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卷1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十六 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
卷十七
卷十八 


贑州府志卷之十七

 方外志

  岱包培塿海納涓流奇聞異教愽採兼收

  俯仰今昔漁獵陽秋稗官是裨豈曰贅  

  志方外第十二

  仙釋

張麗英字金華寧都石鼓山下居人芒之女  

 有奇光不對鏡但對白紈扇長沙     

 吳越過贑聞其異強委禽焉女時年十五  

 使來登山仰臥被髪覆石鼓下人謂其死芮

 使人徃視之忽紫雲鬰起失女所█沖舉時

 歌詩十八章今存其五一曰石鼓石鼓悲哉

 下土自我來觀民生實苦二曰哀哀世事悠

 悠我意不可兮王威不可奪𠔃余志

 有鸞有鳳自舞自歌何爲不去蒙垢實多四

 曰凌雲爍漢遠絕塵羅世人之子於我其何

 五曰暫來期會運徃卽乖父兮母兮無傷我

    石鼓 䖏黑色直下儼

 人號爲張女髪屢禱雨有應宋████爲

 靈泉普應真人

劉瑤英秦末人隨父華避亂石城琉璃山因食

 異果遂絕粒容貌頓改獨棲縣西二十里山

 上跨一白鶴徃來後竟仙去後人因名其山

 爲仙姑嶺

安道士不知何許人南宋元嘉中披服巾褐來

 棲贑赤石山中數十年忽失所在不知所之

 時有復見之者竟不可卽

圓明蘄黃人唐武德中徃曹溪禮六祖道經贑

 見一青蛇橫道叱去復來心忽覺悟四顧山

 勢清高遂以錫杖插其䖏祝曰曹溪還此杖

 存是吾道塲也三年返錫杖如故遂創寺居

 焉一日跌化

馬祖道一禪師什邡縣人姓馬氏自幼出家容

 貌奇衆牛行虎視引古過鼻足下有二輪文

 唐開元中習禪定於爾嶽遇讓和尚密受心

 印始員建陽佛跡嶺途至臨川 入贑 棲

 水東佛日峰之巖一夕山鬼爲師築垣師曰

 學道不至乃爲邪鬼所測此非吾居民去居

 城北龔公山四方學者雲集座下如百丈懷

 海南泉普願西堂智藏五臺鄧隱峰襄州龎

 居士靈照女等一百三十九人皆入室弟子

 貞元四年二月一日于建昌石門山沐浴跏

 跌入滅元和中謚太寂禪師塔曰大莊嚴相

 國權德輿爲之銘今龔公山相傳有鄧隱峰

 松龎居士竹靈照女蓮盖當時遺跡云

西堂智藏禪師馬祖之上足也師爲䖍化廖氏

 子七歲出家有相者睹其殊表謂之曰骨氣

 非凢當爲法王輔佐年十三首事馬祖於臨

 川西裏山又七年遂受具法祖欲示化自鍾

 陵結茆龔公山與師益相親付授衲袈裟元

 和十二年四月八日歸寂初謚大宣教禪師

 再謚大覺禪師塔曰大寶光郡守唐枝爲之

 銘碑見𥪡寶華寺

處微禪師西堂智藏法嗣也師問仰山汝名甚

 麼山曰慧寂師曰那個是慧那個是寂山曰

 祇在目前師曰猶有前後在山曰前後且置

 和尚見個甚麼師曰喫茶去

廉泉院曇產禪師僧問滿口道不得時如何師

 曰話墮也問不與萬法爲侶時如何師曰自

 家肚皮自家畫問如何是學人轉身䖏師曰

 掃地澆花曰如何是學人親切處師曰高枕

 枕頭曰總不恁麼時如何師曰鶯啼嶺上花

