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记全书/本纪卷之十八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纪卷之十七 大越史记全书
本纪续编卷之十八 黎皇朝纪
本纪卷之十九 


敬宗惠皇帝[编辑]

讳维新,世宗次子也,在位二十年,寿三十二崩,葬华峦陵。帝容貌雄伟,继体守成,而天下晏然,然偏听邪谋,致有不祥之事,良可悲夫。

庚子,愼德元年十一月以后,弘定元年。(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

夏五月,大水。

是时,太尉端国公阮潢阴使蓟郡公潘彦、壮郡公吴廷峨、美郡公裴文奎等谋反。平安王与诸臣方议征讨,潢欲售私计,托为请兵追撃,遂大烧营寨,潜回顺化。此时国内扰攘,人心揺动,王乃翊扶皇上回銮,以图固本。

时潘彦、吴廷峨、裴文奎等引兵附莫,招安城市。既而彦疑文奎有异谋,乃使人射杀文奎于江中。彦自称为节制郢国公,廷峨称为太保花郡公,彦弟缺名。称为前歩营琼郡公,用莫乾统年号,牌示禁止。文奎妻阮氏年欲为夫报雠,泣谓本军曰:“有能竭力报恩,杀得彦者重赏。”彦闻之大怒。六月朔,彦发军至黄江交战,文奎妻兵射杀彦于江中。

平安王遗佥都御史嘉禄子黎义泽斋书于广南太尉端国公阮潢曰:“大臣与国,义同休戚。舅以国言之,则累世勋旧之臣也;以家言之,则亲亲之义也。顷以伪莫僭干,国运遭否。先祖太宰兴国昭勋靖公兴国公阮淦乃平安王之外祖,故亦称先祖也。首唱大义,翊庄宗皇帝于崎岖之间,名分复正。先祖即世,先考明康太王当国重寄,以舅肺腑之亲,委以顺广二处,舅自受命,抚安方民,寔有其功。先考上宾,甥掌兵政,仍舅旧职,累书催督财赋漕运,以济国用,舅每以海道艰阻为辞。及京城既复,天下既定,舅始从容就道,朝廷优加管河中一府及山南上伴七县,授以右相,意欲舅与左相荣国公黄廷爱左扶右持,以济中天之业,安南国之民。比者逆臣潘彦、裴文奎、吴廷峨等萌心背叛,称兵犯顺,甥方与舅料理兵事,追剿逆党,不期舅不待命,私自擅回,骚动方民,不知本舅意耶,抑误听彼计耶。兹裴文奎、潘彦互相攻击,俱被杀戮。乃知天道昭明,祸不旋踵,舅亦知之矣。事既如此,舅果能超然觉悟,追悔前咎,思先祖之勋业,当使人奉书诣行在拜禀,督集财赋,以供国用,则以功准过,朝廷自有典宪。而舅之前日勋业,得以复全,累世勋名事业,永永不替。若其不尔,则以顺攻逆,朝廷用兵有名矣,舅之名节当如何耶。舅在兵务,常以经史留心,其审思之,毋贻后悔。”义泽行至境内,揣知潢素多谋,自贮诏书于筒,置于野外丛处,使舍人移来。潢闻之,谋夺诏书,图辱使者,夜令勇士就于住处,劫夺囊橐,罄尽回看,不见诏书。又使就于住馆悉焚之,潢以为书文尽焚于烈焰之中,明日亲率将佐,整饬象马仪卫来迎,望见义泽两手捧书而至,乃自骇愕,顾谓将佐曰:“天生主将,朝廷有人。”自是无复有睥睨之志。

东土人伪威武侯缺名。率本道兵船艘三百只,自称海阳大将。莫宗亲伪祁惠王招山南兵,自称南土节制。

时莫茂洽母伪称国母,代居尊位。莫氏宗室及馀党前避山林者,至是与茂洽长子缺名。并赴京拜谒。茂洽母使人迎敬恭,自推恩赏,上自官员,下至庶民,不拘新旧勋劳,各封为都指挥使、同知、佥事、左右校点等职。

秋七月,敬恭在关门,发行至武宁市桥,吴廷峨等各率本属县兵往迎之,敬恭皆仍其爵。于是天下官员将士共迎敬恭至京师。

时帝在清华,留镇郡公郑林扶驾,遣尚父平安王出兵拜顶处驻营,伪云郡缺名。来降,令饶其罪。

八月,进兵出长安,捉得茂洽母在中都城,船出喝门,直进至京。莫兵大败,溺死者不可胜计,由是尽复京城。数日,潘彦弟琼郡出首,亦饶其罪。时伪西道将涯郡缺名、高郡缺名据兵于日昭地方,夜时大兵潜至日昭营,涯郡惊走,收获船四十只,象七只,来献军门,王大喜。

九月,捕得吴廷峨于天德江,献营门,令斩之。伪威武侯、南阳侯缺名。将船二百只至青池县翁莫处与官军交战,大败。威武侯走据海门,禁遏咸盐买卖。

冬十月,平安王差海郡公阮廷伦领兵南征,船至黄江口,与南阳交战,败走,弃船四十馀只,收兵回京。王大怒,遂罢其职。

十一月,大赦改元,以是年为弘定元年。

立浮桥过大江于翁莫津。

十二月,杀万郡公缺名。在草津。

莫敬恭走至金城县,使南郡缺名。据南昌县,立营寨,水歩日夜巡守。南郡傻威武侯,取其粮食。山西将涯郡、高郡等避居大同,土官阴毒杀之。


辛丑,弘定二年(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

春正月,平安王大兵进发,与贼党南阳交战。官军前锋振郡公缺名。亡于阵,会贼党南郡、峨郡俱死,官军大胜,收获船艘妇女牛畜财物以千数。还京,枭南郡、峨郡二首于长安,以令众。后又擒得南郡季弟漕郡、渭郡来献军门,悉斩之,令下招安,人民悦服。

三月,平安王差兵略定海阳,莫敬恭闻之,自弃兵马而走,大兵进至,悉焼毁营寨而还。

夏四月,擒得伪勇郡,诛之。勇郡,青池人也。

天雨石。

五月,修筑堤路,自彰德至美良,以待迎接乘舆。

秋八月,帝自清华进至京师,登御正殿,有黄龙之瑞。

冬十一月,始开鄕试科取士。

十二月,命登郡公阮启领兵略定山西、京北地方,明年二月还京。


壬寅,三年(明万历三十年)[1602]

春二月,会试天下士人。取中格阮登等十名。及廷试,上御敬天殿亲策。赐阮登等二名进士出身,阮珙等八名同进士出身。

闰二月,大同土将淳郡公缺名。来降。

三月,天雨雹。

夏四月,俘获伪惠武王,槛送京师斩之。

是月望,月有食之。

秋八月,平安王观兵于草津。


癸卯,四年(明万历三十一年)[1603]

春三月,月中有黒子三点。

夏四月朔,日有食之。

清沔人夜入殿中,坐于龙椅,命斩之。

是时,平安王疑登郡公阮启有异心,命内监岳郡公裴仕林械系之,按验无賍,一年乃赦。


甲辰,五年(明万历三十二年)[1604]

春,会试天下士人,取中格邓维明等七名。及殿试,赐阮世标等二名进士出身,邓维明等五名同进士出身。


丙午,七年(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

遣正使黎弼四、副使阮用、阮克寛等如明,进谢恩礼。又遣正使吴致和、阮实、副使范鸿儒、阮名世、阮郁、阮惟时等二部,如明歳贡。


丁未,八年(明万历三十五年)[1607]

春,会试天下士人,取中格吴仁澈等五名,及殿试,赐刘廷质进士出身,吴仁澈等四名同进士出身。


戊申,九年(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

春,二月初三日,日中有晕两重。

是歳,天下饥,秋冬,粟米大贵,人多饿死。


庚戌,十一年(明万历三十八年)[1610]

春,会试天下士人,取中格阮进甩等七名,及廷试,赐阮文奎造士出身,阮进屈等六名同进士出身。

冬,十月,户部左侍郞衍嘉侯黎弼四启言于平安王:“其一,定世子,预付兵权,以固人心。其二,处置强藩,以一制度。夫王者以天下为一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玆太原,谅山,广南,顺化等处本是先王境土,旷年积弊,任彼自尔强梁,若不处置,恐为异日之患。今圣上济英雄之志,百战百胜,以有天下,将佐云集,士勇技精,飮马则河水干,磨劎则山石缺,战船千艘,雄象百数,天下精兵,悉聚京师,而纵贼不击,此所谓养虎遗患也。昔唐宪宗从黄裳之请,以法度裁制藩镇,卒成中兴之功,由唐以来,岂无忠言以启之乎。恭乞裁断行之,国家亿万年无疆之业,其在于此。”


辛亥,十二年(明万历三十九年)[1611]

冬,十月十六日,伞圆山崩凡十二丈馀。

十八日,安越县天雨血凡一日夜。


壬子,十三年(明万历四十年)[1612]

秋,八月,御史台佥都御史芳泉伯阮惟时与十三道监察御史范珍等启言于平安王,以为:“民者国之本,治国之道,爱民而已,又闻天与民一理,民心悦则天意得矣。是以善为国者,爱民如父母爱子,闻其饥寒为之哀,见其劳苦为之恤,禁其苛暴,止其擅赋,使民皆遂其生养,而无愁恨叹息之声,此所谓知治国之道,使民之谊也。今圣上有意于民,一政之施,务在养民,一令之行,深戒扰民,其爱民之心,真天地父母之为量者。第奉行者未能仰体德意,务行苛虐,竞为奢侈,该一县则困ー县之民,该一社则困一社之民,凡其扰民之事,无所不为,使天下之民,男或无衣,女或无裳,歌唱之席不复置,婚姻之礼不复备,养生送死无所资,飮食日用无所给,贫弱氓隶,昆虫草木倶不得遂其生,是以感动天地,致天心未上顺,洪水之灾,泛溢过常,得非时政所关,其可不恐惧脩省,思所以致此之咎乎。必能行保民之政,则下顺民心,上合天意,而转灾为祥,年谷屡登,家人给足,海内升平,国家亿万年之基业,今其自是有永矣。”

