,未易平之,若不速戰勦除,必爲後患。」乃親督將士,日夜急攻,期以克捷。由是,江左自椰州,蠶州,江右自雷陽,農貢,源頭,俱爲戰塲,幾陷于賊。時淸華各縣,人民散亡,田無耕種,多荒餓焉。

九月,差河溪侯將兵出守錦水哀壘,因反降于莫。帝以西興侯何壽祿代守其地。

十月莫將率兵與官兵交戰,相拒于保樂隆崇江。諸將多出奇兵,曰則固守,夜則劫營,以撓其衆。自是莫兵洶洶驚恐,守禦者多被斬刺。毎獲賊馘,用銀賜賞,士卒多挺身,自願奮力夜攻莫兵。莫兵雖衆,多有进亡。莫敬典見累戰不克,乃退守河中營,令禁鹹鹽,不得販賣搬上源頭與官兵相通。後有盗擔鹽入壘者,擒獲斬以徇衆。

是月,武師鑠密使人潛入壘內納降書,乞負罪歸朝。帝得師鑠信書,乃會諸將議大進兵,以復境土,分為三道大進,差安郡公賴世鄕,端武侯黎及第,文鋒侯鄭永紹,晉郡公鄭模等領兵出左路,取安定,逾永福,攻略宋山。

加長郡公鄭松爲左相,節制各處水歩諸營將士,帝自爲都將,總督大兵,出中路,取瑞源,安定,直至東山駐營。榮郡公黃廷愛,義郡公鄧訓,萊郡公潘公績,衛陽侯鄭栢等領兵出右路,取雷陽,農貢,攻略廣昌地方。帝至東山駐營,武師鑠先率本部五百人,夜三更棄營。明日,到東山御營拜見請罪,帝慰勞之,復仍其爵,撫其將士,三軍大喜。師鑠復至左相營拜謁,泣訴舊情,擧衆盡懼。自此軍聲大振,莫兵每戰轆敗,不敢復進,退守筆剛江營。二十日,帝使人造浮橋于安列江下流,過金盃。帝與左相統大兵渡江,至金紫徑,逾淳祐,以進撃莫諸營。命武師鑠招集本縣舊兵,得千人餘,爲先鋒,與莫兵挑戰于雷津江渡。 賴世鄕,黎及第等攻宋山,峩山,取其地,所至莫兵奔潰,人民得復其業。十二月,莫敬典見累戰不勝,乃議曰:「進兵攻勦勁敵,已經九月,不能成功,且冬寒江涸,更兼春水方生,嵐瘴將起,兵不足食,人思舊土,誰與我同心戮力。況我兵寢已懈怠,不如且暫回兵,以圖後擧,而取全勝也。苟欲堅守其地,恐無益於事機,爲敵人之取笑耳。」乃令撤寨而回。

是時,鄭檜與其母太王夫人及家小,同賴世美,張國華等,業已投降於莫,不敢歸。乃率其子弟男女千餘人,浮海隨敬典赴京,投拜于莫。石郡公率衆詣闕,頓首請罪。阮師尹@率子弟,回據玉山,恃其山高水深,不肯歸順。帝乃令黎及第與諸將統精兵,從間路至玉山襲之。師尹已先知之,下船夜遁,投降於莫。

是歳河中府大熟,家有餘粟。


辛未,十四年(莫崇康六年,明隆慶五年)[1571]

春,二月,帝論功行封,加左相長郡公鄭松爲太尉長國公,端武侯黎及第能勇决多計 策,陞爲太專,衛陽侯鄭栢,文鋒侯鄭永紹,良郡公缺名,晉郡公鄭模,安郡公賴世卿,義郡公鄧訓等,俱爲少傅,列坐其次。又拜左相弟鄭杜爲少保福演侯,鄭桐爲永壽侯,鄭檸爲廣延侯,使俱領兵討賊,以圖恢復。

