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记全书/本纪卷之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纪卷之十八 大越史记全书
本纪续编卷之十九 黎皇朝纪
续编卷之一 

玄宗穆皇帝[编辑]

讳维䄔,神宗之子,真宗之弟,在位九年,寿十八岁而崩,葬暴盛陵。帝天资仁厚,神釆端严,居拱之年,海内安治,年谷丰登,亦可谓贤君矣。享国不永,惜哉。

癸卯,景治元年(明永历十七年,清康熙二年)[1663]

春,正月,时帝年幼,王遣左都督擢郡公郑槺,右都督普郡公黄仕科,都督同知强郡公阮授,都督佥事胶郡公郑楹入管四卫兵侍卫。

二月,以胡士扬为东阁大学士,升子爵,阮名实陞男爵,阮廷正陞子爵,以其往关上接领北朝颁赏敕谕银弊故也。

命胡士扬,阮名实,阮廷正等往关上候命。

赠都督同知韬郡公莫敬门为左都督。敬门系伪族属,先已革心归命,蒙加职爵,敬门复回高平,后又霞为臣,五含弘大德,更容纳优待,至是瘦,又赠之。

三月,禁天下官民赌博。

是月十五日,皇弟黎维袷诞生。

夏,四月,加少傅护郡公武公添掌司礼监总太监兼各监司事。

五月,令旨御史台勘问词讼当遵律令守廉勤,仍戒敕十三道监察御史|体遵行,毋得淹留废格。

令旨各处承宪二司查察所属府县官,某能用心抚字,训化部民,公明廉直,政平讼理,某不能尽心恤民,务为苛刻,贪鄙贿赂,怠菝政事者,各以名闻,以倩鞋装。

六月,遣正使黎敩,副使杨澔同存泽如清岁贡,酎谢恩及告哀事。

大水泛滥,渰民田禾,浸民庐屋,快州常信地方水害愈甚。

令旨各处镇守,系诸犯人逃匿,应拿捉付覆议施行。又戒内外该勘官诸犯人不预入议,各随轻重论刑,毋得许赎。

秋,七月,申明教化四十七条,其略曰:“为臣尽忠,为子止孝,兄弟相和睦,夫妻相爱敬,朋友止信以辅仁,父母修身以教子,师生以道相待,家长以礼立教,子弟恪敬父兄,妇人无违夫子,妇人夫亡无子,不得私运货财,居鄕党者长幼相敬爱,便害相兴除,毋以强凌弱,毋唱讼而行私,豪强不得勘讼事,男女不得肆淫风,证讼者以实而无徇货财,旅次者防察而勿拒投宿,勿占道路为园圃,勿侵溪港为沼池,山林川泽之便,与众共之,坊社村庄之长,择人为之,生业务勤,鄕饮从俭毋倚恃权势而安托词讼,毋故将老弱而嫁祸善人,毋托僧尼以避役,毋唆人讼以取财,事争讼者毋为罗织以诬人,业商买者毋聚徒党而为盗,桥梁道路有颓弊者随便修培,吏事簿牒不得倒顚,陵庙祠墓不得侵破,男女勿为巫觋之徒,丧家勿为中元之唱,毋傲慢官长,毋诱卖人口,配匹当辨族类,勿论货财,丧礼各随丰俭,毋索饮食,间耕同田,不得相要钱谷,同居郷邑,不得相攘财物。凡若干条,颁布天下各处承宪府县州等衙门,各抄一本,挂于视事堂,仍转送所属各社民,各书于扁,留挂亭中,许官员监生生徒社长,以鄕饮日会集男女长幼,讲解晓示,使之耳濡目染,知所劝惩。”自是人心渐归善俗矣。

八月,令旨各处承司察属内民,有外国客人寓居者,各类以闻,随宜区处,以别殊俗。

九月,以阮公璧为京北处参政,阮檐为海阳处参政,阮名实为刑科都给事中,黎公朝为清华道监察御史。

修南郊昭事殿先是'南郊已有殿宇,而制度犹尚狭小,至是,王命增加营作,其正殿堂四角柱用石为之基,庭内外并砸以石,栋梁榱桷一皆朱漆ぎ金,规模制度焕尔鼎新。王复命词臣胡士扬等撰文勒石,以纪其事。

冬,十月,养下学花郞道。初有花郞国人入居,中,立为异道,,愚民,鄙夫鄙妇多信慕之听讲之场,群居混杂,男女无别,曩已驱去其人,而书居犹存,弊习未改,至是,复严禁之。

以阮曰任为太原处承政使,范维质为山西处参政。

十月,减赦四镇民季税有差,由被洪水损失禾榖故也。

鄕试天下士人。

十二月,以卫郡公郑植为都督同知。

贬范立礼为兵科都给事中,以立礼任海阳处参政勘堤路失实故也。

以都督同知禄郡公丁文左行安广处都总兵使。

命京官往清华,乂安二处开例。


甲辰,二年(明永历十八年,清康熙三年)[1664]

春,二月,参酌会试场条例,自是永为常例。

帝加尊王以殊氇,晓谕文武臣僚曰:“朕闻建无穷之基,必有无穷之闻,有殊常之功,必待殊常之礼,刊诸琬琰,万世可覆。我国家乘时启运,应天顺人,太祖高皇帝起义平吴,时多赖贤臣宣劳,而功弘开创,冠带衣裳因而复正,纲常统纪赖以复明,其茂功盛德,盖亦罕有。列圣皇帝继体法祖,时宴赖勲臣为辅,而业保守成,纪纲制度,罔不毕张,号令典文,焕然可述,其丰功伟绩'蔼然可观。奈自光绍,统元年间,被莫民之奸臣,窃羿,促之祸心,六年之间已无夏矣。所幸皇天启中兴之基,笃生郑先祖世祖太王,成祖哲王,奋起布衣,纠率义旅,为天下除残,安社禝为念,尊立我皇祖庄宗裕皇帝,中宗武皇帝,中兴基业,实肇于此。至英宗峻皇帝嗣位,时有小人耿潝、廷彦之谗,致有不平之事,此时成祖哲王,处大疑而不恤,任重责而不顾,钦立世宗毅皇帝,即位于万赖行在殿,仍发大兵扫除伪莫,收复京城,英雄并入彀中,天下已运掌上,又能笃尊君之义,奉迎圣驾进御升龙城,物光复夏,社更生春,其圣德文功,辉映天地,泰山磐石,宁抚国家,虽中兴之诗,中兴之碑,曷足以形容其万一。继以敬宗惠皇帝,规国绵长久之休,于家笃婚媾之义,不意结与逆椿之邪谋,卒启不祥之贵,此时成祖哲王无纤芥于胸中,不以天下自私,更尊立我皇考神宗渊皇帝,誔膺景命,嗣守鸿图,若礼若度,全资文祖谊王造就之功。玆大元帅掌国政尚师西王保乂皇家,抚安中外,其忠爱拳拳,始终弗渝,又专委王世子钦差节制各处水步诸营兼总政柄太尉宜国公郑根内赞政机'外扬武卫,殄不庭之乌寇,复有指之旧疆,功盖宇宙,德被生灵,天下赖以史平,而我家统绵有永,治享无穷,大抵皆王家匡扶其力之所致欤。逮皇考适倦于勤,危疑之际,全赖尚师西王任托孤之寄,惟节制府及大臣文武百官等尊立朕郞皇帝位以继大统养正既显蒙功,归妹又谐泰祉,其交修倚赖,若是其切,视夫前代之功之德,益以大矣。曾闻古者敬大臣之礼,有敬以不名,有敬以不拜,况今尚师西王,有大动劳于天下,其功德如天,精忠贯日,质诸前代而未有,参诸前史而未闻,若不茂著表扬,何以称王文之功圣之德,副朕倚望之心,继今应尊以不名不拜之礼,其入朝特设板床于御殿之左以示殊礼朕以幼冲嗣位,虽未遍知来历事由,然常闻顾命之言,不得不宣谕天下,使知王家功德之盛,尔等钦哉。”

