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記全書/續編卷之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本紀卷之十九 大越史記全書
續編卷之一
續編卷之二 

熙宗章皇帝[编辑]

諱維祫,神宗季子,在位三十年,禪位于皇太子,居別宮,又十二年而崩。壽五十四,葬富寧陵。
帝遵守成業,端拱而治,紀綱振舉,賞罰嚴明,公卿多稱所職,百吏奉法,庶民安業,永治,正和之政,號爲中興首稱焉。

丙辰,永治元年(淸聖祖康熙十五年)[1675]

春,三月,會試舉人,取吳策詢等二十名,殿試,賜阮貴德進士及第第二名,裴公輔,范光照,范進朝三名進士出身,陳良能等十六名,並同進士出身。

夏,五月,朔,日食。

秋,七月,命工部尙書胡士揚監修國史。

考內外官課績,以都御史申璿考課失實,貶爲戶部左侍郞。副都武惟諧,僉都阮曰庶,並以任事日淺,論罰。時外官以課續左降者十餘人。

廷劾舊僉都御史阮仕敎,阿附朋黨,罷其職。陪從監察御史陳世榮以朝保陞提刑,聞親喪匿不發,翰林校討阮公德望等交章劾其非孝,亦坐罷。

八月,以戶部左侍郞黎榮爲都御史。武惟諧,阮曰庶竝乞解任,以武公道,漱良弼代之。以刑部左侍郞陶公正爲吏部右侍郞。

九月,參從戶部尙書芳郡公武惟志致仕,年七十一。加陞吏部尙書,國老少傅。

冬,十月,命兵部尙書阮茂材,工部尙書胡士揚並參從。

試東閣,賜合格阮宗儒等六名。擢宗儒東閣大學士,阮曰庶學士,阮登龍,阮公望,阮進朝,阮廷滾並校書。

十二月,朔日食。

申明勘訟六條。戶婚,田土諸雜訟各隨次官覆至憲司該道而止。人命,府縣官論斷,覆至該道該止,盗劫殺人,苛政刻抑脅諸訟,覆至御史官而止。


丁巳,二年(淸康熙十六年)[1677]

春,大舉討高平。先是,莫敬宇改名元淸,求廣西督撫司請于淸帝,諭我還高平地,因據之。及淸吳三桂反於雲南,元淸從傲號,資之糧草。至是三桂死,淸兵入廣西,王與廷臣議乘機進勦。先移書淸將軍罪狀元淸,命丁文左,阮有登等,率將士討之。申璿視師,段俊和參軍事。

秋,七月,定諸功臣及文武百官士民饒廕法。自永祚初,官軍以從回鑾與進發,全二功,預封功臣,獲世縻頗多。至是裁省降殺,人始知有資蔭之重。其法,創業中興功臣武自都督以上,文自侍郞以上,並得累代功臣官員子孫,中興功臣,都督同知僉事職亦同。其兩班,武自三太至都同僉,功自尙書侍郞,五代。餘以次遞減。武四品以下,有軍功歴受,文中場有歴任佐貳諸子並爲官員子,初受止饒一男。從官雜流各職與各衙門吏,止免其身,生徒,出庸之半,民年五十爲老項,六十爲老饒。各免役。


八月,丁文左等大破元淸于高平,元淸奔龍州,餘黨皆潰散,四州略定。尋召文左還,以鄧公瓆代之。留俊和爲參鎮。


戊午,三年(淸康熙十七年)[1678]

夏,四月,癸巳,夜地震。

五月,壬子,太白畫見。

秋,七月,頒行鄉試格例十六條,令縣州官考問士人,通文理者爲四場,次通爲三場,四場土人合與諸科生徒別送,考有學者,鮮有遺滯。

少傅致仕武惟志卒,贈太傅,惟志侍王潛邸日久,爲人慎密有心機。王以爲可大宅,故起身椽吏,致位宰相,有以資途言者,不能奪。子惟諧第進士,亦位淸顯有名于時。唐安慕澤人。

以陳光輝,陳登瀛,阮仲浹等爲太原,興化,安廣承政使。初,光輝等與范公言,武方丈並以王府家臣有勞,歷受外任寺鄉。參從武惟志議許震,含下,阮茂材等以公論未愜爲言,事遂寢。光輝等旣不得入班,累疏請推恩,爲廷議所持者數載。至是始議,各補外藩。


己未,四年(淸康熙十八年)[1679]

春二月論江莾功,賜參督黃義曦爵朗郡公,以功陸次者一百六十人,其餘計馘賞銀有差。

淸華大水,堤路潰決,蝗虫傷稼,民多流散。

秋,八月,以阮公望爲都御史。

冬,十月,淸華饑,命赦戶,分減祭祀,赦巡市渡諸税,倣古荒政舉行。

禁民間揀錢,以通貿易。


庚申,五年十月以後改正和元年(淸康熙十九年)[1680]

以黎時海爲高平鎮守。公瓆在鎮,爲兵民所訴,召還坐贬,故以時海代之。

冬,十月,己巳,皇長子維禟生。

會試舉人,取阮琨等十九名,殿試,賜范公善,阮公爍進士出身,阮琨等十七名並同進士出身。

庚午,慧出西方,詔赦天下,改元正和。


辛酉,正和二年(淸康熙二十年)[1681]

