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卷之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紀卷之十六 大越史記全書
本紀續編卷之十七 黎皇朝紀附莫茂洽二十年
本紀卷之十八 

世宗毅皇帝[编辑]

諱維潭,英宗第五子,在位二十七年,壽三十三歳。帝以幼冲之年,信任勲臣,故能削平僭叛,光復舊物,身致太平,中興之功,孰大於此焉。
帝以正治十年十一月日誕生,育于瑞源縣廣施社。時英宗幸外,帝以幼穉,獨不預從。左相鄭松迎而立之,以生日爲陽元聖節。

癸酉,嘉泰元年(莫崇康八年,明萬曆元年)[1573]

春,正月朔,左相鄭松曁文武臣僚等共尊皇子卽皇帝位,改元大赦,頒大誥諭,其略曰:「蓋聞上天弘育物之功,必方春而布德澤,王者謹卽位之始,必施命以誥臣民,上下同符,會通不爽。我國家乘時啟運,立國以仁,一祖肇之於前,列聖繼之於後,相傳正統百有餘年。頃遭漢厄致紊周綱,幸賴人心有歸,天命有在,聖父皇上,以帝室之冑,紹祖宗之基,規恢大業十八年餘。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被細人耿瀉,廷彥黨輩讒間,遂使乘輿播遷于外,天下臣民,無所依戴。予皇父第五子,以幼冲之資,嗣艱大之業,惟恐弗堪。然上承慈命,下徇輿情,有弗克于辭者,迺於今年正月初一日卽位,建元爲嘉泰元年。宴賴大臣左相太尉長國公鄭松曁文武臣僚同心修輔,共安社稷。將頒詔命六事,用吿適遐多方:一曰,民經兵無恆產者,並饒役。二曰,貧民漂居,許回本貫,饒差賦役。三曰,凡從盜劫,迯囚迯罪,仍就該司出首饒赦。四曰,內外各衙門有見監囚人,情輕者放赦。五曰,文武官有功者,許陞爵一次。六曰,官員子孫屈滞者,許具本随材錄用。凡內外各衙門,欽遵奉行。」

時洪福皇帝播遷于乂安,皇子栢,榴,梗,松皆從之。左相鄭松遺阮有僚等進兵至城,帝避于蔗田,有僚等跪拜于田曰:「請陛下速還宮,以慰天下臣民之望,臣等無異志。」乃以雄象四隻迎帝以歸,使榜郡公宋德位等扈從,日夜偕行,二十二日,還至雷陽。是日帝崩。時左相鄭松使宋德位陰逼,陽言自縊。上尊號曰英宗峻皇帝。

本紀曰:英宗起身,出自寒微,以黎氏之玄孫,爲帝室之胄,賴左相鄭松及諸臣僚尊立之,君臨天下,圖濟厥難,後信任群小,自聽間言,輕將神器播遷于外,害及其身甚矣。小人之言,自誤人國家也如此,可不戒哉。

帝旣卽位,封左相太尉長國公鄭松爲都將,節制各處水歩諸營,兼總內外平章軍國重事。國家事務,皆自裁決,然後奏聞。

以太傅仁國公武公紀爲右相,榮郡公黄廷愛,潮郡公武師鑠,陽郡公阮有僚等,俱爲太傅,鄭杜爲太保岸郡公,雄茶侯范文快為雄郡公,西興侯何壽祿爲麟郡公。又遺使齋勅往順化,以端郡公阮潰爲太傅,令貯粟以實邊。其羨餘錢,歳納銀子四百斤,帛五百匹。

七月,莫兵侵安場營,官軍收兵入壘,以示弱。後日賊復培壘,將渡段澤,節制鄭松出舟師分撃,大破之,賊遂遁還。

十月,命右相太傅仁國公武公紀領本部兵,回鎭大同,以安方民。

時莫敬典扶莫氏茂洽歸昇龍城,令軍營于城之南外居焉。


甲戌,二年(莫崇康九年,明萬曆二年)[1574]

春,莫開會試科,賜武文奎進士及第,莫廷譽等十人進士出身,武維翰等十三人同進士出身。

六月,莫使南道將阮倦領兵侵掠乂安,大河以北,皆陷于莫。ぞ郡公與戰,數不勝,見士卒多迯亡者,乃用鐵爲環,鎖其軍士之足于船,後賊兵追至,亦皆不戰,宏郡公乃棄船陸走,到布政,爲莫將阮倦所獲,歸京邑,遂遇害。

秋,七月,節制鄭松差太傅萊郡公潘公績,晉郡公鄭模領兵救乂安,與莫阮倦相拒數月,後倦等領兵還京,公績亦収兵回淸華。

時節制鄭松兼統內外,鄭永紹,鄭栢,良郡公等陰謀圖害。事泄,俱繫獄議罪。太王妃阮氏力救之,得免,削其權。太王妃,節制鄭松母也。

二十日,莫封莅王莫履遜長子莫珙爲興禮王。


乙亥,三年(莫崇康十年,明萬曆三年)[1575]

正月六日,莫遺敬典領兵侵掠淸華,阮倦等領兵侵掠乂安。是時莫氏兵強,所至人皆草靡,遠遁山林,以避其鋒。敬典自統大兵,進撃安定瑞源等江,又分兵與西道將莫玉璨等進擊雷陽,東山各縣。是日兩道並進。

八月,節制鄭松命太傅榮郡公黃廷愛統率義郡公杜衍,石郡公,雄郡公范文快等,將兵救雷陽,農貢,東山,駐兵先沐山。節制自統中營大兵,命太傅潮郡公武師鑠,陽郡公阮有僚等爲先鋒前隊,太傅衞陽侯鄭栢,永壽侯鄭桐,廣延侯鄭槔爲左隊,太傅文鋒侯鄭永紹,太傅岸郡公鄭杜,良郡公,榜郡公宋德位爲右隊,麟郡公何壽祿等爲後隊,並進招山駐兵。莫敬典率大兵,戰于安定東里。師鐵,有僚等出奇兵逐之。是月,命太傳安郡公賴世卿,晉郡公鄭模,萊郡公潘公績等領兵救乂安,與莫南道將阮倦數戰,不勝。倦爲奇兵,設伏以待,引戰連勝,擒獲公績而還。


丙子,四年(莫崇康十一年,明萬曆四年)[1576]

莫敬典復領兵侵掠淸華,進撃瑞源藍江,使西道將莫玉璨領兵進擊安定銅鈹江,又分兵使南道將阮倦侵乂安,與晉郡公鄭模相持數月餘。後鄭模累戰不勝,遁回淸華。至玉山縣,阮倦曰:「鄭模戰敗而還,兵回無令,我必擒之。」乃自督兵追至玉山,獲模,中途引歸京邑。自是,阮倦威聲日振,爲莫之名將,江東雄將能臣,皆以爲不及也。


丁丑,五年(莫崇康十二年,明萬曆五年)[1577]

設制科取士,賜黎擢秀等三人第一甲制科出身,胡秉國等二人第二甲同制科出身。

莫開會試科,賜武玢,阮仁霑,范家門等進士及第,黎曰倘等五人進士出身,陳如林等十人同進士出身。

莫令収各縣兵一、二、三項,各具三月粮以備侵掠淸華。五月,節制鄭松令淸華,乂安各處所該督各縣社民,限六月以上,務宜耕種及時,不可容緩,以防經兵所至妨農事。

七月,令淸華沿河各縣居民,収財蓄家小,入山脚險地避居,以防賊至。令諸海門及沿途各處巡把,各置砲號,如見賊兵所至,卽發一聲于本海門,後沿途傳發為信,使居民聽令準備,便徒行之,毋爲賊兵所害。又令各縣山脚如見沿河社民及牛畜徙居本社,應嚴加巡備。若有盜劫,率相赴救。倘或不能赴救,致失居人財畜者,本地分償之。

八月,莫敬典侵銅鼓江。節制鄭松親率大兵出快樂壘門相拒。莫兵攻破會上營,黃廷愛以奇兵挑之,阮有僚將兵截擊,破之,又與莫兵戰于河都。宋德位墜象,幾爲莫兵所獲,鄭栢大驅兵象來救,獲免。後莫兵又進至河都,南道將阮倦等將兵伏于堤外以待之,使弘郡公缺名與賴世美等領兵挑戰。進至快樂壘門外,世美先登,騎馬來戰,官軍以銃射之,死于馬下莫兵大潰,諸軍爭獻世美馘于軍門,賞功畢。九月,莫敬典率兵回京邑,官軍亦回安場營,慰勞三軍。

時淸華多淫雨,水潦七次,田禾多傷損,民大飢荒。

莫册錦衣衞署衞事富山侯武文溪女武氏橫爲正妃。

十一月,彗星見,直指東南,光芒長四十丈,紅赤相暎,人大驚怖。十二月朔,彗滅,詔改明年爲光興元年。


戊寅,光興元年(莫崇康十三年,明萬曆六年)[1578]

二月二十一日,莫茂洽被雷降于宮中,半身不遂,後醫治復免,乃改元,以撃爲延成初年。

七月,莫敬典領兵侵淸華沿河各縣,進穿江表。節制鄭松差鄭栢等領兵渡河,設伏於奉公山,大戰于奉公橋,發銃合射之,莫兵死者不勝計,敬典乃退兵還京邑。

帝立行在于萬賴州,立南郊于萬賴壘門外。

十月,莫酉道將莫玉璨領兵往侵宣光,輿化各州縣。至枚州,收物州,太専仁國公武公紀縱兵大戰,莫兵敗績而還。


己卯,二年(莫延成二年,明萬曆七年)[1579]

七月,莫敬典復領兵侵淸華,寇擾沿江,及至河中宋山江,犯章閣。節制鄭松差太傅義郡公鄧訓督兵拒于太堂,使演郡公鄭文海爲先鋒挑戰,大擊于金甌山。鄧訓督兵潛進宋山地方,出平和江目山截其後,莫兵大敗而還。

九月,太傅安郡公賴世卿卒,贈謙國公。


庚辰,三年(莫延成三年,明萬曆八年)[1580]

莫開會試科,賜杜珙進士及第,杜直等三人進士出身,阮壽椿等二十人同進士出身。

五月,榜郡公宋德位卒。德位安定快樂人。

七月,莫遺南道將阮倦,西道將莫玉璨,降將弘郡公等領兵侵淸華,寇掠沿河各縣居民財畜而還。

八月,立會試科,賜阮文階等四人進士出身,黎光華等二人同進士出身。

九月,流星大作,聲如巨雷,又有彗星出。

十月,莫敬典卒。敬典仁厚勇略,聰慧敏達,履歷艱險,勤勞忠誠。生子九人,長敬止,封唐安王副總帥,次敬直,封忠謹公錦衣衛掌衛事,敬敷,封端亮公輿國衛掌衛事,敬簡,封惠成公昭武衛掌衛事,敬遵,封勇義公朝東衛掌衛事,敬愼,封達禮公,敬恭,封敦厚公,敬體,封匡輔公,敬邦,未得封。女九人,長玉(王售),封良郡上主,次玉琯,封宜郡上主,玉璽,封安郡上主,玉琰,封陽郡上主,惟幼女三歳,未封,養女玉琬,封僳郡上主。

十二月初三日,莫遺梁逢辰,阮仁安,阮淵,阮克綏,陳道泳,阮璥,杜汪,武瑾,汝琮,黎挺秀,武謹,武靖等如明歳貢。


辛巳,四年(莫延成四年,明萬曆九年)[1581]