冬,十月,太傅清郡公郑梉擒得伪萧国于天健山。萧国金榜不夺人也。


癸丑,十四年(明万历四十一年)[1613]

春,会试天下士人,取中格裴必胜等七名,至廷试,赐阮俊等七名并同进士出身。

夏,四月,遣正使刘廷质,阮登,副使阮德泽,黄琦,阮政,阮师鄕等二部如明歳贡。

五月望,月有食之。

六月,顺广太尉端国公阮潢卒。

秋,七月望,月有食之。

八月。命太傅清郡公郑梉经略安广等处,恢拓境土,所至人民归附,留属将镇守而还。

冬,十一月。命朝臣分行各处,问民疾苦,漂流者饶役三年,使得安居复业。


甲寅,十五年(明万历四十二年)[1614]

夏,六月,敕封王孙郑杖为廉郡公,郑柞为荣郡公,郑桧梌为香郡公,郑榜为会郡公,郑榛为普郡公,郑𣜰为朗郡公,郑栻为伦郡公,郑欐为和郡公。

秋,九月,封王子郑棣为琼郡公,以刑科都给事中阮有作为海阳参政。

冬,十一月,雷鸣。


乙卯,十六年(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

春,二月,朝堂阮澧等启陈时弊凡八条,平安王嘉纳之,特厚赏赐。

三月朔,日有食之。二十八日申时,弘烈,盛烈等社陂无故水涸。当五刻后复如故。

秋,闰八月,遗少尉舒郡公阮景坚等与刑部尚书兼东阁学士美溪侯阮澧等迎接使臣回还。


丙辰,十七年(明万历四十四年)[1616]

春,正月二十六日,月有食之。是月。会试天下士人,取中格武勉等四名,及廷试,赐黎致用等同进士出身。

二月,以吏部右侍郞春阳伯阮名世为户部左侍郞,エ部右侍郞礼川伯阮克寛为刑部左侍郞,御史台佥都御史芳泉伯阮惟时为副都御史,又论奉使功,升寺卿仁岭伯刘廷质为吏部右侍郞,福岩伯阮登为户部右侍郞,并加侯爵,参政唐川子阮政为太仆寺卿伯爵。

三月二十七日,升署卫事东阳侯阮文祚为沔郡公,花阳侯王珠为浦郡公。

秋,九月,户部左侍郞衍嘉侯黎弼四,吏部右侍郞仁岭侯刘廷质等启言于平安王,以为:“天心仁爱,必形于谴告之中,或不知自省,天又出灾异以警惧之,以此见天心仁爱人君如此,其至本年五六月间,农务正殷,天既作旱汉,耕民缺望,玆八月日,禾谷方成,天又降旱灾,远被郡国,一年二旱,灾异间见屡出,闾里之民,多有嗟怨,得非时政所关使之然欤。玆闻令催清华处各县社逐项选益另兵,恐非阅选之时,若此令一行,其诸权势所该,随而效之,更加选补,民命将何以堪。恭乞以敬天恤民为心,酌停益兵,以为仁政之事,如此则民心悦,天意得,和气致祥,甘雨降,嘉禾兴,黎民陶给足之休,国势奠泰磐之壮,而祚胤永无穷矣。”


丁巳,十八年(明万历四十五年)[1617]

春,正月望,月有食之。

以郞中裴秉彝为安广道监察御史,以其举宗忠义始终全节故也。又以郞中杜世隆为广南道监察御史,以其父有功于国,故擢用之。

秋,七月十五日,有飓风大起,水潦淹浸,禾谷尽空。

十六日,月有食之。

加吏部尚书掌六部事兼御史台都御史澧郡公阮文阶为少傅。

九月,时五谷当熟,飓风大起,咸水破溃,近海之民,多被其害。

山西处大蝗。


戊午,十九年(明万历四十六年)[1618]

春,正月望,月有食之。

二月,命太傅清郡公郑梉率属将舒郡公阮景坚,澧郡公阮文阶,拔郡公缺名,右郡公谢世福,登郡公阮启,附郡公阮潶与督视礼部左侍郞芳兰侯阮实,又命太保万郡公郑椿,率属将贡郡公黄廷逢,伦郡公郑栻,普郡公郑榛,明郡公郑𣜰,与督视副都御史芳泉伯阮惟时等,分为二道,进兵会击莫庆王及伪智水等,贼党闻之,皆远遁。

太傅清郡公郑梉密差富禄侯缺名。斩得伪立郡公。

三月,命太保镇郡公郑林率属将禄郡公缺名,会郡公郑榜等往伐武崖伪党,以刑部左侍郞礼川伯阮克寛为督视,又添差左军营将士一千,前军营将士一千与俱进击。贼党闻之震骇,悉皆解散。

夏,四月,时谷大丰稔,乃分遣培筑各处提路,以防水患。

是月,安定县丹泥上社铜鼓山崩,命官往告祭之。

二十四日寅时,有彗星见于西南方,形如红绢。

二十八日酉时,有星直腾西方走,形如帛疋。

闰四月,命太傅清郡公郑梉,太保万郡公郑椿等督领象马士卒,往伐伪豪郡徒党于安勇地方,诸军被岚瘴而回,士马多损。

秋,八月,天雨金,形如黄米。又雨米,如黑米。雨酒,如甘酒。

九月,时有白气,形如钺直立,毎夜五更常见在东南方,经是月下旬,至十月上旬始灭。

冬,十月四日,吏部左侍郞富春侯吴致和,户部左侍郞衍嘉侯黎弼四与范珍等启言于平安王曰:“窃见本年九月下旬有异星,寅刻见于南方,长一丈馀,又有雷动非时,前月又有雨黑米雨沙金等,事渉于怪异,得非时政所关,其他背理伤道,难以疏举。谨以六事陈之。其一,乞修德以祈天命。其二,抑权豪以养民力。其三,禁烦苛以厚民生。其四,抑奢侈以丰民财。其五,禁盗劫以奠民居。其六,修军政以护民生。”时帝以国家庶事委平安王总裁,故洞达谨启,欲以上闻,辅行仁政。

吏刘右侍郞仁岭侯刘廷质启言于平安王曰:“窃闻天降灾祥,在德与否,作善则降之以祥,不善则警之以异,然因灾异而修德则无损,是以古人以天自处,而致谨于天命之际。汉文帝克承天心,而变异消弭,宋景公一发善言,而灾星退舍。国家自恢复以来,天地未应,美祥未至,而灾异颇有叠出。本年秋候,天雨黑炭,则是异也,而当时讳言灾异,指为雨米,岂至和如史皇之时,而天为雨粟者乎。天雨黄沙,却是怪也,而术士好言祥瑞,指为雨金,岂亨通如夏禹之世,而天为雨金者乎。意者,既示之警,或未省悟,九月下旬,越本月旬,异星见于东南方,见者无不骇栗,尤非小异也,得非德之未修,政犹阙失,而致然欤。今政事所行,不逮往年,命令之布,骇将不体上人寛恤之意,务行苛虐,竭民财产,愁苦之声,足以感动上天,而天警以怪异,人主睹是,宜以自省也。恭愿谨祇天戒,惠养小民,凡一毫有便于民者行之,一弊有妨于民者去之,尤且施仁政于民,京几庸坊之民,所当恤也,则号令诸将,禁载攘夺,以强天下之原本,清华四政之民,所当恤也,则申敕诸将,勿为烦扰,以壮国家之堂基。如此,近者被其泽而说,远者闻其风而来,斯得民矣。人心悦于下,天道应于上,将见灾星转为景星之祥,沴雨转为甘雨之瑞,诸福之物,无不毕至,而王道大成矣。”

朝臣上奏,其略曰:“天人相与之际,甚可畏也。人事不修,天以灾异谴告之。兹本年九月下旬,越本月上旬,毎夜五鼓,沴星现东南方,形如白云,形如白练,形如尖梭,形如芒刃,头尾尖细,视之骇栗。又有雨下金如土,雨下米如黑,雨下酒如甘,并鸣非时之雷,灾异稠见,变不虚生。意者,内有失德,外有失政,纪纲雕弛,法令未张,官吏苛刻,民星揺动,人事多失和而致然欤。谨案周书,王省惟歳,鄕士惟月,庶民惟星,盖言人事有得失,休咎之征,各以类应。玆年异星夜见,灾沴并作,此上天示戒,乃恐惧忧勤之曰,见天心仁爱,每寓于谴告之中,请修德以禳之,可乎。昔宋景公一发善言,而灾星为之退舍,宋太宗一开斋禳,而彗星自然随灭。视前代所行之事,可为征验,臣等伏乞高明大德,因灾而惧,侧身修行,设祈天坛,斋戒密祷,庶几诚心感格,玄象随应,沴星退舍,和气致祥,阴阳调而风雨时,群生和而万物殖,海宇措衽席之康,国家置泰磐之壮,基緖之传,今其自是有永,于以衍宗社亿万年无疆之福。”上览其奏留中。

十一月,夜五更,彗星见东方,月馀始灭,朝臣启于平安王曰:“本年九月下旬,有异升见于东南方。本月十一日夜,再有异星出现,其灾异屡见如此。薏者,上德有所未修,政事有所舛紊,人谋或有异圔而致然欤。如人君垂拱于上,所亲者,正人,所行者正道,间有细人出入内殿,导引为非,如官方已有吏部,反特许职名非例,赋税已有户部,反差人到民争收,词讼已有该勘衙门,间有听人诬告,捉人取财,军项已有府司卫所,间有差人勾取军色重役。乞具本革前弊照行,纪纲法度,已有成宪具在,如一该将止许该兵,不有该民,玆各该官专民,专财,专杀,又私选益兵,一家至五六人,重收官税,一田至两三租,该总该社,勾勘户婚田土诸讼,水路陆路,私置巡司巡察衙门。乞令谕诸将,一切停罢。他如阴有异图,乃人谋不轨,恭望裁察。这此等弊,乃亦天星示警,正恐惧修省之曰,宜宣召大臣与诸王子,谕以王业艰难,改革弊政,务悦民心,庶几人心悦,天意得,灾星转为景星,世治陶为至治,太平做十分,祚胤传亿载,国家基緖,今其自是有永矣,王留思之。”


