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卷之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紀卷之十七 大越史記全書
本紀續編卷之十八 黎皇朝紀
本紀卷之十九 


敬宗惠皇帝[编辑]

諱維新,世宗次子也,在位二十年,壽三十二崩,葬華巒陵。帝容貌雄偉,繼體守成,而天下晏然,然偏聽邪謀,致有不祥之事,良可悲夫。

庚子,愼德元年十一月以後,弘定元年。(明萬曆二十八年)[1600]

夏五月,大水。

是時,太尉端國公阮潢陰使薊郡公潘彥、壯郡公吳廷峩、美郡公裴文奎等謀反。平安王與諸臣方議征討,潢欲售私計,托爲請兵追撃,遂大燒營寨,潛回順化。此時國內擾攘,人心揺動,王乃翊扶皇上回鑾,以圖固本。

時潘彥、吳廷峩、裴文奎等引兵附莫,招安城市。旣而彥疑文奎有異謀,乃使人射殺文奎於江中。彥自稱爲節制郢國公,廷峩稱爲太保花郡公,彥弟缺名。稱爲前歩營瓊郡公,用莫乾統年號,牌示禁止。文奎妻阮氏年欲為夫報讐,泣謂本軍曰:「有能竭力報恩,殺得彥者重賞。」彥聞之大怒。六月朔,彥發軍至黃江交戰,文奎妻兵射殺彥于江中。

平安王遺僉都御史嘉祿子黎義澤齋書于廣南太尉端國公阮潢曰:「大臣與國,義同休戚。舅以國言之,則累世勳舊之臣也;以家言之,則親親之義也。頃以僞莫僭干,國運遭否。先祖太宰興國昭勳靖公興國公阮淦乃平安王之外祖,故亦稱先祖也。首唱大義,翊莊宗皇帝於崎嶇之間,名分復正。先祖卽世,先考明康太王當國重寄,以舅肺腑之親,委以順廣二處,舅自受命,撫安方民,寔有其功。先考上賓,甥掌兵政,仍舅舊職,累書催督財賦漕運,以濟國用,舅每以海道艱阻爲辭。及京城旣復,天下旣定,舅始從容就道,朝廷優加管河中一府及山南上伴七縣,授以右相,意欲舅與左相榮國公黃廷愛左扶右持,以濟中天之業,安南國之民。比者逆臣潘彥、裴文奎、吳廷峩等萌心背叛,稱兵犯順,甥方與舅料理兵事,追勦逆黨,不期舅不待命,私自擅回,騷動方民,不知本舅意耶,抑誤聽彼計耶。茲裴文奎、潘彥互相攻擊,俱被殺戮。乃知天道昭明,禍不旋踵,舅亦知之矣。事旣如此,舅果能超然覺悟,追悔前咎,思先祖之勳業,當使人奉書詣行在拜稟,督集財賦,以供國用,則以功準過,朝廷自有典憲。而舅之前日勳業,得以復全,累世勳名事業,永永不替。若其不爾,則以順攻逆,朝廷用兵有名矣,舅之名節當如何耶。舅在兵務,常以經史留心,其審思之,毋貽後悔。」義澤行至境內,揣知潢素多謀,自貯詔書于筒,置于野外叢處,使舍人移來。潢聞之,謀奪詔書,圖辱使者,夜令勇士就于住處,劫奪囊橐,罄盡回看,不見詔書。又使就于住館悉焚之,潢以爲書文盡焚於烈焰之中,明日親率將佐,整飭象馬儀衞來迎,望見義澤兩手捧書而至,乃自駭愕,顧謂將佐曰:「天生主將,朝廷有人。」自是無復有睥睨之志。

東土人僞威武侯缺名。率本道兵船艘三百隻,自稱海陽大將。莫宗親僞祁惠王招山南兵,自稱南土節制。

時莫茂洽母僞稱國母,代居尊位。莫氏宗室及餘黨前避山林者,至是與茂洽長子缺名。並赴京拜謁。茂洽母使人迎敬恭,自推恩賞,上自官員,下至庶民,不拘新舊勳勞,各封爲都指揮使、同知、僉事、左右校點等職。

秋七月,敬恭在關門,發行至武寧市橋,吳廷峩等各率本屬縣兵往迎之,敬恭皆仍其爵。於是天下官員將士共迎敬恭至京師。

時帝在清華,留鎭郡公鄭林扶駕,遣尚父平安王出兵拜頂處駐營,僞雲郡缺名。來降,令饒其罪。

八月,進兵出長安,捉得茂洽母在中都城,船出喝門,直進至京。莫兵大敗,溺死者不可勝計,由是盡復京城。數日,潘彥弟瓊郡出首,亦饒其罪。時僞西道將涯郡缺名、高郡缺名據兵于日昭地方,夜時大兵潜至日昭營,涯郡驚走,收獲船四十隻,象七隻,來獻軍門,王大喜。

九月,捕得吳廷峩于天德江,獻營門,令斬之。僞威武侯、南陽侯缺名。將船二百隻至青池縣翁莫處與官軍交戰,大敗。威武侯走據海門,禁遏鹹鹽買賣。

冬十月,平安王差海郡公阮廷倫領兵南征,船至黃江口,與南陽交戰,敗走,棄船四十餘隻,收兵回京。王大怒,遂罷其職。

十一月,大赦改元,以是年爲弘定元年。

立浮橋過大江于翁莫津。

十二月,殺萬郡公缺名。在草津。

莫敬恭走至金城縣,使南郡缺名。據南昌縣,立營寨,水歩日夜巡守。南郡傻威武侯,取其糧食。山西將涯郡、高郡等避居大同,土官陰毒殺之。


辛丑,弘定二年(明萬曆二十九年)[1601]

春正月,平安王大兵進發,與賊黨南陽交戰。官軍前鋒振郡公缺名。亡于陣,會賊黨南郡、峩郡俱死,官軍大勝,收獲船艘婦女牛畜財物以千數。還京,梟南郡、峩郡二首于長安,以令衆。後又擒得南郡季弟漕郡、渭郡來獻軍門,悉斬之,令下招安,人民悦服。

三月,平安王差兵略定海陽,莫敬恭聞之,自棄兵馬而走,大兵進至,悉焼毀營寨而還。

夏四月,擒得僞勇郡,誅之。勇郡,青池人也。

天雨石。

五月,修築堤路,自彰德至美良,以待迎接乘輿。

秋八月,帝自清華進至京師,登御正殿,有黃龍之瑞。

冬十一月,始開鄕試科取士。

十二月,命登郡公阮啟領兵略定山西、京北地方,明年二月還京。


壬寅,三年(明萬曆三十年)[1602]

春二月,會試天下士人。取中格阮登等十名。及廷試,上御敬天殿親策。賜阮登等二名進士出身,阮珙等八名同進士出身。

閏二月,大同土將淳郡公缺名。來降。

三月,天雨雹。

夏四月,俘獲僞惠武王,檻送京師斬之。

是月望,月有食之。

秋八月,平安王觀兵于草津。


癸卯,四年(明萬曆三十一年)[1603]

春三月,月中有黒子三點。

夏四月朔,日有食之。

清沔人夜入殿中,坐于龍椅,命斬之。

是時,平安王疑登郡公阮啟有異心,命內監岳郡公裴仕林械繫之,按驗無賍,一年乃赦。


甲辰,五年(明萬曆三十二年)[1604]

春,會試天下士人,取中格鄧維明等七名。及殿試,賜阮世標等二名進士出身,鄧維明等五名同進士出身。


丙午,七年(明萬曆三十四年)[1606]

遣正使黎弼四、副使阮用、阮克寛等如明,進謝恩禮。又遣正使吳致和、阮實、副使范鴻儒、阮名世、阮郁、阮惟時等二部,如明歳貢。


丁未,八年(明萬曆三十五年)[1607]

春,會試天下士人,取中格吳仁澈等五名,及殿試,賜劉廷質進士出身,吳仁澈等四名同進士出身。


戊申,九年(明萬曆三十六年)[1608]

春,二月初三日,日中有暈兩重。

是歳,天下飢,秋冬,粟米大貴,人多餓死。


庚戌,十一年(明萬曆三十八年)[1610]

春,會試天下士人,取中格阮進甩等七名,及廷試,賜阮文奎造士出身,阮進屈等六名同進士出身。

冬,十月,戶部左侍郞衍嘉侯黎弼四啟言於平安王:「其一,定世子,預付兵權,以固人心。其二,處置强藩,以一制度。夫王者以天下爲一家,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玆太原,諒山,廣南,順化等處本是先王境土,曠年積弊,任彼自爾强梁,若不處置,恐爲異日之患。今聖上濟英雄之志,百戰百勝,以有天下,將佐雲集,士勇技精,飮馬則河水乾,磨劎則山石缺,戰船千艘,雄象百數,天下精兵,悉聚京師,而縱賊不擊,此所謂養虎遺患也。昔唐憲宗從黃裳之請,以法度裁制藩鎭,卒成中興之功,由唐以來,豈無忠言以啟之乎。恭乞裁斷行之,國家億萬年無疆之業,其在於此。」


辛亥,十二年(明萬曆三十九年)[1611]

冬,十月十六日,傘圓山崩凡十二丈餘。

十八日,安越縣天雨血凡一日夜。


壬子,十三年(明萬曆四十年)[1612]

秋,八月,御史臺僉都御史芳泉伯阮惟時與十三道監察御史范珍等啟言於平安王,以爲:「民者國之本,治國之道,愛民而已,又聞天與民一理,民心悅則天意得矣。是以善爲國者,愛民如父母愛子,聞其飢寒爲之哀,見其勞苦爲之恤,禁其苛暴,止其擅賦,使民皆遂其生養,而無愁恨嘆息之聲,此所謂知治國之道,使民之誼也。今聖上有意於民,一政之施,務在養民,一令之行,深戒擾民,其愛民之心,眞天地父母之爲量者。第奉行者未能仰體德意,務行苛虐,競爲奢侈,該一縣則困ー縣之民,該一社則困一社之民,凡其擾民之事,無所不爲,使天下之民,男或無衣,女或無裳,歌唱之席不復置,婚姻之禮不復備,養生送死無所資,飮食日用無所給,貧弱氓隸,昆蟲草木倶不得遂其生,是以感動天地,致天心未上順,洪水之災,泛溢過常,得非時政所關,其可不恐惧脩省,思所以致此之咎乎。必能行保民之政,則下順民心,上合天意,而轉災爲祥,年穀屢登,家人給足,海內昇平,國家億萬年之基業,今其自是有永矣。」