秋,莫議授其輔政應王莫敦讓統領兵權,使徴各道兵,侵掠淸華沿河各縣。敦讓遂領兵越海道,至廣昌縣唐囊山駐兵。節制鄭松奏帝,命黃廷愛統領諸將,進兵禦之。廷愛會諸將,分爲三道,使阮有僚爲先鋒,廷愛自督大兵爲正隊,進兵與莫兵對陣。鄭丙,何壽祿等爲左隊,拒阮倦。鄭文海等爲右隊,拒莫玉璨。鄭桐,鄭槔等爲後隊。是日並進,與莫兵大戰。官軍銳氣益壯,無不一當百,斬六百餘級,俘獲賊將振郡公阮公,扶邦侯缺名等于陣前賊兵大敗奔潰,敦讓及諸道將卒膽破心驚,收殘兵遁回京邑。官軍全捷凯還,詣行營獻俘賊將賊兵數百餘人,振郡公阮公乃阮有僚之甥也,節制鄭松赦其罪,使歸有僚撫養,後復引封爲嵩郡公。其扶邦侯及俘數百餘人,皆給衣食,放回鄕貫,人人深感大恩。自是兵威大振,莫兵不敢復有窺覦。淸華,乂安居民,始得安業。

是年,莫茂洽被靑盲暗眼,旁求天下有善醫者治療,數年疾愈復明。


壬午,五年(莫延成五年,明萬曆十年)[1582]

二月二十六日,莫命戶部尙書兼國子監祭酒詠橋伯黃士愷及阮能潤,阮澧,武文奎等往諒山界首候命,迎接使臣梁逢辰等回還。

夏,五月,大雨雹於萬賴册,其塊大如瓜,田禾皆折毀。

是年,錄唐囊戰功,以黃廷愛爲太尉,阮有僚爲西軍都督府掌府事,鄭拒爲南軍都督府掌府事,鄭杜爲南軍都督府左都督,雄郡公缺名爲太保,鄭桐,鄭樓等俱爲都督僉事,演郡公缺名爲西軍都督府右都督,吳景祐爲北軍都督府右都督,其餘受封有差。

六月,莫將扶義侯阮廷倫歸命,賜爵萊郡公。

時乂安瓊瑠鯀東回社有大白石,不知何自而來,在海門水中,躍出平地,隔水十五丈而止。土人以爲靈異,立祠事之。

九月,莫詠橋伯黃士愷及郎中裴從矩議給前太保嘉國公阮探世業田五十畝。

江東諸儒臣上表于莫氏,且言請去强臣,以尊王室。其略曰:「時方拯渙,義效從坤,旦夕弗離於王所,始終寧負於主恩。彼阮倦奸邪餘孽,反覆小人,背國罔慚於乃父,歸朝更媚於吾君。爲今之計,固當武協於文,將謀於相,北協薊溪侯,與之参謀,西援岸郡公,與之同力。以此二三豪傑,心德攸同,保玆百二山河,富貴共享,將見皇綱復正,帝座復安,王室子孫,百世其量矣。」


癸未,六年(莫延成六年,明萬曆十一年)[1583]

會試天下士人,賜阮仁贍等三人進士出身,黎文通同進士出身。

莫開會試科,賜阮俊彥進士及第,陶徐等三人進士出身,阮德懋等十四人同進士出身。

六月十八日,太傅義郡公鄧訓卒,贈南軍都督府左都督掌府事太尉義國公。

七月,莫兵侵淸華,寇掠沿河各縣。節制鄭松差兵大擊於海門外,逐之而還。自是莫兵不敢復侵,而淸華,乂安各處人民始得休息矣。

是時,哀牢,鎭安貢獻方物。

十月,節制鄭松督大兵出山南下路,攻略安謨,安康各縣,收稻而回。

莫東道將奇郡公阮曰敬歸命,朝廷賜爵東郡公。


甲申,七年(莫延成七年,明萬曆十二年)[1584]

正月,節制府復出兵攻略嘉遠,安謨,安康各縣,又進兵徇天關,奉化而還,以世郡公吳景祐兵遮道先回,貶二資。

九月四日,鄭檜卒于莫。初檜降莫,賜爵忠良侯,後陞忠郡公,至是卒。莫使人弔祭之,復遣兵送柩,許家人親母及妻子歸葬。節制鄭松亦差人迎接,殯于安定軍安山之右,爲設牲醴,上表奏帝恕其罪,贈太傅忠郡公,許其子鄭||等掛孝。

莫以吏部尙書掌部事兼東閣大學士知經筵事参預朝政太保倫郡公甲澂爲策國公,安樂縣中官豪郡公爲安國公,西道將岸郡公莫玉璨爲沱國公,南道將石郡公阮倦爲常國公,忠義沔郡公缺名爲西軍都督府左都督弘郡公。

十月,淸華瑞源安定地方地震五十餘里。

莫南道將南陽侯陳缺名來歸,賜爵蟠郡公。

莫使阮允欽,阮永祈,鄧顯,阮能潤,武師錫,阮澧等如明歳貢。


乙酉,八年(莫延成八年,明萬曆十三年)[1585]

正月,節制鄭松自督大兵略定西道邊界,出天關,擊破美良,石室,安山各縣,兵至柴山而返,留裨將昭郡公在黃舍市。莫兵追及之,昭郡公陷于陣,莫兵収獲象一隻。

二月,節制鄭松議回兵。

六月,莫欲復入居昇龍城,遂議修築其城,大興ェ役,陶作磚瓦,期年而成,乃以明年爲端泰初年。

十月十二日,莫策國公甲澂致仕。

十二月,節制府出兵山南,攻略嘉遠,奉化而還。

莫策國公甲澂卒。


丙戌,九年(莫端泰初年,明萬曆十四年)[1586]

春,莫開會試科,賜阮敎方進士及第,范明義等三人進士出身,阮文藻等十七人同進士出身。

四月五日,大水潦。

夏,六月,莫氏安排車駕,移入昇龍,居正殿,受群臣朝賀。禮畢,陞莫玉璨,阮倦等俱爲太保,弘郡公為南軍都督府左都督。

二十五日,淸華地方,天無風雨,忽馬江洪水漲溢,西都城沒溺于水,江表逆流,湍急若射,木樹塞川,沿河之家,多流蕩于海。

秋,七月二日,大水潦,癸卯夜,月赤暈,凝光朦朧,色如噴血。占云:「其變應妃后亡。」二十五日,又大水潦,一年之中水潦凡七次。

八月五日,非時雷降。

大旱。

十三日,太國夫人張氏玉冷卒。

十七日,安場營大火,時風急火猛,延燒府營軍房廨宇庸舍數千家'紅雲蔽日,煙瘴滿天,自午至申,火始滅。太王妃阮氏玉寶被火卒,節制鄭松避居掛孝,追尊爲明康太王太妃。

二十三日,太保雄郡公卒。

二十八日,安場營中狂風大作,二里餘倒人發屋,揚沙飛石,拔樹解瓦。

九月三日,大水,霖雨經旬。九日,又大水。十八日,雨止。是歳,淸華地方禾穀不登。十月,天又淫雨,經二旬不止,各縣諸山亂崩。


丁亥,十年(莫端泰二年,明萬曆十五年)[1587]

正月,莫令修理昇龍城外層,及整治街衢。

二月,莫令天下各處務築土壘,及種由芽,上自喝江,下至山明華停江,延袤數百里,以防兵至。

三月十一日,辰時,天忽自鳴。時永福縣卓筆山有大石,高一丈,其石骨深入地中四尺餘,無故自拔出地上,移他處而止。是月,安定縣澄舍社井中水忽沸動混濁者三日,後復淸如故。占者云:「應折一大將軍。」

五月,太傅衞陽侯鄭栢有罪,絞。初栢與節制鄭松同|派,常與黎及第陰欲圖害。謀泄,及第被殺,栢獲罪,常有不足之心,陰養妖術巫人,又圖葬其父于禁地,事覺,坐絞。

七月,江水漲溢。

八月,壬申望夜,月食。

九月,丁亥朔,日食。

令各縣源頭討木五百條爲木樁,分植各海門,以防賊寇船,及爲拒挑之計。

十月,乙亥日,赤虹見在坤方。是月,節制鄭松統兵攻破長安,天關等府,嘉遠,安化,奉化各縣。攻略至蒂市,令修作浮橋,大破莫新郡公缺名營。

十一月,兵出西南界,至美良縣,莫使西道將莫玉璨領兵出寧山,以攻于左。又使南道將阮倦領兵出彰德,渡由醴江,以攻于右,及倦至由醴江,分兵設伏山脚小路,以待官軍至,欲斷後兵粮道。計畫已定,節制鄭松聞之,乃分兵,留麟郡公何壽祿,世郡公吳景祐等守護粮兵在後,先差大將纪國公黃廷愛領兵潛地馳回,以守淸華。又使太傅陽郡公阮有僚,太保鄭杜與少保鄭桐,鄭檸等各領兵從左路出,與莫玉璨兵相持據守,以分其勢。節制鄭松督大兵出右路進攻阮倦,兩兵交戰官軍大勝。倦自度不能支,乃撤兵而走,伏兵亦大奔潰,相爭渡江,沈溺死者無數。官軍斬賊馘數百餘級,追奔逐北半日程,乃駐兵。自此倦畏兵威,或有相遇,輙遠避,不敢復與爭鋒。玉璨使人探知倦兵敗,亦撤兵遠遁。後日官軍由頓水進駐黃山,又進攻安山,石室,兵之所至,無不摧折,所獲財物牛畜,不可勝數。

十二月,節制鄭松與諸將議収兵,乃不令撤兵,循故道經天關而回,所過秋毫無犯。

莫改端泰爲興治元年。


戊子,十一年(莫興治元年,明萬曆十六年)[1588]

正月,莫見官兵日强,乃謀定攻守之計,令四鎭各縣民兵,增築昇龍大羅城外三重壘,起自日昭越西湖,經椰橋至纒橋,透自淸池,趂珥河之西北,高過昇龍城數丈,闊二十五丈,掘爲三重壕倶種由芽,延袤數十里,以包城外。

初莫四岐縣人東郡公范曰敬歸命,朝廷乃許給弘化縣珠綴總兵民,隨軍討賊。曰敬爲政嚴峻,民皆畏憚,多有嗟嘆,土人上表以訴之。

四月,節制府出兵討安謨,安康,略定方民而還

五月,卓筆山大石崩,其石直數丈。

六月,有大鳥,高四尺五寸,毛白,嘴紅,足赤,落在瑞源扶駿地分。

是月十一日,太白經天,日月重暈,連月不解,天降重霧,大旱,禾苗枯死,人民流亡。

十一月,節制鄭松大議出兵庸庯葛關,攻長安、天關各縣。兵至安謨,安康,収得賊牛畜財物甚多。乃渡正大江,至揚武寨壘,駐營經旬,節制府佯撤兵回,留奇兵象馬,設伏營後,焚其營舍以誘之。賊杲空寨栅,爭先追擊,伏兵卒起襲擊,霞警續,賊將新郡公,瓊郡公並缺名等僅以身免。節制鄭松収軍而回,至三疊山,令諸軍討取大鐵林木,直三十尺,每三百人作一距,至期抛于靈場海門,其木樁以鐵鎖之。

