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雲無想經(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雲無想經(卷第九) 姚秦
譯者:竺佛念

参考中華電子佛典協會(CBETA)底本:大正新脩大正藏經錄入

大雲無想經卷第九

姚秦 竺佛念譯

盲今已□□□□□□□□□□□□□□以憐愍心,受我等□□□□□□□□□□於先所,作眾罪心,□□□□□□□□□□重罪得滅,漸生善法,□□□□□□□□□量眾生,得無根信。無量□□□□□□□□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爾時,會中有一梵志,名曰直道,即從坐起,驚愕舉手,而作是言:「大眾盡知,瞿曇沙門是大妄語。先常說言:『作五逆罪,誹謗正法,毀呰聖人,用招提僧物及佛法物,犯四重禁,污比丘、比丘尼,邪見,是十種人,是地獄種。現在不能斷欲界結,證沙門果,不能增長無上正法。』今者乃說:『有正信心,悔先所作,罪則得滅,還能增長,如來正法。不信之者,名地獄人;有正信者,名如法住。』云何瞿曇作二種說?信我法者,名為正見;不信我法,名為邪見。瞿曇沙門不觀先言,復說是語:『如是一切,云何得名一切智也?』瞿曇沙門,非一切智、非一切見,說一切見。諸外道等,亦作是說:『我一切智、我一切見。信我道者,名為正見;信瞿曇者,名為邪見。』如是二語,有何差別?若無差別,云何分別是正、是邪?」

爾時,世尊告大雲密藏菩薩摩訶薩言:「善男子!諦聽,諦聽!一切眾生,為四顛倒之所圍遶,復有四不具法,所謂戒、見、威儀、正命。因是八法,能令眾生行黑闇處,不能分別邪之與正,法與非法。

「善男子!是直道梵志,於大眾中,驚舉手言:『沙門瞿曇,作虛妄語。』是言即虛。善男子!一切法虛,如來能說,是故,如來不為妄語。一切諸法,無性、無定、無體、無緣,不可定說,空無出滅,不名為物,無淨不淨,如夢如幻,如水中月,如熱時炎,如[口*兮]聲嚮,如乾闥婆城、龜毛、兔角;貪瞋癡體,無有真實,因惡覺觀,而便出生。本無今有,以有還無。善男子!一切眾生,不知是相,是故唱言:『沙門瞿曇,作二種語,虛妄而說。』

「如來雖說,十種眾生,信者,則能除滅眾罪;不生信者,則入地獄。善男子!若有罪人,能作如是觀法相者,是人名信,能滅眾罪;如其不能如是觀者,名為無信,是地獄人。

「善男子!有師子吼無上梯智,回復無生忍,無邊神足法門陀羅尼,菩薩摩訶薩若有成熟是陀羅尼,於大會中,宣說一偈,則能摧滅一切邪見,破顛倒心及心數法;離一切疑,能破慳貪瞋恚癡垢。

「善男子!若復有人,具無量罪,聞是持已,於七日中,至心念佛,不念一切世間之事、諸煩惱結,是人即見一切三界、三世、陰入界;猶如大風,是人爾時,心如風等,觀一切法,三界、三世、諸陰入界,都無所著,不可宣說。是人名為,不著三界諸陰入界。作是觀時,於三界中,不名清淨,不名不淨,不名解脫,不名繫縛,不名為此,不名為彼,不名凡夫,不名聖人,不名為去,不名為住。是人終不為凡夫法之所誑惑;斷一切想,見倒心倒,見五欲樂,如風如空。雖從世法,說有五欲,而其內心,都不染著,不生不滅,而能斷除一切惡法,如先所說,十種眾生。

「善男子!是梵志者,以不解故,唱如是言:『沙門瞿曇,作二種言,虛妄所說。』善男子!若人能觀如是法相,是人即得無生法忍。若得是忍,當知是人決定得成無上道果。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獲得如是陀羅尼門,心喜讚誦,惠念三寶,至心供養,是人則為,一切人天之所恭敬,亦為天人四大天王之所擁護。雖未解脫,亦能除滅一切重罪——業障、煩惱障、報障、法障。乃至夢中,終不失於菩提之心。具足獲得四無礙智,不為世法之所染污,猶如蓮花。離諸怖畏,四魔大怨,不能為惡。能增長善法,凡有所說,眾樂聽受。見皆生憐,憐已能救。遠離邪書,不善惡友。身無四百四病,能濟眾生一切患苦。常施眾生,歡喜快樂。隨所生處,諸根完具。四無量心,無能動轉。見怖畏者,心生愍念,如親父母,常為眾生。樂見愛念,雖不貪利,而為一切之所供養。遠離五蓋,樂順善法。