春,二月,甲寅,彗見軫宿。

大旱。是年自春徂夏不雨,禾穀焦枯,百姓大饑。

參從刑部尙書胡士揚卒,贈戶部尙書少保。瓊瑠完厚人。

太宰莅郡公鄭棟卒。棟以王弟,累奉統領征南有功,贈莅忠公,加封福神。

靑林人反,僭號丁治,自稱北王,海陽鎮守陶光時捕誅之,陞光時提督。

榜都督僉事秦郡公鄧進權過惡于通衢。進權太宰瀛郡公世材之子,特勢驕橫,邀奪商旅財貨。事聞,命提領榜其罪於通衢,進權慚惧,數月死。時,太傅兼郡公鄭樹亦以王弟驕縱,王命奪邑祿,計其日用給之。樹於是少戢。


壬戌,三年(淸康熙二十一年)[1682]


春,正月,遣申璿,鄧公瓆等如淸歲貢。

夏,五月,追封神宗貴妃阮氏爲明淑皇太后。妃生真宗。

六月,淸命廣西督撫歸殘莫族屬,巡撫郝浴以報,王大悅,命答書約期交領。

秋,八月,戊寅,彗出較翼。

眨參從禮部尙書阮茂材爲戶部左侍郞。時,淸華參政阮文當啟言:「一國之政,懸于宰相,政之廢舉,係乎人之邪正。今尙書阮茂材,自執政至玆,妬賢嫉能,私植朋黨,與前尙書胡士揚結爲姻好,每論時務,一唱|和,欺蔽聰明,不奉公法,與奸爲市,甚不稱委任之職,比年以来,地震水溢,彗孛旱蝗,恠異屢形,不任其責,而反歸咎於上。在廷之臣,以言爲諱,不敢直指其非,願博選在位之士,使有智量才德者居相位,則任職得其人,而可以致天地之中和矣。」王素知茂材純謹無大過,以文當敢言,欲風厲百官,乃貶茂材而擢文當陪從兵部右侍郞。

戊戌,大元帥掌國政尙師大父,德功仁威明聖西王薨。壽七十七,追尊陽王,謚聰憲,葬萬賴册,廟號弘祖。

冬,十二月,高平督鎮黎時海諭莫黨阮公週,以部屬千餘人來降,陵公週提督校郡公,陞時海提督。


癸亥,四年(淸康熙二十二年)[1683]

命戶部尙書同存澤參從。

以六條戒勒中外臣庶。一,戒親勲大臣毋得倚勢恃親。二,戒武臣治兵講習有時,牧民勿行苛虐。三,戒文臣謹慎公廉。四,戒内臣忠良勤職。五,戒軍士遵令惧法。六,戒民人慕義羞惡。

擢山南鎮守黎廷堅右都督。廷堅在鎮久,盗賊止息,獄訟簡省,王嘉之,故有是命。

命陪從阮室,給事中陳世榮,鄧廷相等赴關受莫俘,罷エ部尙書武惟斷,都御史武公道職爵。初,惟斷以副都御史,與諒山鎮守漢郡公申德才並命臨關,時公文往復,惟斷名在德才下。至是再往,惟斷已陞尙書,^欲仍舊名次,惟斷不肯署,公道亦堅執不可,皆忤旨,遂罷,而改命𡧩等與德才同行。比至關,廣西委官王國楨等要索贐銀至五千五百兩,始以莫敬任族屬從人男婦大小三百五十人歸之。德才等査閱其黨,分送諒山安揷,惟敬僚等一百二十四人引赴闕。後以廷相增許銀數過多,作甘結詞未順,貶職一次。𡧩,榮等,病不在行,罰錢有差。又移書廣西巡撫郝浴,言國楨要索無禮之狀,浴得書,速付按察鞫問,國楨不服,總督吳興祚以獄案上,再咨査情實,淸帝命誅國楨,收賍入官。正和七年事。

申明善政三條。其一,考課,遞年一考,類爲三等,三載方論勸渉。其二,訟人禁私寄越啟,勘官受勘非例。其三,定罰贖償謝紙錢,官吏均分例。

夏,六月,申德才等以莫俘敬僚等獻闕下,帝御乾元殿受俘。又引詣府廷,敬僚等伏罪,乞賜全活,並赦之。授敬僚等三人官爵,餘各分地安揷,歲給錢米以瞻之。

以阮名實爲都御史,阮文當爲吏部右侍郞。

命兵部尙書申審,刑部尙書鄧公瓚並參從。

以段俊科爲高平督鎮,吳策詢爲督同。

立石人反,僞署官屬,與鎮兵相拒。命山西鎮守阮公朝率兵捕獲之,餘黨悉平。

命軍官各舉所屬,有韜略心術智勇技藝者,以名聞。將家子弟,有才器可取者,聽自薦。

參從鄧公瓆卒。贈少保,吏部尙書。仙遊扶董人。

九月,清遣侍讀明圖,編修孫卓榮來封帝為安南國王,賜御書『忠孝守邦』四字,侍讀烏(黑阝)郎中周燦等弔祭二先帝,圖等至京行禮,別具祭弔慰先陽王。燦入關,與伴接黄公真,武惟匡等爲詩相酬和,作南交好音集,盛稱纪國理學文章經濟諸人物,歸以進於淸帝。