 發巖前問如何是衲僧口師曰殺人不用刀

梁真人無名籍初入雩都北斗山紫霄觀學道

 道旣成將僊去朝中有聞遣殿使來召真人

 市脯灑爲勞齊暈同釜以瓢浮靣隔之殿使

 臨視曰齊未熟而暈先熟何也真人曰火侯

 未到待拾薪來已而折檜一棱倒植釜傍遂

 登木杪浮雲而去使懼無以復命因自殺今

 爲北䍺山神祠祀之

蕭福保寧都人故樵者一日偕棒侶入山道逢

 蛇戲一蛛福保拾而寘之衣帶間行不數武

 珠墮地蛇隨後來戲如前福保異之復取含

 諸口不覺下咽湏臾遍體熱燥難堪渴欲飲

 水因浴潭中視兩腋皆生鱗甲大驚駭囑同

 侶促其妻來至則下潭中俱化龍而去今猶

 潛靈于諸山湫四時能作雲雨歲旱禱之輙

 應

謝仙翁瑞金人後周時登龍霧障採焦偶于池

 側見二女奕從傍觀之女食桃遺核因取食

 之不饑奕罷恍失二女所在謝駭而歸不知

 若干年矣後翁入山莫可踪跡時有見者急

 追之莫能及里人爲立祠名曰寶仙呼池曰

 仙女

僧伽姓吳名文佑生于五季時家信豐祝髪爲

 僧聞贑㞦山異秀杖錫攀躋蛇馴虎伏居久

 之去雩止明覺堯僧伽院𦍕狂不飭細行飲

 酒食肉與市井浮沉嘗持松梢行歌曰趙家

 天子趙家五人莫測其所謂皆咲爲狂盖謂

 宋將興也見爲善者揖之見𠒋惡者則詈爲

 狥彘群𠒋凌之輙竄入舊僉以閏呼曰大園

 竹好埽屋浹旬竹枯盡其家亦替人始驚異

 焉院後舊有竹林中一竿特巨僧伽常五夜

 撃竹而歌寺僧疾其囂伐巨竹俄而芝生其

 根邑人曾德泰垂老無嗣異僧伽欲延之飯

 未及召旦巳先欵其門飯罷語之曰當以珠

 報曽果生二子佛子孫德俊之汀州武平謁

 定應禪師師曰汝雩陽有佛何爲禮我孫告

 歸因寄一扇與僧伽舟還甫艤岸僧伽郎來

 迎問曰吾師寄扇安在由是邑人皈依號爲

 生佛祥符巳酉六月十六晶趺化邑人不忍

 火塑其肉身祠焉化後忽有竹生其牀下遇

 水旱疾疫兵火隨禱響畣開禧初勑封靈濟

 禪師嘉熈加慈祐咸淳加慧應觧學士縉紀

 其事甚詳

兠率從悅襌師贑州熊氏子初謁雲盖智和尚

 令見洞山文和尚深領奧旨後嗣真靜僧問

 如何是祖師心印師曰滿口道不得曰祇這

 個別更有師曰莫將支遁鶴喚作右軍鵞問

 如何是兠率境師曰一水按藍色千峰削王

 青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七現八凸無人見

 百乎千頭祇自知一日滑使槃盡居士張啇

 英按部分寧請五院長老就雲巖說法師最

 後登座橫拄杖曰邊來諸善知識橫拈𥪡放

 直立斜拋換步移身藏頭露角旣于學士靣

 前各納敗闕未免喫兠率手中痛棒見事不

 平爭忍得衲僧正令自當行卓拄杖下座室

 中設三語以騐學者一曰揆草瞻風祇圖見

 性卽今上人性在甚磨處二曰識得自性方

 脫生死眼光落地時作麼生脫三曰脫得生

 死便知去處四大分離向甚麼處一日無盡

 居士投偈曰鼓寂鍾沉托缽回巖頭一批語

 如雷果然只得三年活莫是遭他受記來師

 於是焚香付囑曰等閒行處步步皆如雖居

 聲色寧滯有無一心靡共萬法非殊臨機不

 得應物無拘翻身魔界轉腳迷途了無逆順

 不犯工夫元祐六年冬浴訖奄然而化其徒

 遵師遺誠欲火塟捐骨江中無盡居士遣使