己未,二十年六月以后,神宗永祚元年(明万历四十七年)[1619]

春,正月十六日,未时,大火起自王府门后,延烧两边庸坊,透入朝堂端门楼及左右直庐,皆空尽。

二月,会试天下士人,取合格陈有礼等七名,及殿试,赐阮濑进士出身,裴球等六名同进士出身。

三月,平安王往东津楼观舟,回到三岐路,忽有伏铳发射王象,捉得其人,监拷,知帝与王子郑椿阴谋杀王。

夏,四月,王使太傅清郡公郑梉与内监岳郡公裴仕林入内殿鞫问,遂尽得其状。

五月十二日,遂逼绞帝,崩后追尊为惠皇帝,庙号敬宗。

六月,皇子即位于勤政殿,改元为永祚元年,大赦。

初万郡公郑椿阴谋射杀王父,至是,黎弼四劾之,仍监于内府。

神宗渊皇帝[编辑]

上,讳维祺,敬宗长子也,在位二十五年,逊位六年,复位十三年,寿五十六歳而崩,葬群玉陵。帝隆准龙颜,聪明博覧,深略纬文,可称令辟,然宫闱无制,教惑浮屠,此其所短也。
其母端慈皇太后郑氏玉桢,乃尚父平安王之次女也,以弘定八年丁未十一月十九日诞生。及敬宗崩,平安王尊立为帝,以誔日为寿阳圣节。

庚申,永祚二年(明万历四十八年)[1620]

明神宗崩,太子光宗即位,才六月而崩。熹宗遂即位,改元天启。

遣正使阮世标,阮珙,副使裴文彪,吴仁澈,阮奎,阮俊等二部如明歳贡。


辛酉,三年(明熹宗天启元年)[1621]

秋,八月,东方有白虹,长半天。


壬戌,四年(明天启二年)[1622]

秋,八月,天大雨,内城颓坏六七处,凡三十馀丈。


癸亥,五年(明天启三年)[1623]

春,会试天下士人,取合格范丕建等七名。

夏,四月,殿试贡士,时弘化月圆人阮秩潜借人代行文,事觉,上不悦,故是科不赐黄榜。

五月,报天寺门石井无故填坏。

六月,平安王感冒,乃与文武百官谋择世子。十七日,朝臣谨奏,以王世子太傅清郡公郑梉掌兵权,又以次子太保万郡公郑椿副掌兵权。十八日,郑椿自率本兵象马铳碑排插横亭处,使奠郡,蟠郡等将兵破入内府,掠取象马金银财物,逼王出迁于城外,因纵火延烧京几各处。时掌监岳郡公裴仕林见事变,挺身扶王于危疑之顷。是日,王世子郑榭与群臣协谋,乃使其弟太保勇郡公郑楷奉迎圣驾,扈从调护,王世子郑极会文武百官于清池县仁睦市,论行军务。时平安王播迁于清池县黄梅社馆泊处,使裴仕林卫入亲弟奉国公郑杜营,诱郑椿入,授以大权。椿衔草伏庭,王数以乱臣贼子之罪,乃令仕林差人断椿脚足而死。于是,郑杜使亲男硕郡公缺名赴迎世子郑梉就本营,世子郑梉乃与硕郡同象而行。时刘廷质洞知郑杜父子阴谋不轨,乃趋步追及,谏曰:“硕郡是乃逆贼,明公不可与之偕行。”公始悟,遂令硕郡归营,自整兵马,回驻于宁江。二十日,仕林护王至靑威县靑春馆,王薨。二十五日,世子郑梉迎就宁江发丧,乃令洽郡公缺名整船十三只,奉迎梓宫顺行水道归葬。因亲率文武百官及天下诸营奇共扶皇上,从径道由金榜县不夺社出正路回清华,以图宁辑。

秋,七月,帝进封王世子太傅清郡公郑梉协谋同德功臣都将节制各处水步诸诸兼总内外平章军国重事太尉清国公,委以裁决机务。

是时,莫敬寛僭号隆泰,窃据高平日久,闻国中有变,乃啸聚山林氓隶之徒,乘虚直抵嘉林,屯驻于东畲土块地方,乌合响应者,殆以万数,人情骚忧,方民不得休息。

八月,节制太尉清国公郑梉钦奉皇上命,亲提诸军进发。二十一日,击破春光贼于株桥,贼兵败走。二十六日,大兵进至珥河,水步相接,大破敬寛于嘉林地方,斩杀甚众,敬寛仅以身免,遁入山林。于是,天下人民复按堵如故,京城宫禁为之肃清。

节制太尉清国公郑梉以天下既定,乃命陪从户部左侍郞衍嘉侯黎弼四与掌监太保岳郡公裴仕林等回清华,奉迎圣驾,进御京城,群臣皆朝贺。自是天下晏然无事矣。

冬,十一月十一日,册封节制太尉清国公郑梉为元帅统国政清都王。其册文曰:“天运启中兴,必生贤以为社稷,人君权公上出,必隆爵以表阅勋,直协明征,载镂华册,协谋同德功臣都将节制各处水步诸营兼总内外平章军国重事太尉清国公郑梉,肯前德业,冠古英雄,掌兵时,耀百战威,悉平海内,定策日,服群心望,再造国家,炳文茂着坤裳,锡宠盍稽师命,特遗吏部尚书掌六部事兼御史台都御史少傅澧郡公阮文阶斋捧金册,进封为元帅统国政清都王,爰赐冠冕卷服,仍钖圭瓒土田,尚其守法度,保功名,愼位恪遵成勖,笃忠忱膺爵禄,宜王永匹显休,王其钦哉。”


甲子,六年(明天启四年)[1624]

追封平安王为恭和寛正哲王。其册文曰:“王者光复夏图,不恢前緖朝廷肇称殷礼用表宗工蠲谷攸宜,镂金孔耀。都元帅总国政尚父平安王,聪明挺达,智勇英豪,仗仁义,拯生灵,奠安社稷,整乾坤,扶日月,高厚德功,后垂练裕于燕谋,上答载稽于鸿号特遗官斋捧金册,追封为恭和寛正哲王,尚其偷怡孕妥,相佑扶持,惟馀庆施于子孙,斯亿年绵其祚胤,钦哉。”


乙丑,七年(明天启五年)[1625]

秋,八月,初命官考核天下士望,取阮沂等二十七名,除任各职。


丙寅,八年(明天启六年)[1626]

遣正使阮进用,陈璋,副使杜克敬,阮自疆,裴必胜,阮濑等二部如明歳贡。


丁卯,九年(明天启七年)[1627]

春,差官赍敕谕顺广太保瑞郡公阮福源曰:“贤杰之人,可共成事功,丈夫为志,贵能明时势。宝融自河西纳款,名在汉廷,田兴以魏博归朝,勋高唐社,自古贤人君子,智炳识真,所以建功当时,流芳后世。我国家应天顺人,乘时启运,太祖高皇帝以武功定天下,宴资功臣翼赞,列圣皇帝以文教致太平,亦藉勋旧弼匡,所以享国至于纪久。奈世降中否,伪莫上干。幸天命未改,人心戴旧,庄宗裕皇帝奋起西土,尔祖眧勋靖公,协明康太王整顿乾坤,名垂竹帛,运启重亨,国家再造。世宗毅皇帝进御中都,尔父谨义公赞尚父平安王日参国政,计安天下,绩纪旃常,奈以逆臣彦,穿等敢抗不忠,称兵犯顺,国内骚驿,尔父子意欲保全,因还旧镇。时赖都元帅总国政尚父平安王精忠许国,仁义行师,讨锄诸逆,天下赖以安平垂三十年,不意逆椿豺狼其性,枭獍其心,穿塘以鼠牙,毒师以虿尾,人心揺动,尚赖元帅统国政清都王以仁厚资,济英雄志,曁亲动文武大臣协同心力,救君亲之难,拯社稷之危,扫荡莫孽,恢复都城,内宁外抚,近悦远来,方今时有可为,人皆望治,尔能顾君臣上下之义,念祖父勤劳之功,远览深识,恪输忠款,归命朝廷,朕加之以殊礼,庸之以上公,尔其勉相我家,以强王室,则尔之身名,与国俱显,尔之苗裔,与国永存,世爵禄,世忠贞,券书匮室,带砺山河,永永无穷矣。谕如到日,尔宜整饬将士象马船艘,诣京拜谒,以合人臣之义。傥或执迷,阻兵拒命,则天威所临,瞬息之间,高山为平地矣。向背吉凶在尔,其思之。”谕至,福源违命不从。于是,议定南征。

二月,清都王翊扶圣驾亲征,按兵至日丽海门,贼负固相拒,大军数战不利,乃整旅而还。

秋,八月,鄕试各处士人。

明罴宗崩,弟由检即位,改元崇祯。

冬十月,兵部尚书少傅衍嘉侯黎弼四卒,赠郡公爵,赐谥和义。


戊辰,十年(明崇祯元年)[1628]

春,正月,吏部尚书掌六部事兼御史台都御史太傅澧郡公阮文阶卒,赠司徒,赐谥谨度。文阶,天禄芙蕾场人。

二月,会试天下士人,取中格江文明等十八名。

夏,四月,廷试,上亲策问以天下之事,朝廷之政,赐江文明进士及第第三名,杨嵩等三名进士出身,邓丕显等十四名同进士出身。


己巳,十一年四月以后,改德隆元年。(明崇祯二年)[1629]

