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越史记全书/续编卷之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续编卷之二 大越史记全书
续编卷之三
续编卷之四 


纯宗简皇帝[编辑]

讳维祥,裕宗长子,在位四年,寿三十七。葬平吴陵。
帝天资纯粋,端拱穆淸,虽亨祚日浅,终赖王家翊扶正统,神器归于嗣君,帝王之业,传之万世。诗云:“受命不殆,在武丁孙子。”帝其以之。

癸丑,龙德二年(淸雍正十一年)[1733]

春,正月,禁天下营造寺观佛像。

二月,罢情愿兵。保泰中立募法,听民情愿为兵者,荐补队伍,因以所居田,给为粮。其后情愿者众,至是以给田数多,租例减少,罢之。

赦四镇逃欠兵额。先是,四镇一兵,以田丁耗少,并获减率,至是覆议拣补。时,宰臣阮效等,以为兵在御得其道,不在众多。苟徒增虚数,则养兵费广,适为民病。今一兵数额,倍于昔时。除减才数千人,亦不为少。且兵率少,则田租入例,于国用有所资,而贫民亦藉以为生。旧所除减,请仍赦免。王从其议。

三月,减淸华巡司商税。时,淸华米贵,留守阮寿长请许粟米船,免二月征,以通商贾,便民食。从之。

夏,四月,会试举人,取合格阮胡频等十八名。殿试,赐汝仲台进士及第第一名,陈仲察,阮胡频进士出身,阮其任等十五名并同进士出身

秋,七月,申明勾刷勘论讼例。

八月,以武公宰为高平督镇。未几以黎伟代之。

罢知工番祭酒武公镇职。公镇当官执法,不阿权贵,以勘讼忤旨,罢归。

令各处镇承二司,歳以季冬,亲勘堤路,上其籍,复命府僚官覆勘之。遂为例。

陞阮辉润工部尚书,范廷镜都御史,杜令名吏部右侍郞,高辉濯户部右侍郞,阮公宷工部右侍郞,武晖副都御史,阮翘佥都御史。

罢河道官。初,置河道官,令勘诸道洲土生落,增减租赋。至是,以河洲生落,年月尚迟,使者岁往催促,更滋民扰。遂议停省,所在洲土,许县官查勘,具实上之。

擢武方岳进朝。

冬,十月,复应制例。旧制,进士荣归后,造京召试五言于万寿殿。合格者赐钞陞级,谓之应制,甲辰科始免试。至是乃命行之。

少保阮公基卒。公基虽贵,不立产业,有清贫名。赠少傅。慈廉明早人。

简汰六番吏。

以高辉濯为吏部右侍郞。丁辅益为吏部,在职不谨,贬刑部,以辉濯代之。


甲寅,三年(淸雍正十二年)[1734]

春,正月,印五经板,颁布天下。王亲制序文。

淸华土酋郭公施啸聚劫掠,留守阮寿长不能制,惧以闻。朝廷以镇职擒盗,不宜以事尘渎,乃督寿长缉捕之。

三月,命文臣阮效,范谦益等,分刻四书,诸史,诗林,字汇诸本书,颁行。

擢副知阮贵慜进朝,仍见授寺鄕职,知户番。

五经板成,命藏于国学。

擢副知阮公伦进朝,授寺鄕侯爵。

作琼林寺,以海阳三县民夫充役,开河四段,以通运船路。拽木辇石,工常万人,昼夜不得休息。

夏,四月,申饬诸讼越鸣禁。

以段伯容陪从都御史,高辉濯为吏部左侍郞,阮仲常为户部右侍郞,阮公宷为刑部右侍郞,阮辉敦,武晖为工部右侍郞,黎有乔为副都御史,阮逢时为佥都御史。

以黎时寅,阮时雨,陈登辉署府事,黎增,邓廷钥权府事。

夏,五月,申饬教条。旨谕天下军民曰:“古先圣王,统御臣民,保国制治,必以教训为先,国家善政,星明成规,具在教条诞布,嘉训孔彰。第纪寻渐久,浇薄浸生,玩偈者指宪网为可漏,昏愚者被讼棍之所帮,鼠雀屡兴,狴犴未静,遂至屈膝公廷,委身法吏,倾赀破产,所不胜言,何知违教作朋,陷于罪戾。嗣后有过必改,见善当思,念五刑之可畏,则日月之相规,知三尺之无容,则时之自励。兵有超距投胶之乐,民有尊君亲上之忱,习俗粹美,刑揩不用矣。”

