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郡国利病书 (四部丛刊本)/册三十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册二十九 天下郡国利病书 册三十
清 顾炎武 撰 清 钱邦彦 撰附录 昆山图书馆藏稿本
册三十一

 黎州 雅州 峨眉县 天全

  黎州

水经注曰江水自筰道与𪷟溪分至蜀都临卭县与布仆水合布仆

自徼外成都西沈黎郡来按沈黎𭅺筰道寰宇记云夷人于大水之

上置藤为桥谓之筰也 蜀记周赧王三十年诛蜀侯绾置守蜀守

张若因取筰及其江南地史记筰都古西南夷自越嶲以东北君长

十以数筰都最大秦时尝为郡县至汉兴而罢自唐𫎇使略通夜𭅺

而卭筰之君请为内臣及汉诛且兰卭君并杀筰侯乃置筰都县注

汉书曰旄牛县岁贡旄牛尾以为节旄也元鼎六年以为沈黎郡至

天汉四年并蜀为两部置两都尉一居旄牛主徼外夷一居青衣主

汉人后汉永平中益州刺史梁国朱辅慷慨有大略宣示汉德威懐

逺夷自汶山以西前代正朔所不加白狼盘木唐丛等百馀国户百

三十馀万口六百万以上举种奉贡称臣仆辅上䟽曰臣闻诗云彼

徂者岐有夷之行传曰岐道虽僻而人不远诗人诵咏以为符验今

白狼王唐丛等慕化归义作诗三章路经卭来大山零高坂峭危峻

险百倍岐道襁负老幼若归慈母远夷之语辞意难正草不异种鸟

兽殊𩔖有犍为郡掾田恭与之习狎颇晓其言辄令讯其风俗译其

辞语今遣从事史李陵与恭䕶送诣阙并上其乐诗昔在圣帝舞四

夷之乐今之所上庶备其一帝嘉之事下史官录其歌焉逺夷乐德

歌诗曰大汉是治与天合意吏译平端不从我来闻风向化所见奇

异多赐缯布甘美酒食昌乐肉飞屈申悉备蛮夷贫薄无所报嗣愿

主长寿子孙昌炽远夷慕德歌诗曰蛮夷所处日入之部慕义向化

归日出主圣德𭰹恩与人富厚冬无霜雪夏多和雨寒温时适部人

多有渉危历险不逺万里去俗归德心归慈母远夷懐德歌田荒服

之外土地墝埆食肉衣皮不见盐榖吏译传风大汉安乐携负归仁

触冒险陕高山岐峻录崖磻石木薄𤼵家百宿到洛父子同赐懐抱

匹帛传苦种人长愿臣仆肃宗𥘉辅坐事免是时郡尉府舎皆有雕

饰画山神海灵奇禽异兽以眩耀之夷人益畏惮焉和帝永元十二

年旄牛徼外白狼楼薄蛮夷王唐缯等遂率种人十七万口归义内

属诏赐金印紫绶小豪钱帛各有差安帝永𥘉元年蜀郡三襄种夷

与徼外汗衍种并兵三千馀人反叛攻蚕陵城杀长吏二年青衣道

夷邑长令田与徼外三种夷二十一万口赍黄金旄牛眊举土内属

安帝増令田爵号为奉通邑君延光二年春旄牛夷叛攻零关杀长

吏益州刺史张乔与西部都尉击破之于是分置蜀郡属国都尉领

四县如太守桓帝永寿二年蜀郡夷叛杀略吏民延熹二年蜀郡三

襄夷冦蚕陵杀长吏四年犍为属国夷冦郡界益州刺史山昱击破

之斩首千四百级馀皆解散𤫊帝时以蜀郡蜀国为汉嘉郡十六

国春秋曰李雄有蜀置沉黎汉源二郡周地图记天和𥘉破羌夷得

此土因立黎州及沈黎县矣寰宇记云隋开皇改黎州为登州炀帝

𥘉废州并其地入临卭郡唐置南登州大足元年割汉源飞越二县

及嶲州之阳山县置黎州神龙三年废闻元三年又置天宝元年改

为洪源郡乾元元年复为黎州领羁縻五十五州僖宗又置永平军

宋复为黎州⿰纟⿱𢆶匹陞平阳军节度领汉源通望二县治在汉源通志云

元属吐蕃等处宣慰司国𥘉洪武八年省汉源县改为黎州长官司

十一年升安抚司并置大渡河守御千户所𨽾四川都司属上川

南道 元和志曰黎州之地关𣲲(⿱艹石)而徼䍧柯处越嶲卭蜀一中樊

直侯宝堂记云全蜀五十馀州沉黎为𬓛喉地以南邻六诏而西

接吐蕃也 后汉书筰都夷其人披髪左衽言语多好譬𩔖居处略

与汶山夷同土出长年神药仙人山圗所居也蜀郡记曰诸山夷獠

子娠七月生生时必临水儿出便投水中浮则取养沉则弃之按沉

黎之名或取此而乐子正以为黑水所经矣宋史黎州诸俗尚鬼

主祭者为鬼主其酋长号曰都鬼王 宋郡守余授朱缨堂记蛮商

越驵毡裘椎髻交错于阛阓中寰宇记畨部蛮夷混杂之地元无市

肆每汉人与蕃人博易不使见钱汉用绸绢茶布蕃部用红椒盐马

之𩔖 志云国𥘉安抚副使马芍德筑沉黎城今司治也沉黎驿在

其北二里而汉唐宋之黎州则理在汉源县今废为镇去司南二十

五里 寰宇记云汉源县汉沉黎县地宋立郡于此隋仁寿四年

县以大川之源为名长安四年巡察使殷祚奏置黎州后刺史宋干

㣲奏废入雅州开元三年又置黎州以县来属按此𭅺旧黎州也

方舆胜览云黎城中有汉越嶲太守任贵蜀汉姜维赵云马忠诸祠

又有玉渊书院宋开禧𥘉知县薛绂建志云废汉源东有唐三王墓

唐史卭黎间有三蛮王使伺南诏卒葬于此盖恭化王刘志辽和义

王郝全信遂宁王杨清远也北梦琐言卭黎之间有浅蛮焉世袭

王号曰刘王杨王郝王岁支西川衣赐三千金俾侦云南动静云南

亦资其觇成都盈虚恒持两端而求利焉遇元戎十车𭅺率界上酋

长诣府庭号曰叅元戎不察自谓威惠所致具来叅必濳禀于都押

衙以候可否或元戎慰抚稍至乖方𭅺教其纷纭于时帅臣多文儒

不欲生事都押衙席其利亦要姑息故蛮夷得以慿陵无忌一建始

镇蜀绝其旧赐斩都押卫山行章以徇卭峡之南不立一堠不戍一

卒十年不敢犯境末年命大将征徼外蛮为三王泄漏军机于是召

而斩之时号英㫁边患屹然矣 舆地纪胜云黎州𥘉设茶马买马

两务成都则市于大黎珍叙等州号川马五代王建大阅于星宿山

官马八千私马四千建起家骑士有国之后于文黎雅茂等州市胡

马十年之间逺及兹数按通略韩亿知益州移永康鬻马场于州黎

境上以灌茂地接蕃部岁来互市觇我西川故徙于此旧载在川南

以今度之与大渡河相近但今市马者由川北之中江县而转贩入

雅其时势与事不同如此 志云圣钟山下有古城昔人于山

中闻钟声及五色光㻕之而得巨钟故曰圣钟山城即古黎州城也

又云古黎州城在大渡河外按元和志南唐以来徙治在大渡河内

而水源在城外韦皋始筑今城东西南三面邻绝涧惟北面稍平地

多井泉与诸城镇戍烽火相通诚西南之要险矣 志云韦皋所筑

土城国𥘉安庆侯即故址砌为石城今大渡河守御千户所也在司

治西北关隅 大渡河源出吐蕃经黎州城南九十里东注嘉定入

于江临河有大渡巡检司戍之隋大渡县设焉今废为镇若唐之大

渡县则在芦山县界方舆云唐时大渡之戍一不守则雅黎卭嘉

成都皆扰宋𥘉建隆三年王全斌平蜀以圗来上议者欲因兵威复

越嶲艺祖以玉斧画此河曰外此吾不有也于是为黎之极边昔时

河道平广可通漕船自玉斧画后河之中流忽陷下五六十丈水至

此澎湃如瀑从空而落舂撞号怒波涛汹涌船筏不通名为噎口殆

天设险以陷夷狄也父老云旧有寨将欲载杉不板由阳山入嘉定

贸易以数片试之板至噎口为水所舂没须㬰片片自𣲲水浮出蛮

人闻之益不敢窥伺矣 寰宇记云大渡河在通望县南一十五里

自吐蕃界经雅州诸部落至当州东流入县界志云废通望县在司

治东南九十里其北有罗目溪水入峨眉有通望山自大渡河南与

众山相连入嶲州按通望本汉旄牛县地在大渡河北汉水西今有

古旄牛城在俗呼为牛头城语讹也隋大业二年改为阳山县因县

南朝阳山为名矣志又云大渡镇西有阳山废县唐𥘉属登州后属

黎州也 十道志云隋仁寿四年罢大渡镇置登州大业二年废登

州又立阳山镇唐武德元年改置阳山县属登州贞观二年割属嶲

州开元𥘉改为登台县贞元五年十月剑南节度使韦皋遣将王有

道等与东蛮两林苴那时勿邓萝冲等帅兵于故嶲州登台北谷大

破吐蕃青海猎城二节度杀其大兵马使乞SKchar遮遮悉多杨朱斩首

二千馀级其投崖谷赴水死者不可胜数生擒笼官四十五八𭣣𫉬

器械一万馀事马牛羊一万馀头疋遮遮者吐蕃骁勇者也或云尚

结赞之子频为边愚自其死也官军所攻城栅无不降下蕃众日却

数年间尽复嶲州之境贞元十三年五月十七日吐蕃于剑南山马

岭三处开路分军下营仅经一月进军逼台登城嶲州刺史丰高任

率领诸军将士并东蛮子弟合势接战自朝至午大破犬戎生擒大

笼官七人阵上杀𫉬三百人馀𬒳刀箭者不可胜纪𭣣𫉬马畜五百

馀头匹器械二千馀事太和六年李德𥙿复修卭崃关移嶲州于台

城以捍蛮夷 华阳国志云台登县有孙水一曰白沙江入马湖水

水经注孙水出台高县𭅺台登县也南流迳卭都县又南至㑹无入

(⿱艹石)水 志云孙水俗谓之长河天全长河西以在孙水之西也九州

要记曰台登县有奴诺川鹦鹉山黑水之间若水出其下𭅺黄帝子

昌意降居处水经曰(⿱艹石)水出蜀郡旄牛徼外东南至故关郦善长注

曰按山海经南海之内黑水之间有树名曰若木有(⿱艹石)水出焉又云

灰 -- 灰 野之山有树焉青叶赤华厥名若木生昆仑山西附西极也淮南

子曰若不在建木西木有十华其光照下地故屈原离骚天问曰羲

和未扬若华何光是也然若水之生非一所黑水之间厥木所植水

出其下故亦受其称焉(⿱艹石)水沿流间关蜀土黄帝长子昌意德劣不

足绍承大位降居斯水为诸侯娶蜀山氏女生颛顼于其野有圣德

二十登帝位承少皡金宫之政以水德宝历矣 水经注又云大渡

水出徼外至旄牛道南流入于若水又迳越嶲大筰县入绳山海经

曰巴遂之山绳水出焉东南流分为二其一枝东柔广县注于江其

一南迳旄牛道至大筰与(⿱艹石)水合自下亦通谓之绳水矣 寰宇记

云废飞越县本沉黎之地唐仪凤四年分汉源于飞越水置县属雅

大足元年属黎州按志飞越山下有唐时三雕城𭅺三交城也疑

𭅺古飞越县矣又云唐飞越县在旧县西北百里飞越山下其山两

面接羌夷为沉黎西境要害之所 方舆云汉水𤼵源自飞越岭寰

宇记云汉水在汉源县西百二十里从和姑镇山谷中经飞越县界

至通望县合大渡河不通舟船毎至春冬有瘴SKchar中人为疟疾志云

汉水俗呼流沙河源出越山流经司南二里东入于江 方舆云废

琉璃城在大渡河南太和五年节度使李德𥙿筑以蛮界琉璃溪为

名也赞皇又筑伏义城以制大渡清溪之险按今司南九十里有古

溪清关乃韦皋所凿以通好南诏者自此出卭部经姚州而入云南

谓之南路在唐为重镇焉五孙樵云田在宾将军利严道三年能