十二月二十八日,瑞源挽河江水自赤,色如流血一里餘。


己丑,十二年(莫興治二年,明萬曆十七年)[1589]

正月二日,有大猿出于永福,白石村人獲之。

是月十四日,熒惑犯亢。十五日,月犯歳星。年旱米貴,民多流散。

五月十六日,有雲氣在日上者,如牛伏暈。

六月七日,酉時,流星大作。

七月十六日,丑時,月食在北方,過半復圓。

水潦。

冬,十月,節制鄭松親督大兵攻略安康各縣。

會試天下擧人,賜黎汝弼,梁寘等進士出身,梁謙亨,黎廷肅等同進士出身。

莫開會試科,賜范伊璿等十七人同進士出身。

時莫又議起兵,使莫敦讓統督衞士及四鎭兵,刻日齊進,至安謨界,期與官兵會戰。節制鄭松與諸將謀曰:「今莫悉起大兵而来,其要必欲與我交一戰,以決雌雄,然敵衆我寡,强弱有異,但我已在險地,賊必無能爲也。兵法云:一夫據險,千夫莫當,此之謂也。我宜佯作退兵,牽入險地,彼必輕視我,悉衆追之,我以重兵襲擊,破之必矣。」是夜三更,節制鄭松差阮有僚領銳卒一萬五千人及輕騎二百匹,暗夜潛行,至山脚中,尋洞泉蘆葦雜處,埋伏以待之,約聽大砲三響,伏兵悉起。有僚旣領兵去,又差鄭杜,鄭桐,鄭檸領兵斷後,下令各依圖次而退,如見賊兵追及,且戰且走,至伏兵所,聞大砲三響,轉後爲前,各分左右,旌旗隊伍,依如圖次。諸將領命,各回本寨,整飭兵象以待之。又命吳景祐領粮兵,収拾先退入三疊山,以示回軍之意。又使中軍大營後隊轉爲前隊,繼次而回,至三疊山駐營。節制鄭松亦督大兵而行。是日,莫將使人登山頂望之,見官兵回,笑曰:「彼見我兵來,自知寡不敵衆,乃先退回,必留黃廷愛斷後,我諸將士有能挺身出力,追及敵人,或俘賊將,或捕獲象隻,以爲上功,回朝奏陞秩重賞。」莫將自恃兵衆,奮力爭先,不顧躡後,競追及三疊山險地,聞砲號三聲,伏兵齊起,節制鄭松縱大軍四面奮擊,依如號令,部伍不差,斬首千餘級,俘擒六百餘人。賊兵大潰奔北,莫諸將股慄,各收殘卒,遁回京邑。官兵大獲全勝,班師回淸華。

十二月,節制鄭松令諸將以所俘賊卒六百餘人來納,使解其縛撫勞之,給以衣食,盡放還本貫,以示好生之德。俘卒親戚聞之,仰德如天地,感恩如父母。


庚寅,十三年(莫興治三年,明萬曆十八年)[1590]

時莫忠義將弘郡公家匿藏唐安王莫敬止夫人,事覺,弘郡公及夫人俱被殺。

七月朔,日食。

太白犯月,背后容一指。

其年盗刼頗多。


辛卯,十四年(莫改興治爲洪寧初年,明萬曆十九年)[1591]

三月,彗星指西北行。

閏三月十三,赤虹貫天,日暈兩重,白氣連環于暈外。

五月望,丙戌,月食巽方,殆盡一箇時復圓。

十二月,節制鄭松又議出兵,乃使演郡公鄭文海,太郡公阮七里等領水歩兵,鎭守各海門險要處,壽郡公黎和兼知四衞内外武士侍従,守宿御營。至期,進兵調遺,分爲五隊,一齊進發。第一隊,左區營,太傅陽郡公阮有僚,奇郡公鄭檸等領銳兵及忠義各營奇將士兵一萬爲先鋒前進。第二隊,右區營,太尉榮郡公黃廷愛,永郡公鄭桐等,象馬兵卒一萬。第三隊,前區營,太保岸郡公鄭杜,甲兵象馬一萬。第四隊,中區大營,節制鄭松親督中軍兵馬二萬。第五隊,麟郡公何壽祿,一郡公吳景祐等同總督粮兵,爲後軍。不分時刻,兵出西都,循廣平過天關,鑿山開路,穿樹鑽林,渉川潛地,兼行十餘日,至馬鞍山西界首駐營。號令分明,軍士奉命整飭部伍,明日經淸川地芒夢山,令諸軍収粮米,後至麻義。兵之所臨,賊皆風靡,不旬日,略定安山,石室,福祿,新豐等縣,乃駐營卒林。

二十一日,壬子夜,月犯歳星。時莫議悉擧大兵,催調四鎮,四衛,五府兵馬約十餘萬,期以本月十六日至協上協下,會兵鏖戰。使莫玉(王輦)督西道將士兵馬,阮倦督南道將士兵馬,岸郡公,水郡公等領東道兵馬,當郡公,川郡公等領北道兵馬,匡定公,新郡公等領四衞兵馬,莫茂洽親督正營兵馬,後隊內有莫宗室及東道諸宿衞將,後進接戰。二十七日,分道並進,至粉上地方,兩相對陣,列陳兵馬。莫使匡定公,新郡公等督押四衞兵馬,爲前隊先鋒,西道營將爲右翼兵馬,南道營將爲左翼兵馬,東北二道營將爲後隊兵馬,四隊兵鳴鐘擊皱,一齊大進,莫茂洽親自督戰。節制鄭松聞之,卽日分兵,差右區營將士前進挑戰,又選鐵騎四百,先登助陣,下令各營奇依如節制,兩兵相迎夾攻,白卯至已,銳氣増倍。節制鄭松以旗指揮,三軍聞令,奮力一攻,斬匡定公,新郡公於陣前。莫見兵勢不敵,乃令按兵不動。申時,節制鄭松親自督戰,指揮三軍,左攻于左,右攻于右,咸有紀律,將士踴躍,劎戟連天,奮力齊聲,咸以破敵爲誓。於是,大發砲三聲,官軍無不一當百,勢如破竹,一遂追奔逐北,莫軍驚惶左不顧右,後不顧前,兵衆雖多,旌旗失次,行伍已亂,官兵因大擊破之。諸軍乘勝長驅,逐至江皐,斬馘萬餘級,血流布野,屍積成山,奪得器械馬疋不可勝計。莫茂洽驚恐破膽,下船渡江而走,残卒相爭上船,船中人恐覆,以餌斷手,落水死者過半,餘各自迯生,惟南道將阮倦,遠避得全。莫茂洽遁回京邑。會日暮,節制鄭松駐兵于險山。三十日,節制鄭松督諸營,進兵至黃舍市,駐營一箇月,下令諸營兵渡虬江,破毀賊壘:削爲平地。日晚,節制鄭松議曰:「乘雷霆不及掩耳之威,取之如拾芥。」乃進兵,命阮有僚領銳卒五千幷雄象鐵騎,寅時直進,駐昇龍城西北角皐橋,大放火號,連發七響,燒焚廬舍,火焰連天,城中驚亂。莫茂洽惶怖失措,棄城逬走。是夜,城中畿內男女老幼爭下船渡江,沈船溺死者千餘人。平明,有僚復収兵回行營,會正旦節,饗勞將士,期以収復京城,三軍踴躍大喜,威願報國。此時,莫黨雖未悉平,然軍聲日益大振矣。


壬辰,十五年(莫洪寧二年,明萬曆二十年)[1592]

春,正月三日,節制鄭松差官立壇具禮,齋戒致祭,禱於皇天后土本朝太祖高皇帝列聖諸位皇帝及國內山川諸靈神古今諸名將座前,告曰:「臣鄭松叨承國家重任,濫董征伐大權,奉辭討逆,伐叛弔民。念黎朝社稷生靈,遭莫逆奸臣叛命,弑君篡國,罪惡愈深,虐民欺神,禍盈怨積,致生靈塗炭者,幾七十年,稳禍亂之原由者,非一二日。妓臣與將佐等,與賊誓不俱生,豈肯一天之共戴,願先朝列聖皇帝鑒照臣心,滅逆賊以安民,復黎朝之境土。」祝畢,是日,披雲息霧,日色光明,節制鄭松會諸將,大議進兵,仍告諭曰:「破竹之勢,不可失也,况我奉辭討不軌,本以安民爲意,諸將宜戒截將士,嚴申軍約,整飭部伍,號令明信,凡兵所至,秋毫無犯,不得掠良民。非賊之財物者,不得濫取。師行有紀律,則賊人易破。」乃下令諸營軍拔寨大進,至寧江西岸,凡兵所至,秋毫無犯,市不易肆,人皆按堵如故,爭持牛羊酒食,香花滿道,老少男女,迎接王師,降服軍門曰:「昔遭噎霧,今睹靑天。歡騰天地。」及至,駐營於寧江,列屯陣法,堅如鐵城,乃下令曰:「諸營奇將士,宜遵三條,戒熾諸軍。一、不得擅入民家,托取柴菜。二、不得擄掠財物,斬伐生花。三、不得脅奸婦女及私仇殺人。如違者,斬以示衆。」三軍聞令,皆整肅隊伍,不敢侵犯,百姓悅從,咸稱三代以下復見仁義之兵,歸者如市。凡有智識武勇,至軍門,皆樂爲用。五日,節制鄭松督兵渡江,進至于千春寺,將至仁睦橋,莫茂洽大驚,遂棄昇龍城,渡珥河至菩提,居於土塊館,留其大將分守城內各門。六日,節制鄭松督兵過蘇歷江,至仁睦橋,駐兵射堆處,乃分兵布陣,各道並進,限卽日攻破昇龍城,以取頭功。乃命左區營將阮有僚,鄭槔等領兵象一萬,攻破椰橋道,直進西門。右區營將黃廷愛,鄭桐等領兵象一萬五百人,攻破纒橋道,直進南郊門。前區營將鄭杜領中軍各奇,瑞莊侯等合兵象一萬二千人,攻破夢撟,直進木橋門。分遺已定,各領命準備攻發。節制鄭松督大營兵象二萬五千人爲後隊,進至紅梅駐兵,乃下令曰:「排布已定,陣法已成,凡旗幟不得妄張,鉦鈹不得妄動。三軍聞令,皆捲旗息鼓,堅坐以待。時莫茂洽雖已渡江,猶恃有長江,先已準備,差西道將莫玉璨領本道兵固守保慶門以西至日昭。裴文奎,陳百年等領四衞兵據椰橋門,過夢橋門,直至纏橋門,分爲營次,日夜閉門,固守大羅城內,各相拒守。南道將阮倦領兵據莫舍以東,救應各道軍兵,東北二道軍皆屬焉。莫茂洽自督水軍,陳船百餘隻,據珥河以爲聲援。阮倦領兵至營,設伏于纒橋門外以待,陳大銃百子火器以備之。時節制鄭松發砲三聲,諸將張旗,鳴金擊鼓皚,及聞角聲七連,部伍齊肅,戈甲鮮明,進攻自已至未,未分勝負。節制鄭松見兩軍大戰,迭相誇勇爭雄,射倒兵卒,更兼日色慘淡,雲霧散凝,風冷天寒,軍兵混戰,銃砲振天,鉦鼓動地,旌旗蔽野,鎵戟如雲。節制鄭松督兵催戰,以旗指揮,許進不許退,依圔而進,官軍力倍氣增,左衝右突,爭冒矢石,穿壘登城,競先突破壘門。文奎,百年等自度力不能支,軍自竄亂,奔潰走散,莫玉璨亦膽破驚遁。官軍乘勝逐北至江,火燒宮殿及京屋'煙焰連天。節制鄭松大驅象馬兵卒'踏破纒橋,兵威如從天而下,莫兵大潰,阮倦伏兵不及起,盡死于纒橋之外。倦計窮,欲捨命迯生,進退無路,內外皆是官兵,壘門又塞,倦子保忠,義澤及手下精兵各自力戰,一時俱死于陣中。倦智竭力乏,走回本營,爲官兵俘獲來獻軍門。節制鄭松解其縛,待以賓禮,宣諭慰勞,語及前王豢養恩義,不忍加害。倦赧面慚伏,自歎曰:「敗軍之將,不可語勇,天已亡莫,英雄難施其力。」節制鄭松嘉其言。是日,莫兵橫屍相枕,塡委溝壑,血流漂杵,斬賊馘數千餘級,莫將死者數十員,器械山積,京城殿屋,蕭然一空。莫茂洽股傈心驚,収殘卒據長江自守。節制鄭松兵至江,會日暮,且曰:「兵法曰,窮寇勿追。」遂収兵,屯駐安營,依如圖次。十五日,令諸軍士平削大羅城土壘直數千丈,剪除榛棘,鋤剔濠塹,悉破爲平坦之地,不日完畢,此盖阮倦之謀,乃緩兵之計也。時官軍大振,西南之民,皆隨風靡,凡略定所至,俱降服,珥河以西悉爲所有,珥河以東民亦望風向服。莫茂洽自此驚慄,食不下咽,臥不安枕,不敢顧盼於珥河之西矣。