冬,十月,太傅清郡公鄭橄擒得僞蕭國于天健山。蕭國金榜不奪人也。


癸丑,十四年(明萬曆四十一年)[1613]

春,會試天下士人,取中格裴必勝等七名,至廷試,賜阮俊等七名並同進士出身。

夏,四月,遣正使劉廷質,阮登,副使阮德澤,黃琦,阮政,阮師鄕等二部如明歳貢。

五月望,月有食之。

六月,順廣太尉端國公阮潢卒。

秋,七月望,月有食之。

八月。命太傅清郡公鄭梉經畧安廣等處,恢拓境土,所至人民歸附,留屬將鎭守而還。

冬,十一月。命朝臣分行各處,問民疾苦,漂流者饒役三年,使得安居復業。


甲寅,十五年(明萬曆四十二年)[1614]

夏,六月,勅封王孫鄭杖爲廉郡公,鄭柞爲榮郡公,鄭桧梌爲香郡公,鄭榜爲會郡公,鄭榛爲普郡公,鄭𣜰爲朗郡公,鄭栻爲倫郡公,鄭欐爲和郡公。

秋,九月,封王子鄭棣爲瓊郡公,以刑科都給事中阮有作爲海陽參政。

冬,十一月,雷鳴。


乙卯,十六年(明萬曆四十三年)[1615]

春,二月,朝堂阮澧等啟陳時弊凡八條,平安王嘉納之,特厚賞賜。

三月朔,日有食之。二十八日申時,弘烈,盛烈等社陂無故水涸。當五刻後復如故。

秋,閏八月,遺少尉舒郡公阮景堅等與刑部尙書兼東閣學士美溪侯阮澧等迎接使臣回還。


丙辰,十七年(明萬曆四十四年)[1616]

春,正月二十六日,月有食之。是月。會試天下士人,取中格武勉等四名,及廷試,賜黎致用等同進士出身。

二月,以吏部右侍郞春陽伯阮名世爲戶部左侍郞,エ部右侍郞禮川伯阮克寛爲刑部左侍郞,御史臺僉都御史芳泉伯阮惟時爲副都御史,又論奉使功,陞寺卿仁嶺伯劉廷質爲吏部右侍郞,福岩伯阮登爲戶部右侍郞,並加侯爵,參政唐川子阮政爲太僕寺卿伯爵。

三月二十七日,陞署衞事東陽侯阮文祚爲沔郡公,花陽侯王珠爲浦郡公。

秋,九月,戶部左侍郞衍嘉侯黎弼四,吏部右侍郞仁嶺侯劉廷質等啟言於平安王,以爲:「天心仁愛,必形於譴吿之中,或不知自省,天又出災異以警惧之,以此見天心仁愛人君如此,其至本年五六月間,農務正殷,天旣作旱漢,耕民缺望,玆八月日,禾穀方成,天又降旱災,遠被郡國,一年二旱,災異間見屢出,閭里之民,多有嗟怨,得非時政所關使之然歟。玆聞令催清華處各縣社逐項選益另兵,恐非閱選之時,若此令一行,其諸權勢所該,隨而效之,更加選補,民命將何以堪。恭乞以敬天恤民爲心,酌停益兵,以爲仁政之事,如此則民心悅,天意得,和氣致祥,甘雨降,嘉禾興,黎民陶給足之休,國勢奠泰磐之壯,而祚胤永無窮矣。」


丁巳,十八年(明萬曆四十五年)[1617]

春,正月望,月有食之。

以郞中裴秉彝爲安廣道監察御史,以其擧宗忠義始終全節故也。又以郞中杜世隆爲廣南道監察御史,以其父有功於國,故擢用之。

秋,七月十五日,有颶風大起,水潦淹浸,禾穀盡空。

十六日,月有食之。

加吏部尙書掌六部事兼御史臺都御史澧郡公阮文階爲少傅。

九月,時五穀當熟,颶風大起,鹹水破潰,近海之民,多被其害。

山西處大蝗。


戊午,十九年(明萬曆四十六年)[1618]

春,正月望,月有食之。

二月,命太傅清郡公鄭梉率屬將舒郡公阮景堅,澧郡公阮文階,拔郡公缺名,右郡公謝世福,登郡公阮啟,附郡公阮潶與督視禮部左侍郞芳蘭侯阮實,又命太保萬郡公鄭椿,率屬將貢郡公黃廷逢,倫郡公鄭栻,普郡公鄭榛,明郡公鄭𣜰,與督視副都御史芳泉伯阮惟時等,分爲二道,進兵會擊莫慶王及僞智水等,賊黨聞之,皆遠遁。

太傅清郡公鄭橄密差富祿侯缺名。斬得僞立郡公。

三月,命太保鎭郡公鄭林率屬將祿郡公缺名,會郡公鄭榜等往伐武崖僞黨,以刑部左侍郞禮川伯阮克寛爲督視,又添差左軍營將士一千,前軍營將士一千與俱進擊。賊黨聞之震駭,悉皆解散。

夏,四月,時穀大豐稔,乃分遣培築各處提路,以防水患。

是月,安定縣丹泥上社銅鼓山崩,命官往吿祭之。

二十四日寅時,有彗星見于西南方,形如紅絹。

二十八日酉時,有星直騰西方走,形如帛疋。

閏四月,命太傅清郡公鄭梉,太保萬郡公鄭椿等督領象馬士卒,往伐僞豪郡徒黨于安勇地方,諸軍被嵐瘴而回,士馬多損。

秋,八月,天雨金,形如黃米。又雨米,如黑米。雨酒,如甘酒。

九月,時有白氣,形如鉞直立,毎夜五更常見在東南方,經是月下旬,至十月上旬始滅。

冬,十月四日,吏部左侍郞富春侯吳致和,戶部左侍郞衍嘉侯黎弼四與范珍等啓言於平安王曰:「竊見本年九月下旬有異星,寅刻見于南方,長一丈餘,又有雷動非時,前月又有雨黑米雨沙金等,事渉於恠異,得非時政所關,其他背理傷道,難以疏擧。謹以六事陳之。其一,乞修德以祈天命。其二,抑權豪以養民力。其三,禁煩苛以厚民生。其四,抑奢侈以豐民財。其五,禁盜劫以奠民居。其六,修軍政以護民生。」時帝以國家庶事委平安王總裁,故洞達謹啟,欲以上聞,輔行仁政。

吏劉右侍郞仁嶺侯劉廷質啟言于平安王曰:「竊聞天降灾祥,在德與否,作善則降之以祥,不善則警之以異,然因灾異而修德則無損,是以古人以天自處,而致謹於天命之際。漢文帝克承天心,而變異消弭,宋景公一發善言,而灾星退舍。國家自恢復以來,天地未應,美祥未至,而灾異頗有叠出。本年秋候,天雨黑炭,則是異也,而當時諱言灾異,指爲雨米,豈至和如史皇之時,而天爲雨粟者乎。天雨黃沙,却是怪也,而術士好言祥瑞,指爲雨金,豈亨通如夏禹之世,而天爲雨金者乎。意者,旣示之警,或未省悟,九月下旬,越本月旬,異星見于東南方,見者無不駭慄,尤非小異也,得非德之未修,政猶闕失,而致然歟。今政事所行,不逮往年,命令之布,駭將不體上人寛恤之意,務行苛虐,竭民財産,愁苦之聲,足以感動上天,而天警以恠異,人主覩是,宜以自省也。恭願謹祇天戒,惠養小民,凡一毫有便於民者行之,一弊有妨於民者去之,尤且施仁政於民,京幾庸坊之民,所當恤也,則號令諸將,禁载攘奪,以强天下之原本,清華四政之民,所當恤也,則申勅諸將,勿爲煩擾,以壯國家之堂基。如此,近者被其澤而說,遠者聞其風而來,斯得民矣。人心悅於下,天道應於上,將見灾星轉爲景星之祥,沴雨轉爲甘雨之瑞,諸福之物,無不畢至,而王道大成矣。」

朝臣上奏,其略曰:「天人相與之際,甚可畏也。人事不修,天以灾異譴吿之。茲本年九月下旬,越本月上旬,毎夜五鼓,沴星現東南方,形如白雲,形如白練,形如尖梭,形如芒刃,頭尾尖細,視之駭慄。又有雨下金如土,雨下米如黑,雨下酒如甘,幷鳴非時之雷,灾異稠見,變不虛生。意者,內有失德,外有失政,紀綱彫弛,法令未張,官吏苛刻,民星揺動,人事多失和而致然歟。謹案周書,王省惟歳,鄕士惟月,庶民惟星,蓋言人事有得失,休咎之徵,各以類應。玆年異星夜見,灾沴並作,此上天示戒,乃恐惧憂勤之曰,見天心仁愛,每寓於譴吿之中,請修德以禳之,可乎。昔宋景公一發善言,而灾星爲之退舍,宋太宗一開齋禳,而彗星自然隨滅。視前代所行之事,可爲徵驗,臣等伏乞高明大德,因灾而惧,側身修行,設祈天壇,齋戒密禱,庶幾誠心感格,玄象隨應,沴星退舍,和氣致祥,陰陽調而風雨時,群生和而萬物殖,海宇措衽席之康,國家置泰磐之壯,基緖之傳,今其自是有永,于以衍宗社億萬年無疆之福。」上覽其奏留中。

十一月,夜五更,彗星見東方,月餘始滅,朝臣啟于平安王曰:「本年九月下旬,有異昇見于東南方。本月十一日夜,再有異星出現,其灾異屢見如此。薏者,上德有所未修,政事有所舛紊,人謀或有異圔而致然歟。如人君垂拱於上,所親者,正人,所行者正道,間有細人出入內殿,導引爲非,如官方已有吏部,反特許職名非例,賦税已有戶部,反差人到民爭收,詞訟已有該勘衙門,間有聽人誣告,捉人取財,軍項已有府司衞所,間有差人勾取軍色重役。乞具本革前弊照行,紀綱法度,已有成憲具在,如一該將止許該兵,不有該民,玆各該官專民,專財,專殺,又私選益兵,一家至五六人,重收官税,一田至兩三租,該總該社,勾勘戶婚田土諸訟,水路陸路,私置巡司巡察衙門。乞令諭諸將,一切停罷。他如陰有異圖,乃人謀不軌,恭望裁察。這此等弊,乃亦天星示警,正恐惧修省之曰,宜宣召大臣與諸王子,諭以王業艱難,改革弊政,務悅民心,庶幾人心悅,天意得,灾星轉爲景星,世治陶爲至治,太平做十分,祚胤傳億載,國家基緖,今其自是有永矣,王留思之。」