詔尊王以殊禮,奏疏不名,贊謁不拜,^位於視朝殿之左,以表尊崇。

冬,十一月,會試舉人,取范光宅等十八名。

淸知歸順州岑蔭宗,知思誠州趟國乾各遣使來獻土物,啓稱:「王師所至,四國來王,莫孽旣除,車書一統。」王命答書,賜以銀絹厚寶,其使遣還。


甲子,五年(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

春,正月,殿試,賜阮登道,范光宅,郭佳三名進士及第,阮當湖進士出身,陳善述等十四名同進土出身。

三月,考士望,取何宗穆等二十六名。

旌表故節婦黎氏黎氏紹義公之妄,孀居守節,有烈婦風,特命贈序夫人,賜號貞潔。

夏,四月,命各處憲司,巡行本轄,廉訪民間疾苦情弊,歲季備陳,著爲例。

秋,八月,甲午,夜大風,珥河決,西北諸縣,損失田禾甚多。

冬,十月,以阮冠儒爲副都御史,黎僖爲兵部右侍郞。

封王次子太保謙郡公鄭柏爲欽差節制各處水歩諸營,兼掌庶政太尉謙郡公,開理政府。先是,王長子栐進封國宰,早薨,諸孫猶幼,次子柏年稍長,故立爲嗣。

進封王爲大元帥總國政上聖父師盛功仁明威德定王。初,王以節制受命南征,收復境土,有大功,位望日隆,陽王時已封王爵。陽王薨,帝與朝臣議進封一字王,加美字以表尊貴。王謙辭累年,至是始受册命。

十二月,擇任高平都司,以給事中吳策詢爲督鎮,署總兵使司事。

詠郡公譚景堅卒,贈太保。景堅勇捷果敢,ヵ能搏虎,南河之役屢立戰功,敵人憚之,王亦愛其朴實,賜資甚厚。

命査考兵官,民官,能撫育愛恤,有兵民保慕,燕郡公鄭𣔆等十六人,陞賞有差。


乙丑,六年(淸康熙二十四年)[1685]

春,正月,淸華鎮守颖郡公吳有用乞辭任。以阮仕嘉代之。有用以內監見親寵,在鎮令行禁止,盗劫屛息,至是年八十三,乞辭鎮留京,特加太保。

以參督鄭楦鎮守海陽,安廣。

宣光叛將武公俊擾邊。先是,公俊竄入雲南,依土官儂姓,嘯聚土兵及儂人,刼掠宣興,邊民騷擾,命鎮守阮公朝督率官軍討之。

以碩郡公黎時海鎮守太原。瑞郡公鄭公佺鎮守京北。

少保祿郡公丁文左卒。文左有勇略,常從征伐,所至克捷,爲一時名將。卒贈太保,追封福神。錦江邯江人。

秋,七月,以阮茂材爲工部尙書。

八月,詳定內外考課黜陟賞罰條格。先是,內外官歲|考課,卽行黜陟,人苦其促,乃定一年考績,三年考陞陟之法。賞罰視上中下考多少爲差,於是諸司競相勉勵,鮮有廢職。

九月,太保鄭檰有罪誅。

潁郡公吳有用卒,贈太博。東岸安常人。

遣正使阮廷滾,黃公寘,副使阮進材,陳世榮如淸歲貢。

命阮茂材參從,加伯爵。茂材時年七十,乞致仕。王欲以耆龐鎮雅俗,眷留不許。

冬,十二月,癸已,夜地震。

會試舉人,取阮名譽等十三人。


丙寅,七年(淸康熙二十五年)[1686]

春,正月,陪從吏部右侍郞阮文當以兵部左侍郞致仕。文當性耿介寡令,言朝廷政事無所顧避。時人推其鲠直。白鶴蒲梢人。

殿試,賜武喊進士及第第三名,裴公遜進士出身,張公楷等十一名同進士出身。

二月,廉郡公鄭據有罪誅。初,據與鄭永福交通,至是又容聚非類,陰蓄異志,爲其下所訴,廷鞫賜死。

宣光逆寛結引儂賊,侵掠宣光邊地,命阮公朝率諸將討之。

夏,五月,壬寅,王曾孫鄭棡生。

六月,儂寇復擾邊,命提督鄭給等率兵討之,兵進粗有克捷,給等不能訓飭部曲,過橫擾,故師還不賞。

秋,九月,以阮貴德爲僉都御史


丁卯,八年(淸康熙二十六年)[1687]

春,正月,癸未,節制太尉謙郡公鄭柏薨,贈上宰上相公。

命都督碩郡公黎時海,督視鄧廷相討逆寛餘黨於宣光。

夏,四月,定覆勘諸訟限。人命訟四月,盗劫田土訟三月,戸婚非違毆打及諸雜訟,二月以裡。

命黎時海鎮守諒山。

廣西歸順州遺使進馬,賜宴遺還。

冬,十月,不雨,命京官往諸道相地勢,造水車灌漑,勘田禾損失,議行寛赦。

是歲,禾穀少收,米價騰貴。


戊辰,九年(淸康熙二十七年)[1688]