 持祭且曰師于祖宗門下有大道力不可使

 來者無所起敬俾塔於龍安之乳峰爲特請

 于朝追謚真寂大師

慈雲寺明鑑長老魁酲如所畫慈恩然叢林以

 道學與之蘇東坡自海南至䖍州以水涸不

 可舟逗留月餘時過慈雲浴作偈戲之曰居

 士無塵堪洗沐老師有句借宣揚肉前只見

 蠅鑚紙門外時聞佛放光遍界難藏真薄相

 一絲不掛且逢塲卻湏重說圓通偈千眼薰

 籠是法王

贑州顯首座賦性高逸機辯自將保寧勇禪師

 以子育之因示以神歛頌提得神鋒勝太阿

 萬年妖孽盡消磨直饒埋向塵泥裏爭奈靈

 光透匣何顯曰謾效顰亦提得一個勇曰何

 不呈似老僧顯便舉云凜凜寒光出匣時乾

 坤閃爍耀潛輝當峰坐斷毗盧頃更有何妖

 作是非勇曰忽遇天魔外道來時如何顯以

 坐具便揻勇作㒹倒勢顯拂袖行勇日眀來

 顯曰且去掘窟勇笑而已尋謁端禪師於白

 雲端稱於衆待以猶子之禮一日端與凈居

 瑤公㳺水磨顯偕數衲先在遂侍端右瑤曰

 顯兄且莫妨穩便端曰從佗在此聽說話顯

 曰不曾帶得標手錢來便行二老相顧爲之

 觧顏旣而㳺湘西寓鹿苑真如禪師使之分

 座接納久而歸灨上或傳信西堂而終顯之

 參保寧如太原孚在雲峰及趨白雲似大禪

 佛到霍山雖具有體裁何竟無聞哉得非谿

 邊老嫗喚其舊名耶宋釋子曉瑩傳之羅湖

 野録

李思聰贑縣人自幼入祥符宮爲道士嘗遇異

 人與一寶鏡曰此神遊指南也思聰得鏡覺

 有神異每闔戶懸鏡而臥移日方興輙憶其

 所遊洞天海嶽諸處模寫爲圖并題詠之皇

 祐間乾元聖節將臨以所繪六圖併詩呈府

 郡守爲之驛上以祝聖壽上喜甚賜號洞淵

 太師沖妙先生遣中使赍香茶絹疋臨賜一

 曰羽化去

合龍山小道者贑縣北百里有合龍山地荒寂

 無人居有一僧不知從何來卓草庵于山下

 農民姜氏生一男出胞卽重眉長三尺不食

 母乳曰自長大七歲猶不能言父母怪之與

 僧爲徒呼小道者遠近傳說其異宋仁宋朝

 令郡縣津送至京入官忽能語至尊喜詔削

 髪爲僧御筆賜名行本時年十二錫赍珍物

 并后妃所賜金銀數直千萬餘貫放還鄉以

 所賜創爲大寺其師市木于䖍化深谷中方

 以輦載爲憂忽一夜大雷雨江漲合圍梁棟

 隨流而至庵前衆咸驚嘆爭助金制工甫就

 行本對佛合掌跏趺而逝首尾纔五年耳今

 寺中金龕羅漢及御書法名尚存棟宇皆良

 材雖廁溷亦欏木或有𣣔易爲什噐者必遭

 蛇虎之害一鄉敬事之至今不哀云

徐繼先 王齊祥俱石城太極觀道士宋大中

 祥符中里有許家女爲鬼所魅家人禱于龍

 虎山張真人曰汝邑太極觀有二仙盍自近

 求之乎許亟還扣觀門見二道人於紫竹臺

 對奕前詣乞哀道人曰豊干饒舌援筆書符

 于許之掌令徃某廟爐內薰之湏臾雷起廟

 焚其妖遂息二道人投筆草中卽去莫知所

 之後有啇于金陵者遇之㢆市中語曰汝賈

 吾鄉其利當倍若徃願寄二饅首于吾師啇

 登舟引巍睡未覺而舟已至卽以饅首昇其

 師熱氣猶浮浮人始知其爲仙去云

劉繼先籍貫無攷修煉于貢水東玉虗觀常坐

 觀之棘叢中隱隱有祥光覆其上提刑某自

 城中望見知共異人也固邀入城至水際忽

 凌空而去或有言在空同山者尋跡之雙趺

 隱石上竟不知所徃今觀有五舟井最後有

 丹臺則繼先所坐叢棘處也宋治平中賜觀

