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記全書/續編卷之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續編卷之二 大越史記全書
續編卷之三
續編卷之四 


純宗簡皇帝[编辑]

諱維祥,裕宗長子,在位四年,壽三十七。葬平吳陵。
帝天資純粋,端拱穆淸,雖亨祚日淺,終賴王家翊扶正統,神器歸于嗣君,帝王之業,傳之萬世。詩云:「受命不殆,在武丁孫子。」帝其以之。

癸丑,龍德二年(淸雍正十一年)[1733]

春,正月,禁天下營造寺觀佛像。

二月,罷情願兵。保泰中立募法,聽民情願爲兵者,薦補隊伍,因以所居田,給爲粮。其後情願者衆,至是以給田數多,租例減少,罷之。

赦四鎮逃欠兵額。先是,四鎮一兵,以田丁耗少,並獲減率,至是覆議揀補。時,宰臣阮傚等,以爲兵在御得其道,不在衆多。苟徒增虛數,則養兵費廣,適爲民病。今一兵數額,倍於昔時。除減纔數千人,亦不爲少。且兵率少,則田租入例,於國用有所資,而貧民亦藉以爲生。舊所除減,請仍赦免。王從其議。

三月,減淸華巡司商税。時,淸華米貴,留守阮壽長請許粟米船,免二月征,以通商賈,便民食。從之。

夏,四月,會試舉人,取合格阮胡頻等十八名。殿試,賜汝仲臺進士及第第一名,陳仲察,阮胡頻進士出身,阮其任等十五名並同進士出身

秋,七月,申明勾刷勘論訟例。

八月,以武公宰爲高平督鎮。未幾以黎偉代之。

罷知工番祭酒武公鎮職。公鎮當官執法,不阿權貴,以勘訟忤旨,罷歸。

令各處鎮承二司,歳以季冬,親勘堤路,上其籍,復命府僚官覆勘之。遂爲例。

陞阮輝潤工部尙書,范廷鏡都御史,杜令名吏部右侍郞,高輝濯戶部右侍郞,阮公宷工部右侍郞,武暉副都御史,阮翹僉都御史。

罷河道官。初,置河道官,令勘諸道洲土生落,增減租賦。至是,以河洲生落,年月尙遲,使者歲往催促,更滋民擾。遂議停省,所在洲土,許縣官査勘,具實上之。

擢武方岳進朝。

冬,十月,復應制例。舊制,進士榮歸後,造京召試五言於萬壽殿。合格者賜鈔陞級,謂之應制,甲辰科始免試。至是乃命行之。

少保阮公基卒。公基雖貴,不立産業,有清貧名。贈少傅。慈廉明早人。

簡汰六番吏。

以高輝濯爲吏部右侍郞。丁輔益爲吏部,在職不謹,貶刑部,以輝濯代之。


甲寅,三年(淸雍正十二年)[1734]

春,正月,印五經板,頒布天下。王親製序文。

淸華土酋郭公施嘯聚刼掠,留守阮壽長不能制,惧以聞。朝廷以鎮職擒盜,不宜以事塵瀆,乃督壽長緝捕之。

三月,命文臣阮傚,范謙益等,分刻四書,諸史,詩林,字彙諸本書,頒行。

擢副知阮貴慜進朝,仍見授寺鄕職,知戶番。

五經板成,命藏於國學。

擢副知阮公倫進朝,授寺鄕侯爵。

作瓊林寺,以海陽三縣民夫充役,開河四段,以通運船路。拽木輦石,工常萬人,晝夜不得休息。

夏,四月,申飭諸訟越鳴禁。

以段伯容陪從都御史,高輝濯爲吏部左侍郞,阮仲常爲戶部右侍郞,阮公宷爲刑部右侍郞,阮輝敦,武暉爲工部右侍郞,黎有喬爲副都御史,阮逢時爲僉都御史。

以黎時寅,阮時雨,陳登輝署府事,黎增,鄧廷鑰權府事。

夏,五月,申飭敎條。旨諭天下軍民曰:「古先聖王,統御臣民,保國制治,必以敎訓爲先,國家善政,星明成規,具在敎條誕布,嘉訓孔彰。第纪尋漸久,澆薄浸生,玩偈者指憲網爲可漏,昏愚者被訟棍之所幫,鼠雀屢興,狴犴未靜,遂至屈膝公廷,委身法吏,傾貲破産,所不勝言,何知違敎作朋,陷於罪戾。嗣後有過必改,見善當思,念五刑之可畏,則日月之相規,知三尺之無容,則時之自勵。兵有超距投膠之樂,民有尊君親上之忱,習俗粹美,刑揩不用矣。」