春,正月,高平督鎮吳策詢撃賊徒于農山垓,大破之,送俘京師,以功陞參政,復命留鎮。

二月,進封王孫副都將太傅晉郡公鄭柄爲欽差節制各處水歩諸營兼總政權太尉晉國公,開翊國府。

夏,五月,參從工部尙書阮茂材復乞致仕,許之。茂材累疏請老,王慰留之,至是年七十三,始得請,未及歸而卒。贈禮部尙書少保。茂材淸醇重厚,與人未嘗有怨,時以德量推之。嘉林金山人。

真宗正妃鄭氏崩,追尊爲芳慈皇后。后文祖誼王之女。

時,淸雲南開化府官侵占渭川,保樂,水尾三州諸崗,置巡司索商税。命海陽鎮守鄭楦往鎮宣輿,鄭德潤,陳璿爲督同,移書申辨。又曉諭諸崗民回復,士官竟不肯退還。

冬,十月,會試舉人,取阮國綱等七名。


己巳,十年(淸康熙二十八年)[1689]

春,正月,殿試,賜阮廷完進士出身,阮珩等六名同進士出身。

夏,六月,淸人執武公俊歸于我。先是,王命阮公朝結好蒙自縣李世屛,使人言於雲督,令開化,廣南,臨安三府淸査邊地。開化累送人口,有百二十餘人,遂約通溪屯將農文剛會境上,執武公俊來歸,其黨皆散,牛羊崗三村民奔捻威求附,蝴蝶崗酋儂得爵亦遣人奉表歸順,命鎮官爲書慰諭之,撤三岐屯兵還京。

冬,十月,段俊科會淸人,定祿平州界。先是,祿平州藩目韋德勝占侵淸思陵州八村。淸土官韋榮耀訴於廣督吳興祚移書會勘,遣武惟匡,范公芳等往復陳辨,未決者數年。尋命俊科與志遵行。旣至爲德勝漏言所撓,不克濟,停俊科陪從。至是,命復往,俊科匿德勝不使見,自與陳,張二委官往勘。榮耀辭屈,以那窩村歸于我。廷臣以俊科辨論合宜,準免前咎。俊科會淸人立石碣而還。所棄六村皆荒莽無人烟,猨那窩地廣民蕃,大得其利。後,淸雍正四年,廣督孔姓,捭飭思陵土官韋世華,以銀四百雨交與我祿平土官韋福兼,斷絶質當之議,那窩田地再歸思陵,掘壕立碑石三,並在祿平州安快社。今存。

庚寅,彗出翼龄宿。


庚午,十一年(淸康熙二十九年)[1690]

夏,四月,安廣海賊方雲龍,辛恩寵者,據萬寧潭,聚衆劫掠,淸龍門鎮將葉勝,以書請會勦。命鄭楦率師赴之,擒恩寵及其黨二百餘人,解送龍門。楦等旣還,勝以分捕爲名,入先安,橫蒲,要索供頓,民不勝其苦。王命致書廣督,轉達於淸,後勝竟坐斬。


戊子,夜雨雹。

五月,山西鎮守阮公朝卒,年七十七。命陳登瀛代鎮。公朝以征伐有功,贈太保,追封福神。慈廉東牢人。

遣正使阮名儒,阮貴德,副使阮進策,陳璿如淸歲貢。

命京官往勘山南河決諸縣,減赦季税有差。


辛未,十二年(淸康熙三十年)[1691]

春,正月,起舊都御史武公道爲刑部右侍郞。初,公道以忤罷歸,至是王思其直,復命起用。

以阮名實爲兵部尙書,阮曰庶爲刑部尙書,陳登瀛爲ェ部尙書,阮公望爲都御史,阮冠儒爲吏部左侍郞,黎僖爲禮部左侍郞,黃公寘爲副都御史,段俊科爲兵部右侍郞。

二月丁巳,日食。

以鄭德潤爲僉都御史。

三月,參從戶部尙書義嶺侯同存澤年七十五,乞致仕,許之,加陞少保。

會試舉人,取阮有道等十一名。

殿試,賜吳爲實等三名進士出身,陶國題等八名並同進士出身。

貶吏部右侍郎陳世榮爲大理寺鄉,監察黎志遵,杜公弼並爲司訓。世榮等前差候命,有委差彭姓者,要索州民供億甚困,世榮委靡苟從,故貶。

夏,四月,山西鎮守,工部尙書廉郡公陳登瀛卒,贈戶部尙書,少傅,以黎時寮代之。登瀛久侍潛邸,從征順化有功,以家臣進用,言論明決,王深寵信之,聘其女爲晉國公正夫人。東城人。