条悉南蛮事为樵言曰巴蜀西通于戎南逼于蛮宜其有以制之者

当广徳建中间西戎饮马于岷江其众如蚁前锋魁徤皆擐五属之

甲持倍寻之㦸徐呼按歩且战且进蜀遇鬬如植横堵罗戈如林𤼵

矣如虻皆拆刅吞镞不能毙一戎而况陷其阵乎然其戎兵践吾地

日𭰹而疫死者日众𭅺自度不能留亦辄引去故蜀人为之语曰西

戎尚可南蛮残我自南康公凿清溪道以和群蛮俾由蜀而贡又择

蛮子弟聚于锦城使习书算业就辄去复以他继如此垂五十年不

绝其来则其学于蜀者不啻千百故其国人皆习知已蜀土风山川

要害文皇帝三年南蛮果能大入成都门其三门四日而旋其所剽

掠自成都以南越嶲以北八百里之间民畜为空加以败卒贫民持

兵群聚因缘劫杀官不能禁由是西蜀十六州至今为病自是以来

群蛮常有屠蜀之心居则息畜聚粟动则练兵讲武而又俾其习于

蜀者伺连帅之间隙察兵赋之虚实或闻蜀之细民苦于重征且将

启之以幸非常吾不知群蛮此举大剑以南为国家所有乎每岁𤼵

卒以戍南者皆成都顽民饱稻饫豕十九如瓠虽知钲鼓之数不习

山川之险吾尝伺其来朔风正严缓歩坦途日次一舎固已呀然污

矣而况历重阻即严程束甲而趋拔㦸而𨷖𫆀加之为将者刻薄以

自入馈餫者纵吏以䑕𥨸县官当给帛则以苦而易良当赈粟则以

砂而粒如此则边卒怨望之不暇又安能殊死而力战乎此巴蜀

所以为忧也樵曰诚如将军言苟为国家计者孰(⿱艹石)诏严道沉黎越

嶲三城太守俾度其要害按其壁垒得自募卒以守之且兵籍于郡

则易为役卒出于边则习其险而又各于其部缮相美地分卒为屯

春夏则耕蚕以资衣食秋冬则严壁以俟其冦虏连帅即能督

之岁遣廉白吏视其卒之有无劾其守之不法者以闻如此则县官

无馈餫之费奸吏无因缘之盗兵足食给卒胥无怨于将军则如之

何田将军曰如此何患遂书以记之按予议撤威茂戍军听其自募

寔本此策而日后有求复者读是书庶几了然矣 志云司治五里

有卭徕山言卭筰之人入蜀从此山而来也亦界山矣汉书作郲华

阳国志作崃水经作来开路记作莱其说不同方舆胜览距州七十

里卭崃关昔有杨氏妇造阁其上傍有阁道碑水经注云汉武元封

四年以蜀郡西部卭筰县理旄牛道天汉四年置都尉主外羌在卭

来山表自蜀西渡卭筰其至崄有弄栋八渡之难杨母阁路之岨是

也 汉书王阳为益州刺史行部至卭崃九折坂叹曰奉先人遗体

奈何数乘此险后以病去及王尊为刺史至其坂问吏曰此非王阳

所畏道𫆀吏对曰是尊叱其驭曰驱之王阳为孝王子尊为忠臣今

有祠在山下又有叱驭桥在司境内太守李石为碑记云九折坂峻

绝造天曲𢌞九折乃得度其巅九夏凝冰冬绝行迹也 按九折坂

地里诸书以为在百丈驿想必后人移置近界矣 胜览云笋筤山

在州西北五十馀里有前筤后筤以山多笋故名春时州人百十为

群入山斸取绍兴间始立笋租以赡学岁𭣣缗钱八十千土人名为

钱筤山 胜览又云白崖山在州西北二百五十里山外即生畨界

崄峻不通人迹志云西在北二十里山之右有风穴如井不知浅𭰹

穴口四围津津如汗间有SKchar出腾空如白云须㬰风起怒号如雷里

人见云即知威SKchar散则风定细则风小盛则风猛窒其穴风虽少而

民多瘴开之风如故而瘴亦衰山之北又有穴大如车轮俯而入其

中空阔数十歩泉声琮琤石髓凝结其幽致不可名状俗呼仙人洞

𭅺此 张华博物志云蜀南沉黎高山中有物似猴长七尺能人行

名曰玃路见妇人辄盗之入穴俗呼为夜乂穴西畨部落最畏之按

寰宇记谓在汉源县境或𭅺卭崃山中𫆀记又谓山峡有一石洞壁

间有夜乂像工人祠之号穿崖将军洞按在今庆历乡 寰宇记唐

乾元中黎州所綂五十五州皆徼外生獠羁縻而已其名曰罗岩州

索古州秦上州辄荣州剧川州合钦州下蓬州柏坡州博卢州明川

州胣䏢州蓬矢州大渡州米川州木属州河东州诺筰州甫岚州昌

明州归化州象川州藂夏州和良州和都州附树州东川州上贵州

滑川州北川州古川州甫萼州北地州苍荣州野川州卭陈州贵林

州䕶川州牒琮州浪弥州𭅺郭州上钦州时蓬州俨马州撅查州卭

川州䕶卭州脚川州开望州上蓬州北蓬州剥重州乆䕶州瑶剑州

明昌州按只五十四州少一州承旧唐书之误也时代已远或鞠为

丘𭏟或荒为部落或为关堡别名皆不可考 经略志曰黎雅诸夷

𭅺天全六畨诸部散居二州之间者宋时屡为边患孝宗乾道四年

威州保寜县SKchar知风流等部欲入抄掠知县张文礼闭绝蛇浴山路

不许来往畨从蛇浴岭后斫生路至村攘劫宣抚司委知永康军李

繁等讨之蕃部来降十一月砂平蕃首高志良至碉门互市与民居

𨷖山鹧不胜乃诣寨官喻炳陈诉炳决责之志良衔恨去明年正月

来攻碉门制置司遣李俊御之兵未至志良已有悔意欲偿还所烧

庐舎更以钱赎罪守臣不能身任其事付之兵官兵官既欲邀功而

喻炳亦觊报怨遂濳入砂平焚其屋庐蕃人𥘉皆濳伏官军乘势掳

掠蕃鸣角聚众以出遂失利蕃人追至荣经芦山而还乾道九年

羌吐蕃奴儿结等坐黎州负其马价侵掠安静寨推官黎商老等御

之败死安抚司委钤辖李彦坚往援始赴州悔罪买马如故十一月

复犯安静至大小𭐏杀虏军民千馀黎州守郡降年及通判吕宜之

招卭部川蛮兵并力击之乃遁淳熙二年五月奴儿结等同元虏汉

人诣州州犒之然以互市乆不得通方怨望而白水寨将王文才又

与婚姻诱之抢掠和黎州陆柬之计枭文才于市我明于黎州设安

抚司天全六蕃设招讨司盖以夷治夷之意也自洪武至今边方以

静雅州所属与招讨夷人或时有争讼者盖境土相连势使然耳

四夷考云洪武𥘉黎州长官司土舎马芍德征讨有功加陞安抚司

以芍徳为安抚副使万历十九年副使马祥无后其妻瞿氏掌司事

取瞿姓子抚之将有他志祥侄土舎应龙居松坪遂兴兵攻城取印

畨众因而乘㑹剽劫于时叅将呉文杰方有征东之役移师剿平之

二十四年奏将该司降为土千户所安抚降为千户于司南三十里

大田山𭐏立千户所俟应龙之子新受承袭司署改为雅黎游击府

上七枝编为民户属大渡河千户所当差下七枝仍旧属松坪马氏

约东焉大抵司东三十里为天冲山险绝无路止通樵采而已唐古

木碑所云沉黎界上山林参天岚雾晦日者也西二十里为黑崖关

外系本司管辖上七枝等夷又一路由椒子冈至冷碛寨直抵长河

则为大西天乌思藏进贡路南去大渡河可八十里中立文武销瘴

香树黑石流沙等堡直抵泸河近河有避瘴山夏秋之交境多岚瘴

飞鸢群集至立冬前瘴已乃飞去土人避瘴恒以鸢为候故名销瘴

山也东南则安抚所辖下七枝熟夷之界其名曰落凶曰吽哄曰沙

骂曰俺立曰母姑曰阿辉曰他他又自炒米城以抵松坪寨连接峨

眉凡三百六十里高山峻坂密树𭰹箐为安抚族人居之按九州志

黎州石楼之地多长松不生杂木即松坪寨是也志云司南百里临

大渡河有皋韦所筑要冲城俗呼沙米寨亦作炒米城矣 峨眉

峨眉县边邻松坪木𤓰大小赤口等处原设六郷西南二面临夷三

十里至高桥十里至土地关二十里至龙池场二十里至大围关及

中镇巡检司五里至铁索桥五里至射箭下坪三里至射箭上坪此

县之旧界也 坪外八里至黑龙溪四里至虎皮冈始分雨岐右路

由上马胜溪金至口厂为卭部司新附籍之民名归化乡有阳化堡

设焉由金口厂二十里至楠木园五十里至天池八十里至万家石

三十里至松坪则黎州土舎马应龙所居矣左路由下马胜溪至古

金寺渡中镇河有中镇巡检戍之又十七里而至太平墩墩又两岐

右路过杨村行百里乃至猡𤞑猡𤞑亦新附夷种也左路上蛮鬼

冈势险峻树木丛杂入冬徂春烟雾不𭣣雨雪层积即夷人亦鲜踪

迹又十五里至空不即永宁墩八里乃至栖鸡坪今筑平夷堡处城

池候馆咸备焉由栖鸡五里至冷溪二十里至𤍠水河十里至四百

囤又二十五里而至西河设有镇远墩过墩四十里为杀马悬崖峭

壁中逼河流人过此者两头牵索缘索而歩至山下处名为溜马漕

又五十里则木𤓰夷种之巢穴也木𤓰有二有小木𤓰旁通西赤口

去暖歹只二日过木𤓰桥头稍前十里为大木𤓰即今三枝降夷处

所一枝凶𤓰一枝匪𤓰一枝卜特𤓰过大木𤓰五十里为利济山极

高峻与大凉山相接又五十里至大赤口口外则马湖之地矣

之先分自大赤口凡十二枝腻乃卜特其最著者世居西河属马湖

土官安氏钤辖自改流日诸𤓰叛入卭部归岭氏其地自西河至大

小赤口凉山雪山等处周圉蟠据北连建城越西接嘉峨南通马湖

窟穴蹊径四藏而八逹焉嘉靖末诸𤓰畜牧蕃盛心怀内扰卭部长

官岭柏已不能驭及死其妻马氏为政腻乃虐柏等叛出凉山㑹同

西河匪𤓰白禄出沙坪于是嘉峨犍为一带邻边居民不能安枕建

昌上下南三道督卭部𤼵兵至茜鸡坪截杀之我师未集濳从冷溪

而渡直捣茜鸡坐制我死命而𤓰锋于是益炽矣乃议大征分为建

越马湖中镇三路而进直捣巢穴𤓰始惶骇请降㰱血自誓不复反

主将檄令各推酋长纳贡罢兵于是凶𤓰推牛撒为长匪𤓰推阿书

为长卜特推阿魁为长愿各约束其部落永作属夷岁贡良马三匹

匹输三金峨眉县为进之十三枝𤓰夷积聚虚实牛多不过六七十

头马四五十匹羊二三百𨾏耳岁费官兵粮饷三千二百五十两有

奇恢复侵占田地自七盘子至米麻岭共四千八百六十四亩岁徴

租可四百四十七石有畸说者谓其常圗恢复云 雅州 禹贡和

夷底绩雅安志云和水在州南四十里源出蛮界罗岩州而入平羌

江圗经云和川路在严道县界西去吐蕃大渡河五日程从大渡河

西郭至吐蕃松城四日程羌蛮混杂连山接野鸟道蟠空不知里数

 寰宇记云雅州管和川夏阳等羁縻四十六州其首曰罗岩州去

当道四百八十里曰当马三井东锋名配钳恭斜恭画重罗林笼羊

林波林烧龙蓬索古敢川惊川蜗眉木烛百坡以上十八州去雅州

近者四百馀里远者不及五百里去罗岩自一里至六十里为极惟

当马去罗岩二百里焉 曰当品严城中川钳矢昌磊钳并百颇㑹

野以上八州去雅州近者二百六十里逺者六百三十里去白坡近

者三里远者六十里 曰当仁推海作重祸林诺筰金林平恭布岚

欠马罗蓬以上十州去雅州近者五百七十里远者六百二十五里

去㑹野近者三里远者六十里通罗岩共三十七州和川路之界也

具次曰论川州去当道五百八十里曰远南州去让川州二十五里

至州五百六十里卑卢州去䕫龙州二十里至州五百六十里䕫龙

州去卑卢州二十里至州五百六十里耀川州去金川州一十五里