禁官軍民庶,常用器物,雕刻篆字,粧飾華美,工人毋得競造奇樣販賣,違者罪之。

秋,七月,賜范廷鏡,高輝濯郡公爵。

罷右諭德珥佗伯黎偉職爵。偉鎮高平,政務刻薄,搖動邊情,屢以細事瀆請,廷議以不稱其任,請罷之。

黜雲郡公社伯品爲安廣巡守。尋褫職,賜死。

貶禮部尙書少傅農郡公阮傚爲刑部尙書少保,免參從。時,朋黨事起,王性多疑忌,果於誅譴。傚爲相,專務仁恕,數忤旨。至是欲誅伯品,獨命傚議,傚故緩之。王大怒,遂貶。

以阮輝潤爲禮部尙書少傅參從。

命修國朝會典。

冬,十月,淸遣翰林院侍講學士春山,兵科給事中李學裕,册封帝為安南國王,行諭祭裕宗禮。

以順郡公阮明珠領京北,尋轉山南。以吳福塔代鎮。

帝遣官齎捧册璽,進封王爲大元帥總國政尙師太父聰德英毅聖功威王。

推恩文武。加阮傚吏部尙書少保,范謙益禮部尙書並仍參從,餘各陞職有差。

殺故相諒山督鎮甸郡公黎英俊,以丁嘉亨權督鎮。英俊以文學名,性沈密,與公沆並相。晚年頗招權,王久不悅。會有言在仁王時,與公沆,張仍,杜伯品,有易儲之謀。王疑之,卒以次貶降,賜死。中外憫之。


乙卯,四年五月以後,懿宗永佑元年(淸雍正十三年)[1735]

春,正月,國老致仕大司馬應郡公鄧廷相卒。廷相家世勳蔭,以少雋登科,歷位相將,爲五朝耆舊親信,禮貌絕異群僚。子廷顯,廷諌,廷瓊,孫廷謐,皆尙公主,餘多爲顯官,聲華顯耀,門地無與爲比。時人謂之國老仙。卒年八十七,贈大司徒,賜地爲塟。後,追封福神。

命參從阮傚,勘察山南,令審民屋稠稀,裁定戶口。

霜降。

命官査核內外各衙門吏。

三月,以顯忠侯鄧廷瓊留守淸華。

以工部左侍郞義派侯范廷容鎮諒山。

夏,四月,太白犯火星。

甲申,帝崩。上尊號曰:寛和敦敏柔遜謹恪沈潛坦易簡皇帝,廟號純宗。皇弟維祳卽皇帝位。先是,帝不豫,王命重臣入寢殿起居,因察諸皇親可立以聞。時,維祳年十七,少皇子維祧二歳,以王太妃從甥,育於府中。王以爲貌似先帝,乃決計立之。甲午,告太廟,丙申,卽位。改元永佑,大赦。以誕日爲春和聖節,赦天下今年租庸十二。

參從吏部尙書少保農郡公阮傚卒。傚爲人重厚,以方正自持。好培植士類,引接後進,士自一命,皆以禮接。晚秉大政,思矯苛切之法,平賦役,弛征榷,百姓賴之。卒年六十二,贈太保,尋贈大司徒,加封福神。

作行宮於洽和茱山。

九月,丁酉,朔,日食。

王製樂歌六章,曰:隆平,淸平,容平,和平,靖平,承平。令樂工肄習,以朝賀大禮奏之。端明開寶日,奏三章。旣而曰廷奏樂章,天子禮也,自今毋得舉樂。

王雅好文藝,嘗以朝會之隙,召侍従諸臣曲宴閣中,時於養正堂八角亭,西宮鳳閣,數賜引見,討論墳籍,商榷文義,或示以真草隸篆字法,或押韻令試賦,旁及咨京記頌銘簌傳引,今朝詔制景物題詠悉有。考試中者,面加獎賞。又命編集本國詩文,彙目分類,詳作者姓名,以備進覽。時,霖郡公高輝濯多所酬奉,最稱旨。阮公宷,武惟宰,阮卓倫,楊濿,阮德暉,阮翹輩,亦以文學見親。管頴能背寫平吳大誥全篇,授山南督同,於是儒臣,莫不激勸。

懿宗徽皇帝[编辑]

諱維祳,裕宗次子,在位六年,遜居乾壽殿,十九年而崩,壽四十一,塟扶黎陵。
帝之得位也,以弟及兄。其禪位也,以叔還姪。天意人事,無容心焉。卒能光受崇稱,永享美謚,帝王豈偶然哉。

丙辰,永佑二年(淸乾隆元年)[1736]

春,正月,建瓊林,壺天,香海三寺。役峽山,水棠,東潮,金城,靑河諸縣民營之。蠲其郵亭堤路錢。時,宮觀寺宇,營繕相繼,紫陽,郿墅犬極土木之華。內使採買押作,抑勒苛刻,農商皆弛所業,民寢不堪矣。

進封王弟鄭楹欽差各處水歩諸軍大尉恩國公開亮國府攝政務。月以三番見百官於擇閣,起三爲限。群臣有所關白,曰謹稟。時年十七。

貶太傅超郡公阮嘉珠爲右都督,屬乂安屯。先是,嘉珠鎮乂安。己酉聞國 卹,自以握重兵,懷疑惧,百計求入朝。王時欲以嘉珠復鎮,會嘉珠言灾異不合。因以指斥罪,斥出之。

二月,擢東閣校書阮暐爲刑部右侍郞,賞能告劾故相阮公沆之功。

三月,殺乂安督率添郡公張仍,以超郡公阮嘉珠代鎮。仍與奮郡公張饒,皆太尊胞弟。王疑仍與諸大臣有黨,權臣洽郡公亦忌之。密使太監溢忠侯賣毒酒賜死,因歸罪嘉珠擅殺,朝廷置不問。仍先朝元舅,以忠誠自許。雖預勲戚,常恂恂矜莊。後贈太宰,追封福神。