己未,二十年六月以後,神宗永祚元年(明萬曆四十七年)[1619]

春,正月十六日,未時,大火起自王府門後,延燒兩邊庸坊,透入朝堂端門樓及左右直廬,皆空盡。

二月,會試天下士人,取合格陳有禮等七名,及殿試,賜阮瀨進士出身,裴球等六名同進士出身。

三月,平安王往東津樓觀舟,回到三岐路,忽有伏銃發射王象,捉得其人,監拷,知帝與王子鄭椿陰謀殺王。

夏,四月,王使太傅清郡公鄭橄與內監岳郡公裴仕林入內殿鞫問,遂盡得其狀。

五月十二日,遂逼絞帝,崩後追尊爲惠皇帝,廟號敬宗。

六月,皇子卽位於勤政殿,改元爲永祚元年,大赦。

初萬郡公鄭椿陰謀射殺王父,至是,黎弼四劾之,仍監于內府。

神宗淵皇帝[编辑]

上,諱維祺,敬宗長子也,在位二十五年,遜位六年,復位十三年,壽五十六歳而崩,葬群玉陵。帝隆準龍顔,聰明博覧,深畧緯文,可稱令辟,然宮闈無制,教惑浮屠,此其所短也。
其母端慈皇太后鄭氏玉楨,乃尙父平安王之次女也,以弘定八年丁未十一月十九日誕生。及敬宗崩,平安王尊立爲帝,以誔日爲壽陽聖節。

庚申,永祚二年(明萬曆四十八年)[1620]

明神宗崩,太子光宗卽位,纔六月而崩。熹宗遂卽位,改元天啟。

遣正使阮世標,阮珙,副使裴文彪,吳仁澈,阮奎,阮俊等二部如明歳貢。


辛酉,三年(明熹宗天啟元年)[1621]

秋,八月,東方有白虹,長半天。


壬戌,四年(明天啟二年)[1622]

秋,八月,天大雨,內城頹壞六七處,凡三十餘丈。


癸亥,五年(明天啟三年)[1623]

春,會試天下士人,取合格范丕建等七名。

夏,四月,殿試貢士,時弘化月圓人阮秩潛借人代行文,事覺,上不悅,故是科不賜黃榜。

五月,報天寺門石井無故塡壞。

六月,平安王感冒,乃與文武百官謀擇世子。十七日,朝臣謹奏,以王世子太傅清郡公鄭梉掌兵權,又以次子太保萬郡公鄭椿副掌兵權。十八日,鄭椿自率本兵象馬銃碑排插橫亭處,使奠郡,蟠郡等將兵破入內府,掠取象馬金銀財物,逼王出遷于城外,因縱火延燒京幾各處。時掌監岳郡公裴仕林見事變,挺身扶王於危疑之頃。是日,王世子鄭榭與群臣協謀,乃使其弟太保勇郡公鄭楷奉迎聖駕,扈從調護,王世子鄭极會文武百官于清池縣仁睦市,論行軍務。時平安王播遷于清池縣黃梅社館泊處,使裴仕林衞入親弟奉國公鄭杜營,誘鄭椿入,授以大權。椿啣草伏庭,王數以亂臣賊子之罪,乃令仕林差人斷椿脚足而死。於是,鄭杜使親男碩郡公缺名赴迎世子鄭梉就本營,世子鄭梉乃與碩郡同象而行。時劉廷質洞知鄭杜父子陰謀不軌,乃趨步追及,諫曰:「碩郡是乃逆賊,明公不可與之偕行。」公始悟,遂令碩郡歸營,自整兵馬,回駐于寧江。二十日,仕林護王至靑威縣靑春館,王薨。二十五日,世子鄭梉迎就寧江發喪,乃令洽郡公缺名整船十三隻,奉迎梓宮順行水道歸葬。因親率文武百官及天下諸營奇共扶皇上,從徑道由金榜縣不奪社出正路回清華,以圖寧輯。

秋,七月,帝進封王世子太傅清郡公鄭榭協謀同德功臣都將節制各處水步諸諸兼總內外平章軍國重事太尉清國公,委以裁決機務。

是時,莫敬寛僭號隆泰,竊據高平日久,聞國中有變,乃嘯聚山林氓隸之徒,乘虛直抵嘉林,屯駐于東畲土塊地方,烏合響應者,殆以萬數,人情騷憂,方民不得休息。

八月,節制太尉清國公鄭橄欽奉皇上命,親提諸軍進發。二十一日,擊破春光賊於株橋,賊兵敗走。二十六日,大兵進至珥河,水步相接,大破敬寛於嘉林地方,斬殺甚衆,敬寛僅以身免,遁入山林。於是,天下人民復按堵如故,京城宮禁爲之肅清。

節制太尉清國公鄭榭以天下旣定,乃命陪從戶部左侍郞衍嘉侯黎弼四與掌監太保岳郡公裴仕林等回清華,奉迎聖駕,進御京城,群臣皆朝賀。自是天下晏然無事矣。

冬,十一月十一日,册封節制太尉清國公鄭橄爲元帥統國政清都王。其册文曰:「天運啟中興,必生賢以爲社稷,人君權公上出,必隆爵以表閲勳,直協明徵,載鏤華册,協謀同德功臣都將節制各處水步諸營兼總內外平章軍國重事太尉清國公鄭橄,肯前德業,冠古英雄,掌兵時,耀百戰威,悉平海內,定策日,服群心望,再造國家,炳文茂着坤裳,錫寵盍稽師命,特遺吏部尙書掌六部事兼御史臺都御史少傅澧郡公阮文階齋捧金册,進封爲元帥統國政清都王,爰賜冠冕卷服,仍鍚圭瓚土田,尙其守法度,保功名,愼位恪遵成勖,篤忠忱膺爵祿,宜王永匹顯休,王其欽哉。」


甲子,六年(明天啟四年)[1624]

追封平安王爲恭和寛正哲王。其册文曰:「王者光復夏圖,不恢前緖朝廷肇稱殷禮用表宗工蠲穀攸宜,鏤金孔耀。都元帥總國政尙父平安王,聰明挺達,智勇英豪,仗仁義,拯生靈,奠安社稷,整乾坤,扶日月,高厚德功,後垂練裕於燕謀,上答載稽於鴻號特遺官齋捧金册,追封爲恭和寛正哲王,尚其偷怡孕妥,相佑扶持,惟餘慶施于子孫,斯億年綿其祚胤,欽哉。」


乙丑,七年(明天啟五年)[1625]

秋,八月,初命官考覈天下士望,取阮沂等二十七名,除任各職。


丙寅,八年(明天啟六年)[1626]

遣正使阮進用,陳璋,副使杜克敬,阮自疆,裴必勝,阮瀨等二部如明歳貢。


丁卯,九年(明天啟七年)[1627]

春,差官齎勅諭順廣太保瑞郡公阮福源曰:「賢傑之人,可共成事功,丈夫爲志,貴能明時勢。寶融自河西納款,名在漢廷,田興以魏博歸朝,勳高唐社,自古賢人君子,智炳識眞,所以建功當時,流芳後世。我國家應天順人,乘時啟運,太祖高皇帝以武功定天下,宴資功臣翼賛,列聖皇帝以文敎致太平,亦藉勳舊弼匡,所以享國至于纪久。奈世降中否,僞莫上干。幸天命未改,人心戴舊,莊宗裕皇帝奮起西土,爾祖眧勳靖公,協明康太王整頓乾坤,名垂竹帛,運啟重亨,國家再造。世宗毅皇帝進御中都,爾父謹義公賛尙父平安王日參國政,計安天下,績紀旃常,奈以逆臣彥,穿等敢抗不忠,稱兵犯順,國內騷驛,爾父子意欲保全,因還舊鎭。時賴都元帥總國政尙父平安王精忠許國,仁義行師,討鋤諸逆,天下賴以安平垂三十年,不意逆椿豺狼其性,梟獍其心,穿塘以鼠牙,毒師以蠆尾,人心揺動,尙賴元帥統國政清都王以仁厚資,濟英雄志,曁親動文武大臣協同心力,救君親之難,拯社稷之危,掃蕩莫孽,恢復都城,內寧外撫,近悅遠來,方今時有可爲,人皆望治,爾能顧君臣上下之義,念祖父勤勞之功,遠覽深識,恪輸忠款,歸命朝廷,朕加之以殊禮,庸之以上公,爾其勉相我家,以强王室,則爾之身名,與國俱顯,爾之苗裔,與國永存,世爵禄,世忠貞,券書匱室,帶礪山河,永永無窮矣。諭如到日,爾宜整飭將士象馬船艘,詣京拜謁,以合人臣之義。儻或執迷,阻兵拒命,則天威所臨,瞬息之間,高山爲平地矣。向背吉凶在爾,其思之。」諭至,福源違命不從。於是,議定南征。

二月,清都王翊扶聖駕親征,按兵至日麗海門,賊負固相拒,大軍數戰不利,乃整旅而還。

秋,八月,鄕試各處士人。

明罴宗崩,弟由檢卽位,改元崇禎。

冬十月,兵部尙書少傅衍嘉侯黎弼四卒,贈郡公爵,賜謚和義。


戊辰,十年(明崇禎元年)[1628]

春,正月,吏部尙書掌六部事兼御史臺都御史太傅澧郡公阮文階卒,贈司徒,賜謚謹度。文階,天祿芙蕾場人。

二月,會試天下士人,取中格江文明等十八名。

夏,四月,廷試,上親策問以天下之事,朝廷之政,賜江文明進士及第第三名,楊嵩等三名進士出身,鄧丕顯等十四名同進士出身。


己巳,十一年四月以後,改德隆元年。(明崇禎二年)[1629]

春,詔文武百官及百姓等,某員人於势亥年有追隨進發全二功,加陞職爵,榮封功臣字有差。

夏,四月,旱。改元爲德隆元年,大赦。

大饑。

是月,旨下,凡諸營奇隊隨攻高平莫孽有軍功者,應加陞職爵。

冬,十月,進封元帥統國政清都王爲大元帥統國政師父清王,其册文曰:「建皇極錫福,方昭#理之公,定宗禮牧功,載擧貴尊之典,踢辰協榖,鎮册駄華。元帥統國政清都王鄭橄忠厚傳家,智能安國,武威揚百戰,賛成再造之勳,文敎誕四敷,輔致大强之治,望允孚於中外,位宜冠於臣工,特遺官持節齋金册玉章,進封協謀同德功臣大元帥統國政師父清王,爰賜瓉作圭,仍錫田啟宇,王其欽鄰弼直,惟敬承上帝之休,廸德保民,新益衍世王之業,欽哉。」