禁官军民庶,常用器物,雕刻篆字,妆饰华美,工人毋得竞造奇样贩卖,违者罪之。

秋,七月,赐范廷镜,高辉濯郡公爵。

罢右谕德珥佗伯黎伟职爵。伟镇高平,政务刻薄,摇动边情,屡以细事渎请,廷议以不称其任,请罢之。

黜云郡公社伯品为安广巡守。寻褫职,赐死。

贬礼部尚书少傅农郡公阮效为刑部尚书少保,免参从。时,朋党事起,王性多疑忌,果于诛谴。效为相,专务仁恕,数忤旨。至是欲诛伯品,独命效议,效故缓之。王大怒,遂贬。

以阮辉润为礼部尚书少傅参从。

命修国朝会典。

冬,十月,淸遣翰林院侍讲学士春山,兵科给事中李学裕,册封帝为安南国王,行谕祭裕宗礼。

以顺郡公阮明珠领京北,寻转山南。以吴福塔代镇。

帝遣官赍捧册玺,进封王为大元帅总国政尚师太父聪德英毅圣功威王。

推恩文武。加阮效吏部尚书少保,范谦益礼部尚书并仍参从,馀各陞职有差。

杀故相谅山督镇甸郡公黎英俊,以丁嘉亨权督镇。英俊以文学名,性沈密,与公沆并相。晚年颇招权,王久不悦。会有言在仁王时,与公沆,张仍,杜伯品,有易储之谋。王疑之,卒以次贬降,赐死。中外悯之。


乙卯,四年五月以后,懿宗永佑元年(淸雍正十三年)[1735]

春,正月,国老致仕大司马应郡公邓廷相卒。廷相家世勋荫,以少隽登科,历位相将,为五朝耆旧亲信,礼貌绝异群僚。子廷显,廷諌,廷琼,孙廷谧,皆尚公主,馀多为显官,声华显耀,门地无与为比。时人谓之国老仙。卒年八十七,赠大司徒,赐地为葬。后,追封福神。

命参从阮效,勘察山南,令审民屋稠稀,裁定户口。

霜降。

命官查核内外各衙门吏。

三月,以显忠侯邓廷琼留守淸华。

以工部左侍郞义派侯范廷容镇谅山。

夏,四月,太白犯火星。

甲申,帝崩。上尊号曰:寛和敦敏柔逊谨恪沈潜坦易简皇帝,庙号纯宗。皇弟维祳即皇帝位。先是,帝不豫,王命重臣入寝殿起居,因察诸皇亲可立以闻。时,维祳年十七,少皇子维祧二歳,以王太妃从甥,育于府中。王以为貌似先帝,乃决计立之。甲午,告太庙,丙申,即位。改元永佑,大赦。以诞日为春和圣节,赦天下今年租庸十二。

参从吏部尚书少保农郡公阮效卒。效为人重厚,以方正自持。好培植士类,引接后进,士自一命,皆以礼接。晚秉大政,思矫苛切之法,平赋役,弛征榷,百姓赖之。卒年六十二,赠太保,寻赠大司徒,加封福神。

作行宫于洽和茱山。

九月,丁酉,朔,日食。

王制乐歌六章,曰:隆平,淸平,容平,和平,靖平,承平。令乐工肄习,以朝贺大礼奏之。端明开宝日,奏三章。既而曰廷奏乐章,天子礼也,自今毋得举乐。

王雅好文艺,尝以朝会之隙,召侍従诸臣曲宴阁中,时于养正堂八角亭,西宫凤阁,数赐引见,讨论坟籍,商榷文义,或示以真草隶篆字法,或押韵令试赋,旁及咨京记颂铭簌传引,今朝诏制景物题咏悉有。考试中者,面加奖赏。又命编集本国诗文,汇目分类,详作者姓名,以备进览。时,霖郡公高辉濯多所酬奉,最称旨。阮公宷,武惟宰,阮卓伦,杨濿,阮德晖,阮翘辈,亦以文学见亲。管颖能背写平吴大诰全篇,授山南督同,于是儒臣,莫不激劝。

懿宗徽皇帝[编辑]

讳维祳,裕宗次子,在位六年,逊居干寿殿,十九年而崩,寿四十一,葬扶黎陵。
帝之得位也,以弟及兄。其禅位也,以叔还侄。天意人事,无容心焉。卒能光受崇称,永享美谥,帝王岂偶然哉。

丙辰,永佑二年(淸乾隆元年)[1736]

春,正月,建琼林,壶天,香海三寺。役峡山,水棠,东潮,金城,靑河诸县民营之。蠲其邮亭堤路钱。时,宫观寺宇,营缮相继,紫阳,郿墅犬极土木之华。内使采买押作,抑勒苛刻,农商皆弛所业,民寝不堪矣。

进封王弟郑楹钦差各处水歩诸军大尉恩国公开亮国府摄政务。月以三番见百官于择阁,起三为限。群臣有所关白,曰谨禀。时年十七。

贬太傅超郡公阮嘉珠为右都督,属乂安屯。先是,嘉珠镇乂安。己酉闻国 恤,自以握重兵,怀疑惧,百计求入朝。王时欲以嘉珠复镇,会嘉珠言灾异不合。因以指斥罪,斥出之。

二月,擢东阁校书阮𬀩为刑部右侍郞,赏能告劾故相阮公沆之功。

三月,杀乂安督率添郡公张仍,以超郡公阮嘉珠代镇。仍与奋郡公张饶,皆太尊胞弟。王疑仍与诸大臣有党,权臣洽郡公亦忌之。密使太监溢忠侯卖毒酒赐死,因归罪嘉珠擅杀,朝廷置不问。仍先朝元舅,以忠诚自许。虽预勲戚,常恂恂矜庄。后赠太宰,追封福神。