「若客因緣,暫時睡眠,夢中則見,十方如來諸菩薩等。如是菩薩初未聞法,悉皆得聞,分別十善及十惡法,示生死苦;開大方便,說菩薩戒。即聞法已生喜信,以是因緣,捨命之時,心不退轉,不生怖畏,見十方佛,所言不錯,捨身即得生淨妙土,見佛聞法。常親近佛,修五神通,習自然生,不由他得。常得化生,不由三惡。不失見佛,樂聞正法,供養眾僧。

「何以故?善男子!是陀羅尼法門,乃是一切過去諸佛之所宣說,為滅惡世眾生罪故。過去諸佛,了了喜見。未來之世,諸惡眾生,不能親近,諸善知識,遠離正道,行於黑闇,修習邪見,常住煩惱重病之中,去菩提道。以是因緣,過去諸佛,悉共演說,是陀羅尼。善男子!若有現在十方諸佛,亦共宣說,是陀羅尼;若有未來十方諸佛,亦共宣說是陀羅尼,皆共為滅,直道梵志!等逆罪故。」

爾時,世尊告直道梵志:「善男子!汝說:『眾生五大身者,是名五陰、十二入、十八界。』是五陰中,乃至十八界中,眾生顛倒,生於我想;因我想故,流轉生死,猶如車輪。眾生以是四倒因緣,盲生、盲死,受無量苦,離人天樂及無上樂,心無慚愧、正信、智慧。是故,便說:『四大、五陰、十二入、十八界,是我、我所。』善男子!我今問汝,隨汝意答。汝法地大,即是我、我所耶?」

「不也,世尊!因是地大,則便有我。」

「善男子!若從地大而有我者,我即是地,地即是我。是故,地亦名地,亦名為我,亦名眾生,亦名壽命,亦名欲器,亦名增長,亦名士夫,亦名摩納,亦名為作,亦名使作,亦名為起,亦名使起,亦名說者,亦名使說,亦名為受,亦名使受,亦名為知,亦名使知,其餘諸大及法入界,亦復如是。善男子!一切諸大陰入界等,悉不名我,乃至使知,悉不名我。善男子!一切諸大陰入界等,過去、未來、現在,非我、我所。是故,諸大陰入界等,不可取持,不生、不滅、不作,不可見聞。善男子!眼空、色空、眼識空,三法因緣觸亦空,四法因緣受亦空。是故,一切諸法無主,不得自在,無此無彼。善男子!如是諸大陰入界等,非男非女,心心數法,不名為男,不名為女。以是因緣,一切諸法,皆如虛空,念念生滅,無自性故,猶如電光,不可宣說。

「若人殺人,得殺罪者,是人為以現在身心得罪;為以過去身心得罪;為以未來身心得罪。」

梵志言:「世尊!過去已滅;未來未生;現在無住。」

佛言:「以是因緣,應無殺罪。若言有殺,云何名殺?地不殺地,餘一切大陰入界等,亦復如是。」

梵志言:「世尊!因緣惡心故,名之為殺。」

佛言:「善男子!汝云何言,因惡心故,得名殺者?如是惡心,住在何處?為在欲界,為在色界,無色界耶?虛空耶?意界耶?有為界耶?無想界耶?有漏界耶?無漏界耶?有界耶?無界耶?善男子!若有人發於惡心,作五逆罪,誰是發耶?如是心者,以何為性?誰轉是心,作善、不善?住在何處,而作此轉?若無作者及無受者,汝云何言,有我、我所?」

爾時,梵志默然不言。

「善男子!以何因緣,默然不答。」

梵志言:「世尊!我今已得入是法門,見一切法,無作、無取、無住、無性、無體,不可宣說;猶如虛空,熱時之炎,夢幻水月。世尊!一切諸法,無有住處,無彼、無此。是故,我今默然無言。」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是名師子吼無上梯智,回復無生忍,無邊神足法行陀羅尼法門,斷一切苦,入大智門,是菩提道之初行也,斷二種生,遠離煩惱塵埃。如是法門,不與一切聲聞、辟支佛共。

