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記全書/續編卷之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續編卷之三 大越史記全書
續編卷之四
續編卷之五 

顯宗永皇帝[编辑]

諱維祧,純宗太子,在位四十七年,壽七十。
帝天資純粹,深沈淵默。始以世嫡,處危疑之地,備嘗艱蹇,天與人歸,遂登大寶。晚年,鄭靖王失尊扶之禮,而帝處之泰然,優游紫宸四十餘年,天下賴以安靜,號稱小康,亦有黎仁厚之主也。

辛酉,景興二年(淸乾隆六年)[1741]

春,正月,以耀堂侯陳璟參從。

置京北,山西,山南掌督。時,海陽寇賊橫行,人心恂惧。鄭王欲以重臣綏撫三鎮,於是分山南爲上下路,以府僚鄭柱,吳廷瑩,張饒,阮德輝,阮貴憼,范阮榜,阮輝潤,陳廷錦等,分督山南上下及京北,山西等處。設屯要害,籍鄕兵,取三之一,分隸各屯,防禦盗賊,禁戢將士擄掠。官吏苛擾,有能糾率義戰効用者,各以名聞。

復鄕試舊制。中興初,鄕試法社考,照巨中小率數類,納縣官。縣官取通文理者,巨縣二十名,中縣十五名,小縣十名,謂之四場。第一,第二,第三場試卷與儒生生徒,一體送考。完卷者,皆取中。中間改爲稍通,三場與次通混送。有學者,多被黜落。至是議復舊制。雖世家子弟,不無濫選,而實才無遺。人皆便之。

命糴粟于乂安,山南。自兵興以来,天下饑饉,惟二處稍稔,富民多積粟。命乂安糴粟二百萬,山南糴百五十萬,每五十官鉢,價錢一緡。乂安市價較平,山南市價每緡十五鉢官價,蓋抑買也。時,阮如珠爲乂安鎮守,募門下有能督運糴栗就京者,重賞之。意欲乘此附帶,以資家鄕。無有應者,惟真祿東海人阮敏應募。凡粟並聽去殼,留米輸官,及珠家並乞每粟百鉢,納米半之。卒以此富有巨萬。敏,整之父,整能役財致身,寔基於此。

軍與賊將名勃戰,敗績。協謀汝廷瓚被執,瓚因諭勍,詣軍門降。

京城軍亂,破參從阮貴憼第。憼以王潛邸講官。王襲位,有翊戴功,大見親任,居政地,多所可否。時,四方多警,朝廷以官爵賞功,優兵什伍長,不預軍功者,亦得超遷。以非例却之。衆怒,相率破其家,覔憼欲殺之。憼已先趨朝,王命留居府中。月餘,因査論戮其爲首者,而責諸管官,嚴加約束。憼遂辭政府機務。

徵黃義伯回朝。初,義伯進攻阮蘧,武卓瑩等於海陽,嘉福,敗之。賊走安廣,尋竄諒山。伯因請班師回京。從之。

發山南糴粟十萬,賑海陽饑民。又以海陽漸安,分爲上洪,下洪,東潮,安老四道,置巡守驴撫居民,以汝廷瓚,武欽鄰,范廷重,武方堤等,並爲協同。

以四條戒飭中外。一許諸粟米,商艚通行販賈。二免貧民謝擔錢。三,禁勢家子倚勢脅掠。四,凡無牌給,不得通驛。

夏,四月,發官米煮粥,賑給東北饑兵。

五月,賊阮筵寇山西。命蒙黎勵督諸道兵討之。勵大破筵兵于安樂。又使將水軍順流而下,約六月十三日濟谷津。宣光道協同阮宗室偵知之。因選輕兵,黑旗竹笠與筵兵似,使以舟先行。筵果引兵來,望見,以爲己師,不設備。宗室淹至擊之,賊惶走,軍資器械委棄殆盡。

鄧廷論與賊戰,敗,奪郡公爵。陳仲寮,汝仲台等被擒,奪其職。

許天下入粟於所在,貯之。募能移粟於東北發賣者,量授職次。

給文官田祿,罷收隨行率錢。初,文官給隨兵,以官品高下差。一品二十四人,遞減至五品四人。受給者,取行傭雇錢爲祿。至是,以戸口減少,差行兵數不敷,始令給田以代之謂之廉田。一品五十畝,遞減至八品五畝,戸番隨近便給之。

給參從添差各員,隨候兵有差,遂爲例。

增揀淸華兵置鎮前,鎮後,鎮左,鎮右四隊,隊三百人。中興初,淸,乂三丁取一。保泰壬寅,始定五丁取一。至是增揀,復三丁取一之額。

六月,文廷胤等攻東珖賊,敗之,大同圍解。

禮部尙書阜郡公段伯容卒,贈少保。伯容與阮輝潤,高輝灌,鄭伯相,皆嘉林富市人,同時尙書。

命兵部尙書阮貴憼行吏部事,固辭,不許。憼自優兵破家,托疾辭政,王不允,位祿如故。至是,復有是命。

復故尙書鄭穗國子監祭酒,奪公爵。庚申初,以穗黨於公輔,覊之。至是廷議不預逆謀,且在宗室屬籍,宜從甄錄,故復叙。

命黎有喬行戸部事,監知財賦。中興後,王府特置六番,盡專六部之權。一尸番專掌財賦,戸部驚閒職。猜吏因緣爲奸,乾沒隱減,弊寶不可勝計。至是議,請復洪德奮,歸戸部,王從之,未幾復歸戸番。

加封大司徒曜郡公鄭檡允忠公。檡,僖祖次兄。

擇四鎮勸農官。鎮置大使,副使各一人,奉掌田事,分行勸課。置勸農使,糾擧四方民,致力田畝,随宜補助之。歳以仲冬,遺使訪田野之闢廃,人民之給餒,爲斥黜。尋議置屯田所。於是軍皆知農,而軍餉亦不甚缺矣。

參贊碧郡公黃義伯卒。義伯勇敢,累立戰功,爲一時名將。卒,謚賜忠烈,加封功臣,後追封福神。金洞黃雲人。

范廷重等獲阮蘧於臥雲山。初,蘧首爲叛逆,黨羽甚盛。及蕪萊,白藤之敗,奔諒山,依!:基。至是復謀東歸,至東潮粮盡衆散,與其子匿民家。廷重與阮曙密探擒之,檻送 京師。擢廷重工部左侍郞,曙總兵同知。

命文官三品以上,預府僚者,舉堪爲府縣州各一人。

八月,大饑,發官粟^賑流民。永佑末,盗賊並起,民廢農業,海陽尤甚。惟山南差安,^民扶携就食者塞路。米價騰貴,百錢不易ー飽,民多仰食菜茹,至有炙蛇鼠以度日 者,饑莩相望。海陽號稱稠邑,至是有僅存三五戸者。

旨下緩試。舊制,省試三年一科,以子午卯酉爲期。至是以歳荒,旨下緩試。

九月,命鄧廷謐督諸道兵,討黎維榷於山西上游,破之。補走太原。初,被出沒天關山野間,尋由山道,自安化,奉化,踰美良,明義,出山西臨佻間。謐督官軍三道,夜進薄之,破其壘三重屯數十所,嵇退據太原文朗。尋復由故道歸淸華,建營壘於玉樓,自稱天南帝子。先是,謐命出征,王以其世冑聯國親,璧其任,漫金劍,賜節鉞,擇日揭宮廟,百官咸在,以遣之。自兵興以来,命將出師,未有此禮。謐感激自勵,故與賊戰多克捷焉。

冬,十月,命參從阮貴憼,武公宰等爲招撫使,分行諸道,勸農桑,招流亡,募田作,墾荒蕪,設立巡店,防禦盗刼。

旌表大安,南真忠義民。初,銀笳賊起,大安安江、海遼,及南真芳邸、神路等總,悉力攻禦,又隨官軍進討有功,特賜忠義扁額以旌之。

十一月,起復陳名寧知禮番陪従。時,寧以母喪居家,張洭薦寧可大用,特命起復。

以災異,赦天下凡五條。

擢廷勤進朝。

遣正使阮翹,副使阮宗室,鄧茂等如淸歳貢。有使華叢詠詩集行世。


壬戌,三年(淸乾隆七年)[1742]

春,正月,命阮貴憼,武必慎,分揀近畿諸縣兵,待有事調遣。

淸華饑,命有司發粟於十萬,賑之。

二月,以阮玉鉉爲戸部右侍郞,行參從。鉉在高平七年,善於撫禦,邊民案堵,王深器之,特賜侯爵。至是召還,命入政府。

以陪從黎有喬爲淸華留守。尋命喬與何勲,訪察轄內,官吏能否,民情疾苦,及攻禦各道,水陸各巡事情。又命杜輝琪訪察乂安。

黃公論進攻賊瑩,獲之。

登顯擒纘基於橫蒲。始基作亂,攻團城。督鎮吳廷碩爲所陷。王襲位,命攻破之,基敗走。至是獲斬之。

三月,罷府門銅甕。初,王欲達下情,置銅甕于府門,聽天下士民有密陳官吏廉汚者,投其中,五日一以聞。其後所吿多不實,黎仲庶言:「後世人心不古,毀譽好惡,未盡至公。今王以一德臨照,百官邪正,昭然於洞燭之下。如欲辨別賢否,當敷言試事,考實驗功,不宜開告密之門,滋訐比之僻。」疏入,王深嘉褒獎,立命罷之。

帝命阮輝潤賫册進封王爲大元帥尙師明王。

夏,四月,省宣,興,安,廣諸路憲司。王以外鎮民彫訟簡,令省之,以其職事隸鎮司。

鄭榜進攻塗山賊,死之。時,阮有求聚衆塗山,抄掠東南。榜與鄧廷綿聞賊抄老豐,約共進戰。賊有船十餘隻,見官軍佯走,官軍進至佳門,住葛泊津。會潮强風勁,官船高大,爲風所窘。賊以輕舟百餘乘之,軍大潰。榜身中十餘創,被執,罵不絕口而死。

