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郡國利病書 (四部叢刊本)/冊三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冊二十九 天下郡國利病書 冊三十
清 顧炎武 撰 清 錢邦彥 撰坿錄 崑山圖書館藏稿本
冊三十一

 黎州 雅州 峨眉縣 天全

  黎州

水經注曰江水自筰道與𪷟溪分至蜀都臨卭縣與布僕水合布僕

自徼外成都西沈黎郡來按沈黎郎筰道寰宇記云夷人於大水之

上置藤爲橋謂之筰也 蜀記周赧王三十年誅蜀侯綰置守蜀守

張若因取筰及其江南地史記筰都古西南夷自越嶲以東北君長

十以數筰都最大秦時嘗爲郡縣至漢興而罷自唐𫎇使略通夜郎

而卭筰之君請爲内臣及漢誅且蘭卭君并殺筰侯乃置筰都縣註

漢書曰旄牛縣歲貢旄牛尾以爲節旄也元鼎六年以爲沈黎郡至

天漢四年并蜀爲兩部置兩都尉一居旄牛主徼外夷一居青衣主

漢人後漢永平中益州刺史梁國朱輔慷慨有大略宣示漢德威懐

逺夷自汶山以西前代正朔所不加白狼槃木唐叢等百餘國户百

三十餘萬口六百萬以上舉種奉貢稱臣僕輔上䟽曰臣聞詩云彼

徂者岐有夷之行傳曰岐道雖僻而人不遠詩人誦詠以爲符騐今

白狼王唐叢等慕化歸義作詩三章路經卭來大山零高坂峭危峻

險百倍岐道繦負老幼若歸慈母遠夷之語辭意難正草不異種鳥

獸殊𩔖有犍爲郡掾田恭與之習狎頗曉其言輙令訊其風俗譯其

辭語今遣從事史李陵與恭䕶送詣闕并上其樂詩昔在聖帝舞四

夷之樂今之所上庶備其一帝嘉之事下史官錄其歌焉逺夷樂德

歌詩曰大漢是治與天合意吏譯平端不從我來聞風向化所見竒

異多賜繒布甘美酒食昌樂肉飛屈申悉備蠻夷貧薄無所報嗣願

主長壽子孫昌熾遠夷慕德歌詩曰蠻夷所處日入之部慕義向化

歸日出主聖德𭰹恩與人富厚冬無霜雪夏多和雨寒温時適部人

多有渉危歷險不逺萬里去俗歸德心歸慈母遠夷懐德歌田荒服

之外土地墝埆食肉衣皮不見鹽榖吏譯傳風大漢安樂擕負歸仁

觸冐險陜高山岐峻錄崖磻石木薄𤼵家百宿到洛父子同賜懐抱

匹帛傳苦種人長願臣僕肅宗𥘉輔坐事免是時郡尉府舎皆有雕

飾畵山神海靈奇禽異獸以眩燿之夷人益畏憚焉和帝永元十二

年旄牛徼外白狼樓薄蠻夷王唐繒等遂率種人十七萬口歸義内

屬詔賜金印紫綬小豪錢帛各有差安帝永𥘉元年蜀郡三襄種夷

與徼外汗衍種并兵三千餘人反叛攻蠶陵城殺長吏二年青衣道

夷邑長令田與徼外三種夷二十一萬口賫黄金旄牛眊舉土内屬

安帝増令田爵號爲奉通邑君延光二年春旄牛夷叛攻零關殺長

吏益州刺史張喬與西部都尉擊破之于是分置蜀郡屬國都尉領

四縣如太守桓帝永壽二年蜀郡夷叛殺略吏民延熹二年蜀郡三

襄夷冦蠶陵殺長吏四年犍爲屬國夷冦郡界益州刺史山昱擊破

之斬首千四百級餘皆解散𤫊帝時以蜀郡蜀國爲漢嘉郡十六

國春秋曰李雄有蜀置沉黎漢源二郡周地圖記天和𥘉破𦍑夷得

此土因立黎州及沈黎縣矣寰宇記云隋開皇改黎州爲登州煬帝

𥘉廢州併其地入臨卭郡唐置南登州大足元年割漢源飛越二縣

及嶲州之陽山縣置黎州神龍三年廢聞元三年又置天寳元年改

爲洪源郡乾元元年復爲黎州領羈縻五十五州僖宗又置永平軍

宋復爲黎州⿰糹⿱𢆶匹陞平陽軍節度領漢源通望二縣治在漢源通志云

元屬吐蕃等處宣慰司國𥘉洪武八年省漢源縣改爲黎州長官司

十一年陞安撫司并置大渡河守禦千户所𨽾四川都司屬上川

南道 元和志曰黎州之地關𣲲(⿱艹石)而徼䍧柯處越嶲卭蜀一中樊

直侯寳堂記云全蜀五十餘州沉黎爲𬓛喉地以南隣六詔而西

接吐蕃也 後漢書筰都夷其人披髪左袵言語多好譬𩔖居處略

與汶山夷同土出長年神藥仙人山圗所居也蜀郡記曰諸山夷獠

子娠七月生生時必臨水兒出便投水中浮則取養沉則棄之按沉

黎之名或取此而樂子正以爲黑水所經矣宋史黎州諸俗尚鬼

主祭者爲鬼主其酋長號曰都鬼王 宋郡守余授朱纓堂記蠻商

越駔氊裘椎髻交錯于闤闠中寰宇記畨部蠻夷混雜之地元無市

肆每漢人與蕃人博易不使見錢漢用綢絹茶布蕃部用紅椒鹽馬

之𩔖 志云國𥘉安撫副使馬芍德築沉黎城今司治也沉黎驛在

其北二里而漢唐宋之黎州則理在漢源縣今廢為鎮去司南二十

五里 寰宇記云漢源縣漢沉黎縣地宋立郡于此隋仁壽四年

縣以大川之源爲名長安四年廵察使殷祚奏置黎州後刺史宋乾

㣲奏廢入雅州開元三年又置黎州以縣來屬按此郎舊黎州也

方輿勝覽云黎城中有漢越嶲太守任貴蜀漢姜維趙雲馬忠諸祠

又有玉淵書院宋開禧𥘉知縣薛紱建志云廢漢源東有唐三王墓

唐史卭黎間有三蠻王使伺南詔卒葬于此蓋恭化王劉志遼和義

王郝全信遂寧王楊清遠也北夢𤨏言卭黎之間有淺蠻焉世襲

王號曰劉王楊王郝王歲支西川衣賜三千金俾偵雲南動静雲南

亦資其覘成都盈虚恒持兩端而求利焉遇元戎十車郎率界上酋

長詣府庭號曰叅元戎不察自謂威惠所致具來叅必濳禀于都押

衙以候可否或元戎慰撫稍至乖方郎教其紛紜于時帥臣多文儒

不欲生事都押衙席其利亦要姑息故蠻夷得以慿陵無忌一建始

鎮蜀絶其舊賜斬都押衛山行章以狥卭峽之南不立一堠不戍一

卒十年不敢犯境末年命大將征徼外蠻爲三王洩漏軍機于是召

而斬之時號英㫁邊患屹然矣 輿地紀勝云黎州𥘉設茶馬買馬

兩務成都則市于大黎珍叙等州號川馬五代王建大閲于星宿山

官馬八千私馬四千建起家騎士有國之後于文黎雅茂等州市胡

馬十年之間逺及茲數按通畧韓億知益州移永康鬻馬塲于州黎

境上以灌茂地接蕃部歲來互市覘我西川故徙于此舊載在川南

以今度之與大渡河相近但今市馬者由川北之中江縣而轉販入

雅其時勢與事不同如此 志云聖鐘山下有古城昔人于山

中聞鐘聲及五色光㻕之而得巨鐘故曰聖鐘山城卽古黎州城也

又云古黎州城在大渡河外按元和志南唐以來徙治在大渡河内

而水源在城外韋臯始築今城東西南三靣隣絶澗惟北靣稍平地

多井泉與諸城鎮戍烽火相通誠西南之要險矣 志云韋臯所築

土城國𥘉安慶侯卽故址砌爲石城今大渡河守禦千户所也在司

治西北關隅 大渡河源出吐蕃經黎州城南九十里東注嘉定入

于江臨河有大渡廵檢司戍之隋大渡縣設焉今廢爲鎮若唐之大

渡縣則在蘆山縣界方輿云唐時大渡之戍一不守則雅黎卭嘉

成都皆擾宋𥘉建隆三年王全斌平蜀以圗來上議者欲因兵威復

越嶲藝祖以玉斧畫此河曰外此吾不有也于是爲黎之極邊昔時

河道平廣可通漕船自玉斧畫後河之中流忽陷下五六十丈水至

此澎湃如瀑從空而落舂撞號怒波濤洶湧船筏不通名爲噎口殆

天設險以陷夷狄也父老云舊有寨將欲載杉不板由陽山入嘉定

貿易以數片試之板至噎口爲水所舂没須㬰片片自𣲲水浮出蠻

人聞之益不敢窺伺矣 寰宇記云大渡河在通望縣南一十五里

自吐蕃界經雅州諸部落至當州東流入縣界志云廢通望縣在司

治東南九十里其北有羅目溪水入峨眉有通望山自大渡河南與

衆山相連入嶲州按通望本漢旄牛縣地在大渡河北漢水西今有

古旄牛城在俗呼爲牛頭城語訛也隋大業二年改爲陽山縣因縣

南朝陽山爲名矣志又云大渡鎮西有陽山廢縣唐𥘉屬登州後屬

黎州也 十道志云隋仁壽四年罷大渡鎮置登州大業二年廢登

州又立陽山鎮唐武德元年改置陽山縣屬登州貞觀二年割屬嶲

州開元𥘉改爲登臺縣貞元五年十月劒南節度使韋臯遣將王有

道等與東蠻兩林苴那時勿鄧萝衝等帥兵於故嶲州登臺北谷大

破吐蕃青海獵城二節度殺其大兵馬使乞SKchar遮遮悉多楊朱斬首

二千餘級其投崖谷赴水死者不可勝數生擒籠官四十五八收𫉬

器械一萬餘事馬牛羊一萬餘頭疋遮遮者吐蕃驍勇者也或云尚

結贊之子頻爲邊愚自其死也官軍所攻城栅無不降下蕃衆日却

數年間盡復嶲州之境貞元十三年五月十七日吐蕃於劒南山馬

嶺三處開路分軍下營僅經一月進軍逼臺登城嶲州刺史豐高任

率領諸軍將士并東蠻子弟合勢接戰自朝至午大破犬戎生擒大

籠官七人陣上殺𫉬三百人餘𬒳刀箭者不可勝紀收𫉬馬畜五百

餘頭匹器械二千餘事太和六年李德SKchar2復修卭崍關移嶲州於臺

城以扞蠻夷 華陽國志云臺登縣有孫水一曰白沙江入馬湖水

水經註孫水出臺高縣郎臺登縣也南流逕卭都縣又南至㑹無入

(⿱艹石)水 志云孫水俗謂之長河天全長河西以在孫水之西也九州

要記曰臺登縣有奴諾川鸚鵡山黑水之間若水出其下郎黄帝子

昌意降居處水經曰(⿱艹石)水出蜀郡旄牛徼外東南至故關郦善長注

曰按山海經南海之内黑水之間有樹名曰若木有(⿱艹石)水出焉又云

灰野之山有樹焉青葉赤華厥名若木生崑崙山西附西極也淮南

子曰若不在建木西木有十華其光照下地故屈原離騷天問曰羲

和未揚若華何光是也然若水之生非一所黑水之間厥木所植水

出其下故亦受其稱焉(⿱艹石)水沿流間關蜀土黄帝長子昌意德劣不

足紹承大位降居斯水為諸侯娶蜀山氏女生顓頊於其野有聖德

二十登帝位承少皡金宫之政以水德寳歷矣 水經注又云大渡

水出徼外至旄牛道南流入于若水又逕越嶲大筰縣入繩山海經

曰巴遂之山繩水出焉東南流分爲二其一枝東柔廣縣注於江其

一南逕旄牛道至大筰與(⿱艹石)水合自下亦通謂之繩水矣 寰宇記

云廢飛越縣本沉黎之地唐儀鳳四年分漢源於飛越水置縣屬雅

大足元年屬黎州按志飛越山下有唐時三琱城郎三交城也疑

郎古飛越縣矣又云唐飛越縣在舊縣西北百里飛越山下其山兩

靣接羌夷爲沉黎西境要害之所 方輿云漢水𤼵源自飛越嶺寰

宇記云漢水在漢源縣西百二十里從和姑鎮山谷中經飛越縣界

至通望縣合大渡河不通舟船毎至春冬有瘴SKchar中人爲瘧疾志云

漢水俗呼流沙河源出越山流經司南二里東入于江 方輿云廢

琉璃城在大渡河南太和五年節度使李德SKchar2築以蠻界琉璃溪爲

名也贊皇又築伏義城以制大渡清溪之險按今司南九十里有古

溪清關乃韋臯所鑿以通好南詔者自此出卭部經姚州而入雲南

謂之南路在唐爲重鎮焉五孫樵云田在賓將軍利嚴道三年能

