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記全書/本紀卷之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紀卷之十八 大越史記全書
本紀續編卷之十九 黎皇朝紀
續編卷之一 

玄宗穆皇帝[编辑]

諱維䄔,神宗之子,眞宗之弟,在位九年,壽十八歲而崩,葬暴盛陵。帝天資仁厚,神釆端嚴,居拱之年,海内安治,年穀豐登,亦可謂賢君矣。享國不永,惜哉。

癸卯,景治元年(明永曆十七年,清康熙二年)[1663]

春,正月,時帝年幼,王遣左都督擢郡公鄭槺,右都督普郡公黃仕科,都督同知强郡公阮授,都督僉事膠郡公鄭楹入管四衞兵侍衞。

二月,以胡士揚爲東閣大學士,陞子爵,阮名實陞男爵,阮廷正陞子爵,以其往關上接領北朝頒賞勅諭銀弊故也。

命胡士揚,阮名實,阮廷正等往關上候命。

贈都督同知韜郡公莫敬門爲左都督。敬門係僞族屬,先已革心歸命,蒙加職爵,敬門復回高平,後又霞爲臣,五含弘大德,更容納優待,至是瘦,又贈之。

三月,禁天下官民賭博。

是月十五日,皇弟黎維袷誕生。

夏,四月,加少傅護郡公武公添掌司禮監總太監兼各監司事。

五月,令旨御史臺勘問詞訟當遵律令守廉勤,仍戒勅十三道監察御史|體遵行,毋得淹留廢格。

令旨各處承憲二司査察所屬府縣官,某能用心撫字,訓化部民,公明廉直,政平訟理,某不能盡心恤民,務爲苛刻,貪鄙賄賂,怠菝政事者,各以名聞,以倩鞋装。

六月,遣正使黎斆,副使楊澔同存澤如清歲貢,酎謝恩及吿哀事。

大水泛濫,渰民田禾,浸民廬屋,快州常信地方水害愈甚。

令旨各處鎭守,係諸犯人迯匿,應拿捉付覆議施行。又戒內外該勘官諸犯人不預入議,各隨輕重論刑,毋得許贖。

秋,七月,申明敎化四十七條,其畧曰:「爲臣盡忠,爲子止孝,兄弟相和睦,夫妻相愛敬,朋友止信以輔仁,父母修身以敎子,師生以道相待,家長以禮立敎,子弟恪敬父兄,婦人無違夫子,婦人夫亡無子,不得私運貨財,居鄕黨者長幼相敬愛,便害相興除,毋以强凌弱,毋唱訟而行私,豪强不得勘訟事,男女不得肆淫風,證訟者以實而無徇貨財,旅次者防察而勿拒投宿,勿占道路爲園圃,勿侵溪港爲沼池,山林川澤之便,與衆共之,坊社村庄之長,擇人爲之,生業務勤,鄕飲從儉毋倚恃權勢而安託詞訟,毋故將老弱而嫁禍善人,毋托僧尼以避役,毋唆人訟以取財,事爭訟者毋爲羅織以誣人,業商買者毋聚徒黨而爲盗,橋梁道路有頹弊者隨便修培,吏事簿牒不得倒顚,陵廟祠墓不得侵破,男女勿爲巫觋之徒,喪家勿爲中元之唱,毋傲慢官長,毋誘賣人口,配匹當辨族類,勿論貨財,喪禮各隨豐儉,毋索飲食,間耕同田,不得相要錢穀,同居郷邑,不得相攘財物。凡若干條,頒布天下各處承憲府縣州等衙門,各抄一本,掛于視事堂,仍轉送所屬各社民,各書于扁,留掛亭中,許官員監生生徒社長,以鄕飲日會集男女長幼,講解曉示,使之耳濡目染,知所勸懲。」自是人心漸歸善俗矣。

八月,令旨各處承司察屬內民,有外國客人寓居者,各類以聞,隨宜區處,以別殊俗。

九月,以阮公璧爲京北處參政,阮簷爲海陽處參政,阮名實爲刑科都給事中,黎公朝爲清華道監察御史。

修南郊昭事殿先是'南郊已有殿宇,而制度猶尙狹小,至是,王命增加營作,其正殿堂四角柱用石爲之基,庭內外並砸以石,棟梁榱桷一皆朱漆ぎ金,規模制度焕爾鼎新。王復命詞臣胡士揚等撰文勒石,以紀其事。

冬,十月,養下學花郞道。初有花郞國人入居,中,立爲異道,,愚民,鄙夫鄙婦多信慕之聽講之場,群居混雜,男女無別,曩已驅去其人,而書居猶存,弊習未改,至是,復嚴禁之。

以阮曰任爲太原處承政使,范維質為山西處參政。

十月,減赦四鎭民季税有差,由被洪水損失禾榖故也。

鄕試天下士人。

十二月,以衞郡公鄭植爲都督同知。

貶范立禮爲兵科都給事中,以立禮任海陽處參政勘堤路失實故也。

以都督同知祿郡公丁文左行安廣處都總兵使。

命京官往清華,乂安二處開例。


甲辰,二年(明永曆十八年,清康熙三年)[1664]

春,二月,參酌會試場條例,自是永爲常例。

帝加尊王以殊氇,曉諭文武臣僚曰:「朕聞建無窮之基,必有無窮之聞,有殊常之功,必待殊常之禮,刊諸琬琰,萬世可覆。我國家乘時啓運,應天順人,太祖高皇帝起義平吳,時多賴賢臣宣勞,而功弘開創,冠帶衣裳因而復正,綱常統紀賴以復明,其茂功盛德,蓋亦罕有。列聖皇帝繼體法祖,時宴賴勲臣為輔,而業保守成,紀綱制度,罔不畢張,號令典文,煥然可述,其豐功偉績'藹然可觀。奈自光紹,統元年間,被莫民之姦臣,竊羿,促之禍心,六年之間已無夏矣。所幸皇天啟中興之基,篤生鄭先祖世祖太王,成祖哲王,奮起布衣,糾率義旅,爲天下除殘,安社禝爲念,尊立我皇祖莊宗裕皇帝,中宗武皇帝,中興基業,實肇於此。至英宗峻皇帝嗣位,時有小人耿潝、廷彥之讒,致有不平之事,此時成祖哲王,處大疑而不恤,任重責而不顧,欽立世宗毅皇帝,卽位於萬賴行在殿,仍發大兵掃除僞莫,收復京城,英雄並入彀中,天下已運掌上,又能篤尊君之義,奉迎聖駕進御昇龍城,物光復夏,社更生春,其聖德文功,輝暎天地,泰山磐石,寧撫國家,雖中興之詩,中興之碑,曷足以形容其萬一。繼以敬宗惠皇帝,規國綿長久之休,于家篤婚媾之義,不意結與逆椿之邪謀,卒啟不祥之貴,此時成祖哲王無纖芥于胸中,不以天下自私,更尊立我皇考神宗淵皇帝,誔膺景命,嗣守鴻圖,若禮若度,全資文祖誼王造就之功。玆大元帥掌國政尙師西王保乂皇家,撫安中外,其忠愛拳拳,始終弗渝,又專委王世子欽差節制各處水步諸營兼總政柄太尉宜國公鄭根內贊政機'外揚武衞,殄不庭之烏寇,復有指之舊疆,功蓋宇宙,德被生靈,天下賴以史平,而我家統綿有永,治享無窮,大抵皆王家匡扶其力之所致歟。逮皇考適倦于勤,危疑之際,全賴尙師西王任託孤之寄,惟節制府及大臣文武百官等尊立朕郞皇帝位以繼大統養正旣顯蒙功,歸妹又諧泰祉,其交修倚賴,若是其切,視夫前代之功之德,益以大矣。曾聞古者敬大臣之禮,有敬以不名,有敬以不拜,况今尙師西王,有大動勞于天下,其功德如天,精忠貫日,質諸前代而未有,參諸前史而未聞,若不茂著表揚,何以稱王文之功聖之德,副朕倚望之心,繼今應尊以不名不拜之禮,其入朝特設板床於御殿之左以示殊禮朕以幼沖嗣位,雖未徧知來歷事由,然常聞顧命之言,不得不宣諭天下,使知王家功德之盛,爾等欽哉。」