三月,節制鄭松至彰德駐營由醴江,令造浮橋以濟師,又分兵略清池、上福、富川等縣。節制鄭松督兵略攻慈廉、丹鳳等縣,後至福祿、先豐,攻略麻義、安山、石室而回。是月,節制鄭松議回兵應天天關道,詣闕奏捷全功。帝大喜,議陞賞勲爵。

會試天下擧人,賜鄭景瑞、吳致和進士岀身,吳致知同進士出身。

莫開會試科,賜范有能等四人進士出身,阮有德等十三人同進士出身。

六月十二日,子時,流星大作。

七月六日,洪水驟至,河水橫流,丘陵漲溢,淸華道禾穀不登。十五日,水又潦,西南之民亦荒飢饑。

八月,戊子朔,壬戌時,流星大作,赤色,長五丈,芒如絹電,瞒入人屋下于地聲如巨雷。

莫茂洽日肆遊蕩,縱酒荒色,時山郡公裴文奎妻阮氏年有姊爲茂洽后,嘗出入宮中,茂洽見有美色,心中悅之,乃陰圔文奎,以求其妻。文奎覺之,乃率本部兵,自回長安嘉遠,擁兵不出。茂洽召之再三,不能得,乃差將領兵逼問之。阮氏年,阮倦第三女也。

十月,裴文奎一面徵兵拒莫兵,一面使子奔至淸華行營入拜,禀乞歸命投降,跪泣曰:「臣父雙審養蠢兵逼害,因使臣代臣父冒罪,叩朝廷,委身降服,願求生路,刻骨不忘,終身感德,幸蒙大德,明察誠心,乞加一旅,來救微軀,天威如指偏方臣乂願爲向導,萬死不辭,寸功願報。」節制鄭松聞言,笑曰:「文奎歸降,是天使我成功之速,本朝土地,指日可復。」於是與諸將議起兵,上表奏聞,命黃廷愛統領諸營奇將士先進救又奎,及兵至嘉遠沛頂,文奎見有救兵至,乃率本部子弟兵三千人迎接,拜伏于軍前。廷愛便文奎又將本部兵守潭江渡。莫知文奎已投降,復有大兵來救,乃退守天派江,制鄭松督兵出長安,文奎將兵來謁,泣拜于麾下。節制鄭松褒賞慰勞之,賜爵美郡公使領本部兵馬船艘爲前部,與莫兵相拒。莫使宗室將義國公節制南道兵,期日進撃。兵至潭舍江渡,節制鄭松差左右銃奇伏兵沿河,期射殺之。又令諸軍造浮橋,過潭江渡,被風波折破,二日未成。因下令三軍爭渡黃舍江,至安決黔鼓山駐營。莫南道將義國公屯兵天派江,據守端偉渡,令催大安,懿安兵民築土壘江邊拒之,放竹尖河岸兩邊,以防官兵渡江。節制鄭松差裴文奎潛拽船出江口,以擊其上流,差左右銃奇來射沿河,以攻其下流,使象馬兵卒渡河奮攻于中流,收江中賊船。莫義國公措手不及,棄船而迸,士卒奔潰。官兵收得戰船七十隻,器械不可勝數。義國公收殘卒回京邑,據自然洲。官兵造浮橋渡江,駐營懿安縣,後進兵平陸,駐營塞橋。莫陳百年將兵投降,賜爵定郡公。時南道諸將來降者十餘人。因下令軍中,秋毫無犯,民間村巷,無故不得赖入,違者以軍法論。由是山南一處,民皆按堵如故,簞食壺漿,以迎王師,男女老少,莫不仰慕其德焉。

十一月四日,節制鄭松進兵于淸威精神洲安營,嘵諭:「西南各處人民,皆我朝之民,久罹莫政殘虐,鼓後我與汝等各宜自新,革其前弊,汝等安居按堵,不得驚怖,師行紀律,以弟民爲念。」民不勝歡喜,壯者願從軍,老弱者皆歌謳,舞躍滿路。十四日,兵出喝江口,水陸並進莫將莫玉(王輦)陳船拒之,安置木樁于喝江口,築土壘岸上,以爲險固。官兵進擊破之,莫玉(王輦)棄船,陸走于三島山下,將卒各自棄船登岸。官兵渡河,,收獲船艘器械,不可券數乘勝長驅至昇龍城南門,駐兵于沙草津,所獲船艘,大小以千計。是夜,茂洽迯奔海陽金城縣,莫宗族各自偸生亡命,其諸將歸降者,繼歷于軍門。節制鄭松令諸營駐兵于沙草津,禁截軍士不得侵掠,使民安業。珥河之北,順安,三帯,上洪諸府縣民,皆願投降,節制鄭松下令撫安之。太原刼黨廉郡公缺名亦率本部黨五千人來降。二十五日,節制鄭松進兵,往海陽處追勦莫黨,下令中軍曰:「凡兵經過,不得擄掠良民,脅奸婦女。」軍皆依令,民皆喜悅,開門迎接。及至芙蓉縣,駐營柳涇,使左水營太郡公阮七里督前水軍營定郡公陳百年,左水軍營美郡公裴文奎,及棠郡公,眞郡公並缺名等,同內水各奇戰船三百隻,攻破金城縣。莫氏棄城遁走,前後不相接,船艘盡棄,官兵收獲金銀財物婦女不可勝數。海陽之民離亂遁走。官軍擒得莫太后而歸,至菩提,莫太后以憂死。

莫立其子全爲王,使監國事,改號武安初年,自爲將,督兵拒命。

十二月朔,卯時,日中有黑子二點,形如烏鳥者三日。時節制府分兵,大破莫敬止等於淸河縣新美社,斬得賊馘,並收船艘五十隻,及馬匹器械不可勝數。下洪,南策,荆門等府,廬舍宮室燒毀殆盡。

時莫餘黨浦郡公名以下,水郡公,沔郡公,隴郡公,豪郡公,瑞郡公,梁郡公,義郡公及吏部尙書福郡公杜汪,禮部尙書洪溪侯汝琮,工部尙書同沆,吏部左侍郞永山侯吳皡,戶部左侍郞吳镗,東閣學士吳供,寺鄕阮瑾,山南承政使譚文節,海陽承政使范如膠等,並詣軍門降服。節制鄭松令進兵永賴掙江駐營,數日回京。

節制鄭松命萊郡公范文快,廉郡公,武郡公等將歩兵三千。象二隻,攻略浦賴江。三將分兵,攻剿安勇,武寧等縣。時莫茂洽棄舟歩行,至鳳眼縣寺隱居凡十一日。官軍至鳳眼,有村人向導引官軍入寺中,獲莫茂洽,將就駐營。武郡公令人以象載之及二妓女,還至京師獻俘,生梟三日,斬于菩提,傳首詣淸華萬賴行在,釘其兩眼,置于市。

初,莫宗室雄禮公莫敬止竄居東潮,至是,復收殘卒據靑林,僭位于至靈南澗,稱號寶定,又改康佑。於是,莫氏宗室莫敬敷,莫敬誠,莫敬愼等及男女大小數百人皆應之,莫之宿舊文臣武士相率歸之,草立行在,出榜招募丁民,呼吸之間,諸縣響應,兵至七萬人。先是,莫茂洽使其長子全權監國事,僭號武安,至茂洽被俘,人心不服,復歸附莫敬止。莫全自遁,又爲官兵所獲。時莫敬止據靑林,分置內外左右,割據諸縣,以拒官兵。節制鄭松命阮七里,裴文奎,陳百年,阮峨等將兵猝至,敬止率軍襲戰於江中。七里不及戰,死于陣中。阮峨中創倒在舟上,士卒急救得免。文奎,百年等各自奔潰,軍糧器械,皆沒于賊。於是,海陽,京北復歸附之。

十七日,節制鄭松命太尉黃廷愛,太保鄭杜,鄭桐,鄭檸等,督諸營步兵象馬進討。莫敬止駐兵于錦江,沿河列屯,與之相拒。又分命太尉阮有僚總督水軍,進至靑林,與廷愛相爲表裏救操。官軍在錦江,莫敬止悉衆據靑林,以長江一帯分南北,連兵拒戰,日張旌旗,夜鳴火砲,旬月之間,兩軍相持,不得解甲。敬止催兵增築壕壘于靑林沿江以守之。

二十五日,節制鄭松令諸營奇大移草津行營于昇龍城之南福林坊,居之。

右本紀附莫僣,起自丁亥莫登庸潜位紀元明德元年,傳五世,至壬辰洪寧三年莫茂洽被俘,又繼以癸已雄禮公自稱康佑初年,迄于其亡,前後共六十七年。讖云:莫得于亥失於亥。蓋登庸丁亥篡位,至茂洽以癸亥命亡國,果有驗云。


癸巳,十六年(是歳莫氏亡,明萬曆二十一年)[1593]