范謙益進審治一覽書,賞以銀緞。

以大司空鄭檡掌府事。

夏,四月,以參從兵部尙書高輝濯爲禮部尙書,范廷鏡爲兵部尙書,都御史段伯容爲刑部尙書,刑部右侍郞阮暐爲兵部左侍郞,東閣大學士阮照爲刑部右侍郞。

五月,府試,賜鄭穗進士及第第一名,阮國傚及第第三名,黎阮滂進士出身,黎阮霑等十二人並同進士出身。舊制,禮部中格士人,殿試賜第。是科嬖臣洽郡公黃公輔與穗厚,啓王召試府庭,擢穗首選。穗素有名,人以是竊議之,卒不能自白。

以奮郡公張饒爲山西鎮守,董郡公鄧廷諫爲京北鎮守。

以炳郡公武必慎,講郡公黎增署府事,范廷鏡入侍參從。

六月,定兵官祿錢例。

賜參從述郡公范謙益阿保佐理功臣,油郡公陳廷玉輔國功臣。

以參從霖郡公高輝濯兼東閣大學土。

加國老大司徒宣忠公鄭攢,參預朝政惠郡公陳登輔,國老。

罷始揀兵歸農。初,保泰中,揀法一計丁口爲率。至是參核兵籍諸戶,舊有出兵者,留隸諸衞,餘皆還復民伍。

賜文官隨行兵率有差。進士科,狀元五十五率,榜眼五十,探花四十五,黃甲毎員四十,同進士毎員三十五。東閣科,第一中格三十率,第二中格毎員二十五,第三中格毎員二十。

時,經史印板頒行,令學者公相授受,禁買北書。

禁妄訴漏田。

大疫。人畜多死,量減兵戶舊額有差。

定輸錢補官令。文武官及百姓,並聽輸納。除授職品,高下繁簡,視錢數多少爲差。朝班六品以下,納錢六百緡,陞職一次。民人納錢二千八百縛,除宴任府官,一千八百緡,除寔任縣官。

作崇嚴寺行宮。


丁巳,三年(淸乾隆二年)[1737]

春,二月,甲戌,月食。

王幸腹龍寺。

均府中奉侍日數。舊制,諸臣奉侍月九番,府堂三番,以二起限。內閣六香,以九起限,至是命省其三。

定亮國府朝見位次,及冠服儀杖之制。

改授都指揮使順郡公阮明堅爲刑部左侍郞,瑾壽伯阮廷瑾爲禮部右侍郞。明堅,廷瑾皆不學武人,驟居文階崇品,不惬時望,明堅尋復武班。

夏,四月,命范廷容,陶黃實等,添差府僚,勘斷詞訟。

禁沿途驛遞。命鎮閫以時機察,無部憑與鎮憑者,罪之。

五月,以禮部左侍郞炎嶺侯阮璿爲兵部左侍郞,翰林承旨黎有喬爲工部右侍郞。

王鑄大佛像于瓊林寺。令百官計品入銅。

以勒郡公丁文佳,提領軍務。

命暉郡公吳廷碩參從,陞兵部尙書,與范謙益並參從。

六月,兵部左侍郞,右司講炎嶺侯阮璿卒,追贈福神。

免四鎮及安場府積缺租賦。

禁北人入淸,乂境。時,北人多潛入山林,竊採桂皮,故復申是禁。

遣使如清,以阮令儀,黎有喬等充正副使。

秋,九月,戊子,王誕日。百官上萬壽頌。

以鄭穗爲東閣大學士,添差府僚。

作南澗行宮。屬至靈縣。

王幸茱山行宮。

山西太原盗賊群起,命譚郭卿,阮廷櫪,阮伯璘,阮仲棍等討之。時,有僧阮當興聚徒三島山中,往來民間,哄誘愚俗,人多從之。衆至數千,僞立稱號,署設官属。草澤不逞之徒,往往響應。時,天下承平,不知有兵革。至是忽有邊警,遠近喧惧。都人提挈出城,所在皆掘地藏貨,乾餱爲粮,如旦夕寇至,無復有固志矣。


戊午,四年(淸乾隆三年)[1738]

春,正月'太原寇黨平,文武奉啟稱賀。

三月,始鑄五府六番印。初,五府六番,未給官印,人多假稱公差,無從誌驗。至是鑄印頒行。

夏,五月,復縣官監驛法。沿途郵亭,許縣官管監輪差吏役更直,有文書交付,雇民馳遞。

六月,申飭刑番勘訟例。以失當罰知番陳賢等,銀錢各有差。

秋,九月,吏部尙書述郡公范謙益解參從,惟吳廷碩獨相。

順郡公阮明堅卒。

冬,十月,皇親維祝,維(礻密),維(礻規)等謀反,逃淸華。維祝等潛蓄異志,與朝士范公勢,武爍,屬校賴世濟等,謀率其黨,焚京師爲亂,不果,遂挺身逃去,維(礻規)別去錦水,祝,(礻密)趍宜陽,土豪吳興造等送之越海入淸華。祝等去一日,黃金鑾始發其狀。王命四出追捕之,不獲。武爍等下獄,伏誅,祝,(礻規)尋死,(礻密)終爲西南之梗。


