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台山國清禪寺三隱集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天台山國清禪寺三隱集記
作者:志南 南宋
1189年
本作品收錄於《寒山寺志

豐干禪師,唐正觀初居天台國清寺,翦髮齊眉,衣布裘。人或問佛理,止答“隨時”二字。常唱道,乘虎出入,眾僧驚畏,無誰語。有寒山子、拾得者,亦不知其氏族,時謂風狂子,獨與師相親。寒,居止唐興縣西七十里寒岩,以是得名。拾,因師至赤城,道側聞兒啼聲,問之,云孤棄於此,乃名拾得。攜至寺,付庫院,後庫僧靈熠令知食堂香燈。忽登座,與佛象對盤而餐,復於聖僧前呼曰:“小果。”熠告尊宿等,易令廚內滌器。常日齋畢,澄濾殘食菜滓,以筒盛之,寒來即負之而去。寒容貌枯悴,布襦零落,以樺皮為冠,曳大木屐。時至寺,或廊下徐行,或廚內執爨。或混處童牧,或時叫噪,望空漫罵。或云:“咄哉,咄哉!三界輪回。”僧以杖逼逐,即撫掌大笑。一日問師:“古鏡不磨,如何照燭?”曰:“冰壺無影象,猿猴探水月。”曰:“此是不照燭也。”更請師道。曰:“萬德不將來,教我道什麼?”寒、拾俱作禮。師謂寒曰:“汝與我遊五台,即我同流。若不與我去,非我同流。”曰:“我不去。”師曰:“汝不是我同流。”寒問:“汝去五台作什麼?”曰:“我去禮文殊。”曰:“汝不是我同流。”師尋獨入五台,逢一老翁,問:“莫是文殊否?”曰:“豈有二文殊?”及作禮,忽不見。後回天台而化。寒因眾僧炙茄,以茄串打僧背一下。僧回首。寒持串云:“是什麼?”僧云:“這風顛漢。”寒示傍僧曰:“你道這個師僧,費卻多少鹽醬。”趙州到天台,行見牛跡,寒曰:“上座還識牛麼?此是五百羅漢遊山。”州曰:“既是羅漢,為什麼作牛去?”寒曰:“蒼天,蒼天!”州嗬嗬大笑。寒曰:“笑作什麼?”州曰:“蒼天,蒼天!”寒曰:“這小廝兒,卻有大人之作。”漏山來寺受戒,與拾往松門夾道作虎吼三聲。漏無對,寒曰:“自從靈山一別,迄至於今,還避相記麼?”漏亦無對。拾拈拄杖曰:“老兄喚這個作甚麼?”漏又無對。寒曰:“休,休!不用問他。自從別後已三生,作國王來,總忘卻也。”拾掃地,寺主問:“姓個什麼?住在何處?”拾置帚,叉手而立。主罔測。寒捶胸曰:“蒼天,蒼天!”拾問:“汝作什麼?”寒曰:“豈不見道東家人死,西家助哀?”因作舞,笑哭而出。又於莊舍牧牛歌詠,叫天曰:“我有一珠,埋在陰中,無人別者。”眾僧說戒,拾驅牛至,倚門撫掌,微笑曰:“悠悠哉!聚頭作相這個如何?”僧怒嗬云:“下人風狂,破我說戒。”拾笑曰:“無瞋即是戒,心淨即出家。我性與汝合,一切法無差。”驅牛出,乃呼前世僧名,牛即應聲而過。復曰:“前生不持戒,人面而畜心。汝今招此咎,怨恨於何人!佛力雖然大,汝辜於佛恩。”護伽藍神,僧廚下食每每為烏所耗,拾杖扶之,曰:“汝食不能護,安能護伽藍乎?”神附夢於合寺僧曰:“拾得打我。詰旦說夢,一一無差。視神像,果有所損,驚異。牒申郡縣,郡謂賢士遁跡,菩薩應身,號拾得賢士。初,閭邱胤將牧丹邱,頭疾,醫莫能愈。遇禪師,名豐干,言自天台來謁,使君告之病。師曰:“身居四大,病從幻生。若欲除之,應須淨水。”索器,咒水噗之,立愈。閭邱異之,乞言示此去安危之兆。師曰:“記謁文殊、普賢。此二菩薩,見之不識,識之不見。若欲見之,不得取相。國清寺執爨滌器寒山、拾得是也。”閭邱到任三日,至國清,問:“此寺有豐干禪師否?寒山、拾得復是何人?”僧道翹對曰:豐干舊址在經藏後,今闃無人矣!寒山、拾得尚處僧廚。”閭邱入師房,止見虎跡,復問:“在此作何行業?”翹曰:“唯事負舂供僧,閑則諷詠。”入廚尋訪寒、拾,見於灶前,向火拊掌大笑。閭邱致拜,二人連聲嗬叱,執手復大笑曰:“豐干饒舌,饒舌!彌陀不識,禮我何為?”相攜出松門,自此不復入寺。閭邱歸郡,送淨衣、香藥到岩。寒高聲喝曰:“賊!賊!”遂人岩石縫中,且曰:“報汝諸人,各各努力。”石縫忽合。後有僧采薪南峰,距寺東南二里遇一梵儀,持錫入岩,挑鑠子骨,曰:“取拾得舍利。”乃知入滅於此,因號岩為“拾得”。閭邱俾道翹尋訪遺跡,於林間葉上得寒所書辭頌及村墅人家三百餘首。拾亦有詩數十首,題行壁間云。按:舊《序》,二人嗬叱,自執手大笑,閭邱歸郡,遣送衣藥,與夫挑鑠子骨等語。乃知寒山不執閭邱手,閭邱未嘗至寒岩,拾得亦出寺門二里許入滅,今《傳鐙》所錄誤矣!因筆及此,以俟百世君子。淳熙十六年歲次己酉孟春十有九日,住山禹穴沙門志南謹記。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