正月九日,節制鄭松督大軍東渡珥河,日夜兼行,直指靑林進發。十二日,駐營錦江,與諸將大會,議分兵水陸並進,渡江急戰,遣愼義營副都將右相太尉榮郡公黃廷愛,壯義營副都將太尉陽郡公阮有僚統領水步諸營奇將士,進至靑林地方。是時,莫敬止兵不下六,七萬人,悉衆據靑林,隔岸依川,阻水以爲固,屯營結寨,列鼓張旗。然烏合之衆,未經訓練。節制鄭松傳發砲號,卽催兵渡河,以擊上流,黃廷愛渡下流,以擊其背,阮有僚大率水軍,圍繞四傍,邀截去處。是日,四方八面號砲俱發,三軍競カ致戰,席卷長驅,敬止及其宗親男女,皆竄身人山林。官軍追至東潮,至靈等縣,哨拿獲其安山王莫敬誠,宏量公莫履祐,郡公陳越,裴指、贊理阮仁沾等輩,盡斬之。其餘斬得賊馘,收得賊船器械,不可勝V十三日,進到至靈,節制府再分兵追哨。十四日,擒得敬止於安廣處橫浦縣新萌村一説東潮雷陰山寺及莫敬敷,莫敬愼,莫敬簡,莫敬遵,扶寧王缺名以下,宏禮公,雄亮公,幷武安,莫全,皐郡公,脩武侯等,及所獲金銀寶物銅印兩顆,又哨得尙書枚功,阮允欽,阮克敬,賴敏,阮克綏,阮澈,阮明璧,阮禮,都御史鄭光賛,左侍郞王文會,華有謨,王拔萃,阮顏績,阮汝楫,范珙,右侍郞范知止,鄧諧,阮演,潘範,黎曰倘,承政使段世拔,阮風墦,杜顯,寺卿吳盎,東閣杜直,潘宗,參政陳慶圭,府尹阮諍,都給事中黃琦,阮俊彥,阮恒,監察御史黎世祿,范田俊,武森,范從命,杜演,黎金榜,黃務本,阮仁馥,給事中鄭克愼,王時中,阮挺,尹覃,陳文藻,翰林阮用,黃挺,范有能,憲察使范自一,副使阮儒,陳丕眼,參議黎鴻,阮湧,斷事阮碩德,阮滑,並詣軍門解納。節制府乃收兵回京。二十七日,諸將送俘莫氏宗派,解納營門,節制鄭松令推出俱斬之于草津,使人傳莫敬止首詣淸華萬賴行在,獻于闕下。

二月,節制鄭松命左右將校萊郡公阮廷倫,廉郡公劉盞等各領精兵,攻略陸岸,安博等縣。時寇黨渠魁秀锔,秀堞兄弟等率其部黨千餘人投降,後又內萌異圔,廷倫,劉盞等擒得倂殺之,餘黨驚潰,迯入山林。

初,莫應王莫敦讓遁走,至安博,驚慄病發而死,土人葬之于寺側。三月,莫玉(王輦)迯竄北方,陰求莫氏宗室,得莫敬典之子敦厚王莫敬恭於文蘭州,立爲莫後,自號乾統初年。時人人猶懷二心,未盡歸附,聞敬恭立,相率歸附。時有莫氏餘黨數十人,煽惑人心,聚集成黨,刼掠州縣,分據各處,珥河以北,干戈迭起,煙火不息,群雄竄伏,寇劫憑陵,大者結成三十黨,小者亦不下數十餘群。眞定都寧 缺姓名以下自稱建國公,據建昌。乙技自稱强國公,據錦江。太國公據嘉福,華國公據快州,嚴國公據四岐,慶國公據山陽,德國公據夏華,美壽侯據靑波,威王莫敬用據太原,壯王莫敬章據天施,義國公據新興,文國公據三陽,錦國公據靑池,忠國公據普安,福國公據右隴。大者數千餘人,小者七八百人,所至民皆響應。二十一日,各處僞黨並起兵,出珥河,至菩提,焼斷鉢場浮橋。於是海陽,京北等處各縣人民皆建立旗幟,各應賊。二十三日,節制鄭松分諸將領兵渡河,大撃破之,斬獲數千餘級,僞黨奔潰,州縣悉平。

二十五日,大同士官和勝侯武德恭率本部兵三千,赴京首服,歸順朝廷,獻金銀寶物十盤,代身銀人一座,銀花瓶二件,銀香爐一捧,銀鶴|雙,良馬三十匹,至營門拜謁。節制鄭松表奏,陞爲北軍都督府右都督太保和郡公,號爲安北營。是時,節制鄭松令匠構作殿宇,築起行在于昇飽城之西南,揶榈之北,錦廷舊所,一月而工畢。於是,令諸大臣及文武百官安排旗幟,整飭兵象,準備候奉迎聖駕。是時,帝自萬賴行在,三月起程,渡西都城,直進廣平道,出天關,過美良,彰德,一箇月至靑威縣駐軍。節制鄭松率文武就靑威奉迎聖駕,雅樂偕行赴京。四月十六日,帝登正殿,受百官朝賀,大赦天下,詔曰:「蓋聞上天發生群物,必施雨露於雷霆鼓動之餘,人君撫御八紘,必宣德澤於威武奮揚之後,理達無間,言式用敷。我國家太祖高皇帝應天順人,乘時啟運,行大誼平殘,得天下甚正,其立國之規模宏且遠矣。太宗文皇帝嗣訓率下,仁宗宣皇帝揚烈觀光,聖宗淳皇帝創立法制,開萬世文明之治,憲宗睿皇帝稽式典章,正四方綱紀之則,其守成之憲度詳且備矣"聖聖相承,謨烈,啟佑,咸正,後人足以世守。自粑紹,統元年間運遭中否,爲逆臣莫登庸所僧竊,然先王之正統尙存,在人心之遺澤未泯。莊宗裕皇帝奮義旅以撥亂,中宗武皇帝立祖業以救民,迨我皇考英宗峻皇帝天挺剛明,志平潜叛,其翊扶日月,整頓乾坤,宴賴明康太王之勲之德,中興功業,實始於此。眹紹恢前烈,總攬大權,每以滅仇敵復中原爲念,特命都將節制各處水步諸營兼總內外平章軍國重事左相太尉長國公鄭松總統大兵,攻勦莫黨。上年十二月,擒得逆登庸孫僞洪寧莫茂洽,旣正以法,今年正月,擒得僞雄禮公僭稱康佑,又寘于刑。其餘孽如僞唐安王,僞雄亮公,僞惠成公,僞安山王,僞扶寧王,僞勇義公等輩,悉皆就戮。逆賊之罪以正,神人之憤得紆,是雖列聖在天默相之靈,亦都帥匡國再造之功,而將士用命宣勤之力,故能臻玆大業,復此舊都,國家土宇皈章,孔厚如故,朝廷法制政令,方與更新。眹慮夫天下祖宗之天下,人民祖宗之人民,久爲彼虐所苦,正望吾所以撫安之,今卽政臨民,乃其一初,宜施惠行慶,以及衆庶,其以本年月十六日寅,御都城正殿,大赦天下,以布正始體元之化,以慰溪蘇望治之情,凡其臣庶,咸悉聞知。」是時論功行賞,加黃廷愛爲右相太尉榮國公,阮有僚爲太尉陽國公,鄭杜爲太傅,鄭桐,鄭樓俱爲太保,黎栢爲少尉本郡公,何壽祿爲少尉,吳景祐,鄭文海俱爲少保,吏部尙書阮茂宣爲少傅瓊郡公,其餘加陞職爵有差。

五月,太傅端郡公阮潢自順化親率將士象馬船艘,赴京拜謁,及將順化,廣南二鎭兵粮財帛金銀珠寶府庫簿籍進納。節制鄭松表奏潢爲中軍都督府左都督掌府事太尉端國公,使總督本營將士及統領南道各處水師大小戰船三百艘,進討山南,海陽各處海賊。先是,僞建國公起兵據建昌府,築土壘于江東岸,上自延河,武仙,下至眞定各縣,義國公起兵據靑蘭,各聚數萬衆,種木樁於黃江,河門等處,以拒官兵。節制鄭松差南道將裴文奎,陳百年等領兵攻之,月餘不能破。至是,命阮潢統領諸水兵攻之。及至,潢使以火器大銃|齊射之,大破賊壘,賊衆驚走,官軍乘勝逐北,斬馘萬計,俘獲賊將斬之,先興,建昌悉平。後僞壯王莫敬章,太國公,華國公,嚴國公,錦國公,强國公,東國公等,俱將兵佔據海陽地方。節制鄭松又差阮潢領兵往勦除收捕,潢大破悉平之,俘獲僞將甚多,及斬馘不可勝數。僞强國公奔走上岸,僞壯王莫敬章,太國公走入安廣。海陽,山南二處,亦稍削平,惟餘僞乾統莫敬恭,莫玉璨及次王,慶王莫敬寛,安勇王,唐國公,德國公,東國公,文國公,忠國公,福國公等僞賊而已。六月,節制鄭松差諸將領兵分守上洪,下洪,快州,順安,慈山等府,復令許各縣流民回貫復業。

七月二日,彗星見東方,指東北行。

時,莫玉璨子立郡及山東侯,扶高侯等,先已效順。至是,山東,扶高又謀反,俱去。立郡被誅。

十月,太保和郡公武德恭自請回鎭守大同,以防寇賊,節制鄭松許之。

閏十一月四日,莫阮倦死于獄中。初,倦子銳郡公阮信,壽巖侯阮儔及扶興侯阮俛子都美,雲榜,南陽,安義,仁智並 缺名等,見莫主遭擒,乃屈身效順。至是謀反,事覺,阮信,都美,雲榜,仁智等皆伏誅。南陽,安義,壽岩等復從僞去。


甲午,十七年(明萬曆二十二年)[1594]

正月,莫玉璨挾莫敬恭據安博縣。節制鄭松遺右相黃廷愛領兵討之。二月,廷愛督兵擊破之于安博縣,獲僞萬寧王,嚴國公並餘黨,盡斬之。玉(王輦)奔思明府,稱臣于明。後廷愛回兵安勇縣,俘僞福國公而還。

是年,京北,太原,諒山等處干戈擾動,慶王莫敬寛據大慈,次王據大原,安郡公據普安,東國公據陸岸,安勇王據武崖,越國公據山陽等處,官兵所至,賊卽解散,還復屯結,郡縣苦之。

時,明國多使人來探訪事情,殆無虚日。海陽山南下畔,盗賊群起,方民日夜不安。

大同和郡公武德恭自回鎭後,陰懷二心,與賊美壽潛通使往来,陰使人侵掠山西,源頭各縣,攻破靑波,夏華,又徙東蘭,西蘭居民移入大同住焉。節制鄭松命太尉阮有僚領兵攻勦逐北,擒獲美壽而還。

三月,望,月食,天大雨。

二十二日,帝遣阮潢齎金册加贈明康太王爲明康仁智武貞雄略太王,其金册曰:「大臣之有宿勳,實關衆望,朝廷之追元祀,必紀宗功,肆頒蠲穀之攸同,宜載鏤之孔耀,推忠翊運協謀同德輔國竭節敦厚明義功臣,特進開府金紫榮祿大夫兼總內外平章軍國重事太國公贈明康仁智太王鄭檢,棠喬鉅閥,桓卷葉纒,初應義旗,亨屯正經綸時節,重恢舊境,匡濟定興復規模,嘉績多于先王,盛業徵之後嗣,西平一門忠義,社稷計安,汾陽再造國家,天下功蓋,前休驗於玆敷賁,新號加宜侈尊優,特命推忠翊運同德功臣特進輔國上將軍中軍都督府左都督掌府事太尉端國公上柱國阮潢齎捧金册,進封推忠翊運協謀同德輔國竭節敦厚明義功臣上相明康仁智武貞雄略太王,尙其祇受顯褒,勉圖篤弼,惟久大永扶於國祚,斯寵榮不替於雲仍,欽哉。」