「善男子!汝等雖復殺父、殺母,唯得重業,不得逆罪。汝今復得入是法門,生大信心,漸漸當得,消滅無餘。」

梵志聞已,心大歡喜,即前禮佛,長跪叉手白佛言:「世尊,我頑闇,謗佛所說,今以逆罪,并謗佛咎,於如來前,誠心懺悔。」

「善男子!汝今此罪,欲留餘不?」

「世尊!云何名為餘?」

「善男子!雖生慚愧,發露懺悔,若不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名為餘;若能憐愍一切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是名無餘。是人亦能斷四顛倒,亦得聖智,親近梵住,增長善法,善根堅固,雖有氷緣,不能令退得無礙智。」

爾時,直道梵志等,無量那由他眾生白佛言:「世尊!我等今者,至心憐愍,為一切眾生故,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悔先所作。唯願!如來大慈憐愍,受我重懺。重願如來為我等故,說師子吼無上梯智,回復無生忍,無邊神足法門陀羅尼。是陀羅尼,不與聲聞、辟支佛共。雖有共者,我所不求;我今所求,如來第一義,無上智陀羅尼,能莊嚴一切善法,一切世法,佛無上智無畏施等陀羅尼。為大眾增長善法,不忘不失,至心受持,能破四倒,成菩提道,壞一切結及諸惡業。是陀羅尼,是諸菩薩摩訶薩等之大寶聚,無上三昧。以是因緣,能令菩薩,乃至夢中,心無退轉。有所至處,若沙門眾、婆羅門眾、剎利眾中,心無所畏。常樂惠施,懃行精進。遠離一切惡、不善業。能令怨敵,生歡喜心。離諸放逸、邪書、邪見及惡知識,亦能調伏如是等人。常能演說無礙法門,令說法者,無有病苦及諸惡事,不為諸魔之所得便。常知宿命。得化生身,離諸惡有。常得親近十方諸佛,聽受正法,供養眾僧。世尊!是陀羅尼,名為一切菩薩摩訶薩祕密之藏。唯願!如來!生憐愍故,分別解說。」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是陀羅尼,悉能成就無量善法,如法所說。諦聽,諦聽!當為汝說。」

爾時,世尊即為說之:

「波囄 迦囄 啵迦囄 多迦囄 陀邏毘𠲎提 波邏半遮那目呿 波邏朱那坭 波邏坭 毘喏[口*((局-口+、)/一)] 𠲎提 扇[口*((局-口 +、)/一)] 波邏[口*(罩-卓+(口/田))]那因提梨 遠離色香味[口*((局-口+、)/一)] 遠離顛倒 能燒一切毒 能遠離一切惡鬼惡道病 無礙法門 具足法門 真實智法門 無礙心 大法施 具足法施 能破五蓋莎呵 「善男子!若佛弟子,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受持如是陀羅尼呪,讀誦、書寫。若月八日,淨自洗浴,著新衣服,淨其內心,在佛前像前、塔前、舍利前,千遍讀誦,以劫貝縷一百八結,以用繫頭,是人若與惡眾共行,能令一切不見其形,臥無惡夢,是名陀羅尼一句。

「善男子!復有一句,所謂:

「雖埿 優牟埿 頗藍牟埿 優波闍𠆵 拘嘶 𠲎闍 不失意心堅 電心如法住 次等住 能生如來智光 未[口*((局-口 +、)/一)] 毘頭末[口*((局-口+、)/一)] 藪鉢[口*((局-口+、)/一)] [口*(仁-二+質)][口*((局-口+、)/一)] 無礙寂靜 念心增長 莎呵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受持如是陀羅尼句,讀誦、書寫。當於佛前、像前、塔前、舍利前,千遍讀誦,飲黑蜜蓮化鬘漿,一日之中,能誦千偈,得他心智。善男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在寂靜處,誠心如法,行是陀羅尼,是人不過七日,獲得四禪,壞欲界結,見十方佛,得如證意三昧,能化眾生,滅一切障,所謂業障、報障、煩惱障;能淨眾生,所謂諸根;能燋眾生,一切煩惱、顛倒等結;親近住於賢聖之道,無能令其退轉菩提;親近一切智,不從他因,而生智慧,得一切佛,三世無礙無畏法門。以是三昧因緣力故,得發願力,能淨一切諸惡眾生,速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說是陀羅尼時,是大會中,八萬四千那由他眾生,得是陀羅尼;八那由他眾生,除重業因緣,得如法忍;無量眾生,未發聲聞心令發,未發緣覺心令發;無量眾生,未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令發;無量眾生,於菩提心,得不退轉。