大司徒署府事奠郡公鄭楃卒,贈奠義公。

五月,擢阮熙光進朝。

考宏詞,取黎轓等十九人。

六月,皇太后范氏崩,謚端純。玄宗生母。

秋,八月,命宣興守臣招集文盤,水尾二州流民。

冬,十一月,以吳策詢爲太常寺卿。策詢自高平召還,王以其久居邊地,累立戰功,特自參政陞擢,復命往鎮。

時,內外官考課最嚴,有政績必遷,每秩調繁任,下課貶降,無能苟免者。山南參政宋儒,太原參政阮致中,府尹阮登遵,監察武惟揚皆坐下放,貶職革任。京北參政范光宅以考課屬內失當,貶都給事。司訓阮光瓖下考被黜,乞推恩,再貶司議,從文屬職。於是士大夫皆以風節自勵,請謁不行,號稱淸明。


壬申,十三年(淸康熙三十一年)[1692]

春,正月,辛亥朔,日食。

三月,吳策詢遺藩臣閉公瓊誘龍州官擒獲僞漢堂公莫敬諸,僞都督丁公挺及其餘黨,送京師誅之。論功陞策詢工部右侍郞,監護黎弼勛,阮公斑並監察御史,進朝,公瓊賜爵郡公。

夏,六月,以武公道爲吏部右侍郞。

定吏部銓補法。大銓除以九年一期補闕,隨所闕每歲銓補,在任,以六期爲限,諸營賓佐,大銓除期,取旨銓行。

太保致仕同存澤卒,贈吏部尙書義郡公。存澤起廢復用,風采益峻,持政九年,家無餘蓄,人稱其淸。至靈歷陽人。

陪從都御史壽岸子阮公望卒,贈戶部尙書。參從刑部尙書枚山男阮曰庶卒,贈吏部尙書。公望議論英發,言事無所避。曰庶持法無私,好薦引人物,皆爲時名臣。公望,東岸泳橋人。曰庶,丹鳳山桐人。

秋,七月,山南參政黎儒功,課績上考,擢授僉都御史。

冬,十二月,以阮冠儒爲都御史,黎僖爲吏部左侍郞。


癸酉,十四年(淸康熙三十二年)[1693]

夏,六月,試文官辭命,取中格阮公董,武晠,何宗穆,阮珩等四名。

復洪德文體。中輿以来,學者專事章句,文章日益卑鄙,長篇逐段,必用開講一句,照應全段'首加然字,謂之過接體,以暗誦,直寫故實,無所措思,詩賦四六,皆蹈襲,不忌重見。至是始命釐正,嗣凡試法,一遵洪德文體,臨文隨問,責命意生字,詞氣渾厚,毋得暗寫舊文。

參從阮名實等啟言:「人才由學校而出,歷代得人之盛,皆由^養有素。^國子監當設兼官審擇祭酒,司業,及五經敎授學政,居留本監,時常敎習,使人才有所成就,以資國家之用。」王從之。

以阮進材爲都御史,陳禱爲副都御史。

參從兵部尙書阮名實卒,贈吏部尙書海郡公。

冬,十二月,定考吏屬法,分廉勤,怠惰,平常,貪狡四等,陞降留逐有差。三年行査考,永爲恒式。

命兵部尙書阮冠儒,刑部尙書黎僖並參從。


甲戌,十五年(淸康熙三十三年)[1694]

春,正月,雨雹。

夏,五月,多稼上邑民有罪,夷之。其邑山地險僻,多崖谷,相與立私約,設巡香,殺過客投坚坑而分其財,積二十餘年,爲通衢之害。至是治官發其事,命碩郡公黎時海等往按之。收捕惡黨二百九十人,梟其首惡五十二人,餘悉刖指配流遠州,沒其社號。多稼社屬嘉遠縣。

申明勘訟條例。

新定課法。內外各衙門,某衙門繁任,而訟案簡少,與勘訟並無翻覆,爲上考。

秋,七月,貶吏部左侍郞阮名儒爲刑部右侍郞,吳策詢爲諒山參政。時名儒銓補各職,人有言其選敍非才,擬注未協例。策詢又私其弟子二人,事下廷議,並貶降。又以吏科給事中阮廷柱不能省審繳駁,贬爲校討,追奪吏部所授吿身二十四人。策詢又訴黎僖在吏部時,私其親子黎佺,弟子蘇馨,又與陪從阮貴德陰行請嘱,下文武議,所言皆無實,再贬爲都給事。

以阮責德爲吏部左侍郞,阮登道爲右侍郞。

命州縣官造地界簿籍,凡所在地分四邊,山川,溪澗,田土,寺廟,市渡,道路,悉令開載,號須知簿。

山南,海場諸縣不熟,命官分勘損失,蠲租有差。

冬,十月,王幸太學謁先聖,親製詩頌聖人,立道德碑于黌門。

會試舉人,取中格吳公擢等五名。殿試,賜公擢等並同進士出身。


乙亥,十六年(淸康熙三十四年)[1695]