己未,五年(淸乾隆四年)[1739]

春,正月,以溢郡公阮廷植,繼郡公鄧廷綸爲山西,海陽督撫。

二月,丙戌,太尉恩國公長子鄭森生。

置火號于山南,淸華,乂安諸路,令所在民,日夜輪代守之。

三月,太原留守黎廷性啓言:「白通,感化界諒山,高平,保樂之間,舊無屯隘,化外之徒,來往目由。藩臣擅詣京師,僥倖私營,而巡行一切褎弛,狂匪無制,將至滋蔓。請於要路立屯,令藩臣戌守,以嚴巡備。」從之。

夏,四月,試監班。舊制,惟文武兩班,時又增置監班爲三。中者並授職。

執政啓言:「財用國家急務,古者量入爲出。適來出入無有較量,歳季亦無稽査。今宜謹擇信臣,同戶番官,會計年前入數,較週年用度所出,觀其^欠,隨宜酌量。」從之。

執政議處置外藩六條。大約以爲太原,高平,宣,興,諒山諸鎮,乃國家藩維。宜隨方處置,以固邊圉。一條,藩臣輔導,多倖求該管兵民,宜委鎮官簡擇可者,乃授。二條,諸場礦宜循舊例,許輔導管監,俾壙丁有所繫屬。三條,區處靑衣儂人。四條,置買上流木條之弊。五條,諸巡擅置旁支,橫取商税。六條,宣,興彫殘之民,宜蠲逋缺。啓入,以四條施行。惟藩臣及場(土某)二廄,留中不報。

六月,庚寅,月食。

旨下,執政議四鎮鄕兵,許縣官糾率屯禦。廷議以爲鄕兵與民丁無異,往年鄕置看守,聽令糾率中男,有事竊發,分撥截捕,卽鄕兵防守之事,已在其中。今若撮出兵額,以糾率別許縣官,只恐更生煩擾,搖動民情。且縣官亦非糾率之任。從之。

旨下,議取四鎮汰回揀兵,充補隊伍。廷議以爲今山林邊徼,賊徒基繁。四鎮內地,亦多竊發。鄕村相率自守,尙且不暇,少有揺動,必致驚疑。且壬寅揀兵,軍數雖増,而罔裨實用,官田取給,農民無以爲生。丙辰赦免,漸獲蘇息。况官田已歸給諸奇隊,若復據田取揀,則諸軍口分,緣此減省,不免有換易別給之繁。不如依舊汰回爲便。從之。尋復揀取,與長安府一兵,分隸隊伍。

赦天下今年夏租庸十二,淸華,乂安郵亭亭門,四鎮外鎮留欠贖罰,並皆赦免。

募淸,乂四鎮民丁,有諳練水手,願充善掉者,與有身材,志願爲兵,並聽投軍應閲,充補隊伍,給口分錢栗,官田洲土爲粮。

申飭四鎮督撫,擒制盜刼。

增揀瑞原,永福,安定,雷陽,農貢五縣舊額,五率添取一人。

出參從禮部尙書入侍經筵暉郡公吳廷碩爲諒山總撫,以鄭穗爲刑部尙書參従。穗急於進取,黃公輔引之。登第不數年,以尙書入相,旣得政,表裏唱和,群小無忌憚,政令煩碎,刑賞貿茶,天下自此多事矣。時改諸鎮鎮守留守爲督撫,惟誌山號總撫,乂安仍督率舊名。

秋,七月,命鄭伯相入侍經筵。

以鄧廷諫爲山南督撫,尋改山西。

遣官催淸,乂兵。時,兵番上逃過兵率三千三百八十人,營奇隊船皆不滿軍悵,乃分命催督之。

禁白丁倖求職色,荀避征役。

禁兵部比另例。富强貪弱,惟二人對比,不得雷同。

禁攻討官軍虜掠民家,剽脅財物。違者,以軍憲従事。

時政尙嚴切,人多慷訴穿行,與容養僞徒,通謀賊黨,被密捉者往往破家。及察知其誣,訴者已遁。乃禁自今告訴,須指陳實事,重供附後,留監候査,毋得泛著模糊,投鳴輙去。

禁巡衙攔阻商人槎筏,淹留索濫。

禁諸訟越次妄啟,乃倖求內編付查。凡訟經六部御史,或未服斷,許視政日啓聞。有緊急重大事,方得內寄。

以阮公宷爲吏部左侍郞,楊濿爲禮部左侍郞,阮暐爲刑部右侍郞,阮貴慎爲兵部右侍郞。

八月,出參從吏部尙書述郡公范謙益爲淸華督撫,陪從戶部尙書霖郡公高輝濯爲督同。中興以来,諸鎮以武官|人爲鎮守,擒制盜劫,文官一人爲督同。勘問詞訟,每用五六品以下,與朝士始擢用者爲之。龍德中,諸王子出鎮,間用閫大臣,賛閫務,其後復罷。惟乂,淸控禦順,廣,邊任最重,文官用左右侍郞爲參視,震與督举侔。督視,副督視,時擇人,亦不拘官品。至是以尙書爲督同,中外無不駭異。