至州五百六十里金川州去耀川州一十五里至州五百六十里五

东嘉梁州去金川州二十里至州五百六十里西嘉梁州去东嘉梁

州一十五里至州五百六十五里通论川共九州夏阳路之界也

寰宇记云贞元中吐蕃七部落来降界近雅州因安置于和川等路

其名曰吐蕃笼官杨矣蓬费东君等部落六十人在蛮宿川安置吐

蕃业城首领笼官刘矣本等部落在本部安置吐番㑹野首领笼官

高万唐等部落在本部安置吐蕃逋租城首领笼官马东煎等部落

在夏阳路安置吐蕃国师马定得并笼官马德唐等部落在欠马州

安置吐蕃嘉梁州降户首领笼官刘定等部落在夏阳路安置吐蕃

嵬笼城首领铄罗莽酒等部落在和川路安置按宋史雅州西山路

蛮有部落四十六唐以来皆为羁縻州太平兴国𥘉首领马令膜等

来贡并上唐朝敕书告身凡七通咸赐冠带其首领授以官 上南

志云雅州通西畨路有三曰灵关碉门始阳也而碉门最为要害按

灵关镇在卢山县北八十二里蜀都赋廓灵关而为门是矣四夷考

云碉门等处安抚司元时设在雅州寻改吐蕃宣慰使司国𥘉宣慰

余思聪王德贵归附始降司为州又碉门百户所设近天全六畨之

界所有茶课司以平互市之官也志云始阳山在芦山县东十里

俗呼罗绳山寰宇记以为䝉山西魏置始阳县于此杨用修云史记

西南夷传自嶲以东北君长以十数斯筰都最大注斯及筰都二国

名也徙音斯相如难蜀文略斯榆谓斯与楪榆也此斯即南西夷之

徙玉篇作鄋注狄国夏为防风氏周为髳汉之賨地在蜀之边也

 图经卢山县新安乡五百馀家獠种也其妇人娠七月而产置儿

向水中浮者取养沉者弃之千百无一沉者长则拔去上齿加狗牙

各以为华饰今有四牙长于猪牙而唇高者别是一种能食人无长

齿者不能食人俗信妖巫击铜鼓以祈祷焉土夷考云荣经县界

悬厓栈道之间有杂道长官司及飞越庙县西北有紫眼夷编氓殆

半里其地名紫眼关与西畨相接广可四十里袤百里自瓮溪飞水

小路直透冷碛畨以上关堡大渡河官军戍之东西峻岭中流一河

大𭐏筒车等五姓夷结茆以居五姓各立老人有讼不立公庭惟听

老人处分而已然赋税亦不后时盖为茶商捷径有利焉正西万里

干河直通碉门则天全招讨之地矣 陈子昻谏雅州讨生羌书将

仕𭅺守麟台正字臣陈子昻昧死上言𥨸间道路云国家欲开蜀山

自雅州道入讨生羌因以袭击吐蕃执事者不审图其利害遂废梁

凤巴蜒兵以狗之臣愚以为西蜀之祸自此结矣臣闻SKchar生必由怨

起雅州边羌自有国以来未尝一日为盗无罪受戮其怨必甚怨甚

惧诛必蜂骇西山西山盗起则蜀之边邑不得不连兵备守乆兵不

解则蜀之祸构矣臣阃吐蕃桀𭶑之虏君长相信而多奸谋自敢抗

天诛以来向十二馀载大战则大胜小战则小胜未尝败一队亡一

矢国家往以薛仁贵郭为虣武之将屠十万众于大非之川一甲不

归又以李敬玄刘审礼为庙廊之宰辱十八万众于青海之泽身为

因虏是时精甲勇士𫝑如雷云然竟不能擒一戎馘一丑至今而关

陇为空今乃欲以李处以为将驱憔之兵将袭吐蕃臣𥨸忧之而为

此虏所笑且夫事有求利而得害者则蜀昔时而通中国欲秦惠王

欲帝天下而并诸侯以为不兼賨不取蜀势未可举乃用张仪计饰

美人谲金牛因间以啖蜀侯果贪其利使五丁力士凿山通谷栈褒

斜置道于秦自是险阻不关山谷不闭张仪蹑踵乘便纵大兵破之

蜀侯诛賨邑灭至今蜀为中州是贪利而亡此往事也臣闻吐蕃羯

虏爱蜀之珍富欲盗之已有日矣然其势不能举者徒以山川阻绝

瘴隘不通此其所以顿饿狼之喙而不能𥨸食也今国家乃乱边羌

开隘道使其𭣣奔亡之种为向导是以借冦兵而为贼除道举全蜀

以遗之此危道也蜀西南一都㑹国家之宝库天下珍货聚出其中

又人富粟多顺江而下可以兼济中国今执事者乃图侥幸之利悉

以委身西羌得西羌地不足以稼穑财不足以富国徒杀无辜之众

以伤陛下之仁糜费随之无益圣德又恐侥幸之利未可圗也夫蜀

之所宝恃险者也人之所安无役者也今乃开其险役其人险开则

便冦人役则伤财臣恐未见羌戎已有奸盗在其中矣往者益州长

史李崇真将图此好利传檄称吐蕃欲冦松州遂使国家盛军以待

之转饷以备之未二三年巴蜀二十馀州骚然大弊竟不见吐蕃之

面而崇真赃钱已计巨万矣蜀人残破几不堪命此之近事犹在人

口陛下所亲知意者必有奸臣欲圗此利复以生羌为计者哉且蜀

人尪劣不习兵战一虏持矛百人不敢当又山川阻旷去中夏精兵

处远今国家(⿱艹石)击西羌掩吐蕃遂能破灭其国奴虏其人使其君长

系首北阙计亦可矣(⿱艹石)不到如此臣方见蜀之边陲不守而为羌夷

所横𭧂昔辛有见𬒳髪而祭伊川者以为不出百年此其为戎乎臣

恐不及百年而蜀为戎也

 天全六畨招讨使司

古氐羌之地晋以前无闻焉宋齐梁土豪迭相雄长名属益州西魏

为始阳县地属𫎇山郡后周因之隋𥘉郡废属雅州唐为羁縻州隶

雅州都督府总志云五代王孟之间有高曩阁藏杨夹失朵只儿二

酋归附始置碉门黎雅长河西鱼通寜远六军民安抚司宋隶雅州

元宪宗时复置六安宣抚司属吐蕃等处宣慰司后改六畨招讨司

又分置天全招讨司国𥘉并天全六畨招讨使司隶四川都司 其

地东西广百九十里袤二百一十里东至雅州界五十里西至长河

西司百四十里谓之干溪南至荣经县界六十里北至灵关道及董

卜韩胡百五十里去成都五百四十里为南诏之咽喉辖部落凡六

曰马村苏村金村杨村陇东村西碉村或谓六畨之名始此非五代

碉门黎稚等六名也 上南志云洪武六年诏西夷酋长至京授职

赐印因俗为治立都指挥使司二曰乌思藏曰朵甘指挥使司一陇

答卫也宣慰司三朵甘及董卜韩胡长河西鱼通寜远也招讨司六

万户府四及别思寨安抚司木瓦都指挥葛刺汤千户诸部落是为

三十六种以时朝贡焉 志云天全招讨司设在碉门城即元之碉

门安抚司也中有碉门百户所属雅州千户设在正副二招讨及朵

甘宣慰界渡河以西又有真官招讨司及鱼通安抚冷碛十八寨为

三十六种畨夷出入之路 志又云司治有诸葛武侯庙治东二十

里有卧龙山传相武侯征孟𫉬驻宿其上又十里有泉从石龙口喷

出谓之龙泉其源𤼵大悲寺内寺在司东四十里又十里则多功山

也昔大禹䟽凿以通峡水故名志又有镇西山姜维伯约驻师其下

在司东二百十里又二十里有女城山相传杨招讨家女将守此垒

䂖为城尚存又有玄白厓皆出圣灯芝莫玄高峻清绝在东南

八十里白厓矗立如雪在司南里馀近白厓又有玉垒穷冬积雪土

人以玉堡呼之圗经自长河西至董卜寨二百馀里皆绕雪山而行

路由打箭炉而进有哈日寺在乌思藏中元世祖欲郡县六畨之地

以吐蕃僧八思巴为大宝法王帝师领之嗣者数世其弟子赐号司

空司徒国公佩金章玉印前后相望大宝法王而下有大乘法王阐

教王阐化王䕶教王䕶法王通谓之乌思藏六畨也以其地连天竺

有大西天小西天之域焉雪山尽处有大鐡围山山有法佛德行刺

麻等寺 游梁杂记云乌思藏所产细画泥金冰幅佛像铜渡金佛

像金塔舎利各色足力麻铁力麻氆氌左髻犀角珊瑚唵叭其贡道

由董卜韩胡长河西朵甘思之境自雅州入京大乘大宝二法王差

僧徒阐化阐教𥙷教赞善进之 志云天全男不习工艺妇不事纺

绩惟以耕种为业畨汉淆居碉房绝岭治化礼义日生

 下川南

叙马泸通开府马湖綂辖叙泸二卫乌𫎇乌撒东川镇雄永寜等府

司叅将一员驻札永宁游击一员驻札建武寔左右之但永宁者兼

贵州迤西等处地方故称川贵叅将云汉书西南夷传唐𫎇至夜𭅺

夜𭅺旁小邑贪汉缯帛以为汉道险终不能有也乃且听𫎇约还报

以为犍为郡治道自僰道至牂柯水经若水又东此至犍为朱提县

西泸江水郦道元曰朱提山名也应劭曰在县西南以氏焉犍为属

国也在郡南千八百许里建安二十年立朱提郡郡治县故城郡西

南二百里得所绾堂琅县西北行上髙山羊肠绳屈八十馀里或攀

木而升或绳索相牵而上缘陟者(⿱艹石)将阶天又有牛叩头马抟颊坂

其艰险如此也 旧志唐置晏高筠定连蕯巩等十四州隶戎州都

督府唐未废四州存十州宋神宗时十州夷内附隶泸川郡前晏高

等州皆在焉元置戎高巩筠连四州𨽾叙州宣抚司至元十三年

抚使昝顺招谕酋长得兰纽得贡卧等率众归附因设大𭐏总管府

得兰纽授都总管得贡卧充同知其罗星长官以黎州同知李奇为

之上下罗计二千户俱得姓者为之 舆地志曰叙州三路蛮西北

曰董蛮正西曰石门部东南曰南广蛮董蛮在马湖江右僰侯国也

其酉董氏南广蛮在庆符县石门蕃部与监洮土羌接按唐兴播等

十二州之地其人精悍善战𨷖自马湖南广诸族皆畏之盖古浪稽

鲁望诸部也 志云宋大观中夷酋罗永顺杨光荣李世恭等各以

地内属诏建滋纯祥三州在庆符县西元史四十六囤蛮夷所领豕

蛾夷地在庆符南唐定州之支江县也其长官司在高县西三十里

落騒乡文献通考云獠蛮不辨姓氏所生男女长幼次第呼之其丈

夫称阿谟阿改妇人阿夷阿等之𩔖今稍从汉俗易为罗杨等姓依

树积土以居其上名曰杆栏杆栏大小随其家之口数杆栏即夷之

榔盘也制略如楼门由侧辟构梯以上即为祭所馀则以寝焉又云

夷有姓氏男织班布纒头衣裳俱如华制行纒以班布为之女绾发

为髻纒以班带𬖂纒用银两耳各穿两孔上贯SKchar2下贯环富者叠贯

之衣尚左衽下着桶裙间以组彩长覆膝下𥘉娶不论物采惟通媒

妁杀牛豕以为礼即引归惟老死后方大索婚价饮食喜啖蝌蚪又

云僰有姓氏用白练纒头衣尚青碧背领𬒮缘俱刺文绣裳袴覆膝

亦织班带以为行纒尝佩𩀱刀善使劲弩女绾发撮髻饰以𬖂压衫

之前后左右文绣㶷烂长裙细褶膝以下亦刺文绣行纒杂以青紫

出则着单履姓淫婚则论财丧则戚怜咸娶挝鼓作乐生夜男女杂

还自有畨书卜曰不同于中国 李京云南志云白人者汉武帝闻

僰道通西南夷道戎州旧县是也今转为白人矣白人语着衣曰衣

衣吃饭曰咽𦎟茹樵采曰折薪帛曰羃酒曰尊鞍䩞曰悼泥墙曰砖

垣男女首戴次工制如中原渔人蒲笠差大编竹为之覆以黑毡亲

旧虽乆别无拜跪唯取工以为次男女披毡椎髻妇人不施脂粉酥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62-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50-30.djvu/40