春,诏文武百官及百姓等,某员人于势亥年有追随进发全二功,加陞职爵,荣封功臣字有差。

夏,四月,旱。改元为德隆元年,大赦。

大饥。

是月,旨下,凡诸营奇队随攻高平莫孽有军功者,应加陞职爵。

冬,十月,进封元帅统国政清都王为大元帅统国政师父清王,其册文曰:“建皇极锡福,方昭#理之公,定宗礼牧功,载举贵尊之典,踢辰协榖,镇册駄华。元帅统国政清都王郑梉忠厚传家,智能安国,武威扬百战,赞成再造之勋,文教诞四敷,辅致大强之治,望允孚于中外,位宜冠于臣工,特遗官持节斋金册玉章,进封协谋同德功臣大元帅统国政师父清王,爰赐瓉作圭,仍锡田启宇,王其钦邻弼直,惟敬承上帝之休,迪德保民,新益衍世王之业,钦哉。”

是月,擢舍人长卫官玉林侯黎福来为尚宝寺卿贡郡公,令督知四司舍人。福来农贡山斋人。


庚午,德隆二年(明崇祯三年)[1630]

夏,五月,帝纳王女郑氏玉(木竹),立为皇后。先是,玉(木竹)已嫁皇宗伯强郡公黎柱为夫人,生四子。时黎柱坐系狱,王以玉拊上嫁,帝纳之。朝臣阮实,阮名世等累疏諌,帝不听,且曰:“业已成事。”强娶之。是日以后,天作淫雨,日夜不止。

六月,洪水大至,珥河涨溢,冲入街衢,南门水流如撕,庸坊渡行人多溺死。又靑池县安沿,劝良等社及各堤路破溃,禾榖耗损,人民饥谨。

秋,八月,开鄕试各处士人。

九月,帝作宫殿三座及行廊十六间。

冬,十月,明遗二部使催贡礼,赐宴在东河津,王亲诣讲武楼旅陈贡物,使明使观之,因于水岸盛张船艘象马,振耀兵威,示以强盛之意。

十七日,壬戌,月有食之。

差官阅选,时钦差武将等多恃亲勋,不遵诏令,滥受民财,公行贿赂,汰老免另,顚倒不公,屡被诘责,而清华选官蔡伯旗等为尤甚。唯高司,陈玮,吕时中,阮光明,阮才全,阮克文,阮澄谨愼守法不犯,多得民心,民皆称之。

海阳道监察街史扬淳以鞫狱事技诬告,免官。

命工部尚书泉郡公阮惟时,兵科都给事中江文明,给事中黎可涛,翰林院校讨申圭等往关上候命。

冬,十一月,遣正使陈有礼,杨致泽,副使阮经济,裴秉钧,阮宜,黄公辅等二部,如明歳贡。

追思功臣,命朝官斋靖国公范笃,厚泽公邓训,荣国公黄廷爱,阳国公阮有僚等龛主,附山南,山西,京北,海阳等处宫庙,四时配响。


辛未,三年(明崇祯四年)[1631]

春,正月初四日,瑞香祠李翁仲神像汗出。

六日,有暴风从东北起,抜木折屋,船多覆没。

顺化宪察副使武真回朝,真天禄平浪上社人,初为阮潢所阻凡十八年,至是,谋与茂良侯裴文俊间道归朝。王问以藩方事,赐赍甚厚,乃拜真为奉天府尹,赐冠带朝服,赐文俊爵茂郡公。 文俊,宋山沛耐人。

农贡黄山石剥。

嘉远俭弄山石落.

培筑各处堤路。

三月,会试天下士人,取中格阮明哲等六名。时有锦江县邓舍社阮文光以欠点得预选,乃削去其名。初帝观试,见日晕有赤虹纒抱,又有白虹贯于其中,人以为是应。“廷试日,上亲策赐阮明哲进士及第第三名,黎抃等二名进士出身,阮名寿等三名同进士出身。

海阳处雨雹,如大石,如马头,人物被害。

王正妃阮氏玉秀卒,妃阮潢女也。

夏,四月,乙卯,西京马鞍山雷降,裂地五丈。

十六日己未,月食,适风雨晦冥不见。

西京殿石獒破壊,断腰落下。

靑池黄梅石井鸣,声闻如鼓。

五月,赤虹经天,一刻始散。

六月,王亲御坐东楼,令掘江鏖船习射。时有火起,自江头延烧至王府左门两边庸坊及城内朝元朝堂,帝避出御华阳侯缺名家,四日还宫。

秋,八月二十九日,瑞原县来裔社龙渊,有浮出水上如牛头,马头,人头,蛇头者,不知其几。

九月初三日,大风折木发屋。四日至六日,雨下如注,珥河水涨,内外殴庭水莱尺。

冬,十月朔,日有食之,以本命年日同値,止斋戒而不救。

以右侍郞阮俊,裴秉彝,阮自强为左侍郞佥都御史,陈玮为副都御史,寺鄕杜克敬,阮濑为右侍郞。

平调陈沂为山酉处参政,出范福庆为谅山处宪察使,邓丕显为宣光处宪察使,黎攀鳞为安广处宪察使,以沂等居官不能愼守故也。

望,月有食之。

十一月,命北军都督府左都督副将西郡公郑柞统领本部将士井属差各营奇及布政州官兵镇守乂安处,以太仆寺鄕江文明为督视,又差太保岳郡公裴仕林镇守清华处,以寺鄕阮克文为督同,各奉命出镇,所至令行禁止,境内肃然。

嘉远多稼山石陨十七丈馀。


壬申,四年(明崇祯五年)[1632]

春,正月己亥,追尊皇考简辉帝为敬宗惠皇帝,奉迎神主入太庙奉祀。

二月,加封太王哲王金册及厚泽公银册美字。

二十一日巳时,有双虹,赤白,弯入日中,一刻始散。

遣礼部尚书少尉兰郡公阮实等持节捧金册银印,拜左捷军营太傅崇郡公郑桥为钦差节制各处水步诸营兼总内外平章军国重事副掌国政太尉崇国公,开府为雄威府,再分差官持节捧银册并印,拜协义营太尉嵩郡公郑樗为嵩岳公,开府曰协义府,扶义营太尉勇郡公郑楷为勇礼公,开府曰扶义府,胜义营太傅琼郡公郑棣为琼岩公,开府曰胜义府。又以太保附郡公阮潶,兵部尚书太保登郡公阮启等为太傅。 潶,阮潢之子。

三月十六日,酉时,月食。

加礼部尚书少尉兰郡公阮实,兵部尚书太傅登郡公阮启等并以国老参预朝政 夏,四同,罢阮俊,阮濑官。时吏部左侍郞纪俊,右侍郞阮濑等铨除各职,率多冗滥,朝堂阮实,阮启等劾之,乃罢。濑任居铨衡,多受赂遗,人有谣曰:“各职备员,两渤尽田。”

加礼部尚书兼翰林院侍读掌翰林院事东阁学士国老参预朝政少尉兰郡公阮实为太保,工部尚书兼国子监司业泉郡公阮惟时为少傅,以越郡公郑程,伦郡公郑拭,广郡公郑杭,陵郡公郑榜,延郡公郑极,洪郡公郑榴等为太保,兰郡公黄义肥,扶郡公郑栎,西郡公郑柞等为少尉。

五月朝议欲保户部左侍郞梅溪侯阮进用为吏部左侍郞,太傅阮启效其前为清华场调,用情取舍,不堪此职,乃以副都御史陈玮为吏部左侍郞,礼部右侍郞杜克敬为吏部右侍郞,吏科都给事中阮惟暁为佥都御史。

分差陈玮,阮光明,黎敬,申圭等往勘访各处堤路,总干,承司官吏勤怠廉贫事因。

六月初一日,大雨,至三,四日不止,丹墀及诸殿庭水深数寸。五日,雨下如注,珥河水溢,王因亲率太尉崇国公郑桥及诸营奇乘船顺流至靑池县琛阳,安沿,劝良等社堤路护筑,水愈泛溢,乃还,仍令收各处堤路总干官滥取民钱入官。

秋,九月望,卯时,日食。


癸酉,五年(明崇祯六年)[1633]

春,正月,龙泉山崩。

命太傅附郡公阮漶,太保广郡公郑杭,陵郡公郑榜,洪郡公郑%等参预朝政。

命太保广郡公郑杭同吴仁澈,阮光明等照补各府卫军项。

三月,永福县多笔山石剥,奉化县阴阳井边处两山崩陨,交塞行路,人马不得往来。

命陈玮,阮进用,阮寿春,申圭等往关上候命,迎接陪臣回国,仍差太保广郡公郑杭统领各奇队象马士卒卫行。

二十日,培臣陈有礼,杨致泽,阮经济,阮宜,黄公辅等,赴京入拜谒,副使裴秉钧卒于明。

二十二日,李太宗神位无故移立,差内臣狐郡公缺名。往祭之,得六七日,又移复如旧。

靑池县安沿社地分,珥河夜涸一刻馀,至有秉烛捕鱼者。

差水军船艘八十馀往山南处,潜入嘉远县,击前伪贤郡公之子。

二十三日已时,有风起自北方来,盛烈社潭涸一刻馀,珥河水波动荡,船艘沈破,人多溺死。

朝臣劾兴化处参议张瑀居官不能愼守职司,致民鸣告。及阮沆任知县,未满一考,忧未毕,潜以金银妄奏,求为西京殿陵副,殆甚超越,上付下论罪张瑀,井收阮沆敕命。

王亲率诸营将士征顺化,不克而还。


甲戌,六年(明崇祯七年)[1634]

春,二月望,月食。

三月朔,日食。

会试天下士人,取合格阮仁著等五名,及殿试,上亲策,赐武抜萃进士出身,阮仁著等四名同进士出身。

夏,大旱,禾谷焦枯,人民饥馑,秋始雨。

加礼部尚书兼翰林院侍读掌翰林院事东阁学士国老参预朝政太保兰郡公阮实陞户部尚书太傅致仕。本朝恢复以来,以尚书国老致仕,自实始。


乙亥,七年十月以后,改阳和元年。(明崇祯八年)[1635]

夏,六月,令旨禁戡所该苛刻,及戒饬该勘衙门淹留词讼,颁布施行凡十二条。

冬,十月,改元为阳和元年,大赦。


丁丑,阳和三年(明崇祯十年)[1637]