 額 明永樂庚寅大學士觧縉紳書碑紀其

 事詩曰卯金煉丹䖍水東便坐荊棘蔭竹叢

 丹成虎氣起天虹振衣白日飛行空鏘然鸞

 鳳鳴空同有趺石上遺靈蹤後來作者慕效

 同禦災捍患禳媾㐫槖籥水火鼓雷風祝釐

 萬年四海豊生祥下瑞萬福迪大庇庶物熈

 天功

田純靜自浙至贑脩煉于景德觀一日辭檀越

 屍觧朝天門外令人棄之江中江水湍急尸

 不流口猶頌云六十八年老拙平生不會紐

 揑今日撒手便行獨伴清風明月盖元時人

 也

趙原陽名宜真宋武功郡王昭德十三世孫父

 爲安福令因家焉幼頴敏好讀書例試入京

 以病阻夢神人語曰汝吾家人何羨世資乎

 因棄儒學道師曾塵外授清微諸法師張天

 全得金蓬頭金液內外丹訣又師李全得白

 玉蟾之學嘗於吉白鶴山永興觀結降以居

 洪武初寓雩都紫陽觀煉金液還舟之道壬

 戊沐浴更衣書榻上云遁世和光了幻縁縁

 消幼零獨超然清風遍界無庶障赫日當空

 照大千書罷擲筆於地雷電交作風雨晦冥

 倐然而逝後三日棺殮顏色如生汙流遍體

 塟于觀之後山其徒劉淵然邵以正以所賜

 金制請於 朝作觀祀之賜名紫霄景泰六

 年贈崇文廣道純德原陽趙真人

劉淵然贑縣人亦祥符宮道士初拜陳方外爲

 師授雷法又詣雩都紫陽觀師趙原陽授丹

 訣呼召風雷有騐洪武癸酉召至京師見

 便殿賜號高道洪熈初封沖虗至道玄妙無

 爲光範演教莊靜普濟長春真人領天下道

 教事賜二品銀章宣德壬子乞骸骨 宣廟

 特賜御製山水圖歌送歸南京朝天宮養老

 歌曰東華之東湛明景彩霞環繞逢萊境瓊

 芝瑤草春不窮丹光夜動黃金鼎淵然老仙

 空同客萬里師來此棲息手持如意青芙蓉

 兩臉朝紅頭雪白頭上玉琢冠身中雲繡衣

 朝朝飛神馭炁超汙漫直上太清朝紫微腰

 間騰龍䨇寶劒秋水光晶含㶑灧嘯風呼霆

 作霖雨屢注仙瓢蘇下土功成歛用歸希夷

 玄天至道本無爲眼看民患忍坐視恤人亦

 體天之慈旦來謝別何匆匆騎鶴竟渡江之

 東江東龍盤虎踞五雲表鍾山翠接三茅峰

 茅家兄弟青冥上白日騎鸞定相訪還來赤

 松子亦有安期生上朝南極壽昌星好山好

 水清且明西方出金桃南斗斟雲液長生有

 曲舞且歌年過廣成千二百後年八十二始

 卒北入殮凡七日端坐如生

僧明圓從幼出家意𣣔選勝駐錫携其徒自寧

 都至會昌得漢溪巖遂從諸檀越乞居焉衆

 曰是榛莽之區而蛇虺之窟也惡乎居明圓

 曰但彂菩提心當爲山靈呵護未可知願試

 徃乃止其徒於外獨身入冣幽處冥心寂坐

 中夜鬼擲沙石盈膝前不爲動詰朝諸檀越

 來視見其趺坐晏如異之楫令起曰未也因

 合掌望空作禮曰山靈果許我居此當以鍾

 鼓三聲爲信祝未巳彭鍧應之如響衆大異

 之勸施坌集於是明圓誅茅結庵建觀音堂

 于其中盖𨺚慶六年三月間事也苐出入從

 石上攀躋頗覺艱澁而左石壁路可通又無

 奈難施斧鑿何明圓日夕何石壁持唄咒不

 輟至五月十四日禾刻倐忽雷電晦冥劃然

 石開五尺許見者益太駭異自是人可駢肩

 行而山之奇跡日顯逰覽者日益衆名公題

 咏至謂可比閩之武夷云夫太華兩分擘以

 巨靈之手中巖三裂扣以神僧之錀疇昔奇

 詭之跡類如此今明圓舉念而石自爲開此