爾時,大雲密藏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未來之世,若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受持讀誦是大雲經,是等當得何等功德?復能滅除何等煩惱?復能遠離何等果報?復得何等智慧之力?何時當得,大乘智慧,能度無邊,生死大海?何時當轉無上法輪,施諸眾生清淨法眼?」

佛言:「善男子!如是義者,悉不應答。」大雲菩薩,如是三請,佛亦不答。

爾時,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如是經典,當付囑誰,調伏未來諸惡眾生?世尊!未來之世,有剎利旃陀羅,婆羅門、毘舍、首陀旃陀羅;或有未聞如是經時;或以惡事,加於四部。以是業緣,無量歲中,於三惡道,受是果報。唯願!如來!為滅如是旃陀羅等惡業果故,以是果故,經典付囑侍者。」

佛言:「文殊師利!我涅槃後,此佛世界,真正王種,斷滅無餘;弊惡之人,當為王者。如是惡人,斷正王法,憍慢嫉妬,心無慚愧,多行放逸,非歸依處,而作歸依。如是國土,所有大臣、長者、沙門、婆羅門等,亦復如是,破戒慳貪,心無慚愧,具十惡法,不信三寶,無供養心,不能求請,常樂宣說無因、無果。菩薩摩訶薩見是國土所有眾生,如是習惡,即便移至他方淨土。諸菩薩等,既移去已,此之世界,惡世惡時,即便熾盛,眾生多病,穀米勇貴,四兵競起,互相抄劫,皆由眾生不知足故!「善男子!我當付誰如是經典?誰能於是惡眾生中,分別解說?善男子!若有人能堪忍飢渴,種種苦惱,罵詈、撾打,不惜身命,是人乃能流布是典於未來世。若有是者,我當以是無上正典,而付囑之!」

爾時會中,有一菩薩,名曰無畏功德疾行,即從坐起,頭面作禮,長跪白佛言:「世尊!我能於是無量世中,受無量苦,若刖手足、破頭、出目、飢渴、寒熱、撾打、罵詈,乃至三惡道苦,當為流布如來是經。我能通於如來世界,所有大城村邑聚落,若龍、若鬼,流布是經。為斷眾生四顛倒故,令其持戒,懃行精進,正見具足,成就六波羅蜜,得無上菩提故。」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汝所願,汝悉能作,令無量眾生,施作佛事。善男子!汝所願者,能得具足六波羅蜜,速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善男子!雖有無量大眾,如汝等輩,實為難得;未來世中,受汝語者,亦復難得;雖有受者,生於重信、持讀誦說、分別示教,亦復難得。若未來世中,有能受持、讀誦、解說、書寫、樂教,是人則得十事功德:身常無病;不求供養衣服、飲食、臥具、醫藥自然而得;不求善友,而得親近;十方諸佛,所共愛念;凡所說法,人樂聽受;得舍摩他、毘婆舍那;具足世義及出世義;身心寂靜;增長三寶;得無上陀羅尼。善男子!我雖說其十事功德,若能教人懺悔,除滅無量惡罪,亦復獲得無量福德。復次,善男子!如是之人,若能至心,於未來世,受持、讀誦、廣為人說,得無量福。是人捨命,了了得見十方諸佛。諸佛各言:『汝善男子!生我世界,聽我正法,斷於四倒,滅諸惡法,成就聖智,住於梵住。受我法已,常得化生,斷三惡道,速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乃至得入大般涅槃。』是人聞已,生歡喜心,即得生彼諸淨佛土。

「善男子!如是之人,受是法已,所在生處,諸根具足,得上妙色,一切眾生之所樂見。得三寶信,能設供養。若聞正法,即得解脫,壞一切業。所受正法,堅持不失,獲得一切陀羅尼門。聲聞、緣覺、菩薩三昧,能過聲聞、辟支佛道,復能教化無量眾生,住於梵住。若有未來,受持是語,當得成就,如是功德。」

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是菩薩能發如是難得之心,正應當以是經付囑。」

爾時,世尊告無畏功德疾行菩薩:「今以此經,付囑於汝!」

爾時無畏功德疾行菩薩與無量菩薩,敬承佛教,受是經典。梵住等無量梵天,紺目等無量帝釋,四天王等無量鬼神,難陀、婆難陀等無量龍王,亦共受持。無量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

大雲無想經卷第九

清信女張宣愛所供養經

歲在水卯正月十一日寫訖

PD-icon.svg 本十六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