范谦益进审治一览书,赏以银缎。

以大司空郑檡掌府事。

夏,四月,以参从兵部尚书高辉濯为礼部尚书,范廷镜为兵部尚书,都御史段伯容为刑部尚书,刑部右侍郞阮𬀩为兵部左侍郞,东阁大学士阮照为刑部右侍郞。

五月,府试,赐郑穗进士及第第一名,阮国效及第第三名,黎阮滂进士出身,黎阮霑等十二人并同进士出身。旧制,礼部中格士人,殿试赐第。是科嬖臣洽郡公黄公辅与穗厚,启王召试府庭,擢穗首选。穗素有名,人以是窃议之,卒不能自白。

以奋郡公张饶为山西镇守,董郡公邓廷谏为京北镇守。

以炳郡公武必慎,讲郡公黎增署府事,范廷镜入侍参从。

六月,定兵官禄钱例。

赐参从述郡公范谦益阿保佐理功臣,油郡公陈廷玉辅国功臣。

以参从霖郡公高辉濯兼东阁大学土。

加国老大司徒宣忠公郑攒,参预朝政惠郡公陈登辅,国老。

罢始拣兵归农。初,保泰中,拣法一计丁口为率。至是参核兵籍诸户,旧有出兵者,留隶诸卫,馀皆还复民伍。

赐文官随行兵率有差。进士科,状元五十五率,榜眼五十,探花四十五,黄甲毎员四十,同进士毎员三十五。东阁科,第一中格三十率,第二中格毎员二十五,第三中格毎员二十。

时,经史印板颁行,令学者公相授受,禁买北书。

禁妄诉漏田。

大疫。人畜多死,量减兵户旧额有差。

定输钱补官令。文武官及百姓,并听输纳。除授职品,高下繁简,视钱数多少为差。朝班六品以下,纳钱六百缗,升职一次。民人纳钱二千八百缚,除宴任府官,一千八百缗,除寔任县官。

作崇严寺行宫。


丁巳,三年(淸乾隆二年)[1737]

春,二月,甲戌,月食。

王幸腹龙寺。

均府中奉侍日数。旧制,诸臣奉侍月九番,府堂三番,以二起限。内阁六香,以九起限,至是命省其三。

定亮国府朝见位次,及冠服仪杖之制。

改授都指挥使顺郡公阮明坚为刑部左侍郞,瑾寿伯阮廷瑾为礼部右侍郞。明坚,廷瑾皆不学武人,骤居文阶崇品,不惬时望,明坚寻复武班。

夏,四月,命范廷容,陶黄实等,添差府僚,勘断词讼。

禁沿途驿递。命镇阃以时机察,无部凭与镇凭者,罪之。

五月,以礼部左侍郞炎岭侯阮璇为兵部左侍郞,翰林承旨黎有乔为工部右侍郞。

王铸大佛像于琼林寺。令百官计品入铜。

以勒郡公丁文佳,提领军务。

命晖郡公吴廷硕参从,升兵部尚书,与范谦益并参从。

六月,兵部左侍郞,右司讲炎岭侯阮璇卒,追赠福神。

免四镇及安场府积缺租赋。

禁北人入淸,乂境。时,北人多潜入山林,窃采桂皮,故复申是禁。

遣使如清,以阮令仪,黎有乔等充正副使。

秋,九月,戊子,王诞日。百官上万寿颂。

以郑穗为东阁大学士,添差府僚。

作南涧行宫。属至灵县。

王幸茱山行宫。

山西太原盗贼群起,命谭郭卿,阮廷枥,阮伯璘,阮仲棍等讨之。时,有僧阮当兴聚徒三岛山中,往来民间,哄诱愚俗,人多从之。众至数千,伪立称号,署设官属。草泽不逞之徒,往往响应。时,天下承平,不知有兵革。至是忽有边警,远近喧惧。都人提挈出城,所在皆掘地藏货,干糇为粮,如旦夕寇至,无复有固志矣。


戊午,四年(淸乾隆三年)[1738]

春,正月'太原寇党平,文武奉启称贺。

三月,始铸五府六番印。初,五府六番,未给官印,人多假称公差,无从志验。至是铸印颁行。

夏,五月,复县官监驿法。沿途邮亭,许县官管监轮差吏役更直,有文书交付,雇民驰递。

六月,申饬刑番勘讼例。以失当罚知番陈贤等,银钱各有差。

秋,九月,吏部尚书述郡公范谦益解参从,惟吴廷硕独相。

顺郡公阮明坚卒。

冬,十月,皇亲维祝,维(礻密),维(礻规)等谋反,逃淸华。维祝等潜蓄异志,与朝士范公势,武烁,属校赖世济等,谋率其党,焚京师为乱,不果,遂挺身逃去,维(礻规)别去锦水,祝,(礻密)趍宜阳,土豪吴兴造等送之越海入淸华。祝等去一日,黄金銮始发其状。王命四出追捕之,不获。武烁等下狱,伏诛,祝,(礻规)寻死,(礻密)终为西南之梗。