见寰宇记者合叙泸只载四十馀州而已他不可考乐子止曰羁縻

诸州除没落云南蛮界一十五州其馀虽有名额元无城邑散在山

峒不常其居抚之难驯扰之易动其为刺史父子相⿰纟⿱𢆶匹无子𭅺以其

党有可者公举之或因春秋有军设则追集赴州著夏人衣服却归

山峒椎髻跣足或披毡或衣皮从蛮夷风俗无税赋以供官每年使

司须有优赏不拘文法今并存之要知古迹而已 悦州在戎州南

二百十七里管县六甘泉青宾临川悦不夷口胡璠 移州在州西

南五百八十七里管县三移当领何汤陵扶德州唐开元十八年

七月割入在东南四百五十七里领扶三德宋水牱阴 筠州在四

百一十七里管盐水筠山罗余临居澄澜临崐唐川寻源 连州在

州西南四百馀里筠州析出管县六当为都宁逻游罗龙加平清坎

巩州仪凤二年开山洞置天宝元年改为因忠郡乾元元年复为巩

州在南三百十里领县五哆楼比求都善播𭅺婆婆按𭅺珙县地巩

州者今之罗星渡哆楼者今在城之高楼坊婆婆今江安县界之婆

婆村比丘今之九塞播𭅺今贵州界之安静长官司都善一名都坛

今名梅得此本志所载也 宋州领县四户六十九牱龙牱支宋水

卢吾输纳半税按高县西五十里有宋水 南州在州西五百三十

五里盈州析出管县三播政百荣洪泸德州在州南五百六十四

里管县二罗连万崖 为州在南四百九十里管县二扶僧罗 洛

州在南四百二十七里管县四临津宾夷葱药曾口 志州在西四

百五十六里管县四浮萍鸡惟夷宾河西 盈州在南五百六十七

里管县四SKchar川涂赛播陵施燕 献州在南六百六里管县七名阙

 武昌州在南一千二百一十七里管县七洪武罗虹琅林夷𭅺来

宾罗新绮婆婆 景州在南三百九十六里管县七名阙 播狼州

在南二百八十七里管县三播胜从颜顺化右十七州唐时隶戎州

南广溪洞獠 拹州在州南西八百里天宝中因云南离叛𬒳破今

移置西南四百九十三里管县二名缺 靖州在西南五百一十里

管县二靖川分协 曲州在西南九百里天宝中因云南破移在开

边县界去县一百二十七里管县二朱提唐兴 播陵州在南五百

七十七里管县二名缺 钳州在西南四百五十七里元无县从开

边县析出 哥灵州在西南一千四百里管县三名缺 切骑州在

西南一千一百里管县四柳池奏禄縻托通识 品州在西南二千

三百九十五里管县三八松秤花牧口 从州在西南二千六百四

十二里管县六茫化昆池武安罗林梯山南寜碾卫州在西南九百

九十七里管县三名缺 涪州牱违州俱归马湖右十二州管县三

十七唐时在石门路并无税赋供输相承在圗经上标名额耳石门

今叙州之庆符县也 长寜州领县四户三十八婆员婆居青卢罗

门 淯州乆视元年置领县二户一十五新定固城 高州领县三

尸二十一牱巴移南徙西按长寜㳙州俱长寜地高州今之高县也

 晏州仪凤三年开生獠置天宝元年改为罗阳郡乾元元年复为

晏州领县七尸七十七思峨牱阴新宾扶来哆岗罗阳思晏按兴文

县有晏峰即思晏县也七县今为砦矣 定州领县二户一十六支

江扶德按筠连有定川溪旧州治在溪南 萨州仪凤二年招生獠

置天宝元年改为黄池郡乾元元年复为萨州领县三枝江黄池按

珙县圗有古萨川𭅺上下罗计纳州仪凤二年开山洞置天宝元年

改为都寜郡乾元元年复为纳州领县七户百六十八罗围播罗施

阳罗当罗蓝都宁罗掌边徼溪洞输纳半税按珙县有都寜驿与建

武相近 奉州仪凤二年置领县三户三十九牱里牱巴蓬罗按宋

史奉州乃泸州部西南边夷 思峨州天授元年置领县二户三十

七多溪洛溪按泸州宪纲有思峨洞已上供输㳙井盐紫竹也 蓝

仪凤二年置领县一胡茂 顺州载𥘉二年置领县四户五十九

曲水顺山灵岩来猿以上输半税 能州大定元年置领县二曲水

甘泉 浙州仪凤二年置领县四浙源越宾洛川鳞山以上连接黔

府生蛮承前不输税右十三州唐时隶泸州

建武千户所

春秋僰侯故地汉为西南夷部叛服不常诸葛武侯征抚之置铜鼓

埋镇诸山稍就帖然唐仪凤间开拓夷徼于本部置晏州罗阳郡领

七县宋熙宁间晏州仪夷献地隶泸州郡政和间夷卜笼谋叛据五

斗𭐏后据九丝天险号九丝山都掌元至正间本部归附陞为戎州

綂辖水都四乡山都六乡本朝改州为县隶叙州府水都则阳顺阴

逆山都则獗猖日甚先后凡十有二征俱弗克万历元年剿平之用

兵九阅月告成事始改戌县为兴文水都震惧悉归编户于山都六

乡适中处建武寜城拓地五百馀里东至永寜宣抚太平长官司八

十里西至珙县百五十里南至镇雄府安静长官司八十里北至叙

府长定县百五十里设镇守总兵安边同知坐营守备及建武守御

千户所环四山而翠连云贵𬓛三水而清𣲖叙泸招集流移建学育

才夷风丕变矣万历丙申丁酉间虏酋大落率其部入冦松潘乃移

总戎之西改设游击于建武建武兵亦移入松而所存无几焉 武

寜蛮好着芒心接离名曰苎绥尝以稻记年月葬时以笄向天谓之

刺北斗相传盘瓠𥘉死置于树以笄刺之下其后为象临本志云平

蛮城即九丝城壁立万仞周围三十馀里上有九岗四水极广可以

播种仅通一径鸟遒真天险也去镇一十五里为左榜山今立头腰

尾三堡墩矣 大𭐏总管府元至元十三年蛮夷宣抚使昝顺遣官

招谕戎州酋长得兰纽得贡卧率敛蛮民归附十七年朝见遂设大

𭐏总府管得兰纽授都总管得贡卧𠑽同知其罗星长官以黎州同

知李奇为之上罗计夷酋得赖阿当以至元十三年归顺授上罗计

蛮夷千户下罗计夷酋得颜个以至元十三年归顺校下罗计蛮夷

千户

 马湖府

寰宇记戎州都督更有羁縻州五按即今之马湖属也其在唐或隶

戎州或隶石门路 驯州在戎州西北七百三十三里管县五驯禄

天池方陀罗藏播骋 骋州在西一千三十三里领县二斛不罗相

 浪州在西一千三百四十三里贞元十三年五月十七日西川节

度使韦皋奏置管县五名缺右三州在马湖江 滈州在南九百一

十二里管县三拱平扫空罗空 牱违州在南九百三里管县三牱

连罗名新戍右二州在石门路 土夷考云马湖即牂牱地也旧有

驯浪骋滈牱违五州属焉高州在府东南百里外属叙州府犹有故

址可寻而驯浪骋之在西南者计三千里外与建昌卭部相连漫无

所考牱违州亦府西界总之昔为羁縻而已国𥘉安济归附授土知

府五传至安鳌而叛改流官为弘治九年详靖边录中仍以泥溪沐

川平夷蛮夷四长司𨽾之泥溪平夷皆王姓蛮夷文姓沐川悦姓也

环而星列于外万历十七年始设屏山县附郭焉东界叙府百一十

里西界建昌千二百里南界乌𫎇百四十里北界犍为二百里 水

经注曰鄨县故犍为郡治也县有犍山晋建兴元年置平夷郡有鄨

水出鄨邑西不狼山东与温水合温水一曰暖水出犍为符县而南

入鄨水鄨亦出符县南与温水㑹阚骃谓之阚水俱南入鄨邑鄨水

于其县而东注于延水延水又与汉水合出犍为汉阳道王莽之新

通也按鄨县半属平夷地矣 土夷考云泥溪傍府而居其东西北

三面连接乌𫎇与猡𤞑杂处所田受赋与华民一体奉征调可得夷

兵三百人受寜戎巡检司约束 平夷地土最狭错于泥溪蛮夷之

中相去各四十里东去泥溪三十里有书楼峰我朝薛文清么瑄父

为平夷司吏目随任读书于此 蛮夷司民少夷多故以名司其夷

种有四山龙源青冈黄𭅺磨坡等处与建昌乌𫎇沙骂接连有兵征

调可得夷兵千设有桧溪烟溪三堡及龙源巡检司防守去司治二

十里有水海旧有龙生于水中马湖得名本此 沐川司东界宜宾

北界犍为南界泥平蛮三司西抵建昌越嶲卭部新设安边㕔守备

司皆其辖内地故最广田土亦饶而民狡好讼离府可三百里过此

自西迄北大凉山以外尽皆夷地文法所不能尽拘耳 安边㕔在

新乡镇即赖因乡也东接犍为南接本府各二百里西接建昌千三

百里北接大凉山五百里十六年马湖改流于此建城垣设安边同

知一员驻札其间又于烟草峰设守备司以资弹压北有水池为后

营南有大河𭐏为前营中有两河为中营三营官兵约千四百四十

馀人以成犄角之势盖于诸夷所出没处扼其吭而守之也其水池

一带则界老莺山大河𭐏一带则界大凉山雷坡黄𭅺等处则界分

水岭庶几西陲一雄镇云

 泸州卫

洪武𥘉调陕西长安卫军征云南因使驻守泸州成化𥘉以都掌之

SKchar迁于宋江渡按在州南百里城周三百丈去卫南一舎有洞归堡

舎有定逺堡三舎有太平堡东南百里有水峡堡北五十里有江

门堡百三十里有太州堡西北百六十里有三层堡又二十里有渠

𭐏堡其地东连罗罗羿子北抵九支挫州西通长戎九姓马湖建昌

南接东川芒部乌𫎇乌撒盖西南夷要害之防也本志东抵永寜卫

西至九姓长官司各十里南至太平长官司五十里北至纳谿县界

四十里辖左右中前四千户所

 乌𫎇军民府

古为窦地甸汉为牂牁郡地唐时乌蛮仲牟由之裔曰阿綂者始迁

于此地旬至十一世孙乌𫎇始强号乌𫎇部宋时封阿杓为乌𫎇王

元𥘉归附至间元置乌𫎇隶路乌撒乌䝉等处宣慰司其时李京景

山为宣慰副使兼管军万户即著云南志略者元未彼土有阿普者

仕为总管洪武𥘉招集邻酋效顺于是改宣慰司为军民府以阿普

为土知府设流官通判经历照磨各一员𨽾四川布政司属川南道

编户一里而已其人有罗罗夷人土獠三种错杂而居男子年十四

五则击去左右两齿乃娶出入佩刀相见以去帽为礼架木为棚以

居东西广五百一十五里南北袤七百六十里东至乌撒府界二十

五里西至建昌卫界四百九十里南至东川府界百三十里北至叙

州府界六百三十里至成都千三百里 志云铁炉山在治东三里

以形似名凉山在西百里高广千寻绝顶平旷蛮人避暑之地也雪

山有积雪春夏方消在府西百三十里其西南有撒由河源出净山

北流与龙洞河合龙洞河在司东北一舎源出石洞中以为洞者有

龙金沙江在西南二百里外源出吐蕃流入府界与马湖江合 志

又云夷语以五为我以横为未东二十里𭅺我未山有五峰横列故

名 以平坦为朴窝东南一舍有朴窝盖四望平坦也 以相对为