是月,擢舍人長衞官玉林侯黎福來爲尙寶寺卿貢郡公,令督知四司舍人。福來農貢山齋人。


庚午,德隆二年(明崇禎三年)[1630]

夏,五月,帝納王女鄭氏玉(木竹),立爲皇后。先是,玉(木竹)已嫁皇宗伯强郡公黎柱爲夫人,生四子。時黎柱坐繫獄,王以玉拊上嫁,帝納之。朝臣阮實,阮名世等累疏諌,帝不聽,且曰:「業已成事。」强娶之。是日以後,天作淫雨,日夜不止。

六月,洪水大至,珥河漲溢,衝入街衢,南門水流如撕,庸坊渡行人多溺死。又靑池縣安沿,勸良等社及各堤路破潰,禾榖耗損,人民饑謹。

秋,八月,開鄕試各處士人。

九月,帝作宮殿三座及行廊十六間。

冬,十月,明遺二部使催貢禮,賜宴在東河津,王親詣講武樓旅陳貢物,使明使觀之,因於水岸盛張船艘象馬,振耀兵威,示以强盛之意。

十七日,壬戌,月有食之。

差官閲選,時欽差武將等多恃親勳,不遵詔令,濫受民財,公行賄賂,汰老免另,顚倒不公,屢被詰責,而清華選官蔡伯旗等爲尤甚。唯高司,陳瑋,呂時中,阮光明,阮才全,阮克文,阮澄謹愼守法不犯,多得民心,民皆稱之。

海陽道監察街史揚淳以鞫獄事技誣告,免官。

命工部尙書泉郡公阮惟時,兵科都給事中江文明,給事中黎可濤,翰林院校討申珪等往關上候命。

冬,十一月,遣正使陳有禮,楊致澤,副使阮經濟,裴秉鈞,阮宜,黃公輔等二部,如明歳貢。

追思功臣,命朝官齋靖國公范篤,厚澤公鄧訓,榮國公黃廷愛,陽國公阮有僚等龕主,附山南,山西,京北,海陽等處宮廟,四時配響。


辛未,三年(明崇禎四年)[1631]

春,正月初四日,瑞香祠李翁仲神像汗出。

六日,有暴風從東北起,抜木折屋,船多覆沒。

順化憲察副使武眞回朝,眞天祿平浪上社人,初爲阮潢所阻凡十八年,至是,謀與茂良侯裴文俊間道歸朝。王問以藩方事,賜齎甚厚,乃拜眞爲奉天府尹,賜冠帶朝服,賜文俊爵茂郡公。 文俊,宋山沛耐人。

農貢黃山石剝。

嘉遠儉弄山石落.

培築各處堤路。

三月,會試天下士人,取中格阮明哲等六名。時有錦江縣鄧舍社阮文光以欠點得預選,乃削去其名。初帝觀試,見日暈有赤虹纒抱,又有白虹貫于其中,人以爲是應。「廷試日,上親策賜阮明哲進士及第第三名,黎抃等二名進士出身,阮名壽等三名同進士出身。

海陽處雨雹,如大石,如馬頭,人物被害。

王正妃阮氏玉秀卒,妃阮潢女也。

夏,四月,乙卯,西京馬鞍山雷降,裂地五丈。

十六日己未,月食,適風雨晦冥不見。

西京殿石獒破壊,斷腰落下。

靑池黃梅石井鳴,聲聞如鼓。

五月,赤虹經天,一刻始散。

六月,王親御坐東樓,令掘江鏖船習射。時有火起,自江頭延燒至王府左門兩邊庸坊及城內朝元朝堂,帝避出御華陽侯缺名家,四日還宮。

秋,八月二十九日,瑞原縣來裔社龍淵,有浮出水上如牛頭,馬頭,人頭,蛇頭者,不知其幾。

九月初三日,大風折木發屋。四日至六日,雨下如注,珥河水漲,內外毆庭水莱尺。

冬,十月朔,日有食之,以本命年日同値,止齋戒而不救。

以右侍郞阮俊,裴秉彝,阮自强爲左侍郞僉都御史,陳瑋爲副都御史,寺鄕杜克敬,阮瀨爲右侍郞。

平調陳沂爲山酉處參政,出范福慶爲諒山處憲察使,鄧丕顯爲宣光處憲察使,黎攀鱗爲安廣處憲察使,以沂等居官不能愼守故也。

望,月有食之。

十一月,命北軍都督府左都督副將西郡公鄭柞統領本部將士井屬差各營奇及布政州官兵鎭守乂安處,以太僕寺鄕江文明爲督視,又差太保岳郡公裴仕林鎭守清華處,以寺鄕阮克文爲督同,各奉命出鎮,所至令行禁止,境內肅然。

嘉遠多稼山石隕十七丈餘。


壬申,四年(明崇禎五年)[1632]

春,正月己亥,追尊皇考簡輝帝爲敬宗惠皇帝,奉迎神主入太廟奉祀。

二月,加封太王哲王金册及厚澤公銀册美字。

二十一日巳時,有雙虹,赤白,彎入日中,一刻始散。

遣禮部尙書少尉蘭郡公阮實等持節捧金册銀印,拜左捷軍營太傅崇郡公鄭橋爲欽差節制各處水步諸營兼總內外平章軍國重事副掌國政太尉崇國公,開府爲雄威府,再分差官持節捧銀册幷印,拜協義營太尉嵩郡公鄭樗爲嵩岳公,開府曰協義府,扶義營太尉勇郡公鄭楷爲勇禮公,開府曰扶義府,勝義營太傅瓊郡公鄭棣爲瓊巖公,開府曰勝義府。又以太保附郡公阮潶,兵部尙書太保登郡公阮啟等爲太傅。 潶,阮潢之子。

三月十六日,酉時,月食。

加禮部尙書少尉蘭郡公阮實,兵部尙書太傅登郡公阮啟等並以國老參預朝政 夏,四同,罷阮俊,阮瀨官。時吏部左侍郞紀俊,右侍郞阮瀨等銓除各職,率多冗濫,朝堂阮實,阮啟等劾之,乃罷。瀨任居銓衡,多受賂遺,人有謡曰:「各職備員,兩渤盡田。」

加禮部尙書兼翰林院侍讀掌翰林院事東閣學士國老參預朝政少尉蘭郡公阮實爲太保,工部尙書兼國子監司業泉郡公阮惟時爲少傅,以越郡公鄭程,倫郡公鄭拭,廣郡公鄭杭,陵郡公鄭榜,延郡公鄭极,洪郡公鄭榴等爲太保,蘭郡公黃義肥,扶郡公鄭櫟,西郡公鄭柞等爲少尉。

五月朝議欲保戶部左侍郞梅溪侯阮進用爲吏部左侍郞,太傅阮啟効其前爲清華場調,用情取舍,不堪此職,乃以副都御史陳瑋爲吏部左侍郞,禮部右侍郞杜克敬爲吏部右侍郞,吏科都給事中阮惟暁爲僉都御史。

分差陳瑋,阮光明,黎敬,申珪等往勘訪各處堤路,總幹,承司官吏勤怠廉貧事因。

六月初一日,大雨,至三,四日不止,丹墀及諸殿庭水深數寸。五日,雨下如注,珥河水溢,王因親率太尉崇國公鄭橋及諸營奇乘船順流至靑池縣琛陽,安沿,勸良等社堤路護築,水愈泛溢,乃還,仍令收各處堤路總幹官濫取民錢入官。

秋,九月望,卯時,日食。


癸酉,五年(明崇禎六年)[1633]

春,正月,龍泉山崩。

命太傅附郡公阮漶,太保廣郡公鄭杭,陵郡公鄭榜,洪郡公鄭%等參預朝政。

命太保廣郡公鄭杭同吳仁澈,阮光明等照補各府衛軍項。

三月,永福縣多筆山石剝,奉化縣陰陽井邊處兩山崩隕,交塞行路,人馬不得往來。

命陳瑋,阮進用,阮壽春,申珪等往關上候命,迎接陪臣回國,仍差太保廣郡公鄭杭統領各奇隊象馬士卒衞行。

二十日,培臣陳有禮,楊致澤,阮經濟,阮宜,黃公輔等,赴京入拜謁,副使裴秉鈞卒於明。

二十二日,李太宗神位無故移立,差內臣狐郡公缺名。往祭之,得六七日,又移復如舊。

靑池縣安沿社地分,珥河夜涸一刻餘,至有秉燭捕魚者。

差水軍船艘八十餘往山南處,潛入嘉遠縣,擊前僞賢郡公之子。

二十三日已時,有風起自北方來,盛烈社潭涸一刻餘,珥河水波動盪,船艘沈破,人多溺死。

朝臣劾興化處參議張瑀居官不能愼守職司,致民鳴吿。及阮沆任知縣,未滿一考,憂未畢,潛以金銀妄奏,求爲西京殿陵副,殆甚超越,上付下論罪張瑀,井收阮沆勅命。

王親率諸營將士征順化,不克而還。


甲戌,六年(明崇禎七年)[1634]

春,二月望,月食。

三月朔,日食。

會試天下士人,取合格阮仁著等五名,及殿試,上親策,賜武抜萃進士出身,阮仁著等四名同進士出身。

夏,大旱,禾穀焦枯,人民饑饉,秋始雨。

加禮部尙書兼翰林院侍讀掌翰林院事東閣學士國老參預朝政太保蘭郡公阮實陞戶部尙書太傅致仕。本朝恢復以來,以尙書國老致仕,自實始。


乙亥,七年十月以後,改陽和元年。(明崇禎八年)[1635]

夏,六月,令旨禁戡所該苛刻,及戒飭該勘衙門淹留詞訟,頒布施行凡十二條。

冬,十月,改元爲陽和元年,大赦。


丁丑,陽和三年(明崇禎十年)[1637]