春,正月,王以淸華水溢荒歉,發安場府錢萬縵,命鎮官分給河堤之役丁者。又命參酌荒政,減戶分,弛營作,以悅民。


三月,以阮世播爲僉都御史。

夏,六月,不雨。癸已,王齋祓,密禱於宮中,是夕雨。

秋,七月,戊寅,彗出東方。

冬,十月,推恩武班,鄭楡,鄭權,鄭柳並爲太傅,鄭樌,鄭橑並爲太保,餘各陞授有差。

十一月,阮貴德爲都御史,吳佺爲副御史,臺官阮進材,陳瓖等勘訟多失當,並貶職,以貴德等代之。

十二月,擢山西鎮守黎時寮都督。時寮在鎮,弭盗匪,息爭鬪,王以爲稱任,特陞擢以旌之。


丙子,十七年(淸康熙三十五年)[1696]

春,二月,布政州屯將右都督澣郡公吳福澢卒,贈少保,福澢治軍嚴肅,器槭精皆。祖父以戰功,累世爲將,至今班陞武職典兵者甚衆,與河黃武氏,皆爲石河世將云。福澢,石河瓜牙人。

三月,考天下耆俊于國學,取陳春宇等十名。時校討阮廷柱久在貶謫,居閒敎授,誘掖後進,多所成立,門生以千數。當時學者咸宗焉。廷柱,靑池月盎人。

秋,七月,申禁天下學花郞道。

八月,贬參從兵部尙書阮冠儒爲兵部左侍郞,尋以爲都御史。冠儒爲人簡易,時將考內外官,王召冠儒與黎僖預擬問題,戒以漏泄者罰。冠儒偶於坐閒,與鄧廷相語,不覺微露題意。太監吳攀鱗素不悅冠儒,卽入以聞。王甚怒,命貶爲兵部左侍郞。翌日,適都御史阮貴德坐事左遷,復改命冠儒為之。

貶都御史阮貴德爲兵部左侍郞。貴德在陪従,子弟有受訟人私賂,貴德覺,遞解自陳。廷議以責德斷訟失當,所陳賍數不實,貶職三級。陪從段俊科有子受賂,倂發,貶俊科都給事中,其子坐徒。

九月,封朝福為哀牢王。朝福哀牢國王之後,其父遭難,奔山渭崗,山渭岗在會元縣。居敷年。至是哀牢王沒,國人訪知朝福所在,報該縣琴乙郎,琴當等,乞迎回立之。乂安鎮守鄭𣔆以事聞,召黎僖,黃公寘等入議,許之。命𣔆遣兵護送歸芒禛城,立爲王。至今世奉職貢。

分差文武官,覆勘詞訟。先是,諸訟自御史臺翻鳴,臨時差官覆勘,事訖而罷。至是,以訟槳曰繁,始議分三跡,差文武官査勘。其後五府之僚,有添差官自此始。

冬,十一月,鄉試各處士人,命試院官先覆覈,二司考類四場士人,定去取,方許入場。淸乂,山西與奉天所捨太多,二司府尹皆坐贬,縣官以失實貶罷甚衆。

十二月,戶科都給事中吳策詢坐罪死。罷副都御史吳海職。初,策詢監試淸華,見參從黎僖,僖語以諸子試卷用淸華紙,策詢記之。及四場,僖子卷不入格,策詢自以奮有隙於僖,欲因此樹恩,以平宿怨,乃私送考官批取。提調吳海知之,誓爲隱匿。參政潘自疆發其事。下文武議,策詢絞死,海以不能持正,罷職。監考,覆考俱被罰,擢自彊僉都御史。


丁丑,十八年(淸康熙三十六年)[1697]

春,正月,遣正使阮登道,阮世播,副使鄧廷相,汝進賢等如淸歲貢。

三月,辛巳,朔,日食。

秋,七月,陪從右侍郞范廷材卒,贈左侍郞。

九月,陪從左侍郞阮進策卒,贈工部尙書。

冬,十一月,黎僖等進國史續編實錄。景治初,命宰臣范公著等續史。自莊宗至神宗,刻事未竣,王復命黎僖,阮貴德等撰集自玄宗至嘉宗,凡十三載事實,亦命曰績編。至是書成上進,遂命倂刻頒行。

冬,十月,會試天下舉人,取阮權等十名。殿試,賜阮權,阮儔進士出身,范光勳等八名同進士出身。權,嘉林古靈人。

僉都御史潘自彊以老病辭任,命陪從武晠權僉都御史。

十二月,考士望,取梁寓等十九人。


戊寅,十九年(淸康熙三十七年)[1698]

春,正月,丙申,夜雨雹。

乂安鎮守太傅燕郡公鄭𣔆卒。𣔆,厚澤公鄧世訓之曾孫,瀛郡公鄧世材之子,尙王姊郡主,賜姓鄭。爲人謙恭寛厚,慎重周密,在鎮二十四年,邊鄙無事,卒年六十八,贈太宰。後,追封福神,子十四人,進潾,進相,進楚,,進綸,進著,皆為顯官,福慶之盛,罕有其比。

二月,以綸郡公鄭楦爲乂安鎮守。

禁賭博。時,海內無事,官民多戲博意錢,後漢書,梁冀能意錢之戲,其法,以四文爲ー列,掩暎照之,即此。頗弛職業,命提領覺察,及許人告發,出土賭博,皆重罰,以品次爲差。