九月,進尊王美字,爲大元帥總國政尙師太父聰德英毅聖功博達懋和綏猷裕義貞王。時駕在桂棹。王尋命阮卓倫,陳文煥等,號淸國欽使,自京師發遞,賫捧册璽,封爲安南國上王。貞王後改全王。

冬,十月,大霧降。

十一月,禁鎮官署置非例名色。先是,邑里詰盜,聽民擇置看守。其後始有巡縣,知總,巡探諸名,奸猾者因藉稱巡徼,夜行竊掠,看守亦不敢詰。朝廷知其弊,遂命禁之。

定內外核勘勾催收送例。

十二月,立圑結法。其法,每社十丁取二人,許自備兵器,設候爲守以地分相接,或四五社,或六七社,結爲一圑,擇鎮役或縣吏一人爲團長。糾率社長看守,督押丁男,有警隨宜攻禦,力不敷者,聽飛報別團接應。於是民間所在皆有兵器,奸黨乘隙,嘯聚规掠日甚。尋改擇地望者充管照,以朝官撫論之。未幾復罷,令納所製鎧仗入官。

賜文廷胤郡公爵。

命四鎮申滯獄。

命諸鎮督撫,揀練鄕兵,以備攻討。

赦四鎮及宣,興來年夏務租庸十三,準爲鄕兵口粮之費。

旨令宗室與功臣苗裔,有能糾率家丁及召募從義,願隨攻討者,聽具啟聞給粮械差行,隨功賞擢。

知戶番寺卿阮廷資卒,贈阿保功臣工部尙書楠郡公。廷資侍講亮邸,又皇上初育府中,嘗奉開講,以布衣爲重師,啟沃甚弘。靑池茶塘人,舊名廷棆。

是歳,王駕還京師。王晚年怠政,頗事遊觀,四鎮宮館相望,名山古寺,車轍馬跡,無所不遍。尋蹕桂棹行宮,洽郡公黃公輔所居里,不時至京。又復北從,公輔疑淸乂兵不欲充侍衞御輩,用其鄕丁,惟所指使,令百官六軍不知駕所在。朝廷庶事,攝政公使人馳取旨,不敢專決,朝政爲之舛紊。後,日益不豫,喜沈寂攝養。公輔等復奉歸京師,營賞池宮,居之密室,遂深拱不復出。公輔與其親黨,竊弄威福,知天下人多圖己,故爲嚴峻以威之。大臣斥逐誅譴無虛日,餘多以告密獲罪,饕怨者相構階,被收之家,蕩覆無遺。人不自保,賦役繁重,無所控訴,皆疑怨思亂。於是海陽寧舍阮蘧,阮選等,煽誘作亂,東南之民相率荷鋤挾杖從之。多者至萬餘,少者千百數,在在群起,不可禁制。


庚申,六年五月以後,顯宗景興元年(淸乾隆五年)[1740]

春,正月,戊寅,進封王太弟攝政公爲元帥總國政明都王,全王爲太上王。先是,全王在位久,未有嗣,知太弟賢聖文武,當能定大業,欲以位與之。故使開府監國,使臣庶有所繫属,洽郡公黃公輔忌太弟英明,思裁損其權,令百官上事,改禀稱申,賜邸於南門府偏堂,太弟亦深自韜晦。公輔憑怙專弄,氣蹈薰灼,親黨皆握重兵,有所廢置,無敢違者。盜賊所在充斥,人情恂恂,疑旦夕且不測。王太妃武氏召講臣阮貴懲,諭勸太弟討淸內難,以寧社稷。愈乘間以爲言,太弟泣止之曰:「王兄遜處行宮,余以國家ー體,義不得避,早晚且歸政,代立之事,非所宜言。」憼以太祀命,語阮公宷,遂相與籌策,親臣鄭檡,鄭(木切)(木切)即武必慎,奉賜姓名。等共贊成之。會寧舍賊阮選猖獗,警報日至。黃公輔以選平日在門廡,欲親往撫定,立奇功,以制朝廷。遂盡率所兵,浹渡河,城中虛空。公輔旣去,群小無所倚,憼等分籍環畿鄕兵充保衞,以益聲勢,謀以開寶日,集百官额太弟登王位。太弟不從,貴憼恐事遲生變,復申太妃之旨,又以事奏知皇上,遣使敦諭再三,太弟弗獲已勉從之丁丑夕,貴憼與公宷,張洭等入侍。時寶璽未開,家臣曹泰侯率司禮,因密約 次早叢旨印勅。詰旦,太弟造朝,貴憼,洭等從,扈駕惟四嚴四勁親軍將士,皆帶劒肩礮,內差潘來侯劾之,不為動。有頃曹泰賫勅至,公宷傳有敕,太弟跪受。潘來侯從旁呵之,洭拽出數其無禮,令繫把門獄,廷中肅然。公宷復宣太妃懿旨勸進。太弟涕泣不肯上御座。洭,廷桓等掖之上,檡,貴憼等環侍左右,內監甲阮科登樓發鼓號,百官班列拜賀。太弟旣登王位,命從官宣諭旨于府堂,布告中外,與天下更始,凡十五條。復兩班舊制,以重朝廷。三載考績,以別淑悪。録無罪被斥,以振淹滞勒陳乞職命,以淸仕途。加增口分,以足兵粮。寛赦租庸,以蘇民瘼。停一切營造,以舒民力。撤非例巡渡,以示寛政。禁抑脅止置買,定將士功過^数,寛軍士物故饒除,申鳴訴所管苛濫舊例。堤路付鎮官督理,以便農事。財貨歸戸部掌管,以充國用。禁諸訟馨,免淸乂-處田租。旨下,四方大悅。尋命廷桓等,以兵衞賞池宮,逮捕黃公輔親黨誅之,朝禁爲之肅淸。黃公輔時猶駐軍文江,聞之,與手下十餘人遁去。於是天下皆拭目以望太平,東南被賊脅從者,日漸解散。