春,正月朔,日有食之。

冬,十月,会试天下士人,取合格阮春正等二十名,及廷试,上亲策,赐阮春正,阮折,阮世卿等进士及第,阮有常等二名进士出身,阮滚等十五名同进士出身。

十一月,致仕阮实卒,赠太宰,赐谥忠纯,时年八十三。实东岸云括人。

十二月晦,日食。

遣正使阮惟暁,江文明,副使阮光明,陈沂,阮评,申圭等二部,如明歳贡。命陈有礼,杨致泽,阮寿春,范福庆,阮光岳等往关上候命。


戊寅,四年(明崇祯十一年)[1638]

王亲率诸军往征莫孽于高平地方,属将夏郡公缺名为虏所获,林郡公缺名当阵怯走,伏诛。

冬,十二月,定文武百官行仪,以明等钑。


己卯,五年(明崇祯十二年)[1639]

夏,四月,申明人命讼事遵如景统六年之制,其犯人止收本分田产及妻子财物,如不足者,许供开犯人父母兄弟田产为偿命钱,不得连捉宗族鄕里,永为常法。

命工部尚书少博泉郡公阮惟时同阮寿春,阮春正,阮光岳,范福庆等,往关上候命,迎使臣还国。

冬,十二月,太尉崇国公郑桥奉王旨,申明严戒,执法举行,凡十二条。大抵以详职司,悦民心为本。


庚辰,六年(明崇祯十三年)[1640]

春,闰正月,会试天下士人,取合格费文述等二十二名。及廷试,上亲策,赐费文述等二名进士出身,黄荣等二十名同进士出身。


壬午,八年(明崇祯十五年)[1642]

秋,九月,太尉崇国公郑桥薨,赠上宰上相,赐谥雄度。

王谋与僚佐,以方今天下纪纲,在公勘词讼,擒制盗劫,仍差官分治各处,以副都将太保西郡公郑柞镇山南处,太常寺卿范公著为赞理,太保扶郡公郑栎镇山西处,兵部右侍郞阮澄为赞理,琼岩公郑棣镇京北处,工部右侍郞阮评为赞理,少尉华郡公郑榉镇海阳处,户科都给事中阮仁著为赞理,并同承司厘革前弊,抚安方民。

癸未,九年十月以后,真宗福泰元年。(明崇祯十六年)[1643]

春,二月,命太保西郡公郑柞,琼岩公郑棣,与赞理右侍郞阮光明,寺鄕范公著,阮名寿等,统领大兵往征顺化阮福澜,袭击贼裨将胜良侯于中和社,擒获斩之,及俘获书记文全子,解纳营门,因进军,直抵日丽海门。

三月,王扶銮驾进于布政州,驻安排社,料定兵机,授以方略,时统领诸营,严阵以待,会上有旨,以南方暑气炎热,难以久留,乃整大兵而还。

赐户部左侍郞兼徽文院詹事少傅仁郡公尹僖致仕。

冬,十月,诏传位于皇太子维祐,即皇帝位于勤政殿,改元为福泰元年,大赦天下,凡二十七条,尊帝为太上皇,皇后郑氏为皇太后。

会试天下士人,取合格黎致泽等九名。

十二月,殿试,赐阮克绍等二名进士出身,黎廷誉等七名同进士出身。

真宗顺皇帝[编辑]

讳维祐,神宗长子也。十三歳受禅,在位七年,寿二十而崩,葬花浦陵。帝天性沉潜,寛容博厚,有人君之德,六七载间,歳比丰稔,使其天假之年,则汉文富庶之效,同得美称矣。

甲申,福泰二年(明崇祯十七年,清顺治元年)[1644]

夏,四月,太白经天。

是月。命官考颠天下士望,除任府县等职。

冬,十二月,命太保西郡公郑柞同督视杨致泽,赞理范公著等,略定高平地方,进兵设伏,斩得贼裨将一人,俘获贼党而还。


乙酉,三年(明隆武元年,清顺治二年)[1645]

夏,四月十九日,荧惑入鬼宿,犯积尸。

进封副都将太保西郡公郑柞为钦差节制各处水步诸营掌国权柄左相太尉西国公,开谦定府,凡国家庶务,悉委裁决。

五月初一日,王感冒。太保扶郡公郑栎,太傅华郡公郑梣恨不得志,乃称兵作乱。太尉西国公郑柞奉旨,协与文武臣僚参议,奏闻于帝,仍告天地宗庙。初二日,出兵攻讨,擒获逆栎正身,其逆梣遁入宁江,命太保溪郡公郑杖督兵蹑捕,追及于祝山,俘获献纳,并寘诸国法。时赞理范公著,武将陶光饶亦预有参赞征讨之功。

赦天下季税之半,又禁人民毋得作匿名书,吹虚传说,蛊惑人心。

六月,申明勘讼条例,以勉当官廉勤之法,革小民告讦之风。

秋,七月,禁诸权贵及各该衙门并二司官不得占取社民户分,县官亦不得滥收民钱,其各祭钱米,并随大中小社,应出有差,以省民费。


丙戌,四年(明隆武二年,清顺治三年)[1646]

春,正月二十二日,雨霍,鸟兽多被害。

二月,京师雨电。

是歳,谷大收。

差正使阮仁政,副使范永绵,陈概,阮滚等同天朝使都督林参驾海往福建,求封于明。时明帝即位,为清人所破,明臣再尊立永历皇帝。明帝因遣翰林潘琦等赍敕书诰命,并涂金银印往本国,册封太上皇为安南国王。明使与仁政等陆行,由镇南关而回。

时明国大乱,龙州首领赵有湮为族兄赵有涛所杀,其子有启求救。于是,命琼岩公郑棣进兵太原攻高平,获赵有涛井家属,调回京,谕以和睦,遣还本州。

冬,十月,会试天下士人,取中格阮登镐等十七名。

十二月,殿试,上亲御笔赐阮登镐进士及第第三名。阮曰举进士出身,范文达等十五名同进士出身。


丁亥,五年(明永历元年,清顺治四年)[1647]

夏,五月,阮仁政等候明使斋封印到关,乃命礼部尚书少保杨郡公阮宜与户部左侍郞阮寿春,佥都御史同仁泒,户科都给事中阮策显,提刑张论道,吏科给事中阮文广等迎接回京。明使行颁封礼,宣制文曰:“朕惟帝王之兴,务先柔远,春秋之义,独奖尊王。昔我皇祖,疆理天下,海隅日出,尽入版圔,惟尔安南,独承声教,礼乐衣冠,渐为风俗,其食国家之恩者百世,贻子孙之庆者数传,尔都统司黎,贤良夙昭,恭顺不懈,宜德服龙荒,而声驰象魏。当我隆武皇帝御极闽甸,尔独航海来王,惟国家不宝远物,臣人亨贽,祇嘉事大之诚,念要荒亦吾赤子,锡社分藩,所谓柔远以德。朕以神宗皇帝嫡孙,为四海臣民推戴,缵承大统,抚临万方,远慕唐帝协和之风,近想汉宣兼临之盛,値玆丑类犯顺,为我薄海同簪,楚蜀之壮士云兴,吴越之义旗响应,灭此胡虏,绥彼四方,嘉尔忠诚,深予眷注,是用遗词臣潘琦,科臣李用揖持节封尔为安南国王。鸣呼,荤服奉帝天之命,圭璧馀燕翼之休,君尔国,子尔民,耕桑亦属帝德,荒服王宾服享,共球无怠前修。朕惟汉家铜柱之封,永绥南服,夏后涂山之会,再见中原,钦哉。”

六月,差官选汰另兵。

秋,七月,差官选阅各处兵民,逐项以定兵额。


戊子,六年(明永历二年,清顺治五年)[1648]

夏,五月,禁民间不得妄冒职爵以避兵役。


己丑,七年十月以后,神宗复位(庆德元年,明永历三年,清顺治六年)[1649]

秋,八月,帝崩,无嗣。

冬,十月,王委世子西国公郑柞曁文武臣僚等共议,奏请太上皇复帝位,改元为庆德元年。

神宗渊皇帝下[编辑]

庚寅,庆德二年(明永历四年,清顺治七年)[1650]

冬,十月,会试天下士人,取中格姜世贤等八名。

十二月,殿试,赐姜世贤进土及第第三名,阮文澧进士出身,郑高第等六名同进士出身。


辛卯,三年(明永历五年,清顺治八年)[1651]

春,著星见东方。

二月,睁明帝幸驾驻跸于南宁城,有敕谕王,资其兵象粮铳,以助恢剿。

秋,九月,吏部尚书掌六部事兼国子监祭酒翰林院侍读掌翰林院事太傅泉郡公阮惟时卒,赠太宰,赐谥衡度。

冬,十月,明差官捧斋敕印来,封清王为副国王,其文曰:“朕惟祖宗肇有区夏,教誔敷,礼信外藩,以广国家屏翰。尔安南王黎氏,介在南服,世奉车书,戴德怀忠,钦承靡替,原其所致,则惟尔辅国政郑梉乃祖乃父,后先同德,匡持翼赞之功,载在译传,夙昭国盟,传至尔榭,功名盛着,夷属倾心,匡主庇民,克修厥职,朕所鉴知。迩者朕跸粤西,锐图光复,忧勤宵旰,五载于玆,今川楚诸勋臣,相次入扈,大师率止,万灶云屯,我军大振。向之环兵入卫者,已经次第引去,而尔郑橄奉表称贡,自春徂秋,接踵间关,罔敢废坠,朕甚嘉之,虽排抑有徒,朕不为间,是用特崇殊典,晋封尔为安南副国王,锡之敕印,尔其祇受,以裕来玆,于戏朝廷置外藩,所以抚要荒弘捍蔽,承平则渐濡德教,戡定则翊赞明威,维翰维城,无分中外,尔懋膺宠锡,务益忠贞,来辅黎氏,永修职贡,作朕南藩,永世勿替,钦哉。”


壬辰,四年(明永历六年,清顺治九年)[1652]

春,三月,黄仁勇谋作乱,伏诛。仁勇以阉人得幸,官至掌司礼监少保郡公爵,赐姓名郑榄,权禄太重,日益骄纵,阴谋与手下陈仁琏潜养妖人号宣德,唱乱,事觉,下朝臣议,仁勇竟坐枭罪,仁琏,宣德等并陵迟徇众。