免太傅鑽郡公鄭權官爵。權,國宰良公次子,王所憐愛。初,以年少驕縱,毎朝侍,陳兵整伍而行。又多抑奪平民財貨,事覺,削所部兵六百人,奪其半捧。至是爲其妾以陰事誣構,王大怒,免權官爵,下獄治不服。節制^國公請赦權,收養訓誨,王許之,權得歸,舍之邸第,憫慰勤至,飮食共之,人皆稱其友愛。

夏,六月,使臣阮登道等還至京。初,宣光属州牛羊,蝴蝶,普園三岗,爲淸雲南土官所侵,鎮守鄭楦嘗以兵入開化境,具列侵占之狀。王命議行辨復。宰臣阮文宴請待貢期附奏。名儒往不克達。及登道等入貢,復令持書以行。旣至燕,淸帝將遣大臣往勘,適雲撫入覲獻圖,乃召登道等與閣臣,撫院相與辨難,未決。淸帝更用部臣奏,令爲咨却之。部咨先使臣至,王命修柬復辨,廣撫禁龍憑不許通,登道還,命復投遞亦不受,於是三崗之議始息。

秋,七月,以黎僖爲兵部尙書,賜伯爵。貶黃公寘爲禮部右侍郞。公寘在吏部,有吿以私其師之子胡賴者。賴,士揚子,以寺丞秩滿,當遷補刑部員外郎,告者發賴陰事,寘實不知,僖以聞,遂坐貶。

十二月,陪從鴻臚寺卿武晠罷。晠在內贊節制府,嘗問外間公事,晠以內官請托詞訟爲言。節制府以言於王,王命晠詰其人,欲警治,晠不敢對。王大怒,下廷議,以晠謗訕,罷其職。晠家居授徒講學,及門以千數,後多爲名臣。

以汝進賢權副都御史,阮公董權僉都御史。

以阮貴德爲吏部左侍郞,阮名儒爲右侍郞。


己卯,二十年(淸康熙三十八年)[1699]

春,二月,乙卯,皇長孫維祥生。

夏,四月,命施行善政二條,宣布中外。一,戒諸權貴寄托詞訟,抑逼有司。二,許府尹二司,詳察所属能否事,具實糾舉,以備黜陟。

命何宗穆,阮衍經略西邊。時,淸小鎮安州數擾宣光,保樂邊地,守兵不能制,乃命宗穆等往。宗穆,所遺書岑池鳳,諭以事理。岑卽答書愧謝,請撤兵,邊民安堵如故。及還,王嘉其能,擢宗穆寺卿,珩都給事中。

貶太僕寺鄉阮公董爲戶科都給事中。公董不修小節,假貸訟人,覆勘官論當眨,從之。王亦不深譴,任使如故。

六月,以山西鎮守黎時寮爲海陽鎮守,以嘉郡公鄧進潾代鎮山西。

秋,九月,陪從右侍郞阮名儒卒,贈左侍郞。


庚辰,二十一年(淸康熙三十九年)[1700]

春,正月,乙未朔,日食。

二月,會試舉人。取阮傚等十九名。傚,農貢蘭溪人。王常夢,芳溪人首選,以語宰臣黎僖,至是果驗。

夏,四月,岑池鳳遺總管葉枝桂詣闕獻馬,厚賜遣還。

五月,勅諭節制府曁文武臣僚,議加尊王徽美,王謙辭不受。

殿試,賜阮廷一及第進士第三名,謝登勳等三名進士出身,陳璿等十五名同進士出身。

命陪從兵部左侍郞陳世榮入侍經筵。

六月,副都將太傅派郡公鄭掄卒,贈大司空。

哀牢屬部樂凡,起兵攻哀牢不克,蠻兵中薬箭,死者甚衆。遺書督率鄭楦求貢,且乞執蛇盆以歸,使哀牢^別蛇,補季税。王召大臣議,以爲鎮寧久爲臣屬,貢税不缺,且諸酋名分斯爭,朝廷不宜有所左右,因令楦以意諭其使,不之許。樂凡有衆約三千餘人,無隊伍,散居耕作。見芒禎城黑衣兵,疑得朝廷援,甚惧。其秋,又乞與朝福和解,求進象,楦譯其書以聞,王命姑慰安之。朝福等出攻樂凡敗走,其軍進圍之,不克乃還。蠻俗稱其長爲蛇。

冬,十月,以司訓杜公弼,陳附翼,咨議阮光璿為諸道監察御史。公弼坐事貶,十年不調,至是察其誥誤,復許敍録。

貶乂安副督視阮名譽爲安廣憲察使。名譽與督視陳廷諫不相能,訴其枉法受胳於督率鄭楦,楦以聞。朝議惡之,按同僚不和律,貶名譽,而廷諫坐不能戒戢厮僕,論罰,其受賂人抵刖指。


辛巳,二十二年(淸康熙四十年)[1701]


夏,四月,以碩郡公黎時海爲京北鎮守。

淸思陵州土官韋榮耀,以土兵侵占祿平民田,復退還本州。命^隘韋福永,於州轄地界,督民耕植,秋成之候,嚴加防守,令毋越界爭穫而已,不可妄動兵甲,以生邊釁。

甲寅,彗出翼軫宿。

鄭楡有罪罷。時,有阮公明者,以險詖得罪,楡私與交遊。又稱獎僞莫,謗訕時政,爲臺官所劾,故罷。


壬午,二十三年(淸康熙四十一年)[1702]