時內難甫平,國家庶事,多所裁整。王令阮貴憼宿直府中,日夕商究政理。貴懲內侍帷帳,外籌軍事,旬日之間,衆務就緖,解抒鎮定,多有勞焉。

旨諸軍官逋負官物失管者,免其罪。因論被罰者貸録用,前代功臣子孫,沈於民伍者,隨才録用。故臣甸郡公黎英俊,雲郡公杜品,阮壽長等,仍還職爵制勅。緣事譴逐諸臣陶黃實,武必慎,黎仲庶,黎偉,陳黎轔,杜輝琪,陳賢等,並洗雪復朝侍。於是淹滯莫不思奮。

造火速牌,備軍務調撥。

陛賞翊戴功臣,職爵窄功臣字號。賜武必慎金飾冠帶條,從王親例。

賞殺賊功,蠲徇節民,今年租賦。

增揀淸,乂優兵。舊制,二鎮兵充禁衞,其額五丁取一。至是增揀,以三丁爲額,分送軍官練習,引入府廷考較,補隸隊伍。禁鎮官拿逃擾索與內外兵望錢。越例者,諸道從征兵,能奮勇殺賊,計級行賞,著爲令。

行獻助兵用兵法。時,以諸道攻討,多用火箭却賊。始命外鎮藩目,鍊納烏鉛,(石臽)硝,硫黄,免征礦税與內鎮民庸調錢。願賜職品,量所獻多少授之。畿內與來朝商客,願獻納授職,聽從入錢粟例。不願者官給之例錢。隱慝覺出抵罪。

追尊太廟宮廟徽號。

分三道兵,勦山南草寇。時,議以山南地綿渺,寇剽出况無常,統領不能專制。乃命高郡公鄭棰勦沿山上道,程郡公黃公琦勦沿江左道,岳壽侯范陳琮勦沿江右道,並許便宜行事。尋召極回,以琮代領其軍。未幾,又以款忠侯阮仲慜代琮,屯禦上元諸縣。賊犯東安,命督領武佐璉撫論,杜允成合兵討之。

賊犯山西鎮,分兵掠福祿,先豐諸縣。以陳廷綿爲督鎮,率兵討之。尋命阮伯辑招上游三縣鄕兵攻禦。

旌表義士黃仕珠。仕珠收物州學生,流賊陷大同,被執,拷掠不屈,引刀自到死。留守文廷胤以狀聞,賜贈知縣,復其家。時,華溪知縣阮興旺,縣丞范名伶攻捍死於賊。山陽人余克恭與賊巷戦死,皆賜贈卹。其後進朝阮廷勁妻缺氏,被賊掠不屈,與其子俱死,賜榜忠節門。安樂人缺名,罵賊死,追封福神。於是人皆知有風節之重焉。

淸華統領鄧廷謐攻廣平,克之。

山南賊秀高,銀笳連兵逼真寧庸,督領用澤侯黃金爪,屬校儷琦侯阮世超,傳壽伯陳名樌等,與賊戰,敗,皆死。

二月,諒山鎮總撫參從戶部尙書暉郡公吳廷碩卒于鎮。廷碩出諒山纔數月,藩臣纉基反,圍團城。城中無兵,或勸之走可免。廷碩曰:「吾職守土,當死此城。去將安之。」遂爲賊所陷,至是卒。贈少保。左靑威人。

命武公宰,阮貴憼,阮公宷參從。

統領阮仲汪與賊阮選戰於平吳,敗績死之。仲汪勇敢善鬪,嘗單騎赴敵。至是與賊遇,汪悉カ鏖戰。屬將雅祿侯阮有潤先走,一軍驚潰,隨號鄧廷瑟,韶武侯范有佐等皆走。賊悉衆圍汪,汪力竭,遂遇害。事聞,王深悼之。贈太保曉郡公,追封福神,以子德珅代領其衆,德珅亦有將才,平西四將,預在其列。桂陽桂塢人。