三月,会试天下举人,取中格武惟断等十三名。

以阮润为刑部左侍郞,阮国樾为刑部右侍郞,黄荣为大理寺卿。

夏,四月,命副将少傅宗郡公郑横,陪从礼部左侍郞丰禄子吴浚覆考各处生徒于珥河沙中。先是,试法疏阔,尚容怀挟,庚子以来,虽昌止,弃周密,中举者多有木讷借手,众议沸腾。至是,命官考丁酉,庚子,癸卯三科生徒,考题用唐律诗一首与暗写传正文兼大注,入格者仍生徒,不入格者留学三年,免役,再试不中者,始还民受役,时不入格者过半。

五月,麦大熟。

禁便许职爵。时幸滥之徒,多妄求职爵及封赠,致有名器冗滥,故禁之。

立粟米五量法,其龠合升斗斛仿黄锺律为准,颁内外各衙门,一体遵行。

六月殿试腺阮曰庶进士出身,梁茂动等十二名同进士出身。

以阮能绍为吏部左侍郑,武荣进为副都御史,阮名实为清华处参政,黎公朝为清华处宪察使。

贬吃右都督莱郡公郑柏为都督同知,都督同知缵郡公郑植为都督佥事。时郑柏,郑榇同任提领,不能戒戢手下,肆行冗弊,受赂银钱,以是贬之。

闰六月,右都督全郡公郑梯卒,赠少保。

立追收偿罚条例。其大略以为,诸在社民有蔡凶人,同族同社平时不能戒,至事发又不能捕纳,各罚钱五拾贯,其所偿财命钱,收在犯人,不得连捉。若犯人穷无所出,许以罚钱给被害人送葬,自是该勘诸司遵以为常。

秋,七月,申禁衣服过制。时官员民庶,衣服多有不依官尺裁制,至是复申禁之。

八月,以范质为刑科都给事中。

冬,十月,刑部尚书桂堂侯致仕文允横卒,赠郡公爵。

十一月,戊子朔,日有食之。

己丑,彗出东南翼轸分,尾指张宿,长五丈,帝与王交修儆省,避官殿,减膳彻乐,一武臣僚商议时政得失,即撕去非额水陆巡司凡士二处如正大巡,奋巡之类。人心悦喜,目是彗渐消散矣。

时诸犯人已经论罪,迸遁者多,令旨许各自首,重者减,轻者赦,不首者抵罪。

设五府掌署官,加太傅溪郡公郑杖为中军都督府左都督掌府事,太傅莅郡公郑保为东军都督府左都督掌府事,少尉云郡公郑梭为南军都督府左都督署府事,少尉豪郡公黎时宪为西军都督府左都督署府事,少傅奠郡公郑握为北军都督府左都督署府事。

备置六部尚书员数,以参从范公著为吏部尚书,从陈登选为户部尚书,阮能绍为礼部尚书,武惟志为兵部尚书,潘兼全为刑部尚书,又以黎仕澈为御史台都御史。

论奉使功,以礼部右侍郞芳桂伯黎𢽾陞为工部尚书,升侯爵,国子监司业延禄子杨浦为エ部左侍郞陆伯爵,刑科都给事中义岭男同存泽为户部右侍郞,陆子爵,又以阮纪滨通谙北语,随使济事,升为京北处参政伯爵。

以大理少卿香泽子武方丈为太仆寺鄕,太常少鄕廉勇子陈登瀛为尚宝寺鄕,以其随理国府,常从征伐有功故也。

聘王次女郑氏玉𣖮为正宫。

令旨各处承司送下所属县官,递年至十月期,往勘民间堤路,有应筑作者,备实以闻。某处程小者,照补水霱鋈鹜,任置役,许响羃。某审羃大,待差官押作,期以正月初十日起功,三月中旬完成,永为恒式。

命官平补四镇季税例。

十二月,清遗正使吴光,副使朱志远等来谕,祭神宗渊皇帝,其祭文曰:“遐方抒慕义之悃,屏翰宣猷,国家弘柔远之恩,赠唁示恤。尔安南国王,输诚纳款,向化归心,献馘而俘伪王,助兵以除邓贼,克宣忠荩,茂著勋劳,方将宠锡殊恩,何意溘先朝露,玆闻讣告,悯恻良深,特颁祭赙之仪,以昭轸悼之意。呜呼,效共球于南服,永笃忠贞,贲华衮于幽宫,式光泉壤,灵如不昧,尚克钦承。”

南郊殿成。


乙巳,三年(明永历十九年,清康熙四年)[1665]

春,三月,许内外各陞职次,以翰林院侍讲邓公顼为工部右侍郞,黎德望为海阳处承政使,阮伟为安广处承政使,范维质为东阁大学士,阮泳为乂安处参政,范立礼为山西处参政,裴廷贞为东阁学士,阮公璧为太常寺卿,阮廷正为奉天府尹,范质,黎得全,汪锐,梁谊,黎荣,黄德敦并为都给事中,阮荣盛,武弼谐为提刑监察御史,杜善政,阮公弼,武求诲,黎志道,黎仁杰,谭登用并为给事中,赖登进,黎致平,枚仲和,费登任并为宪察使,武公平,吴策谕为翰林院校讨,阮廷柱,阮光缮,黎轼,阮仕教,汝进用,梁茂勋,武卓荦,阮曰当,阮进材,裴宗并为监察御史,又以经历阮光岳为司业,阮登明为兴化处宪察一使,张论道,黎纯噽,宁达,黎僚,阮嵩并为监察御史。时光岳,登明等原被贬罢,至是准许陞次,故复得录用。