條悉南蠻事爲樵言曰巴蜀西通于戎南逼于蠻宜其有以制之者

當廣徳建中間西戎飲馬于岷江其衆如蟻前鋒魁徤皆擐五屬之

甲持倍尋之㦸徐呼按歩且戰且進蜀遇鬬如植横堵羅戈如林𤼵

矣如蝱皆拆刅吞鏃不能斃一戎而况陷其陣乎然其戎兵踐吾地

日𭰹而疫死者日衆郎自度不能畱亦輙引去故蜀人爲之語曰西

戎尚可南蠻殘我自南康公鑿清溪道以和群蠻俾由蜀而貢又擇

蠻子弟聚于錦城使習書筭業就輙去復以他繼如此垂五十年不

絶其來則其學於蜀者不啻千百故其國人皆習知已蜀土風山川

要害文皇帝三年南蠻果能大入成都門其三門四日而旋其所剽

掠自成都以南越嶲以北八百里之間民畜爲空加以敗卒貧民持

兵群聚因緣刼殺官不能禁由是西蜀十六州至今爲病自是以來

群蠻常有屠蜀之心居則息畜聚粟動則練兵講武而又俾其習於

蜀者伺連帥之間隙察兵賦之虚實或聞蜀之細民苦於重征且將

啓之以幸非常吾不知群蠻此舉大劒以南爲國家所有乎每𡻕𤼵

卒以戍南者皆成都頑民飽稻飫豕十九如瓠雖知鉦鼓之數不習

山川之險吾嘗伺其來朔風正嚴緩歩坦途日次一舎固已呀然汙

矣而况歴重阻卽嚴程束甲而趨拔㦸而𨷖𫆀加之爲將者刻薄以

自入餽餫者縱吏以䑕𥨸縣官當給帛則以苦而易良當賑粟則以

砂而粒如此則邊卒怨望之不暇又安能殊死而力戰乎此巴蜀

所以為憂也樵曰誠如將軍言苟爲國家計者孰(⿱艹石)詔嚴道沉黎越

嶲三城太守俾度其要害按其壁壘得自募卒以守之且兵籍於郡

則易爲役卒出於邊則習其險而又各於其部繕相美地分卒爲屯

春夏則耕蠶以資衣食秋冬則嚴壁以俟其冦虜連帥卽能督

之歲遣亷白吏視其卒之有無劾其守之不法者以聞如此則縣官

無餽餫之費奸吏無因緣之盗兵足食給卒胥無怨於將軍則如之

何田將軍曰如此何患遂書以記之按予議撤威茂戍軍聽其自募

寔本此策而日後有求復者讀是書庶幾瞭然矣 志云司治五里

有卭徠山言卭筰之人入蜀從此山而來也亦界山矣漢書作郲華

陽國志作崍水經作來開路記作萊其説不同方輿勝覽距州七十

里卭崍關昔有楊氏婦造閣其上傍有閣道碑水經注云漢武元封

四年以蜀郡西部卭筰縣理旄牛道天漢四年置都尉主外𦍑在卭

來山表自蜀西渡卭筰其至嶮有弄棟八渡之難楊母閣路之岨是

也 漢書王陽為益州刺史行部至卭崍九折坂歎曰奉先人遺體

奈何數乗此險後以病去及王尊爲刺史至其坂問吏曰此非王陽

所畏道𫆀吏對曰是尊叱其馭曰驅之王陽為孝王子尊爲忠臣今

有祠在山下又有叱馭橋在司境内太守李石爲碑記云九折坂峻

絶造天曲𢌞九折乃得度其巔九夏凝氷冬絶行迹也 按九折坂

地里諸書以爲在百丈驛想必後人移置近界矣 勝覽云笋筤山

在州西北五十餘里有前筤後筤以山多笋故名春時州人百十爲

群入山斸取紹興間始立笋租以贍學歲收緡錢八十千土人名爲

錢筤山 勝覽又云白崖山在州西北二百五十里山外即生畨界

嶮峻不通人跡志云西在北二十里山之右有風穴如井不知淺𭰹

穴口四圍津津如汗間有SKchar出騰空如白雲須㬰風起怒號如雷里

人見雲即知威SKchar散則風定細則風小盛則風猛窒其穴風雖少而

民多瘴開之風如故而瘴亦衰山之北又有穴大如車輪俯而入其

中空闊數十歩泉聲琮琤石髓凝結其幽致不可名狀俗呼仙人洞

郎此 張華博物志云蜀南沉黎高山中有物似猴長七尺能人行

名曰玃路見婦人輙盗之入穴俗呼爲夜乂穴西畨部落最畏之按

寰宇記謂在漢源縣境或郎卭崍山中𫆀記又謂山峽有一石洞壁

間有夜乂像工人祠之號穿崖將軍洞按在今慶曆鄉 寰宇記唐

乾元中黎州所綂五十五州皆徼外生獠覊縻而已其名曰羅巖州

索古州秦上州輙榮州劇川州合欽州下蓬州栢坡州博盧州明川

州胣䏢州蓬矢州大渡州米川州木屬州河東州諾筰州甫嵐州昌

明州歸化州象川州藂夏州和良州和都州附樹州東川州上貴州

滑川州北川州古川州甫蕚州北地州蒼榮州野川州卭陳州貴林

州䕶川州牒琮州浪彌州郎郭州上欽州時蓬州儼馬州撅查州卭

川州䕶卭州脚川州開望州上蓬州北蓬州剝重州乆䕶州瑶劒州

明昌州按只五十四州少一州承舊唐書之誤也時代已遠或鞠爲

SKchar或荒爲部落或爲關堡别名皆不可攷 經略志曰黎雅諸夷

郎天全六畨諸部散居二州之間者宋時屢爲邊患孝宗乾道四年

威州保寜縣SKchar知風流等部欲入抄掠知縣張文禮閉絶蛇浴山路

不許來往畨從蛇浴嶺後斫生路至村攘刼宣撫司委知永康軍李

繁等討之蕃部來降十一月砂平蕃首高志良至碉門互市與民居

𨷖山鷓不勝乃詣寨官喻炳陳訴炳决責之志良啣恨去明年正月

來攻碉門制置司遣李俊禦之兵未至志良已有悔意欲償還所燒

廬舎更以錢贖罪守臣不能身任其事付之兵官兵官旣欲邀功而

喻炳亦覬報怨遂濳入砂平焚其屋廬蕃人𥘉皆濳伏官軍乗勢擄

掠蕃鳴角聚衆以出遂失利蕃人追至榮經蘆山而還乾道九年

羌吐蕃奴兒結等坐黎州負其馬價侵掠安静寨推官黎商老等禦

之敗死安撫司委鈐轄李彦堅往援始赴州悔罪買馬如故十一月

復犯安靜至大小SKchar殺虜軍民千餘黎州守郡降年及通判吕宜之

招卭部川蠻兵併力擊之乃遁淳熈二年五月奴兒結等同元虜漢

人詣州州犒之然以互市乆不得通方怨望而白水寨將王文才又

與婚姻誘之搶掠和黎州陸柬之計梟文才于市我明於黎州設安

撫司天全六蕃設招討司蓋以夷治夷之意也自洪武至今邊方以

靜雅州所屬與招討夷人或時有争訟者蓋境土相連勢使然耳

四夷考云洪武𥘉黎州長官司土舎馬芍德征討有功加陞安撫司

以芍徳爲安撫副使萬曆十九年副使馬祥無後其妻瞿氏掌司事

取瞿姓子撫之將有他志祥姪土舎應龍居松坪遂興兵攻城取印

畨衆因而乗㑹剽刼于時叅將呉文傑方有征東之役移師剿平之

二十四年奏將該司降爲土千户所安撫降爲千户於司南三十里

大田山SKchar立千户所俟應龍之子新受承襲司署改爲雅黎遊擊府

上七枝編為民户屬大渡河千户所當差下七枝仍舊屬松坪馬氏

約東焉大抵司東三十里爲天冲山險絶無路止通樵採而已唐古

木碑所云沉黎界上山林參天嵐霧晦日者也西二十里為黑崖關

外係本司管轄上七枝等夷又一路由椒子岡至冷磧寨直抵長河

則爲大西天烏思藏進貢路南去大渡河可八十里中立文武銷瘴

香樹黑石流沙等堡直抵瀘河近河有避瘴山夏秋之交境多嵐瘴

飛鳶群集至立冬前瘴已乃飛去土人避瘴恒以鳶爲候故名銷瘴

山也東南則安撫所轄下七枝熟夷之界其名曰落凶曰吽哄曰沙

罵曰俺立曰母姑曰阿輝曰他他又自炒米城以抵松坪寨連接峨

眉凡三百六十里高山峻坂密樹𭰹箐為安撫族人居之按九州志

黎州石樓之地多長松不生雜木卽松坪寨是也志云司南百里臨

大渡河有臯韋所築要衝城俗呼沙米寨亦作炒米城矣 峨眉

峨眉縣邊隣松坪木𤓰大小赤口等處原設六郷西南二靣臨夷三

十里至高橋十里至土地關二十里至龍池塲二十里至大圍關及

中鎭廵檢司五里至鐵索橋五里至射箭下坪三里至射箭上坪此

縣之舊界也 坪外八里至黑龍溪四里至虎皮岡始分雨岐右路

由上馬勝溪金至口厰爲卭部司新附籍之民名歸化鄉有陽化堡

設焉由金口厰二十里至楠木園五十里至天池八十里至萬家石

三十里至松坪則黎州土舎馬應龍所居矣左路由下馬勝溪至古

金寺渡中鎮河有中鎮廵檢戍之又十七里而至太平墩墩又兩岐

右路過楊村行百里乃至玀𤞑玀𤞑亦新附夷種也左路上蠻鬼

岡勢險峻樹木叢雜入冬徂春煙霧不收雨雪層積卽夷人亦鮮踪

跡又十五里至空不卽永寧墩八里乃至栖雞坪今築平夷堡處城

池候館咸備焉由栖雞五里至冷溪二十里至𤍠水河十里至四百

囤又二十五里而至西河設有鎮遠墩過墩四十里爲殺馬懸崖峭

壁中逼河流人過此者兩頭牽索緣索而歩至山下處名爲溜馬漕

又五十里則木𤓰夷種之巢穴也木𤓰有二有小木𤓰旁通西赤口

去煖歹只二日過木𤓰橋頭稍前十里爲大木𤓰卽今三枝降夷處

所一枝凶𤓰一枝匪𤓰一枝卜特𤓰過大木𤓰五十里爲利濟山極

高峻與大涼山相接又五十里至大赤口口外則馬湖之地矣

之先分自大赤口凡十二枝膩乃卜特其最著者世居西河屬馬湖

土官安氏鈐轄自改流日諸𤓰叛入卭部歸嶺氏其地自西河至大

小赤口凉山雪山等處周圉蟠據北連建城越西接嘉峨南通馬湖

窟穴蹊徑四藏而八逹焉嘉靖末諸𤓰畜牧蕃盛心懷内擾卭部長

官嶺柏已不能馭及死其妻馬氏為政膩乃虐栢等叛出凉山㑹同

西河匪𤓰白祿出沙坪於是嘉峨犍爲一帶鄰邊居民不能安枕建

昌上下南三道督卭部𤼵兵至茜雞坪截殺之我師未集濳從冷溪

而渡直搗茜雞坐制我死命而𤓰鋒於是益熾矣乃議大征分爲建

越馬湖中鎮三路而進直搗巢穴𤓰始惶駭請降㰱血自誓不復反

主將檄令各推酋長納貢罷兵於是凶𤓰推牛撒爲長匪𤓰推阿書

爲長卜特推阿魁爲長愿各約束其部落永作屬夷歲貢良馬三匹

匹輸三金峨眉縣爲進之十三枝𤓰夷積聚虚實牛多不過六七十

頭馬四五十匹羊二三百𨾏耳歲費官兵糧餉三千二百五十兩有

奇恢復侵占田地自七盤子至米麻嶺共四千八百六十四畆歲徴

租可四百四十七石有畸説者謂其常圗恢復云 雅州 禹貢和

夷底績雅安志云和水在州南四十里源出蠻界羅巖州而入平羌

江圗經云和川路在嚴道縣界西去吐蕃大渡河五日程從大渡河

西郭至吐蕃松城四日程羌蠻混雜連山接野鳥道蟠空不知里數

 寰宇記云雅州管和川夏陽等覊縻四十六州其首曰羅巖州去

當道四百八十里曰當馬三井東鋒名配鉗恭斜恭畵重羅林籠羊

林波林燒龍蓬索古敢川驚川蝸眉木燭百坡以上十八州去雅州

近者四百餘里遠者不及五百里去羅巖自一里至六十里爲極惟

當馬去羅巖二百里焉 曰當品嚴城中川鉗矢昌磊鉗并百頗㑹

野以上八州去雅州近者二百六十里逺者六百三十里去白坡近

者三里遠者六十里 曰當仁推海作重禍林諾筰金林平恭布嵐

欠馬羅蓬以上十州去雅州近者五百七十里遠者六百二十五里

去㑹野近者三里遠者六十里通羅巖共三十七州和川路之界也

具次曰論川州去當道五百八十里曰遠南州去讓川州二十五里

至州五百六十里卑盧州去䕫龍州二十里至州五百六十里䕫龍

州去卑盧州二十里至州五百六十里耀川州去金川州一十五里