三月,論平吳敗衂罪,誅有潤,廷瑟,流有佐遠州,貶贊理左侍郞阮伯林祭酒,奪侯爵。

下令求言。凡時政得失,民情幽隱,與攻討機宜,並聽實封進獻。

罷瓊林,壺天,龍華,西方,紫沈諸宮景營造,以所侵占田土還民。

諭文武舉將才。方略武勇,可任將兵與有異術奇謀者不拘資品,悉以名聞,随才抜用。

尋命功臣子孫詣京,擇能强鬪者,給廩,聽隨軍調遺。

征西大將軍體郡公武佐理與賊名濟,戰於安樂,擒之。濟崛起爲盜,與平吳人名蓬者,皆號桀黯。至是俘獲,賜體郡公旗靱印,及諭勅,以旌獎之。

以黃公琦爲統領征西大將軍。

夏,四月,命阮輝潤參從。

求直言。朝政軍機,並許觸諱實陳,過當者不罪。

淸華留守參從內閣大學士吏部尙書太宰述郡公范謙益卒于鎮,輟朝三日,贈大司空。謙益文章德行,爲時模楷。使燕增重國體,人比之馮克寛。在政府務崇寛大,晚爲群小所擯,不獲究于用,朝野惜之。嘉林金山人。

禁召募卒入京。先是,諸道攻討,所部兵數單寡,旨令召募壯勇,以益其兵,謂之志願,旣而應募多閭里無賴子,雜處畿甸,相率爲奸盜。始命繼今揀取舊籍,官給口粮,軍校不得引入城內,雜寓民軍房屋,違者罪之。

禁河巡譏察商賣。

許天下入錢粟,量多少授職有差。

初議均田,未行而罷。王在潛邸,深知民事艱難,慨然慕井田法,欲均貧富,以平賦役。廷議以爲三代以後,田制隳壊,無版籍可徵。國朝歴代,亦未有行之者。今天下丁田,互有升降,縣郡盗梗未帖,徵發不時。若分行勘度,徒增繁擾,貧者未還集,富者漸生疑阻。欲行此法,須待淸平報。

五月,諭百官遵職守,舉賢才。

求直言。

侍講阮伯璘攻破山賊黃崗屯,俘獲甚衆。

海陽賊渡河,侵上福,富川諸縣,河道將阮登顯迎戰却之,賊北走。督領滾郡公張洭,協同黎公霑等,師未至而還。

增揀水兵。廷議以東南下流,多水寇,宜增揀水兵,以備調撥。乃命揀山南,山西,京北瀕河諸縣,五丁取一,給以兵船,船十人,間以優兵,使便操習。

庚申,帝禅位于皇姪維祧。維祧卽皇帝位,改元景興,尊帝爲太上皇,大赦天下,以誔日爲淸和聖節。時,宇內多故,人心懷貳。王以爲總攝萃合,當順時義。皇嫡世嫡,當立,宜循正經,以絕反側。乃請帝還位宗子,以安天下。帝從之。故禪詔有云:「念邊方猶逞蠢頑,欲以帖邦畿而寧海宇,謂正禮宜隆世嫡,寔以重宗統而一人心。」詔下,人情大悅,咸以王初政,此舉爲匡扶至德,旋轉乾第一義。

太白經天。

諭中外崇禮敦讓,舉賢遠奸。

諭海陽京北土民。略曰..「國家遇士以禮,養民以仁,弘樂育於菁莪。帖哀鳴於鴻鴈。頃者,至靈賊渠,千名犯分,東北一隅,偏被脅誘,以敎育作成之士,而爲彼獻力披肝,以休息安佚之民,而爲彼蹈湯冒刃,或圖脫家門之繫累,或求寛目下之侵陵。雖侁首而强從,豈迷心而忘返。如能捨逆効順,釋甲歸降,一切威與維新,或能戴罪立功,亦當赦過黨功。向背之理,勉各善圖。」時,寧舍賊阮選,阮蘧,阮筵叔姪,乃阮邁之後,自以世胄驕貴,假借仁義,驅煽慈順洪策間,所在響應,士之失志科(穴臣)者,多染之。民人相率降附,賊軍編竹爲笠,以自識別。民不能卽辨,至負筐以従。蘧據嘉福杜林,選據至靈抛山,屯聚聯絡,有衆各萬數。朝廷欲開嘵,使各解散,以孤賊勢,故有此諭。