春,正月,以淸華穀歉,至是有河堤之役。出內帑錢萬縵,命參鎮半給損失,半給築作。尋復發鎮倉以賑饑民,赦免戶分牌表及諸税額。

秋,七月,參從兵部尙書萊山伯黎僖卒。僖十九登第,閒廢晃載,結廬西湖,以詩文自娛旣起用,深被簡注,當國十年,參議帷幄,言無不從。朝野以嚴見憚,性頗猜忌。嘗因事黜公寘,又以私囑致策詢於死,不為公論所歸。至是卒,年五十七,贈吏部尚書萊郡公。東山石渓人。

復阮冠儒爲兵部尚書。冠儒在首揆,爲僖所忌,下遷臺官七年,至是始復舊戴。

閏七月,遣正使何宗穆,阮珩,副使阮公董,紀當褒等,如淸歲貢。

冬,十二月,翊國府太尉晉國公鄭柄薨,追封參宰上相公,明慶。


癸未,二十四年(淸康熙四十二年)[1703]

春,正月,進封王曾孫副將普郡公鄭棡爲欽差節制各處水歩諸營,兼總政機太尉安國公,開理國府。時,王府儲議未定,王召阮責德問之,對曰:「監撫之重,當属世嫡曾孫,禮典昭然,請早定名分,以絕窺覬。」王復訪於鄧廷相,對亦同,王意遂決。節制府時年十八,聰睿好學問,旣正府位,群情大悅。

旱饑,命官分道往勘,議行寛恤。

山南參政阮登龍罷。時,覆査內外官諸訟,以登龍勾催擾濫,任事庸常,罷其職。

命提領桂郡公阮德淵兼鎮諒山。京官遙領外鎮,自此始。

以淸華歲饑,赦今年季税諸例。

出內帑錢,賑給京師饑民。

夏,四月,禮科給事中阮興功有罪,徒。興功初爲淸華憲察使,苛刻貪冗,衆議喧沸。至是爲属吏所訴,坐徒。

六月,令富民出榖,依官價發賣,量授職品有差。價粟子,四官鉢,古錢一陌。

冬,十月,會試舉人,取阮致恭等六名。

十二月,殿試,賜阮光綸進士出身,阮光潤等五名同進士出身。

考士望,取范鼎鉉等二十名。


甲申,二十五年(淸康熙四十三年)[1704]

春,二月,山南鎮守,少保郡公黎廷堅卒。廷堅內侍禁闥,數從征伐有功。在鎮前後四十年,為政尙嚴峻,盜竊屛不敢動,有治聲,至是卒,年八十二,贈太保,追封福神。

三月,太保恒郡公鄭棆,柭郡公鄭柭與提督夢郡公陶光涯,楨祿侯黎時棠,昕壽侯阮光輔等謀反,伏誅。初,王長子國宰良公鄭栐未及開府,早卒,以次子掌宰公鄭柏代之,開理政府。柏又卒,因以國宰公之子晉國公柄嗣開府。迨晉國公薨,棆,柭自以掌宰公之子,陰圖非望。至是王以曾孫屬世嫡,進封節制。棆等乃陰結親黨,潛謀不軌。校討阮公基廉得其狀,以聞,下吏治,具伏抵法。擢公基爲工部右侍郞。

秋,八月,以阮邁爲高平督鎮。

冬,十二月,以汝進賢爲副都御史。


乙酉,二十六年四月以後,裕宗永盛元年(淸康熙四十四年)[1705]

春,三月,乂安鎮守綸郡公鄭楦卒。楦,英宗長子國公黎栢之後,賜姓鄭。沈毅有謀略,治兵嚴肅,莅六鎮,皆有能聲。贈少傅。

閏三月,命陪從鄧廷相爲山南鎮守。自廷堅之沒,朝廷久難其代,王以廷相有心幾,知兵事,乃自左侍郞改授都督,出鎮,賜郡公爵。廷相簡易寛恕,民亦安之。

夏,四月,詔傳位於皇太子維禟。太子卽皇帝位,改元永盛,大赦,尊帝爲太上皇,以誔日爲春明聖節。

赦天下今年夏税十二,癸未以上逋欠並免徵。淸乂與四鎮流民聽赴闕陳狀,査閱漂在多少,量赦賦役。

六月,戒飾諸縣校考官颞士人,取中,隨卽揭榜,毋致模糊中否,競爲奔求,以明考法。

時,淸乂數因歲饑,兵多逃欠不補,王命輔臣議寛恤之宜。參從阮冠儒等,以爲民情多避重求輕,頑漂隱富,一槪減額,徒益寛鄉之利,一槪緩期,則相率以貧苦叩呼。請令諸逃兵,責土目與京兵引替,不能替者,委鎮官勾催,停兵番付捉之例,以省煩費,卽有貧苦實狀,聽鎮官密上,待旨奉行。從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