至州五百六十里金川州去耀川州一十五里至州五百六十里五

東嘉梁州去金川州二十里至州五百六十里西嘉梁州去東嘉梁

州一十五里至州五百六十五里通論川共九州夏陽路之界也

寰宇記云貞元中吐蕃七部落來降界近雅州因安置於和川等路

其名曰吐蕃籠官楊矣蓬費東君等部落六十人在蠻宿川安置吐

蕃業城首領籠官劉矣本等部落在本部安置吐番㑹野首領籠官

高萬唐等部落在本部安置吐蕃逋租城首領籠官馬東煎等部落

在夏陽路安置吐蕃國師馬定得并籠官馬德唐等部落在欠馬州

安置吐蕃嘉梁州降户首領籠官劉定等部落在夏陽路安置吐蕃

嵬籠城首領鑠羅莽酒等部落在和川路安置按宋史雅州西山路

蠻有部落四十六唐以來皆爲羈縻州太平興國𥘉首領馬令膜等

來貢并上唐朝勅書告身凡七通咸賜冠帶其首領授以官 上南

志云雅州通西畨路有三曰靈關碉門始陽也而碉門最爲要害按

靈關鎮在盧山縣北八十二里蜀都賦廓靈關而爲門是矣四夷攷

云碉門等處安撫司元時設在雅州尋改吐蕃宣慰使司國𥘉宣慰

余思聰王德貴歸附始降司為州又碉門百户所設近天全六畨之

界所有茶課司以平互市之官也志云始陽山在蘆山縣東十里

俗呼羅繩山寰宇記以為䝉山西魏置始陽縣於此楊用修云史記

西南夷傳自嶲以東北君長以十數斯筰都最大注斯及筰都二國

名也徙音斯相如難蜀文略斯榆謂斯與楪榆也此斯卽南西夷之

徙玉篇作鄋注狄國夏爲防風氏周為髳漢之賨地在蜀之邊也

 圖經盧山縣新安鄉五百餘家獠種也其婦人娠七月而産置兒

向水中浮者取養沉者棄之千百無一沉者長則拔去上齒加狗牙

各以爲華飾今有四牙長於猪牙而唇高者别是一種能食人無長

齒者不能食人俗信妖巫擊銅鼓以祈禱焉土夷考云榮經縣界

懸厓棧道之間有雜道長官司及飛越廟縣西北有紫眼夷編氓殆

半里其地名紫眼關與西畨相接廣可四十里袤百里自甕溪飛水

小路直透冷磧畨以上關堡大渡河官軍戍之東西峻嶺中流一河

SKchar筒車等五姓夷結茆以居五姓各立老人有訟不立公庭惟聽

老人處分而已然賦税亦不後時蓋爲茶商㨗徑有利焉正西萬里

乾河直通碉門則天全招討之地矣 陳子昻諫雅州討生羌書將

郎守麟臺正字臣陳子昻昧死上言𥨸間道路云國家欲開蜀山

自雅州道入討生羌因以襲擊吐蕃執事者不審圖其利害遂廢梁

鳳巴蜒兵以狗之臣愚以爲西蜀之禍自此結矣臣聞SKchar生必由怨

起雅州邊羌自有國以來未嘗一日爲盗無罪受戮其怨必甚怨甚

懼誅必蜂駭西山西山盗起則蜀之邊邑不得不連兵備守乆兵不

解則蜀之禍搆矣臣閫吐蕃桀黠之虜君長相信而多姦謀自敢抗

天誅以來向十二餘載大戰則大勝小戰則小勝未嘗敗一隊亡一

矢國家往以薛仁貴郭爲虣武之將屠十萬衆于大非之川一甲不

歸又以李敬玄劉審禮爲廟廊之宰辱十八萬衆於青海之澤身爲

因虜是時精甲勇士𫝑如雷雲然竟不能擒一戎馘一醜至今而關

隴爲空今乃欲以李處以為將驅顦之兵將襲吐蕃臣𥨸憂之而爲

此虜所笑且夫事有求利而得害者則蜀昔時而通中國欲秦惠王

欲帝天下而并諸侯以爲不兼賨不取蜀勢未可舉乃用張儀計飾

美人譎金牛因間以啖蜀侯果貪其利使五丁力士鑿山通谷棧褒

斜置道於秦自是險阻不關山谷不閉張儀躡踵乗便縱大兵破之

蜀侯誅賨邑滅至今蜀爲中州是貪利而亡此往事也臣聞吐蕃羯

虜愛蜀之珍富欲盗之已有日矣然其勢不能舉者徒以山川阻絶

瘴隘不通此其所以頓餓狼之喙而不能𥨸食也今國家乃亂邊羌

開隘道使其收奔亡之種爲嚮導是以借冦兵而爲賊除道舉全蜀

以遺之此危道也蜀西南一都㑹國家之寳庫天下珍貨聚出其中

又人富粟多順江而下可以兼濟中國今執事者乃圖僥倖之利悉

以委身西羌得西羌地不足以稼穡財不足以富國徒殺無辜之衆

以傷陛下之仁糜費隨之無益聖德又恐僥倖之利未可圗也夫蜀

之所寳恃險者也人之所安無役者也今乃開其險役其人險開則

便冦人役則傷財臣恐未見羌戎已有姦盗在其中矣往者益州長

史李崇眞將圖此好利傳檄稱吐蕃欲冦松州遂使國家盛軍以待

之轉餉以備之未二三年巴蜀二十餘州騷然大弊竟不見吐蕃之

靣而崇眞贓錢已計巨萬矣蜀人殘破幾不堪命此之近事猶在人

口陛下所親知意者必有姦臣欲圗此利復以生羌爲計者哉且蜀

人尫劣不習兵戰一虜持矛百人不敢當又山川阻曠去中夏精兵

處遠今國家(⿱艹石)擊西羌掩吐蕃遂能破滅其國奴虜其人使其君長

係首北闕計亦可矣(⿱艹石)不到如此臣方見蜀之邊陲不守而為羌夷

所横暴昔辛有見𬒳髪而祭伊川者以爲不出百年此其爲戎乎臣

恐不及百年而蜀爲戎也

 天全六畨招討使司

古氐羌之地晉以前無聞焉宋齊梁土豪迭相雄長名屬益州西魏

為始陽縣地屬𫎇山郡後周因之隋𥘉郡廢屬雅州唐爲羈縻州𨽻

雅州都督府總志云五代王孟之間有高曩閣藏楊夾失朶只兒二

酋歸附始置碉門黎雅長河西魚通寜遠六軍民安撫司宋𨽻雅州

元憲宗時復置六安宣撫司屬吐蕃等處宣慰司後改六畨招討司

又分置天全招討司國𥘉併天全六畨招討使司𨽻四川都司 其

地東西廣百九十里袤二百一十里東至雅州界五十里西至長河

西司百四十里謂之乾溪南至榮經縣界六十里北至靈關道及董

卜韓胡百五十里去成都五百四十里為南詔之咽喉轄部落凡六

曰馬村蘇村金村楊村隴東村西碉村或謂六畨之名始此非五代

碉門黎稚等六名也 上南志云洪武六年詔西夷酋長至京授職

賜印因俗為治立都指揮使司二曰烏思藏曰朶甘指揮使司一隴

荅衛也宣慰司三朶甘及董卜韓胡長河西魚通寜遠也招討司六

萬户府四及别思寨安撫司木瓦都指揮葛刺湯千户諸部落是為

三十六種以時朝貢焉 志云天全招討司設在碉門城卽元之碉

門安撫司也中有碉門百户所屬雅州千户設在正副二招討及朶

甘宣慰界渡河以西又有眞官招討司及魚通安撫冷磧十八寨爲

三十六種畨夷出入之路 志又云司治有諸葛武侯廟治東二十

里有臥龍山傳相武侯征孟𫉬駐宿其上又十里有泉從石龍口噴

出謂之龍泉其源𤼵大悲寺内寺在司東四十里又十里則多功山

也昔大禹䟽鑿以通峽水故名志又有鎮西山姜維伯約駐師其下

在司東二百十里又二十里有女城山相傳楊招討家女將守此壘

䂖爲城尚存又有玄白厓皆出聖燈芝莫玄高峻清絶在東南

八十里白厓矗立如雪在司南里餘近白厓又有玉壘窮冬積雪土

人以玉堡呼之圗經自長河西至董卜寨二百餘里皆遶雪山而行

路由打箭爐而進有哈日寺在烏思藏中元世祖欲郡縣六畨之地

以吐蕃僧八思巴爲大寳法王帝師領之嗣者數世其弟子賜號司

空司徒國公佩金章玉印前後相望大寳法王而下有大乗法王闡

教王闡化王䕶教王䕶法王通謂之烏思藏六畨也以其地連天竺

有大西天小西天之域焉雪山盡處有大鐡圍山山有法佛德行刺

麻等寺 游梁雜記云烏思藏所産細畵泥金冰幅佛像銅渡金佛

像金塔舎利各色足力麻鐵力麻氆氌左髻犀角珊瑚唵叭其貢道

由董卜韓胡長河西朶甘思之境自雅州入京大乗大寳二法王差

僧徒闡化闡教𥙷教贊善進之 志云天全男不習工藝婦不事紡

績惟以耕種爲業畨漢淆居碉房絶嶺治化禮義日生

 下川南

叙馬瀘通開府馬湖綂轄叙瀘二衛烏𫎇烏撒東川鎮雄永寜等府

司叅將一員駐劄永寧遊擊一員駐劄建武寔左右之但永寧者兼

貴州迤西等處地方故稱川貴叅將云漢書西南夷傳唐𫎇至夜郎

郎旁小邑貪漢繒帛以爲漢道險終不能有也乃且聽𫎇約還報

以爲犍爲郡治道自僰道至牂柯水經若水又東此至犍爲朱提縣

西瀘江水酈道元曰朱提山名也應劭曰在縣西南以氏焉犍爲屬

國也在郡南千八百許里建安二十年立朱提郡郡治縣故城郡西

南二百里得所綰堂琅縣西北行上髙山羊腸繩屈八十餘里或攀

木而升或繩索相牽而上緣陟者(⿱艹石)將階天又有牛叩頭馬摶頰坂

其艱險如此也 舊志唐置晏高筠定連蕯鞏等十四州𨽻戎州都

督府唐未廢四州存十州宋神宗時十州夷内附𨽻瀘川郡前晏高

等州皆在焉元置戎高鞏筠連四州𨽾叙州宣撫司至元十三年

撫使昝順招諭酋長得蘭紐得貢臥等率衆歸附因設大SKchar總管府

得蘭紐授都總管得貢臥充同知其羅星長官以黎州同知李奇爲

之上下羅計二千户俱得姓者爲之 輿地志曰敘州三路蠻西北

曰董蠻正西曰石門部東南曰南廣蠻董蠻在馬湖江右僰侯國也

其酉董氏南廣蠻在慶符縣石門蕃部與監洮土羌接按唐興播等

十二州之地其人精悍善戰𨷖自馬湖南廣諸族皆畏之蓋古浪稽

魯望諸部也 志云宋大觀中夷酋羅永順楊光榮李世恭等各以

地内屬詔建滋純祥三州在慶符縣西元史四十六囤蠻夷所領豕

蛾夷地在慶符南唐定州之支江縣也其長官司在高縣西三十里

落騒鄉文獻通考云獠蠻不辨姓氏所生男女長幼次第呼之其丈

夫稱阿謨阿改婦人阿夷阿等之𩔖今稍從漢俗易爲羅楊等姓依

樹積土以居其上名曰杆欄杆欄大小隨其家之口數杆欄卽夷之

榔盤也制略如樓門由側闢構梯以上卽爲祭所餘則以寝焉又云

夷有姓氏男織班布纒頭衣裳俱如華製行纒以班布爲之女綰髮

爲髻纒以班帶𬖂纒用銀兩耳各穿兩孔上貫SKchar2下貫環富者疊貫

之衣尚左袵下着桶裙間以組綵長覆膝下𥘉娶不論物采惟通媒

妁殺牛豕以為禮卽引歸惟老死後方大索婚價飲食喜啖蝌蚪又

云僰有姓氏用白練纒頭衣尚青碧背領SKchar2緣俱刺文繡裳袴覆膝

亦織班帶以爲行纒嘗佩𩀱刀善使勁弩女綰髮撮髻飾以𬖂壓衫

之前後左右文繡㶷爛長裙細褶膝以下亦刺文繡行纒雜以青紫

出則着單履姓淫婚則論財喪則戚憐咸娶撾鼓作樂生夜男女雜

還自有畨書卜曰不同于中國 李京雲南志云白人者漢武帝聞

僰道通西南夷道戎州舊縣是也今轉爲白人矣白人語着衣曰衣

衣吃飯曰咽𦎟茹樵採曰折薪帛曰羃酒曰尊鞍䩞曰悼泥墻曰塼

垣男女首戴次工製如中原漁人蒲笠差大編竹爲之覆以黑氊親

舊雖乆别無拜跪唯取工以爲次男女披氊椎髻婦人不施脂粉酥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62-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30.djvu/40