三月,會試天下擧人,取中格武惟斷等十三名。

以阮潤爲刑部左侍郞,阮國樾爲刑部右侍郞,黃榮爲大理寺卿。

夏,四月,命副將少傅宗郡公鄭橫,陪從禮部左侍郞豐禄子吳濬覆考各處生徒于珥河沙中。先是,試法疎闊,尙容懷挟,庚子以來,雖昌止,棄周密,中擧者多有木訥借手,衆議沸騰。至是,命官考丁酉,庚子,癸卯三科生徒,考題用唐律詩一首與暗寫傳正文兼大註,入格者仍生徒,不入格者留學三年,免役,再試不中者,始還民受役,時不入格者過半。

五月,麥大熟。

禁便許職爵。時倖濫之徒,多妄求職爵及封贈,致有名器冗濫,故禁之。

立粟米五量法,其龠合升斗斛倣黃鍾律爲準,頒內外各衙門,一體遵行。

六月殿試腺阮曰庶進士出身,梁茂動等十二名同進士出身。

以阮能紹爲吏部左侍鄭,武榮進爲副都御史,阮名實爲清華處參政,黎公朝爲清華處憲察使。

貶吃右都督萊郡公鄭柏爲都督同知,都督同知纘郡公鄭植爲都督僉事。時鄭柏,鄭榇同任提領,不能戒戢手下,肆行冗弊,受賂銀錢,以是貶之。

閏六月,右都督全郡公鄭梯卒,贈少保。

立追收償罰條例。其大畧以爲,諸在社民有蔡凶人,同族同社平時不能戒,至事發又不能捕納,各罰錢五拾貫,其所償財命錢,收在犯人,不得連捉。若犯人窮無所出,許以罰錢給被害人送葬,自是該勘諸司遵以爲常。

秋,七月,申禁衣服過制。時官員民庶,衣服多有不依官尺裁制,至是復申禁之。

八月,以范質爲刑科都給事中。

冬,十月,刑部尙書桂堂侯致仕文允橫卒,贈郡公爵。

十一月,戊子朔,日有食之。

己丑,彗出東南翼轸分,尾指張宿,長五丈,帝與王交修儆省,避官殿,減膳徹樂,一武臣僚商議時政得失,卽撕去非額水陸巡司凡士二處如正大巡,奮巡之類。人心悅喜,目是彗漸消散矣。

時諸犯人已經論罪,逬遁者多,令旨許各自首,重者減,輕者赦,不首者抵罪。

設五府掌署官,加太傅溪郡公鄭杖爲中軍都督府左都督掌府事,太傅莅郡公鄭保爲東軍都督府左都督掌府事,少尉雲郡公鄭梭爲南軍都督府左都督署府事,少尉豪郡公黎時憲爲西軍都督府左都督署府事,少傅奠郡公鄭握爲北軍都督府左都督署府事。

備置六部尙書員數,以參從范公著爲吏部尙書,從陳登選爲戶部尙書,阮能紹爲禮部尙書,武惟志爲兵部尙書,潘兼全爲刑部尙書,又以黎仕澈爲御史臺都御史。

論奉使功,以禮部右侍郞芳桂伯黎斅陞爲工部尙書,陞侯爵,國子監司業延禄子楊浦爲エ部左侍郞陸伯爵,刑科都給事中義嶺男同存澤爲戶部右侍郞,陸子爵,又以阮纪濱通諳北語,隨使濟事,陞爲京北處參政伯爵。

以大理少卿香澤子武方丈爲太僕寺鄕,太常少鄕廉勇子陳登瀛爲尙寶寺鄕,以其隨理國府,常從征伐有功故也。

聘王次女鄭氏玉𣖮爲正宮。

令旨各處承司送下所屬縣官,遞年至十月期,往勘民間堤路,有應築作者,備實以聞。某處程小者,照補水霱鋈鶩,任置役,許響羃。某審羃大,待差官押作,期以正月初十日起功,三月中旬完成,永爲恒式。

命官平補四鎭季税例。

十二月,清遺正使吳光,副使朱志遠等來諭,祭神宗淵皇帝,其祭文曰:「遐方抒慕義之悃,屛翰宣猷,國家弘柔遠之恩,贈唁示卹。爾安南國王,輸誠納款,向化歸心,獻馘而俘僞王,助兵以除鄧賊,克宣忠藎,茂著勳勞,方將寵錫殊恩,何意溘先朝露,玆聞訃吿,憫惻良深,特頒祭賻之儀,以昭軫悼之意。嗚呼,効共球於南服,永篤忠貞,賁華袞於幽宮,式光泉壤,靈如不昧,尙克欽承。」

南郊殿成。


乙巳,三年(明永曆十九年,清康熙四年)[1665]

春,三月,許內外各陞職次,以翰林院侍講鄧公頊爲工部右侍郞,黎德望爲海陽處承政使,阮偉爲安廣處承政使,范維質爲東閣大學士,阮泳爲乂安處參政,范立禮爲山西處參政,裴廷貞爲東閣學士,阮公璧爲太常寺卿,阮廷正爲奉天府尹,范質,黎得全,汪銳,梁誼,黎榮,黃德敦竝爲都給事中,阮榮盛,武弼諧爲提刑監察御史,杜善政,阮公弼,武求誨,黎志道,黎仁傑,譚登用並爲給事中,賴登進,黎致平,枚仲和,費登任並爲憲察使,武公平,吳策諭爲翰林院校討,阮廷柱,阮光繕,黎軾,阮仕敎,汝進用,梁茂勳,武卓犖,阮曰當,阮進材,裴宗並爲監察御史,又以經歷阮光岳爲司業,阮登明爲興化處憲察一使,張論道,黎純噽,寧達,黎僚,阮嵩並爲監察御史。時光岳,登明等原被貶罷,至是准許陞次,故復得錄用。