令旨御史台,考课内外任各衙门官并吏行过事迹,官则立为三等,吏则分为二等,歳季备类以闻,论行黜陟,自是以为常式。

夏,四月,加谅山藩臣阮廷继爵弘郡公,以其谕得土酋闭公亮,闭国济归命故也。

以参议范公兼为山南处参政。

礼部左侍郞慈廉侯阮可濯,以年老乞致仕,许之,加陞工部尚书慈郡公,更给以惠养田禄。

令旨申禁斗鸡围棋赌博及巫觋僧尼等事。

令旨内外该勘诸司,凡勘讼有所论刑,备类以闻,罪至死者付下覆议施行,罪刖杖者便宜行之,毋得淹滞。

秋,七月,礼部左侍郞丰禄子吴浚,年七十,乞致事,许之,加陞ェ部尚书伯爵,更给以田禄,随行惠养。

八月,册立正宫郑氏玉𣖮为皇后。

尊亲生母范氏玉厚为皇太后太后雷阳㫧锐人

冬,十一月,命官考刷内外各司行过事迹,贬户部尚书川郡公陈登选为户部左侍郞,礼部尚书阳郡公阮能绍为礼部左侍郞,吏部左侍郞冲江子纪宗澧为礼部右侍郞,都御史桂海侯黎仕澈为刑部左侍郞,副都御史丽海子武荣进为太仆寺卿,佥都御史暴川男郑时济为鸿卢寺鄕,刑部尚书瑞郡公潘兼全为户部右侍郞,以登选等旧任御史及仕澈等当任御史勘讼逾期,而兼全旧任吏部铨除超次故也。先是,吏部尚书范公著之子公兼由参议陞作参政,朝臣以为不可,相率力争,王不悦,即命公著与黎𢽾查刷诸司所行奢,故并被贬黜。

立除任品次条例,间有军功,前已授便许职超资,再照功次循品铨除。

令旨各处承司精择属内各县社有孝廉者,即以名闻,命官阅选,随材授任。

申明行仪品眼器用各条。

十二月,以申德才为参督汉郡公。

加兵部右侍郞润裔子胡士扬伯爵,以其累往关上候命接使济事故也。

以户部右侍郞义岭子同存泽为工部左侍郞。

加提刑监察御史武弼谐爵书泽男,刑科给事中黎仁杰爵朗圭男,并以奉差往安广公务故特许之。

以陈进朝为参督兼郡公。

令旨自今该勘诸司,断已当理,而讼人妄自翻覆者,各随讼理大小,照官品高下,论谢钱有差。

东阁大学士范维质卒,赠工部右侍郞。


丙午,四年(明永历二十年,清康熙五年)[1666]

时莫孽敬宇窃据高平,荼毒方民,太原藩将通郡公何仕置率本处兵讨之,为贼所获,报至,王命太傅莅郡公郑栋为统领,少尉豪郡公黎时宪副之,鸿胪寺卿杲川男郑时济,吏科给事中杜善政为督视,领诸军往进撃。敬宇乃杀通郡公何仕置,弃其巢穴,遁入山林。于是,官军纵火焚毁所居而还。

二月,擢清华参政阮名实为鸿胪寺鄕,赏钱一百贯。时有监察御史黎僚,原与名实同士望科,素所相识,及僚丁父忧,回家守制,多行悖理不法,有讼到衙门,名实鞫得其状,断以公义,谨启论纠,上嘉其不私亲,故特赏擢之。

夏,四月,旨传诸该管将校抚养士卒,如有病恙,给以药饵保养,歳以为常。

以汪锐为清华处参政。

五月,清遣范成功,马文壁赍敕论出南关,令拿解海寇杨二,扬三党辈,命东阁学士裴廷贞,翰林侍书陶公正往关上接领回京。

甲午望,月有食之。

令旨该勘各衙门所勘诸讼,或当受而不受,及讼人越告者,论罚有差。

六月,庚戌朔,日有食之,大赦天下季税十分之一,民心大悦。

令旨许内监各员所养子孙饶荫,限以职品高下为差。

秋,八月九日,有星陨如雨。

九月,王经理巡省民风,行至盐户海门盐户,社名,属瑞英县,存问民间长老,颁赐翻钱,八十以上人参翻,七十以上贰翻,民情喜悦。又令于海面排列船艘,载渡兵马,练习战阵,张耀威武。复行至五漫地方,颁赐长老,亦如之。乃还京。

以武兼为山西处参政,阮廷正为京北处参政,阮公璧为海阳处参政,陶公正为奉天府尹。

十二月,许安广处承政使纯礼伯阮伟陞エ部右侍郞侯爵致仕,伟时年七十有七。

平调京北处参政广林伯阮势滨为太原处参政,以其考课失实也。


丁未,五年(明永历二十一年,清康熙六年)[1667]

春,二月,会试天下举人,取中格阮有登等三名。

三月,清遗正使程芳朝,副使张易贲赍册文,封帝为安南国王。命东阁学士裴廷员,吏科给事中杜善政往迎接回京,行钦受礼,其册文曰.,“来王来享,要荒昭事大之诚,悉土悉臣,国家著柔远之义'象贤崇德,爰载旧章,缤服承先,宜加新宠,配安南国嗣子黎,日南启宇,辰北归心,圭璧视躬,夙被礼义之化,梯航奉职,远慕声教之隆,顷复纳伪印以摅忱,缴伪敕而效顺,念尔忠贞世笃,允扬继述于前徽,誉命未光,爰有纶音之下逮,特遗内国史院侍读学士支从三品俸程芳朝,礼部仪制司郞中张易贲封尔为安南国王,奄有属郡,抚玆旧邦,守职宣猷,用永绵夫带砺,制节谨度,期报答于君亲,钦哉,无替朕命。”