博特东南十五里有博特山以与府山相对也 以𨺗峻为𪮫途东

北八十里一山峻绝故曰撒途山

 东川军民府

古东川甸乌蛮仲牟由之裔骂弹得之改曰那札那夷属南诏𫎇世

隆置东川郡后乌蛮閟畔疆盛自号畔部元𥘉置万户府至元中改

为閟畔部军官后改为东川府隶乌撒乌𫎇等处宣慰司洪武𥘉仲

牟由之裔禄氏设姑归附乃授为东川土知府𨽾云南布政司十六

年改为东川军民府添流官通判经历照磨各一员立营长六头目

九管摄其间𨽾四川布政司属川南道编户一里 元志云东川有

乌蛮白蛮僰人罗罗四种乌蛮富而强白蛮贫而弱居多版屋俗尚

战争𩔖土蕃之风僰罗通诏之夷人而罗即㸑也性劲而悍摘须束

发于顶覆以白布尖巾衣以毡履以革僰人椎髻披毡戴毡笠用毡

褁其胫蹑皮履以贸易为业 东西广四百二十里南北袤三百七

十里东至乌撒界百二十里西至㑹川界三百里南至云南寻甸府

界二百二十里北至乌𫎇界百五十里至成都千四十里志云府治

在万额山下山形上阔下锐如猪治内有大石如牛卧叩之有声夷

人以为石鼓也治南有白婆山山顶有四时泉西五十里纳雄山夜

静时闻人声以为神也岁五榖熟必于此告成焉 东川大王祠𫎇

氏所建綘云弄山之神也山高峻可百里上有十二峰下临金沙江

在府西南二百里一名乌龙山 金沙江一名纳夷又名黑水源出

云南武定府下流入济虑郡夷人凿不为槽以渡此水牛栏江在治

东南三舎源出寻甸军民府下流合金沙江江阔水急夷人用藤索

横江贯以不筒过者䌸身筒上游索以济 土夷考云嘉靖中土官

禄信长子天恩死天恩妻阿福自掌府事季子天宠以弟当⿰纟⿱𢆶匹袭有

妻设豸与目把私通弑天宠而与阿福争印妯娌自相攻杀颇称多

事焉盖府虽𨽾于蜀川而城郭衙舎设在滇黔之中遒路崄𡾟兵马

素强以是为鸳𪉑云

 乌撒军民府

旧名巴凡兀姑后名的巴甸唐时乌蛮之裔孙曰乌㱔者居此至阿

䝉始得已的甸其东西又有芒部阿晟二部皆他酋所据宋时乌㱔

之后曰折怒者始并其地号乌撒部元至元中始内附置乌撒路招

讨司寻改为军民总管府又改军民宣抚司后改乌撒乌𫎇等处宣

慰司元未四川分省右丞那者以其地来归于是改乌撒军民府以

那者知府事隶云南布政司十六年改隶四川设官与乌𫎇东川同

今土官安氏其裔也 经略志云乌撒府编户二里耳而富盛甲于

诸夷积累日𭰹有可虑者其产有刺竹及猿山崖险厄𬓛𢃄二湖羊

肠小径十倍蜀道也 圗经云乌撒之地东西广四百四十里南北

袤三百五里东至播州宣慰司界二百五十里西至乌𫎇府界百九

十里南至云南霑益州界九十五里北至芒部府界二百一十里至

成都千二百五十里 志云七星关在府东南百七十里又云东

门之外石驼关有石如槖驼立关下又云有老鸦关善欲关俱在府

东三百里贵州毕节卫人戍之 志又云东南三里有大隐山东北

百四十里有乌门山两崖相对如门然东二百里有翠屏山 又云

东南百七十里有䂖洞洞容百馀人穷处又得䂖窦逰者以炬入不

知远近而出 盘江在治西百五十里流入叙州养马川在治东百

四十里夷人牧马之处一名墅马川治西一舎有七渡河南三舎有

可渡河西南百十里有九十九渡水

 镇雄军民府

通志云古为屈流大雄甸昔乌蛮之裔阿綂与其子芒布居此地其

后昌盛因祖名号芒布部宋置西南畨部都大巡检司元至元中置

芒部布路隶乌撒乌𫎇宣慰司 本朝改为芒部府𥘉隶云南洪武

中陞为芒部军民府𨽾四川布政司属川南道 弘治间土官陇慰

先娶水西女冲中生子曰庆与寿⿰纟⿱𢆶匹娶乌撒女冲叔生奸子陇政既

而雠杀水西则为陇寿之助乌撒则为陇政之党嘉靖三年嫡子寿

继职庶子政谋寿杀之都御史王轨奏调官兵擒政及其嫂支禄系

狱死奏改流镇雄府设经历照磨教授各一人立懐徳长官司于却

佐威信长官司于母响归化长官司于夷良安静长官司于落角以

重庆府通判程洸为试知府明年洸方募民占种夷田于是水西乘

机勾引陇之党沙保为乱沙保者故水西媵奴也与寿部下阿得狮

子吼等破府城逐洸劫具印川贵㑹奏动三省官兵剿之沙保诈称

已死主者弗察误以捷闻各陞赏有差七年沙保等复聚冦掠奏闻

㑹议土官土舎或争袭或雠杀兴师问罪甫定之后建议者𭅺欲改

设流官及流官再设而土夷随叛杀人夺地比昔尤甚盖作恶者不

过一二人今乃以一二人之恶而遂致改易一府一州拂其本心违

其约信所谓犯众怒也是以屡剿屡乱而兵革卒无宁日合无凡有

土官恶逆𬒳显戮者通拘所部头目令其自保应立力足以制服夷

众之人或土官之子孙弟侄族人俱为众所推服者于是议以陇胜

为知府为聘永寜宣抚奢爵女奢氏为妻更名陇安授女官知府安

擒沙保地方颇寜安死子陇清袭清生子来鳯早卒次子来龙尚幼

生母奢氏更名陇高䕶印抚子而陇清妻者氏与之争目把各私所

好仇杀二年委官勘处令二妇同掌兵戈始息及后者氏耄而来龙

妻禄氏再赘水西安尧臣盘据其地印为携去陇不绝如线万历戊

申年以永寜之役尧臣𤼵兵助恶始驱之去而蜀中欲立阿克黔中

欲立普德相持良乆者氏恐一旦填沟壑乃两废之差官㑹勘以夷

汉目把所共愿立者为主于是始易阿破为土知府而尧臣不敢复

垂涎矣 圗经云芒布部广袤二百七十里东南俱抵乌撒不及三

十年以阿赫关为界西至乌𫎇界二百四十里北至珙县二百二十

里以乐安山为界至成都可千里司北百八十里勿食料溪源出乐

安山也司南二十里外苴斗河源出六丈箐经七星关其山川险厄

地势崎岖左峙绰忸右绕硌砌其风俗劲而愚朴而野男业耕稼妇

绝粉黛崇信巫SKchar其土产有石𤓰树生蓏坚如石能已心痛志云芒

部司西南有䑕街其俗夷人每遇子日则交易于此 又云夷语以

首为乌以立为通司北五里乌通山如人翘首而立故名 以清SKchar

为绰忸司东二十绰忸峟爽SKchar也 以松为托以沙石为诺司西南

二百里外托诺河岸侧多松柏沙石故名又有硌砌雄山见通释

 永寜宣抚司

通志云晋置永寜县属云南郡宋及周隋因之唐改置蔺州属益州

宋𥘉州废为江安合江二县之境后设永宁路迁至马口崖渔漕溪

侧元因之领筠连州腾川县隶四川行省寻改军民宣抚司明玉珍

改设永宁镇边都元帅府仍设宣抚司国朝洪武中宣抚使禄照归

附改为永寜长官司割筠连属叙州后仍陞宣抚司属川南道司治

旧在马口崖即宋干徳所改也开熙间迁于界首国𥘉土官禄照因

蛮夷千户所旧址迁焉环城皆山叠翠如屏红崖镇北渔溪横南亦

山水之汇也 唐书天宝载伐南诏由西路进起泸州溯永寜走赤

水逹曲靖曲靖古味县也设邮传自元始志云普市驿在司东五十

里摩尼驿在南九十里又五十里为赤水驿又四十里为阿永驿赤

水有卫普市摩尼有千户所皆属黔土夷考云卫西至纳谿县南

至镇雄府各四百里北至合江县百六十里东至播州界二百五十

里职官宣抚仍旧加设土官同知一员人流官经历教授税课局逓

运所大使各一人并九姓太平二长官司编户七里其风俗刻木为

信巢居箐寨不事商贾惟务农业垂髻跣足悬带弓弩巴蜀𦒿旧志

云永寜即古寜州极西南有闽濮鸠獠僄越裸身毒之民土地沃SKchar

黄金光珠琥珀翡翠孔雀犀象蚕桑绵绢彩帛文绣又有貊兽食鐡

猩猩能言其血可以染朱罽有大竹名濮竹节相去一丈受一斛许

 志云赤水河源出芒部水脑涧流经司东南绕赤水卫卫东二十

里有雪山穷冬积雪夏至方消 沽溪在司南半舎源出蛮界流入

渔漕溪溪在九姓司东马口崖下 司北有海漫山延袤八十馀里

起伏不绝如海之汗漫故名西北两舎有高瀑自山顶飞来如足练

也西南一山圆莹如珠曰西珠山有仙婆墓在西山乌降山下铜鼓

溪崖相传有女子名满者有道行及笄不字能前知吉凶卒葬于此

 九姓长官司唐宋以前俱蛮地元立夷民罗党九人为总把至元

𥘉称为九姓罗氏党蛮夷长官千户国𥘉改九姓长官司编户五里

 𥘉宣抚奢效忠名其妻曰世綂妾曰世续而无子取亲枝崇礼者

抚之万历十九年世续鸩崇礼据印自官又养水西安强臣妻弟阿

利为子世争之兵连祸结且二十馀年后以崇礼之弟崇明嗣其官

追印𢌿之而印寔为安尧臣携之镇雄矣三十五年都司佥书张神

武质世续于庭而印不可得遂拘系之恶目阎宗传等请兵水西来

袭永寜城中有备不得志而移祸于摩尼普市二所焚劫殆尽摩普

乃属黔省怨蜀甚而大中丞乔公恶尧臣之党恶也动大兵以驱之

详见镇雄下蔺局亦从此结矣

 上川东

遵义道开府夜𭅺与总戎同城而居近以建南有事大将军移镇以

游击一员代其他材官将领各有差岁抽通省民兵五千名敛其食

饷而已说者谓荡既乆当以播供播勿烦内地为也然盈庭不决则

任事之难耳 汉书南夷君长以十数夜𭅺最大在蜀侯徼外其国

临牂牱江江广数里出畨愚城下按战国时楚顷襄王将庄𫏋从沅

水伐夜𭅺君至且兰㭬船于岸而歩战既灭夜𭅺国因留王滇池以

且兰有㭬船牂牁处乃改其名为牂牱牂牱系船筏也武帝时使唐

𫎇通夜𭅺国于是以夜𭅺旁小邑立犍为郡戍转相饷数岁士罢饿

离暑湿死者甚众西南夷又数反𤼵兵兴击耗费无功帝患之使公

孙弘往视问焉还言其不便乃且罢独置南夷两县一都尉元狩元

年张骞言使大夏时见蜀布卭竹杖问所从来曰从东南身毒国可

数千里得蜀贾人市或闻卭西可二千里有身毒国于是乃令王然

于柏便始昌等间出西南夷往身毒国至滇道皆为昆明所闭莫能

通身毒及南越反上使𤼵南夷兵且䦨君小邑乃与其众反汉𤼵巴

蜀校尉击破之遂平南夷为牂牱郡夜𭅺侯始倚南越南越灭恐惧

遂入朝封为夜𭅺王昭帝始元元年䍧牱谈指同并等二十四邑凡

三万馀人皆反遣水衡都尉𤼵蜀郡犍为兵击䍧牱大破之后始缯

叶榆人复反钩町侯亡波率其人击之有功汉立亡波为钩町王至

成帝和平中夜𭅺王兴钩町王禹漏卧侯俞更举兵相攻䍧牱太守

请𤼵兵诛兴等汉以道远不可击遣太中大夫张匡持节和解并不

从杜钦说王凤曰匡使和解蛮夷王侯不从不惮国威其效可见恐

议者选愞复守和解太守察动静有变迺以闻如此则复旷一时王