令旨御史臺,考課內外任各衙門官並吏行過事跡,官則立爲三等,吏則分爲二等,歳季備類以聞,論行黜陟,自是以爲常式。

夏,四月,加諒山藩臣阮廷繼爵弘郡公,以其諭得土酋閉公亮,閉國濟歸命故也。

以參議范公兼爲山南處參政。

禮部左侍郞慈廉侯阮可濯,以年老乞致仕,許之,加陞工部尙書慈郡公,更給以惠養田祿。

令旨申禁鬪鷄圍棋賭博及巫覡僧尼等事。

令旨內外該勘諸司,凡勘訟有所論刑,備類以聞,罪至死者付下覆議施行,罪刖杖者便宜行之,毋得淹滯。

秋,七月,禮部左侍郞豐祿子吳濬,年七十,乞致事,許之,加陞ェ部尙書伯爵,更給以田禄,隨行惠養。

八月,册立正宮鄭氏玉𣖮爲皇后。

尊親生母范氏玉厚爲皇太后太后雷陽㫧銳人

冬,十一月,命官考刷內外各司行過事跡,貶戶部尙書川郡公陳登選爲戶部左侍郞,禮部尙書陽郡公阮能紹爲禮部左侍郞,吏部左侍郞衝江子紀宗澧爲禮部右侍郞,都御史桂海侯黎仕澈爲刑部左侍郞,副都御史麗海子武榮進爲太僕寺卿,僉都御史暴川男鄭時濟爲鴻盧寺鄕,刑部尙書瑞郡公潘兼全爲戶部右侍郞,以登選等舊任御史及仕澈等當任御史勘訟逾期,而兼全舊任吏部銓除超次故也。先是,吏部尙書范公著之子公兼由參議陞作參政,朝臣以爲不可,相率力爭,王不悅,卽命公著與黎斅査刷諸司所行奢,故並被貶黜。

立除任品次條例,間有軍功,前已授便許職超資,再照功次循品銓除。

令旨各處承司精擇屬內各縣社有孝廉者,卽以名聞,命官閱選,隨材授任。

申明行儀品眼器用各條。

十二月,以申德才爲參督漢郡公。

加兵部右侍郞潤裔子胡士揚伯爵,以其累往關上候命接使濟事故也。

以戶部右侍郞義嶺子同存澤爲工部左侍郞。

加提刑監察御史武弼諧爵書澤男,刑科給事中黎仁傑爵朗圭男,並以奉差往安廣公務故特許之。

以陳進朝爲參督兼郡公。

令旨自今該勘諸司,斷已當理,而訟人妄自翻覆者,各隨訟理大小,照官品高下,論謝錢有差。

東閣大學士范維質卒,贈工部右侍郞。


丙午,四年(明永曆二十年,清康熙五年)[1666]

時莫孽敬宇竊據高平,荼毒方民,太原藩將通郡公何仕置率本處兵討之,爲賊所獲,報至,王命太傅莅郡公鄭棟爲統領,少尉豪郡公黎時憲副之,鴻臚寺卿杲川男鄭時濟,吏科給事中杜善政爲督視,領諸軍往進撃。敬宇乃殺通郡公何仕置,棄其巢穴,遁入山林。於是,官軍縱火焚毀所居而還。

二月,擢清華參政阮名實爲鴻臚寺鄕,賞錢一百貫。時有監察御史黎僚,原與名實同士望科,素所相識,及僚丁父憂,回家守制,多行悖理不法,有訟到衙門,名實鞫得其狀,斷以公義,謹啟論糾,上嘉其不私親,故特賞擢之。

夏,四月,旨傳諸該管將校撫養士卒,如有病恙,給以藥餌保養,歳以爲常。

以汪銳爲清華處參政。

五月,清遣范成功,馬文壁齎勅論出南關,令拿解海寇楊二,揚三黨輩,命東閣學士裴廷貞,翰林侍書陶公正往關上接領回京。

甲午望,月有食之。

令旨該勘各衙門所勘諸訟,或當受而不受,及訟人越吿者,論罰有差。

六月,庚戌朔,日有食之,大赦天下季税十分之一,民心大悅。

令旨許內監各員所養子孫饒蔭,限以職品高下爲差。

秋,八月九日,有星隕如雨。

九月,王經理巡省民風,行至鹽戶海門鹽戶,社名,屬瑞英縣,存問民間長老,頒賜繙錢,八十以上人參繙,七十以上貳繙,民情喜悅。又令於海面排列船艘,載渡兵馬,練習戰陣,張耀威武。復行至五漫地方,頒賜長老,亦如之。乃還京。

以武兼爲山西處參政,阮廷正爲京北處參政,阮公璧爲海陽處參政,陶公正爲奉天府尹。

十二月,許安廣處承政使純禮伯阮偉陞エ部右侍郞侯爵致仕,偉時年七十有七。

平調京北處參政廣林伯阮勢濱爲太原處參政,以其考課失實也。


丁未,五年(明永曆二十一年,清康熙六年)[1667]

春,二月,會試天下擧人,取中格阮有登等三名。

三月,清遺正使程芳朝,副使張易賁齎册文,封帝爲安南國王。命東閣學士裴廷員,吏科給事中杜善政往迎接回京,行欽受禮,其册文曰.,「來王來享,要荒昭事大之誠,悉土悉臣,國家著柔遠之義'象賢崇德,爰載舊章,繽服承先,宜加新寵,配安南國嗣子黎,日南啟宇,辰北歸心,圭璧視躬,夙被禮義之化,梯航奉職,遠慕聲敎之隆,頃復納僞印以攄忱,繳僞勅而效順,念爾忠貞世篤,允揚繼述於前徽,譽命未光,爰有綸音之下逮,特遺內國史院侍讀學士支從三品俸程芳朝,禮部儀制司郞中張易賁封爾爲安南國王,奄有屬郡,撫玆舊邦,守職宣猷,用永綿夫帶礪,制節謹度,期報答於君親,欽哉,無替朕命。」