夏,四月,殿试,赐阮冠儒等三名同进士出身。

令旨乂安处南河诸县社民人,有以坚义功祗受敕命,止复其身,其子孙与百姓同。

加兵部尚书芳磺侯武惟志爵芳郡公,户部左侍郞义舍侯裴挺爵义郡公,以其奉侍潜邸日久,累随征伐有功故也。

令旨开例官校正清华,乂安官田数另率及寓居人率等条。

五月,以王孙荣良侯郑栐为副将都督同知良郡公。

令旨戒管兵官毋得脧削苛虐兵民。

命京官分行四镇,阅选民丁,取其强健者为另,送归队伍,以时练习,俟备差行征讨。

遣兵部右侍郎润裔伯胡士扬,东阁学士裴廷员往关上候命。

六月,清河处河决水溢,渰浸民田。

秋,七月,遗正使阮观,副使郑时济,黎荣等如清歳贡,又遗正使阮国樾,阮公璧如清谢恩。

令旨管兵官不得留房另兵,规取钱财。

以署卫事陇郡公范院为都督佥事,以其奉侍潜邸日久有功故也。

八月,有无赖伪徒啸聚于永赖,瑞英地方,僭号应天,于时瑞英县县丞杜文洽与永赖会庵人陶世相等率本部民擒获,槛送京师,斩之。其文洽,世相等各加陞职爵有差。

九月,大举进征高平。时高平地方犹为莫敬宇阻据,拒违朝命不臣,州民陷溺。于是,王亲提大兵进发谅山道,委节制府太尉宜国公郑根统督诸将进发太原道,差太傅莅郡公郑栋,少尉云郡公郑掳,少尉豪郡公黎时宪,少傅奠都公郑握,都督同知禄郡公丁文左,立郡公黎珠等为统领督率,以礼部左侍郞阳郡公阮能绍,刑部左侍郞桂海侯黎仕澈,工部左侍郞延禄伯杨滤,兵部右侍郞润裔伯胡士扬,鸿胪寺鄕海山男阮#实,监察御史张论道等为督视,分道并进,直抵高平。敬宇闻大兵至,乃与其党奔入内地镇安州,诸道进赶哨拿,俘获莫氏族属男女与其徒党及人畜器械财物不可胜纪,先后归降者益众。王体好生之德,诸投降 者,特加恩宥,胁従者一皆寛赦。又宣布明谕,安集州民,各使复业,率遵声教,一方之民咸苏徯望焉。

冬,十月,丙戌望,月有食之。

都督佥事颖郡公郑棵卒于军,赠左都督。


戊申,六年(清康熙七年)[1668]

春,正月己丑,有天掊星出西北方,长半丈,形如彗星。

是年旱。

二月,王大捷凯还,留都督同知禄郡公丁文左镇守七泉地方,以鸿胪寺鄕沅名实为督同,至京告庙奏捷"凡莫氏渠魁,寘之国法,其馀悉皆放赦。

四月,帝以王复国簪有大功,乃尊封为大元帅掌国政尚师太父德功仁威明圣西王,其册文曰:“朕惟皇天生贤圣之才,所以福国,人居设尊贵之礼,用以答勋,誔协明征,载镂华册,啳惟大元帅掌国政尚师西王,英雄盖世,忠厚传家,昔成祖续世祖鸿基,尊立先君,赞成恢复之功,平定之绩,玆勋王率谊王大业,夹辅冲人,赖多匡扶之力,造就之仁,政圔而朝重社安,威加而内平外聋,亲提三军进讨高平之莫孽,巢穴扫空,规恢一统,混同先王之旧疆,版章尽复,谅盛德大#之素著,信异数殊礼之当加,特遣特进金紫荣禄大夫陪从工部尚书芳桂侯黎𢽾捧斋金册,晋尊大元帅掌国政尚师太父德功仁威明圣西王,王其光受鸿图,命永膺于眷祐,奠安鳖极,世丕显于治平,王家绵有道之长,皇圔衍无疆之庆,钦哉。”

令各处诸社村民如有重例者,各备以闻,付监督平例官查实量减,分与本县各社共受,以均赋役。

六月,以都督同知禄郡公丁文左为左都督,都督佥事缤郡公郑(木森),提督燕郡公郑枊并为都督同知,兵部左侍郞延禄伯杨鸿为吏部左侍郞,立郡公黎珠为都督食事,枚世康为参督弘郡公,提督芳岩侯陶光广,参督杨林侯刘世赓并陞郡公爵,太原道监察御史梅林子张论道为东阁校书,佥太监才兼侯邓仕荣为太监,并以从征高平,俘获贼党有功故也。

秋,七月,都督佥事通郡公郑棒卒,赠右都督。

山南处参政范公兼罢,以督押堤路假作且缓期故也。

八月,礼部左侍郞阳郡公阮能绍卒。能绍为人质直,居官清白,南河之役,参赞军务有功,至是卒,赠礼部尚书,赐谥忠肃能绍,清池弘烈人

削阮德忠官爵。德忠桂杨桂坞人,少保豪郡公阮德业之子,尝从征伐,果敢善战,累官至都督同知爵瑞郡公。王以次女郑氏玉柽嫁之,但性残忍,恃功骄横,第宅僭侈,又父子潜贮器械,私发与民,阴图不轨。事觉,付下廷议,反形已具,王念其有战功,止削夺官爵,免死,而诛其子阮德兼等三人。

九月,甲辰,日上一抱一背,现于允方亢宿度。

许国子监司业绥禄伯阮光岳陞翰院侍读致仕。

冬,十二月,参从吏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少保燕郡公范公著年老乞谢事,上慰谕眷留,公著恳请益力,上许之,加陞国老太保参预朝政致仕。

许户科给事中庆堂男阮公弼陞吏科都给事中职子爵致仕。


己酉,七年(清康熙八年)[1669]

春,正月,清遣内秘书院侍读李仙根,兵部郞中杨允杰赍旨谕来,使我以高平四州退还莫氏。时廷臣与清使瓣解,往返数四,清使坚执不听。上以事大,惟共寺命姑且从之。

十四日,文祖谊王太妃陈氏薨。时清使李,扬等遗前路李唐胤,赵光勖,魏象贤等备仪致祭。

二月,使臣阮国櫆,阮公璧,黎荣等还国。旧制贡三年一往,馈送烦数。明朝万历年间已准例六年两贡并进,至是,欲如明故事,乃修本,遣国櫆等如清,一体奏请,清帝许之,是后遵为常例。