以当郡公陶光饶为都督,河郡公黎宴为提督,丁文左,武文允等为参督,以能识得仁勇等伪情,先启诉有功故也。

是月,会试天下士人,取合格阮廷正等九名。

四月,殿试,上亲制策问以玫事得失,赐冯曰脩等二名进士出身,胡士扬等七名同进士出身。

朝堂等官请进封王世子西国公郑柞王爵,以合簿家盛典。

秋,八月,进封太尉西国公郑柞为元帅掌国政西定王,其册文曰:“皇天纯眷命,笃生辅弼之贤,人君重宗工,丕隆尊贵之礼,明征亶协,显册载歇啳,惟翊运赞治功臣特进开府钦差节制各处水歩诸营掌国权柄左相太尉西国公郑作,天性聪明,世臣闻望,昔成祖缵太王,佐先皇经营大业,力整乾坤,时师父承考志翊朕躬,恢复洪图,功盖宇宙,讲素得传家文武,任独当监国元良,略定群方,匡天下多其力,图回庶政,安社稷,茂厥勋,望允孚四海之心,位宜冠百僚之首,特遣礼部尚书知经筵事兼国子监祭酒少保杨郡公阮宜持节赍捧金册金玺,荣封为元帅掌国政西定王,尚其祇膺重眷,恪谨令名,忠孝做十分,在己勉全个道,寿康兼五福,惟王丕衍亿年,扶皇家有永之基,保宗社无疆之美,王其钦哉。”


癸巳,五年二月以后,改盛德元年。(明永历七年,清顺治十年)[1653]

春,二月,彗星见东方,大赦,改元为盛德元年。

夏,六月,定天下衣服,长阔有差,许文自科道,武自郡公靑吉衣,并用覆后,其馀不得妄僭。


甲午,盛德二年(明永历八年,清顺治十一年)[1654]

是时,吏部铨除内外各职,付下朝臣议,凡预士望三场合格者,及功臣子孙,并得录用,间或超澄,未及格者,一切停罢。


乙未,三年(明永历九年,清顺治十二年)[1655]

春,正月,陪从礼科给事中桂海子黎仕澈,工科给事中寿桂男潘兼全等,请替差左右二镇营督同官控御边方,并颁给士卒粮食。

三月,命鸿胪寺卿桂林男陈玉厚为左镇军营督同,礼科给事中东河男武良为右镇军营督同。

夏,四月,顺化阮福濒自称太尉勇国公,使其徒顺义,轫武等袭击左镇属将茂郡公范必全于布政州,破之,必全以州降贼,因乘势进攻左镇进郡公黎文陡,右镇东郡公黎有德等于奇华之河西,文暁率本部力战,足中飞碑,势不能敌,乃与有德退走,尽弃其船艘象马器械铳碑粮储。是日,文暁,有德并二营属将走出真福安场'贼徒侵入石河地方。次日,文暁,有德再率属将进入,驻营于石河大奈,为守御之计。

五月,召黎文暁,黎有德与其属将赴京,行至途中,文暁痛迹而卒。

六月,论败衄罪,追收黎文暁敕印兵民,贬黎有德为都督佥事,属将黎时宪,郑丙等,并罢职爵,收民禄,黎文暿,武百福等黜为另兵,黎文暿充军,贬督同陈玉厚为尚宝寺卿,武良为工科给事中监护,武自快为乂安处参议。以布政人阮必趣不从范必全向贼,坚守臣节,许陞职爵。

是月,命太保溪郡公郑杖为统领,陪从吏部左侍演寿伯阮文濯为督视,吏科都给事中义江男阮性为副督视,领属将十八员直抵乂安南河地方,进讨顺化。

时有官劎银色化为铜色,范公著谨启:“以为此亦异事,不可以为常而忽之,今天下习尚文饰,兵土饥渴而不知恤,徒以金银饰于军器,专务奢靡,以致化为铜色。意者天心示使之速改,以为实事也。恭乞因此改之,削去银饰,以备军粮,务为销漆,以实军器,亦可以应是祥,而做好兵事,奋扬武卫也。”

秋,八月,郑杖领大兵进至奇华河西驻札,左次乐川,贼兵薄之,诸军败走,尽弃军资器械,贼船八奇罗海门,武文添移船出驻于丹涯海门,贼船入南界海门,阮有敕望风而走,黎仁厚且战且却,郑杖与诸将走至真福安场地方驻营,又分兵屯于北河,自义烈至丹涯海门,以遏贼兵。时邓明制之子明则降于贼,贼遂乘势至天禄彬舍地方,南河为之骚动。

是月,王奏帝,命西定王郑昨亲率诸营将士进讨贼徒。

九月,大兵进至乂安处,次于真福安场。

论乐川败衄罪,斩罗德代,阮兴让,绞谢世保,罢郑硌,黎有礼职爵,眨郑杖为都督同知,又以舍吏杜公魁,陈有财看战衔私,以过为功,并刖指,又论水道功过,以武文添为左都督,复仍张得寿为程郡公,眨阮有敕职爵。

冬,十月,命左都督宁郡公郑机为统领,陪从佥都御史凤池男黎廷誉为督视,监察御史郑世济为副督视,都督同知当郡公陶光饶为督率陪従,户科都给事中寿岭伯潘与造为督视,监察御史阮佐相为副督视,都督佥事东郡公黎有德为督率,陪从工科给事中寿桂男潘兼全为督视。复遣左都督巄郡公武文添督率水军,以吏部右侍郞寿林男杨湖为督视,分道讨贼,进至奇华地方,贼兵自退。

十一月,郑㯀,陶光饶,黎有德等回兵于安场,西定王令诸将班师回京,留武文添为镇守,杨湖为督视,陶光饶为屯守,潘兴造为督视,领所属诸将,驻营于真福安场,又差属将提督(山宁)郡公申文觥,参督赖郡公闵文莲,该队阮如圭,黎文进,黎文暿嘻等,屯接武 社名,朗郡公赖世时屯明良社名,控御贼徒。

十二月,以郑镟为少保,开营号左翊内军,颁营印。


丙申,四年(明永历十年,清顺治十三年)[1656]

春,正月,申文觥,闵文莲,阮如圭,黎文进,黎文嘻等为贼所袭,败走,贼兵乘胜,再出三制江,夹击官兵,武公桄先登,夹阵カ战,破贼,黎仕厚接救,并力射中贼象,武文添使范公胜登岸夹射,斩得象牙。是月论功,以仕厚为提督,公桄为参督程富侯。

命少保郑㯀统领诸将,镇抚乂安,武文添,陶光饶等并属焉,以吏科都给事中吴士荣,兵科给事中武荣进为督视。

夏,五月,贼入南界海门,袭撃黎仕厚,阮有敕,裴仕良,蔡伯秩等皆败走,弃其船艘铳䃅器搣,贼遂入丹涯海门,文添等力不能敌,亦弃船走,贼奄至,围陶光饶于石河香仆。郑镟督诸将进至,排阵奋撃,见贼势大张,樵以本命旗授与督视杨湖,湖忠气激烈,先自乘象,挥诸军直进,搲督骑兵冲撃。于是,光饶等大开垒门出战,贼败走,官军夹撃于大奈地方大奈社名,属石河县,追杀甚多,收得象马器械铳碑,不可胜数,璇再率属将回驻安场。

闰月,论大柰功,封郑槻钦差节制属水歩诸营兼行下抚治乂安道副都将太尉宁国公,开扬威府。督视杨湖为工部左侍郞寿林伯,吴士荣为光禄寺鄕理海侯,潘兴造为太仆寺卿寿岭侯,武荣进为户科都给事中丽海子。擢陞陶光饶为少保,黎时宪为都督同知,黄义轸,闵文莲为都督佥事,邓世功,黄义胶,丁文左,黎文进,陶世僵,黎文隆,枚文孝为提督郡公爵,阮授,谭景坚,郑樘为提督,吴文仕,黎登任,黎公朝为参督,赐阮有佐郡公爵,以杨琼,阮世济,阮进坚为署卫事。

又论退却罪,贬武文添为右都督,阮文宴为参督,并收兵民之半,罢阮有敕职爵。黎仕厚,张得寿,阮德扬,杜澧,以力战既久,孤军难支,免罪。追论阵亡,赠尹能为都督同知漕郡公,准给祭田民禄,立祠祭祀。赠裴仕良为参督寿郡公,蔡伯璋为署卫事演郡公,阮文绣为提督通郡公,并给祭田民禄祀事。

以西定王世子郑根为副都将太保富郡公,开营号佐国营,颁佐国将军印。次子郑栋为少傅武郡公,开营号中匡军,颁营印,郑榩为少保云郡公,以郑欐为副都将太保寿郡公,郑𣘀为副将少尉晋郡公。

六月,命佐国营副都将太保富郡公郑根统领诸将,往乂安处,协同宁国公郑㯀讨贼。十八日,进至安场驻营。以太仆寺卿潘兴造,礼科给事中勇川男陈文选为督视。

九月,命太保寿郡公郑权为统领,刑科给事中梁谊为督视,少傅武郡公郑栋为督率,户科给事中冯曰脩为督视,各率所属往乂安接应。

冬,十月,会试天下士人,取合格阮廷柱等六名。

十一月,屯镇诸军并进,过南河,宁国公郑镟屯兵于广劝,太保富郡公郑根驻兵于抜擢广劝,抜擢,二社名,属天禄县。各令诸军淡壤筑钱分守要处,密差人侦探贼情,洞知虚实。时节制郑㯀,恃功负气,阴怀异心,日夜抚养将士,糜金散玉,无有限度,乃自带兵回安场统领官一昆都将太保富郡公郑根揣知其意,亦领诸军回扶隆社名,属兴元县,缮脩营垒,以观动静。

十二月,殿试,赐阮廷柱等同进士出身。


丁酉,五年(明永历十一年,清顺治十四年)[1657]