見寰宇記者合叙瀘只載四十餘州而已他不可攷樂子止曰羈縻

諸州除没落雲南蠻界一十五州其餘雖有名額元無城邑散在山

峒不常其居撫之難馴擾之易動其爲刺史父子相⿰糹⿱𢆶匹無子郎以其

黨有可者公舉之或因春秋有軍設則追集赴州著夏人衣服却歸

山峒椎髻跣足或披氊或衣皮從蠻夷風俗無税賦以供官每年使

司須有優賞不拘文法今並存之要知古跡而已 悅州在戎州南

二百十七里管縣六甘泉青賓臨川悦不夷口胡璠 移州在州西

南五百八十七里管縣三移當領何湯陵扶德州唐開元十八年

七月割入在東南四百五十七里領扶三德宋水牱陰 筠州在四

百一十七里管鹽水筠山羅余臨居澄瀾臨崐唐川㝷源 連州在

州西南四百餘里筠州析出管縣六當為都寧邏遊羅龍加平清坎

鞏州儀鳳二年開山洞置天寳元年改爲因忠郡乾元元年復爲鞏

州在南三百十里領縣五哆樓比求都善播郎婆婆按郎珙縣地鞏

州者今之羅星渡哆樓者今在城之高樓坊婆婆今江安縣界之婆

婆村比丘今之九塞播郎今貴州界之安静長官司都善一名都壇

今名梅得此本志所載也 宋州領縣四户六十九牱龍牱支宋水

盧吾輸納半税按高縣西五十里有宋水 南州在州西五百三十

五里盈州析出管縣三播政百榮洪瀘德州在州南五百六十四

里管縣二羅連萬崖 爲州在南四百九十里管縣二扶僧羅 洛

州在南四百二十七里管縣四臨津賓夷葱藥曾口 志州在西四

百五十六里管縣四浮萍雞惟夷賓河西 盈州在南五百六十七

里管縣四SKchar川塗賽播陵施燕 獻州在南六百六里管縣七名闕

 武昌州在南一千二百一十七里管縣七洪武羅虹琅林夷郎

賓羅新綺婆婆 景州在南三百九十六里管縣七名闕 播狼州

在南二百八十七里管縣三播勝從顔順化右十七州唐時𨽻戎州

南廣溪洞獠 拹州在州南西八百里天寳中因雲南離叛𬒳破今

移置西南四百九十三里管縣二名缺 靖州在西南五百一十里

管縣二靖川分協 曲州在西南九百里天寳中因雲南破移在開

邊縣界去縣一百二十七里管縣二朱提唐興 播陵州在南五百

七十七里管縣二名缺 鉗州在西南四百五十七里元無縣從開

邊縣析出 哥靈州在西南一千四百里管縣三名缺 切騎州在

西南一千一百里管縣四柳池奏祿縻託通識 品州在西南二千

三百九十五里管縣三八松秤花牧口 從州在西南二千六百四

十二里管縣六茫化昆池武安羅林梯山南寜碾衛州在西南九百

九十七里管縣三名缺 涪州牱違州俱歸馬湖右十二州管縣三

十七唐時在石門路竝無税賦供輸相承在圗經上標名額耳石門

今叙州之慶符縣也 長寜州領縣四户三十八婆員婆居青盧羅

門 淯州乆視元年置領縣二户一十五新定固城 高州領縣三

尸二十一牱巴移南徙西按長寜㳙州俱長寜地高州今之高縣也

 晏州儀鳳三年開生獠置天寳元年改爲羅陽郡乾元元年復爲

晏州領縣七尸七十七思峨牱陰新賓扶來哆崗羅陽思晏按興文

縣有晏峯卽思晏縣也七縣今爲砦矣 定州領縣二户一十六支

江扶德按筠連有定川溪舊州治在溪南 薩州儀鳳二年招生獠

置天寳元年改為黄池郡乾元元年復爲薩州領縣三枝江黄池按

珙縣圗有古薩川郎上下羅計納州儀鳳二年開山洞置天寳元年

改爲都寜郡乾元元年復爲納州領縣七户百六十八羅圍播羅施

陽羅當羅藍都寧羅掌邊徼溪洞輸納半税按珙縣有都寜驛與建

武相近 奉州儀鳳二年置領縣三户三十九牱里牱巴蓬羅按宋

史奉州乃瀘州部西南邊夷 思峨州天授元年置領縣二户三十

七多溪洛溪按瀘州憲綱有思峨洞已上供輸㳙井鹽紫竹也 藍

儀鳳二年置領縣一胡茂 順州載𥘉二年置領縣四户五十九

曲水順山靈巖來猿以上輸半税 能州大定元年置領縣二曲水

甘泉 浙州儀鳳二年置領縣四浙源越賓洛川鱗山以上連接黔

府生蠻承前不輸税右十三州唐時𨽻瀘州

建武千户所

春秋僰侯故地漢爲西南夷部叛服不常諸葛武侯征撫之置銅鼓

埋鎮諸山稍就帖然唐儀鳳間開拓夷徼於本部置晏州羅陽郡領

七縣宋熈寧間晏州儀夷獻地𨽻瀘州郡政和間夷卜籠謀叛據五

SKchar後據九絲天險號九絲山都掌元至正間本部歸附陞爲戎州

綂轄水都四鄉山都六鄉本朝改州爲縣𨽻叙州府水都則陽順陰

逆山都則獗猖日甚先後凡十有二征俱弗克萬曆元年剿平之用

兵九閲月告成事始改戌縣爲興文水都震懼悉歸編户於山都六

鄉適中處建武寜城拓地五百餘里東至永寜宣撫太平長官司八

十里西至珙縣百五十里南至鎮雄府安静長官司八十里北至叙

府長定縣百五十里設鎮守總兵安邊同知坐營守備及建武守禦

千户所環四山而翠連雲貴𬓛三水而清𣲖敘瀘招集流移建學育

才夷風丕變矣萬曆丙申丁酉間虜酋大落率其部入冦松潘乃移

總戎之西改設遊擊於建武建武兵亦移入松而所存無幾焉 武

寜蠻好着芒心接離名曰苧綏嘗以稻記年月葬時以笄向天謂之

刺北斗相傳盤瓠𥘉死置於樹以笄刺之下其後爲象臨本志云平

蠻城卽九絲城壁立萬仞周圍三十餘里上有九崗四水極廣可以

播種僅通一徑鳥遒眞天險也去鎮一十五里爲左榜山今立頭腰

尾三堡墩矣 大SKchar總管府元至元十三年蠻夷宣撫使昝順遣官

招諭戎州酋長得蘭紐得貢卧率斂蠻民歸附十七年朝見遂設大

SKchar總府管得蘭紐授都總管得貢卧𠑽同知其羅星長官以黎州同

知李奇為之上羅計夷酋得賴阿當以至元十三年歸順授上羅計

蠻夷千户下羅計夷酋得顔箇以至元十三年歸順校下羅計蠻夷

千户

 馬湖府

寰宇記戎州都督更有羈縻州五按卽今之馬湖屬也其在唐或𨽻

戎州或𨽻石門路 馴州在戎州西北七百三十三里管縣五馴祿

天池方陀羅藏播騁 騁州在西一千三十三里領縣二斛不羅相

 浪州在西一千三百四十三里貞元十三年五月十七日西川節

度使韋臯奏置管縣五名缺右三州在馬湖江 滈州在南九百一

十二里管縣三拱平掃空羅空 牱違州在南九百三里管縣三牱

連羅名新戍右二州在石門路 土夷攷云馬湖卽牂牱地也舊有

馴浪騁滈牱違五州屬焉高州在府東南百里外屬叙州府猶有故

址可尋而馴浪騁之在西南者計三千里外與建昌卭部相連漫無

所考牱違州亦府西界總之昔爲羈縻而已國𥘉安濟歸附授土知

府五傳至安鰲而叛改流官為弘治九年詳靖邊錄中仍以泥溪沐

川平夷蠻夷四長司𨽾之泥溪平夷皆王姓蠻夷文姓沐川悦姓也

環而星列于外萬曆十七年始設屏山縣附郭焉東界叙府百一十

里西界建昌千二百里南界烏𫎇百四十里北界犍爲二百里 水

經注曰鄨縣故犍爲郡治也縣有犍山晉建興元年置平夷郡有鄨

水出鄨邑西不狼山東與温水合温水一曰煖水出犍爲符縣而南

入鄨水鄨亦出符縣南與温水㑹闞駰謂之闞水俱南入鄨邑鄨水

於其縣而東注于延水延水又與漢水合出犍為漢陽道王莽之新

通也按鄨縣半屬平夷地矣 土夷考云泥溪傍府而居其東西北

三靣連接烏𫎇與玀𤞑雜處所田受賦與華民一體奉征調可得夷

兵三百人受寜戎廵檢司約束 平夷地土最狹錯於泥溪蠻夷之

中相去各四十里東去泥溪三十里有書樓峯我朝薛文清么瑄父

爲平夷司吏目隨任讀書於此 蠻夷司民少夷多故以名司其夷

種有四山龍源青岡黄郎磨坡等處與建昌烏𫎇沙罵接連有兵征

調可得夷兵千設有檜溪煙溪三堡及龍源廵檢司防守去司治二

十里有水海舊有龍生於水中馬湖得名本此 沐川司東界宜賓

北界犍為南界泥平蠻三司西抵建昌越嶲卭部新設安邊㕔守備

司皆其轄内地故最廣田土亦饒而民狡好訟離府可三百里過此

自西迄北大涼山以外盡皆夷地文法所不能盡拘耳 安邊㕔在

新鄉鎮卽賴因鄉也東接犍爲南接本府各二百里西接建昌千三

百里北接大涼山五百里十六年馬湖改流于此建城垣設安邊同

知一員駐劄其間又于煙草峰設守備司以資彈壓北有水池爲後

營南有大河SKchar為前營中有兩河爲中營三營官兵約千四百四十

餘人以成犄角之勢蓋于諸夷所出没處扼其吭而守之也其水池

一帶則界老鶯山大河SKchar一帶則界大涼山雷坡黄郎等處則界分

水嶺庶幾西陲一雄鎮云

 瀘州衛

洪武𥘉調陜西長安衛軍征雲南囙使駐守瀘州成化𥘉以都掌之

SKchar遷于宋江渡按在州南百里城週三百丈去衛南一舎有洞歸堡

舎有定逺堡三舎有太平堡東南百里有水峽堡北五十里有江

門堡百三十里有太州堡西北百六十里有三層堡又二十里有渠

SKchar堡其地東連羅羅羿子北抵九支挫州西通長戎九姓馬湖建昌

南接東川芒部烏𫎇烏撒蓋西南夷要害之防也本志東抵永寜衛

西至九姓長官司各十里南至太平長官司五十里北至納谿縣界

四十里轄左右中前四千户所

 烏𫎇軍民府

古為竇地甸漢爲牂牁郡地唐時烏蠻仲牟由之裔曰阿綂者始遷

於此地旬至十一世孫烏𫎇始强號烏𫎇部宋時封阿杓爲烏𫎇王

元𥘉歸附至間元置烏𫎇𨽻路烏撒烏䝉等處宣慰司其時李京景

山爲宣慰副使兼管軍萬户卽著雲南志略者元未彼土有阿普者

仕爲總管洪武𥘉招集隣酋效順於是改宣慰司為軍民府以阿普

爲土知府設流官通判經歷照磨各一員𨽾四川布政司屬川南道

編户一里而已其人有羅羅夷人土獠三種錯雜而居男子年十四

五則擊去左右兩齒乃娶出入佩刀相見以去㡌爲禮架木為棚以

居東西廣五百一十五里南北袤七百六十里東至烏撒府界二十

五里西至建昌衛界四百九十里南至東川府界百三十里北至敘

州府界六百三十里至成都千三百里 志云銕爐山在治東三里

以形似名涼山在西百里高廣千㝷絶頂平曠蠻人避暑之地也雪

山有積雪春夏方消在府西百三十里其西南有撒由河源出淨山

北流與龍洞河合龍洞河在司東北一舎源出石洞中以爲洞者有

龍金沙江在西南二百里外源出吐蕃流入府界與馬湖江合 志

又云夷語以五爲我以横爲未東二十里郎我未山有五峯横列故

名 以平坦爲朴窩東南一舍有朴窩蓋四望平坦也 以相對爲