黎仲庶陳時政十餘條,王嘉之,賜銀絹二十兩疋。

考文武課績。三品以下輪次召對,日二人,詢以政令得失,軍國事宜。

命諸預陪從與三品有添差,外任四品以上有添差,並賜侯伯爵。

以張洭,陶廷實參從,阮貴慎,丁嘉亨陪従。

日有暈,其占爲人臣承君,百姓親附之象。

六月,命汝廷瓚采訪山南下路。先是,置下路撫諭,縣各一人,以范有瑜等領之。與屯禦使,撫輯方民,防守寇盗。至是聞其苛擾,命瓚往訪其狀。

秋,七月,定捕賊賞格。獲阮有求者,賞三品職,郡公爵。賊禆者量減。

置覆讞官。命阮玉鉉,吳廷瑩等,以四季理諸冤獄。

八月,點環畿十一縣鄕兵。時,賊徒隨撲隨起,諸軍分道攻討,京城見兵空虚。執政請權宜揀近甸民爲兵,五丁取一,復其徭,依兵法閱習,分屯城外,以備不虞。

定軍令十二條,訓飭諸道將士。

以歳凶民饑,國用不足,命淸華殿廟,並殺常禮之半。

雲庶獄。王以有司勾震擾,令諸訟,惟盗规,人命,抑脅,田土,鬪歐,方得受勘,餘悉緩之。

黎有喬言:「淸,乂飢荒,逃欠之兵至萬餘人。管目牧勾催,鎮官拿捉,大爲民擾。縱有所得,非貧苦卽借冒,時送卽還。不如擇地方官,親訪民情,隨宜催揀爲便。」王從其請。於是淸華命杜輝琪,乂安命范允緯等,分往揀之。

参從吏部尙書武公宰卒,贈少保,公宰以文學受知,有匡濟大略。記申初,軍政多事,隨宜調幹,王深器之。遂擢政府,委以樞軸。好進引人物,一藝之士,皆吹噓之。人皆得盡其才。伍賊初起,朝廷議招安,公宰陳二條,言攻勦是正法,收用是權宜,就正法較穩。後果如議。公宰,安朗海具人。

以黃公琦統領海陽陸道,陳璟統領水道。尋復命公琦率璟所部兵,及督領武佐璉等二十九奇隊,往討賊。

冬,十月,鄧廷謐等,與黎維補戰于盛美,敗之。先是,謐屢破賊兵,榷潜奔乂安,據古南洞。尋復犯淸華,從雷陽具山,破沛上屯,謀渡河窺安場。謐與何宗勳,阮儼等擊敗之。(礻密)走康政。以謐爲統領,阮玉鉉協之。

黃公琦言:「賊據塗山,依山負海,而海水潮汐無常。欲拔塗山,非先爭地不可。如欲爭地,當用歩兵。請留四擇隊以備調遣。」從之。

十二月,命四鎮,各於鎮治,築壘爲固。

諭執政議行三條。一,行府兵法,二,權補私田加租,三,復納錢法。

初立府衛法。時,兵輿調撥多方,廷議增取郷兵,以益聲勢,及倣唐府兵法,府置一衞,衞置巡守巡撫,管領所轄兵。擇文武有幹略者,各一人爲之,文武屬爲之副。四鎮凡二十衞,其法籍兵,五丁取一爲兵,得兵萬一千四百六十五人,編隸隊伍,操演陣法,月以一香,更番歸農。其半歸留軍者,官給月粮,屯營閑既,軍需儲峙,莫不悉備,有事徵發,悉従調遣,事已復還衞,輪代休息。自中興以来,衞所法久廢。至是始行之,遂成兵額。


癸亥,四年(清乾隆八年)[1743]

春,正月,衡保泰調法。中興初,牌表祭券,皆於戸分取之。牌者,生辰正旦,各衙門行望拜禮,是夜有歌席宴筵。表者,預前進賀表禮,擇日行拜表禮,是夜亦有歌席宴筵。祭者,丁祭,春秋二祭,國學,郡學,杼釋奠禮。厲祭,府官三時致祭無嗣鬼神。宮廟四季祭,祭高皇帝,以王家列位,及功臣范篤,阮有僚,鄧訓,馨馨配享。デ神春祭。券者,堤路,貢口,橋梁,倉庫,試場,其收納付之縣官。牌表屬承憲二司,祭屬府縣官,券屬鎮守。保泰壬寅,議以收納煩碎,更定調法。仝年收每丁古錢六陌,牌表祭券總在其中。後以橋梁道路,多有廢壊,復議收戸分錢,已而勾催收送,弊寶百出,王深知其弊,去年倂與兵政租法,至是行之。

二月,以左少監曄忠侯黃五福爲奇道統領。五福進兵法十二條,王命行之,令與正道黃公琦等會勦。時,五福以刑番內差,未經行陣。初聞命,深憂之。客有勸以借公錢萬緍,召募壯士。福曰:「公錢豈宜私用,他日徵督,何以償之。」客曰:「誠如吾計,士皆効力,戰勝克敵,從此貴顯,何有於萬繙。萬一蹉跌,有不可言者,誰復問所逋。」五福曰:「君言誠有確見。」遂從之,卒能成功,爲時名將。

命乂安統率阮嘉珠措置疆事,糾率豪目,招募兵士,分屯按禦。

命甲阮科等,就鎮閱視巡屯營壘,軍需戎杖以聞。

二月該山土賊陷鎮城,督鎮武佐詠,督同陳公昕死之。時,序營劫嘯聚逼城,塵絕餉道詠吿急于朝,命陳廷錦率師赴之。錦逗遛不進,詠等力竭城陷,皆遇害。藩臣阮廷聘率土兵攻賊,破之,復其城。

置沿河驛,以騎兵九隊,候探賊情馳遞。

以阮貴憼,黎有喬,吳廷瑩,阮暐等陪従。

免天下巡渡税。時,巡司徵收煩重,商賈寢閉,王欲弛其征。執政言:「巡稅已有定額,但可禁戢猾胥苛索。」王諭之,言:「先王之政,關市譏而不征,今兵火之後,民食寡乏,取給惟在蒒賈。宜加實惠,不應徒事飭戒。」遂命撤各處巡,盡免商税。

命內外上實封。

命武臣三品以上,擧智略勇敢各一人。

夏,五月,停各衞文官避撫。黎有喬言:「衞兵紀律疎略,請撥給官兵,選充隊伍,置武官巡撫。」王從之。於是府衞之法遂變。

火星犯太微。

以阮公寀鎮守山南。杜熙韶,杜世佳,譚春域間之也。

六月,阮有求圍統領黃公琦於淸河之華女港。命黃五福等將兵救之。初,求掠獲瓚基軍資,煽誘日衆,遂有狼肆之志,僭稱欽差東道總國保民,據雲屯州。及公琦等累勝,聲勢振薄。求每與官軍戰輙敗,奔竄海濱,諸道兵不卽討捕,各還京。求知安廣兵少,復叫聚塗山,依山負海,時出抄掠東南,狂黠寢不可制。至是寇淸河,琦被圍已旬日,潛使人突出告急。援兵未及至,贊理武欽隣與琦謀曰:「今賊雖圍我,而且防奇道,勢必盛兵在前。我若乘夜取後突出,賊必不覺。」琦從其策,乃潛抵魚袋港,遇賊兵少,敗之,還次琤川。五福進擊求,破之。尋命五福將水兵,援塗山。

秋,七月,少傅阮輝潤致仕。陞太子太保。

命五府参從官更番宿直,以備訪問。

鄕試各處士人。先,辛酉年以歳飢暫緩,至是行之。

增擧人名數。時,乂安場爲不道者所焚,誅首唱以徇。再試第四場。

工部左侍郞阮玉鉉卒,增工部尙書郡公爵。鉉,弘化勃泰人。

八月,以范廷重爲副都御史。

赦瑞英租庸調。用贊理汝廷瓚之言也。

王諭執政曰:「東北窮民,皆朝廷赤子,宜急加拯救。」乃命分置屯守,招集流移。

擢參議裴佺進朝。

九月,命陳廷錦鎮京北,鄭檡鎮海陽。

冬,十月,會試。取合格阮俒等七名。俒,農貢香溪人,俲之子也。

十一月,慧出,長一尺,二旬乃滅。

命丁文佳,阮廷桓會勦草寇。時,東路殘破,田荒民散,無頼之徒,嘯聚草莾,所在屯結,大者數千人,小者不下五六百,薄抄掠。江北一帶,灌莾極,出入不知踪跡,時人謂之草寇。累命張饒,黃公瑶,丁文佳等討之,乍散乍合,勢日苗熾。其最黠者黃公舒,范文需輩,詐上書乞降,以緩攻勦。朝廷亦厭用兵,冀可馴革,授以官爵,使管照地面,賊黨愈肆侵暴。執政請勒令詣网隨宜處置,舒等復叛。至是文佳始破之于杜舍。時,伍賊亦詣黎端愷軍乞降,議者方咎招降非計,而五亦不復來。

十二月,殿試,賜潘曔進士及第第三名,陳文𤏸進士出身,黎黃暐等並同進士出身。

命阮廷桓爲東南道統領,陳輝涊爲贊理。時,草寇公舒等反覆。議者皆不欲招安,惟廷桓,淧力贊之。至是復蠢動,故命之住。


甲子,五年(淸乾隆九年)[1744]

春,正月,阮廷桓言:「賊所在,草莾叢雜,官軍臨其前,則竄其後,扼於左,則奔於右,所不到處,輒出擄掠。請量差重兵,雜民防守。」乃命桓專制南道。旣而桓驅丁夫從征,方民驚動。王怒,旨下切責,立命停之。召文佳面陳機宜,復命就軍,草寇侵掠益甚,海陽,京北之間,無寧日矣。

二月,有大魚,長約四丈餘,象頭,自神符海口,入珠橋江,沂流而上,至淳良江廟止,三日復出海去。

黃五福率諸軍攻塗山,不克,鐄璟侯鄭伯欽死之。

大司徒鼎忠公鄭柱卒,贈肅公。

三月,以黃公琦鎮守山南兼統領。召阮公寀入參從。命阮伯璘爲興化鎮守。

始給參從阮公寀,陶黃實等食地民各一,謂之寓祿,遂爲例。

命黎有喬鎮太原。

以武公鎮爲命都御史。

六宮租庸調簿成,凡四鎮與長安府,租庸錢米粟子土産,皆著成定額。

夏,五月,張涯陳攻勦草寇保衞京城六策,皆納之。一,諸府衞兵,半留屯獲。二,諸管侯隊,許各管衞兵一隊,以備差遣。本號隊首號官,暫率奉侍。三,有能糾家丁,自辨家粮,隨軍五十人以上,陞職一級。四,給空頭勅,統督官,臨陣隨功頒賜。五,外貫鄕及皂隸諳曉等民,照數取半率調用。六,抽回水歩兵二隊二奇,分巡上下流,以固畿甸。