己未,五年(淸乾隆四年)[1739]

春,正月,以溢郡公阮廷植,继郡公邓廷纶为山西,海阳督抚。

二月,丙戌,太尉恩国公长子郑森生。

置火号于山南,淸华,乂安诸路,令所在民,日夜轮代守之。

三月,太原留守黎廷性启言:“白通,感化界谅山,高平,保乐之间,旧无屯隘,化外之徒,来往目由。藩臣擅诣京师,侥幸私营,而巡行一切褎弛,狂匪无制,将至滋蔓。请于要路立屯,令藩臣戌守,以严巡备。”从之。

夏,四月,试监班。旧制,惟文武两班,时又增置监班为三。中者并授职。

执政启言:“财用国家急务,古者量入为出。适来出入无有较量,歳季亦无稽查。今宜谨择信臣,同户番官,会计年前入数,较周年用度所出,观其^欠,随宜酌量。”从之。

执政议处置外藩六条。大约以为太原,高平,宣,兴,谅山诸镇,乃国家藩维。宜随方处置,以固边圉。一条,藩臣辅导,多幸求该管兵民,宜委镇官简择可者,乃授。二条,诸场矿宜循旧例,许辅导管监,俾圹丁有所系属。三条,区处靑衣侬人。四条,置买上流木条之弊。五条,诸巡擅置旁支,横取商税。六条,宣,兴雕残之民,宜蠲逋缺。启入,以四条施行。惟藩臣及场(土某)二厩,留中不报。

六月,庚寅,月食。

旨下,执政议四镇鄕兵,许县官纠率屯御。廷议以为鄕兵与民丁无异,往年鄕置看守,听令纠率中男,有事窃发,分拨截捕,即鄕兵防守之事,已在其中。今若撮出兵额,以纠率别许县官,只恐更生烦扰,摇动民情。且县官亦非纠率之任。从之。

旨下,议取四镇汰回拣兵,充补队伍。廷议以为今山林边徼,贼徒基繁。四镇内地,亦多窃发。鄕村相率自守,尚且不暇,少有揺动,必致惊疑。且壬寅拣兵,军数虽増,而罔裨实用,官田取给,农民无以为生。丙辰赦免,渐获苏息。况官田已归给诸奇队,若复据田取拣,则诸军口分,缘此减省,不免有换易别给之繁。不如依旧汰回为便。从之。寻复拣取,与长安府一兵,分隶队伍。

赦天下今年夏租庸十二,淸华,乂安邮亭亭门,四镇外镇留欠赎罚,并皆赦免。

募淸,乂四镇民丁,有谙练水手,愿充善掉者,与有身材,志愿为兵,并听投军应阅,充补队伍,给口分钱栗,官田洲土为粮。

申饬四镇督抚,擒制盗劫。

增拣瑞原,永福,安定,雷阳,农贡五县旧额,五率添取一人。

出参从礼部尚书入侍经筵晖郡公吴廷硕为谅山总抚,以郑穗为刑部尚书参従。穗急于进取,黄公辅引之。登第不数年,以尚书入相,既得政,表里唱和,群小无忌惮,政令烦碎,刑赏贸茶,天下自此多事矣。时改诸镇镇守留守为督抚,惟志山号总抚,乂安仍督率旧名。

秋,七月,命郑伯相入侍经筵。

以邓廷谏为山南督抚,寻改山西。

遣官催淸,乂兵。时,兵番上逃过兵率三千三百八十人,营奇队船皆不满军怅,乃分命催督之。

禁白丁幸求职色,荀避征役。

禁兵部比另例。富强贪弱,惟二人对比,不得雷同。

禁攻讨官军虏掠民家,剽胁财物。违者,以军宪従事。

时政尚严切,人多慷诉穿行,与容养伪徒,通谋贼党,被密捉者往往破家。及察知其诬,诉者已遁。乃禁自今告诉,须指陈实事,重供附后,留监候查,毋得泛著模糊,投鸣辄去。

禁巡衙拦阻商人槎筏,淹留索滥。

禁诸讼越次妄启,乃幸求内编付查。凡讼经六部御史,或未服断,许视政日启闻。有紧急重大事,方得内寄。

以阮公宷为吏部左侍郞,杨濿为礼部左侍郞,阮𬀩为刑部右侍郞,阮贵慎为兵部右侍郞。

八月,出参从吏部尚书述郡公范谦益为淸华督抚,陪从户部尚书霖郡公高辉濯为督同。中兴以来,诸镇以武官|人为镇守,擒制盗劫,文官一人为督同。勘问词讼,每用五六品以下,与朝士始擢用者为之。龙德中,诸王子出镇,间用阃大臣,赞阃务,其后复罢。惟乂,淸控御顺,广,边任最重,文官用左右侍郞为参视,震与督举侔。督视,副督视,时择人,亦不拘官品。至是以尚书为督同,中外无不骇异。