春,正月朔,日有食之。

冬,十月,會試天下士人,取合格阮春正等二十名,及廷試,上親策,賜阮春正,阮折,阮世卿等進士及第,阮有常等二名進士出身,阮滾等十五名同進士出身。

十一月,致仕阮實卒,贈太宰,賜謚忠純,時年八十三。實東岸雲括人。

十二月晦,日食。

遣正使阮惟暁,江文明,副使阮光明,陳沂,阮評,申珪等二部,如明歳貢。命陳有禮,楊致澤,阮壽春,范福慶,阮光岳等往關上候命。


戊寅,四年(明崇禎十一年)[1638]

王親率諸軍往征莫孽于高平地方,屬將夏郡公缺名爲虜所獲,林郡公缺名當陣怯走,伏誅。

冬,十二月,定文武百官行儀,以明等鈒。


己卯,五年(明崇禎十二年)[1639]

夏,四月,申明人命訟事遵如景統六年之制,其犯人止收本分田産及妻子財物,如不足者,許供開犯人父母兄弟田産爲償命錢,不得連捉宗族鄕里,永爲常法。

命工部尙書少博泉郡公阮惟時同阮壽春,阮春正,阮光岳,范福慶等,往關上候命,迎使臣還國。

冬,十二月,太尉崇國公鄭橋奉王旨,申明嚴戒,執法擧行,凡十二條。大抵以詳職司,悅民心為本。


庚辰,六年(明崇禎十三年)[1640]

春,閏正月,會試天下士人,取合格費文述等二十二名。及廷試,上親策,賜費文述等二名進士出身,黃榮等二十名同進士出身。


壬午,八年(明崇禎十五年)[1642]

秋,九月,太尉崇國公鄭橋薨,贈上宰上相,賜謚雄度。

王謀與僚佐,以方今天下紀綱,在公勘詞訟,擒制盗劫,仍差官分治各處,以副都將太保西郡公鄭柞鎭山南處,太常寺卿范公著爲賛理,太保扶郡公鄭櫟鎭山西處,兵部右侍郞阮澄爲賛理,瓊巖公鄭棣鎭京北處,工部右侍郞阮評爲贊理,少尉華郡公鄭榉鎭海陽處,戶科都給事中阮仁著爲賛理,竝同承司釐革前弊,撫安方民。

癸未,九年十月以後,眞宗福泰元年。(明崇禎十六年)[1643]

春,二月,命太保西郡公鄭柞,瓊巖公鄭棣,與賛理右侍郞阮光明,寺鄕范公著,阮名壽等,統領大兵往征順化阮福瀾,襲擊賊裨將勝良侯于中和社,擒獲斬之,及俘獲書記文全子,解納營門,因進軍,直抵日麗海門。

三月,王扶鑾駕進于布政州,駐安排社,料定兵機,授以方畧,時統領諸營,嚴陣以待,會上有旨,以南方暑氣炎熱,難以久留,乃整大兵而還。

賜戶部左侍郞兼徽文院詹事少傅仁郡公尹僖致仕。

冬,十月,詔傳位於皇太子維祐,卽皇帝位于勤政殿,改元爲福泰元年,大赦天下,凡二十七條,尊帝爲太上皇,皇后鄭氏爲皇太后。

會試天下士人,取合格黎致澤等九名。

十二月,殿試,賜阮克紹等二名進士出身,黎廷譽等七名同進士出身。

眞宗順皇帝[编辑]

諱維祐,神宗長子也。十三歳受禪,在位七年,壽二十而崩,葬花浦陵。帝天性沉潛,寛容博厚,有人君之德,六七載間,歳比豐稔,使其天假之年,則漢文富庶之效,同得美稱矣。

甲申,福泰二年(明崇禎十七年,清順治元年)[1644]

夏,四月,太白經天。

是月。命官考顛天下士望,除任府縣等職。

冬,十二月,命太保西郡公鄭柞同督視楊致澤,賛理范公著等,畧定高平地方,進兵設伏,斬得賊裨將一人,俘獲賊黨而還。


乙酉,三年(明隆武元年,清順治二年)[1645]

夏,四月十九日,熒惑入鬼宿,犯積屍。

進封副都將太保西郡公鄭柞爲欽差節制各處水步諸營掌國權柄左相太尉西國公,開謙定府,凡國家庶務,悉委裁決。

五月初一日,王感冒。太保扶郡公鄭櫟,太傅華郡公鄭梣恨不得志,乃稱兵作亂。太尉西國公鄭柞奉旨,協與文武臣僚參議,奏聞于帝,仍吿天地宗廟。初二日,出兵攻討,擒獲逆櫟正身,其逆梣遁入寧江,命太保溪郡公鄭杖督兵躡捕,追及於祝山,俘獲獻納,竝寘諸國法。時賛理范公著,武將陶光饒亦預有參賛征討之功。

赦天下季税之半,又禁人民毋得作匿名書,吹虛傳說,蠱惑人心。

六月,申明勘訟條例,以勉當官廉勤之法,革小民吿訐之風。

秋,七月,禁諸權貴及各該衙門幷二司官不得占取社民戶分,縣官亦不得濫收民錢,其各祭錢米,並隨大中小社,應出有差,以省民費。


丙戌,四年(明隆武二年,清順治三年)[1646]

春,正月二十二日,雨霍,鳥獸多被害。

二月,京師雨電。

是歳,穀大收。

差正使阮仁政,副使范永綿,陳槩,阮滚等同天朝使都督林參駕海往福建,求封于明。時明帝卽位,爲清人所破,明臣再尊立永曆皇帝。明帝因遣翰林潘琦等齎勅書誥命,幷塗金銀印往本國,册封太上皇爲安南國王。明使與仁政等陸行,由鎭南關而回。

時明國大亂,龍州首領趙有湮爲族兄趙有濤所殺,其子有啟求救。於是,命瓊巖公鄭棣進兵太原攻高平,獲趙有濤井家屬,調回京,諭以和睦,遣還本州。

冬,十月,會試天下士人,取中格阮登鎬等十七名。

十二月,殿試,上親御筆賜阮登鎬進士及第第三名。阮曰擧進士出身,范文達等十五名同進士出身。


丁亥,五年(明永曆元年,清順治四年)[1647]

夏,五月,阮仁政等候明使齋封印到關,乃命禮部尙書少保楊郡公阮宜與戶部左侍郞阮壽春,僉都御史同仁泒,戶科都給事中阮策顯,提刑張論道,吏科給事中阮文廣等迎接回京。明使行頒封禮,宣制文曰:「朕惟帝王之興,務先柔遠,春秋之義,獨獎尊王。昔我皇祖,疆理天下,海隅日出,盡入版圔,惟爾安南,獨承聲敎,禮樂衣冠,漸爲風俗,其食國家之恩者百世,貽子孫之慶者數傳,爾都統司黎,賢良夙昭,恭順不懈,宜德服龍荒,而聲馳象魏。當我隆武皇帝御極閩甸,爾獨航海來王,惟國家不寶遠物,臣人亨贄,祇嘉事大之誠,念要荒亦吾赤子,錫社分藩,所謂柔遠以德。朕以神宗皇帝嫡孫,爲四海臣民推戴,纘承大統,撫臨萬方,遠慕唐帝協和之風,近想漢宣兼臨之盛,値玆醜類犯順,爲我薄海同簪,楚蜀之壯士雲興,吳越之義旗響應,滅此胡虜,綏彼四方,嘉爾忠誠,深予眷注,是用遺詞臣潘琦,科臣李用揖持節封爾爲安南國王。鳴呼,葷服奉帝天之命,圭璧餘燕翼之休,君爾國,子爾民,耕桑亦屬帝德,荒服王賓服享,共球無怠前修。朕惟漢家銅柱之封,永綏南服,夏后塗山之會,再見中原,欽哉。」

六月,差官選汰另兵。

秋,七月,差官選閱各處兵民,逐項以定兵額。


戊子,六年(明永曆二年,清順治五年)[1648]

夏,五月,禁民間不得妄冒職爵以避兵役。


己丑,七年十月以後,神宗復位(慶德元年,明永曆三年,清順治六年)[1649]

秋,八月,帝崩,無嗣。

冬,十月,王委世子西國公鄭柞曁文武臣僚等共議,奏請太上皇復帝位,改元爲慶德元年。

神宗淵皇帝下[编辑]

庚寅,慶德二年(明永曆四年,清順治七年)[1650]

冬,十月,會試天下士人,取中格姜世賢等八名。

十二月,殿試,賜姜世賢進土及第第三名,阮文澧進士出身,鄭高第等六名同進士出身。


辛卯,三年(明永曆五年,清順治八年)[1651]

春,著星見東方。

二月,睁明帝幸駕駐蹕于南寧城,有勅諭王,資其兵象糧銃,以助恢勦。

秋,九月,吏部尙書掌六部事兼國子監祭酒翰林院侍讀掌翰林院事太傅泉郡公阮惟時卒,贈太宰,賜謚衡度。

冬,十月,明差官捧齋勅印來,封清王爲副國王,其文曰:「朕惟祖宗肇有區夏,敎誔敷,禮信外藩,以廣國家屛翰。爾安南王黎氏,介在南服,世奉車書,戴德懷忠,欽承靡替,原其所致,則惟爾輔國政鄭橄乃祖乃父,後先同德,匡持翼賛之功,載在譯傳,夙昭國盟,傳至爾榭,功名盛著,夷屬傾心,匡主庇民,克修厥職,朕所鑒知。邇者朕蹕粤西,銳圖光復,憂勤宵旰,五載于玆,今川楚諸勳臣,相次入扈,大師率止,萬竈雲屯,我軍大振。向之環兵入衞者,已經次第引去,而爾鄭橄奉表稱貢,自春徂秋,接踵間關,罔敢廢墜,朕甚嘉之,雖排抑有徒,朕不爲間,是用特崇殊典,晉封爾爲安南副國王,錫之勅印,爾其祇受,以裕來玆,於戯朝廷置外藩,所以撫要荒弘捍蔽,承平則漸濡德敎,戡定則翊賛明威,維翰維城,無分中外,爾懋膺寵錫,務益忠貞,來輔黎氏,永修職貢,作朕南藩,永世勿替,欽哉。」


壬辰,四年(明永曆六年,清順治九年)[1652]

春,三月,黃仁勇謀作亂,伏誅。仁勇以閹人得幸,官至掌司禮監少保郡公爵,賜姓名鄭欖,權祿太重,日益驕縱,陰謀與手下陳仁璉潛養妖人號宣德,唱亂,事覺,下朝臣議,仁勇竟坐梟罪,仁璉,宣德等並陵遲徇衆。