夏,四月,殿試,賜阮冠儒等三名同進士出身。

令旨乂安處南河諸縣社民人,有以堅義功祗受勅命,止復其身,其子孫與百姓同。

加兵部尙書芳磺侯武惟志爵芳郡公,戶部左侍郞義舍侯裴挺爵義郡公,以其奉侍潛邸日久,累隨征伐有功故也。

令旨開例官校正清華,乂安官田數另率及寓居人率等條。

五月,以王孫榮良侯鄭栐爲副將都督同知良郡公。

令旨戒管兵官毋得脧削苛虐兵民。

命京官分行四鎭,閱選民丁,取其强健者爲另,送歸隊伍,以時練習,俟備差行征討。

遣兵部右侍郎潤裔伯胡士揚,東閣學士裴廷員往關上候命。

六月,清河處河決水溢,渰浸民田。

秋,七月,遺正使阮觀,副使鄭時濟,黎榮等如清歳貢,又遺正使阮國樾,阮公璧如清謝恩。

令旨管兵官不得留房另兵,規取錢財。

以署衞事隴郡公范院爲都督僉事,以其奉侍潛邸日久有功故也。

八月,有無賴僞徒嘯聚於永賴,瑞英地方,僭號應天,于時瑞英縣縣丞杜文洽與永賴會庵人陶世相等率本部民擒獲,檻送京師,斬之。其文洽,世相等各加陞職爵有差。

九月,大擧進征高平。時高平地方猶爲莫敬宇阻據,拒違朝命不臣,州民陷溺。於是,王親提大兵進發諒山道,委節制府太尉宜國公鄭根統督諸將進發太原道,差太傅莅郡公鄭棟,少尉雲郡公鄭掳,少尉豪郡公黎時憲,少傅奠都公鄭握,都督同知禄郡公丁文左,立郡公黎珠等爲統領督率,以禮部左侍郞陽郡公阮能紹,刑部左侍郞桂海侯黎仕澈,工部左侍郞延祿伯楊滤,兵部右侍郞潤裔伯胡士揚,鴻臚寺鄕海山男阮#實,監察御史張論道等爲督視,分道並進,直抵高平。敬宇聞大兵至,乃與其黨奔入內地鎭安州,諸道進趕哨拿,俘獲莫氏族屬男女與其徒黨及人畜器械財物不可勝紀,先後歸降者益衆。王體好生之德,諸投降 者,特加恩宥,脅従者一皆寛赦。又宣布明諭,安集州民,各使復業,率遵聲敎,一方之民咸蘇徯望焉。

冬,十月,丙戌望,月有食之。

都督僉事穎郡公鄭棵卒于軍,贈左都督。


戊申,六年(清康熙七年)[1668]

春,正月己丑,有天掊星出西北方,長半丈,形如彗星。

是年旱。

二月,王大捷凱還,留都督同知禄郡公丁文左鎭守七泉地方,以鴻臚寺鄕沅名實爲督同,至京告廟奏捷"凡莫氏渠魁,寘之國法,其餘悉皆放赦。

四月,帝以王復國簪有大功,乃尊封爲大元帥掌國政尙師太父德功仁威明聖西王,其册文曰:「朕惟皇天生賢聖之才,所以福國,人居設尊貴之禮,用以答勳,誔協明徵,載鏤華册,啳惟大元帥掌國政尙師西王,英雄蓋世,忠厚傳家,昔成祖續世祖鴻基,尊立先君,贊成恢復之功,平定之績,玆勳王率誼王大業,夾輔沖人,賴多匡扶之力,造就之仁,政圔而朝重社安,威加而內平外聾,親提三軍進討高平之莫孽,巢穴掃空,規恢一統,混同先王之舊疆,版章盡復,諒盛德大#之素著,信異數殊禮之當加,特遣特進金紫榮祿大夫陪從工部尙書芳桂侯黎斅捧齋金册,晉尊大元帥掌國政尙師太父德功仁威明聖西王,王其光受鴻圖,命永膺於眷祐,奠安鱉極,世丕顯於治平,王家綿有道之長,皇圔衍無疆之慶,欽哉。」

令各處諸社村民如有重例者,各備以聞,付監督平例官査實量減,分與本縣各社共受,以均賦役。

六月,以都督同知祿郡公丁文左爲左都督,都督僉事繽郡公鄭(木森),提督燕郡公鄭枊竝爲都督同知,兵部左侍郞延祿伯楊鴻爲吏部左侍郞,立郡公黎珠爲都督食事,枚世康爲參督弘郡公,提督芳巖侯陶光廣,參督楊林侯劉世賡竝陞郡公爵,太原道監察御史梅林子張論道爲東閣校書,僉太監才兼侯鄧仕榮爲太監,竝以從征高平,俘獲賊黨有功故也。

秋,七月,都督僉事通郡公鄭棒卒,贈右都督。

山南處參政范公兼罷,以督押堤路假作且緩期故也。

八月,禮部左侍郞陽郡公阮能紹卒。能紹爲人質直,居官清白,南河之役,參贊軍務有功,至是卒,贈禮部尙書,賜謚忠肅能紹,清池弘烈人

削阮德忠官爵。德忠桂楊桂塢人,少保豪郡公阮德業之子,甞從征伐,果敢善戰,累官至都督同知爵瑞郡公。王以次女鄭氏玉檉嫁之,但性殘忍,恃功驕橫,第宅僭侈,又父子潛貯器械,私發與民,陰圖不軌。事覺,付下廷議,反形已具,王念其有戰功,止削奪官爵,免死,而誅其子阮德兼等三人。

九月,甲辰,日上一抱一背,現于允方亢宿度。

許國子監司業綏禄伯阮光岳陞翰院侍讀致仕。

冬,十二月,參從吏部尙書兼東閣大學士少保燕郡公范公著年老乞謝事,上慰諭眷留,公著懇請益力,上許之,加陞國老太保參預朝政致仕。

許戶科給事中慶堂男阮公弼陞吏科都給事中職子爵致仕。


己酉,七年(清康熙八年)[1669]

春,正月,清遣內秘書院侍讀李仙根,兵部郞中楊允傑齎旨諭來,使我以高平四州退還莫氏。時廷臣與清使瓣解,往返數四,清使堅執不聽。上以事大,惟共寺命姑且從之。

十四日,文祖誼王太妃陳氏薨。時清使李,揚等遺前路李唐胤,趙光勗,魏象賢等備儀致祭。

二月,使臣阮國櫆,阮公璧,黎榮等還國。舊制貢三年一往,餽送煩數。明朝萬曆年間已准例六年兩貢並進,至是,欲如明故事,乃修本,遣國櫆等如清,一體奏請,清帝許之,是後遵爲常例。