命阮茂宣等齎勅追贈加封太宰太師興國公阮淦爲昭勳輔哲靖公。

四月,己酉朔,日蝕,天雨。

大旱。

二十八日,右相黃廷愛領兵攻破右隴斬獲僞福郡公,傳首詣京師。

太原降將廸義營廉郡公缺名。擒獲莫僞宏美公缺名。檻送京師,令斬之于草津。

五月,差太傅鄭杜,太保鄭檸等統率太原將廉郡公,向導攻勦太原,破僞永郡公缺名。營,永郡公率餘黨奔武崖。

十一日,莫敬恭以莫玉璨爲太傅,將兵據安子山,攻掠永賴縣,所至民多歸之。節制鄭松差阮潢率水軍,直進至海陽,擊大破之。玉璨奔安博,後據萬寧州。

是月,金星行失度。

旱,禱得雨。

莫敬恭及其偽黨竄居明龍州。至是,多率龍州人出掠諒山各州。節制鄭松差兵會諒山三司兵攻逐之,僞黨奔還龍州。

六月,先明縣武陵社人武登起兵,據超類縣,集衆聚黨,自稱羅平元年。節制鄭松擒獲斬之。

僞信王缺名。起兵據武崖,使僞寧國公缺名。將兵,拒戰于太原。

僞越國公自衣黃袍,起兵據三陽,刼掠方民。節制鄭松差副將拔郡公范允生將本部兵鎮守三農,以安興化之民。

七月初二日,莫駙馬都尉太傅沱國公莫玉(王輦)據兵萬寧州,病死,其子駙馬山東等奔入龍州附莫敬恭。初,玉(王輦)將臨終,有遺書勸於莫敬恭曰:「玆莫家氣運已終,黎氏復興,乃天數也,我民是無罪之民,而使自罹鋒刃之中,何忍也。我等宜避居他國,養成威力,屈節待時,伺其天命有所歸而後可。尤不可以力鬪力,兩虎相爭,必有一傷,無益於事也。如見彼兵所至,我當避之,愼勿與鬪,要宜謹守爲重。又切勿邀請明人入我中國,以致民苦塗炭,是亦罪之莫甚也。」至是死。

莫壯王莫敬章與僞太國公率兵寇掠青河,四岐各縣,永賴人賴郡公謀反,亦率本縣兵衆從之。時海陽諸縣人民大荒,飢饉相食,餓死者三分之一。

八月,右相黃廷愛率兵攻破諒山,僞嚴國公出降,竟殺之。

九月,僞威王莫敬用使其黨春山侯與文國公等將兵襲攻太原,效順將廉郡公死之。節制鄭松使太尉阮潢統兵攻破于武崑,平之,乃引兵還。

十月,節制鄭松差太尉阮潢統領水兵,太尉阮有僚督率步兵, 攻破和郡公武德恭營,分兵前後夾攻。德恭率子弟奔義都,二將將兵還

太尉阮有僚出奇兵,攻僞春山侯,文國公等寨,大破之,獲象三隻,焚其營舍而還。

十二月,大同僞武德恭使人獻納金銀寶物馬匹赴京入朝首服,乞免罪。許之。

立太王府于福林坊,令移行在于城南門之左。

時太原諸縣猶爲僞威王莫敬用等所占,諒山猶爲莫敬%,莫敬寛等所據,所在劫掠,地方人民太半不得歸農,田野荒廢。


乙未,十八年(明萬曆二十三年)[1595]

正月,時帝有風疾,不能視朝,詔免朝及謁郊祀禮。

二月,節制鄭松令諸營將校大造戰船五十艘。

三月,會試天下擧人于草津,賜阮實,阮曰壯進士出身,阮墙茂等四人同進士出身。

節制鄭松造作兩輪車,飾以珠寶象牙為之,車上用篷漆,車傍刻象牙檻,四壁黑漆,以金贴之。又作小梯登車,車前置一杠子,使力士四人推之。其車式始于太尉阮潢之所制也。

金木合宿,在室分。

令收天下各處大集錢以充國用。僞春山自稱爲義國公,使人盗捕公象一隻至感化州。

四月,節制鄭松差指揮使忠信侯缺名與太原總兵德澤侯賴世責領兵至感化州,遇僞威王莫敬用,春山,山東等,世貴,縱兵擊之,斬馘六百級,又牧獲公象一隻,馬十匹及軍需器械而還。

是時淸華源頭人偽太傅剛國公缺名起兵據乂安瓊溜上畔,擴掠居民,淸華鎭守官何壽祿,鄭文海等徵兵擊破之,俘獲徒黨,盡殺之。

五月,令諸營奇類有竭節宣力功臣始終全功,定爲三次,奏功論賞,令出再三,又寢不行。

時人民大飢荒,更兼瘟疫,死者屍相枕。

六月十二日,僞春山與普安人僞晋郡公 缺名以下,勝郡公,桂郡公等合五百人,刧掠三陽。時縣官大率兵民,邀截要路,斬獲僞晉,勝,桂等馘四十六級,春山僅以身免。

旱。

二十二日,申時,兩日並出。

二十四日,太原總兵嚴郡公鄭惟精斬獲僞義國公杜衍幷其黨於太原,時僞賴郡公稱莅國公,父子相率賊黨,由安廣透入海陽,劫掠沿河各縣,至東潮,襲攻鎭守營,陵郡公缺名遂遇害。

七月,僞春山自稱保國公,率賊黨攻掠普安縣。節制鄭松差兵擊破之,獲馬四匹,銅印一顆,賊遂奔潰。又命賴世貴將兵攻破太原,高平等處,俘獲偽將祈山王,福王並 缺名等,倂殺之。

十三日,甲申,天無雲,而雷忽震宮柱,其夜月又入心度內,後暈歳星。

二十三日,甲午,大會文武百官,誓于昇龍城之南門左街。二十五日,僞春山歸降,赴京請罪,付歸本屬將,後執殺之。

火犯昴分,經歳不入垣。

命毅郡公阮惟一守金洞。

八月,令大點軍兵于草津,得兵數十二萬餘。

大旱。自八月經歳無雨,至明年二月始得雨。禾榖枯死,一穀不成,人民大飢。

九月,令置平獄勘理官,使決天下疑訟,以文官二員吳慥,阮宏詞,武官黎稹等爲之,頒以公差印。後再置三員爲之,皆不能守法,其職遂廢。

十月,令修理西京殿。時莫舊臣東岸人翰林學士阮時譽自稱爲太保禮郡公,僣號其子爲順治王,起兵據陸岸,邀截諒山要路,殺本處總兵蘭郡公缺名及奪取象|隻井財物。

十一月,節制鄭松差薊郡公潘彥領諸水奇戰船三百艘,象一隻,鎭守海陽靑林,鄭文彰守永賴,阮廷倫守錦江,海郡公缺名守唐安,王珍守超類。

十二月,盗劫處處群起,燒家殺人,劫掠財却田。


丙申,十九年(明萬曆二十四年)[1596]

正月二日,僞壯王莫敬章移屯安廣,攄萬寧香蘭,使其將永賴人莅國公,嘉福人太國公並 缺名,莫宗子莫瑋,莫理等領戰船大小几十隻,侵掠四岐永賴江。三日,至靑林,靑河江,與潘彥兵戰,自寅至午,大擊于江中。時潘彥馬未及鞍,兵未及甲,賊船已到營門,軍皆失措。潘彥出拒,纔西十五人而已。膠水將禮郡公見賅勢大,自度軍少力不能支,自率本船軍人先退。瀋彥以爲恇怯,斬之以爲徇衆。於是人人殊死,又得西眞一水隊輕船突造,賊將疑救兵至,乃大潰,棄船下水逬生。潘彥乃手招本兵大小船一齊突戰,奪擊中流,斬賊將莅國公,太國公,安郡公 以下缺名,瑞郡公及裨將二十餘人,斬獲賊馘二千二百九十八顆,收獲船艘器搣不可勝數,俘獲賊將豪郡公缺名等數人,賊黨各散歸田里。卽日解送賊將豪郡公至軍門,潘彥親解其縛,慰之曰:「汝欲生乎,竟欲死乎。若欲生,則吾用汝爲向導,擒得壯王,則我饒汝死罪。」豪郡公乃乞向導,引兵兼行海道,出安廣,擒壯王,以圖報效。潘彥聽罷,令選輕舟銳卒數百人,戰船五艘,自全身鎧甲,內藏僞豪郡公於舟中。四日,彥與諸將謀曰:「兵貴神速,我以取勝之兵,乘破竹之勢,苟一戰兩勝,是天使我等成大功,可較古之名將耳。僕願諸將士聽令,同心戮力,以立功名,勦除僞賊,則我等之功莫大焉。」諸將皆曰:「願聽命。」是日,彥選壯丁,假作敬章兵號衣旗色,白爲前隊,諸水軍隨後,陸續繼進。是夜,彥自乘輕船,先突入重關。其守關人問之,答曰:「我乃豪郡公兵船,因戰勝,俘獲賊將薊郡公等,先解送獻納我王。」由是得入重關,直進三日夜,到萬寧州香蘭社,及將近敬章船,敬章疑爲豪郡公得勝而回,乃迎之。彥曰:「我是薊郡公,汝等宜速受縛,免被刀鎗。」敬章聞言,措手不及,乃棄船上岸,走至沙中,爲官軍所獲,及其妻妾二十人,并斬其徒黨四十人。是時諸兵率多爭收賊寶貨,致賊餘黨走散,竄入山林。彥軍旣獲全捷,一擧連勝兩陣,軍士歓喜,凱還京師,解納莫敬章于闕下。是日,節制鄭松議賞戰功,賜潘彥金牌一兩面,黄金十斤,又賞諸將士有能用命者,銀子三百斤,設大宴響勞之。

是時,莫臣多詭計,吿于明人曰:「黎兵者乃鄭氏爭疆起兵,攻殺上國貢臣及莫氏子孫,實非黎氏子孫重與之兵。」由是明人多遣使過鎭南交關,將牒文來我國,毎期大會勘黎氏子孫,果有是否,期至交關爲約。

二十九日,命戶部尙書兼東閣學士通郡公杜汪,御史臺都御史阮文階等候命,先至鎭南交關,與明國左江兵巡道陳惇臨通柬牒,辭多謙遜。後又使右相黃廷愛將兵繼至謀山爲應,遣族目皇兄黎梗,黎榴及ェ部左侍郞馮克寛等同齋安南都統使司印及前安南國王印墨樣二件,金子|百斤,銀子一千兩,與國耆老數十人,同赴鎭南交關,候行會勘。二月一日,左江兵巡道提刑按察司副使陳惇臨牒催使帝親到鎭南交關,以期會勘。五日,帝親督右相黃廷愛,太尉阮潢,阮有僚,太傅鄭杜等及諸將士兵象萬餘,到鎭南交關,約朗會勘,時明人牽延逾期,退托要索求取金人金印事迹等物件,不〗:赴勘,卒過期。三月,帝乃還京。

夏四月,令天下各處府縣總社係被經兵人民漂散,許回復業,饒役三年,然所管多侵擾,務行苛虐,民或至流散,未安其業。

令閱選原定新舊另兵,如有功已受職爵年老弱者饒汰之,身才彊健者充補之,以成乓額。

望月食。

是時大旱,夏務禾穀不得收,陂澤枯涸,草木多黃落,花果不實,盗刼群聚於民間,大者七八百人,小者亦不下數百人,日夜燒毀人家,劫掠財畜,水陸不通,道途閉塞,民多飢餓,死者過半。