夏,四月十六日,大元帅统国政上主师父功高聪断仁圣清王薨,追尊封为谊王,谥隆绪。

时郑㯀逆谋既露,其手下郑搬,张得名恐祸及己,先遁降贼。由是ぜ卒解散,一时属将皆趋附于佐国营。㯀无计可施,遂使人将本部象马器械献于军门,且有乞怜之情。统领官太保富郡公郑根因借以古今顺逆事理晓之,且曰:“事已如此,自当诣阙待命。”㯀听之心惧,自度不能免,乃勉灵京。于是,付下廷臣翰问,尽得其状。王以霊亲,不忍加诛,遂奏请安置狱中。

先是,郑㯀阴图不轨于内,又有阮孽凭陵于外,人情汹汹,国歩艰屯,于时,统领官副都将太保富郡公郑根妙谋雄断,镇服群心,故能杜恶逆于将航,殄寇攘于孔炽,使人心不揺,国家宁靖,泰磐之势,从此益固矣。

五月,以黎时宪为右都督,罢吴士荣职爵,以时宪能弃郑镟,先附佐国营,而士荣为督视,不先启诉也。

以黄义胶为都督同知。是月,赐统领官副都将太保富郡公郑根兼抚治乂安处,添差潘兼全为督视。

六月,统领官副都将太保富郡公郑根差黎时宪,黄义胶,邓世功等各领诸军,分道渡河。时宪出正道,左则义胶,右则世功,并进撃贼徒于南华地方南华,社名,属清漳鲧。时宪,义胶才一交锋,破得贼垒,诸军争功深入。行伍造次,各爸奔溃,贼乘势追至河边,统领官副都将太保富郡公郑根差内候兵纵射,贼因退却,邓世功在右支横射拒战,枚文孝,黎仕厚等亦差水兵上岸救应,贼遂败走。

秋,七月,论南华阵战功,许陞职爵有差,以邓世功为右都督,枚文孝为都督同知,阮授,高才,黎仕厚并为都督佥事,吴文仕,阮进坚,阮德扬为参督,赐黎公朝爵抜郡公,谭景鍉爵进郡公,阮如圭爵霸郡公,复仍郑丙旧爵浦郡公,黎狐为提督,裴仕祯署卫事。

九月,大风雨,抜木折屋,清华及山南下畔诸县人民陷没,禾谷尽偃。

史部尚书知经筵事兼国子监祭酒少傅杨郡公阮宜卒,赠太傅,赐谥恭懿。宜与父实同时进用,居官醇谨,仕历贵显,独尚清约,敦贤业,时人莫不敬仰焉。

冬,十月,加统领官副都将太保富郡公郑根为太傅,郑楝为少尉。

十一月,推恩文武百官,各陞职二次,爵一次。


戊戌六年二月以后改永寿元年。(明永历十二年,清顺治十五年)[1658]

春,正月,以阮性为佐国营参视,郑登第为副参视,与陈文选,潘兼全并协同参赞军务。

二月,改元,以是年为永寿元年,大赦。

夏,五月,时天下钱币,日用官民出纳买卖,循习相效,拣择太过,至是始禁,自今不得拣择,其买物者亦不得雑用铅锡破缺钱,自是财货通融,公私俱便。

时用兵日久,用度烦费,令天下入粟,各以多少除官有差。

六月,琼榴仲洽册郞公仅阴怀异志,潜引贼徒间行山脚至东城,阳洽,方民骚动。统领官富郡公郑根差黎文暿,刘世赓等攻破之,公仅后复屯聚,再差范晟,谭景楷等率兵擒获,槛送京师。

秋七月贼渡河侵舆元美裕阮有佐以寨兵少不敌败走,黎时宪率所属将校合战,贼众退还,溺死甚多,乃罢阮有佐职爵。

八月,论阳洽功,赐黎文嘻爵海郡公,以刘世赓,黎克惊并为参督,范晟为提督,谭景楷为参督。

是月,贼渡河,过南塘,白塘,陶光饶率兵御之。时黄义检往讨贼于东城而回,遇贼不能救应,论罪绞死。

冬,十月,命官考观天下士望,取优等阮聂,邓惟精,武惟断三名,中项黄直等十九名,并赐银衣,除任内外各职有差。

十一月,命陪从阮能绍为佐国营参视。

十二月,统领官太傅富郡公郑根差督率陶光饶领黎时宪,邓世功等,同副参视郑登第分道进讨贼徒于香山循礼地方,诸道鼓行而前,与贼交战,贼徒败走,大致克捷,邓世功迟缓在后,独无所得。


己亥,永寿二年(明永历十三年,清顺治十六年)[1659]

春,闰正月,论循礼功,以陶光饶为副将少尉,开营号左匡军,颁营印,郑登第为鸿胪寺卿礼狐子,黎时宪为少保,丁文左,谭景坚,陶世僳,黎文登并为都督同知,其馀陞职有差。贬邓世功为都督佥事,以其逡巡不能救应接战故也。

二月,会试天下士人,取中格黎轼等二十名。

夏,四月,殿试,赐阮国稹,阮文璧,阮文实等三名进士及第,枚仲和等二名进士出身,范维质等十五名同进士出身。

六月,阮德扬有罪'伏诛。德扬屯守江岸,与贼通同贩卖,事觉,处斩

九月二日,尊封元帅掌国政西定王为大元帅掌国政尚师西王,其册文曰:“谨虞后以图几,思底泰和之治,髋周官而锡命,盍稽尊贵之文,穀旦载蠲,芝纶诞播,恭惟翊运赞治功臣元帅掌国政西定王郑柞,英雄冠古,忠厚传家,肆朕躬恢复舆图,内修政事,外攘夷狄,赖主帅匡扶宗社,功盖宇宙,德配乾坤,名允溢国中,位宜居王上,特遗特进金紫荣禄大夫エ部尚书颍川侯阮厚眷持节斋捧金册金玺,进尊封翔运赞治功臣大元帅掌国政尚师西王,尚其祇膺重眷,恪愼令名,惟赞皇图永永万年,益衍王业,绵绵亿载,王其钦哉。”

冬,十月,上亲试东阁,取中格阮登镐,胡士扬,阮詹,范维质,裴廷员等五名,除东阁大学士,学士,校书等职。


庚子,三年(明永历十四年,清顺治十七年)[1660]

夏,四月,禁大臣文武及诸营奇将士不得托以他故,捉人畿内。

五月,诏修阅户籍。

参从杨致泽,范公著等上言:“鄕试券场什物供顿,当从简约,以省民费。”又上言:“以为,理国之术,曰文与武,致治之道,信赏必罚。其武将当折冲御侮,以卫国家,如能严明约束,用命效力,以成事功,则随功次等第论赏。傥或逗遛恇怯,行师失律,则论以军宪,这此劝惩常典,最己甚严,其文臣当致君泽民,以饷治平,如能愼守廉勤,履正奉公,以称职司,则随政绩优次奖赏。傥或奉行事务,及勘问词讼,间有不改前非,而枉法受赂,稽留逾期,勘断失当,相结朋党,偏为恩义,听受请托,多行冗弊,以致蠢政害民,轻者以贬罢论,重者则依军宪论,以革弊风,翳国典。”上从之。

是月,禁益兵取细弱及省减户分表牌各役。

秋,八月,化州阮福濒使其党顺义,昭武等渡河侵美裕{{annotate|社名,属兴元县。郑𣜰败走,郑梁整兵御战,其弟郑榶阵亡,贼因逼至华园社名,统率郑栋使黄义胶等接战破之,贼溺死者甚众,退据南河。

是月,命闵文莲,郑榔,郑世卿等各率本部兵往父安处,属统领官,听随差拨讨贼。

是时,贼势猖狂,阻河对垒,统领官富郡公郑根特出胜算,先为形兵之势,使贼不知所备。

九月十一日,仍差属将黎时宪,黄义胶与参视陈文选,沈兼全等各领将校,分为二道,黄义胶等由阴功社名,属兴元县。巡渡河而进,黎时宪等渡会统海口而进,并期夜半进讨。黎明,统领官富郡公郑根亲提大兵登勇决山,整排阵势,堂堂耀威,震武相机,分差接战。时义胶,兼全等先渡河,分遣所属阮德忠,谭景楷等往攻贼将昭武,相持于悔扛处,白率将校,进破贼垒,直抵安乐山,先锋陈公柏力战死之,武百福,黎文暿,刘世赓等,望见退走,丁德润,阮德润,阮璜阵前战死,贼乘势四面合围,于时,统领官富郡公郑根迅差麾下陈进朝,吴廷椿,杜历,高曛等各率所管内候兵进撃,又差水兵各队进过江岸,向贼连射,ボ已至申,贼徒败走。时时宪,文选等渡会统海口,由宜春左澳社名而进,奋撃贼徒,属将闵文莲阵亡,枚文孝,郑榔,范晟,杨环,郑世鄕等兵稍却,时宪,文选等励兵直进,破逆雄垒,放火烧其营寨,驰至花园属宜春县,贼徒望风奔溃,所获象马器械不可胜计,贼收其散卒,退守宜春 县名。

是月,追赠闵文莲为少保,陈公柏为右都督邓郡公,丁德润为提督翊郡公,阮德润为提督恩郡公,阮璜为参督坚荣侯,并追封为福神,立祠祭之,表其阵亡也。贬枚文孝为都督同知,郑𣔆为提督,范晨为参督,杨琼为署卫事,罢郑世卿,黎文暿,刘世赓职爵,斩武百福,并治其退走之罪,而百福尤甚也。

先是,贼党方炽,官军久与贼相持。于是,统领官富郡公郑根会诸将议曰:“我以国本,受委专征,家干国权,一为己任,乃于兹六载,未底荡平,我心耻之,尔等有何计策,其悉敷陈。”诸将皆曰:“明公所命,敢不遵承,然动出万全,无逾明公胜算。”顷之各趋出,公柏独后,再请入见。统领官富郡公郑根召诣密室,柏因进言曰:“今欲破贼,自非赴蹈汤火,出入危险,何以成取胜之功,若人人夸说虚辞,鲜克有济。”统领官富郡公郑根曰:“汝意欲何如。”柏曰:“吝山在宜春县乃必争之地,先得吝山,则贼易破矣。”统领官富郡公郑根曰:“我尝登勇决山,熟观形势,每属意于此,今汝所言,正掌中火字也。”柏因请为先锋,统领官富郡公郑根嘉其志而许之。及大兵渡河,柏独先至吝山,贼见兵寡,悉众围之,柏冒刃决战,寻遇害。柏为人峻烈,然慷概有胆略,时人莫不惜之。柏,懿安添禄人,姓陈,奉赐姓郑。