以枚世準爲高平督鎮。初,莫亡,餘黨北徙,寓廣西。及是乘方內有警,遂糾衆犯邊。朝廷連歳攻討,鄧公演,阮廷伯粗有克獲,而撫勦失宜,遂長敵勢。又不戢軍士擄掠,蠻民恐惧,爭出應賊。藩兵單弱,無紀律,遇敵輒退。賊遂乘釁縱剽,充斥河渭,往來興,太,人情搖動。至是有喬請擇儒臣,往輯高平,乃命準往。

黃五福攻塗山,克之。有求遁入京北,據壽昌河,沿河兩岸築壘,上流桂岩,下流溪橋,皆立木栅,圍列戰船數百餘,屯壘聯絡。陳廷錦等進兵鐵山,至齋市,爲賊所敗,全軍皆潰。廷錦走市梂,賊乘勢追之,遂破鎮城,縱火焚掠。廷錦與督同武方堤等棄印走。夜半報至,京師震駭。合令環畿撫諭率衞兵,分屯射場,雲耕,仁睦,紀橋,以固京師。五福聞廷錦失守,率兵從月德江次武江。

王命切責黃五福等曰:「兵賁神速,爾等攻勦逾年,進逼塗山,已五六月。勞師費財,不能預探敵情,防守疎略,狡賊離穴,經七八日,始率大軍進躡,致賊数侵軼,民情驚動。閫外之事,寧有如是,勉思効力,以蓋前愆。」

秋,七月,黃五福上言:「有求敗亡逃遁之餘,衆寡而分,其勢易破。若得雄象助兵威,暗渡衝擊,使彼首尾不能相救,可保必勝。且揣知敵欲連結草寇,進逼珥河。今臣等進次武江,賊欲悉衆而前,又恐臣等擬其後,以是知其無能爲也。」始,五福軍未還,沿河上下戒厳,及是衆情乃定。張涯收復市橋鎮營,命五福與涯並進。

八月,分兵五道。時,阮有求據玉梂山,統領張涯從安勇正路攻前面,阮仲珅攻前壘左邊,武佐璉攻後壘右邊,黎時勵攻後壘左邊,黃五福截河流。監軍皆宗室大臣,合五道大將十員,列校軍士萬二千七百餘人。時勵所過,秋毫無犯,安世民願爲薦米ー萬爲兵粮。王嘉獎時勵,以所進貰其軍。

海陽民乞擇差鎮守留守,不報。時草寇乘官軍北上,大掠東南,洪,快諸路,所至一空。爲蛇虺水蛭諸獄,虐諸所俘者,令求死不得。或倒懸,或浸水,或實粟粒眼中縫之,以索贖。少不如意,立卽誅斬。叉串槊嬰兒,焚燒婦女,極其苛酷。遣民詣闕吿急,執政以北寇方劇,未遑東顧,寢其疏。

張涯及阮有求戰于玉林,敗績。時,張涯與五福,時勵,夾攻玉林,涯自率本部兵攻其前,以鄭枋爲前鋒。求據險固臝師以待,什什伍伍,行列不整。官軍望而笑之,乘銳輕進。求佯敗,引入窄狭中,將士魚串而入,求率死士突戰,涯軍潰,諸軍大奔。詔書切貴涯,召還,求兵勢益張,烽火照于珥河北岸,沿南一帶,焚蕩略盡。以丁文佳爲統領本道上將軍兼督四道,陪從吳廷瑩爲贊理。

九月,諭旨丁文佳,吳廷螢促進師,曰:「有求前據塗山,今竄昌河。雖免己離巢,而螳猶拒臂,脅民丁以築壘,掠^財以充粮,蟻聚蜂屯,自謀久據。苟不早圖勝算,祇恐賊壘日堅,民殘日甚,豈所謂吊伐之師。公等職在董戎,任隆制閫。兵粮已備,軍需已整,戰士已多,大軍重壓於其前,名將合圍於其後,當一番轉撥,四伐長驅,俾賊徒耳驚而不及掩,腑破而不及謀,取勝萬全,在此ー擧,勉之。」

賊鏘犯安山,統領鄧廷瓊棄軍走,贊理范嘉寧爲賊所害。初鏘據美良,永同,時常出沒安山,石室間,朝廷不以爲意。瓊出身膏轨,素無將略,以尙郡主驟貴。至是奉命攻禦携公主與妾姬與行,住安山山路,以市爲屯,不設斥展。嘉寧僦居民家,賊至仙侶,瓊與公主及姫妾遁去。嘉寧聞警就瓊,瓊已不在,賊奄至,嘉寧遂遇害。報至,京師戒嚴。王命鄭擇爲統領討之,鏘遁去。瓊降論黜職,人皆以爲失出。

冬,十月,菩提江與寧江,水赤如丹,醴江水逆流二日。

丁文佳與阮有求戰于昌江,敗績。王初襲封,以文佳將家子,有譽望,深倚重之。及有求據昌江,拜爲上將,委以專征,軍勢甚盛。佳至,頓兵^動,會有求督戦。求詐令人搐肩輿自外來,頃間復出。因僞喜吿其下曰:「佳已約降,恐妻學連累,未敢明白相投,密約臨陣被獲,以塞物議。臨陣時,汝等隨我所向,擒他以歸,人視此爲高下,天下不足定矣。」其徒以爲信然,旣結陣,爭望佳旗象,突陣而入,無不一當百,佳軍披靡,佳一子與後棚象奴,爲賊所殺。賊環象蟻附而上,佳神色不變,以差旗授前象奴,用飛鎗蒺藜,左右殺賊無算。二子在陣後,大呼而前,賊稍稍引却,佳收散卒還營。報至,王大怒,旨下切責。是役也。佳緩攻能,賊得長智用間,卒致於敗。

十一月,山西賊伍阮名芳宼白鶴,繼芳侯文廷億率京衞進擊之。時諸縣兵丁,來鲁者萬餘,咸願奮力進擊,俘僞渠以安業,賊勢窮促,而廷億等怯懦無謀,更抽兵出次義安。名芳得乘夜突圍去,諸軍與義民,莫不惋憤。名芳自是不敢輕出,布置屯保,而與官軍抗拒,皆此役誤之也。

十二月,黃五福破求賊於市橋。時丁文佳師久無功,求兵瀰漫北路,復圍市橋。五福分三支進,自攻其前,譚春域攻左,阮名麗攻右,求敗,渡河去,圍遂解。召丁文佳還,貶文佳與吳廷莹職,各三次。以五福兼鎮京北,尋命爲京北統領。

命冠岳侯文廷億爲太原留守。


乙丑,六年(淸乾隆十年)[1745]

春,正月,文廷億收復太原鎮所。初,莫孽旣破武崖,有喬以病乞還,乃以億爲留守討賊。億渡野江,與五福會,從郁岐直抵太原,遂復其鎮。億,廷胤之子,在諸將中年最少,多智,数征伐有功。

陞高平督同陳名寐職二級,賊侯爵。先是,賊圍高平閱二月餘,城內資糧匱竭。寐撫循土兵戰士,悉ヵ拒守,以便宜發官銀給賜,潛遺人致書歸歸,鎮安,隆平州官,盡拘賊孥小,招諭山子各族爲外應,許以立功者賞。皆樂爲用,截賊樵汲餉道,賊惧,歛衆退。捷聞,特加賞以旌之。寐復遺兵攻獲賊黨,四州悉平。招懷流散,使復舊業。

二月,賜太原藩臣麻世祿爵。自邊兵起,藩臣多効攻守,世祿尤有勞焉。廷億請加激勸,故有是命。

以堧亭侯鄭吳用,何宗勳,汝廷瓚,並行參從。宗勳文學優長,爲山南督同,以酒過被罷。瓚贊理失宜,兵敗被擒,雖能使賊降,亦以此負累。王思振淹滯,以二人有學術,特擢用之。勳等條陳時宜,甚稱王意。

王子出閣,命府尹楊公澍,給事中阮烷爲左右司講。

以黃五福兼京北,海陽鎮守,范廷重爲海陽協鎮。

夏,五月,陶黃實以年老乞辭朝廷班次,止以國老奉侍。從之。

秋,七月,陞鄭柳大司徒。尋命閱宗室各支功臣子孫可用者,請旨甄拔。

八月,黃五福,范廷重攻有求於昌江,破之。有求霄遁,使其將名通,輕舟百餘隻賚重寶,順流而東。官軍復邀擊之,俘獲其衆。惟通棄船走,僅免。所得軍資戰馬,不可勝計。

以范廷重爲東北南三道協統領。先是,有求自山南失據,走太原,復出安廣,瓖鶴洞,憑海爲固,時遺兵,以輕舟抄掠東南,所至如掃。廷重與兼統黃五福,率諸將討之。^其黠將名通等十餘人,器用戰馬,盡爲官軍所獲。通驍勇有謀,求倚爲心腹。至是黨孤,遂奔竄無定,從者稍稍離散。迨就擒獲,廷重,五福之功居多。

九月,改授行參從兵部左侍郞金溪伯何宗勳,參督侯爵,入侍,同參從。

冬,十一月,奮郡公張饒卒。饒,廉謹有風裁,與子涯迭領制閫,皆同參從,時人榮之。膾太傅,加封福神。

命阮名實宣慰太原,三陽道將士。時,諸軍西討名芳,北討有求,驅馳勞擾,多染瘴瘧,王深憫之。會有啓自陳,乃命官嘵諭,宣揚德意,因以醫院變給之。

十二月,政府諸臣上言:「洪德初,諸文武預公侯伯封蔭祖父母,父母,妻子,嫡孫,未有爵者從品,自一至四有差。中興,以武官內監預爵者多,始改定磨格,一品二品從爵,三品四品從職,頗未妥當。請令公侯伯,由特授,許以爵封蔭,餘悉如舊制。」從之。

命武官演武藝於擇閣庭。

賊復破諒山,督鎮阮潘擊敗之,復其城。

山南鎮守大將軍程郡公黃公琦爲賊所獲,不屈死之。琦有將略,累立大功,諸軍咸倚重之。及鎮山南,攻捍草寇,民賴以安。然性輕敵,至是以數十人,乘象輕出,相度營壘。賊伏騎執之,琦不屈死。時年六十餘,贈二字公,加祿福神。神渓禮原人。