夏,四月朔,日食既。

是年旱。

五月,太仆寺鄕丽海子武荣进卒。时荣进奉命督镇高平,会清朝遗使宣旨,以高平四州退还莫氏,乃还京,回到中途病卒,赠兵部右侍郞伯爵,差官慰祭。

六月,以武惟志为礼部尚书,陈登选为兵部尚书,黎𢽾为刑部尚书,并加参从宰相。

以裴埏为工部尚书,同存泽为都御史,阮宗澧为户部左侍郞,潘兼全为刑部左侍郞,邓公顼为吏部右侍郞,阮茂材为户部右侍郞,阮名实为副都御史,吴圭为佥都御史。

论奉使功,以阮国櫆为礼部左侍郞玉池子,阮公璧为刑部右侍郞嘉昌男,又以阮润,郑时济卒于清,追赠阮润为工部尚书伯爵,郑时济工部左侍郞子爵,仍给民田祀事。

以黎珠为都督同知,冯恩义为参督,并以其护送文祖谊王太妃丧事襄成故也

秋,七月,都督同知莱郡公郑柏卒,赠左都督。

八月,以胡士扬为吏部右侍郞

九月,以爵郡公黎廷坚为提督。时廷坚留守山南,治事廉平,盗息民安,故特擢陆二次廷坚,安定沛寨人

旨传,凡征收季税及奉买供用货财,毋得要索外例与抑买贱价,以悦民情。

初宣光安北营嘉国公武文密于恢复之日,率兵从义,累有功劳,先朝仍镇宣光地方,许以世守传袭,其子太傅仁郡公武公纪,孙太保和郡公武德恭,并能继承先志,恪修臣职,至曾孙少傅宗郡公武公悳,恃其山川险远,阴蓄不臣之心,僭称王爵,伪立朝班,又结党于莫孽,屡有交书往复,事迹颇露,上以勋臣之后,含容未忍问罪,至是,公惠因与手下麻福长不平,内怀疑惧,赴京自诉,行至东兰巡,夜为人所杀。事闻,上以公惠虽失臣节,然念彼祖父有大勋劳,义不可绝,乃立其子武公俊为后,许为都督佥事,赐爵宽郡公,颁给民禄,使之承祀,其诸子女悉加慰抚。又以麻福长不忠所事,乃监于狱中。

冬,十月,议行善政,革弊习令,凡十八条。其一,前代帝王及各神祠,旧有皂隶,付礼部查实论行。其二,庙祠祭礼,许府县官依例遵行,二司吏不得干预。其三,往年不合格生徒及士人补另已归农者,并许应试。其四,辨舎吏之廉平贪冗,以为赏罚。其五,别诸吏之勤干狡猾,以备陞汰。其六,诸赎罚钱未收得者,一皆饶赦。其七,留监囚人有饥渴者,随时给养。其八,轻重诸刑并付刑部覆议。其九,择良家子弟为社长,俾训化社民,哓知礼义。其十,诸渡津处随水浅深取济功钱,不得过索。其十一,凡迸罪者,许镇守拿捉。其十二,刷讼事例,许前次勘官详注事迹,俟后次官刷行。其下六条,皆申明勘讼之事。颁布天下,远近无不喜悦。

平补四镇季锐例成。初国家恢复伊始,赋税因循惟旧,轻重未均,乃者王命官分行天下,照随民产厚薄,田壤肥硗,平补季税例额有差,至是乃成,即具著令例,颁许官民,各守其一,俾得遵据,遂为经常之制。

禁劝农河堤索取民钱。时任是职者,不曾冲省劝课,惟务索民贺礼,故严禁之。

十一月,封王孙郑橡为副将谦郡公。

赐参政黎得全子爵,参督洮郡公范晟为提督署卫事,匡武侯范录为参督,以得全奉差督视乂安日,规料差拨捉得逆贼张福里,而晟,录亦预差行捕拿有功故也。

以阮名实为兵部右侍郞。

闰十二月,赐胡士扬侯爵,裴廷员,杜善政等男爵,以候命迎接使臣有功故也。

旨传歳季刷讼事例,递年十月,御史台送下该道,转送内外各衙门,备类所勘诸讼,并详注事由,纳在后次官,俟刷毕,以次转纳在御史台,御史台亦类本衙门所勘诸讼,及具类前次簿转纳,侍旨论行,以备黜陟。


庚戌,八年(清康熙九年)[1670]

春,三月,火星入南斗。

月入南斗,色赤。

金星入太微。

命山南参政碧江子黎得全,刑科都给事中陈春榜等斋论文,往谕顺广阮氏。于时得全等奉命,至布政日丽海门,使行人先递关文通报,又以言词往复数四,阮氏拒命不纳,得全等遂回京。

夏,四月,贬山南处宪察使黎致平为海阳道监察御史,以督押堤路料事未明故贬。

命礼部左侍郞阮国櫆,吏部右侍郞邓公𬃊陪侍经筵。

五月,不雨,人多疫疠,上清心密祷,仰祈天贶。

旨传凡奉给官田,止许耕种本贯十亩,其馀照收税钱,不得滥耕。

六月,以提督晋郡公郑檱为都督佥事,左校点祯祥侯黎时宲为参督。檱,陶光饶之子,奉赐姓郑。时宲,黎时宪之子。


贬山西参政武兼为户科给事中,以备类堤路缓期故也。

命少尉豪郡公黎时宪为统率,吏部右侍郞润裔侯胡士扬为督视,将兵经略宣光地方。时宣光麻福长之子惠挺麻福兰及其弟趁胜麻福淀聚众劫掠,方民騒扰,上乃命时宪与参督咏郡公阮德霑等分道往撃,擒获福兰斩之,福淀北奔入内地,时宪等乃安集州民而回。

秋,七月,以陈兴学为参督朝润侯,陈舆让署为卫事朝宪侯,以其能纠率鄕兵,袭撃贼党,再随军讨贼,故论坚义功,乃许之。

赠工部尚书狐郡公阮道安为少保,追念其奉侍王潜邸讲学故赠之。道安,慈廉福演人。

九月,鄕试各处士人。

旨传:分补鄕试场供顿事例,凡某县有应除某社民,许二司照本处各县平补共受,以均力役。

冬,十一月,会试天下贡士,取合格陈世荣等三十一名。

旨传:禁通同外国盗卖铳口。

立赏告捕强盗令,今后如有捉得强盗,并探得盗劫杀人者,重者赏以官职,轻者赏以银钱,或饶官役,其高藏停止,以盗劫罪罪之,或罪人在'迸,知情容养者,按律论行。

十二月,以署卫事舒泰侯阮仕健为参督,工科都给事中黎公朝为礼科都给事中,以其奉差开例,为民所保故也。


辛亥,九年(清康熙十年)[1671]

春,正月,殿试,赐刘名公进士及第第一名,韶仕琳进士及第第三名,黎有名,武廷临进士出身,黎雄称等二十七名并同进士出身。

二月,命官阅选四镇另兵,补入除伍,时加教习,以俟明年大举。

夏,四月,兵部尚书颍郡公阮悌致仕,加陞少保,悌时年七十八。

秋,七月,命朝臣各举所知,凡有学行政术堪为守令者,二品举四人,三品至五品举三人,六品至八品举二人,各以名闻,付吏部铨除任职,举得其人者,议加奖赏,如见或负所荐,肆为贪墨,许先陈言,免其连坐,若隐不以闻,罪亦如之。