冬,十月,命郑据与陈良儒,黎尊,郑朴,郑威,范福添,郑楦,高吨等往乂安,属佐国营统领官,听随差拨讨贼。差黎仕澈为佐国营参视,郑世济为副参视,胡士扬为中匡军营督视,申璇为左内营督视。中匡郑栋営号,左内郑掳営号。

令天下筑千里路,以便往来。

十一月十七日,统领官富郡公郑根差属将黎时宪,黄义胶,参视黎仕澈,阮能绍等分道讨贼。时宪,仕澈由海岸经刚,涧地方社名,属宜春县而进,义胶,能绍等由陆道经咙,邹,幔,长地方社名,属天禄县而进。又令诸道统率,督率各整本属兵,昼夜效力奋迅,四面攻撃,金鼓震天,贼势纷纷纭纭,不知措手。十八日,时宪,仕澈等破贼于安恬地方社名,属天禄县。十九日,时宪,仕澈,义胶,能绍等会兵进撃,复破贼党于芙蒥上社名,天禄县,将士乘胜奋撃,又大破之,斩贼首级者甚众,收得贼象马器械不可胜计,贼败衄遁走,尽复南河七县。是日,统领官富郡公郑根预驰捷牌来献,其略云:“玆者仰仗天威,奉遵庙算,本月十七日,分差将士由二道进撃。十九日,大战贼徒于天禄地方,三军奋ヵ而争先,逆贼望风而奔溃,斩贼首级,俘贼兵率,获贼象马,收贼器搣,来献军前,不可胜敷。今当提大兵直进,乘胜长驱,预先奏捷以闻。”捷至,王大喜,奏闻于帝,群臣皆朝贺。

二十一日,统领官富郡公郑根亲督统率,督率及诸道兵,直进长驱,至日丽海门休兵,会同诸将论叙战功等级,具以上闻。

追论阵亡,赠都督佥事广郡公陶世权为少保,给祀事民,立祠享祭。世仙,慈廉玉轴人。

十二月,命阮国德,阮公璧,范维质,阮宗澧等捧斋金册,即军中,拜统领官副都将太傅富郡公郑根为钦差节制各处水歩诸营兼总政柄太尉宜国公,开理国府,颁银印,其册文曰:“渉帝位以临民,丕阐太平之治,若王彝而锡命,允稽尊责之文,榖旦载蠲,芝纶诞揺,啳惟奉差统领副都将太傅富郡公郑根,性兼仁厚,才挺英雄,肆予赖主帅,上辅德,下为民,保国家益延厥緖,嘉乃以王嗣,文附众,武威敌,安社稷宴大其功,望咸孚率土之心,位盖冠诸公之上,特遗参从礼部尚书燕郡公范公著持节斋捧金册银印,加荣封为理国府钦差节制各处水歩诸营兼总政柄太尉宜国公,尔其恪遵成命,茂建殊动,监国抚军,这大小事钦关决,迪毅登辟,举内外效底治安,以答予心责成之重,副王父委寄之隆,斯益衍皇图巩固之长,保王业绵洪之大,尔其钦哉。”


辛丑,四年(明永历十五年,清顺治十八年)[1661]

春,二月,节制太尉宜国公郑根振旅还京,留陶光饶为镇守,黎仕澈,胡士扬,郑时济为督视,领诸将屯于奇华,河中地方。

三月十八日,节制太尉宜国公郑根进至清华大庆府,以会试期在适,预差属将黎时,黄义胶与参视潘兼全等先进赴京,以及试期扈从。二十八日,太尉宜国公郑根至京,诣殿庭拜谒,帝欢悦,殷憩奖劳。及诣府中,拜见王父,王大喜,慰以冲冒霜雪多年,剿除逆贼,收复境土,不负委寄之重。

会试天下士人,取中格陈春榜等十三名,及殿试,赐邓公顼,陶公正,吴圭三名进士及第,陈春榜,黎致平二名进士出身,黎仁杰等八名同进士出身。

夏,四月,论平贼收复境土功,升黎时宪为副将少尉,开营号左中军,颁营印,黄义胶为副将左都督。又以陈文选,阮能绍,潘兼全等参谋筹画有功,升文选为御史台都御史川郡公,能绍为御史台副都御史阳郡公,兼全为吏部右侍郞瑞郡公。又以黎仕澈奉差参视有功,升为户部左侍郞桂海侯。其馀属将黎文隆,黎文进,刘世赓,陈公卫等二十六员并陞职爵,赏给民禄有差,又以郑楝,郑梭奉差统率分守要道有功,升郑栋为太傅,郑楼为少尉。

六月,加户部尚书兼翰林院侍讲掌翰林院事少保抜郡公扬致泽为吏部尚书国老太保致仕。

命朝臣申制公位文武百官品服行仪器用。

闰十月,尚师西王以贼福濒虽散败迸回,尚未投降约款,乃亲扶皇上大驾亲征,委节制太尉宜国公郑根董兵直抵日丽海门,差副将少尉陶光饶为统率,副将少尉黎时宪,左都督黄义胶等并为督率陪従,黎仕澈,郑时济,申璇等为督视,分三道进讨。


壬寅,五年九月以后,万庆元年。(明永历十六年,清康熙元年)[1662]

春,盛烈社陂水涸一刻馀。

二月,诏班师。时阮福濒依险固守,大兵按临日久,粮食颇匮,且热气方蒸,久留不便,乃论诸将班师而还。

三月,车驾还京,又以高平莫孽聚兵于七泉,震动方民,乃命副将少尉云郡公郑棱为统领,佥都御史冯曰脩为督规,领兵进讨,贼党闻之逃走。

东阁大学士阮登%罢。镐以文章名,然性行非常,居官好异,不愼职守,以是罢。

夏,五月,命参从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少保燕郡公范公著监守国子监皂隶民奉事。时国学殿堂宫墙内外,率多榛漏,公著増加修理,制度规模,稍复轮奂。又于月朔望大会诸生,肄习课程,自是儒风益振,人才多有成就焉。

副将左都督黄义胶卒。义胶以世家名将,忠义智勇,奉差留屯日久,累破贼阵,有功于国,至是卒,年四十,赠太保,赐谥勇#,褒封为福神,立祠享祀。义胶,金洞黄云人。

命陪从胡士扬等往关上接北使。

秋,七月,致仕杨致泽卒,赠太宰。

八月,天雨,久不止。

九月,帝感疽疾,诏改元为万庆元年,大赦。时帝疽气未愈,因旨谕尚师西王曰:“前日因宗嗣末广,取别姓人维䄚立为皇太子,玆因虑后事,上畏圣祖神宗在天之灵,不敢以大位轻付他人,其维䄚应废归母姓,玆嫡子维䄔,年方九歳,渐已长成,尚赖王翊赞成就,以承大统,慰臣民之望。”王以事关重大,乃命文武百僚并入丹墀待命,因委参从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少保燕郡公范公著,右都督兼太监沛郡公黎曰登,框郡公黎登进等入御寝所,面受颐命。上哓谕款曲再三,如前谕旨,公著等具以其事复于王。于是,王与群臣尊立皇子维䄔为皇太子,废维䄚为庶人,归母姓。

复命胡士扬与翰林待制阮名实等往关上候命。

二十二日,帝崩。

佥都御史冯曰脩枉法受赂,事觉,绞死。山西承政使郭同德亦以贿赂罢职,辞逮同知府张文岭,由任国威日受赂处死,文岭年七十馀,亦寘于刑,时人莫不怜之。

冬,十一月,皇太子即皇帝位,大赦,以明年为景治元年。诏曰:“盖闻天道运于上,必宣气布泽,以成品物之亨,君位陟在初,必施惠行庆,以播迩遐之告,会通允协,闻见普同,我国家立国以仁,得民有道,太祖高皇帝武以定,文以守,藉贤臣而恢创业之宏谟,列圣皇帝仁以结,礼以维,资硕德而保守成之丕宪,虽一厄时遭屯五,然重兴运正泰初。庄宗裕皇帝,中宗武皇帝奋起义旅,收复京城,而尊立帝室,全资世祖太王之神谋睿算。世宗毅皇帝,敬宗惠皇帝克济大业,光宅区夏,而翊扶正统,多赖成祖哲王之圣德文功,烈谟増贲于前,基緖永垂于后。逮我皇父,诞膺骏命,嗣守鸿图,上承圣祖神宗创守之规,恪遵纪律,前赖文祖证王扶持之力,兴起治功,中正德欲进乾刚,高明学益资颐养,宴赖大元帅掌国政尚师酉王熏陶成就,而致其德之纯,曁钦差节制各处水歩诸营兼总政柄太尉宜国公辅弼弥缝,而成其政之美。四十四年无为而治,亿兆百姓咸遂其生,玆适倦勤之馀,念以托孤之重,幸赖大元帅掌国政尚师西王德昭忠圣,力茂保衡,允节制府准大臣文武百僚等请尊立朕即皇帝位。朕居谅阴,自以幼冲难当负荷,然念宗庙大器,社稷重寄,弗堪辞逊,惟谨遵承,迺于本年本月日即皇帝位,大赦改元,以明年癸卯为景治元年。尚赖大臣文武百官明勖交修,辖成厥德以膺天地祖宗付畀之重,以慰内外臣民视听之情。於戏五位光登,玆布清明之政,亿年卜历,伫锦长久之图,布告迩遐,使皆闻见。

命胡士扬,阮名实与户科给事中嘉寿男阮廷正等往关上接使,领受北朝颁赏银币等物,并敕谕文。十二月,奉赍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