博特東南十五里有博特山以與府山相對也 以𨺗峻爲𪮫途東

北八十里一山峻絕故曰撒途山

 東川軍民府

古東川甸烏蠻仲牟由之裔罵彈得之改曰那札那夷屬南詔𫎇世

隆置東川郡後烏蠻閟畔疆盛自號畔部元𥘉置萬户府至元中改

爲閟畔部軍官後改為東川府𨽻烏撒烏𫎇等處宣慰司洪武𥘉仲

牟由之裔祿氏設姑歸附乃授爲東川土知府𨽾雲南布政司十六

年改爲東川軍民府添流官通判經歷照磨各一員立營長六頭目

九管攝其間𨽾四川布政司屬川南道編户一里 元志云東川有

烏蠻白蠻僰人羅羅四種烏蠻富而强白蠻貧而弱居多版屋俗尚

戰爭𩔖土蕃之風僰羅通詔之夷人而羅卽㸑也性勁而悍摘鬚束

髮於頂覆以白布尖巾衣以氊履以革僰人椎髻披氊戴氊笠用氊

褁其脛躡皮履以貿易爲業 東西廣四百二十里南北袤三百七

十里東至烏撒界百二十里西至㑹川界三百里南至雲南尋甸府

界二百二十里北至烏𫎇界百五十里至成都千四十里志云府治

在萬額山下山形上闊下鋭如猪治内有大石如牛臥叩之有聲夷

人以爲石鼓也治南有白婆山山頂有四時泉西五十里納雄山夜

靜時聞人聲以爲神也歲五榖熟必於此告成焉 東川大王祠𫎇

氏所建綘雲弄山之神也山高峻可百里上有十二峯下臨金沙江

在府西南二百里一名烏龍山 金沙江一名納夷又名黑水源出

雲南武定府下流入濟慮郡夷人鑿不爲槽以渡此水牛欄江在治

東南三舎源出尋甸軍民府下流合金沙江江闊水急夷人用藤索

横江貫以不筩過者縳身筩上游索以濟 土夷攷云嘉靖中土官

禄信長子天恩死天恩妻阿福自掌府事季子天寵以弟當⿰糹⿱𢆶匹襲有

妻設豸與目把私通弑天寵而與阿福爭印妯娌自相攻殺頗稱多

事焉蓋府雖𨽾于蜀川而城郭衙舎設在滇黔之中遒路嶮𡾟兵馬

素强以是為鴛鷔云

 烏撒軍民府

舊名巴凡兀姑後名的巴甸唐時烏蠻之裔孫曰烏㱔者居此至阿

䝉始得已的甸其東西又有芒部阿晟二部皆他酋所據宋時烏㱔

之後曰折怒者始并其地號烏撒部元至元中始内附置烏撒路招

討司尋改爲軍民總管府又改軍民宣撫司後改烏撒烏𫎇等處宣

慰司元未四川分省右丞那者以其地來歸於是改烏撒軍民府以

那者知府事𨽻雲南布政司十六年改𨽻四川設官與烏𫎇東川同

今土官安氏其裔也 經略志云烏撒府編户二里耳而富盛甲於

諸夷積累日𭰹有可慮者其産有刺竹及猿山崖險阨𬓛𢃄二湖羊

膓小徑十倍蜀道也 圗經云烏撒之地東西廣四百四十里南北

袤三百五里東至播州宣慰司界二百五十里西至烏𫎇府界百九

十里南至雲南霑益州界九十五里北至芒部府界二百一十里至

成都千二百五十里 志云七星關在府東南百七十里又云東

門之外石駝關有石如槖駝立關下又云有老鴉關善欲關俱在府

東三百里貴州畢節衛人戍之 志又云東南三里有大隱山東北

百四十里有烏門山兩崖相對如門然東二百里有翠屏山 又云

東南百七十里有䂖洞洞容百餘人窮處又得䂖竇逰者以炬入不

知遠近而出 盤江在治西百五十里流入叙州養馬川在治東百

四十里夷人牧馬之處一名墅馬川治西一舎有七渡河南三舎有

可渡河西南百十里有九十九渡水

 鎮雄軍民府

通志云古爲屈流大雄甸昔烏蠻之裔阿綂與其子芒布居此地其

後昌盛因祖名號芒布部宋置西南畨部都大廵檢司元至元中置

芒部布路𨽻烏撒烏𫎇宣慰司 本朝改爲芒部府𥘉𨽻雲南洪武

中陞爲芒部軍民府𨽾四川布政司屬川南道 弘治間土官隴慰

先娶水西女冲中生子曰慶與壽⿰糹⿱𢆶匹娶烏撒女冲叔生姦子隴政旣

而讐殺水西則爲隴壽之助烏撒則為隴政之黨嘉靖三年嫡子壽

繼職庶子政謀壽殺之都御史王軌奏調官兵擒政及其嫂支祿繫

獄死奏改流鎮雄府設經歷照磨教授各一人立懐徳長官司於却

佐威信長官司於母響歸化長官司於夷良安静長官司於落角以

重慶府通判程洸爲試知府明年洸方募民占種夷田於是水西乗

機勾引隴之黨沙保爲亂沙保者故水西媵奴也與壽部下阿得獅

子吼等破府城逐洸刼具印川貴㑹奏動三省官兵剿之沙保詐稱

已死主者弗察誤以㨗聞各陞賞有差七年沙保等復聚冦掠奏聞

㑹議土官土舎或争襲或讐殺興師問罪甫定之後建議者郎欲改

設流官及流官再設而土夷隨叛殺人奪地比昔尤甚蓋作惡者不

過一二人今乃以一二人之惡而遂致改易一府一州拂其本心違

其約信所謂犯衆怒也是以屢剿屢亂而兵革卒無寧日合無凡有

土官惡逆𬒳顯戮者通拘所部頭目令其自保應立力足以制服夷

衆之人或土官之子孫弟姪族人俱爲衆所推服者於是議以隴勝

爲知府為聘永寜宣撫奢爵女奢氏爲妻更名隴安授女官知府安

擒沙保地方頗寜安死子隴清襲清生子來鳯早卒次子來龍尚幼

生母奢氏更名隴高䕶印撫子而隴清妻者氏與之爭目把各私所

好仇殺二年委官勘處令二婦同掌兵戈始息及後者氏耄而來龍

妻祿氏再贅水西安堯臣盤據其地印爲携去隴不絶如綫萬曆戊

申年以永寜之役堯臣𤼵兵助惡始驅之去而蜀中欲立阿克黔中

欲立普德相持良乆者氏恐一旦填溝壑乃兩廢之差官㑹勘以夷

漢目把所共願立者爲主于是始易阿破爲土知府而堯臣不敢復

垂涎矣 圗經云芒布部廣袤二百七十里東南俱抵烏撒不及三

十年以阿赫關為界西至烏𫎇界二百四十里北至珙縣二百二十

里以樂安山為界至成都可千里司北百八十里勿食料溪源出樂

安山也司南二十里外苴斗河源出六丈箐經七星關其山川險阨

地勢崎嶇左峙綽忸右繞硌砌其風俗勁而愚朴而野男業耕稼婦

絕粉黛崇信巫SKchar其土産有石𤓰樹生蓏堅如石能已心痛志云芒

部司西南有䑕街其俗夷人每遇子日則交易於此 又云夷語以

首爲烏以立爲通司北五里烏通山如人翹首而立故名 以清SKchar

爲綽忸司東二十綽忸峟爽SKchar也 以松爲託以沙石爲諾司西南

二百里外託諾河岸側多松栢沙石故名又有硌砌雄山見通釋

 永寜宣撫司

通志云晉置永寜縣屬雲南郡宋及周隋因之唐改置藺州屬益州

宋𥘉州廢爲江安合江二縣之境後設永寧路遷至馬口崖漁漕溪

側元因之領筠連州騰川縣𨽻四川行省㝷改軍民宣撫司明玉珍

改設永寧鎮邊都元帥府仍設宣撫司國朝洪武中宣撫使祿照歸

附改爲永寜長官司割筠連屬叙州後仍陞宣撫司屬川南道司治

舊在馬口崖卽宋乾徳所改也開熈間遷於界首國𥘉土官祿照因

蠻夷千户所舊址遷焉環城皆山疊翠如屏紅崖鎮北漁溪横南亦

山水之滙也 唐書天寳載伐南詔由西路進起瀘州泝永寜走赤

水逹曲靖曲靖古味縣也設郵傳自元始志云普市驛在司東五十

里摩尼驛在南九十里又五十里爲赤水驛又四十里爲阿永驛赤

水有衛普市摩尼有千户所皆屬黔土夷攷云衛西至納谿縣南

至鎮雄府各四百里北至合江縣百六十里東至播州界二百五十

里職官宣撫仍舊加設土官同知一員人流官經歷教授税課局逓

運所大使各一人并九姓太平二長官司編户七里其風俗刻木爲

信巢居箐寨不事商賈惟務農業垂髻跣足懸帶弓弩巴蜀𦒿舊志

云永寜卽古寜州極西南有閩濮鳩獠僄越躶身毒之民土地沃SKchar

黄金光珠琥珀翡翠孔雀犀象蠶桑綿絹綵帛文綉又有貊獸食鐡

猩猩能言其血可以染朱罽有大竹名濮竹節相去一丈受一斛許

 志云赤水河源出芒部水腦澗流經司東南遶赤水衛衛東二十

里有雪山窮冬積雪夏至方消 沽溪在司南半舎源出蠻界流入

漁漕溪溪在九姓司東馬口崖下 司北有海漫山延袤八十餘里

起伏不絶如海之汗漫故名西北兩舎有高瀑自山頂飛來如足練

也西南一山圓瑩如珠曰西珠山有仙婆墓在西山烏降山下銅鼓

溪崖相傳有女子名滿者有道行及笄不字能前知吉凶卒葬于此

 九姓長官司唐宋以前俱蠻地元立夷民羅黨九人爲總把至元

𥘉稱為九姓羅氏黨蠻夷長官千户國𥘉改九姓長官司編户五里

 𥘉宣撫奢效忠名其妻曰世綂妾曰世續而無子取親枝崇禮者

撫之萬曆十九年世續鴆崇禮據印自官又養水西安彊臣妻弟阿

利爲子世爭之兵連禍結且二十餘年後以崇禮之弟崇明嗣其官

追印𢌿之而印寔爲安堯臣携之鎮雄矣三十五年都司僉書張神

武質世續于庭而印不可得遂拘繫之惡目閻宗傳等請兵水西來

襲永寜城中有備不得志而移禍于摩尼普市二所焚刼殆盡摩普

乃屬黔省怨蜀甚而大中丞喬公惡堯臣之黨惡也動大兵以驅之

詳見鎮雄下藺局亦從此結矣

 上川東

遵義道開府夜郎與總戎同城而居近以建南有事大將軍移鎮以

遊擊一員代其他材官將領各有差歲抽通省民兵五千名斂其食

餉而已説者謂蕩旣乆當以播供播勿煩内地爲也然盈庭不决則

任事之難耳 漢書南夷君長以十數夜郎最大在蜀侯徼外其國

臨牂牱江江廣數里出畨愚城下按戰國時楚頃襄王將莊蹻從沅

水伐夜郎君至且蘭㭬船于岸而歩戰旣滅夜郎國因留王滇池以

且蘭有㭬船牂牁處乃改其名爲牂牱牂牱繫船筏也武帝時使唐

𫎇通夜郎國於是以夜郎旁小邑立犍爲郡戍轉相饟數歲士罷餓

離暑濕死者甚衆西南夷又數反𤼵兵興擊耗費無功帝患之使公

孫弘往視問焉還言其不便乃且罷獨置南夷兩縣一都尉元狩元

年張騫言使大夏時見蜀布卭竹杖問所從來曰從東南身毒國可

數千里得蜀賈人市或聞卭西可二千里有身毒國于是乃令王然

于柏便始昌等間出西南夷往身毒國至滇道皆為昆明所閉莫能

通身毒及南越反上使𤼵南夷兵且䦨君小邑乃與其衆反漢𤼵巴

蜀校尉擊破之遂平南夷爲牂牱郡夜郎侯始倚南越南越滅恐懼

遂入朝封爲夜郎王昭帝始元元年䍧牱談指同竝等二十四邑凡

三萬餘人皆反遣水衡都尉𤼵蜀郡犍為兵擊䍧牱大破之後始繒

葉榆人復反鈎町侯亡波率其人擊之有功漢立亡波爲鈎町王至

成帝和平中夜郎王興鈎町王禹漏臥侯俞更舉兵相攻䍧牱太守

請𤼵兵誅興等漢以道遠不可擊遣太中大夫張匡持節和解並不

從杜欽説王鳳曰匡使和解蠻夷王侯不從不憚國威其效可見恐