侯得𭣣猎其众申固其谋党助众多各不胜忿必相殄灭自知罪成

狂犯守尉逺藏湿暑毒草之地虽有孙呉将贲育士(⿱艹石)入水火往必

焦没智勇亡所设施屯田守之费不可胜量宜因其罪恶未成不疑

国家加诛阴敕旁郡守尉练士马大司农先积调各积要害处选任

职太守往以秋凉时入诛其王侯尤不轨者𭅺以为不毛之地亡用

之人信不劳中国宜罢郡放弃其人绝其王侯勿复通如以先帝所

立累世之功不可隳坏亦因宜其萌芽早㫁绝之及以成形然后兴

师则万姓𬒳害矣凤于是荐陈立为䍧牱太守至䍧牱乃从吏数十

人出行县召兴兴将数千人往立数责因㫁兴头出晓其众皆释兵

降兴子邪务𭣣馀兵迫胁㫄二十二邑反又击平之 革阳国志元

鼎二年开䍧牱郡属县十七户六万及晋属县四户五千而已公孙

述时三蜀大姓龙𫝊尹董氏与牂牱功曹谢暹保郡闻世祖在河北

使使由畨禺江出朝贡世祖嘉之号为义𭅺遵义之名始此方舆云

遵义军俗以射猎伐山为业信巫鬼重谣祝好诅盟外痴内𭶑安土

重旧凡交易刻不为书契结绳以为数其桀黠能言议屈服种人者

谓之耆老其婚姻以铜器毡刀弩矢为礼其燕乐以铜锣鼓横笛

舞为乐其所居无城池之固架木为阁联竹为壁开窗出箭以备不

虞出入佩刀弩自卫至与华人交易略无侵犯有礼义之风凡宾客

聚会酋长乃以汉为贵其民端庞淳固以耕殖为业天资忠顺悉慕

华风矣 寰宇记云西南诸夷汉䍧牱郡地唐置费珍庄琰播𭅺䍧

夷等州按播州之名始此其地北距充州百五十里东距辰州二千

四百里南距交州千五百里西距昆明九百里无城郭散居村落土

𤍠多霖雨稻粟皆再熟无徭役隋大业末首领谢龙羽据其地胜兵

数万人四夷述云䍧牱蛮姓谢氏旧臣中国世为本土牧守隋末大

乱遂绝唐武德二年其酋领谢龙羽遗使朝贺授䍧州刺史封夜𭅺

公胜兵战士数万于是列其地为䍧州属黔中羁縻后为正郡 寰

宇记云䍧州辖三县曰建安𭅺州理曰宾化曰新兴其地与播州同

唐书武德二年立𠑽州因是置播䍧等郡梁氏十道志云开元𥘉犹

有此郡后之郡国记录乃无此名寰宇又云𠑽州䍧牱都尉居之县

有梓潼底水思王思渝历代史云𠑽州在䍧州北百十里开元二十

五年其酋赵君道来朝王建僭伪不通中国首领五姓龙方张石罗

而龙氏最人后唐天成二年䍧牱清州刺史宋朝化等来朝其后孟

知祥据西川复不通乾德三年平孟昶五年知西南夷南宁州蕃落

使龙彦瑫等遂来贡诏捘彦瑫归德将军南宁州刺史蕃落使开宝

四年彦瑫卒子汉瑭嗣诏袭父职太平兴国五年夷土龙琼琚遣子

并诸州蛮七百四十四人以方物名马来贡雍熙二年夷王龙汉璇

自称权南寜州事兼番落使遣䍧牱诸州酋长来献方物名马并上

属孟氏所给符印授汉璇归德将南宁州刺史其后夷王龙汉 龙

汉𤩊相⿰纟⿱𢆶匹遣使贡方物授汉𤩊寜远大将军封 化王景德四年西

南蛮罗瓮井都指挥使颜士龙等来贡士龙种落遐阻未尝来朝今

始至诏馆饩赐予如高溪 播州志云唐末南诏陷播州太原人杨

端应募复之遂有其地四传至杨眙无于维时宋益州刺史杨延昭

之子𠑽使广西与眙通谱以其子贵迁后之从狄青南征杨文广𭅺

延昭之孙也在播州者传至粲而益大鉴乃其裔云 四夷述云东

谢蛮渠帅姓谢氏南蛮别种在黔州之西数百里地方千里有酋长

即谢元𭰹也其一族不能女自云高姓不可下嫁贞唐观三年元𭰹

入朝冦乌熊皮冠(⿱艹石)今之旄头以金络额披毛帔韦皮行縢而著履

时中书侍𭅺颜师古奏言昔周武王天下太平远国归款太史乃集

其事为王㑹篇今万国来朝至如此辈章服实可图写今请撰王会

圗诏从之开其地为应州隶黔州都督府南谢首领谢疆与西谢蛮

邻接与元𭰹俱来朝拜为南寿州刺州史后改为庄州是也其地宜

五榖无文字刻不为契散则山谷倚树为巢居无赋税之事皆自为

生业刀剑不离其身男女椎髻以绯束之后垂向下冠熊皮披猛兽

南接守宫獠西连夷子北至白蛮按南寿州𭅺分䍧牱所者或云

楚威王时有庄𫏋将甲士二万人入䍧牱故取庄为州名开元十道

记有此郡额后之志录并废元领县八皆贞观以来相次建置永徽

以后并省其名曰石牛南阳轻水多乐乐安石城新安宾化 四夷

述又云西赵蛮在东谢之南并南蛮别种其界山洞𭰹阻莫知里数

南北十八日行东西二十三日行赵氏代为酋长有万馀户自古不

臣中国唐贞观三年遣使入朝至二十一年于此置明州其地东至

夷子西至昆明南至西洱河土俗与东谢同唐史贞元十三年西南

蕃大首领正议大夫检校蛮州长史⿰纟⿱𢆶匹袭蛮州刺史资阳郡开国公

宋鼎左右大首领朝散大夫前检校卭州刺史谢汕右大首领⿰纟⿱𢆶匹

摄蛮州巴江县令宋万传界首子弟大首领朝散大夫䍧牱录事叅

军谢文经黔中经界招讨观察使王础奏前件刺史建中三年一度

来朝贺贡方物自后不令随例入朝今年恳诉称与䍧牱同𬒳声教

独此排摈自惭耻谨随䍧牱等朝贺伏乞特赐优谕兼同䍧牱刺史

等授官其䍧牱蛮两州户口殷盛人力强大邻侧诸畨悉皆敬惮请

比二州每三年一度朝贺仍依䍧牱例轮还差定以才干位望为众

所推者𠑽之敕㫖宋鼎已改官讫馀并依奏 寰宇记曰唐时黔州

都督府管播州下五十三州曰南寜州本清溪镇唐未置在黔州西

南二十九日行从南寜州至罗殿王部落八日行与云南接界曰

𠑽州曰琰州曰犍州曰庄州曰明州曰䍧州曰矩州曰清州凡九州

每年朝贡曰牱州袭州峨州蛮州邦州鹤州劳州羲州福州鼓州儒

州鸾州令州郝州普宁州总州郍州勲州功州敦州候州晃州茂龙

州整州悬州乐善州契州添州延州𩀱城州训州卿州抚水州思源

州逸州殷州南平州卢州姜州棱州鸿州和武州晖州亮州凡四十

四州洞内羁縻而已 土夷考云东至偏桥卫南至养龙坑楚黔二

省界西至泸州合江县北至重庆綦江县俱川省界此今之播州也

明兴杨鉴率众归附以其地为播州宣慰司授鉴宣慰使领播州馀

庆白泥容山真州重安六长官司草塘黄平瓮水三安抚司自鉴至

相十世矣嘉靖十七年杨相父子争职议勘相不敢入播客死水西

万历元年杨应龙袭职即相之子也世有逆德应龙淫杀无忌𥘉黄

平草塘白泥馀庆重安五司凡承袭表笺须宣慰司印文乃达往往

索贿无厌此衅端所由起又其地有七姓之民应龙寄以腹心七姓

又藉龙为奇货縻费金钱累巨万乆之龙𮗜其欺乃稍稍𭣣其权遂

交雠怨七姓叩阍鸣𡨚且反噬龙矣应龙娶妻张氏失宠其族弟瑞

龙聘田氏应龙强委禽焉万历十五年田氏生子方弥月与应龙在

室共语族弟⿰纟⿱𢆶匹龙偶入户遁去应龙见而立斩之田氏曰妾非张何

例视我应龙曰我不杀此奴今效尤𫆀乃立杀张首并剐张之母等

张阖族奏应龙杀妻并妻母兄弟等命下川贵勘处应龙𥘉亦抗拒

不出已闻议抚乃俛首出听勘勘龙革任罚赎金四万兔死㑹朝鲜

告急应龙计以征倭赎前愆朝廷可其奏遂得解网然疑畏日甚进

退二十三年应龙子以赎金未完死渝州狱中应龙亲率蛮兵驱僧

千馀至𤼵丧二十六年托献大木所过无不残灭朝议应龙虽经勘

问皆务姑息非镇摄蛮夷之策于是 天子赫然震怒命将兴师大

集三省之兵猛将谋臣星聚云合而又特遣总制侍𭅺邢玠以临之

贵州支可大抚湖广江铎抚偏桥李化龙总督川贵湖广之师㑹军

重庆府二十七年正月进兵六月𥘉六日破海龙固二十一日俘入

重庆死于途事平剖播为二四川遵义府属三县一州贵州平越府

属四县一州改流设官详平播全书中 土夷考又云播州长官司

治附郭长官王姓其地左抵永安驿右抵海龙囤间杂杨氏腹里播

事讧长官王积禄甘为应龙死党亦其势不得不尔今多属遵义县

夷汉民各半 馀庆长官司在司南百六十里元至正间毛㞯从宣

慰杨加祯佂蛮有功授校尉本部长官后改为馀庆州俾毛氏世为

土知府州本朝仍为长官司其地接连播州七牌苗巢左抵湄潭右

抵雍水上逹乌江下至岑黄于播最近杨氏不靖毛匪宁宇焉荡平

后改馀庆县属贵州平越府白泥长官司在司东南三百里宋景

定中杨万从征八播蛮有功授白泥长官元改为白泥州本朝复

改长官司其地上抵草塘下抵偏桥镇逺带其左黄平列其右土田

阔饶士马强徤实甲诸司与杨氏不睦七姓之一也 容山长官司

在司东三百二十里长官张姓其地界湖贵间于八司中独为外服

汉山荒旷土田卤𤷄中国商贩不到其人以射猎为生以劫杀为业

自嘉靖间为臻洞苗所残破数十年来民夷骜土田荒芜长官不

能治也旧有湄潭驿荡平后改湄潭县属贵州平越府 真州长官

司今改真安州详见名胜 重安长官司在司东南四百里宋元黄

平府地国𥘉头目张佛保招抚苗蛮有功授正长官冯铎从宣抚杨

鉴征麻哈有功授副长官多生苗去播最远原属黄平故知有黄平

不知有播圗经其地东至宣化司界北至杨义司界各二十里南至

凯里司界十里西至清平县界五里 草塘安抚司在司东二百二

十里介瓮水黄平之间其地环江土饶𥙿颇有华风宋咸淳间有云

南贵者商贾入滇因边警投杨宣慰邦宪为头目元世祖时云贵孙

邦佐有战功授都匀军民府知府始有草塘地国𥘉宋显威从杨鉴

归附改授安抚其地东至黄平司椒溪暖水界西至高平瓮水二司

界南至平越卫界北至播州杨梅浪于界 黄平安抚司在司东南

三百里旧为黄平府实杨镇子孙世守之元世祖时黄平蛮叛杨宣

慰汉英讨平其将罗季明功多遂以土授罗氏改隶播州洪武𥘉罗

镛从杨鉴归附授黄平安抚其地广饶险固有城垣足据扼云贵之

门户为诸司之𬓛帯盖西南一要境旧设通判一员总辖诸司又设

千户所驻札司城听通判调用城中夷汉杂处昔杨酋不道首为与

难者也其地东至湖广偏桥卫五十里西至贵州平越卫南至清平

卫各三十里北至白泥司界百五十里荡平改黄平州 瓮水安抚

司在司东一百二十里宋绍兴间开设长官犹姓景定中进士犹道

明播人盖其族也洪武𥘉犹恭归附授安抚密迩于播亦与杨酋交

恶其地东至播四牌界二十里西至黄滩关十五里南至水西界二

十里北至麻子水界二十里荡平改瓮安县属平越府

 南平 平茶 邑梅 酉阳