九月,进尊王美字,为大元帅总国政尚师太父聪德英毅圣功博达懋和绥猷裕义贞王。时驾在桂棹。王寻命阮卓伦,陈文焕等,号淸国钦使,自京师发递,赍捧册玺,封为安南国上王。贞王后改全王。

冬,十月,大雾降。

十一月,禁镇官署置非例名色。先是,邑里诘盗,听民择置看守。其后始有巡县,知总,巡探诸名,奸猾者因藉称巡徼,夜行窃掠,看守亦不敢诘。朝廷知其弊,遂命禁之。

定内外核勘勾催收送例。

十二月,立圑结法。其法,每社十丁取二人,许自备兵器,设候为守以地分相接,或四五社,或六七社,结为一圑,择镇役或县吏一人为团长。纠率社长看守,督押丁男,有警随宜攻御,力不敷者,听飞报别团接应。于是民间所在皆有兵器,奸党乘隙,啸聚规掠日甚。寻改择地望者充管照,以朝官抚论之。未几复罢,令纳所制铠仗入官。

赐文廷胤郡公爵。

命四镇申滞狱。

命诸镇督抚,拣练鄕兵,以备攻讨。

赦四镇及宣,兴来年夏务租庸十三,准为鄕兵口粮之费。

旨令宗室与功臣苗裔,有能纠率家丁及召募从义,愿随攻讨者,听具启闻给粮械差行,随功赏擢。

知户番寺卿阮廷资卒,赠阿保功臣工部尚书楠郡公。廷资侍讲亮邸,又皇上初育府中,尝奉开讲,以布衣为重师,启沃甚弘。靑池茶塘人,旧名廷棆。

是歳,王驾还京师。王晚年怠政,颇事游观,四镇宫馆相望,名山古寺,车辙马迹,无所不遍。寻跸桂棹行宫,洽郡公黄公辅所居里,不时至京。又复北从,公辅疑淸乂兵不欲充侍卫御辈,用其鄕丁,惟所指使,令百官六军不知驾所在。朝廷庶事,摄政公使人驰取旨,不敢专决,朝政为之舛紊。后,日益不豫,喜沈寂摄养。公辅等复奉归京师,营赏池宫,居之密室,遂深拱不复出。公辅与其亲党,窃弄威福,知天下人多图己,故为严峻以威之。大臣斥逐诛谴无虚日,馀多以告密获罪,饕怨者相构阶,被收之家,荡覆无遗。人不自保,赋役繁重,无所控诉,皆疑怨思乱。于是海阳宁舍阮蘧,阮选等,煽诱作乱,东南之民相率荷锄挟杖从之。多者至万馀,少者千百数,在在群起,不可禁制。


庚申,六年五月以后,显宗景兴元年(淸乾隆五年)[1740]

春,正月,戊寅,进封王太弟摄政公为元帅总国政明都王,全王为太上王。先是,全王在位久,未有嗣,知太弟贤圣文武,当能定大业,欲以位与之。故使开府监国,使臣庶有所系属,洽郡公黄公辅忌太弟英明,思裁损其权,令百官上事,改禀称申,赐邸于南门府偏堂,太弟亦深自韬晦。公辅凭怙专弄,气蹈薰灼,亲党皆握重兵,有所废置,无敢违者。盗贼所在充斥,人情恂恂,疑旦夕且不测。王太妃武氏召讲臣阮贵惩,谕劝太弟讨淸内难,以宁社稷。愈乘间以为言,太弟泣止之曰:“王兄逊处行宫,余以国家ー体,义不得避,早晚且归政,代立之事,非所宜言。”憼以太祀命,语阮公宷,遂相与筹策,亲臣郑檡,郑(木切)(木切)即武必慎,奉赐姓名。等共赞成之。会宁舍贼阮选猖獗,警报日至。黄公辅以选平日在门庑,欲亲往抚定,立奇功,以制朝廷。遂尽率所兵,浃渡河,城中虚空。公辅既去,群小无所倚,憼等分籍环畿鄕兵充保卫,以益声势,谋以开宝日,集百官额太弟登王位。太弟不从,贵憼恐事迟生变,复申太妃之旨,又以事奏知皇上,遣使敦谕再三,太弟弗获已勉从之丁丑夕,贵憼与公宷,张洭等入侍。时宝玺未开,家臣曹泰侯率司礼,因密约 次早丛旨印敕。诘旦,太弟造朝,贵憼,洭等从,扈驾惟四严四劲亲军将士,皆带剑肩炮,内差潘来侯劾之,不为动。有顷曹泰赍敕至,公宷传有敕,太弟跪受。潘来侯从旁呵之,洭拽出数其无礼,令系把门狱,廷中肃然。公宷复宣太妃懿旨劝进。太弟涕泣不肯上御座。洭,廷桓等掖之上,檡,贵憼等环侍左右,内监甲阮科登楼发鼓号,百官班列拜贺。太弟既登王位,命从官宣谕旨于府堂,布告中外,与天下更始,凡十五条。复两班旧制,以重朝廷。三载考绩,以别淑悪。录无罪被斥,以振淹滞勒陈乞职命,以淸仕途。加增口分,以足兵粮。寛赦租庸,以苏民瘼。停一切营造,以舒民力。撤非例巡渡,以示寛政。禁抑胁止置买,定将士功过^数,寛军士物故饶除,申鸣诉所管苛滥旧例。堤路付镇官督理,以便农事。财货归戸部掌管,以充国用。禁诸讼馨,免淸乂-处田租。旨下,四方大悦。寻命廷桓等,以兵卫赏池宫,逮捕黄公辅亲党诛之,朝禁为之肃淸。黄公辅时犹驻军文江,闻之,与手下十馀人遁去。于是天下皆拭目以望太平,东南被贼胁从者,日渐解散。