夏,四月朔,日食旣。

是年旱。

五月,太僕寺鄕麗海子武榮進卒。時榮進奉命督鎭高平,會清朝遺使宣旨,以高平四州退還莫氏,乃還京,回到中途病卒,贈兵部右侍郞伯爵,差官慰祭。

六月,以武惟志爲禮部尙書,陳登選爲兵部尙書,黎斅爲刑部尙書,並加參從宰相。

以裴埏爲工部尚書,同存澤爲都御史,阮宗澧爲戶部左侍郞,潘兼全爲刑部左侍郞,鄧公頊爲吏部右侍郞,阮茂材爲戶部右侍郞,阮名實爲副都御史,吳珪爲僉都御史。

論奉使功,以阮國櫆爲禮部左侍郞玉池子,阮公璧爲刑部右侍郞嘉昌男,又以阮潤,鄭時濟卒于清,追贈阮潤爲工部尙書伯爵,鄭時濟工部左侍郞子爵,仍給民田祀事。

以黎珠爲都督同知,馮恩義爲參督,並以其護送文祖誼王太妃喪事襄成故也

秋,七月,都督同知萊郡公鄭栢卒,贈左都督。

八月,以胡士揚爲吏部右侍郞

九月,以爵郡公黎廷堅爲提督。時廷堅留守山南,治事廉平,盜息民安,故特擢陸二次廷堅,安定沛寨人

旨傳,凡徵收季税及奉買供用貨財,毋得要索外例與抑買賤價,以悦民情。

初宣光安北營嘉國公武文密於恢復之日,率兵從義,累有功勞,先朝仍鎭宣光地方,許以世守傳襲,其子太傅仁郡公武公紀,孫太保和郡公武德恭,並能繼承先志,恪修臣職,至曾孫少傅宗郡公武公悳,恃其山川險遠,陰蓄不臣之心,僭稱王爵,僞立朝班,又結黨于莫孽,屢有交書往復,事跡頗露,上以勳臣之後,含容未忍問罪,至是,公惠因與手下麻福長不平,內懷疑懼,赴京自訴,行至東蘭巡,夜爲人所殺。事聞,上以公惠雖失臣節,然念彼祖父有大勳勞,義不可絕,乃立其子武公俊為後,許爲都督僉事,賜爵寬郡公,頒給民禄,使之承祀,其諸子女悉加慰撫。又以麻福長不忠所事,乃監于獄中。

冬,十月,議行善政,革弊習令,凡十八條。其一,前代帝王及各神祠,舊有皂隸,付禮部査實論行。其二,廟祠祭禮,許府縣官依例遵行,二司吏不得干預。其三,往年不合格生徒及士人補另已歸農者,並許應試。其四,辨舎吏之廉平貪冗,以爲賞罰。其五,別諸吏之勤幹狡猾,以備陞汰。其六,諸贖罰錢未收得者,一皆饒赦。其七,留監囚人有饑渴者,隨時給養。其八,輕重諸刑並付刑部覆議。其九,擇良家子弟爲社長,俾訓化社民,嘵知禮義。其十,諸渡津處隨水淺深取濟功錢,不得過索。其十一,凡迸罪者,許鎭守拿捉。其十二,刷訟事例,許前次勘官詳註事跡,俟後次官刷行。其下六條,皆申明勘訟之事。頒布天下,遠近無不喜悅。

平補四鎭季銳例成。初國家恢復伊始,賦稅因循惟舊,輕重未均,乃者王命官分行天下,照隨民產厚薄,田壤肥磽,平補季税例額有差,至是乃成,卽具著令例,頒許官民,各守其一,俾得遵據,遂爲經常之制。

禁勸農河堤索取民錢。時任是職者,不曾衝省勸課,惟務索民賀禮,故嚴禁之。

十一月,封王孫鄭橡爲副將謙郡公。

賜參政黎得全子爵,參督洮郡公范晟爲提督署衞事,匡武侯范錄爲參督,以得全奉差督視乂安日,規料差撥捉得逆賊張福裡,而晟,錄亦預差行捕拿有功故也。

以阮名實爲兵部右侍郞。

閏十二月,賜胡士揚侯爵,裴廷員,杜善政等男爵,以候命迎接使臣有功故也。

旨傳歳季刷訟事例,遞年十月,御史臺送下該道,轉送內外各衙門,備類所勘諸訟,並詳註事由,納在後次官,俟刷畢,以次轉納在御史臺,御史臺亦類本衙門所勘諸訟,及具類前次簿轉納,侍旨論行,以備黜陟。


庚戌,八年(清康熙九年)[1670]

春,三月,火星入南斗。

月入南斗,色赤。

金星入太微。

命山南參政碧江子黎得全,刑科都給事中陳春榜等齋論文,往諭順廣阮氏。于時得全等奉命,至布政日麗海門,使行人先遞關文通報,又以言詞往復數四,阮氏拒命不納,得全等遂回京。

夏,四月,貶山南處憲察使黎致平爲海陽道監察御史,以督押堤路料事未明故貶。

命禮部左侍郞阮國櫆,吏部右侍郞鄧公櫍陪侍經筵。

五月,不雨,人多疫癘,上清心密禱,仰祈天貺。

旨傳凡奉給官田,止許耕種本貫十畝,其餘照收稅錢,不得濫耕。

六月,以提督晉郡公鄭檱爲都督僉事,左校點禎祥侯黎時宲爲參督。檱,陶光饒之子,奉賜姓鄭。時宲,黎時憲之子。


貶山西參政武兼爲戶科給事中,以備類堤路緩期故也。

命少尉豪郡公黎時憲爲統率,吏部右侍郞潤裔侯胡士揚爲督視,將兵經略宣光地方。時宣光麻福長之子惠挺麻福蘭及其弟趂勝麻福淀聚衆劫掠,方民騒擾,上乃命時憲與參督詠郡公阮德霑等分道往撃,擒獲福蘭斬之,福淀北奔入內地,時憲等乃安集州民而回。

秋,七月,以陳興學爲參督朝潤侯,陳輿讓署爲衞事朝憲侯,以其能糾率鄕兵,襲撃賊黨,再隨軍討賊,故論堅義功,乃許之。

贈工部尙書狐郡公阮道安爲少保,追念其奉侍王潛邸講學故贈之。道安,慈廉福演人。

九月,鄕試各處士人。

旨傳:分補鄕試場供頓事例,凡某縣有應除某社民,許二司照本處各縣平補共受,以均力役。

冬,十一月,會試天下貢士,取合格陳世榮等三十一名。

旨傳:禁通同外國盜賣銃口。

立賞吿捕强盜令,今後如有捉得强盜,並探得盜劫殺人者,重者賞以官職,輕者賞以銀錢,或饒官役,其高藏停止,以盜劫罪罪之,或罪人在'迸,知情容養者,按律論行。

十二月,以署衞事舒泰侯阮仕健爲參督,工科都給事中黎公朝爲禮科都給事中,以其奉差開例,爲民所保故也。


辛亥,九年(清康熙十年)[1671]

春,正月,殿試,賜劉名公進士及第第一名,韶仕琳進士及第第三名,黎有名,武廷臨進士出身,黎雄稱等二十七名並同進士出身。

二月,命官閱選四鎭另兵,補入除伍,時加敎習,以俟明年大擧。

夏,四月,兵部尙書潁郡公阮悌致仕,加陞少保,悌時年七十八。

秋,七月,命朝臣各舉所知,凡有學行政術堪爲守令者,二品擧四人,三品至五品擧三人,六品至八品舉二人,各以名聞,付吏部銓除任職,擧得其人者,議加獎賞,如見或負所薦,肆爲貪墨,許先陳言,免其連坐,若隱不以聞,罪亦如之。