以當郡公陶光饒爲都督,河郡公黎宴爲提督,丁文左,武文允等爲參督,以能識得仁勇等僞情,先啟訴有功故也。

是月,會試天下士人,取合格阮廷正等九名。

四月,殿試,上親制策問以玫事得失,賜馮曰脩等二名進士出身,胡士揚等七名同進士出身。

朝堂等官請進封王世子西國公鄭柞王爵,以合簿家盛典。

秋,八月,進封太尉西國公鄭柞爲元帥掌國政西定王,其册文曰:「皇天純眷命,篤生輔弼之賢,人君重宗工,丕隆尊貴之禮,明徵亶協,顯册載歇啳,惟翊運賛治功臣特進開府欽差節制各處水歩諸營掌國權柄左相太尉西國公鄭作,天性聰明,世臣聞望,昔成祖纘太王,佐先皇經營大業,力整乾坤,時師父承考志翊朕躬,恢復洪圖,功蓋宇宙,講素得傳家文武,任獨當監國元良,畧定群方,匡天下多其力,圖回庶政,安社稷,茂厥勳,望允孚四海之心,位宜冠百僚之首,特遣禮部尙書知經筵事兼國子監祭酒少保楊郡公阮宜持節齎捧金册金璽,榮封爲元帥掌國政西定王,尙其祇膺重眷,恪謹令名,忠孝做十分,在己勉全箇道,壽康兼五福,惟王丕衍億年,扶皇家有永之基,保宗社無疆之美,王其欽哉。」


癸巳,五年二月以後,改盛德元年。(明永曆七年,清順治十年)[1653]

春,二月,彗星見東方,大赦,改元爲盛德元年。

夏,六月,定天下衣服,長濶有差,許文自科道,武自郡公靑吉衣,竝用覆後,其餘不得妄僭。


甲午,盛德二年(明永曆八年,清順治十一年)[1654]

是時,吏部銓除內外各職,付下朝臣議,凡預士望三場合格者,及功臣子孫,並得錄用,間或超澄,未及格者,一切停罷。


乙未,三年(明永曆九年,清順治十二年)[1655]

春,正月,陪從禮科給事中桂海子黎仕澈,工科給事中壽桂男潘兼全等,請替差左右二鎭營督同官控禦邊方,倂頒給士卒糧食。

三月,命鴻臚寺卿桂林男陳玉厚爲左鎭軍營督同,禮科給事中東河男武良爲右鎭軍營督同。

夏,四月,順化阮福瀕自稱太尉勇國公,使其徒順義,軔武等襲擊左鎭屬將茂郡公范必全于布政州,破之,必全以州降賊,因乘勢進攻左鎭進郡公黎文陡,右鎭東郡公黎有德等于奇華之河西,文暁率本部力戰,足中飛碑,勢不能敵,乃與有德退走,盡棄其船艘象馬器械銃碑粮儲。是日,文暁,有德幷二營屬將走出眞福安場'賊徒侵入石河地方。次日,文暁,有德再率屬將進入,駐營于石河大奈,爲守禦之計。

五月,召黎文暁,黎有德與其屬將赴京,行至途中,文暁痛跡而卒。

六月,論敗衂罪,追收黎文暁勅印兵民,貶黎有德爲都督僉事,屬將黎時憲,鄭丙等,並罷職爵,收民禄,黎文暿,武百福等黜爲另兵,黎文暿充軍,贬督同陳玉厚爲尙寶寺卿,武良爲工科給事中監護,武自快爲乂安處參議。以布政人阮必趣不從范必全向賊,堅守臣節,許陞職爵。

是月,命太保溪郡公鄭杖爲統領,陪從吏部左侍演壽伯阮文濯爲督視,吏科都給事中義江男阮性爲副督視,領屬將十八員直抵乂安南河地方,進討順化。

時有官劎銀色化爲銅色,范公著謹啟:「以爲此亦異事,不可以爲常而忽之,今天下習尙文飾,兵土饑渴而不知恤,徒以金銀飾於軍器,專務奢靡,以致化爲銅色。意者天心示使之速改,以爲實事也。恭乞因此改之,削去銀飾,以備軍糧,務爲銷漆,以實軍器,亦可以應是祥,而做好兵事,奮揚武衞也。」

秋,八月,鄭杖領大兵進至奇華河西駐札,左次樂川,賊兵薄之,諸軍敗走,盡棄軍資器械,賊船八奇羅海門,武文添移船出駐于丹涯海門,賊船入南界海門,阮有勅望風而走,黎仁厚且戰且却,鄭杖與諸將走至眞福安場地方駐營,又分兵屯於北河,自義烈至丹涯海門,以遏賊兵。時鄧明制之子明則降于賊,賊遂乘勢至天禄彬舍地方,南河爲之騷動。

是月,王奏帝,命西定王鄭昨親率諸營將士進討賊徒。

九月,大兵進至乂安處,次于眞福安場。

論樂川敗衂罪,斬羅德代,阮興讓,絞謝世保,罷鄭硌,黎有禮職爵,眨鄭杖爲都督同知,又以舍吏杜公魁,陳有財看戰衔私,以過爲功,並刖指,又論水道功過,以武文添爲左都督,復仍張得壽爲程郡公,眨阮有勅職爵。

冬,十月,命左都督寧郡公鄭機爲統領,陪從僉都御史鳳池男黎廷譽爲督視,監察御史鄭世濟爲副督視,都督同知當郡公陶光饒爲督率陪従,戶科都給事中壽嶺伯潘與造爲督視,監察御史阮佐相爲副督視,都督僉事東郡公黎有德爲督率,陪從工科給事中壽桂男潘兼全爲督視。復遣左都督巄郡公武文添督率水軍,以吏部右侍郞壽林男楊湖爲督視,分道討賊,進至奇華地方,賊兵自退。

十一月,鄭㯀,陶光饒,黎有德等回兵于安場,西定王令諸將班師回京,留武文添爲鎭守,楊湖爲督視,陶光饒爲屯守,潘興造爲督視,領所屬諸將,駐營于眞福安場,又差屬將提督(山寧)郡公申文觥,參督賴郡公閔文蓮,該隊阮如珪,黎文進,黎文暿嘻等,屯接武 社名,朗郡公賴世時屯明良社名,控禦賊徒。

十二月,以鄭镟爲少保,開營號左翊內軍,頒營印。


丙申,四年(明永曆十年,清順治十三年)[1656]

春,正月,申文觥,閔文蓮,阮如珪,黎文進,黎文嘻等爲賊所襲,敗走,賊兵乘勝,再出三制江,夾擊官兵,武公桄先登,夾陣カ戰,破賊,黎仕厚接救,併力射中賊象,武文添使范公勝登岸夾射,斬得象牙。是月論功,以仕厚爲提督,公桄爲參督程富侯。

命少保鄭㯀統領諸將,鎭撫乂安,武文添,陶光饒等並屬焉,以吏科都給事中吳士榮,兵科給事中武榮進爲督視。

夏,五月,賊入南界海門,襲撃黎仕厚,阮有勅,裴仕良,蔡伯秩等皆敗走,棄其船艘銃磾器搣,賊遂入丹涯海門,文添等力不能敵,亦棄船走,賊奄至,圍陶光饒于石河香僕。鄭镟督諸將進至,排陣奮撃,見賊勢大張,樵以本命旗授與督視楊湖,湖忠氣激烈,先自乘象,揮諸軍直進,搲督騎兵衝撃。於是,光饒等大開壘門出戰,賊敗走,官軍夾撃于大奈地方大奈社名,屬石河縣,追殺甚多,收得象馬器械銃碑,不可勝數,璇再率屬將回駐安場。

閏月,論大柰功,封鄭槻欽差節制屬水歩諸營兼行下撫治乂安道副都將太尉寧國公,開揚威府。督視楊湖爲工部左侍郞壽林伯,吳士榮爲光禄寺鄕理海侯,潘興造爲太僕寺卿壽嶺侯,武榮進爲戶科都給事中麗海子。擢陞陶光饒爲少保,黎時憲爲都督同知,黃義轸,閔文蓮爲都督僉事,鄧世功,黃義膠,丁文左,黎文進,陶世僵,黎文隆,枚文孝爲提督郡公爵,阮授,譚景堅,鄭樘爲提督,吳文仕,黎登任,黎公朝爲參督,賜阮有佐郡公爵,以楊瓊,阮世濟,阮進堅爲署衞事。

又論退却罪,貶武文添爲右都督,阮文宴爲參督,並收兵民之半,罷阮有勅職爵。黎仕厚,張得壽,阮德揚,杜澧,以力戰旣久,孤軍難支,免罪。追論陣亡,贈尹能爲都督同知漕郡公,准給祭田民禄,立祠祭祀。贈裴仕良爲參督壽郡公,蔡伯璋爲署衞事演郡公,阮文繡爲提督通郡公,並給祭田民祿祀事。

以西定王世子鄭根爲副都將太保富郡公,開營號佐國營,頒佐國將軍印。次子鄭棟爲少傅武郡公,開營號中匡軍,頒營印,鄭榩爲少保雲郡公,以鄭欐爲副都將太保壽郡公,鄭𣘀爲副將少尉晋郡公。

六月,命佐國營副都將太保富郡公鄭根統領諸將,往乂安處,協同寧國公鄭㯀討賊。十八日,進至安場駐營。以太僕寺卿潘興造,禮科給事中勇川男陳文選爲督視。

九月,命太保壽郡公鄭權爲統領,刑科給事中梁誼爲督視,少傅武郡公鄭棟爲督率,戶科給事中馮曰脩爲督視,各率所屬往乂安接應。

冬,十月,會試天下士人,取合格阮廷柱等六名。

十一月,屯鎭諸軍竝進,過南河,寧國公鄭镟屯兵于廣勸,太保富郡公鄭根駐兵于抜擢廣勸,抜擢,二社名,属天祿縣。各令諸軍淡壤築錢分守要處,密差人偵探賊情,洞知虛實。時節制鄭㯀,恃功負氣,陰懷異心,日夜撫養將士,糜金散玉,無有限度,乃自帶兵回安場統領官一昆都將太保富郡公鄭根揣知其意,亦領諸軍回扶隆社名,属興元縣,繕脩營壘,以觀動靜。

十二月,殿試,賜阮廷柱等同進士出身。


丁酉,五年(明永曆十一年,清順治十四年)[1657]