莫開會試科,賜阮勉'阮洪進士及第,阮璜等五人進士出身,華有謨等十二人同進士出身。

令淸華各縣社經兵漂散者,許回本貫復業安居。

七月,莫遣敬典督兵宼掠乂安各縣。是時乂安之民,久畏賊威,勢又遠隔,官軍不能救助,多降于莫。由是,大河以南俱爲賊有。土將元郡公阮伯綱聞賊至,驚駭望風而遁。容郡公與賊將阮倦相拒,力不能支,乃棄船走入化州,爲賊所獲。大河以北又爲賊所有。白是賊勢復振,所至民皆遠遁。

是年,順化康祿縣人美郡公率所部兵,欲圖端郡公阮漢,倂其衆降于莫。潢知之,率 兵攻殺之,順化稍安。後廣南土將互相殺掠呑倂,潢悉攻勦平之,委偏將勇郡公留守。以収其衆。

九月,帝與左將鄭松議分兵與晉郡公鄭模,萊郡公潘公績纪救乂安,莫兵退回,乂安復定。

十月,帝命太傳端武侯黎及第領兵略定天關,悉平之。

時哀牢國王乍斗獻雄象四隻及寶物求婚,帝欲鄰國和好,乃以帝妃前女封玉華公主嫁之。

是年淸華之地|穀不收,民大飢,多流亡。

時瑞源縣太來册人黎景純自稱癡人侯。


壬申,洪福元年(莫崇康七年,明隆慶六年)[1572]

春正月,帝祀天地于南郊,行禮,帝捧香爐禱天畢,忽香爐倒于地上,知其爲不祥,乃詔改元爲洪福元年。

三月,黎及第陰懷異志,謀殺左相,以奪其權,常誘左相乗船浮于江中以圖之。左相覺,謀乃不果,自是兩家相怨,外佯協力以圖擊賊,內各懷疑,以防奸刺。

七月,莫使敬典督兵侵淸華,乂安等處,帝及諸將議令各縣沿河軍人預徙財畜入山林避居,以防賊兵。八月,莫兵果至,擄掠方民,沿河各縣人民流散,其地空虚。時布政亡命將立郡公嚮道引海陽將先郡公,統水兵船六十餘艘,逋海道,入寇順化,廣南等處,土人多降,自是賊勢復大。鎭守阮潢設計誘致立,斬之于江中,賊衆大潰,浮海而還,忽遇大風波,盡死于海外。先郡公逬歸布政州,再歸于莫,順廣復平。潢撫治數十餘年,爲政寛和,每事常施恩恵,用法公平,戒飭本部,禁载凶黯,兩鎭之民,感仁懷德,移風易俗,市無預價,民不為盗,外戶不閉,外國商舶皆來販賣,交易得中,軍令嚴肅,人人效力。於是,莫人不敢來窺,境內得安居樂業矣。

太傅渭郡公黎克愼反,越壘歸降于莫。左相鄭松收獲其子恂,快,忱等,皆殺之。

九月,帝命安郡公賴世鄕,晉郡公鄭模,萊郡公潘公績等領兵救乂安。及至,莫兵遂退。乂安復平。

是年,乂安各縣田野荒蕪,一榖不收'民大饑餓,更被瘟瘼,死者過半,人多流亡,

冬,十一月,帝命萊郡公潘公績經略順化,慰勞將士。及至境內,多致意于阮潢,潢亦以兵來會,爲之設宴,盡訴舊日之情,甚歡。及歸,潢親送之。

二十一日,黎及第常有異志,欲謀害左相鄭松。左相陽爲不知,多以金遺之。及第來謝,因使刀手伏于幕下,擒殺之,使人聲言曰:「及第謀反,帝命我殺之,汝等將士,毋得驚怖,竄叛者族誅。」於是部卒震懾,無敢動者。時耿瀉,控彥言于帝曰:「左相兵權勢大,陛下難與並立。」帝聞之惶惑,乃夜幸於外,將皇子四人與倶,至乂安城駐蹕。左相與諸將議曰:「今帝聽小人讒言,一旦輕將神器播遷于外,天下不可|日無君,我等及士卒,誰與 立功名乎,不如先求皇子而立之,以安人心,然後發兵迎帝未晚。」時皇第五子潭在瑞源縣廣施社,乃使人迎之,尊立爲帝,是爲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