八月,己酉朔,日有食之。

清朝平西親王欽旨,委開化鎭標遊撃曹,知府劉,解送迸罪人麻福淀竝伊家人就交界,乃差官領回,與麻福長並誅之。

九月,命兵部左侍郞黎仕澈,吏部右侍郞鄧公頊等考課內外各衙門,時同存澤獨任都御史,勘訟多有逾期,以是罷職。

冬,十月十五日,帝崩,群臣上尊號曰:豁達睿聰剛毅中正溫柔和樂欽明文思允恭克讓穆皇帝,廟號玄宗。

十一月十三日,奉玄宗穆皇帝梓宮回葬於暴盛陵,立乾龍殿奉事之,從皇太后鄕也。

初,神宗崩,皇次子維禬時方二歳,王與正妃鄭氏玉瓏養之府中,涵養薰陶,成就德性,至是玄宗崩,無嗣,王乃旨諭節制府及大臣文武百官曰:「我聞天下者皇朝聖祖神宗之天下,頃遭國運中衰,致使莫姦上僭,時我先祖考奮起義旅,推尊夾輔列聖皇帝,掃除莫氏,收復京城,開拓封疆,奠安國勢,好通北國,王爵晉封,玆我承祖宗功德之傳,任社稷生民之寄,篤忠貞大節,昭精白一心,纘修先緖,保乂皇家。當神宗淵皇帝在御,則協恭同寅,懋勉政事,夙夜謀慮,興致太平,迨神宗淵皇帝陟方,則亨屯濟蹇,左扶右持,明言用保,弘濟艱難,尊立大行皇帝於幼沖,嗣位之初,薰陶聖德,就將敬學,聲名洋溢外方,信義有孚上國,寵以王章,榮以金印,居位垂有十年,時和年豐,民康物阜,號令典开,煥然可述,加以內平四海,外譽百蠻,其土地之廣,人民之衆,視於昔時,大有逕庭矣。詎意本年十月十五日,大行皇帝上賓,嗣承猶乏,第念神器至重,惟先君之子有賢德者,足以克堪。今皇弟黎維禬,乃先帝神宗淵皇帝之次子,適値先帝於倦勤之日,甫初二歲,奉囑託阿保鞠育于府中,蒙養匡救,敎導誘掖,正言正道,日使聞行,鼓年十有一,德年俱長,賢孝夙聞,可承大統,應尊立卽皇帝位,以副天下臣民之望。節制府暨大臣文武百官等,當體我至意,同心修輔,夙夜祇勤,各盡當爲,以成致治之功,以躋悠久之盛,保永世惟帝惟王之業,勗哉。」

是月十九日,丙寅,王親率節制府曁大臣文武百官,尊立皇弟維禬卽皇帝位,以明年爲陽德元年,大赦。

尊王正妃鄭氏玉瓏爲國太母。

嘉宗美皇帝[编辑]

諱維禬,神宗次子也。初神宗崩,帝甫二歳,王命正妃鄭氏玉瓏養于宮中。玄宗崩,無嗣,遂登大寶,在位四年崩,壽十五歳,葬福安陵。帝體貌英偉,天性寛和,有人君之德,惜夫享國不久,未見其有爲也。

壬子,陽德元年(清康熙十一年)[1672]

春,正月,仍給開國功臣黎來祭田,留孫姪世守祀事。

三月,以楊澔爲御史臺都御史,阮宗澧爲吏部左侍郞,阮茂材爲副都御史,黎得全爲僉都御史。

夏,四月,王以廣南阮福瀕久違朝命,負固不服,吿祭于天地神祗,聲罪致討。

命副都將太傅莅郡公鄭楝爲統領,預往乂安屯鎭,協與統率少尉當郡公陶光饒規料布置,控制邊方。

以范質爲大理寺卿。

五月,鎭守乂安處兼鎭布政州統率官左匡軍營副將少尉當郡公陶光饒卒。光饒奉侍王潛邸日久,累期討賊,安內靖外,多有勳勞,在鎭凡十八年,令行禁止,盜賊屛息,邊睡晏然,年七十一,卒于鎭,贈太宰,賜諡純謹,褒封爲福神,立祠享祀。光饒,青威泉甘人。

六月,王親扶皇上御駕親征,委節制太尉宜國公鄭根總提大兵直進廣南,順化地方。時御駕南征,寛郡公武公俊在京,遁歸宣光,攻劫州民,留守京城少傅奠郡公鄭楃差兵追殺之,盡獲其黨而還。

副將少尉美郡公鄭桓卒,贈太保。

工部尙書少保錦郡公致仕阮厚眷卒,年九十五,加贈戶部尙書,賜諡文斗。厚眷,至靈樂山人。

秋,閏八月,大軍進到布政州,差諸將分道進討。節制太尉宜國公鄭根親率大兵渡河,頒曉諭于頃化,廣南二處民人曰:「伐罪救民,乃王者興師之義,爾之二處人民本是皇朝聖祖神宗之土地人民,非阮氏開拓之所有,仰荷先聖王念及莩葭之親,奏知先皇帝,准許端國公鎭守二處,供納貢税,以資國用,指誓天地,期以始終,盡節爲臣。于時先聖王志厲恢復皇家,勦除僞莫,端國公居在外鎭,曾無汗馬寸功,及天下大定,始赴京拜賀,先聖王量廣含弘,不敍勳勞,止以親義,仍具本加以職爵,寵祿優厚,位冠廷臣,不意違背約盟,陰圖反側,於庚子年誘使姦臣作亂,私自迸回,有乖臣節,正當裁之以法,先聖王憐愛回容,宥其過失,况差官齎捧勅書,曉諭事理,而焚毀使館,圖劫勅書,陰辱使命,其不軌之心,已萌于此,自後循習,畧不必言。上年差官齎諭,曉以君臣大義,示以禍福兩端,欲彼革心歸命,以免爾民兵戈之苦,共享太平之福。詎料彼孽不能覺悟,更騎慢辭說,拒逼欽命行人,其叛逆不敬之罪,孰甚於此。夫土乃王土,民乃王民,彼之竊據此土者,不知是何名號,而深溝高壘以逆命,厚賦重歛以虐民,脇爾以執戟執戈,何有乎班聯職秩,致爾失學書學禮,何有乎科目功名,迹其所爲,旣負固作逆,又拒我朝廷,再荼雲方民,彼之罪悪如此,容可置而不問乎。民之倒懸如此,容可恬而不救乎。事非得已,兵正言興。玆我恭奉大元帥總國政尙師太父德功仁威明聖西王,翊扶皇上,飭駕親征,専委我以總提大兵,號令諸將,分道進討,期以萬全取勝,盡殄逆徒而後已。爾二處人等,倘能背暗向明,歸仁避虐,或倒前戈以投降,或詣軍門而出首,名目則赦過賞功,小民則輕徭薄賦。倘或別處人民畏罪而逃,有爲賊所誘,竄居于此,如見大兵進至,先來歸命,亦得赦過錄用。若執迷不悟,則火炎崑崗,玉石化焚,到此時節,爾等將安逬乎。特諭。」