史记高帝为汉土𤼵夷人还伐三秦秦地既定乃遣还巴中复具渠

帅罗朴昝鄂度夕龚七姓不输租税馀户乃岁入钱口四十宋史渝

州蛮者古板楯七姓蛮唐之南平獠也其地西南接乌蛮昆明哥蛮

大小播州部族数十居之治平中熟夷李光吉梁秀等三族据其地

各有众数千家间以威𫝑胁诱汉户有不从者屠之没入土田往往

投克客户谓之纳身税赋皆里胥代偿藏匿亡命数以其徒伪为生

獠劫掠边民官军追捕辄遁去习以为常密赂黠民觇守令动静稍

筑城堡缮器甲逺近患之熙寜三年转运使孙固判官张诜使兵马

使冯仪弁简杜安行圗之以祸福开谕因进兵复宾化砦平荡三族

以其地赋民凡得租三万五千石丝绵一万六千两以宾化砦为隆

化县隶涪州建荣懿扶欢两砦其外铜佛𭐏者隶渝州南川县地皆

SKchar自光吉等平他部族据有之朝廷因𥙷其土人王才进𠑽巡检

委之控扼才进死部族无所綂数出盗边朝廷命熊本讨平之建为南

平军以渝州南川涪州隆化隶焉 渝州志云黔涪徼外有西南夷

部汉䍧牱郡唐南寜州䍧牱昆明东谢南谢西赵𠑽州诸蛮相为联

属宋𥘉以来有龙蕃方蕃张蕃石蕃罗蕃者号五姓蕃皆常奉职贡

受爵命治平四年十二月知静蛮军蕃落使守天圣大王龙异阁等

入见诏以异阁为武寜将军其属二百四十一人各授将军及𭅺将

熙寜元年有方异三年有张汉兴各以方物来献授异静蛮军

汉兴捍蛮军并节度使六年龙蕃罗蕃方蕃石蕃八百九十人入觐

贡丹砂毡马赐𫀆带钱帛有差其后比岁⿰纟⿱𢆶匹来龙蕃众至四百人往

返万里神宗悯其勤诏五姓蕃五岁听一贡人有定数无辄増及别

立首领以息公私之扰命宋敏求编次诸国贡奉录客省四方馆撰

仪皆著为式元丰中张蕃乞添贡奉人至三百诏不许故事以七十

人为额不许七年西南程蕃乞贡方物愿依五姓蕃例注籍从之元

祐二年西南石蕃石以定等赍表自称西平州武圣军礼部言元丰

著令以五年一贡为限今年限未及诏特令入贡五年八年绍圣四

年龙蕃皆贡方物龙代于诸姓为最大其贡奉尤频数使者但衣布

𫀆至假伶人之衣入见盖实贫陋所兾者恩赏而已元符二年又有

牟为蕃入贡诏以进奉人韦公忧忧市公利等为𭅺将诸蕃部族数

十独五姓最著程氏韦氏比附五姓号西南七蕃云

 酉阳宣抚司

隋圗经集语云黔中是武陵郡酉阳地按汉酉阳在今溪州大乡界

与黔州约相去千馀里今之三亭县西百九十馀里别有酉阳城乃

刘蜀所置兆汉之酉阳也贞观地志言刘蜀所置酉阳为汉酉阳盖

误认汉涪陵之地也 寰宇记云酉阳古蛮夷地春秋属楚地秦昭

王取之隶黔中郡汉以酉阳县地置武陵郡寻置䍧牱郡呉分置黔


阳郡隋以县属巴东郡唐武德𥘉徙县治务川四年招慰司冉安昌

以务川当䍧牱要路须置郡以抚之复于县理置务州领务川涪川

扶阳三县至贞观元年以废夷州之伏远宁夷思义高富明阳丹川

六县废思州之丹阳城乐感化恩王多田五县其年省恩义明阳丹

川五县二年又省丹阳一县四年改务州为思州以界内思卭水为

名其年以涪川扶阳二县八年又以多田城阳二县俱割入费州又

废感化县十年又以高富县割入黔州十一年又省伏远县但领务

川思王寜夷三县开元四年又以州东立思卭县二十五年割寜夷

县属夷州天宝元年改为宁夷郡乾元元年复为思州黄巢之乱酉

阳蛮叛驸马冉人才征之有功留守其地五代时中国无主冉氏遂

据之按志宋政和六年复于务川县置思州领县三酉阳隶焉复陞

为州知州冉守忠善于抚字酉人懐之元季冉氏世知本州明玉珍

僭据以酉阳州为沿边溪洞军民宣慰司国朝洪武𥘉冉如彪纳土

归附仍为酉阳州后陞为酉阳宣抚司令冉氏子孙世袭领石𫆀洞

长官司永乐中改𨽾重庆府建立学校俾渐华习三年入觐十年大

造略比诸郡县 志云司西北百八十里酉阳山入黔江县界郡国

志云小酉山入龙标界即王昌龄谪处也水经注云酉水北岸有㸃

阳县许愼曰温水南入黚盖鄨水以下津流注之通称故县受名焉

西乡溪口在迁陵县故城上五十里左合酉水酉水又东际其故城

北又东迳酉阳故县南而东出也两县相去水道可四百许里于酉

阳合志云司东南九十里三江山江源出酉阳与二小溪㑹合平茶

水东注辰州大江 其地广袤七百里东至保靖宣抚司界至彭水

县界南至平茶长官司及思南沿河界各三百里北至大田军民千

户所界四百里当思南之要卫接荆湘之边境山溪阻𭰹易为凭借

古号难治人分三种曰犵獠曰冉家曰南客暖则捕猎山林寒则散

处岩穴借货以刻木为契婚姻则累世为亲编户十三里其属有九

溪十八洞蛮惟是九江后溪西南一𢃄近为镇筸苗残破境土日削

莫克恢复恢常告急于我焉石𫆀长官司酉阳属地也先朝自宋

杨昌安者𥨸据其地昌安太原杨业之裔宣和间征伐有功蛮人畏

服因世为石𫆀土知府洪武𥘉杨金隆归改立长官司设长官二员

皆杨氏世职别设流官吏目一员主其租税附庸酉阳觐贡不亲至

京师人织斑布以为衣佩长刀而捕猎编户二里镇蛮洞而𢃄五溪

连黔彭而接荆楚东至石凯子界西至平茶司界南至邑梅沙子凹

北至酉阳石闲囤与镇筸苗密迩地势孤悬不减于二酉也 志云

石𫆀人呼石版为巴治南一里巴山言此山多版石也又二里

有石崖土人呼为密那厓厓下有洞世传有道人修行其中毎以饼

饵献游者在洞中犹见熟面持出洞外则石矣

 平茶长官司

秦属黔中郡三国属呉为黔阳县地隋属巴东郡唐武徳𥘉属思州

天宝间属寜夷郡五代陷于番宋政和间始得其地置平茶洞元𥘉

改溶江芝子平茶等处长官司隶思州安抚司以其地授杨大雷为

土知府洪武间杨抵刚归附改授长官司隶酉阳宣抚后改隶渝州

觐贡赋税大略与酉阳同编户三里所属有五种夷言语侏离性好

捕猎火炕焙榖野麻缉布巫祷治病歌唱送殡号为南客 其地广

袤一百二十里东至石𫆀长官司界一十里西至贵州乌罗长官司

界一十里南至洞仁府界一百里北至酉阳宣抚司界五十里以二

酉为籓篱石𫆀为𬓛带也 志云治南诸葛洞相传武侯征九溪蛮

信宿洞中石床存焉又云侯于洞中以一握粟秣马化为石粟至今

神之西三十里白岁山高耸挿天土人言此山白则有年积雪为白

也山之水一流入东南名哨溪以溪声如鸣哨一流入西南为满溪

以其水常溢不流治北有高秀山丹崖翠壁望如画圗土夷考所谓

地多秀山耸挿翠云者矣其人骁悍善战万历𥘉年马湖之役长官

杨光祖之功为多

 邑梅长官司

宋末太 原杨光甫据其地元改为拂乡 以杨氏为土知府明玉珍

僭据改为邑梅沿边洞军民府洪武𥘉杨金奉归附立为长官司编

户五里𥘉隶酉阳永乐𥘉改𨽾渝州 其地广九十里袤三百三十

里东至湖镇溪千户所界七十里西至贵州乌罗长官司界二十里

南至平头著可长官司界一百里北至酉阳宣抚司界一百三十里

其人语异蛮音衣穿斑布用木浪槽为𦥑而舂稻𥹭沥苦蒿水代盐

而鲊𪧐SKchar婚姻以午𨾏为等疾病以巫祝为医竞私𨷖昧公义虽有

勇敢徒以阶乱然不能禁筸苗之蚕食也 志云司西南六里寿山

林木丛茂屹立层汉苍烟翠霭四时不凋东三里黄牛山相传土官

杨四舟高殿始自乌罗过此见土地膏SKchar宜耕稼因喜椎黄牛以享

众故司名南八里有韭山昔人遗韭于山颠因蕃衍生韭长丈馀四

时皆有土民未食之西北二十里凯歌河行者至此必讴而渡俗呼

凯过河河干有凯子寨焉

 下川东道

  石砫宣抚司

秦属黔中郡汉置䍧牱郡晋析为夜𭅺郡寰宇记夜𭅺郡有且兰县

汉武时使𤼵南夷兵征南越且兰不从乃反汉𤼵巴蜀校尉撃破之

遂平南夷以为䍧牱郡乐史注云今涪州之义泉郡也后周于石砫

地置施州唐改为清江郡方舆胜览施州东晋禾桓元诞窜太阳蛮

中筑城临施水号施王城子孙袭王至后周保定𥘉平之以其地置

施州而清江郡隶焉州乃施王之馀址故以为名寻改为亭州又改

为庸州又为清江郡恭帝复置施州土夷考唐改施州为清江郡宋

改清江为南宾县按唐武德二年分浦州武宁县西界置南宾县属

忠州也武寜今改巡检司在司北百里外 志云司东北百四十里

有山形如张盖俗曰石凉伞即石幢之说也按寰宇记䍧州有建安

县汉䍧牱郡也有高连石门四十九头木𤓰诸山有古䍧牱郡城华

阳国志云䍧牱郡上当天井故多雨潦今有古城在郡西即汉天复

之时所保于此有石潼𨵿华阳国志云且兰县西南有地名石潼闗

柱蒲关汉书亦云䍧牱郡有柱蒲关名砫之名本此 志云司治南

五百十里大峰门山两崖壁立中通行八有古垒按方舆胜览东门

山在歌罗寨西北五十里东即夜𭅺故地古来夷夏分界入贡之门

户也又云竹王祠在歌罗寨西北五十里东门山崇宁间赐灵惠庙

额歌罗寨本夜𭅺县唐置珍州乾德四年蛮酋珍州刺史田景迁内

附纳土以酉江为界自是酉江以北所谓夜𭅺县故地尽入施州矣

竹玉𭅺夜𭅺侯也 胜览又云施州驿北有马公泉未详志云司西

北二百里外有马头山山顶有马黄庙祝马伏波黄山谷处篕山谷

入黔州安置取道施州故人慕而祠之  其封域东至黔江县界二

百里西至鄷都县界南至武隆县界各百七十里至忠州界百二十

里编户三里其民悍而好𨷖兵马称强间有所调遣辄踊跃趋赴舆

地纪胜云施之地虽杂夷落犹近华风故乡音则蛮夷巴书汉言语

相混其山冈砂石不通牛犁唯伐木烧畬以种五榖𨺚冬可单盛夏

可夹矣 方舆考云施州蛮者夔路徼外熟夷盖唐彭水蛮也咸平

中施蛮尝入冦诏以盐与之且许其以粟转易蛮大悦自是不为边

患后因饥又以金银倍实直质于官易粟官不能禁熙寜六年施诏

州蛮以金银质来者估实值如七年不赎则变易之著为令熊本经

制淯井事蛮酋田现等内附施黔比近蛮子弟精悍战𨷖趫捷朝廷

尝团结为义胜军其后泸州淯井石泉蛮叛皆𫉬其用 梦溪笔谈

忠万间夷人祥符中尝冦掠边臣务懐来使人招其酋长禄之以劵

粟自后有效而之者不得已又以劵招之具间纷争者至有自陈若

某人才杀掠人遂得一劵凡杀兵民倍之互相计较为寇甚者则受

多劵熙宁中㑹之前后凡给四百馀劵子孙相承世世不绝因其为