夏,四月十六日,大元帥統國政上主師父功高聰斷仁聖清王薨,追尊封爲誼王,謚隆緒。

時鄭㯀逆謀旣露,其手下鄭搬,張得名恐禍及己,先遁降賊。由是ぜ卒解散,一時屬將皆趨附于佐國營。㯀無計可施,遂使人將本部象馬器械獻于軍門,且有乞憐之情。統領官太保富郡公鄭根因借以古今順逆事理曉之,且曰:「事已如此,自當詣闕待命。」㯀聽之心懼,自度不能免,乃勉靈京。於是,付下廷臣翰問,盡得其狀。王以霊親,不忍加誅,遂奏請安置獄中。

先是,鄭㯀陰圖不軌於內,又有阮孽憑陵於外,人情洶洶,國歩艱屯,于時,統領官副都將太保富郡公鄭根妙謀雄斷,鎭服群心,故能杜惡逆於將航,殄寇攘于孔熾,使人心不揺,國家寧靖,泰磐之勢,從此益固矣。

五月,以黎時憲爲右都督,罷吳士榮職爵,以時憲能棄鄭镟,先附佐國營,而士榮爲督視,不先啟訴也。

以黃義膠爲都督同知。是月,賜統領官副都將太保富郡公鄭根兼撫治乂安處,添差潘兼全爲督視。

六月,統領官副都將太保富郡公鄭根差黎時憲,黃義膠,鄧世功等各領諸軍,分道渡河。時憲出正道,左則義膠,右則世功,竝進撃賊徒于南華地方南華,社名,属清漳鯀。時憲,義膠纔一交鋒,破得賊壘,諸軍爭功深入。行伍造次,各爸奔潰,賊乘勢追至河邊,統領官副都將太保富郡公鄭根差內候兵縱射,賊因退却,鄧世功在右支橫射拒戰,枚文孝,黎仕厚等亦差水兵上岸救應,賊遂敗走。

秋,七月,論南華陣戰功,許陞職爵有差,以鄧世功爲右都督,枚文孝爲都督同知,阮授,高才,黎仕厚並爲都督僉事,吳文仕,阮進堅,阮德揚爲參督,賜黎公朝爵抜郡公,譚景鍉爵進郡公,阮如珪爵覇郡公,復仍鄭丙舊爵浦郡公,黎狐爲提督,裴仕禎署衞事。

九月,大風雨,抜木折屋,清華及山南下畔諸縣人民陷沒,禾穀盡偃。

史部尙書知經筵事兼國子監祭酒少傅楊郡公阮宜卒,贈太傅,賜謚恭懿。宜與父實同時進用,居官醇謹,仕歷貴顯,獨尙清約,敦賢業,時人莫不敬仰焉。

冬,十月,加統領官副都將太保富郡公鄭根爲太傅,鄭楝爲少尉。

十一月,推恩文武百官,各陞職二次,爵一次。


戊戌六年二月以後改永壽元年。(明永曆十二年,清順治十五年)[1658]

春,正月,以阮性爲佐國營參視,鄭登第爲副參視,與陳文選,潘兼全並協同參贊軍務。

二月,改元,以是年爲永壽元年,大赦。

夏,五月,時天下錢幣,日用官民出納買賣,循習相效,揀擇太過,至是始禁,自今不得揀擇,其買物者亦不得雑用鉛錫破缺錢,自是財貨通融,公私俱便。

時用兵日久,用度煩費,令天下入粟,各以多少除官有差。

六月,瓊榴仲洽册郞公僅陰懷異志,潛引賊徒間行山腳至東城,陽洽,方民騷動。統領官富郡公鄭根差黎文暿,劉世賡等攻破之,公僅後復屯聚,再差范晟,譚景楷等率兵擒獲,檻送京師。

秋七月賊渡河侵輿元美裕阮有佐以寨兵少不敵敗走,黎時憲率所屬將校合戰,賊衆退還,溺死甚多,乃罷阮有佐職爵。

八月,論陽洽功,賜黎文嘻爵海郡公,以劉世賡,黎克惊竝爲參督,范晟爲提督,譚景楷爲參督。

是月,賊渡河,過南塘,白塘,陶光饒率兵禦之。時黃義检往討賊於東城而回,遇賊不能救應,論罪絞死。

冬,十月,命官考觀天下士望,取優等阮聂,鄧惟精,武惟斷三名,中項黃直等十九名,並賜銀衣,除任內外各職有差。

十一月,命陪從阮能紹爲佐國營參視。

十二月,統領官太傅富郡公鄭根差督率陶光饒領黎時憲,鄧世功等,同副參視鄭登第分道進討賊徒于香山循禮地方,諸道鼓行而前,與賊交戰,賊徒敗走,大致克捷,鄧世功遲緩在後,獨無所得。


己亥,永壽二年(明永曆十三年,清順治十六年)[1659]

春,閏正月,論循禮功,以陶光饒爲副將少尉,開營號左匡軍,頒營印,鄭登第爲鴻臚寺卿禮狐子,黎時憲爲少保,丁文左,譚景堅,陶世僳,黎文登並爲都督同知,其餘陞職有差。贬鄧世功爲都督僉事,以其逡巡不能救應接戰故也。

二月,會試天下士人,取中格黎軾等二十名。

夏,四月,殿試,賜阮國稹,阮文璧,阮文實等三名進士及第,枚仲和等二名進士出身,范維質等十五名同進士出身。

六月,阮德揚有罪'伏誅。德揚屯守江岸,與賊通同販賣,事覺,處斬

九月二日,尊封元帥掌國政西定王爲大元帥掌國政尙師西王,其册文曰:「謹虞后以圖幾,思底泰和之治,髖周官而錫命,盍稽尊貴之文,穀旦載蠲,芝綸誕播,恭惟翊運賛治功臣元帥掌國政西定王鄭柞,英雄冠古,忠厚傳家,肆朕躬恢復輿圖,內修政事,外攘夷狄,賴主帥匡扶宗社,功蓋宇宙,德配乾坤,名允溢國中,位宜居王上,特遺特進金紫榮禄大夫エ部尙書潁川侯阮厚眷持節齋捧金册金璽,進尊封翔運賛治功臣大元帥掌國政尙師西王,尙其祇膺重眷,恪愼令名,惟賛皇圖永永萬年,益衍王業,綿綿億載,王其欽哉。」

冬,十月,上親試東閣,取中格阮登鎬,胡士揚,阮詹,范維質,裴廷員等五名,除東閣大學士,學士,校書等職。


庚子,三年(明永曆十四年,清順治十七年)[1660]

夏,四月,禁大臣文武及諸營奇將士不得托以他故,捉人畿內。

五月,詔修閱戶籍。

參從楊致澤,范公著等上言:「鄕試券場什物供頓,當從簡約,以省民費。」又上言:「以爲,理國之術,曰文與武,致治之道,信賞必罰。其武將當折衝禦侮,以衞國家,如能嚴明約束,用命效力,以成事功,則隨功次等第論賞。儻或逗遛恇怯,行師失律,則論以軍憲,這此勸懲常典,最己甚嚴,其文臣當致君泽民,以餉治平,如能愼守廉勤,履正奉公,以稱職司,則隨政績優次奨賞。儻或奉行事務,及勘問詞訟,間有不改前非,而枉法受賂,稽留逾期,勘斷失當,相結朋黨,偏爲恩義,聽受請託,多行冗弊,以致蠢政害民,輕者以貶罷論,重者則依軍憲論,以革弊風,翳國典。」上從之。

是月,禁益兵取細弱及省減戶分表牌各役。

秋,八月,化州阮福瀕使其黨順義,昭武等渡河侵美裕{{annotate|社名,属興元縣。鄭𣜰敗走,鄭樑整兵禦戰,其弟鄭榶陣亡,賊因逼至華園社名,統率鄭棟使黃義膠等接戰破之,賊溺死者甚衆,退據南河。

是月,命閔文蓮,鄭榔,鄭世卿等各率本部兵往父安處,屬統領官,聽隨差撥討賊。

是時,賊勢猖狂,阻河對壘,統領官富郡公鄭根特出勝算,先爲形兵之勢,使賊不知所備。

九月十一日,仍差屬將黎時憲,黃義膠與參視陳文選,瀋兼全等各領將校,分爲二道,黃義膠等由陰功社名,属興元縣。巡渡河而進,黎時憲等渡會統海口而進,並期夜半進討。黎明,統領官富郡公鄭根親提大兵登勇決山,整排陣勢,堂堂耀威,震武相機,分差接戰。時義膠,兼全等先渡河,分遣所屬阮德忠,譚景楷等往攻賊將昭武,相持於悔扛處,白率將校,進破賊壘,直抵安樂山,先鋒陳公栢力戰死之,武百福,黎文暿,劉世賡等,望見退走,丁德潤,阮德潤,阮璜陣前戰死,賊乘勢四面合圍,于時,統領官富郡公鄭根迅差麾下陳進朝,吳廷椿,杜曆,高曛等各率所管內候兵進撃,又差水兵各隊進過江岸,向賊連射,ボ已至申,賊徒敗走。時時憲,文選等渡會統海口,由宜春左澳社名而進,奮撃賊徒,屬將閔文蓮陣亡,枚文孝,鄭榔,范晟,楊環,鄭世鄕等兵稍却,時憲,文選等勵兵直進,破逆雄壘,放火燒其營寨,馳至花園属宜春縣,賊徒望風奔潰,所獲象馬器械不可勝計,賊收其散卒,退守宜春 縣名。

是月,追贈閔文蓮爲少保,陳公栢爲右都督鄧郡公,丁德潤爲提督翊郡公,阮德潤爲提督恩郡公,阮璜爲參督堅榮侯,並追封爲福神,立祠祭之,表其陣亡也。貶枚文孝爲都督同知,鄭𣔆爲提督,范晨爲參督,楊瓊爲署衞事,罷鄭世卿,黎文暿,劉世賡職爵,斬武百福,並治其退走之罪,而百福尤甚也。

先是,賊黨方熾,官軍久與賊相持。於是,統領官富郡公鄭根會諸將議曰:「我以國本,受委專征,家幹國權,一爲己任,乃于茲六載,未底盪平,我心耻之,爾等有何計策,其悉敷陳。」諸將皆曰:「明公所命,敢不遵承,然動出萬全,無逾明公勝算。」頃之各趨出,公栢獨後,再請入見。統領官富郡公鄭根召詣密室,栢因進言曰:「今欲破賊,自非赴蹈湯火,出入危險,何以成取勝之功,若人人誇說虛辭,鮮克有濟。」統領官富郡公鄭根曰:「汝意欲何如。」栢曰:「吝山在宜春縣乃必爭之地,先得吝山,則賊易破矣。」統領官富郡公鄭根曰:「我嘗登勇決山,熟觀形勢,每屬意於此,今汝所言,正掌中火字也。」栢因請爲先鋒,統領官富郡公鄭根嘉其志而許之。及大兵渡河,栢獨先至吝山,賊見兵寡,悉衆圍之,栢冒刃決戰,尋遇害。栢爲人峻烈,然慷槪有膽畧,時人莫不惜之。栢,懿安添祿人,姓陳,奉賜姓鄭。