冬,十一月,統率黎時憲督本道官兵,直進賊外壘,差所屬僉裳侯梁登光,禎祥侯武俊材乗夜奪戰賊徒于多吝處,燒毀賊寨,斬得賊馘,收得賊旗幟器械,調詣軍門獻納。

以梁登光爲參督,武俊材爲提督,賞其能先登破賊也。

副將都督同知衞郡公鄭陛卒,贈少保。

十二月,王以順廣地濕,又値隆冬寒凍,士卒難久留,遂奏知于帝還師,凡俘獲賊人男女老少皆給錢米發回。

命副將少尉豪郡公黎時憲鎭守乂安處,兼鎭布政州,陪從兵部左侍郞桂海侯黎仕澈爲督視,陪從兵部右侍郞海山男阮名實爲副督視,控禦邊陲,保安方民。

追贈南征陣亡將士職爵田祿有差。


癸丑,二年(清康熙十二年)[1673]

春,正月,車駕至京師。

命阮廷正,裴廷員,黎公朝等往關上候命。

三月,遣正使阮茂材,胡士揚,副使陶公正,武公道,武惟諧等二部如清歳貢,附吿哀事。

賜參督膠璿侯陶登用郡公爵。

以潘兼全爲吏部左侍郞,阮國樾爲戶部左侍郞,范質爲副都御使,申全爲吏部右侍郞,黎榮爲戶部右侍郞,阮廷正爲禮部右侍郞,武良爲刑郞右侍郞,裴廷員爲工部右侍郞。

以同存澤爲兵部右侍郞。先是,存澤任御史臺,勘訟逾期,罷職,至是復用之。

七月,起復參從吏郞尙書兼東閣大學士國老參預朝政太保燕郡公致仕范公著入朝掌六部事,參賛機務。

令文官入王府內閣議事,奉侍內閣自此始。

九月,陶光輝有罪伏誅。光輝乃光饒之子,藉父功蔭,蒙加職爵權祿,配以郡主,而乃驕弄自恣,多行悖逆不道,又陰營居禁地,有訴吿事發,付下廷議,盡得情狀,論梟首以正條律,王念彼父多有功勞於國,降賜絞死,倂誅其黨兼禄侯鄭楏。

鄕試各處士人。是時清華處參政武求誨多受銀錢,寄托士人為 肆場。奉天府尹吳策諭應務試場,潛將文書入場,私使家人代寫試卷,混送入考取中,規取錢財,事覺,並加徒刑。山西處參政黎志道私考士人失實,又於場中以無中卷標名中榜,及多寄托士人爲肆場,論罷職。其各府縣校備類士人得實者獎賞,失實者贬罰,各有差。

冬,十一月,會試天下貢士,取合格阮公望等五名,及殿試,賜裴光運等並同進士出身。

十二月,考天下士望,取阮洐等三十名,除內外任各職。

罷參從宰相刑部尙書芳桂侯黎斅,東閣校書梅林子張論道等職爵,贬吏部左侍郞瑞郡公潘兼全爲太常寺卿侯爵,兵部左侍郞桂海侯黎仕澈爲諒山處憲察使職伯爵,以其便許勅旨,幷憑批各衙門吏應務,間有多少故也。

以阮國櫆爲吏部左侍郞,阮曰庶爲吏科都給事中。

參從宰相兵部尙書川郡公陳登選卒,登選爲人沉毅端正,學識該博,南征之擧,參賛軍務,籌畫有功,至是卒,贈戶部尙書少保,賜謚雅量。登選,安勇黃梅人。


陪従兵部尙書少保潁郡公致仕阮悌卒,贈戶部尙書少傅,賜謚惠虞 悌,玉山禾場人。


甲寅,三年十月以後,改德元元年(清康熙十三年)[1674]

春,二月,令旨訓誡各職司,大畧以爲宰相之職,在乎進賢退不肖,當量才授官,度德定位,使鄕大夫各當其任,不得以私心白用。吏部之職在乎權衡人物,當察言行觀器識,可爲京官者除京官,堪爲守令者銓守令,不可御私取舍。刑部覆視之官,如見重囚,付下覆議,合公同審讞,務以得情爲本,不得稽滯逾期。御史耳目之任,所以振紀綱而警風采,凡宰執有過,將臣有失,百司違法,時政有闕,並許糾劾陳言。提刑監察御史職専諍論審瓛案問糾劾察錄照刷等事。監察御史彈劾之責,如見時政有闕,百官有過,當陳言糾劾。吏科繳駁之任,如見吏部銓序非才,則論駁封還。刑科亦繳駁之任,如見刑部審讖不公,亦論駁封還。提領職掌整理畿內橋梁道路,開渠决水,救火防姦。府尹弾壓之官,如見權責勢家不等員人,驕縱遊俠,弗遵法制,許得彈糾懲治。鎭守留守職専擒制盜劫,防禦姦非,當保安方民'不得擅置非例職名,肆爲民擾。憲司職掌,如見本處災異水旱,一體陳言,承司府縣肆行違法,鎭守留守不禁姦非,並許彈劾糾奏,又巡行屬內,廉訪疾苦,査勘權勢,脅捉諸訟。承司朦方面之重寄,如見所屬官司,政治均平應保擧,有不如法者糾擧。郡守民之師帥,如見屬內縣官有政績稱職者保擧,不稱職者糾擧。縣令親民之官,當存心撫字,勸課農桑,興便除害,留意教化,使仁讓風行,告訐俗易。其義婦孝子,亦當轉達旌表,以厚風俗。凡內外各衙門官,如見本吏某人奉公守法,廉勤練達,年月積累,無有過犯者,保擧之,某人恣行貪冗,志在規財,怠慢廢事,有過犯者,卽糾遞斥去。

三月,以王嫡孫副將鄭抹爲左都督。

夏,五月初九日,陪従吏部左侍郞蓮池子阮國櫆卒。國櫆爲人慷慨敢言,訃聞,上深爲哀悼,贈兵部尙書池郡公,賜謚剛忠。國櫆,青池月盎人。

以黎教爲兵部左侍郎,潘兼全爲刑部左侍郞,黎仕澈爲工部左侍郞。先是,斅等緣事旣罷貶,至是復用之。

六月六日,太白晝見,與日爭光。

賜碩忠侯黎時海郡公爵。

秋,七月十八日,帝以王世子節制太尉宜國公鄭根功望隆重,晉封爲元帥典國政定南王,其册文曰:「皇天生賢聖之才,所以壽至治,人君優尊貴之禮,所以表殊勳,亶協榖辰,載數華册,特進開府欽差節制各處水歩諸營兼總政柄太尉宜國公鄭根,英雄蓋世,氣象過人。昔先君恢復舊疆,多賴前王經綸屯亨之力,曁朕躬光膺景命,全資師父造就蒙養之功。保國永奠鴻圖,傳家深貽燕翼,啳惟王嗣克暢皇猷,任征伐則南鋤阮孽,北掃莫徒,功特高宇宙,總政柄則內安中國,外服遠裔,德彌暎乾坤,望允孚四海之心,位當冠百僚之首,特遣特進金紫榮祿大夫參從吏部尙書兼東閣大學士國老參預朝政掌六部事太保燕郡公范公著捧齎金册玉章,晉封元帥典國政定南王,榮加圭瓚,用啟宇田,尙其受命承休,秉彝愼位,政詳典章法度,恪守成規,德得位祿壽名,誕膺申眷,贊皇家緖綿於有永,衍王室業保於無疆,王其欽哉。」