八月,己酉朔,日有食之。

清朝平西亲王钦旨,委开化镇标游撃曹,知府刘,解送迸罪人麻福淀并伊家人就交界,乃差官领回,与麻福长并诛之。

九月,命兵部左侍郞黎仕澈,吏部右侍郞邓公顼等考课内外各衙门,时同存泽独任都御史,勘讼多有逾期,以是罢职。

冬,十月十五日,帝崩,群臣上尊号曰:豁达睿聪刚毅中正温柔和乐钦明文思允恭克让穆皇帝,庙号玄宗。

十一月十三日,奉玄宗穆皇帝梓宫回葬于暴盛陵,立乾龙殿奉事之,从皇太后鄕也。

初,神宗崩,皇次子维禬时方二歳,王与正妃郑氏玉珑养之府中,涵养熏陶,成就德性,至是玄宗崩,无嗣,王乃旨谕节制府及大臣文武百官曰:“我闻天下者皇朝圣祖神宗之天下,顷遭国运中衰,致使莫奸上僭,时我先祖考奋起义旅,推尊夹辅列圣皇帝,扫除莫氏,收复京城,开拓封疆,奠安国势,好通北国,王爵晋封,玆我承祖宗功德之传,任社稷生民之寄,笃忠贞大节,昭精白一心,缵修先緖,保乂皇家。当神宗渊皇帝在御,则协恭同寅,懋勉政事,夙夜谋虑,兴致太平,迨神宗渊皇帝陟方,则亨屯济蹇,左扶右持,明言用保,弘济艰难,尊立大行皇帝于幼冲,嗣位之初,熏陶圣德,就将敬学,声名洋溢外方,信义有孚上国,宠以王章,荣以金印,居位垂有十年,时和年丰,民康物阜,号令典开,焕然可述,加以内平四海,外誉百蛮,其土地之广,人民之众,视于昔时,大有迳庭矣。讵意本年十月十五日,大行皇帝上宾,嗣承犹乏,第念神器至重,惟先君之子有贤德者,足以克堪。今皇弟黎维禬,乃先帝神宗渊皇帝之次子,适値先帝于倦勤之日,甫初二岁,奉嘱托阿保鞠育于府中,蒙养匡救,教导诱掖,正言正道,日使闻行,鼓年十有一,德年俱长,贤孝夙闻,可承大统,应尊立即皇帝位,以副天下臣民之望。节制府暨大臣文武百官等,当体我至意,同心修辅,夙夜祇勤,各尽当为,以成致治之功,以跻悠久之盛,保永世惟帝惟王之业,勖哉。”

是月十九日,丙寅,王亲率节制府曁大臣文武百官,尊立皇弟维禬即皇帝位,以明年为阳德元年,大赦。

尊王正妃郑氏玉珑为国太母。

嘉宗美皇帝[编辑]

讳维禬,神宗次子也。初神宗崩,帝甫二歳,王命正妃郑氏玉珑养于宫中。玄宗崩,无嗣,遂登大宝,在位四年崩,寿十五歳,葬福安陵。帝体貌英伟,天性寛和,有人君之德,惜夫享国不久,未见其有为也。

壬子,阳德元年(清康熙十一年)[1672]

春,正月,仍给开国功臣黎来祭田,留孙侄世守祀事。

三月,以杨澔为御史台都御史,阮宗澧为吏部左侍郞,阮茂材为副都御史,黎得全为佥都御史。

夏,四月,王以广南阮福濒久违朝命,负固不服,告祭于天地神祗,声罪致讨。

命副都将太傅莅郡公郑楝为统领,预往乂安屯镇,协与统率少尉当郡公陶光饶规料布置,控制边方。

以范质为大理寺卿。

五月,镇守乂安处兼镇布政州统率官左匡军营副将少尉当郡公陶光饶卒。光饶奉侍王潜邸日久,累期讨贼,安内靖外,多有勋劳,在镇凡十八年,令行禁止,盗贼屏息,边睡晏然,年七十一,卒于镇,赠太宰,赐谥纯谨,褒封为福神,立祠享祀。光饶,青威泉甘人。

六月,王亲扶皇上御驾亲征,委节制太尉宜国公郑根总提大兵直进广南,顺化地方。时御驾南征,寛郡公武公俊在京,遁归宣光,攻劫州民,留守京城少傅奠郡公郑楃差兵追杀之,尽获其党而还。

副将少尉美郡公郑桓卒,赠太保。

工部尚书少保锦郡公致仕阮厚眷卒,年九十五,加赠户部尚书,赐谥文斗。厚眷,至灵乐山人。

秋,闰八月,大军进到布政州,差诸将分道进讨。节制太尉宜国公郑根亲率大兵渡河,颁晓谕于顷化,广南二处民人曰:“伐罪救民,乃王者兴师之义,尔之二处人民本是皇朝圣祖神宗之土地人民,非阮氏开拓之所有,仰荷先圣王念及莩葭之亲,奏知先皇帝,准许端国公镇守二处,供纳贡税,以资国用,指誓天地,期以始终,尽节为臣。于时先圣王志厉恢复皇家,剿除伪莫,端国公居在外镇,曾无汗马寸功,及天下大定,始赴京拜贺,先圣王量广含弘,不叙勋劳,止以亲义,仍具本加以职爵,宠禄优厚,位冠廷臣,不意违背约盟,阴图反侧,于庚子年诱使奸臣作乱,私自迸回,有乖臣节,正当裁之以法,先圣王怜爱回容,宥其过失,况差官赍捧敕书,晓谕事理,而焚毁使馆,图劫敕书,阴辱使命,其不轨之心,已萌于此,自后循习,略不必言。上年差官赍谕,晓以君臣大义,示以祸福两端,欲彼革心归命,以免尔民兵戈之苦,共享太平之福。讵料彼孽不能觉悟,更骑慢辞说,拒逼钦命行人,其叛逆不敬之罪,孰甚于此。夫土乃王土,民乃王民,彼之窃据此土者,不知是何名号,而深沟高垒以逆命,厚赋重敛以虐民,胁尔以执戟执戈,何有乎班联职秩,致尔失学书学礼,何有乎科目功名,迹其所为,既负固作逆,又拒我朝廷,再荼云方民,彼之罪悪如此,容可置而不问乎。民之倒悬如此,容可恬而不救乎。事非得已,兵正言兴。玆我恭奉大元帅总国政尚师太父德功仁威明圣西王,翊扶皇上,饬驾亲征,専委我以总提大兵,号令诸将,分道进讨,期以万全取胜,尽殄逆徒而后已。尔二处人等,倘能背暗向明,归仁避虐,或倒前戈以投降,或诣军门而出首,名目则赦过赏功,小民则轻徭薄赋。倘或别处人民畏罪而逃,有为贼所诱,窜居于此,如见大兵进至,先来归命,亦得赦过录用。若执迷不悟,则火炎崑岗,玉石化焚,到此时节,尔等将安迸乎。特谕。”