五月,太保和郡公武德恭自移大同營,就義鄯居之。

是月,命效順翰林范鴻儒與淸華處承政使禮恭男胡秉國勘度本處桑洲土,以定稅額。

秋,七月,時天無風雨,瀘江水自漲溢者經旬。

彗星出,指西北行。

令修造昇龍城內太廟各殿。十七日,壬午,奉迎太祖高皇帝及列聖皇帝等神位入昇龍城太廟殿,歳時享祀。

八月九日,甲辰,壬申,時京師及山南,山西江河並池湖井水無故忽自動,一時始解。

是月,旱,密禱得雨。

閏月,朔,日有食之。

時令工匠鑄造金銀人二軀,各高一尺二寸,並重十斤。又禱銀花瓶二雙,小銀香瓶五件。又備用土絹及諸貢獻之物,以防北使。

冬,十一月二十五日,大安縣時務社人范沆自稱爲天南招討都元帥。二十七日,入據安謨耽溪山,攻破附近社民,所至人皆向服,月餘衆得萬餘人。自此長安,范仁等府盗賊群起,多阻行人往来,而隤上各社民兵多從賊黨,禮江侯父子亦傾心順服。節制鄭松差美郡公裴文奎將兵與安謨土官良郡公阮體討之,俘獲范沆,送還京斬之。

十二月四日,淸華處鎭守將少保演郡公鄭文海卒,贈太保。

是月,差戶部尙書兼東閣學士通郡公杜汪等候命,與廣郡公鄭永祿齋金銀人二軀及諸貢物就諒山城,以候明人會勘。時明龍州士官多受莫黨賄胳,因與結連退托,事未果就,更値正旦節,杜汪,鄭永祿等復還京。


丁酉,二十年(明萬曆二十五年)[1597]

二月初十日,命奉天府尹具設牲醴,祭明康太王廟。

十九日,差候命官杜汪,阮文階等復至諒山鎭南交關,探明人消息。遺北道將淳部公陳德惠與會郡公,宏郡公並缺名等領兵護送,及至諒山城駐營。時僞福王,高國公並缺名等率衆奪擊,殺鲁郡公于陣,淳郡公,宏郡公等將兵走脫,及回至京,皆削其兵權。杜汪,阮文階等入據山峙得脱。

三月,安豐人阮當明僞稱福德二年,率本縣人起兵劫掠傍縣。是日,右相黃廷愛差屬將收捕斬之,及徒黨四人俘送營門,亦斬之。

天雨血于山西地方,後又雨雹。

是月,明人又使委官王建立就我國催貢會勘,牒于京師,大議起行。二十八日,帝親督右相黃廷愛,太尉阮潢,阮有僚,太傅鄭杜及左右都督七八員,兵象五萬,帶明委官王建立同行,至諒山鎭南交關。四月初十日,帝整飭兵象,過鎭南交關,與明左江巡道按察副使陳惇臨,及廣西,思明,太平等府,龍州,憑祥等州官大行會勘交接禮,各相喜賀。自此南北兩國復通,命工部左侍郞馮克寛爲正使,太常寺鄕阮仁瞻爲副使,如明歳貢,幷求封。克寛至燕京,適遇明帝萬壽聖節,克寛上拜賀詩三十首,明武英殿大學士少保兼太子太保吏部尙書張位以萬壽詩集上進,明帝御筆批曰:「賢才何地無之,朕覽詩集,具見馮克寛忠悃,殊可深嘉篤美。」卽命下刊板,頒行天下。於是,朝鮮國使刑曹參判李碎光爲之作序。

是時明義土官勇郡公阮克寛父子與僞黨連結,聚集奸惡人,欲亂京邑,夜常起火燒毀庸坊。事覺,官軍捕得克寛父子三人及徒黨二十四人于昇龍城南門外,幷捜得木印旗鉦器械及勅命來納,節制鄭松令盡燒之,斬克寛父子及徒黨,梟其首級。

二十日,帝回京,御駕至安常,節制鄭松親迎拜于安常,扶御駕還宮。帝乃視,朝節制鄭松親率諸大臣及文武百官行拜賀禮。

令閱另兵,選比建者補兵額,老弱者簡汰。然閱已經數年,未曾見汰者,致老弱多沒於軍中。

五月,旱,穀豆枯死。二十日,帝密禱于禁中,又立壇于大羅城夢橋,合祭山川諸靈神,始得雨。

時有慈廉艾橋社人阮明智,前與僞克寛相友,父子起兵,據明義地方,僞稱大德三年。太尉阮有僚俘獲明智父子,興斬之。

是時,萬郡公阮有力守淸沔。有力爲政,日務寛平,民皆愛慕,賊不敢侵,境內無事,民安其業。

六月四日,山南效順將定郡公陳百年卒。

是月,無風雨,瀘江水管漲溢衝激。是歳,前大旱,一後大水,田禾多損失,歳屢不登,民多流亡。

秋,七月七日,太尉陽郡公阮有僚卒,年六十,贈陽國公。十五日,阮有僚從姪嵩郡公阮公乃病卒。

熒惑與歳星合宿,在畢度,容一指相接。

令天下凡諸器用隨以職品高下,不得僣越。

令閱四政軍民丁壯等項,以定原籍。

時宋山人勝郡公枚求守神溪縣,有善政,民多愛慕,保之,擢爲順化總兵。

八月,東岸土將淳郡公陳德惠及子陳德澤稱岑郡公謀反,與安世土將世郡公揚文幹父子俱率弟子夜遁,從僞黨去,節制鄭松分兵差其子掌錦衣衞雄良侯鄭桃領兵攻之,斬其徒黨,德澤,文幹等與子弟遠奔。

時四政人民多煩於刈公象草,又被所管攪擾,民不勝其苦,多從僞黨劫掠民間。

十月,海陽土將水棠縣人水郡公缺名,宜陽縣人禮郡公缺名俱率兵反,擄掠海陽諸縣,襲殺巡守將華橋侯缺名及本縣縣官。又有新先明縣僞瓊郡公,瑞郡公並缺名兄弟聚集徒黨,所至擄掠人民,與水郡公,禮郡公等相結,衆至數千,海陽諸縣人民畏其残虐,悉皆順從。

十一月二十日,節制鄭松差都督同知豪郡公阮沔,美郡公裴文奎,薊郡公潘彥等領水兵五十艘往海陽,攻破僞黨,卽日進發。阮沔獨自驕兵輕敵,自謂殘賊不足慮,不與諸將計議,乃親率本部內兵船四隻輕進,突入戰陣中,至賊伏兵處遇賊人船,豪郡公令發大紀射之,禮郡公被碑,死於舟中,舟中賊代著禮郡公衣,催兵亂戰復刺殺豪郡公死於戰陣中,兩軍混戰相殺,官軍死者亦八十餘人,兵卒皆走,遇裴文奎兵繼至,賊衆棄船,登岸走散。文蛮收獲阮沔酋級而遛。後文產再將荈拽尋,獲禮郡公首,回京解納,令梟三日。節制鄭松議賞文奎金十斤,陞少保。

是月,令天下各處建鄕試場取士。

十二月,僞陳德澤等據兵大慈,使人盗捕公雄象一隻。節制鄭松令廣郡公鄭永祿,奉郡公鄭有用,安岩侯阮鎭,安全侯阮光登,瓊陽侯阮金龜等領兵追及,獲斬之,收捕妻子而回。


戊戌,二十一年(明萬曆二十六年)[1598]

正月十六日,頒大赦,布誥天下一切盗刼逬囚,及經年賦税,並皆赦免。

二月,詔陞公子鄭梉爲平郡公,使督率兵馬,以防盗賊。

三月,旱,西北多風起,禾穀草木枯死。

節制鄭松使右相黃廷愛將兵攻略陸岸,獲雄禮之子莫敬倫,幷馬三十五匹,及器械而還。

節制鄭松又使太尉阮潢領水軍略定海陽,攻破水郡父子及徒黨。水郡走入水棠,據山崎,官兵乃還。水郡使其黨瑞郡,瓊郡侵掠靑林,靑河等縣,閱取地方丁壯,編入隊伍爲兵,民多走散。

二月,會試天下士人,賜阮庶,阮惟時,黎弼四等進士出身,阮克寛,阮儉等同進士出身。

大旱。自正月至是月,始得雨。

節制鄭松差右相黃廷愛統諸步兵,太保鄭檸等往略定東潮,因進兵以撃水棠之北。又使太尉阮潢統領水軍,少保裴文柰等往略定海陽處,因進兵以擊水棠之南。又分使振郡公,海郡公,薊郡公,壯郡公等將內水各奇往經略靑林,靑河,出金城,以截水棠之上路。是日三道一齊進發。阮潢差本營將士先突入,破水棠山峙,士卒爭先,乃俘獲僞水郡公,賊黨破潰,諸道兵進到,收獲賊黨船艘。僞瓊,瑞等率子弟逬出,欲回先明,到半途,遇裴文奎兵大擊,兩兵混戰於江中,自辰至申,賊兵ヵ乏潰走,文奎催兵,乘勝逐北破之,俘獲僞瑞於舟中,斬馘百餘級,僞瓊乃率餘黨奔于安廣。二十四日,官兵還京,俘送僞水,瑞獻納,賞功畢,斬水郡公,瑞郡公等于廛橋,梟其首級。五月,山陽僞越國公死,其衆無統,山西守將淸郡公鄧墩,膠郡公阮有佳等進兵攻逐,斬馘數千級,獲馬十匹而還。是月,令裴文奎督率新明,安陽二縣兵丁,使將兵往鎭守,以安方民。壯郡公阮峨守靑林,華陽侯王珠守嘉遠。

是歳,旱。

七月,己亥,天小雨數日。

八月,旱。

莫雄禮之子敬用聚黨于安博,僞稱威王,後數敗乏食,乃謀誘殺士官富良侯缺名而取其土地人民,富良覺之,謀遂沮。莫敬用自率子弟逼之,富良以計就之,使妻迎降首服曰:「大王權重,兵勢且大,追隨奔走之人,更多武勇,妾夫乃一村人耳,未曾見此兵事,聞大王之兵所至,驚偟悚慄,故使妾身代往,願大王列兵安寨於境外,令行禁止,整肅兵士,固守營寨,謹防朝廷之兵,來則禦之。後大王自選手足親近不過數十人,隨妾入家,到卽引夫拜謁,然後進納土地人民。」威王聞言大喜,卽選左右手足子弟親近四十人,自入富良侯家村。富良侯使兵守閉關隘得緊,乃出家迎接,拜詩於前曰:「臣居僻境,兵少糧足,大王至陡,少可安身,養兵蓄銳,乘時待釁,招募州縣,收拾兵衆,乃可復興前業,玆臣有一山峙,遠且深險,大王只可將親近數人,入據深山,臣遣家人贍給奉侍,其餘左右將校皆暫居臣村宅,以給養之,再圖後擧。」威王聽罷,乃率手足四五人共入據山峙去了。富良侯卽將威王子弟四十人盡殺之,不許泄與威王知之。富良侯密差人馳吿京師,乞兵救援,解送威王。於是,節制鄭松差都督林郡公,廣郡公,華陽侯等領兵到富良侯村宅,果擒獲威王,俘送京師。後論陞賞富良侯總兵職。