六月,陪從刑部尙書鄭伯相卒,贈少保。

東安,文江諸犯,歸命者衆。命官宣示德意,曉揭於通衢,以撫安之。

月晝見,漏明。

禁諸縣撫諭官,苛擾方民。

揀鄕兵,五丁取一。

定武廟祀匍。尊武成王正位,孫武子,管子以下十八人,分兩廡祀之,以陳朝興道王國峻從祀。又別立廟祀漢關公。

遣諭維裤於淸華。帝初卽位,以被在屬籍爲近親,降勅諭令歸順,與土魯偕來。王以宣旨赦過,褅卒不悟,蠻人挾之以去。

諭將挾所過郡邑,勸撫百姓。

申禁權豪,毋得抑脅齊民。

命阮公宷知經筵。

時,用兵費廣,有言權宜營幹,以佐百姓。旨令縣官編屬內佛寺鐘磬,著實數納。尋命外鎮藩臣土民,入銅鉛,除授職品。

賊陷唐安,命炳郡公武必慎,協程郡公黃公琦等,分道討之。

賊侵文江縣,屯禦講郡公與賊戰於大幸,敗死。

秋,七月,致仕福郡公阮當湖卒。湖累官刑部尙書,贈少保。

以阮翹權副都御史。

閏七月,求直言。諭旨略曰:「我嗣政云初,命舉知以收實逸才,許實封以開言路。而衆賢方進,群小已萌,玩弄之故習未消,縱恣之舊愆莫革,咨爾臣庶,無惜盡言。凡諸大奸小侫,許得指陳,以廣見聞之益。」

定銀錢通融法。龍德,永佑間,天下專用錢弊,銀價稍賤。及兵興多用銀給餉商人並減其價,兵食遂梗。乃命所司平市價,聽銀錢通用。市置長,辨真假買賣之。於是低昂得平,富商無所牟其利。

命丁文佳,張涯等監軍器局。

召募丁男壯士手。時,四政多盗,議者言湯沐貴邑,當有應義者。旨下二鎮員目士民,揖丁取討,照所募多少,行賞有差。尋以增揀淸華兵率,事格不行。

定武成,關公二廟祀禮。春秋二祭,以仲月上戌日,給民戸ー邑供奉。

海陽道統領璧郡公黃義伯敗賊阮選於抛山。賞義伯金牌,以旌其功。贊理阮世楷協同陳璟屬將藤壽侯鄭楷等。

大霧。

焚所得脅從文書,宣示天下。

王霄旰圖治,每視政,溫接臣下,開導使言。舊制,文臣入侍內閣,左右侍郞侍坐,參議朝政,餘但侍立。至是令斷百官面陳可否,庶官得商議審熟。然後取旨施行。

八月,定將校兵丁從征賞格,以獻馘多少爲差。

九月,以南巡誥天下。

冬,十月,王親率大軍討銀笳。時,東南寇匪連結,焚掠諸州縣,寧舍賊方熾,而銀笳尤桀。銀笳隸南真,賊渠武廷鎔,段石振等聚衆刼掠,從者浸廣,遂謀叛。保泥淖爲險,無壁壘。其黨皆悍猛,不畏死,行止無陣法。遇官軍輛提刀突入,亂斫人馬足,諸將累爲所敗。嘗乞輸情効順,朝廷亦姑容之,授之職品。遣使實賜誥勅,卒不肯受。王震怒,遂下令親征,欲略定東陲,然後移兵西南。命官馳諭列郡,駕過案堵無恐,脅從來降者,不罪,士吏仍還職色,民人聽認田業。置行軍訪察,禁止擄掠。車駕所至,父老皆歡迎,有願輸財助餉者,有乞糾結丁壯隨軍殺賊者。師次木凡津,修戰器,習水陣。官軍遇塘昂賊兵,舉却之。王以蓮賊未可卒破,不如先取銀笳,以絕其黨援,乃引大軍南下。十一月,庚午,進駐禹甸,癸酉,蹕憲營,部分諸將並進。車駕自憲營早發,暮抵渭潢津,至樂道。賊悉衆拒戰,命勒郡公丁文佳,換郡公阮廷桓,炳郡公武必慎,滾郡公張洭等,督諸營討之。賊勢稍却,洭率左支兵,進至草阜。其地號叢蔚,賊伏忽起,殺一裨校。王怒,御侍雄象,指揮諸軍,倂ヵ大戰。賊渠四面湫濘,意大軍不能入。及駕至,泥田忽燥,纔沾馬足,三軍皆驚異,以爲天心助順,益踴躍爭奮。廷桓徑率所部兵,反射賊右後,因縱火焚之。烟焰蔽天,賊遂大潰。官軍乘勝夾擊,賊死相枕藉,俘其渠斬之,銀笳平,沒其社號,改稱來格。賜廷桓金牌及賞功銀二百兩。命珍胤侯鄭自成,緝拿賊餘黨,慰撫居民,使回復舊業。王振旅還京未至,寧舍賊阮選以王有事銀笳,使其黨陳晱,將乘虛直逼珥河,京師大駭。報至,王命諸軍晨馳,以救根本。時京城無兵,太妃居中調遣諸將,接四門,盡率坊庸民丁,列河津爲守警,大號鼓令,衆以爲疑兵。王大軍回至金蘭磯,賊已遠遁。是役爲初政武功第一舉,西北賊始各震惧。蘧,選亦自離異,尋命將討破之。自是,無定巢穴矣。

擢右銳奇兵張嚴,出身中尉,職侯爵。嚴隸西道討賊,破獲大團,故自小卒拔用之。時,朝廷方急用材,丁文坦,丁文復,招於賊,黃馮基收於刼,皆洗雪甄用。嚴,阮潘,並以卒伍起身。其後潘與馮基,皆爲戰將云。

太白入太微垣,月入太微,近帝星。

十一月,月晝見,漏明。

十二月,諭天下才智得自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