时内难甫平,国家庶事,多所裁整。王令阮贵憼宿直府中,日夕商究政理。贵惩内侍帷帐,外筹军事,旬日之间,众务就緖,解抒镇定,多有劳焉。

旨诸军官逋负官物失管者,免其罪。因论被罚者贷录用,前代功臣子孙,沈于民伍者,随才录用。故臣甸郡公黎英俊,云郡公杜品,阮寿长等,仍还职爵制敕。缘事谴逐诸臣陶黄实,武必慎,黎仲庶,黎伟,陈黎辚,杜辉琪,陈贤等,并洗雪复朝侍。于是淹滞莫不思奋。

造火速牌,备军务调拨。

陛赏翊戴功臣,职爵窄功臣字号。赐武必慎金饰冠带条,从王亲例。

赏杀贼功,蠲徇节民,今年租赋。

增拣淸,乂优兵。旧制,二镇兵充禁卫,其额五丁取一。至是增拣,以三丁为额,分送军官练习,引入府廷考较,补隶队伍。禁镇官拿逃扰索与内外兵望钱。越例者,诸道从征兵,能奋勇杀贼,计级行赏,著为令。

行献助兵用兵法。时,以诸道攻讨,多用火箭却贼。始命外镇藩目,链纳乌铅,(石臽)硝,硫黄,免征矿税与内镇民庸调钱。愿赐职品,量所献多少授之。畿内与来朝商客,愿献纳授职,听从入钱粟例。不愿者官给之例钱。隐慝觉出抵罪。

追尊太庙宫庙徽号。

分三道兵,剿山南草寇。时,议以山南地绵渺,寇剽出况无常,统领不能专制。乃命高郡公郑棰剿沿山上道,程郡公黄公琦剿沿江左道,岳寿侯范陈琮剿沿江右道,并许便宜行事。寻召极回,以琮代领其军。未几,又以款忠侯阮仲慜代琮,屯御上元诸县。贼犯东安,命督领武佐琏抚论,杜允成合兵讨之。

贼犯山西镇,分兵掠福禄,先丰诸县。以陈廷绵为督镇,率兵讨之。寻命阮伯辑招上游三县鄕兵攻御。

旌表义士黄仕珠。仕珠收物州学生,流贼陷大同,被执,拷掠不屈,引刀自到死。留守文廷胤以状闻,赐赠知县,复其家。时,华溪知县阮兴旺,县丞范名伶攻捍死于贼。山阳人余克恭与贼巷戦死,皆赐赠恤。其后进朝阮廷劲妻缺氏,被贼掠不屈,与其子俱死,赐榜忠节门。安乐人缺名,骂贼死,追封福神。于是人皆知有风节之重焉。

淸华统领邓廷谧攻广平,克之。

山南贼秀高,银笳连兵逼真宁庸,督领用泽侯黄金爪,属校俪琦侯阮世超,传寿伯陈名樌等,与贼战,败,皆死。

二月,谅山镇总抚参从户部尚书晖郡公吴廷硕卒于镇。廷硕出谅山才数月,藩臣纉基反,围团城。城中无兵,或劝之走可免。廷硕曰:“吾职守土,当死此城。去将安之。”遂为贼所陷,至是卒。赠少保。左靑威人。

命武公宰,阮贵憼,阮公宷参从。

统领阮仲汪与贼阮选战于平吴,败绩死之。仲汪勇敢善斗,尝单骑赴敌。至是与贼遇,汪悉カ鏖战。属将雅禄侯阮有润先走,一军惊溃,随号邓廷瑟,韶武侯范有佐等皆走。贼悉众围汪,汪力竭,遂遇害。事闻,王深悼之。赠太保晓郡公,追封福神,以子德珅代领其众,德珅亦有将才,平西四将,预在其列。桂阳桂坞人。