九月,旱。是時連月亢旱,禾苗枯死,帝乃密禱禁中,又合祭各神于夢橋,始得雨。

六日,安世縣楊文幹遺其妻牽馬二匹,牛二隻,赴京首服,許之,令遣其夫出首,宥罪。

彰徳芝泥監生阮時忱僞號兵部尙書林泉侯,時擒獲送京,監之,後逬脫免。

令廣德縣作紙局,造作大方新樣紙納官,無得私賣。是時人數假令示,故有是禁,以防奸人。又令各處承司府縣,如見上司差有帖示者,査實新樣紙,依例承行,如不是者,引納論罪。

令諸府縣社該官閱選該內民丁,十八歳以上,身材强健者,編補爲另,以益兵數。然閱法多冗,民不勝其苦。

十月,令淸華,乂安,順化,廣南等處構作選場,候閱丁壯,以補兵額。會歳終,未行而止。

十三日,節制鄭松表奏差右相黃廷愛統領兵象及太保鄭桐,少保鄭栢,都督黎文歓,指揮使陳祚等將兵萬餘,攻勦諒山僞黨。使兵部右侍郞阮瑋爲督視官。又差太傅鄭杜統領兵象及石郡公王珍,洮郡公陳震,太原總兵德澤侯賴世貴等將兵攻勦太原僞黨。又差淸郡公鄧璥,膠郡公阮有佳等攻勦山陽當道賊輩。又差拔郡公范允生鎭守臨洮諸要路,以安輿化之民。

十七日,世郡公楊文幹父子赴京乞降,饒其罪。

二十三日,鄧墩,阮有佳等兵至當道,攻破上蘭賊,僞扶高棄寨走大蠻州,撒縱兵追之,斬僞將扶衞朝巴等,獲馬匹銅印鉦旗器械甚多,乃還。

是月,高平土官總兵同知勇郡公何益率兵攻破定化州賊,斬獲僞忠國公缺名及徒黨三十五馘,得馬三十匹,赴京解納。

二十八日,令絞莫敬用于東門市。

十一月初四日,當道土官衞義侯宋時照將兵攻破僞莫,斬得僞扶勝侯與徒黨馘十五顆,獲馬一匹,其器搣不勝敷。

初六日,右相黃廷愛至諒山城,差都督林郡公陳福領兵千餘,攻破脫朗州賊,時莫敬恭兵從龍州來来泉,使僞萬國公缺名拒戰。陳福縱兵大擊,斬萬國之子,獲其妻孥徒黨,焚其營寨,賊兵潰散,福等乘勝長驅,直至敬恭營,敬恭使福王領家小糧食先退,入據龍州。至途中,遇陳福長子壯義侯陳鐵伏兵起攻之,福王與兵卒相爭奪路,走入龍州。福王顧謂陳鐵曰:「有乾統王尙在後,汝若欲追吾等,乾統至此,恐汝輩皆爲泉下之鬼也。」陳鐵聞之,不敢追,使弟子收拾財貨而還。敬恭見陳福兵進攻,乃使其將皤郡公,勝郡公缺名等將兵斷後,與陳福兵相拒。敬恭自領兵拔寨,望後潛退。陳福見僞將拒敵,乃縱兵擊之'斬得蟠,勝輩于陣,餘黨奔潰,敬恭乃率將卒數千人奔入龍州,又遇陳鐵伏兵截其要路,敬恭自督大兵衝之。時陳鐵兵少不敵,乃復棄其所獲財貨,拔隊直入高平。敬恭兵急渡河去。後陳福兵進至,擒獲敬恭第二男,十二歳,時敬恭兵已遠去,陳福令收兵回諒山,與右相太尉榮國公議還京,解送敬恭男子以獻。

以戶部尙書通郡公社汪爲少保。

是月,太傅鄭杜進兵,攻太原,通化,感化地方。

差總兵賴世貴攻勦高平,兵至三弄山,世貴不能料敵,賊黨率各峙蠻人四面夾擊,世貴大敗,走三日夜,至上思山,爲賊所獲公象一隻。而世貴兄弟多帶鎗,僅脫身走。鄭杜見戰不利,遂議還兵。朝廷論削世貴兵權。

淫雨。

十二月三日,令絞莫敬恭第二男于東門之右。

初六日,節制鄭松差候命官杜汪等先備儀註禮物,至鎭南交關迎接北使。先是,使臣馮克寛等齋貢物及代身金人沉香象牙至燕京,上表乞脩職貢。明帝見表大悅,復詔封帝爲安南都統使司都統使,管轄南國土地人民,及賜安南都統使司銀印一顆,使馮克寛等齋勑書回國。克寛乃上表曰:「臣主黎氏,是安南國王之胄,憤逆臣莫氏潜奪,不忍負千年之讐,乃臥薪嘗膽,思復祖宗之業,以紹祖宗之迹。彼莫氏本安南國黎氏之臣,弑其君而奪其國,實爲上國之罪人,而又暗求都統之職。茲臣主無莫氏之罪,而反受莫氏之職,此何義也,願陛下察之。」明帝笑曰:「汝主雖非莫氏之比,然以初復國,恐人心未定,方且受之,後以王爵加之,未爲晚也,汝其欽哉,愼勿固辭。」克寛乃拜受而回。初克寛以萬曆二十五年四月過關,至十月到燕京,拜謁明帝,十二月初六日,辭明帝回國,前後凡一年餘四箇月,使道以通。十五日,克寛回至鎮南交關,明左江官差委官王建立投遞公文赴京師。節制鄭松差右相黃廷愛,太保鄭槔整備儀衞迎接明使王建立與克寛等。二十五日,帝過江,就菩提拜詔,接使還于內殿。節制鄭松與大臣文武入內殿朝謁。勅書宣讀畢,見所頒銀印一顆乃是銅印,因與文武大臣議復回書與明國,讓責明委官王建立回北國遞奏明帝。

明土官受莫敬恭贿賂,又遞奏明帝許敬恭安插太原,高平地方。


己亥,二十二年(明萬曆二十七年)[1599]

正月二十八日,少傅瓊郡公阮茂宣卒,年八十二。茂宣雷陽盛美人。

二十八日,美郡公裴文奎解納僞瑞郡,令殺之。

二月,時彰德芝泥監生阮時忱僞稱尙書禮國公,靑林蔓枘人踌稱少保安國公,福祿人僞稱忠郡公,聚兵安朗地方。平郡公鄭橄差人捕捉,解送京師,悉令斬之。

吏部右侍郞阮宏詞卒。

大理寺卿陳福祐卒。

二十七日,以工部左侍郞馮克寛爲吏部左侍郞,封梅嶺侯。

三月,明左江官陳惇臨使王建立復齎良馬玉帶衝天冠賜節制鄭松,請爲隣好,並采文二帖,內爲八字,曰:光興前烈定國元勳。節制鄭松益厚遇之,使人護送還國。

四月初七日,行在內殿流星大起,敬天段折一角。

進封都將節制各處水步諸營兼總內外平章軍國重事左相太尉長國公鄭松爲都元帥總國政尙父平安王,使司天監黎文惠等擇日行册封禮,其册文曰:「王者建極錫福,道惟公,蕩蕩平平。人臣定國樹勳,禮當厚,尊尊貴貴。蠲辰誔協,鏤册載華,推忠翊運竭節宣力功臣都將節制各處水步諸營兼總內外平章軍國重事左相太尉長國公鄭松,國望泰喬,家庭文武,建謀定策安社稷,光植中天,講信修睦北鄰封,敉音米,撫也。安邊境,功特高於宇宙,位宜冠於臣僚,特遣太宰榮國公黃廷愛齋捧金册,進封都元帥總國政尙父平安王,爰賜玉瓚,以作介圭,仍錫土田,以廣封邑。尙其秉共愼位,皇皇恪守於王章,脩德匹休,世世永膺於帝眷,王其欽哉。」

二十一日,大開會宴。

六月,議定律令。

是歳三月,大旱,至六月,時天無雨,禾苗枯死。十三日,帝親與平安王就射堆處, 立壇致禱,後始得雨。

十六日,酉時月食。

七月,淸華鎮守將少尉鱗郡公何壽祿卒,令欽差本處閱選官黎文歡,黎文植等代其職,其選簿差詣京進納。

時大同武德恭反,僭稱隆平王,使手下將銳郡公等率大蠻州兵攻畧太原白通州各峙山,脅取銀場稅。於是,平安王命海郡公,廣郡公,奉郡公等將步兵進撃,仍遺鎭守將衞義侯宋時照向導擊破之。

八月六日,令旨諸營長官及各奇隊該官,諸本營奇隊長,次隊長某員有竭節宣力功臣,幷堅義從軍日久有功,應備類姓名,詳註住址職爵,逐一明白,期本月中旬投納,候閲定具本,議送該衙門,銓除各職,以示答勳。

二十三日,太白犯入太乙星。

二十四日,丑時,帝崩。

是時平安王與朝臣議太子性不聰敏,乃奉次子維新立之,以本月二十七日卽位于行在,大赦改元,詔曰:「朕惟天地生物爲德,必宣氣行化,以神並育之機,帝王守位以仁,必敷訓錫福,以示大公之道,理達無間,言式用敷。我讓天與人歸,神傳疆,講烈威正罔缺,紀綱至詳且備,所以遺後人者,蓋深遠矣。皇考紹恢丕緖,在御二十有八年,適倦于勤,以國事付托於朕,朕方在疚,哀慕不勝,然以社稷至重,姑抑私情,勉從公論,謹於本年月二十七日嗣大曆,逾年改元。自念以幼冲之資,承艱大之業,負荷惧弗克堪,守成不可無助,宴賴主帥尙父平安王明勗匡救之德,曁諸舊勳大臣左右鄰弼賛佐彌縫之力,庶幾嗣有令緖,答揚先訓,上副天心,下蘇人望,以衍宗社億萬年無疆之休。今卽政臨民,正四方望宣澤承休之日,宜建極敷言,施惠行慶,以與天下正始,其以明年爲愼德元年。玆方卽政一初,宜廣推恩四海,所有寛大各條,頒布天下,如賜功臣爵土,加封祀典名神,饒拖欠賦,寛恤始回流民,並原受僞職,査實仍還前有,及內外官賜恩陞級,與勇士生徒社長官員子孫等,並賜資有差。於戲,正始大春秋一統,玆徵貞觀之期,享國兼殷夏歷年,用集綿洪之慶,布吿遐邇,咸使聞知。」

二十五日,禮部出榜曰:「大行皇帝賓天,其天下臣民,照依服制等次遵行,其尙父乃勳王也,而爲社稷重臣,不與百官同列,應服一百日。諸親王及文武階,自郡公以上預朝班者若從營者不拘,與朝堂各員五品以上,外任方面各員,應服三年。武階自侯伯爵至五品以上若從營者不拘,內監司自六品以下,文階部寺首領府縣校官以上若從營者不拘,同服期年。武階六品以下,文階八九品朝謁服九月。護衞校士,按吏華文,服五月。官員妻預命婦者,服期年,不預命婦者,服一百日,竝禁華飾。溢任調除蔭官從官雜流官,服五月。舍人文屬官員子孫,將臣社長及上酋輔導,並湯沐邑及畿內庶民,並服一百日。天下各處百姓,服二十七日,並禁音樂幷綵色珠玉金銀等服用,男女嫁娶,官員男女停一百日,庶民二十七日,並以令到爲始。」

是日,丑時,流星大作,長如帛疋,及入地,聲如巨雷。

九月二十日,令將士護送大行皇帝梓宮歸山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