丙寅,七年(淸乾隆十一年)[1746]

春,正月朔,日食。

罷召募戰士。先是,勇力分置各隊,議者以爲所募皆市井子弟,遂皆放回。

二月,以衞兵隸各道督鎮,聽一半從軍,互相更代。 初作關聖鬬,王垂意兵書,深嘉關公忠義,命立廟以祀之。

三月,會試,取陳名做等四名。

太白晝見。

申飭勘訟例,禁非切害不得吿發。先是,自戶分法變,官無常俸,以訟爲祿,習以爲常,査勘論斷,收留送駁,多不當理,政堂文書,訟居其半,酬應者厭之。廷議非切害不得妄吿,冀以上訟,然終不能革,而殺人傷人重案,被害者不吿,勘官亦不敢問,武欽鄰典選閱人,考題發問,在官,見傷人殺人若伴,得賂不吿,按治則非例,坐視則沒法,如之何,則可,蓋指矯枉之弊也。後,欽鄰執政,亦終不能改,勢使之然也。

阮有求乞降阮芳挺,王命僉知阮丕爽招有求,命范廷重緩攻,廷重不受。先是,有求娼獗東北間,管江,出塗山,聚散無常,至是以力屈請降,挺爲內主,請於王,王許之。特令與黃馮基等並許洗雪,賜號寧東將軍,封向義侯,將校皆遷官,賞寶甚厚。命求赴京。求實無降意,辭以爲范廷重所遮,王命爽貴旨說有求,幷命廷重緩攻。初,求累爲重所敗,怒掘重母墓沈之江重泣訴於王,誓必誅求,王許之。至是爽至軍,宣王旨。重曰:「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我與求不共戴天,曾於上前,分明上前。我自奉命殺賊,就使今日來,勢有可乘,我亦不以君故逗遛也。」爽與同輩相顧失色,爽毅然往與求語,具述王旨,幷以重言語求,言未訖,重提兵奄至襲求,求令人從間道送爽去,出與重戰,重大敗之,求復遁去。

夏,五月,殿試,賜段樹進士出身,^名做等三名同進士出身。

六月,產税法,置監知鹽道官,范尤緯,露寶,武歛鄰分監乂安,淸華,山墨道催鹽資煮鹽灶,取鹽四十斛,斛納錢一百八十文。冬夏兩徵,貯所在官庫,惟山南歸戶香。

秋,八月,王諭執政諸臣曰:「承司府縣綱維,生民休戚所係。自今聽鄕等保擧,務在得人。」

冬,十月,更定淸華田庄稅額。自兵興以來,田野荒廢,租税所入,率減於舊,が安撫官勘類補税有差。

參從鄭吳用卒,贈尙書。洽和雲槌人。

十一月,皐州樂凡來貢方物。

黎仲庶上言:「理財以養民爲先。今民旣受田税,復補加租,又幷鹽灶征之。一稅,將何以甚。加之給養兵夫,最爲勞費,雖蒙旨寛赦,兵率未見送郯,請著議行,以寛民急。」王從之。

以武欽鄰行參從。

王命誥諭臣民,大略:「以爲信者國之寶,上古帝王,率由是道。我鼦政以來,夙夜祗惧,朝旰孜孜,期臻于理,而邊塵未掃,民瘼未蘇,無他不信而已。嗣今,凡關除拜賞罰,軍機民政,並許參預機密諸臣商確審熟,面加可否,令出惟行,俾人知適從。有狃舊挟私者,雖權幸親責,悉論如法。」

以七條申飭提領,淸肅畿內。若禁人家奸細寓居,巡兵妄行造次,城内商旅不得夜宿,入門啟閉以時。

考天下天文風角壬乙占遁之術,中者遷官。


丁卯,八年(淸乾隆十二年)[1747]

春,正月,禁諸將取丁夫義戰擾民。

六月,樂凡來貢,乞定貢期,三年一獻雄象,比鎮寧皐州例,餘土宜厚角,花布,金鉦,黃臘,隨所有非常貢。其後獻白象,王曰:「漢文帝却千里馬,唐太宗罷四方貢獻。我方追踪隆古,和變庶邦,異物何足爲貴。」却之。

秋,七月,減鹽税。先是鹽戶一灶,歲收錢十二續,復有鹽田稅,民頗苦其重,乃量減常額。又以有司徵督苛刻,命按治之。

太白犯南斗杓。

九月,定考課徵收令。有收監收巡渡鹽桂及各租,以歲終考課。因視事勢難易,民力豐耗,定爲三等,十分得九爲上課,六分以上爲中課,五分以下爲下課。上下課,黜陟各一次,中課免論。

置左門店鍾鐸,有敷陳時務深切,與才藝自進者,聽拙鐘。權貴抑脅,及覆訟靑理未伸者,聽振鐸。各具密啟,吏番卽以聞。

冬,十月,鄕試置四場,復稍通法。保泰間,罷社考,改命縣考,巨縣二百名,中縣百五十名,小縣|百名,通詩律者,充其選,謂之次通,撮取其尤,擧於承憲二司,公同再考二遭,中者謂之稍通。三場以前,與次通即送考。护學者非無遺欠,亦次第中選。辛酉復四場,挟勢役財,濫選者參半。至是廷議,以爲四場路開,勢家子弟,陵逼孤寒,稍通猶爲彼善於此,勅旨旣行,改令停罷二司,依戊午以前例,考取稍通。有學者,皆得察擧。

遣正使阮𡧩,副使阮世立,陳文煥等,如淸歲貢。文焕道卒。

覆試各處貢士於中沙。時,省試法寛弛,中者多濫。王特命覆試。議者以爲士遭兵亂失學,宜從寛典,去其甚。王從之,沙汰十之二三。平陸人阮琪首選。


戊辰,九年(淸乾隆十三年)[1748]

春,正月,朔,日有食之。

初,各府衞兵分隸所管,管官多充私役,或縱之歸,征其草馬錢。軍人往往借細弱以自輪代,紀律疎齒,無益實用。乃命改置奇隊,三百人爲隊,四百人爲奇。揀强壯操演,給口粮錢六陌。有征討,加給,與優奇同。

二月,執政上言:「今國用方殷,而田上諸税,多減於舊。請自今一務田,與潭池洲土,並歲收畝錢四陌,二務田三陌,冬夏兩徵,以資國用。」從之。

三月,會試,取武檰等士二名。殿試,賜阮輝瑩進士及第第三名,鄭春澍進士出身,武檰等十一名同進士出身。

時,官軍討鯑、質,山賊剽剠山東。命黃五福,汝廷瓚等,率諸將會勦,軍中機務,聽便宜施行。

定擒戚賞格。得逆質,賞三品侯爵,得逆鯑,賞四品侯爵。

命統領黃五福,協統領汝廷瓚進勦草寇,招降其黨。

下捐納令。王以兵興費廣,乃令文武內監諸臣及雜流,入錢粟,授職有差。命百官各擧所知,有勇力才藝可管兵,與果敢折衝堪先鋒者,隨才授任。

六月,諭黃五福掃定山西。王以伍賊久據越城,所在騷動,故命五福圖之。

秋,八月,命何動,武欽鄰,吳廷瑩,黎有喬等,分屯京城要地,日夜巡警。時以東南草寇尙在,山賊不時攔下,故預爲守禦之備。

置左右法司,以參從何宗勳,副都御史武公鎮爲之,糾擧抗言,隨事救正。

王諭黃五福:「山南下路,民物豐實,爲國家關中河內之地。今賊黨整居,其勢方思,公措匱山東稍定,當獎率官軍進勦。」因移報范廷重躡擊,式遏宼虐,保此關河。

參從左侍郞耀郡公陳璟致仕,陞尙書。璟長子璲登第,亦於是日榮旋,世羨其榮。

阮有求犯菩提津。先是庚申,辛酉'連年饑荒,海陽爲甚,求以輕舟熟商船,所得粟米分賑之,全活甚衆,濟以狡譎,驅以威力,民爲所脅誘,不覺久自信服。故雖常敗衂,僅以身免,復能嘯聚。爲廷重所敗於錦江,倍道兼行,期五更至菩提津,取舟以濟,至則已嘵。王親率軍禦之。范廷重聞報,悉衆追躡,求復遁去。

冬,十月,政府諸臣上言防守京城六條,大略:「植竹木以固壘栅,設入門以譏出入,揀坊寨丁壯,近畿衞兵,以充巡警,日昭上下流,並置歩兵屯,城內分置軍防聯絡。」王命施行,分畿內爲三十六區,置掌巡防譏察。又定比閬族團之法,尋命總爲九甸,甸四區,置甸正一員。

參從禮部尙書阮公寀致仕,陞戶部尙書郡公。

致仕兵部尙書鳳郡公陶黃實卒。實自閒譴起用,屢贊邊務,遂參大政,陳言累數百,皆切意稱旨。王稱之曰:「李絳,魏徵之流。」至是卒,年七十九,贈少保。慈廉上也池人。

命阮芳挺,阮廷訓等分收環畿諸縣,揀丁壯設屯壘,防遏宼盗侵軼。

以譚春域鎮守京北兼督鎮,遙爲西北聲勢。命裴世達,阮伯璘,段澍等互爲接應。

賊黨侵擾京北,副鎮阮仲珅請益兵攻禦。廷議以爲北路京師保障,東有質賊,西有庚賊,鳳眼,保祿民情蠢動,三面賊衝,宜早爲之防。今東南事勢稍緩,可委廷重料理,而抽五福,春域等轉戰五道。從之。

王諭丁文佳:山西,國之藩籬,北適庚伍,南連瀬嵇,賊勢滋擾,人情恂惧。公宜將兵赴鎮,務聽便宜施行,寛予西顧之憂。

緩清,乂私田租税。

召文武面試內修外攘策。


己巳,十年(淸乾隆十四年)[1749]