旨准自今王府頒布命令曰令諭,臣民進啟者曰謹啟聞,副王府布令曰令旨,進啟者曰謹啟。

八月,王諭定南王曰:「王者創業垂統,必貽厥嘉猷,世嫡繼體守成,當遵其善法。玆我承家丕緖,攬國大權,修王業,紹先王積累之基,興起治功ノ計安天下,贊聖皇,承列聖繼傳之統,謐寧海宇,磐奠國家,泰山安保鴻圖,豐芑謀深燕翼,於庚子年,已奉加開府位,委總政機,乃能忠愛君親,明習機務,典司庶政,令簡肅,中外悅從,經營四方,威震耀,藩侯賓服,功宴多社稷,寄堪任生民,我仍奏知皇上,欽遵勅旨,晉封王爵,授以總裁國家庶務,內統百官,外均四海,位至隆至重,謨是訓是行。今其知業保已成,幾圖不忽,防非窒慾,正心修身,一言一行,祖宗之懿德是遵,一政一令,祖宗之成規是述。日與親勳大臣文武百官協同心德,共求治理,區處世務,以興太平,官人則量才能課功狀,使官皆稱其職,求賢則察言行試政事,使賢咸登于朝,任將則御以恩威,使將咸樂爲用,愛民則省其征役,使民皆遂有生,爵賞刑罰之權公操信必,禮樂敎化之本,加務詳明,如是,則政事得以脩,紀綱得以振,文德洽而武功成,中國安而外夷服,規模混一,宗社久長,以衍億萬年惟王之業,尙其敬之,以副我委任傳授之意,玆諭。」

帝尊封親生母黎氏玉環爲昭儀。

冬,十月,改元德元,大赦。

旨准推恩武班陞次太傅驚郡公鄭杖,秉郡公鄭(木跬),莅郡公鄭棟等並爲太宰,少尉雲郡公鄭榩,豪郡公黎時憲等並爲太傅,少尉安郡公鄭欉,兼郡公鄭樹,少傅奠郡公鄭楃等並爲太保,恩郡公鄭棉爲少尉左都督,詉將良郡公鄭栐爲少傅,濯郡公鄭𣜰,祿郡公丁文左等並爲少保,詠郡公譚景堅,纉郡公鄭(木森),燕郡公鄭𣔆等並爲右都督,副將孤澤侯鄭楡爲都督同知郡公爵,副將謙郡公鄭橡爲都督僉事,其餘各陞職爵有差。

廢潘兼全爲庶人,送歸清華鎭居住,以其累行事犯故也。又以黎斆,黎仕澈等黨與兼全,貶斅爲興化處參政,仕澈爲太原處憲察使。

十二月,吏部右侍部申全等除內外任各職一千二百三十九員名。

貶乂安處參政梁實爲東閣校書,以其抑取士人銀錢故也。


乙卯,德元二年(清康熙十四年)[1675]

春,三月,使臣阮茂材,胡士揚等回國。

夏,四月三日,帝崩,群臣上尊號曰寛明敏達英果徽柔克仁篤義美皇帝,廟號嘉宗。

論奉使功,以阮茂材爲刑部尙書子爵,胡士揚爲ェ部尙書郡公爵,陶公正爲刑部右侍郞,武公道爲工部右侍郞,並男爵,武惟諧爲東閣大學士子爵。

六月,奉嘉宗美皇帝梓宮回葬於福安陵,立天寧殿奉事,從生母昭儀故鄕也。是時,王與正妃親行拜哭禮,極其哀慟,定南王亦親送至江津行禮,曲盡哀敬,文武臣僚見者流涕。

十二日,皇弟維袷卽皇帝位。初神宗臨崩,囑與王曰:「宮人鄭氏玉(木竹)懷妊方四月間,未卜男女,尙賴王其保護之。」及生而體貌奇偉,年九歳,王育之于府中,至是,王親扶登殿,卽皇帝位,改元,以明年正月爲永治元年,大赦。

定六部職掌事例。吏部掌官爵封賜銓選考課黜陟之政,塡充補給之事。戶部掌土地人民倉庫錢糧調發之政,祿食貢賦鹽鐵之事。禮部掌禮儀祠祭慶宴學校科擧之政,衣冠印符章表貢使朝覲之節,兼總司天醫卜及僧道敎坊同文雅樂之屬。兵部掌兵戎禁衞車馬儀仗器械之政,邊夷鎭戌驛庸險要緊急之事。刑部掌律令刑法按覆獄訟之政,治五刑之罪。工部掌城池橋梁道路土木工匠之政,繕修營造之事,山林園苑川澤之禁。

秋,七月,以武惟志爲戶部尙書,阮茂材爲兵部尙書,申全爲御史臺都御史,鄧公瓆爲吏部左侍郎,黎榮爲戶爲左侍郞,阮公璧爲禮部左侍郞,同存澤爲工部左侍郞,阮名實爲吏部右侍郞,武惟諧爲兵部右侍部,裴廷員爲刑部右侍郞。

九月,鎭守乂安處兼鎭布政州統率官左中軍營副將太傅豪郡公黎時憲卒。時憲爲人智略勇敢,有機變才,治軍號令嚴肅,毎出征伐,數立奇功,年六十有六,卒于鎭,贈太宰,賜謚嚴智,褒封爲福神,立祠祭祀。時憲,雷陽富豪人。

命右都督燕郡公鄭𣔆署鎭守乂安處,兼鎭布政州。

命阮公璧,陶公正入侍經筵。

貶僉都御史杜善政爲戶科都給事中,以其勘訟失當故也。

冬,十月,吏部尙書兼東閣大學士國老參預朝政掌六部事太保燕郡公范公著卒。公著爲人深沉簡重,行有操術,輔王於潛邸日,籌畫居多,當國日久,法度屢有建明,年七十有六卒,贈太宰,賜謚忠勤。公著,康豪遼川人。

十一月,鄕試各處士人。

十二月,旱。

以范質爲刑部左侍郞, 武惟諧爲御史臺副都御史,阮曰庶爲僉都都御史,韶仕琳爲吏科都給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