冬,十月,命鄭據與陳良儒,黎尊,鄭樸,鄭威,范福添,鄭楦,高噸等往乂安,屬佐國營統領官,聽隨差撥討賊。差黎仕澈爲佐國營參視,鄭世濟爲副參視,胡士揚爲中匡軍營督視,申璿爲左內營督視。中匡鄭棟営號,左內鄭掳営號。

令天下築千里路,以便往来。

十一月十七日,統領官富郡公鄭根差屬將黎時憲,黃義膠,參視黎仕澈,阮能紹等分道討賊。時憲,仕澈由海岸經剛,澗地方社名,屬宜春縣而進,義膠,能紹等由陸道經嚨,鄒,幔,長地方社名,屬天祿縣而進。又令諸道統率,督率各整本屬兵,晝夜効力奮迅,四面攻撃,金鼓震天,賊勢紛紛紜紜,不知措手。十八日,時憲,仕澈等破賊於安恬地方社名,属天祿縣。十九日,時憲,仕澈,義膠,能紹等會兵進撃,復破賊黨於芙蒥上社名,天禄縣,將士乘勝奮撃,又大破之,斬賊首級者甚衆,收得賊象馬器械不可勝計,賊敗衂遁走,盡復南河七縣。是日,統領官富郡公鄭根預馳捷牌來獻,其畧云:「玆者仰仗天威,奉遵廟算,本月十七日,分差將士由二道進撃。十九日,大戰賊徒于天禄地方,三軍奮ヵ而爭先,逆賊望風而奔潰,斬賊首級,俘賊兵率,獲賊象馬,收賊器搣,來獻軍前,不可勝敷。今當提大兵直進,乘勝長驅,預先奏捷以聞。」捷至,王大喜,奏聞于帝,群臣皆朝賀。

二十一日,統領官富郡公鄭根親督統率,督率及諸道兵,直進長驅,至日麗海門休兵,會同諸將論叙戰功等級,具以上聞。

追論陣亡,贈都督僉事廣郡公陶世權爲少保,給祀事民,立祠享祭。世僊,慈廉玉軸人。

十二月,命阮國德,阮公璧,范維質,阮宗澧等捧齋金册,卽軍中,拜統領官副都將太傅富郡公鄭根爲欽差節制各處水歩諸營兼總政柄太尉宜國公,開理國府,頒銀印,其册文曰:「渉帝位以臨民,丕闡太平之治,若王彝而錫命,允稽尊責之文,榖旦載蠲,芝綸誕揺,啳惟奉差統領副都將太傅富郡公鄭根,性兼仁厚,才挺英雄,肆予賴主帥,上輔德,下爲民,保國家益延厥緖,嘉乃以王嗣,文附衆,武威敵,安社稷宴大其功,望咸孚率土之心,位蓋冠諸公之上,特遺參從禮部尙書燕郡公范公著持節齋捧金册銀印,加榮封爲理國府欽差節制各處水歩諸營兼總政柄太尉宜國公,爾其恪遵成命,茂建殊動,監國撫軍,這大小事欽關決,廸毅登辟,擧內外效底治安,以答予心責成之重,副王父委寄之隆,斯益衍皇圖鞏固之長,保王業綿洪之大,爾其欽哉。」


辛丑,四年(明永曆十五年,清順治十八年)[1661]

春,二月,節制太尉宜國公鄭根振旅還京,留陶光饒爲鎭守,黎仕澈,胡士揚,鄭時濟爲督視,領諸將屯于奇華,河中地方。

三月十八日,節制太尉宜國公鄭根進至清華大慶府,以會試期在適,預差屬將黎時,黃義膠與參視潘兼全等先進赴京,以及試期扈從。二十八日,太尉宜國公鄭根至京,詣殿庭拜謁,帝歡悅,慇憩獎勞。及詣府中,拜見王父,王大喜,慰以衝冒霜雪多年,勦除逆賊,收復境土,不負委寄之重。

會試天下士人,取中格陳春榜等十三名,及殿試,賜鄧公頊,陶公正,吳珪三名進士及第,陳春榜,黎致平二名進士出身,黎仁傑等八名同進士出身。

夏,四月,論平賊收復境土功,陞黎時憲爲副將少尉,開營號左中軍,頒營印,黃義膠爲副將左都督。又以陳文選,阮能紹,潘兼全等參謀籌畫有功,陞文選爲御史臺都御史川郡公,能紹爲御史臺副都御史陽郡公,兼全爲吏部右侍郞瑞郡公。又以黎仕澈奉差參視有功,陞爲戶部左侍郞桂海侯。其餘屬將黎文隆,黎文進,劉世賡,陳公衞等二十六員並陞職爵,賞給民祿有差,又以鄭楝,鄭梭奉差統率分守要道有功,陞鄭棟爲太傅,鄭樓爲少尉。

六月,加戶部尙書兼翰林院侍講掌翰林院事少保抜郡公揚致澤爲吏部尙書國老太保致仕。

命朝臣申制公位文武百官品服行儀器用。

閏十月,尙師西王以賊福瀕雖散敗逬回,尙未投降約款,乃親扶皇上大駕親征,委節制太尉宜國公鄭根董兵直抵日麗海門,差副將少尉陶光饒爲統率,副將少尉黎時憲,左都督黃義膠等並爲督率陪従,黎仕澈,鄭時濟,申璿等爲督視,分三道進討。


壬寅,五年九月以後,萬慶元年。(明永曆十六年,清康熙元年)[1662]

春,盛烈社陂水涸一刻餘。

二月,詔班師。時阮福瀕依險固守,大兵按臨日久,糧食頗匱,且熱氣方蒸,久留不便,乃論諸將班師而還。

三月,車駕還京,又以高平莫孽聚兵于七泉,震動方民,乃命副將少尉雲郡公鄭棱爲統領,僉都御史馮曰脩爲督規,領兵進討,賊黨聞之迯走。

東閣大學士阮登%罷。鎬以文章名,然性行非常,居官好異,不愼職守,以是罷。

夏,五月,命參從禮部尙書兼東閣大學士少保燕郡公范公著監守國子監皂隸民奉事。時國學殿堂宮墻內外,率多榛漏,公著増加修理,制度規模,稍復輪奐。又於月朔望大會諸生,肄習課程,自是儒風益振,人才多有成就焉。

副將左都督黃義膠卒。義膠以世家名將,忠義智勇,奉差留屯日久,累破賊陣,有功於國,至是卒,年四十,贈太保,賜謚勇#,褒封爲福神,立祠享祀。義膠,金洞黄雲人。

命陪從胡士揚等往關上接北使。

秋,七月,致仕楊致澤卒,贈太宰。

八月,天雨,久不止。

九月,帝感疽疾,詔改元爲萬慶元年,大赦。時帝疽氣未愈,因旨諭尙師西王曰:「前日因宗嗣末廣,取別姓人維䄚立爲皇太子,玆因慮後事,上畏聖祖神宗在天之靈,不敢以大位輕付他人,其維䄚應廢歸母姓,玆嫡子維䄔,年方九歳,漸已長成,尙賴王翊賛成就,以承大統,慰臣民之望。」王以事關重大,乃命文武百僚並入丹墀待命,因委參從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少保燕郡公范公著,右都督兼太監沛郡公黎曰登,框郡公黎登進等入御寢所,面受頤命。上嘵諭款曲再三,如前諭旨,公著等具以其事復于王。於是,王與群臣尊立皇子維䄔爲皇太子,廢維䄚爲庶人,歸母姓。

復命胡士揚與翰林待制阮名實等往關上候命。

二十二日,帝崩。

僉都御史馮曰脩枉法受賂,事覺,絞死。山西承政使郭同德亦以賄賂罷職,辭逮同知府張文嶺,由任國威日受賂處死,文嶺年七十餘,亦寘于刑,時人莫不憐之。

冬,十一月,皇太子卽皇帝位,大赦,以明年爲景治元年。詔曰:「蓋聞天道運於上,必宣氣布澤,以成品物之亨,君位陟在初,必施惠行慶,以播邇遐之吿,會通允協,聞見普同,我國家立國以仁,得民有道,太祖高皇帝武以定,文以守,藉賢臣而恢創業之宏謨,列聖皇帝仁以結,禮以維,資碩德而保守成之丕憲,雖一厄時遭屯五,然重興運正泰初。莊宗裕皇帝,中宗武皇帝奮起義旅,收復京城,而尊立帝室,全資世祖太王之神謀睿算。世宗毅皇帝,敬宗惠皇帝克濟大業,光宅區夏,而翊扶正統,多賴成祖哲王之聖德文功,烈謨増賁于前,基緖永垂於後。逮我皇父,誕膺駿命,嗣守鴻圖,上承聖祖神宗創守之規,恪遵紀律,前賴文祖證王扶持之力,興起治功,中正德欲進乾剛,高明學益資頤養,宴賴大元帥掌國政尙師酉王薰陶成就,而致其德之純,曁欽差節制各處水歩諸營兼總政柄太尉宜國公輔弼彌縫,而成其政之美。四十四年無爲而治,億兆百姓咸遂其生,玆適倦勤之餘,念以託孤之重,幸賴大元帥掌國政尙師西王德昭忠聖,力茂保衡,允節制府准大臣文武百僚等請尊立朕卽皇帝位。朕居諒陰,自以幼冲難當負荷,然念宗廟大器,社稷重寄,弗堪辭遜,惟謹遵承,廼於本年本月日卽皇帝位,大赦改元,以明年癸卯爲景治元年。尙賴大臣文武百官明勗交修,轄成厥德以膺天地祖宗付畀之重,以慰內外臣民視聽之情。於戲五位光登,玆布清明之政,億年卜歷,佇锦長久之圖,布告邇遐,使皆聞見。

命胡士揚,阮名實與戶科給事中嘉壽男阮廷正等往關上接使,領受北朝頒賞銀幣等物,幷勅諭文。十二月,奉齎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