冬,十一月,统率黎时宪督本道官兵,直进贼外垒,差所属佥裳侯梁登光,祯祥侯武俊材乘夜夺战贼徒于多吝处,烧毁贼寨,斩得贼馘,收得贼旗帜器械,调诣军门献纳。

以梁登光为参督,武俊材为提督,赏其能先登破贼也。

副将都督同知卫郡公郑陛卒,赠少保。

十二月,王以顺广地湿,又値隆冬寒冻,士卒难久留,遂奏知于帝还师,凡俘获贼人男女老少皆给钱米发回。

命副将少尉豪郡公黎时宪镇守乂安处,兼镇布政州,陪从兵部左侍郞桂海侯黎仕澈为督视,陪从兵部右侍郞海山男阮名实为副督视,控御边陲,保安方民。

追赠南征阵亡将士职爵田禄有差。


癸丑,二年(清康熙十二年)[1673]

春,正月,车驾至京师。

命阮廷正,裴廷员,黎公朝等往关上候命。

三月,遣正使阮茂材,胡士扬,副使陶公正,武公道,武惟谐等二部如清歳贡,附告哀事。

赐参督胶璇侯陶登用郡公爵。

以潘兼全为吏部左侍郞,阮国樾为户部左侍郞,范质为副都御使,申全为吏部右侍郞,黎荣为户部右侍郞,阮廷正为礼部右侍郞,武良为刑郞右侍郞,裴廷员为工部右侍郞。

以同存泽为兵部右侍郞。先是,存泽任御史台,勘讼逾期,罢职,至是复用之。

七月,起复参从吏郞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国老参预朝政太保燕郡公致仕范公著入朝掌六部事,参赞机务。

令文官入王府内阁议事,奉侍内阁自此始。

九月,陶光辉有罪伏诛。光辉乃光饶之子,藉父功荫,蒙加职爵权禄,配以郡主,而乃骄弄自恣,多行悖逆不道,又阴营居禁地,有诉告事发,付下廷议,尽得情状,论枭首以正条律,王念彼父多有功劳于国,降赐绞死,并诛其党兼禄侯郑楏。

鄕试各处士人。是时清华处参政武求诲多受银钱,寄托士人为 肆场。奉天府尹吴策谕应务试场,潜将文书入场,私使家人代写试卷,混送入考取中,规取钱财,事觉,并加徒刑。山西处参政黎志道私考士人失实,又于场中以无中卷标名中榜,及多寄托士人为肆场,论罢职。其各府县校备类士人得实者奖赏,失实者贬罚,各有差。

冬,十一月,会试天下贡士,取合格阮公望等五名,及殿试,赐裴光运等并同进士出身。

十二月,考天下士望,取阮洐等三十名,除内外任各职。

罢参从宰相刑部尚书芳桂侯黎𢽾,东阁校书梅林子张论道等职爵,贬吏部左侍郞瑞郡公潘兼全为太常寺卿侯爵,兵部左侍郞桂海侯黎仕澈为谅山处宪察使职伯爵,以其便许敕旨,并凭批各衙门吏应务,间有多少故也。

以阮国櫆为吏部左侍郞,阮曰庶为吏科都给事中。

参从宰相兵部尚书川郡公陈登选卒,登选为人沉毅端正,学识该博,南征之举,参赞军务,筹画有功,至是卒,赠户部尚书少保,赐谥雅量。登选,安勇黄梅人。


陪従兵部尚书少保颍郡公致仕阮悌卒,赠户部尚书少傅,赐谥惠虞 悌,玉山禾场人。


甲寅,三年十月以后,改德元元年(清康熙十三年)[1674]

春,二月,令旨训诫各职司,大略以为宰相之职,在乎进贤退不肖,当量才授官,度德定位,使鄕大夫各当其任,不得以私心白用。吏部之职在乎权衡人物,当察言行观器识,可为京官者除京官,堪为守令者铨守令,不可御私取舍。刑部覆视之官,如见重囚,付下覆议,合公同审谳,务以得情为本,不得稽滞逾期。御史耳目之任,所以振纪纲而警风采,凡宰执有过,将臣有失,百司违法,时政有阙,并许纠劾陈言。提刑监察御史职専诤论审𤩽案问纠劾察录照刷等事。监察御史弹劾之责,如见时政有阙,百官有过,当陈言纠劾。吏科缴驳之任,如见吏部铨序非才,则论驳封还。刑科亦缴驳之任,如见刑部审谶不公,亦论驳封还。提领职掌整理畿内桥梁道路,开渠决水,救火防奸。府尹弾压之官,如见权责势家不等员人,骄纵游侠,弗遵法制,许得弹纠惩治。镇守留守职専擒制盗劫,防御奸非,当保安方民'不得擅置非例职名,肆为民扰。宪司职掌,如见本处灾异水旱,一体陈言,承司府县肆行违法,镇守留守不禁奸非,并许弹劾纠奏,又巡行属内,廉访疾苦,查勘权势,胁捉诸讼。承司朦方面之重寄,如见所属官司,政治均平应保举,有不如法者纠举。郡守民之师帅,如见属内县官有政绩称职者保举,不称职者纠举。县令亲民之官,当存心抚字,劝课农桑,兴便除害,留意教化,使仁让风行,告讦俗易。其义妇孝子,亦当转达旌表,以厚风俗。凡内外各衙门官,如见本吏某人奉公守法,廉勤练达,年月积累,无有过犯者,保举之,某人恣行贪冗,志在规财,怠慢废事,有过犯者,即纠递斥去。