 其精誠之極感召山靈可與太華中巖爭雄

 矣

  江東神

江東神姓石名固贑縣社富人生于秦旣歿能

 爲神漢高帝六年遣頴陰懿侯灌嬰將兵擊

 南粵尉佗神䧏絕頂峰告以捷欺已而凱旋

 遂祠神於崇福星靈跡顯著唐大中元年

 人周諒符爽卜江東之雷岡作新廟琢石爲

 像初建時天地晦冥吳録事曁蕭司戶遣康

 黃二衙官先後徃視皆立化吳蕭二君亦繼

 亡今奉爲配神建炎三年𨺚祐大后駐蹕於

 贑金人完顏入皂口彷彿見神擁陰兵遏之

 阻不敢進高宗賜赭黃袍瑪琉帶以旌其功

 其他靈異詳見司業宋景濓先生記中宋元

 累加封號 國朝洪武戊申肇舉祀典壬申

 改祭春秋

  方伎

楊筠松竇州人唐僖宗朝國量官至金紫光祿

 大夫掌靈臺地理事黃巢破京城乃斷髪入

 崑崙山步龍一過䖍州以地理術授曾文迪

 劉江東諸徒世稱救貧仙人是也卒于䖍塟

 雩都藥口

僕都監逸其名俱善青鳥術官司天監都監黃

 巢之亂僕與楊筠松避地於䖍化遂以其術

 傳中壩廖三傳三傳傳其子瑀瑀傳其壻謝

 世南世南傳其子永錫云

曽文迪雩都人自幼頴敏凡天文識緯黃庭內

 經之書靡所不究而地理尤精梁貞明間逰

 至袁州萬載愛其縣北西山之丘謂其徒曰

 死塟我于此及卒如其言塟之後其徒忽見

 於豫章駭歸啟墓視之則空棺也人以爲尸

 觧云所著有八分歌二卷行扵世

廖瑀字伯禹年十五通五經鄉人稱廖五經建

 炎中以茂異薦不第後精其父三傳堪輿之

 術得金精山善地自稱金精山人所著有懷

 玉經

劉江東雩人楊筠松避亂至䖍州江東因同曽

 文迪等傳其術初楊與曾並不著文字江東

 稍有口訣其裔孫謙爲宋吏部郎中知袁州

 事乃著囊金七篇詞旨明達人傳誦之

卜則巍字應天贑縣人精于形家言著作甚富

 而今所傳者止雪心一賦雖旨趣不甚精奧

 然業地理者必以是書爲入門亦術之名家

 者矣

彭雷巖贑縣人玉虗觀道士以祈禳方伎顯於

 元盛時頃刻間能致風雲人有疾疫立能愈

 之其魑魅爲怪者禁使絕跡觧學士縉紳謂

 其得劉繼先遺術云

廖均卿瑀之裔 成祖卜壽陵久不得吉壤永

 樂七年仁孝皇后未塟禮部尚書趙 引均

 卿至昌平縣得縣東黃土山最吉 車駕卽

 日臨視定議封爲天壽山命武義伯王通等

 董役授均卿官

劉漳贑縣人以吏滿考授樂昌高用巡檢 宣

 廟時以寫真得幸改鴻臚寺序班入內供奉

 尋陞錦衣衛鎮撫副千戶

王純贑縣人工水墨畫所作人物樹石意趣天

 然而筆法亦覺蒼古人稱爲石林畫史

袁峕字仰夏雩都人棄儒明醫瀕死者輙能起

 之鄉人召請卽地險僻天大寒暑走應之無

 倦色又能呼風霆役追鬼物歲旱爲民祈禱

 雨輙應邑東五里靈泉巖古渡下有巨潭怪

 物作崇歲溺者無筭胄書符焚潭中旬日雷

 雨晦冥山頂石隕於潭其患遂息生子淳第

 進士官御史

 論曰僊釋方伎于文獻亾裨略之可也然釋

 之見性明心老之致虗靜篤均之悠然物外

 者 國家功令不以逢掖而擯緇黃非以二

 氏之學之不可廢耶百家衆技業擅專門徃

 徃稱述於後世太史公傳扁鵲倉公目者有

 以也今仍舊志增其二三故稱方外云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