議者選愞復守和解太守察動静有變廼以聞如此則復曠一時王

侯得收獵其衆申固其謀黨助衆多各不勝忿必相殄滅自知罪成

狂犯守尉逺藏濕暑毒草之地雖有孫呉將賁育士(⿱艹石)入水火往必

焦没智勇亡所設施屯田守之費不可勝量宜因其罪惡未成不疑

國家加誅隂勅旁郡守尉練士馬大司農先積調各積要害處選任

職太守往以秋涼時入誅其王侯尤不軌者郎以爲不毛之地亡用

之人信不勞中國宜罷郡放棄其人絶其王侯勿復通如以先帝所

立累世之功不可隳壞亦因宜其萌芽早㫁絶之及以成形然後興

師則萬姓𬒳害矣鳳于是薦陳立爲䍧牱太守至䍧牱乃從吏數十

人出行縣召興興將數千人往立數責因㫁興頭出曉其衆皆釋兵

降興子邪務收餘兵廹脇㫄二十二邑反又擊平之 革陽國志元

鼎二年開䍧牱郡屬縣十七户六萬及晉屬縣四户五千而已公孫

述時三蜀大姓龍𫝊尹董氏與牂牱功曹謝暹保郡聞世祖在河北

使使由畨禺江出朝貢世祖嘉之號爲義郎遵義之名始此方輿云

遵義軍俗以射獵伐山爲業信巫鬼重謡祝好詛盟外癡内黠安土

重舊凡交易刻不爲書契結繩以爲數其桀黠能言議屈服種人者

謂之耆老其婚姻以銅器氊刀弩矢爲禮其燕樂以銅鑼鼓横笛

舞爲樂其所居無城池之固架木為閣聯竹爲壁開窻出箭以備不

虞出入佩刀弩自衛至與華人交易畧無侵犯有禮義之風凡賓客

聚會酋長乃以漢爲貴其民端龎淳固以耕殖爲業天資忠順悉慕

華風矣 寰宇記云西南諸夷漢䍧牱郡地唐置費珍莊琰播郎

夷等州按播州之名始此其地北距充州百五十里東距辰州二千

四百里南距交州千五百里西距昆明九百里無城郭散居村落土

𤍠多霖雨稻粟皆再熟無徭役隋大業末首領謝龍羽據其地勝兵

數萬人四夷述云䍧牱蠻姓謝氏舊臣中國世為本土牧守隋末大

亂遂絶唐武德二年其酋領謝龍羽遺使朝賀授䍧州刺史封夜郎

公勝兵戰士數萬于是列其地爲䍧州屬黔中羈縻後為正郡 寰

宇記云䍧州轄三縣曰建安郎州理曰賓化曰新興其地與播州同

唐書武德二年立𠑽州因是置播䍧等郡梁氏十道志云開元𥘉猶

有此郡後之郡國記錄乃無此名寰宇又云𠑽州䍧牱都尉居之縣

有梓潼底水思王思渝歷代史云𠑽州在䍧州北百十里開元二十

五年其酋趙君道來朝王建僭偽不通中國首領五姓龍方張石羅

而龍氏最人後唐天成二年䍧牱清州刺史宋朝化等來朝其後孟

知祥據西川復不通乾德三年平孟昶五年知西南夷南寧州蕃落

使龍彦瑫等遂來貢詔捘彦瑫歸德將軍南寧州刺史蕃落使開寳

四年彦瑫卒子漢瑭嗣詔襲父職太平興國五年夷土龍瓊琚遣子

并諸州蠻七百四十四人以方物名馬來貢雍熈二年夷王龍漢璿

自稱權南寜州事兼番落使遣䍧牱諸州酋長來獻方物名馬并上

屬孟氏所給符印授漢璿歸德將南寧州刺史其後夷王龍漢 龍

漢𤩊相⿰糹⿱𢆶匹遣使貢方物授漢𤩊寜遠大將軍封 化王景德四年西

南蠻羅甕井都指揮使顔士龍等來貢士龍種落遐阻未嘗來朝今

始至詔館餼賜予如高溪 播州志云唐末南詔陷播州太原人楊

端應募復之遂有其地四傳至楊眙無于維時宋益州刺史楊延昭

之子𠑽使廣西與眙通譜以其子貴遷後之從狄青南征楊文廣郎

延昭之孫也在播州者傳至粲而益大鑑乃其裔云 四夷述云東

謝蠻渠帥姓謝氏南蠻别種在黔州之西數百里地方千里有酋長

卽謝元𭰹也其一族不能女自云高姓不可下嫁貞唐觀三年元𭰹

入朝冦烏熊皮冠(⿱艹石)今之旄頭以金絡額披毛帔韋皮行縢而著履

時中書侍郎顔師古奏言昔周武王天下太平遠國歸欵太史乃集

其事爲王㑹篇今萬國來朝至如此輩章服實可圖寫今請撰王會

圗詔從之開其地爲應州𨽻黔州都督府南謝首領謝疆與西謝蠻

隣接與元𭰹俱來朝拜爲南壽州刺州史後改爲莊州是也其地宜

五榖無文字刻不爲契散則山谷倚樹爲巢居無賦税之事皆自爲

生業刀劒不離其身男女椎髻以緋束之後垂向下冠熊皮披猛獸

南接守宫獠西連夷子北至白蠻按南壽州郎分䍧牱所者或云

楚威王時有莊蹻將甲士二萬人入䍧牱故取莊爲州名開元十道

記有此郡額後之志錄并廢元領縣八皆貞觀以來相次建置永徽

以後併省其名曰石牛南陽輕水多樂樂安石城新安賓化 四夷

述又云西趙蠻在東謝之南并南蠻别種其界山洞𭰹阻莫知里數

南北十八日行東西二十三日行趙氏代爲酋長有萬餘户自古不

臣中國唐貞觀三年遣使入朝至二十一年于此置明州其地東至

夷子西至昆明南至西洱河土俗與東謝同唐史貞元十三年西南

蕃大首領正議大夫檢校蠻州長史⿰糹⿱𢆶匹襲蠻州刺史資陽郡開國公

宋鼎左右大首領朝散大夫前檢校卭州刺史謝汕右大首領⿰糹⿱𢆶匹

攝蠻州巴江縣令宋萬傳界首子弟大首領朝散大夫䍧牱錄事叅

軍謝文經黔中經界招討觀察使王礎奏前件刺史建中三年一度

來朝賀貢方物自後不令隨例入朝今年懇訴稱與䍧牱同𬒳聲敎

獨此排擯自慚恥謹隨䍧牱等朝賀伏乞特賜優諭兼同䍧牱刺史

等授官其䍧牱蠻兩州户口殷盛人力强大鄰側諸畨悉皆敬憚請

比二州每三年一度朝賀仍依䍧牱例輪還差定以才幹位望爲衆

所推者𠑽之勅㫖宋鼎已改官訖餘並依奏 寰宇記曰唐時黔州

都督府管播州下五十三州曰南寜州本清溪鎮唐未置在黔州西

南二十九日行從南寜州至羅殿王部落八日行與雲南接界曰

𠑽州曰琰州曰犍州曰莊州曰明州曰䍧州曰矩州曰清州凡九州

每年朝貢曰牱州襲州峩州蠻州邦州鶴州勞州羲州福州鼓州儒

州鸞州令州郝州普寧州總州郍州勲州功州敦州候州晃州茂龍

州整州懸州樂善州契州添州延州𩀱城州訓州卿州撫水州思源

州逸州殷州南平州盧州姜州稜州鴻州和武州暉州亮州凡四十

四州洞内羈縻而已 土夷考云東至偏橋衛南至養龍坑楚黔二

省界西至瀘州合江縣北至重慶綦江縣俱川省界此今之播州也

明興楊鑑率衆歸附以其地爲播州宣慰司授鑑宣慰使領播州餘

慶白泥容山眞州重安六長官司草塘黄平甕水三安撫司自鑑至

相十世矣嘉靖十七年楊相父子爭職議勘相不敢入播客死水西

萬曆元年楊應龍襲職卽相之子也世有逆德應龍淫殺無忌𥘉黃

平草塘白泥餘慶重安五司凡承襲表箋須宣慰司印文乃達往往

索賄無厭此釁端所由起又其地有七姓之民應龍寄以腹心七姓

又藉龍爲奇貨縻費金錢累巨萬乆之龍覺其欺乃稍稍收其權遂

交讐怨七姓叩閽鳴𡨚且反噬龍矣應龍娶妻張氏失寵其族弟瑞

龍聘田氏應龍强委禽焉萬曆十五年田氏生子方彌月與應龍在

室共語族弟⿰糹⿱𢆶匹龍偶入户遁去應龍見而立斬之田氏曰妾非張何

例視我應龍曰我不殺此奴今效尤𫆀乃立殺張首併剮張之母等

張闔族奏應龍殺妻併妻母兄弟等命下川貴勘處應龍𥘉亦抗拒

不出已聞議撫乃俛首出聽勘勘龍革任罰贖金四萬兎死㑹朝鮮

告急應龍計以征倭贖前愆朝廷可其奏遂得解網然疑畏日甚進

退二十三年應龍子以贖金未完死渝州獄中應龍親率蠻兵駈僧

千餘至𤼵喪二十六年托獻大木所過無不殘滅朝議應龍雖經勘

問皆務姑息非鎮攝蠻夷之策於是 天子赫然震怒命將興師大

集三省之兵猛將謀臣星聚雲合而又特遣總制侍郎邢玠以臨之

貴州支可大撫湖廣江鐸撫偏橋李化龍總督川貴湖廣之師㑹軍

重慶府二十七年正月進兵六月𥘉六日破海龍固二十一日俘入

重慶死于途事平剖播爲二四川遵義府屬三縣一州貴州平越府

屬四縣一州改流設官詳平播全書中 土夷攷又云播州長官司

治附郭長官王姓其地左抵永安驛右抵海龍囤間雜楊氏腹裏播

事訌長官王積祿甘爲應龍死黨亦其勢不得不爾今多屬遵義縣

夷漢民各半 餘慶長官司在司南百六十里元至正間毛㞯從宣

慰楊加禎佂蠻有功授校尉本部長官後改爲餘慶州俾毛氏世爲

土知府州本朝仍為長官司其地接連播州七牌苗巢左抵湄潭右

抵雍水上逹烏江下至岑黃於播最近楊氏不靖毛匪寧宇焉蕩平

後改餘慶縣屬貴州平越府白泥長官司在司東南三百里宋景

定中楊萬從征八播蠻有功授白泥長官元改爲白泥州本朝復

改長官司其地上抵草塘下抵偏橋鎮逺帶其左黄平列其右土田

闊饒士馬强徤實甲諸司與楊氏不睦七姓之一也 容山長官司

在司東三百二十里長官張姓其地界湖貴間於八司中獨爲外服

漢山荒曠土田鹵𤷄中國商販不到其人以射獵爲生以刼殺爲業

自嘉靖間爲臻洞苗所殘破數十年來民夷驁土田荒蕪長官不

能治也舊有湄潭驛蕩平後改湄潭縣屬貴州平越府 眞州長官

司今改真安州詳見名勝 重安長官司在司東南四百里宋元黄

平府地國𥘉頭目張佛保招撫苗蠻有功授正長官馮鐸從宣撫楊

鑑征麻哈有功授副長官多生苗去播最遠原屬黄平故知有黄平

不知有播圗經其地東至宣化司界北至楊義司界各二十里南至

凱里司界十里西至清平縣界五里 草塘安撫司在司東二百二

十里介甕水黃平之間其地環江土饒SKchar2頗有華風宋咸淳間有雲

南貴者商賈入滇因邊警投楊宣慰邦憲為頭目元世祖時雲貴孫

邦佐有戰功授都勻軍民府知府始有草塘地國𥘉宋顯威從楊鑑

歸附改授安撫其地東至黄平司椒溪暖水界西至高平甕水二司

界南至平越衛界北至播州楊梅浪于界 黄平安撫司在司東南

三百里舊爲黄平府實楊鎮子孫世守之元世祖時黄平蠻叛楊宣

慰漢英討平其將羅季明功多遂以土授羅氏改𨽻播州洪武𥘉羅

鏞從楊鑑歸附授黄平安撫其地廣饒險固有城垣足據扼雲貴之

門户為諸司之𬓛帯蓋西南一要境舊設通判一員總轄諸司又設

千户所駐劄司城聽通判調用城中夷漢雜處昔楊酋不道首為與

難者也其地東至湖廣偏橋衛五十里西至貴州平越衛南至清平

衛各三十里北至白泥司界百五十里蕩平改黄平州 甕水安撫

司在司東一百二十里宋紹興間開設長官猶姓景定中進士猶道

明播人蓋其族也洪武𥘉猶恭歸附授安撫密邇于播亦與楊酋交

惡其地東至播四牌界二十里西至黄灘關十五里南至水西界二

十里北至麻子水界二十里蕩平改甕安縣屬平越府