春,正月,免環畿調錢及逋欠。時,徵發頗数,環畿常,應,國,順諸路,尤若供應。乃議赦調錢,及積年逋欠並除之。

二月,命譚春域徵收宣,興場𡎡税例。

三月,副知戶甲阮科陳理財八條。一,加租調錢,每府擇重臣徵收。二,巡渡宜差官徵收,停給賜。三,補浮沙始孕洲土税例。四,置糴粟使,隨貴賤賣買。五,擇監當,照補山林税例。六,差收𡎡陰市肆橫渡,與靑衣山子諸税。七,海門稅什別税,以瞻國課。八,諸外鄕及皂隸民,加租調錢,一切依徵。從之。

大水,堤路多破潰。命權用民力築作,監徵官緩徵加租。

增給衞兵口粮月錢,一貫三陌。

維(礻密)徒黨出敬老,逼懷安。湘賊悉衆聚碣山,密邇畿甸。命文廷億,枚世準等,隨勢案御,鏻忠侯乘虛直抵玉樓以擾之。

置山南衞兵爲二奇,一雄,二雄。六隊。雄一,雄二,雄三,雄四,雄五,雄六。京北衞兵爲二奇,一勇,二勇。五隊。勇一,勇二,勇三,勇四,勇五。時,衞兵旣定,揀閱操練之法,擇將校累立戰功爲之管,遂以黃五福,裴世達等管,始置衞兵。

夏,五月,定賞格及武班職次。舊制,賞功,小賜金帛,大賜爵土,近專以官爵賞 功,庚申以來,浸致泛濫。又舊制,兩班相視,庚子後,議省武班品次,自三品至一品,止十七次,較文班三品至一品,二十七次,遲速不侔。故將武臣多躐崇品,管兵多自署 侯伯。至是議定金銀牌賞格,以巨中二次,爲陞職之限。武自三品以上,與文階等。受爵出自特恩,弊漸革焉。

築大都城,置安華,萬寶,盛光,康壽五門。從黃五福之請也。先是,皇城玩蟾橋內,王府閣門內,出入柝有備。餘雖設店更守,而自小巷間行者,亦無由知者。有求數犯菩提津,猶恃珥河爲限。及飈侵慈廉,鏘侵安山,皆從陸道路進兵,京城震動。至是黃五福建議築土城,周圍壽昌,廣德二縣及諸軍房。舊有路徑者開門,晨夕啓閉,以便防守。時,財殫力屈,環畿民苦之。有爲歌之曰:嗟嗟生理如今盡,生理雖盡敢云窮。又聞城外新起功,蓋怨築城之勞也。或以爲言,五福固執不回,卒竣功,人以爲便。

六月,置海陽徵收官,以協鎮范廷重爲之。初,海陽經兵火凋弊,加租調錢並免。至是方民稍復,乃命見耕收租。毎畝一陌,量減三鎮之半。

揀山南丁壯。時議徵發,以益兵勢,乃令武佐瓘等,揀南昌,富川,上福諸縣民爲兵,自備器械操練,除免丁率,期事定卽放歸農。

定初田税徵收限外例額,春秋二期爲徵限,殘荒與貧欠量減,頑强廢欠者罰之。徵足税額而民不擾者,奨賞,違者抵罪。

定北商艚艦税例。艚準税錢八百貫,艦六百貫,小艦五百貫,擇廉幹掌之。嚴逃税偸搬之禁。

秋,七月,置衞兵一雄奇,命取平陸,南昌二縣民兵充之皂隸,黃五福管領,令修整旌旗器械,鈴束操演如京兵。

政府諸臣上言:「自用兵以來,築作土城,揀取丁壯,權時興事,用民旣重,而奉行箠楚益峻,勾捉滋繁,重失民心,控訴無路,朝廷雖有仁民恤物之誠,恐無以信於民。今宜申飭有司,嚴戢所差,特加密訪,以行賞罰,使百姓曉然知勤恤之意。」從之。

賊自白鶴入古都,勢已猖撅,山西協鎮何宗勳吿急。命阮潘,裴仲詢討之,鎮守丁文佳相爲接應。

求,質諸賊剽掠海陽,南北諸軍曠日持久,乃會三道兵於菩提北岸,命黃五福,范廷重爲將討捕之。

珥河水濁日。

復武欽鄰陪從。時,陳璟,黎有喬復相,欽鄰自陳義有當避者四,乞免參從,仍行陪從。許之。時人嘉其有守。


庚午,十一年(淸乾隆十五年)[1750]

春,正月,黃五福,范廷重大破求,質二賊于東南。質奔淸華,求奔乂安,廷重將兵追之。召五福回京,密議征西之策。

申嚴北艦偸搬禁。先是,北商回帆,譏察最密,所司貪厚賄,浸爲容隱,小民因緣貿易,往往私相盗載,國中錢日耗。乃議嗣今犯禁者斬,告者以獲賍三分之一賞之。

以六條申飭公店。

王諭天下臣民,其略曰:「賞善罰惡,乃馭世之大權,所以勵有位於風载,納群情於於軌物。我祇承先緖,思迓丕休,厚爵祿以勸有功,嚴法律以懲不恪。屬邊方多警,攻討連年,以官賞功,用才赦過,致名器浸濫,法意稍寛。倖冒目者,指封札爲易營。傾巧者,視憲網爲可漏。奪奮迅昂之念少,翺翔玩愒之情多,弊習日滋。職此之故,今當厘革振整,與物更 新。功能有顯賞,違犯有重罪。使爵加而知榮,法立而不犯。咨爾臣庶,祇我敷言,乃以十二條,曉布中外。一,親勳大臣密封上達,二,掌府參從隨事獻替,三,諸統督審定機宜,四,御史對仗彈劾,五,禁勢家抑脅,六,添差官勘訟從公,七,內差出納詳慎,八,百官恪修職業,九,兵有紀律,毋生驕惰。十,民當惟令是從,諸色目不得肆擾。十一,戒橫征,十二,戒屬吏漏洩怠廢。」

秋,八月,戊戌,晉光王太妃太尊張氏薨,謚忠宣。

復蔭子銓授格。舊例,文武有子入泮,二品子授寺丞,三品子授司務,任滿陞員外知府。其後申定,授司務者,任滿乃陞寺丞。至是始復舊典。

山南江水濁四日。

使臣阮宗𡧩等淸回。陞宗𡧩戶部左侍郞,侯爵。宗𡧩北使有詩名,時方內多警,文臣多出攻討。議者以安行受祿,而宗𡧩兩往爲貪。後預陪從,爲鄕民所告,坐貶翰林閒住。時年七十餘卒。

冬,十一月,始令天下納錢入鄕試。中輿初,學生每人輸錢五陌,謂之明經錢,以資縣校官盤纏。保泰行調法,明經錢以供構場及供頓什器。至是,令人入錢參貫,停其考覆,並得入試,謂之通經錢。

十二月,王親率大軍,討阮名芳於山西。名芳安樂人,號庚午,又號五十。庚申間,乘國內多警,官軍方事三邊,遂竊據三陽獨尊山,以玉佩爲巢穴,僞稱順天啓運大人,僭立宮府,署置官屬,旌旗幄帟,僭擬乘輿。又擅上流場壙茶漆之利,貨寶山積,窩聚十餘年,累命將討之。芳時輦貨賂軍,諸將亦利養賊自重,動輙張大聲勢,賊稍玩之。靑伶之圍,三號軍幾爲所困。王縱所俘其弟文皮歸,始撤焉。官軍嘗獲芳弟文廣,文皮。靑伶之圍,芳約放一弟歸,始解圍。自是勢日猖獗,西方民被毒最酷。王震怒,決意親征,乃命黃五福,杜世佳申軍令三十七條,因分兵爲四軍。己卯,大駕發京師。


辛未,十二年(淸乾隆十六年)[1751]

春,正月,壬戌,大軍入玉佩,阮名芳棄巢走,追及於淨練獲之,山西平。初,名芳憑險,及黠黨峙諸要害,爲死守計,久易視諸將,意大軍必不來。王取路太原,出賊不意,所過諸峙皆下。師自排山入,夜薄其壘,及旦,王登山指麾諸軍,賊始知援絕,大驚,遂潛遁。官軍突入大破之。名芳旣俘,其黠黨爲哨兵所獲,無一遺者。命焚其僞宮,夷其壁壘,乃班師。自渡江至克城,纔四十三日。

范廷重擒阮有求於乂安,檻送行在。求權譎曉兵,較諸賊最黠,爲官軍所困,泛海而南,焚掠乂安南河諸縣。至是范廷重使屬將范廷仕擒以獻。適與伍俘俱至,王命大饗將士,使求吹竿,伍行酒,三軍歡聲如雷。

命阮宗𡧩,楊公澍等,宣諭南北太原諸路。宗𡧩等辭行,王諭之曰:「民遭賊侵害久矣。今當加意存撫,卿等所至,務先宣德達情,饔飱迎勞,切勿責辨。」命賜程費錢三百緍。

二月,甲午,王駕至京。丙申,獻俘于太廟,宮廟。

命知吏番楊公澍陪從。召山南承政鄭穗,京北參政黎仕滂回京,勘問諸訟。

令天下臣庶實封。

覆試貢士於五龍樓,黜落二百餘人,罰諸場試院有差。考院以形迹,究逮者甚衆。

旨諭學官,復洪德文體。國初文尙雄渾,不拘斤對,務求體要,不分子目。紹平,洪德間,經義不拘何章,如營營靑蠅止于樊,士子非淹貫經傳,不能作經義,四六詩賦,時用古史,時用外書,或用當時政事。如黎念爲平章制,占城貢象表,渡蟻橋,硯池牛,漁父入桃源,海棠睡未足之類,非富於辭藻,不能作四六詩賦,文策亦然。中興初,一變而爲蹈襲群書之體,再變而爲尋章摘句之文。正和甲戌間,議復洪德文體,武晠,吳爲實繼出厘正之。然其文體,但施于春秋二比,而殿試,策試,復用舊文。未二十年,而會試,策題,復依舊體。去年中沙覆試,吳廷瑩,陳輝淧侍題發問,復分衆目,汝廷瓚惡之,請於王,頒下諭旨,古策問以是非大略,今策問以時務機宜,鄕會廷試,並遵洪德文體。