三月,论平吴败衄罪,诛有润,廷瑟,流有佐远州,贬赞理左侍郞阮伯林祭酒,夺侯爵。

下令求言。凡时政得失,民情幽隐,与攻讨机宜,并听实封进献。

罢琼林,壶天,龙华,西方,紫沈诸宫景营造,以所侵占田土还民。

谕文武举将才。方略武勇,可任将兵与有异术奇谋者不拘资品,悉以名闻,随才抜用。

寻命功臣子孙诣京,择能强斗者,给廪,听随军调遗。

征西大将军体郡公武佐理与贼名济,战于安乐,擒之。济崛起为盗,与平吴人名蓬者,皆号桀黯。至是俘获,赐体郡公旗韧印,及谕敕,以旌奖之。

以黄公琦为统领征西大将军。

夏,四月,命阮辉润参从。

求直言。朝政军机,并许触讳实陈,过当者不罪。

淸华留守参从内阁大学士吏部尚书太宰述郡公范谦益卒于镇,辍朝三日,赠大司空。谦益文章德行,为时模楷。使燕增重国体,人比之冯克寛。在政府务崇寛大,晚为群小所摈,不获究于用,朝野惜之。嘉林金山人。

禁召募卒入京。先是,诸道攻讨,所部兵数单寡,旨令召募壮勇,以益其兵,谓之志愿,既而应募多闾里无赖子,杂处畿甸,相率为奸盗。始命继今拣取旧籍,官给口粮,军校不得引入城内,杂寓民军房屋,违者罪之。

禁河巡讥察商卖。

许天下入钱粟,量多少授职有差。

初议均田,未行而罢。王在潜邸,深知民事艰难,慨然慕井田法,欲均贫富,以平赋役。廷议以为三代以后,田制隳壊,无版籍可征。国朝历代,亦未有行之者。今天下丁田,互有升降,县郡盗梗未帖,征发不时。若分行勘度,徒增繁扰,贫者未还集,富者渐生疑阻。欲行此法,须待淸平报。

五月,谕百官遵职守,举贤才。

求直言。

侍讲阮伯璘攻破山贼黄岗屯,俘获甚众。

海阳贼渡河,侵上福,富川诸县,河道将阮登显迎战却之,贼北走。督领滚郡公张洭,协同黎公霑等,师未至而还。

增拣水兵。廷议以东南下流,多水寇,宜增拣水兵,以备调拨。乃命拣山南,山西,京北濒河诸县,五丁取一,给以兵船,船十人,间以优兵,使便操习。

庚申,帝禅位于皇侄维祧。维祧即皇帝位,改元景兴,尊帝为太上皇,大赦天下,以誔日为淸和圣节。时,宇内多故,人心怀贰。王以为总摄萃合,当顺时义。皇嫡世嫡,当立,宜循正经,以绝反侧。乃请帝还位宗子,以安天下。帝从之。故禅诏有云:“念边方犹逞蠢顽,欲以帖邦畿而宁海宇,谓正礼宜隆世嫡,寔以重宗统而一人心。”诏下,人情大悦,咸以王初政,此举为匡扶至德,旋转干第一义。

太白经天。

谕中外崇礼敦让,举贤远奸。

谕海阳京北土民。略曰..“国家遇士以礼,养民以仁,弘乐育于菁莪。帖哀鸣于鸿雁。顷者,至灵贼渠,千名犯分,东北一隅,偏被胁诱,以教育作成之士,而为彼献力披肝,以休息安佚之民,而为彼蹈汤冒刃,或图脱家门之系累,或求寛目下之侵陵。虽侁首而强从,岂迷心而忘返。如能舍逆效顺,释甲归降,一切威与维新,或能戴罪立功,亦当赦过党功。向背之理,勉各善图。”时,宁舍贼阮选,阮蘧,阮筵叔侄,乃阮迈之后,自以世胄骄贵,假借仁义,驱煽慈顺洪策间,所在响应,士之失志科(穴臣)者,多染之。民人相率降附,贼军编竹为笠,以自识别。民不能即辨,至负筐以従。蘧据嘉福杜林,选据至灵抛山,屯聚联络,有众各万数。朝廷欲开哓,使各解散,以孤贼势,故有此谕。