 南平 平茶 邑梅 酉陽

史記高帝爲漢土𤼵夷人還伐三秦秦地旣定乃遣還巴中復具渠

帥羅朴昝鄂度夕龔七姓不輸租税餘户乃歲入錢口四十宋史渝

州蠻者古板楯七姓蠻唐之南平獠也其地西南接烏蠻昆明哥蠻

大小播州部族數十居之治平中熟夷李光吉梁秀等三族據其地

各有衆數千家間以威𫝑脅誘漢户有不從者屠之沒入土田往往

投克客户謂之納身税賦皆里胥代償藏匿亡命數以其徒僞爲生

獠刼掠邊民官軍追捕輙遁去習以爲常密賂黠民覘守令動静稍

築城堡繕器甲逺近患之熈寜三年轉運使孫固判官張詵使兵馬

使馮儀弁簡杜安行圗之以禍福開諭因進兵復賓化砦平蕩三族

以其地賦民凡得租三萬五千石絲綿一萬六千兩以賓化砦爲隆

化縣𨽻涪州建榮懿扶歡兩砦其外銅佛SKchar者𨽻渝州南川縣地皆

SKchar自光吉等平他部族據有之朝廷因𥙷其土人王才進𠑽廵檢

委之控扼才進死部族無所綂數出盗邊朝廷命熊本討平之建爲南

平軍以渝州南川涪州隆化𨽻焉 渝州志云黔涪徼外有西南夷

部漢䍧牱郡唐南寜州䍧牱昆明東謝南謝西趙𠑽州諸蠻相爲聯

屬宋𥘉以來有龍蕃方蕃張蕃石蕃羅蕃者號五姓蕃皆常奉職貢

受爵命治平四年十二月知静蠻軍蕃落使守天聖大王龍異閣等

入見詔以異閣爲武寜將軍其屬二百四十一人各授將軍及郎

熈寜元年有方異三年有張漢興各以方物來獻授異靜蠻軍

漢興捍蠻軍並節度使六年龍蕃羅蕃方蕃石蕃八百九十人入覲

貢丹砂氊馬賜𫀆帶錢帛有差其後比歲⿰糹⿱𢆶匹來龍蕃衆至四百人往

返萬里神宗憫其勤詔五姓蕃五歲聽一貢人有定數無輙増及别

立首領以息公私之擾命宋敏求編次諸國貢奉錄客省四方館撰

儀皆著為式元豐中張蕃乞添貢奉人至三百詔不許故事以七十

人爲額不許七年西南程蕃乞貢方物願依五姓蕃例注籍從之元

祐二年西南石蕃石以定等齎表自稱西平州武聖軍禮部言元豐

著令以五年一貢爲限今年限未及詔特令入貢五年八年紹聖四

年龍蕃皆貢方物龍代於諸姓爲最大其貢奉尤頻數使者但衣布

𫀆至假伶人之衣入見蓋實貧陋所兾者恩賞而已元符二年又有

牟爲蕃入貢詔以進奉人韋公憂憂市公利等爲郎將諸蕃部族數

十獨五姓最著程氏韋氏比附五姓號西南七蕃云

 酉陽宣撫司

隋圗經集語云黔中是武陵郡酉陽地按漢酉陽在今溪州大鄉界

與黔州約相去千餘里今之三亭縣西百九十餘里别有酉陽城乃

劉蜀所置兆漢之酉陽也貞觀地志言劉蜀所置酉陽爲漢酉陽蓋

誤認漢涪陵之地也 寰宇記云酉陽古蠻夷地春秋屬楚地秦昭

王取之𨽻黔中郡漢以酉陽縣地置武陵郡尋置䍧牱郡呉分置黔


陽郡隋以縣屬巴東郡唐武德𥘉徙縣治務川四年招慰司冉安昌

以務川當䍧牱要路須置郡以撫之復於縣理置務州領務川涪川

扶陽三縣至貞觀元年以廢夷州之伏遠寧夷思義高富明陽丹川

六縣廢思州之丹陽城樂感化恩王多田五縣其年省恩義明陽丹

川五縣二年又省丹陽一縣四年改務州爲思州以界内思卭水爲

名其年以涪川扶陽二縣八年又以多田城陽二縣俱割入費州又

廢感化縣十年又以高富縣割入黔州十一年又省伏遠縣但領務

川思王寜夷三縣開元四年又以州東立思卭縣二十五年割寜夷

縣屬夷州天寳元年改爲寧夷郡乾元元年復爲思州黄巢之亂酉

陽蠻叛駙馬冉人才征之有功留守其地五代時中國無主冉氏遂

據之按志宋政和六年復于務川縣置思州領縣三酉陽𨽻焉復陞

爲州知州冉守忠善於撫字酉人懐之元季冉氏世知本州明玉珍

僭據以酉陽州爲沿邊溪洞軍民宣慰司國朝洪武𥘉冉如彪納土

歸附仍爲酉陽州後陞爲酉陽宣撫司令冉氏子孫世襲領石𫆀洞

長官司永樂中改𨽾重慶府建立學校俾漸華習三年入覲十年大

造略比諸郡縣 志云司西北百八十里酉陽山入黔江縣界郡國

志云小酉山入龍標界卽王昌齡謫處也水經註云酉水北岸有㸃

陽縣許愼曰温水南入黚蓋鄨水以下津流注之通稱故縣受名焉

西鄉溪口在遷陵縣故城上五十里左合酉水酉水又東際其故城

北又東逕酉陽故縣南而東出也兩縣相去水道可四百許里於酉

陽合志云司東南九十里三江山江源出酉陽與二小溪㑹合平茶

水東注辰州大江 其地廣袤七百里東至保靖宣撫司界至彭水

縣界南至平茶長官司及思南沿河界各三百里北至大田軍民千

户所界四百里當思南之要衛接荆湘之邊境山磎阻𭰹易爲憑借

古號難治人分三種曰犵獠曰冉家曰南客暖則捕獵山林寒則散

處巖穴借貨以刻木爲契婚姻則累世爲親編户十三里其屬有九

溪十八洞蠻惟是九江後溪西南一𢃄近爲鎮筸苗殘破境土日削

莫克恢復恢常告急于我焉石𫆀長官司酉陽屬地也先朝自宋

楊昌安者𥨸據其地昌安太原楊業之裔宣和間征伐有功蠻人畏

服因世爲石𫆀土知府洪武𥘉楊金隆歸改立長官司設長官二員

皆楊氏世職别設流官吏目一員主其租税附庸酉陽覲貢不親至

京師人織斑布以爲衣佩長刀而捕獵編户二里鎮蠻洞而𢃄五溪

連黔彭而接荆楚東至石凱子界西至平茶司界南至邑梅沙子凹

北至酉陽石閑囤與鎮筸苗密邇地勢孤懸不减于二酉也 志云

石𫆀人呼石版爲巴治南一里巴山言此山多版石也又二里

有石崖土人呼爲密那厓厓下有洞世傳有道人修行其中毎以餅

餌獻遊者在洞中猶見熟麵持出洞外則石矣

 平茶長官司

秦屬黔中郡三國屬呉為黔陽縣地隋屬巴東郡唐武徳𥘉屬思州

天寳間屬寜夷郡五代陷于番宋政和間始得其地置平茶洞元𥘉

改溶江芝子平茶等處長官司𨽻思州安撫司以其地授楊大雷爲

土知府洪武間楊抵剛歸附改授長官司𨽻酉陽宣撫後改𨽻渝州

覲貢賦税大略與酉陽同編户三里所屬有五種夷言語侏離性好

捕獵火炕焙榖野麻緝布巫禱治病歌唱送殯號爲南客 其地廣

袤一百二十里東至石𫆀長官司界一十里西至貴州烏羅長官司

界一十里南至洞仁府界一百里北至酉陽宣撫司界五十里以二

酉爲籓籬石𫆀爲𬓛帶也 志云治南諸葛洞相傳武侯征九溪蠻

信宿洞中石床存焉又云侯於洞中以一握粟秣馬化爲石粟至今

神之西三十里白歲山高聳挿天土人言此山白則有年積雪爲白

也山之水一流入東南名哨溪以溪聲如鳴哨一流入西南爲滿溪

以其水常溢不流治北有高秀山丹崖翠壁望如畵圗土夷攷所謂

地多秀山聳挿翠雲者矣其人驍悍善戰萬曆𥘉年馬湖之役長官

楊光祖之功爲多

 邑梅長官司

宋末太 原楊光甫據其地元改爲拂鄉 以楊氏爲土知府明玉珍

僭據改爲邑梅沿邊洞軍民府洪武𥘉楊金奉歸附立爲長官司編

户五里𥘉𨽻酉陽永樂𥘉改𨽾渝州 其地廣九十里袤三百三十

里東至湖鎮溪千户所界七十里西至貴州烏羅長官司界二十里

南至平頭著可長官司界一百里北至酉陽宣撫司界一百三十里

其人語異蠻音衣穿斑布用木浪槽爲SKchar而舂稻𥹭瀝苦蒿水代鹽

而鮓𪧐SKchar婚姻以午𨾏爲等疾病以巫祝為醫競私𨷖昧公義雖有

勇敢徒以階亂然不能禁筸苗之蠶食也 志云司西南六里壽山

林木叢茂屹立層漢蒼煙翠靄四時不凋東三里黄牛山相傳土官

楊四舟高殿始自烏羅過此見土地膏SKchar宜耕稼因喜椎黄牛以享

衆故司名南八里有韭山昔人遺韭于山顛因蕃衍生韭長丈餘四

時皆有土民未食之西北二十里凱歌河行者至此必謳而渡俗呼

凱過河河干有凱子寨焉

 下川東道

  石砫宣撫司

秦屬黔中郡漢置䍧牱郡晉析爲夜郎郡寰宇記夜郎郡有且蘭縣

漢武時使𤼵南夷兵征南越且蘭不從乃反漢𤼵巴蜀校尉撃破之

遂平南夷以爲䍧牱郡樂史註云今涪州之義泉郡也後周於石砫

地置施州唐改爲清江郡方輿勝覽施州東晉禾桓元誕竄太陽蠻

中築城臨施水號施王城子孫襲王至後周保定𥘉平之以其地置

施州而清江郡𨽻焉州乃施王之餘址故以爲名尋改爲亭州又改

爲庸州又爲清江郡恭帝復置施州土夷攷唐改施州爲清江郡宋

改清江爲南賓縣按唐武德二年分浦州武寧縣西界置南賓縣屬

忠州也武寜今改廵檢司在司北百里外 志云司東北百四十里

有山形如張蓋俗曰石凉傘卽石幢之說也按寰宇記䍧州有建安

縣漢䍧牱郡也有高連石門四十九頭木𤓰諸山有古䍧牱郡城華

陽國志云䍧牱郡上當天井故多雨潦今有古城在郡西卽漢天復

之時所保於此有石潼𨵿華陽國志云且蘭縣西南有地名石潼闗

柱蒲關漢書亦云䍧牱郡有柱蒲關名砫之名本此 志云司治南

五百十里大峯門山兩崖壁立中通行八有古壘按方輿勝覽東門

山在歌羅寨西北五十里東卽夜郎故地古來夷夏分界入貢之門

户也又云竹王祠在歌羅寨西北五十里東門山崇寧間賜靈惠廟

額歌羅寨本夜郎縣唐置珍州乾德四年蠻酋珍州刺史田景遷内

附納土以酉江爲界自是酉江以北所謂夜郎縣故地盡入施州矣

竹玉郎郎侯也 勝覽又云施州驛北有馬公泉未詳志云司西

北二百里外有馬頭山山頂有馬黄廟祝馬伏波黄山谷處篕山谷

入黔州安置取道施州故人慕而祠之  其封域東至黔江縣界二

百里西至鄷都縣界南至武隆縣界各百七十里至忠州界百二十

里編户三里其民悍而好𨷖兵馬稱强間有所調遣輙踴躍趨赴輿

地紀勝云施之地雖雜夷落猶近華風故鄉音則蠻夷巴書漢言語

相混其山岡砂石不通牛犁唯伐木燒畬以種五榖𨺚冬可單盛夏

可裌矣 方輿考云施州蠻者夔路徼外熟夷蓋唐彭水蠻也咸平

中施蠻嘗入冦詔以鹽與之且許其以粟轉易蠻大悦自是不爲邊

患後因饑又以金銀倍實直質于官易粟官不能禁熈寜六年施詔

州蠻以金銀質來者估實值如七年不贖則變易之著爲令熊本經

制淯井事蠻酋田現等内附施黔比近蠻子弟精悍戰𨷖趫㨗朝廷

嘗團結為義勝軍其後瀘州淯井石泉蠻叛皆𫉬其用 夢溪筆談

忠萬間夷人祥符中嘗冦掠邊臣務懐來使人招其酋長祿之以劵

粟自後有效而之者不得已又以劵招之具間紛爭者至有自陳若

某人纔殺掠人遂得一劵凡殺兵民倍之互相計較爲㓂甚者則受

多劵熈寧中㑹之前後凡給四百餘劵子孫相承世世不絶因其爲