以十一條,申飭勘問。政府下御史,轉飭諸司,叙革弊行善條目,令士吏民庶,聽各實封。

五月,朔,日食。

六月,申定百官職掌。王以方內向平,當先正官方,乃命汝廷瓚,參酌歷朝官制規條,彙到職品,號縉紳事錄。中興以来,政府大臣,以掌府署府冠武階爲五府。參從冠文階爲府僚,並宰相之任。次陪從權府同議政事,其屬爲添差隨差屬勘問,參用文武為之。惟文官知六番,隨文書近臣爲內差小詞,典出納王令。以六部總六番之大綱,六科總六部之近例,六寺卿各守其職,御史臺綱維十三道,與畿內提領府尹諸司提刑監察隸焉。外設鎮司擒防,承 司表率府州縣,憲司彈壓鎮承府縣校官吏非法,及權貴强豪,皆統於臺。內有宗人府,國子監,經筵史館,翰林東閣,司禮,司天令史,各有所掌,皆申飭其舊。又以九條訓迪政府,使隨才授任,甄叙百辟。第一條正君心,二條簡官僚,三條議民政,四條審戒機,五條制國用,六條申訟例,七條詳會計,八條正賞罰,九條信法令。

秋,九月,王太妃武氏薨,謚慈德。

冬,十月,勤郡公丁文佳卒。文佳世將,夙有名,王深倚任之。兼制數道,遂自養威重,遇敵多翺翔不戰,朝廷頗疑其觀望。後諸將繼進立功,名望頓挫,乃大慙惧。至是卒,猶以舊勞,贈左都督。錦江邯江人。


壬申,十三年(淸乾隆十七年)[1752]

春,正月,命參從諸大臣,日就政堂議事。

命武公鎮,黎貴瑋,杜輝琪釆訪西南。時,兵興所在殘害,彰德,美良,安山,石室,漂散尤甚。乃分道往視之。

王諭政府,當今財政最爲急務。諸道場沿税課,宜急商議。乃命有司類開收發,及見錢多少之數。

譚春域,阮儼等討賊湘於山西,破之,湘敗死。命阮俒就軍中慰問,賞將士銀二十兩,錢二千綣。初,湘與(礻密)占據玉樓,永同,官軍至卽犇散,去復四出抄掠。至是湘死,(礻密)遠遁。捷聞,王深嘉之。域等以雨潦不便窮追,屯軍越池。

命政府議行革弊三條,一,許鎮守抄捉擾民,二,沿河築堤,送除所耗田數,三,諸人命償錢,收犯人付令押頭。

五月,雨。傘圓山崩三百丈。

命安集西南北諸縣彫民。

秋,七月,徵外鎮儂人七族税。毎年儂人毎率六陌,七族毎家一貫。又七族例有見屋,三年一期,毎家銀二雨。

八月,戒勘官留繫囚人,除惡逆刼殺外,立許決遣。

冬,十月,朔,日有食之。

會試,取合格黎貴惇等五名,貶侍題阮國珪職一次,罰初考陳名做。時,初變文體,第四日奉侍題,同列屬之珪,珪所出有三代行政之句,乃舊題夙構,珪不知也。題旣發,場中諠譁。次日士子叩鍾啟其事。王大怒,旨下覆試,貶國珪職一次,特命汝公瓚侍題。以公私發問,取中五卷。有吳時仕卷,宜在優項,初考陳名做黜去。知貢擧陳名寧以聞,準仕僉知工番,罰名做錢三十緍。

十二月,廷試,賜黎責惇進士及第第二名,段阮俶進士出身,阮春暄等同進士出身。貴淳,自郷擧至廷試,皆第一。


癸酉,十四年(淸乾隆十八年)[1753]

春,正月,減荆,南二府丁率,每五率減一率。

望,月有食之。

三月,淸華,嘉遠,安謨雨黑水。

命定釆訪乂安彫民。

議屯田。先是,東南經兵火,田野多荒廢,命所在屯田開墾。至是議取攻討外兵 更代,及分諸路耕作,貯粟實邊。

賞平賊湘功將士,各陞職次有差。

以香嶺侯枚世準督鎮諒山。

起復阮公寀參從。時,陳璟罷相,王起公宩而用之。公宩議罷入錢應擧之法,王從之。

夏,四月,山西安山,石室雨雹,民間禾稼大損。命減諸損失民租。

申飭百司職掌,禁勘訟與考覈士人,毋得私謁。

以都御史阮暐行吏部左侍郞,楊公澍爲右侍郞,阮儼行僉都御史。

命戶番會計一歲財用出入之數。

置平東號,收民租。以海陽南北諸縣始集彫民,未及該徵,乃歸爲一號,差官徵其税,民自輸之。

王諭政府諸臣曰:「虞朝深戒叢脞,周王罔兼庶獄,唐太宗亦令細務屬左右丞。今文案浩繁,細務一一瀆請,殊非爲政之體。自今諸預職司被論,及犯五刑者,方得具請,餘一委政府審決。」

禁訟人越啓,與私受內寄休論者,罰之。

六月,旱,令文武諸臣,各上實封。

赦衞兵。初,兵興,揀取四鎮丁率,分置奇隊。至是以海宇初平,各許歸農。惟遞年旗祭,就鎮操演五日,限外放回。

免各道水産税。先是,水産税多非舊額。或以倖進,後遂爲例。其産不時有,而有司一切督徵,民被其害,故特免之。

令文臣習弓矢。

秋,七月,鎮寧酋長來獻方物。

命參從阮公寀知國子監。

定場廠課例。初,諸鎮金銀銅鉛鐵錎硭場廠,多賜貴寵徵收,所在脧刻廠丁,而公稅所入最少。至是委鎮司管收,舊經開作見貨,以所得輸税,荒廢聽招集貨採,量定上供。

以黃五福掌府事,杜世佳署府事。

命執政直政堂,候入侍講,商確書籍奥旨,前言往行。

初,山南,山西,京北,太原流民回復,有司徵其租調,多傚濫索,民稍苦之。乃命依平東例,聽民得自輸。屬宮官於左右,編收稽留者,抵罪。

立榷桂法。命淸,乂二鎮都司監,以官錢許土酋發民搜採。所得桂皮遣監尙秤驗收貯。

命黃五福,杜世佳,汝廷瓚,各上書言事。尋許諸臣實封,指陳時政闕失。

罢諸道錢場,惟畿內置日昭,廛橋二場,委重臣監督。以諸鎮所鑄錢多濫薄,故罷之。

引文臣習射於政堂。

冬,十月,山南,京北,海陽,暴風水潦,禾穀浸沒,人民飢饉,命減赦加租錢。又各奇隊兵屯田損失,議行寛赦。

命淸華都承司,勘轄內民兵戶率,參驗舊簿,隨宜減赦。初,譚春域西征回,以淸華疾苦情狀爲言,故有是命。

命乂安督率范廷重,備陳轄內革弊救民之要。廷重條陳五事以聞。一,勾催逃兵損費,二,収罰錢肆擾,三,功臣子孫,已省復除,民被控受。四,舟匠各社宜許留永營,五缺。

王諭御史臺及諸道憲司:「近歲季言事,多發摘細故,而貪官多闕政,民情幽隱,皆遺略不言,何以擧職。今海宇始平,流民甫集,所在必多屈抑,宜各實封,務在切當,俾可施行。」

十一月,使臣阮世立卒于使館,命武欽隣代之。

十二月,讓鹽税法,委鎮司監其事。鹽民見田,寔數,與見多灶少,較量補税,除私田租,無者除戶分。

遣正使武欽鄰,副使陶春蘭如淸歲貢。

命淸華督鎮阮儼,山西,興化督鎮裴世達進勦山寇。

立王長子鄭森爲王世子。

命黎有喬入侍經筵。


甲戌,十五年(淸乾隆十九年)[1754]

春,正月,恤繫囚。命武公鎮,阮宗𡧩等,視囹圄,修溢濕,賑窮乏,輕者決遣。

乂安督率兵部尙書太子太保海郡公范廷重卒。廷重慷慨有大略,始登第,卽參軍謀,自校討以戰功遷侍郞。歷統諸道,所至賊輛潰散,掃淸擒獲,功並在第一。王飛白書文武全才賜之。笮功臣同休,食邑累数千戶。以儒將負重望,雖在邊鎮,士夫莫不想望其風采。年四十一卒,贈太保,加封福神。夾山輕徭人。

免四鎮衞兵操練。初,放衞兵歸農,猶以祭旗日就鎮演習。是歲連歉,王不欲重苦民力,停之。

考文武課績。黃五福,鄭檳,阮廷石考武班。阮輝潤,阮暐,武公鎮考文班。詳別等第,更互覆閱,議協然後上請。

還諸路民田,置勸農官。初,以諸路田多荒廢,間差官兵屯耕,與撥給降人,及特賜開墾者衆。其後侵占爭認,不能復辨。至是四方旣定,流民以次第回復,乃悉照数還民。命重臣爲勸農官,分行董督,正疆界,理訴訟,平買賣。惟官田,逆田,剩田,官自耕之。降人亦許回籍,認舊田産自給。

禁群臣結族盟誓。

會試,取潘漌等八名。殿試,賜阮宗(宀呈)並同進士出身。

定吏部銓除法。是歲,吏部阮暐,楊公澍等言:從來銓法,沿革不同。乃命白今二品三品任子,初授陛授,一遵壬寅定制例。正貳各職,照資格軍功核實,乃授內殿王府文職,預中場,方授實任縣職,內外官考,並以六期。

蠲諸道積欠十三年租税。苜壬戌至甲戌。

高平民飢,出帑銀三百兩,賜之。因命鎮司稽察所轄,輔導管收,與戶口流散之實。

夏,六月,帝與王觀耀舟師于珥河津,百官朝賀。時,王以天下初定,欲使諸軍耀武,請霱觀,乃命水軍列舟陣于江中,軍容甚整,詞掉遡上流,使船如飛。帝大悅 薄暮耀駕乃還。

河水溢,歩頭,輞川堤決,民居田禾盡沒。命憲司往勘,上其狀,議行拯救。

陪從左侍郞書澤侯武公鎮致仕。

七月,經筵阮輝潤,黎有喬等言故事。內殿家臣,三品四品特授常数人,餘或以奉侍日久,或以上進錢鈔,量賜五品以下職色,請如舊制。帝命啟請王,遂行之。

王幸柴山寺。諭百僚,以海宇向平,流移甫集,宜擧先王補助之政。王舟所過,民多以事邀訴,悉議行之。

九月,議兵民政,命四鎮及長安府加租,自壬寅後,或仍舊額,或始奉增減,聽民詳開,較屬官簿,以辨虛實。又令京兵類所籍兵實在奉減之数,較兵番簿正之。旣而不果行。

冬,十月,試博擧。

十二月,復外鎮租庸調例,減四鎮之半。始外鎮以彫殘,免征賦,至是乃復徵。


乙亥,十六年淸乾隆二十年[1755]