六月,陪从刑部尚书郑伯相卒,赠少保。

东安,文江诸犯,归命者众。命官宣示德意,晓揭于通衢,以抚安之。

月昼见,漏明。

禁诸县抚谕官,苛扰方民。

拣鄕兵,五丁取一。

定武庙祀匍。尊武成王正位,孙武子,管子以下十八人,分两庑祀之,以陈朝兴道王国峻从祀。又别立庙祀汉关公。

遣谕维裤于淸华。帝初即位,以被在属籍为近亲,降敕谕令归顺,与土鲁偕来。王以宣旨赦过,褅卒不悟,蛮人挟之以去。

谕将挟所过郡邑,劝抚百姓。

申禁权豪,毋得抑胁齐民。

命阮公宷知经筵。

时,用兵费广,有言权宜营干,以佐百姓。旨令县官编属内佛寺钟磬,着实数纳。寻命外镇藩臣土民,入铜铅,除授职品。

贼陷唐安,命炳郡公武必慎,协程郡公黄公琦等,分道讨之。

贼侵文江县,屯御讲郡公与贼战于大幸,败死。

秋,七月,致仕福郡公阮当湖卒。湖累官刑部尚书,赠少保。

以阮翘权副都御史。

闰七月,求直言。谕旨略曰:“我嗣政云初,命举知以收实逸才,许实封以开言路。而众贤方进,群小已萌,玩弄之故习未消,纵恣之旧愆莫革,咨尔臣庶,无惜尽言。凡诸大奸小侫,许得指陈,以广见闻之益。”

定银钱通融法。龙德,永佑间,天下专用钱弊,银价稍贱。及兵兴多用银给饷商人并减其价,兵食遂梗。乃命所司平市价,听银钱通用。市置长,辨真假买卖之。于是低昂得平,富商无所牟其利。

命丁文佳,张涯等监军器局。

召募丁男壮士手。时,四政多盗,议者言汤沐贵邑,当有应义者。旨下二镇员目士民,揖丁取讨,照所募多少,行赏有差。寻以增拣淸华兵率,事格不行。

定武成,关公二庙祀礼。春秋二祭,以仲月上戌日,给民戸ー邑供奉。

海阳道统领璧郡公黄义伯败贼阮选于抛山。赏义伯金牌,以旌其功。赞理阮世楷协同陈璟属将藤寿侯郑楷等。

大雾。

焚所得胁从文书,宣示天下。

王霄旰图治,每视政,温接臣下,开导使言。旧制,文臣入侍内阁,左右侍郞侍坐,参议朝政,馀但侍立。至是令断百官面陈可否,庶官得商议审熟。然后取旨施行。

八月,定将校兵丁从征赏格,以献馘多少为差。

九月,以南巡诰天下。

冬,十月,王亲率大军讨银笳。时,东南寇匪连结,焚掠诸州县,宁舍贼方炽,而银笳尤桀。银笳隶南真,贼渠武廷镕,段石振等聚众劫掠,从者浸广,遂谋叛。保泥淖为险,无壁垒。其党皆悍猛,不畏死,行止无阵法。遇官军辆提刀突入,乱斫人马足,诸将累为所败。尝乞输情效顺,朝廷亦姑容之,授之职品。遣使实赐诰敕,卒不肯受。王震怒,遂下令亲征,欲略定东陲,然后移兵西南。命官驰谕列郡,驾过案堵无恐,胁从来降者,不罪,士吏仍还职色,民人听认田业。置行军访察,禁止掳掠。车驾所至,父老皆欢迎,有愿输财助饷者,有乞纠结丁壮随军杀贼者。师次木凡津,修战器,习水阵。官军遇塘昂贼兵,举却之。王以莲贼未可卒破,不如先取银笳,以绝其党援,乃引大军南下。十一月,庚午,进驻禹甸,癸酉,跸宪营,部分诸将并进。车驾自宪营早发,暮抵渭潢津,至乐道。贼悉众拒战,命勒郡公丁文佳,换郡公阮廷桓,炳郡公武必慎,滚郡公张洭等,督诸营讨之。贼势稍却,洭率左支兵,进至草阜。其地号丛蔚,贼伏忽起,杀一裨校。王怒,御侍雄象,指挥诸军,并ヵ大战。贼渠四面湫泞,意大军不能入。及驾至,泥田忽燥,才沾马足,三军皆惊异,以为天心助顺,益踊跃争奋。廷桓径率所部兵,反射贼右后,因纵火焚之。烟焰蔽天,贼遂大溃。官军乘胜夹击,贼死相枕藉,俘其渠斩之,银笳平,没其社号,改称来格。赐廷桓金牌及赏功银二百两。命珍胤侯郑自成,缉拿贼馀党,慰抚居民,使回复旧业。王振旅还京未至,宁舍贼阮选以王有事银笳,使其党陈晱,将乘虚直逼珥河,京师大骇。报至,王命诸军晨驰,以救根本。时京城无兵,太妃居中调遣诸将,接四门,尽率坊庸民丁,列河津为守警,大号鼓令,众以为疑兵。王大军回至金兰矶,贼已远遁。是役为初政武功第一举,西北贼始各震惧。蘧,选亦自离异,寻命将讨破之。自是,无定巢穴矣。

擢右锐奇兵张严,出身中尉,职侯爵。严隶西道讨贼,破获大团,故自小卒拔用之。时,朝廷方急用材,丁文坦,丁文复,招于贼,黄冯基收于劫,皆洗雪甄用。严,阮潘,并以卒伍起身。其后潘与冯基,皆为战将云。

太白入太微垣,月入太微,近帝星。

十一月,月昼见,漏明。

十二月,谕天下才智得自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