三月,以王嫡孙副将郑抹为左都督。

夏,五月初九日,陪従吏部左侍郞莲池子阮国櫆卒。国櫆为人慷慨敢言,讣闻,上深为哀悼,赠兵部尚书池郡公,赐谥刚忠。国櫆,青池月盎人。

以黎教为兵部左侍郎,潘兼全为刑部左侍郞,黎仕澈为工部左侍郞。先是,𢽾等缘事既罢贬,至是复用之。

六月六日,太白昼见,与日争光。

赐硕忠侯黎时海郡公爵。

秋,七月十八日,帝以王世子节制太尉宜国公郑根功望隆重,晋封为元帅典国政定南王,其册文曰:“皇天生贤圣之才,所以寿至治,人君优尊贵之礼,所以表殊勋,亶协榖辰,载数华册,特进开府钦差节制各处水歩诸营兼总政柄太尉宜国公郑根,英雄盖世,气象过人。昔先君恢复旧疆,多赖前王经纶屯亨之力,曁朕躬光膺景命,全资师父造就蒙养之功。保国永奠鸿图,传家深贻燕翼,啳惟王嗣克畅皇猷,任征伐则南锄阮孽,北扫莫徒,功特高宇宙,总政柄则内安中国,外服远裔,德弥映乾坤,望允孚四海之心,位当冠百僚之首,特遣特进金紫荣禄大夫参从吏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国老参预朝政掌六部事太保燕郡公范公著捧赍金册玉章,晋封元帅典国政定南王,荣加圭瓒,用启宇田,尚其受命承休,秉彝愼位,政详典章法度,恪守成规,德得位禄寿名,诞膺申眷,赞皇家緖绵于有永,衍王室业保于无疆,王其钦哉。”

旨准自今王府颁布命令曰令谕,臣民进启者曰谨启闻,副王府布令曰令旨,进启者曰谨启。

八月,王谕定南王曰:“王者创业垂统,必贻厥嘉猷,世嫡继体守成,当遵其善法。玆我承家丕緖,揽国大权,修王业,绍先王积累之基,兴起治功ノ计安天下,赞圣皇,承列圣继传之统,谧宁海宇,磐奠国家,泰山安保鸿图,丰芑谋深燕翼,于庚子年,已奉加开府位,委总政机,乃能忠爱君亲,明习机务,典司庶政,令简肃,中外悦从,经营四方,威震耀,藩侯宾服,功宴多社稷,寄堪任生民,我仍奏知皇上,钦遵敕旨,晋封王爵,授以总裁国家庶务,内统百官,外均四海,位至隆至重,谟是训是行。今其知业保已成,几图不忽,防非窒欲,正心修身,一言一行,祖宗之懿德是遵,一政一令,祖宗之成规是述。日与亲勋大臣文武百官协同心德,共求治理,区处世务,以兴太平,官人则量才能课功状,使官皆称其职,求贤则察言行试政事,使贤咸登于朝,任将则御以恩威,使将咸乐为用,爱民则省其征役,使民皆遂有生,爵赏刑罚之权公操信必,礼乐教化之本,加务详明,如是,则政事得以脩,纪纲得以振,文德洽而武功成,中国安而外夷服,规模混一,宗社久长,以衍亿万年惟王之业,尚其敬之,以副我委任传授之意,玆谕。”

帝尊封亲生母黎氏玉环为昭仪。

冬,十月,改元德元,大赦。

旨准推恩武班陞次太傅惊郡公郑杖,秉郡公郑(木跬),莅郡公郑栋等并为太宰,少尉云郡公郑榩,豪郡公黎时宪等并为太傅,少尉安郡公郑欉,兼郡公郑树,少傅奠郡公郑楃等并为太保,恩郡公郑棉为少尉左都督,詉将良郡公郑栐为少傅,濯郡公郑𣜰,禄郡公丁文左等并为少保,咏郡公谭景坚,纉郡公郑(木森),燕郡公郑𣔆等并为右都督,副将孤泽侯郑楡为都督同知郡公爵,副将谦郡公郑橡为都督佥事,其馀各陞职爵有差。

废潘兼全为庶人,送归清华镇居住,以其累行事犯故也。又以黎敩,黎仕澈等党与兼全,贬𢽾为兴化处参政,仕澈为太原处宪察使。

十二月,吏部右侍部申全等除内外任各职一千二百三十九员名。

贬乂安处参政梁实为东阁校书,以其抑取士人银钱故也。


乙卯,德元二年(清康熙十四年)[1675]

春,三月,使臣阮茂材,胡士扬等回国。

夏,四月三日,帝崩,群臣上尊号曰寛明敏达英果徽柔克仁笃义美皇帝,庙号嘉宗。

论奉使功,以阮茂材为刑部尚书子爵,胡士扬为ェ部尚书郡公爵,陶公正为刑部右侍郞,武公道为工部右侍郞,并男爵,武惟谐为东阁大学士子爵。

六月,奉嘉宗美皇帝梓宫回葬于福安陵,立天宁殿奉事,从生母昭仪故鄕也。是时,王与正妃亲行拜哭礼,极其哀恸,定南王亦亲送至江津行礼,曲尽哀敬,文武臣僚见者流涕。

十二日,皇弟维袷即皇帝位。初神宗临崩,嘱与王曰:“宫人郑氏玉(木竹)怀妊方四月间,未卜男女,尚赖王其保护之。”及生而体貌奇伟,年九歳,王育之于府中,至是,王亲扶登殿,即皇帝位,改元,以明年正月为永治元年,大赦。

定六部职掌事例。吏部掌官爵封赐铨选考课黜陟之政,填充补给之事。户部掌土地人民仓库钱粮调发之政,禄食贡赋盐铁之事。礼部掌礼仪祠祭庆宴学校科举之政,衣冠印符章表贡使朝觐之节,兼总司天医卜及僧道教坊同文雅乐之属。兵部掌兵戎禁卫车马仪仗器械之政,边夷镇戌驿庸险要紧急之事。刑部掌律令刑法按覆狱讼之政,治五刑之罪。工部掌城池桥梁道路土木工匠之政,缮修营造之事,山林园苑川泽之禁。

秋,七月,以武惟志为户部尚书,阮茂材为兵部尚书,申全为御史台都御史,邓公瓆为吏部左侍郎,黎荣为户为左侍郞,阮公璧为礼部左侍郞,同存泽为工部左侍郞,阮名实为吏部右侍郞,武惟谐为兵部右侍部,裴廷员为刑部右侍郞。

九月,镇守乂安处兼镇布政州统率官左中军营副将太傅豪郡公黎时宪卒。时宪为人智略勇敢,有机变才,治军号令严肃,毎出征伐,数立奇功,年六十有六,卒于镇,赠太宰,赐谥严智,褒封为福神,立祠祭祀。时宪,雷阳富豪人。

命右都督燕郡公郑𣔆署镇守乂安处,兼镇布政州。

命阮公璧,陶公正入侍经筵。

贬佥都御史杜善政为户科都给事中,以其勘讼失当故也。

冬,十月,吏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国老参预朝政掌六部事太保燕郡公范公著卒。公著为人深沉简重,行有操术,辅王于潜邸日,筹画居多,当国日久,法度屡有建明,年七十有六卒,赠太宰,赐谥忠勤。公著,康豪辽川人。

十一月,鄕试各处士人。

十二月,旱。

以范质为刑部左侍郞, 武惟谐为御史台副都御史,阮曰庶为佥都都御史,韶仕琳为吏科都给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