盗悉诛锄之罢其旧劵一㓛不与自是夷人畏服不复犯塞 渝州

志云宋景定中蛮酋大虫马仃用同向土壁率帅大败元兵⿰纟⿱𢆶匹平九

溪洞夷授镇国上将军领铜牌鐡印石砫安抚司大使世守其土元

改石砫军民府寻升安抚使司后以生夷作乱为定虎什用𫉬受赏

改陞石砫宣抚使司明玊珍濳据时为先细牌印授砫石安抚司国

洪武七年克复安抚便马克用出降次年升石砫宣抚管辖士民

世袭隶嘉靖四十二年改隶䕫州 土夷考云施州忠路安抚

司本石砫马氏姻戚因争边界构杀不盖马氏内不和于妻天外

不睦于族人雠杀讦奏动寻干戈非一日矣近又与其同知陈思虞

讦奏系䕫狱中未结 经略志云重䕫二府所辖播酋石砫等土司

及黔江武隆彭水忠涪建始奉节巫山云万等十州县皆称关徼与

湖广施州卫所辖散毛施南唐崖忠路忠建忠孝容美等土司之地

鸡鸣相闻大牙交制𢎞治元年于逹州设兵偹副使綂辖重䕫黔江

等地及湖广瞿塘施州等卫所正德间蓝鄢作乱调各土司征剿因

而觇知蜀道险易居民村落不时出没行劫施卫官旗贪其子女财

帛之遗相与表里为奸违例婚媾故诸夷得逞焉嘉靖十年于黔江

千户所散毛宣抚司中界设立老膺等三闗五堡二十年川湖㑹题

设九永守备官一员施于卫驻札俾其约东两省徼上夷司川湖守

巡得胥节制之 北史后周恭帝二年巴西人谯淹扇动群蛮以附

梁蛮师向镇侯向白虎等应之向五子王又攻陷信州田乌度田唐

等抄㫁江路文子荣复据荆州之政阳郡自穪仁州刺史并邻州刺

史蒲㣲亦举兵逆命诏田𢎪贺若敦潘和李迁哲等讨破之周武成

𥘉文蛮州叛州军讨定之寻而再令贤向五子王等又攻䧟白帝杀

开府杨长华遂相率作乱前后遣开府元契赵刚等总兵出讨虽

颇翦其族𩔖而元恶未除天和元年诏开府陆腾督王亮司马裔等

讨腾水陆俱进次于汤口先遣喻之而今贤方浚増城池严设捍御

遣其长子西黎次子南王领其支属于江南险要之地置立十城远

结涔阳蛮为其声援令贤率其卒固守水逻城腾乃总集将帅谋进

趣咸欲先取水逻然后经略江南腾言于众曰令贤内恃水逻金汤

之险外托涔阳辅车之援兼复资粮𠑽实器械精新以我悬军攻其

严垒脱一战不克更成其SKchar不如顿军汤口先取江南剪其毛羽然

后游军水逻此制胜之计也众皆然之乃遣开府王亮率众渡江旬

日攻抜其八城凶党奔散𫉬贼帅冉承公并生口三千人降其部

众一千户遂简募骁勇数道分攻水逻路经石壁城险峻四面壁立

故以名焉唯有一小路缘而上蛮蜑以为峭绝非兵众所行腾𬒳

先登众军⿰纟⿱𢆶匹进备经危阻累日乃得旧且腾先任隆州总管雅知其

路蛮帅冉伯犁冉安西与令贤有隙腾乃招诱伯犁等结为父子又

又遗钱帛伯犁等悦遂为乡导水逻侧又有石胜城者亦是险要令

贤使其兄龙真据之腾又密告龙真云(⿱艹石)平水逻使其代令贤处之

龙真大悦遣其子诣腾乃厚加礼接赐以金帛蛮贪利既𭰹仍请立

效乃谓腾曰欲翻所据城恐人力寡少腾许以三百兵助之既而遣

二千人衔枚夜进龙真力不能御遂平石胜城晨至水逻蛮众大溃

斩首万馀级令贤遁走而𫉬之司马裔又别下其二十馀城𫉬蛮帅

并三公等腾乃积其骸骨于水逻城侧为京观后蛮蜑望见辄大𡘜

自此狠戻之心辍矣时向五子王据石墨城令其子宝胜据𩀱城水

逻平后频遣喻之而五子王犹不从命又遣王亮屯牢坪司马裔屯

𩀱城以圗之腾虑𩀱城孤峭攻未可拔贼若委城遁散又难追讨乃

令诸军周𢌞立栅遏其走路贼乃大骇于是纵兵击破之禽五子王

于石墨𫉬宝胜于𩀱城悉斩诸向首领生禽万馀口信州旧居白帝

腾更于刘备故宫城南八阵之北临江岸筑城移置信州又以巫县

信陵秭归并筑城置防以为𬓛带焉天和六年蛮渠冉祖熹冉龙骧

及反诏大将军赵阎讨平之自此蛮群惧息不复为冦

 川北

  板楯蛮

华阳国志秦昭襄王时白虎为害自𥘿蜀巴汉患之秦王乃重募国

中有能煞虎者邑万家金帛称之于是夷朐䏰廖仲药何射虎秦精

等乃作白竹弩于高楼上射虎中头三箭白虎常从群虎瞋恚尽搏

煞群虎大呴而死秦王嘉之曰虎历四郡害千二百人一朝患除功

莫大焉欲如要王嫌其夷人乃刻石为盟要复夷人顷田不租十妻

不算伤人者论煞人者顾死倓钱盟曰秦犯夷输黄龙一双夷犯秦

输清酒一锺夷人安之汉兴与阆中范目从高祖定秦有功高祖因

复之专以射白虎为事户岁出賨钱口四十故世号白虎复夷一曰

板楯蛮今所谓弜头虎子者也顺桓之世板楯数反太守蜀遒郡赵

温恩信降服于是宕渠出九穗之禾朐䏰有连理之木光和二年

楯复叛攻害三蜀汉中州郡连年苦之遣御史中丞萧瑗督益州兵

讨之连年不克天子欲大出军时征役疲弊问益州计曹考以计略

益州计曹掾程包对曰板楯七姓以射白虎为业立功先汉本为义

民复除徭役但出賨钱口岁四十其人勇敢能战昔羌数入汉中郡

县破壊不绝若线后得板楯来虏弥尽号为神兵羌人畏忌传语种

辈勿复南行后建寜二年羌复入汉牧守遑遑复赖板楯破之(⿱艹石)

板楯则刍汉之民为左祍矣前车骑将军冯绲南征虽授丹阳精兵

亦倚板楯近益州之乱朱龟以并凉劲卒讨伐无功太守李颙以板

楯平之忠功如此本无恶心长吏乡亭更赋至重仆役过于奴婢棰

楚隆于囚虏至乃嫁妻卖子或自到割陈𡨚州郡牧守不理去阙庭

遥远不能自闻含怨呼天叩心穷谷愁于赋役困乎刑酷邑役相聚

以致叛戻非有𭰹谋至计僣号不轨但选明能牧守益其资榖安便

赏募从其利隙自然安集不烦征伐也昔中𭅺将尹就伐羌扰动益

部百姓谚云虏来尚可尹将杀我就徴还后羌自破退如臣愚见权

之遣军不如任之州郡天子从之遣太守曹谦宣诏降赦一朝清戢

按此蛮北道巴渠间常有之 寰宇记云汉末天下乱自巴西之宕

渠迁于汉中杨车坂抄掠行号旅为杨车巴魏武克汉中李特祖将

五百家归之魏武又迁于略阳北复号之为巴氐也 后汉书云板

楯蛮其在黔中五溪长沙间则为盘瓠之后其在峡中巴梁间则为

廪君之后按杜光庭录异记李特字𤣥休廪君之后昔武落锺离山

崩有石穴二所一赤如丹一黑如漆有人出于赤穴者名务相姓巴

氏有出于黑穴者凡四姓皥氏焚氏柏氏郑氏五姓偕出争长于是

务相约以剑刺穴能著者为廪君四姓莫著而务相之剑悬焉又以

土为船雕画之而浮水中者曰若其船浮者为廪君务相船又独溪

于是遂称廪(“㐭”换为“面”)君乘其土船将其徒卒当夷水而下至于盐阳盐水神

女子止廪君曰此鱼盐所有地又广大与君俱生可止无行廪君曰

我当为君求廪地不能止也盐神夜从廪君宿旦辄去为飞虫诸神

皆从其飞蔽日廪君欲杀之不可别又不知天地东西如此者十日

廪君即以青缕遗盐神曰婴此宜之与汝俱生不宜将去汝盐神受

而婴之廪君至砀石上望膺有青缕者跪而射之中盐神盐神死群

神与俱飞者皆去天乃开玄廪君复乘土船下及夷城夷城石岸曲

泉水亦曲望之如穴状廪君叹曰我新从穴中出今又入此柰何岸

𭅺为崩广三丈馀阶级相承廪君登之岸上有平石长五尺方廪君

休其上投䇿计算皆著石焉因立城其旁而居之其后种𩔖遂繁秦

并天下以为黔中郡薄赋敛之岁出钱四十万巴人呼赋为賨因谓

之賨人也王维送李SKchar州诗賨女输橦布本此獠盖南蛮之别种𥘉

出自梁邑之间自汉中逹于卭筰川洞之间所在皆有俗多不辨姓

氏又无名字往往推一酋帅为主亦不能远相綂摄父死则子⿰纟⿱𢆶匹

中国之贵族也獠王各有鼓角一𩀱使其子弟自吹击之按蜀本无

獠李势时诸獠始出巴西渠川广汉阳安资中犍为梓潼山谷间十

馀万落攻破郡县为益州大患自桓元子破蜀之后力不能制又蜀

人东流山险之地多空獠遂挟山傍谷与夏人参居近者颇输租赋

在𭰹山者仍不为编户至梁武帝梁益二州岁岁伐獠以自禆润公

私颐籍为利后魏正始𥘉梁将夏侯道迁举汉中附魏魏遣尚书邢

峦为梁益二州刺史以镇之其后以梁益二州控摄险远乃立巴州

以綂诸獠后以巴酋帅严始兴为刺史又立隆城镇管獠二十万户

所谓北獠是也岁输租布魏明帝孝昌中据城叛梁益二州遣将讨

之攻䧟巴州执始兴斩之后梁益入梁自此又属梁矣后周武帝平

梁益之后令所在抚慰其与华人杂居者亦颇从赋役然天性暴乱

旋致扰动毎岁命随近州镇出兵讨之𫉬其人以𠑽几隶谓之压獠

焉复有商旅往来亦资以为货公乡逮于民庶之家有獠口者多矣

然其种𩔗滋蔓保据岩壑依林走险若履平地性又无知殆同禽兽

诸夷之中最难以道义招懐也依树积木以居其上多曰干栏干栏

小大随其家口之数好相杀害多仇怨不敢远行性同禽兽至于忿

怨火子不相避惟手有兵刃者先杀之若杀其父走避于外求得一

狗以谢其母然后敢归母得狗谢不复嫌恨若报怨相攻击必杀而

食之逓相劫掠不避亲戚卖猪狗而已亡失儿女一哭便止亲戚比

邻指授相卖避卖者啼叫不服逃窜避之乃将买人捕逐(⿱艹石)亡叛𫉬

便䌸之但经䌸者即服为贱隶不便敢更称良矣执楯持矛不识弓

矢用竹为簧群聚鼓之以为音节能为细布色至鲜净大狗一头买

一生只性尤畏鬼所杀之人美须髯者必剥其面皮笼之于竹及燥

号之曰鬼鼓舞祀之以求福利俗尚淫祀至有卖其昆李妻孥尽者

乃自卖以供祭焉铸铜为器大口寛腹名曰铜㸑甚薄且轻易于熟

食酉阳杂爼獠妇七月生子死则竖棺埋之木耳旧牢西好鹿角

为器其死则屈而烧之埋耳后小骨𩔖人黑如漆小寒则梧沙自处

但出其面焉续博物志曰寜国论云蜀中本无獠晋末李雄之乱山

谷洞中壤壤而出转转渐大自为夫妇而益多夫土干则生蚤地湿

则生蚊积榖则生蠹腐SKchar则生蛆蛆化为蝇蝇又自生蛆蛆又自生

蝇岂有穷乎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62-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50-30.djvu/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