春,三月,帝遣參從喬郡公阮公寀,齎册封王爲大元帥總政尙師上父英斷文治武功明王。

夏,四月,不雨。命平西,平東,緩刷收逋欠,內外諸司緩勘問。淸,父二處緩催促逃兵。乂安公私田税,與四鎮加租之半,積欠並豁免。

以吳廷瑩,何宗勳監知詞訟。

大旱,會令百官直言闕失。

五月,鎮寧來貢。

盆蠻來貢。蠻書名,又請六年一貢,牢使毋過其境。議以蠻俗不足深責,但令面詰其使。使歸報蛇盆,自今三年一貢,書其姓名,使路一依故事。

致仕書澤侯武公鎮卒。贈兵部尙書郡公爵。青威敦書人。

冬十月,申堤路築作令。江堤小功程,令民自給役,以農隙培築。惟工役稍重,聽除調錢。

參從兵部尚書、遼亭侯黎有喬致仕,陞禮部尚書。

十一月,置左右河道官。

置賞功司。王以軍功多濫,與倖求內黃諸色,名器雜沓,乃置司査核之。未幾復罷。

十二月,王幸古碑宮。

初製文廟袞冕服奉祀。


丙子,十七年淸乾隆二十一年[1756]

春,正月,哀牢來貢。先是,哀牢貢道,過鎮寧達乂安,其使頗事煩苛,蛇盆苦之,梗阻貢路十餘年,蛇盆譯告于朝,遣皐州酋慰諭哀牢。至是哀牢使自皐州來,取路蛇盆以歸。蛇盆啓求官軍衞餞,免爲牢使所苦。王恰而遺之,爲省驛遞夫数,戒牢使不得復肆。

理作古碑行宮。

三月,改監收租調法。癸亥中定制,諸道加租調錢,以屬番六宮監收,多因緣資用,比會計,相回護爲奸,民亦幸於自輸,無催督者,逋欠亦衆。乃改命信臣甲阮科等董其征。

四月,命黎貴惇,潘漌,阮賞等,采訪東南諸路。惇等上言府縣阮惟醇淸勤,楊公澍等冗弊,凡十三人黜陟有差。

王諭政府諸臣:「邇來政事不理,其故安在,勉各自修,毋相推諉。又御史耳目之任,百司違法,時政有闕,皆得陳劾。近祇應故事,甚非設官分職之意。自今宜加策勵。又當轉飭承憲,視守令能否,糾擧上聞。」

阮公寀辭參從,從之。公宷入相,王以功臣故老禮遇之。杜世佳心不合,數以委積奉旨詰責。公宷自陳衰老,請辭位。

命吏部銓除期引選諸人,詣府廷候旨,面問政術,可者乃授,永爲恒式。

以阮伯璘爲僉都御史,入侍陪従。伯璘有文學,質直敢言。王嘗問弭盗計策,所言稱旨,深嘉之,面奨擢是職。尋諭之曰:「鄕當勉盡心力,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以稱所任。」

召四鎮三司,赴京面對。

王命執政,捜採先朝典例,與庚申以来施行機務,編錄成帙,以備進覽。

致仕吳廷瑩卒。廷莹多機略,有翊戴功,累官兵部尙書侯爵。贈少保郡公靑威,左青威人。

五月,王諭政府阮輝潤,阮暐,阮伯璘等:「曩以邊方多警,講讀稍稀。今朝廷無事,欲日勤講究,涵泳聖賢道理。卿等各宜加進見,慎毋寒暴。」

以參從阮輝潤知國子監。陪從汝廷瓚,阮伯璘兼祭酒司業。諭以國子成才之業地,近者教習寢疎,文體稍變。卿等宿儒,處成均之地,當留意振作,涵育人才,俾爲國家之用。

議鄕試法,復依入錢應擧,遵庚午年例,二司考取稍通預中者,三場以前,並入甲區,別號送考,與四場同。

置屯田監領,以枚世準爲之。

冬十月,乂安雨,水溢,田禾盡沒。憲司不以聞,旨下詰責。命自今凡所轄有災傷盗賊,悉上其狀,無有所隱。

閏十一月,天雨石,自關公廟至齋堂。

鎮寧驛言:「境內事權,不在蛇官,皆其臣扞飛剛脅制,致牢使歸路,久未得達。」命乂安鎮將和解之,賜哀牢國書。時,哀牢奏書言土貢促數,又國有白象二,請遣官擇其一,倂與貴貨進納,具陳鎮寧久梗使路之狀。願朝廷以兵臨究之,本國亦遣兵相會。王以蠻情反覆,欲以恩義懷遠,乃賜其酋書,諭以貢物,聽隨所宜。白象許自擇獻,貴貨且留爲國寶。已遺使諭鎮寧,各無梗,相和睦,毋起爭端。

申飭禱錢令。時,各場鑄錢多濫薄。乃合歸日昭場,命監督官嚴督沿作,以革前弊。

王御講閣,謂近臣曰:「當今雖屬淸平,戰功未宜薄待。近聞銓部多不錄軍功。又武 臣勤勞,往往已許食邑,比復議減省,將何以待功臣之道。自今銓除,不宜限斥,軍功武臣仍給民祿。」

考選擧于府廷,取吳時仕等四十六人。


丁丑,十八年淸乾隆二十二年[1757]

春,正月,旨論天下:「人有定業,則異物不遷,國無遊民,則風俗自厚。有不事四民,凶悍遊賭者,許所在陳糾抵罪。」

三月,大司徒超郡公阮嘉珠卒。嘉珠以侍乳母子早貴,有智略,歷數鎮有治聲。在乂安時,朝廷方用兵,嘉珠外弭仇方,內戢逋寇,南方晏然無虞。數進奉以助軍費,王深嘉其忠。年七十乞致仕,故事出督無得請老,優旨特許之。至是卒,加封福神。超類金溪人。

命京官分勘屯田,隨肥瘠補税,許土民耕作代輸,並屯田兵並抽還。

會試,取合格范璡等七名。殿試,賜裴廷譽進士出身,范輝基等同進士出身。是科禮部所取,有阮謙亨者,庭試挾書,事覺,落第。廷譽,范璡,輝基皆榮歸日,妻妾爭道。放歸學問,次年冬,始準進朝叙用。

京北賊馮國圭聚衆擄掠,守臣阮潘擒送京師,誅之。

夏,六月,命擧有學行政績淹滞,悉以名聞。

命阮伯璘飭獄官晒掃獄戶,洗滌杻械,給養飢病,小犯者卽行決遣。

秋,七月,大水。

八月,試宏詞科,取蔣燾等八名。

九月,禁沿途催送煩擾。旨諭:「築堤所以衞農,今有司設法苛索,蠧害農民,何以稱勤恤元元之意。宜加勵警,毋徇舊風。」

冬,十月,山西十一縣飢疫,民居存十一二。

十二月,太原白通州山崩二十餘處,水溢,渰沒人畜,損傷禾穀甚衆。


戊寅,十九年淸乾隆二十三年[1758]

春,正月,增理會試博擧場所。

頒榷桂令,命鎮官分監山路産桂諸庄册,凡收撫事宜,征榷方法,許便宜施行。

五月,致仕尙書大司空肇郡公阮輝潤卒,年八十一,贈大司馬。輝潤累朝耆舊,風度凝遠,歷位臺衮,以富貴壽善終。時人美其備福。

六月,致仕禮部尙書耀郡公陳璟卒。璟有將略,知敵情地勢,屢立戰功,遂獲大用。晚在政府,尋以昏眊請辭位,未幾卒,贈少保。

封鄭柳爲大司徒炳忠公,阮茂榆爲大司徒棆忠公。

時北來商艚湊集東南海門,以輕舸糴米民間。民利厚直,傾團交販,所在成市。乃命官兵擇地開市,砰價遷貿,開閉有節。令諸臣禁察海路,以防混雜輸納者。

秋,八月,陪從都御史溫郡公武欽鄰卒,贈尙書。四岐玉勤人。

命査覈武班職品。時,兵興之後,諸將以軍功除拜,武官從三品以下,多有暗記陣功,自署職次,眩冒者衆,故有是命。

是歲,夏秋不雨,禾穀焦枯,米價騰貴。旨赦加租,寛贖罰積欠錢,撤諸巡路,置旁支,巡司,如海陽美之類,巡察,如日昭巡之類。飭徵收照遵準例,憲司以時察訪。未幾杜世佳等,以徵税多欠,請仍舊置。於是支巡一切如故。

冬,十月,追封王子鄭森爲欽差節制各處水歩諸營兼掌政機太尉靖國公,開亮國府。講官阮俒作十箴以獻,節制府嘉納之。一曰,正君心,二曰,博學問,三曰,齊內政,四曰,閑近習,五曰,一政本,六曰,慎差除,七曰,廣聽納,八曰,守成規,九曰,信號令,十曰,審寛嚴。

減長安府兵率。舊額五丁取一丁爲兵,庚申加三丁取一,其後又別取衞率補隊伍。至是以其偏重,悉令放還。

致仕吏部尙書喬郡公阮公寀卒,贈太子太傅。公寀性方正剛直,寡合,在政府,無所曲狥,與同僚常有異同。小人屢攻其隙,而眷注不衰。出而復入,當揆者五。晚卒爲權臣所詆擯,時論惜之。淸池金縷人。

遣官采訪京北,海陽二鎮擒制事宜,與官吏善否,方民情狀。

署乂安督視潘曔,淸華督同阮琪,以干請事覺,並貶職,所署權任並停。

申盗隱官錢律。以賍多少,擬罪有差。


己卯,二十年(淸乾隆二十四年)[1759]

春二月,禱雨。

定開墾場壙例,能捐私貲貼貨闢成壙者,聽爲管監,以開採見得征之。

三月,樂凡來貢方物。

淸華饑,命何宗勳往訪察,募富民入貲,以所入賑濟之。

夏,五月,甲辰,夜流星從西北去,空中發聲。

以大旱,頒下水車樣,令民依制皆作灌田,發官粟賑貸流民。令內外諸司雜訟並緩勘。

閏六月,戊戌,太上皇崩于乾壽宮。上尊謚曰:「溫嘉莊肅愷悌通敏寛洪淵睿徽皇帝,廟號懿宗。時議者有言,皇上當持三年喪。帝曰:「昔大行以齊服事先帝,且朕承統皇考,豈敢二本。」卒行齊禮。