盗悉誅鋤之罷其舊劵一㓛不與自是夷人畏服不復犯塞 渝州

志云宋景定中蠻酋大蟲馬仃用同向土壁率帥大敗元兵⿰糹⿱𢆶匹平九

溪洞夷授鎮國上將軍領銅牌鐡印石砫安撫司大使世守其土元

改石砫軍民府尋陞安撫使司後以生夷作亂爲定虎什用𫉬受賞

改陞石砫宣撫使司明玊珍濳據時爲先細牌印授砫石安撫司國

洪武七年克復安撫便馬克用出降次年陞石砫宣撫管轄士民

世襲𨽻嘉靖四十二年改𨽻䕫州 土夷考云施州忠路安撫

司本石砫馬氏姻戚因爭邊界搆殺不蓋馬氏内不和於妻天外

不睦於族人讐殺訐奏動尋干戈非一日矣近又與其同知陳思虞

訐奏繫䕫獄中未結 經略志云重䕫二府所轄播酋石砫等土司

及黔江武隆彭水忠涪建始奉節巫山雲萬等十州縣皆稱關徼與

湖廣施州衞所轄散毛施南唐崖忠路忠建忠孝容美等土司之地

鷄鳴相聞大牙交制𢎞治元年於逹州設兵偹副使綂轄重䕫黔江

等地及湖廣瞿塘施州等衛所正德間藍鄢作亂調各土司征勦因

而覘知蜀道險易居民村落不時出沒行刼施衛官旗貪其子女財

帛之遺相與表裏爲姦違例婚媾故諸夷得逞焉嘉靖十年於黔江

千户所散毛宣撫司中界設立老膺等三闗五堡二十年川湖㑹題

設九永守備官一員施於衛駐劄俾其約東兩省徼上夷司川湖守

廵得胥節制之 北史後周恭帝二年巴西人譙淹扇動群蠻以附

梁蠻師向鎮侯向白虎等應之向五子王又攻陷信州田烏度田唐

等抄㫁江路文子榮復據荆州之政陽郡自穪仁州刺史并隣州刺

史蒲㣲亦舉兵逆命詔田𢎪賀若敦潘和李遷哲等討破之周武成

𥘉文蠻州叛州軍討定之㝷而再令賢向五子王等又攻䧟白帝殺

開府楊長華遂相率作亂前後遣開府元契趙剛等總兵出討雖

頗翦其族𩔖而元惡未除天和元年詔開府陸騰督王亮司馬裔等

討騰水陸俱進次于湯口先遣喻之而今賢方浚増城池嚴設扞禦

遣其長子西黎次子南王領其支屬於江南險要之地置立十城遠

結涔陽蠻為其聲援令賢率其卒固守水邏城騰乃總集將帥謀進

趣咸欲先取水邏然後經略江南騰言於衆曰令賢内恃水邏金湯

之險外託涔陽輔車之援兼復資糧𠑽實器械精新以我懸軍攻其

嚴壘脱一戰不剋更成其SKchar不如頓軍湯口先取江南剪其毛羽然

後遊軍水邏此制勝之計也衆皆然之乃遣開府王亮率衆渡江旬

日攻抜其八城凶黨奔散𫉬賊帥冉承公并生口三千人降其部

衆一千户遂簡募驍勇數道分攻水邏路經石壁城險峻四靣壁立

故以名焉唯有一小路緣而上蠻蜑以爲峭絶非兵衆所行騰𬒳

先登衆軍⿰糹⿱𢆶匹進備經危阻累日乃得舊且騰先任隆州總管雅知其

路蠻帥冉伯犁冉安西與令賢有隙騰乃招誘伯犁等結為父子又

又遺錢帛伯犁等悦遂為鄉導水邏側又有石勝城者亦是險要令

賢使其兄龍眞據之騰又密告龍眞云(⿱艹石)平水邏使其代令賢處之

龍眞大悦遣其子詣騰乃厚加禮接賜以金帛蠻貪利旣𭰹仍請立

効乃謂騰曰欲翻所據城恐人力寡少騰許以三百兵助之旣而遣

二千人銜枚夜進龍眞力不能禦遂平石勝城晨至水邏蠻衆大潰

斬首萬餘級令賢遁走而𫉬之司馬裔又别下其二十餘城𫉬蠻帥

并三公等騰乃積其骸骨於水邏城側爲京觀後蠻蜑望見輒大𡘜

自此狠戻之心輟矣時向五子王據石墨城令其子寳勝據𩀱城水

邏平後頻遣喻之而五子王猶不從命又遣王亮屯牢坪司馬裔屯

𩀱城以圗之騰慮𩀱城孤峭攻未可拔賊若委城遁散又難追討乃

令諸軍周𢌞立柵遏其走路賊乃大駭於是縱兵擊破之禽五子王

於石墨𫉬寳勝於𩀱城悉斬諸向首領生禽萬餘口信州舊居白帝

騰更於劉備故宫城南八陣之北臨江岸築城移置信州又以巫縣

信陵秭歸竝築城置防以為𬓛帶焉天和六年蠻渠冉祖熹冉龍驤

及反詔大將軍趙閻討平之自此蠻群懼息不復爲冦

 川北

  板楯蠻

華陽國志秦昭襄王時白虎爲害自𥘿蜀巴漢患之秦王乃重募國

中有能煞虎者邑萬家金帛稱之於是夷朐䏰廖仲藥何射虎秦精

等乃作白竹弩於高樓上射虎中頭三箭白虎常從群虎瞋恚盡搏

煞群虎大呴而死秦王嘉之曰虎歷四郡害千二百人一朝患除功

莫大焉欲如要王嫌其夷人乃刻石爲盟要復夷人頃田不租十妻

不筭傷人者論煞人者顧死倓錢盟曰秦犯夷輸黃龍一雙夷犯秦

輸清酒一鍾夷人安之漢興與閬中范目從高祖定秦有功高祖因

復之專以射白虎爲事户歲出賨錢口四十故世號白虎復夷一曰

板楯蠻今所謂弜頭虎子者也順桓之世板楯數反太守蜀遒郡趙

温恩信降服於是宕渠出九穗之禾朐䏰有連理之木光和二年

楯復叛攻害三蜀漢中州郡連年苦之遣御史中丞蕭瑗督益州兵

討之連年不克天子欲大出軍時征役疲𡚁問益州計曹考以計略

益州計曹掾程包對曰板楯七姓以射白虎爲業立功先漢本爲義

民復除徭役但出賨錢口歲四十其人勇敢能戰昔羌數入漢中郡

縣破壊不絶若線後得板楯來虜彌盡號為神兵羌人畏忌傳語種

輩勿復南行後建寜二年羌復入漢牧守遑遑復賴板楯破之(⿱艹石)

板楯則芻漢之民爲左祍矣前車騎將軍馮緄南征雖授丹陽精兵

亦倚板楯近益州之亂朱⻱以并凉勁卒討伐無功太守李顒以板

楯平之忠功如此本無惡心長吏鄉亭更賦至重僕役過於奴婢箠

楚隆於囚虜至乃嫁妻賣子或自到割陳𡨚州郡牧守不理去闕庭

遥遠不能自聞含怨呼天叩心窮谷愁於賦役困乎刑酷邑役相聚

以致叛戻非有𭰹謀至計僣號不軌但選明能牧守益其資榖安便

賞募從其利隟自然安集不煩征伐也昔中郎將尹就伐羌擾動益

部百姓諺云虜來尚可尹將殺我就徴還後羌自破退如臣愚見權

之遣軍不如任之州郡天子從之遣太守曹謙宣詔降赦一朝清戢

按此蠻北道巴渠間常有之 寰宇記云漢末天下亂自巴西之宕

渠遷于漢中楊車坂抄掠行號旅爲楊車巴魏武剋漢中李特祖將

五百家歸之魏武又遷于略陽北復號之爲巴氐也 後漢書云板

楯蠻其在黔中五溪長沙間則爲盤瓠之後其在峽中巴梁間則爲

廩君之後按杜光庭錄異記李特字𤣥休廩君之後昔武落鍾離山

崩有石穴二所一赤如丹一黑如漆有人出於赤穴者名務相姓巴

氏有出於黑穴者凡四姓皥氏焚氏栢氏鄭氏五姓偕出爭長於是

務相約以劒刺穴能著者為廩君四姓莫著而務相之劒懸焉又以

土爲船雕畫之而浮水中者曰若其船浮者爲廩君務相船又獨溪

於是遂稱廪君乗其土船將其徒卒當夷水而下至於鹽陽鹽水神

女子止廩君曰此魚鹽所有地又廣大與君俱生可止無行廩君曰

我當爲君求廩地不能止也鹽神夜從廩君宿旦輒去爲飛蟲諸神

皆從其飛蔽日廩君欲殺之不可别又不知天地東西如此者十日

廩君卽以青縷遺鹽神曰嬰此宜之與汝俱生不宜將去汝鹽神受

而嬰之廩君至碭石上望膺有青縷者跪而射之中鹽神鹽神死群

神與俱飛者皆去天乃開玄廩君復乗土船下及夷城夷城石岸曲

泉水亦曲望之如穴狀廩君歎曰我新從穴中出今又入此柰何岸

郎爲崩廣三丈餘階級相承廩君登之岸上有平石長五尺方廩君

休其上投䇿計算皆著石焉因立城其旁而居之其後種𩔖遂繁秦

并天下以爲黔中郡薄賦歛之歲出錢四十萬巴人呼賦爲賨因謂

之賨人也王維送李SKchar州詩賨女輸橦布本此獠蓋南蠻之别種𥘉

出自梁邑之間自漢中逹于卭筰川洞之間所在皆有俗多不辨姓

氏又無名字往往推一酋帥爲主亦不能遠相綂攝父死則子⿰糹⿱𢆶匹

中國之貴族也獠王各有鼓角一𩀱使其子弟自吹擊之按蜀本無

獠李勢時諸獠始出巴西渠川廣漢陽安資中犍爲梓潼山谷間十

餘萬落攻破郡縣爲益州大患自桓元子破蜀之後力不能制又蜀

人東流山險之地多空獠遂挾山傍谷與夏人參居近者頗輸租賦

在𭰹山者仍不爲編户至梁武帝梁益二州歲歲伐獠以自禆潤公

私頤籍爲利後魏正始𥘉梁將夏侯道遷舉漢中附魏魏遣尚書邢

巒爲梁益二州刺史以鎮之其後以梁益二州控攝險遠乃立巴州

以綂諸獠後以巴酋帥嚴始興爲刺史又立隆城鎮管獠二十萬户

所謂北獠是也歲輸租布魏明帝孝昌中據城叛梁益二州遣將討

之攻䧟巴州執始興斬之後梁益入梁自此又屬梁矣後周武帝平

梁益之後令所在撫慰其與華人雜居者亦頗從賦役然天性暴亂

旋致擾動毎歲命隨近州鎮出兵討之𫉬其人以𠑽幾隸謂之壓獠

焉復有商旅往來亦資以爲貨公鄉逮于民庶之家有獠口者多矣

然其種𩔗滋蔓保據巖壑依林走險若履平地性又無知殆同禽獸

諸夷之中最難以道義招懐也依樹積木以居其上多曰干欄干欄

小大隨其家口之數好相殺害多仇怨不敢遠行性同禽獸至于忿

怨火子不相避惟手有兵刃者先殺之若殺其父走避于外求得一

狗以謝其母然後敢歸母得狗謝不復嫌恨若報怨相攻擊必殺而

食之逓相刼掠不避親戚賣猪狗而已亡失兒女一哭便止親戚比

隣指授相賣避賣者啼呌不服逃竄避之乃將買人捕逐(⿱艹石)亡叛𫉬

便縳之但經縳者卽服爲賤𨽻不便敢更稱良矣執楯持矛不識弓

矢用竹爲簧群聚鼓之以爲音節能爲細布色至鮮浄大狗一頭買

一生只性尤畏鬼所殺之人美鬚髯者必剝其靣皮籠之于竹及燥

號之曰鬼鼓舞祀之以求福利俗尚淫祀至有賣其昆李妻孥盡者

乃自賣以供祭焉鑄銅爲器大口寛腹名曰銅㸑甚薄且輕易于熟

食酉陽襍爼獠婦七月生子死則竪棺埋之木耳舊牢西好鹿角

爲器其死則屈而燒之埋耳後小骨𩔖人黑如漆小寒則梧沙自處

但出其靣焉續博物志曰寜國論云蜀中本無獠晉末李雄之亂山

谷洞中壤壤而出轉轉漸大自爲夫婦而益多夫土乾則生蚤地濕

則生蚊積榖則生蠧腐SKchar則生蛆蛆化爲蠅蠅又自生蛆蛆又自生

蠅豈有窮乎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62-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30.djvu/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