令政府各擧所知堪補內外職品者。

九月,蝗。命諸道三司,設壇禳之。

陞汝廷瓚兵部尙書參從。

聘王長女鄭氏玉潤爲皇太子妃。

冬,十月,鄕試士人,王幸國子,釋奠于先聖。問貢士所在官吏豪强情狀,賜錢五百緍。時,監察御史阮輝玉監考奉天場,以奸弊,每爲試院所糾,落職驅回。

十一月,旨諭天下貢士,略曰:「楨幹王家,寔本思皇之美,譽髦斬士,亶惟伊教之功。我朝自中興以来,循用洪德文體,家庭之講習,鄕國之論斤,一以典雅雄渾爲尚。近者文體稍變,漸轉支離。命題者以捜玄索隠爲工,專業者以摘句尋章爲務。旣不閑于義理,安能措于事功。特命學官,遵先朝程式,時加講肆。旨趣必究其淵微,文章必取其純雅,各宜濯磨思奮,砥礪加エ,先義理而後詞章,敦操尙而恥浮蕩,遡聖賢之閫奥,爲國家之基光,以副我奨育成才之至意。」

旨準自今議事日,許臺諌官入侍,有未允當,聽得當廷持辨,永爲常例。

遺正使陳輝淧,副使黎貴惇,鄭春澍,如淸歲貢,附吿懿宗哀。


庚辰,二十一年(淸乾隆二十五年)[1760]

春,二月,停宣,興𥔿稅。

三月,起復戶部右侍郞黎仲庶入侍右正言。

會試擧人,取阮輝漌等五名。庭試,賜吳陳植等同進士出身,輝漌以失格末第辭歸。

夏,四月,王巡省至山南,望祭山川,引見二司,令糾擧府縣官能否,以憑黜陟。又令府縣舉所屬有學行才藝,孝子義婦,百年耆老,與民間事宜,許各實封。以曄郡公黃五福,在鎮能綏民弭盗,所部啓誦殊政,賜『蕃宣良幹』四字以旌之。

五月,王還京。

命桂忠侯丁文坦,留守興化,進討僞成。

秋,七月,皇太子妃鄭氏玉潤薨。

令天下入粟授職。入六萬官銅鉢,授太繁府官職,四萬官銅鉢,授太繁縣官職,餘各有差。

八月,霖雨,潦水渰沒田禾甚衆。

命京北鎮守范吳俅兼領海陽鎮。先是,東洋水匪嘯掠,鎮守范廷仕不能制,爲憲察使 潘漌彈糾,乃以阮潘代之。潘至,竊發如故,至是命俅兼領。俅嚴加揖捕,盡獲其黨,東土以寧。

致仕禮部尙書遼亭侯黎有喬卒。有喬性恬約,居官醇謹,不立崖異,能以功名終。歷位參從,贈少傅。

九月,以淸華久居苦水潦,命三司官加意存撫,寛省勾拿催送。留守阮芳挺陳救荒事宜,皆從之。

準阮茂述進朝,超授鴻艫寺卿,人以爲巧進。

王素尙儒術,垂意振作,數引文臣入府堂,考以詩賦論辨,多所賞賚。又命朝臣及文,肆習文書詞命詩格,以待考閱。

哀牢鄭皐來貢方物。


辛巳,二十二年(淸乾隆二十六年)[1761]

置綏遠所于山南,取安令儞渡洲土,撥給內附蠻民,委鎮官撫之。

參從兵部尙書徽川侯何宗勳致仕,陞少保,賜郡公爵。

三月,不雨,命諸司勘訟依期分斷,東門獄囚流刑,並改徒象分送,俾無滯獄。

論討山賊功,陞譚春域爲大司徒,阮儼爲都御史,諸將士陞授有差。

王念庚申翊戴功,加賜功臣十人食邑釆田。允忠公鄭檡,炳忠公鄭𣐆,鏡郡公阮貴憼,炳郡公阮廷桓,奎郡公甲阮科,遼郡公武廷琢,滾郡公張洭,舒郡公鄭柱,勤郡公丁文佳,喬郡公阮公寀。

三月,考文官柬武檰等中格,命爲柬官。

禁花郞道。

命督戰黎廷珠等會勦舒,成二賊于興化,敗之。先是,命丁文坦督領興化道,討舒,成。坦潛與賊通,養寇不戰。王聞狀大怒,命卽軍中誅坦。至是則坦已死,命發墓鞭以辱之。一云:坦縻軍惡水,多致物故,數遣詰責,以憂死。改命督戰黎廷珠,參謀阮國珪,同宣光督同潘曔等會勦。舒奔猛天峝,成竄入內地而死。

議興化官軍䘏典,贈宣光督同潘曔右侍郞伯爵。

七月,旱,命所在二司,審察民間便害興革事宜,宴封上陳。

準阮貴恕進朝。貴愁之子。

賜開國功臣黎來,征南將軍陳公栢,從祀關聖廟。

陞阮儼工部尙書,入侍參從。

權府事右校點香嶺侯枚世準卒,贈都督僉事,世準始自祭酒,改武階,督領山西有功,及出鎮諒山,邊備頗飭,至是監輿化軍,以病卒。峩山石泉人。

冬,十月,淸遣翰林院侍讀德保,大理少卿顧汝修册封帝爲安南國王,及諭祭懿宗。王多命詞臣伴妾,箋柬應答。北使深奨重之。陳名寧子伊宅,年十五,詣使館賦詩,北使目爲海國英雋。

置左右執法,糾正朝儀,以阮儼,黎仲庶爲之。

十二月,己已,太上王薨,壽五十一,追尊順王,諡頤穆,廟號裕祖,塟仁里原。太 上王旣遜政,王嘗幸賞池宮,娛侍周旋昵好。及薨,哀戚踰禮,卒迎入正廟奉祀。


壬午,二十三年(淸乾隆二十七年)[1762]

閏四月,王巡省,幸龍珠宮。

參從兵部尙書播澤侯汝廷瓚乞改除武職,許之。授右校點。

準阮謙亨進朝。

是月,暑氣太盛,民多疾疫,命諸鎮設壇祈禱。

五月,試書算。令自今遵舊制,十五年一試,永爲恒式。

沙汰內外諸司冗吏。

皐州来貢。

定山南鹽灶税例,命鎮官勘瀕海塩田,補稅。以五十畝爲一灶,灶収錢三十緍。

追尊昭祖康王美字。朝讓以宣光故事,先朝經畫合宜,迄能潛寢兵戈,收復邊地,功德隆盛,當有褒崇。乃奏請追尊保國綏方美字,帝可其奏。

釐整文體。命何宗勳申飭學官,訓示學者楷式,以成人才。

秋,七月,命各鎮開壙。山西開上野銀壙,太原開先農鋼砂壙,那稔𥔿硝壙,興化開呈爛銅壙,並限三年補稅。

八月,令御史臺申飭內外諸司,勘訟條例。大略,禁刁唆,止牽訟,警淹留,公謝罰,照舊參酌。

九月,望,月食。

修國子監。

王以前代史籍,學者私相補緝,未有統一。命何宗勳等,蒐集綱目,綱鑑及諸儒評論,合訂少微舊書,頒布天下,卒不果行。

置秘書閣,以阮伯璘,黎貴惇爲學士,繙閱書籍,擇文屬有文學者。吳時仕等充正字。


癸未,二十四年(淸乾隆二十八年)[1763]

春,正月,王巡省至淸華,以方民營飾浴翠碧桃山海諸勝,供役頗勞,蠲免大縣嘉遠,安謨,安康,峩山,東宋山,淳祿。一年賦,三月還京。

夏,四月,會試擧人,取阮惟式等五名。殿試,賜武璂等並同進士出身。

議開恩科,依會試典例,期秋冬擧行。尋以秋潦淖濕不果。

六月,頒下牙牌五枝于議政堂。一,杜絕請托,以淸政本。二,信賞必罰,以肅朝綱。三,嚴飭百司,俾皆擧職。四,慎擇百執,以正官方。五,權量頒發,以豐財用。

以杜世佳署府事。時,府中有黑眚,王以爲憂。黃五福請起用佳,從之。

治請托罪。內侍裴黎垣,阮廷椿數爲人干請,受賂銀錢事覺,並降爲民。潘派侯阮潘,珍嶺侯阮廷寛私負官錢萬餘緍,祈垣等倖請蠲免,並坐免贬,逋欠錢徵入官。

文廷億有罪,奪其官爵,免死。廷億在乂安鎮,掊刻苛擾,屢爲部民所訴。嘗密陳招降順廣事,以邀奇功,執政抑之,卒事無狀。又隱蔽鎮寧賊情,勾匿盧岑吿急使,朝議以欺罔專弄,擬死罪。王念億父有勞,原之。

命百官擧所知。二品以上擧二人,三品以下擧一人,可充內外職司,與堪管奇隊兵者,並以名聞。

裴仲絢有罪免官。仲絢提調乂安場,隱匿士人續納通經錢二千餘緍,爲糾察官所訴,坐落職,倍收賍錢入官。

旨諭文臣及內外諸司,略曰:「頃因戡撥之後,官方吏治,率意自由。仍參酌規典,申定百司職掌,迄今十有餘年,玩愒因循,鮮能擧職。玆釐革弊風,作新政治,咨爾有僚,其各恪循職業,茂展猷爲,無枉法以自私,曠官於惟貨,頓革廢弛奔趨之習,相望平康正直之歸。」

八月,以刑部尙書陳輝淧行都御史。

準鄭欐,阮茂頴,阮茂挺,阮仲鋐,吳時仕等五人進朝。

九月,戊午,王長孫鄭棕生。節制府宮嬪,石河隆福人楊氏歡所出也。

省安廣承司府縣員任,詞訟並歸鎮司。

準諸進粟與潭澤軍功。見受實任者,解任及改授,量還錢数有差。

省六部員數。時,六部堂下多疊員,至是限定,毎部郞中員外各三人,司務一人留任,餘並改授別職。

準范嘉憲進朝。

冬,十一月,王正妃阮氏薨。雷陽盛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